锦衣玉令

锦衣玉令

姒锦

悬疑侦探/已完结

278万字

完结于2022-04-0518:07:12
【双强互宠+锦衣探案+热血悬疑】 时雍上辈子为了男人肝脑涂地,最后得了个“女魔头”的恶名惨死诏狱,这才明白穿越必有爱情是个笑话。 重生到阿拾身上,她决定做个平平无奇的女差役混吃等死。 可从此以后, 锦衣卫大都督靠她续命。 东厂大太监叫她姑姑。 太子爷是她看着长大的。 一桩桩诡案奇案逼她出手。 这该死的人设,到底是玛丽苏,还是修罗场? ———— 【深藏不露女魔头VS高贵冷艳活阎王】 【一个掌尽天下权,一个醉卧美人膝,边谈恋爱边解谜,边看江山边说案,强强对决、强强联手。】 ———— 【小剧场】 时雍露胳膊露小脚丫,人说:不守妇道! 时雍当街扒地痞衣服,人说:不知廉耻! 时雍把床摇得嘎吱响,人说:不堪入耳! 时雍能文能武能破案,人说:不伦不类! 某人想:既然阻止不了她兴风作浪,不如留在身边为己所用。 用过之后,某人开始头痛。 “你怎么越发胡作非为?” “你惯的。” “唉,你就仗着本座喜欢你。” …… (架空一对一,千万别考据) (群:36138976)

第1章为自己验尸

七月十五那天,下着小雨,阿拾刚到顺天府衙,就被周明生叫住。

“阿拾快点!锦衣卫来要人办差,沈头叫你去。”

锦衣卫?

阿拾扬了扬眉,“有没有说什么事?”

周明生左右看看,压低了嗓子。

“听魏千户说,是给女魔头时雍验尸。横竖是一桩露脸的事,往后谁敢不高看你一眼?你可是验过时雍身子的人。”

周明生说个不停,阿拾眯起眼只是笑。

为自己验尸,是一桩新鲜事。

谁会相信,她——就是时雍?

昨晚二更刚咽气,还没适应这个新身体,就要去瞻仰自己的遗容了。

……

诏狱尽头灯火昏黄,牢舍狭窄,阴气森森,厚实的隔墙足有三尺,将甬道的风关在外面,空气幽凉沉闷。

“阿拾,进去吧。”

魏州是个有几分清俊的男子,也是锦衣卫里少见的和气之人。

“不用怕,北镇抚司不吃人,时雍也已自尽身亡,大胆进去勘验。”

“是。”装老实并不是一件难事,少说话便好。

时雍福了福身,走入那间腐败霉臭的牢舍。

一个女人蜷缩在潮湿的杂草堆上,双手攥紧成拳身子弓得像一只死去多时的大虾,地上的水渍散发着臊腥的恶臭,分明已经死去多时。

这是她,又不是她。

从时雍到阿拾,恍如梦境。

“阿拾速验,大都督等着呢。”

为女犯验身,魏州没有进来,但语气已有不耐。

时雍应了一声,静静望着蜷缩的女尸。

灯火淡淡映照在她身上,昏黄的光晕像一层缠绕的薄辉。她长发丝绒般垂落在腐败杂乱的干草上,将一张惨白的脸遮了大半,仿佛是一朵娇艳的花朵凋谢在枝头。

再美的女人,死去了,也是难看。

时雍将掌心覆盖在女尸圆瞪的双眼上,仔细为她理好衣服,慢慢走出牢舍。

勘验文书摆在桌案上,怎么死的写得清清楚楚。时雍了解中间的门道,只要没有特殊交代,那画押确认便是,不需要多言多语。

魏州将文书推近:“阿拾识字吗?”

时雍道:“不识。”

魏州笑着说:“劳烦你,没有问题就在这里画个押。”

“是。”时雍低头在文书上押手印。

“好了,拉出去吧。”

魏千户摆了摆手,正叫人来抬尸,背后就传来一声冷喝。

“慢着——”

牢舍忽然安静。

灰暗的灯火斜映着一个人影,走近。

“时雍可是处子?”

头顶的声音凉若秋风。

时雍手脚微冷,下意识抬头。

灯火拉长了男子的影子,大红飞鱼服手按绣春刀,黑色披风冷气阵阵,像一只潜伏在黑暗里的豹子,力量和野性里是一种穿透人心的阴冷。

时雍认识他,锦衣卫指挥使赵胤。

这位爷的父亲有从龙之功,一出生便被先帝赐了赵姓,幼时便随父进出宫闱,甚得先帝喜爱。少年从军,十八岁便因军功授了千户。这些年来,赵胤一路高升,历任镇抚使,指挥佥事,指挥同知,至昨年,其父自请为先帝守陵,赵胤袭职,五军都督掌锦衣卫事,手握重兵,专断诏狱,从此走上权力巅峰。

这是时雍第一次近距离看这个男人。

好半晌,她没动。

墙壁的油灯突然轻爆。

“铮”一声,绣春刀发出金属独有的嗡叫,寒芒从赵胤指尖透过,落在时雍发边,削落她几根头发。

“哑巴了?”

“不是。”时雍吸口凉气,看着脖子上的薄薄刀片,低下头,唇角不经意扬起。

“时雍,不是处子。”

地上的影子再近一步,越过了她的脚背。

时雍清楚地看到男人束腰的鸾带,垂悬的牙牌和脚踩的皁皮靴,那呼出的气息仿佛就落在头顶,有点痒。

“验明了?”

“是的。大人。”

锦衣卫要人死的方法太多,捏死一个小小的女差役,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时雍死在这里,得天之幸重活一次,不想再走老路,装怂装傻也要活着出去。

她垂着头,露出一截白皙的脖子,细软得仿佛一掐就断,身子紧绷着一动不动,那小模样儿落入魏州眼里,便是一个紧张无助的小可怜,他生出些怜香惜玉的心。

“大都督。”魏州拱手:“若没有别的交代,我先送阿拾出去。”

赵胤表情意味不明,“你在做我的主?”

魏州脊背一寒,低下头。

“卑职不敢。”

“带下去。”冰凉的声音再次响起,像入骨的尖刀。

血腥味弥漫在时雍的鼻端,她看着那具女尸被装在一个破旧的麻布袋里,由两个锦衣郎一头一尾地拎着拖下去,如同一条死狗。

……

从诏狱出来已是晌午,时雍头有点晕,淋着雨走在大街上,一辆马车从背后撞上来竟浑然未觉。

“找死啊你。”

车夫怒气冲冲地叫骂着,一股大力突然将她卷了过去,蛇形的黑影在空中画出一条优美的弧线,空气噼啪脆响。

时雍回神,发现腰间缠了一根金头黑身的鞭子,人也被拽到了马车旁边。

“时雍怎么死的?”

隔着漆黑的车帘,那人的声音清楚地透出来,

浅淡,漠然,凉飕飕的,好像每一个字都刮在骨头上,冷情冷性。

时雍猜不透他的用意,老实回答:“勘验文书上都有具明,大人可以调阅。”

“我在问你。”

时雍低头,“我不知。不敢知。”

“不敢?我看你,胆肥呢。”

那人低低哼一声,时雍身子一凉。

赵胤这个人神出鬼没心狠手辣,传闻他曾有“一夜抄三家,杀伤数百,缉拿上万人”的惊人壮举,上至皇亲国戚下至黎民百姓,就没有不怕他的。

“民女愚笨,请大人明示。”

微顿,耳边传来他轻描淡写的声音。

“今晚三更,无乩馆等我。”

时雍微愣,扭头望过去。

帘子扑声一响,无风却冷。

这句话她当时没想明白,待马车远去,这才惊觉是赵胤在约她见面?

原身阿拾是顺天府的女差役。通常人称,稳婆。

一般人以为,稳婆只管接生,其实不然,衙门里的稳婆也算半个公家人,女身勘验,监候女犯,秋审解勘,必要的时候,还得干仵作的活,为女死者验尸。操的是贱业,很让人瞧不起。

时雍不明白,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与锦衣卫指挥使扯上关系?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如意事

许明意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回到了十六岁身患怪病的那一年。 这时,她那老当益壮的祖父正值凯旋——“路上救下的这位年轻人长得颇好,带回家给孙女冲喜再合宜不过。” 于是,昏迷中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定南王世孙就这么被拐回了京城…… ——————

非10·完结·172万字

大唐验尸官

一场大火,烧掉的不仅是所有证据。还有她的家人。 十年后,重新踏入长安城。 她,重操旧业,誓要让那些逝者诉说冤屈! 新书《大宋一把刀》火热开书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女医生穿越大宋,建设美好生活哟~

顾婉音·完结·447万字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摄政长公主权势滔天,野心,手段毒辣,所以活该被至亲谋杀,尸骨无存? 重生到闲散王爷府上,凤执表示很满意,白捡了几年青岁,郡主身份悠闲自在,还有个未婚夫婿俊美出尘。 本想悠闲过一生,然而山河动荡、皇权争斗,终究是躲不过权力倾轧。 鲜衣铠甲,华裳锦绣,她千方百计谋夺权势,终于大权在握,登临帝位。 凤执磨牙,她可算是知道某人的用心险恶了。 --------- 江山为棋,翻手云雨,覆手乾坤,落子无悔! 邪魅冷酷权欲女主VS腹黑闷骚病娇男主。 男强女强,势均力敌,一对一,强势爽文宠文。

妖殊·完结·78.5万字

龙飞凤仵

悬疑推理+轻松言情+双洁 这是间谍的励志文、这是流氓的追妻文、这是法医的推理文、这是王爷的权谋文…… 人生篇: 宋宁穿越后,生活很不易。 白天要验尸,晚上抓逃犯。 谈恋爱?不存在的。 她两世为人,那都是事业型女性! 做王妃?不存在的。 听说过朝廷命官挺着孕肚审案的? 印象篇: 宋宁眼中的齐王:呸,有病! 齐王眼中的宋宁:哼,奸佞! 别人眼中的他们:狼狈为奸! 插刀篇: 奸细宋大人写信:“尊敬的圣上,齐王十天杀了九个人,进了三十个美人,花用了四十万两白银,微臣肯定他有谋反之心,请您立刻出兵砍他!” 齐王截住她的信,给她回了一封:“杀了你,凑个整。” 当日,衙门被齐王兵马团团围困,杀气腾腾。 齐王冷笑:“砍她!” 宋宁捧着信蹬蹬迎出去,以蹲代跪,仰头望他情真意切:“杀人费神喝酒伤身,不如给您添个美人儿?” 齐王捏着她笑的像朵花的脸:“美人,哪呢?” “美人在骨不在皮。”宋宁托出一副白骨骨架,“您品,您细品!” 齐王:“?!” 本文又名《十五个男人一条狗》又或《十五个男人一条狗开创新纪元》又或《十五个男人一条狗各自娶媳妇》……的故事。

莫风流·完结·193万字

辞天骄

又名:孤被一群男人退婚以后 皇太女铁慈急于大婚,下诏选秀。 公侯子弟画像挂满一屋。风流病娇,高山白雪,春风十里,又野又甜 群美竞妍,皇太女绝不纠结 一夫一妻不觉少,三宫六院不嫌多。最起码排够一周,撑不住还有西地那非 奈何群美看不上大傀儡生的小傀儡。旨意未下,辞婚书已经雪片般飞来东宫 皇太女荣膺史上被退婚次数最高纪录保持者。 频频被退婚,老公还得有。 皇太女反手开盲盒,一镖扎中最丑的画像。 男人嘛,灯一关都一样。 就他了! 辽东王十八子,小十八美如花 自幼被奇货可居的母亲男扮女装,女装大佬技能点满。却遭了父王厌弃,兄弟排挤 大佬柔弱小可怜,大佬杀人不眨眼 好容易经营得地下事业,向至高王位霍霍磨刀关键时刻一纸圣旨,喜提太女夫。成为小傀儡的小傀儡。 辽东基业,未来王位,眼看都成泡影。 费尽心思摆脱婚约,却被一心攀龙附凤的母妃打包急送太女东宫。 缘,妙不可言。 公子,你那丑画像,万一皇太女瞎了眼依旧看中,怎么办? 万一我和皇太女真有如此佳缘...... 您就顺水推舟咩? ......我就杀了她呗。 双向真香 绣剑击穿万重门,颠倒乾坤作半生,谁逐江山谁举鼎,日月听我教浮沉。 我本世间桀骜人,袖拂殿前怨与恩,山河为卷刀作笔,半阙狂辞问仙神。

天下归元·完结·243万字

天作不合

人都说那位不可说的乔小姐是个不祥之人,所过之处,寸草不生,活物难寻。 城中幼童最怕三样东西:吃人的大虫、吓人的恶鬼以及克人的乔小姐。 在将最后一个族亲克进大牢之后,方家终于将她赶了出去。 赶走当日,便举族相告、奔走欢庆。 *** 三月春的一天,那位人尽皆知的“扫把星”乔小姐住进了金陵城外的玄真观。 自此,城中鸡飞狗跳不断…… 放个书友建的群号,欢迎大家进群玩耍:215715120

漫漫步归·完结·279万字

催妆

好兄弟为解除婚约而苦恼, 端敬侯府小侯爷宴轻醉酒后为好兄弟两肋插刀,“不就是个女人吗?我娶!” 酒醒后他看着找上他的凌画—— 悔的肠子都青了! 凌画十三岁敲登闻鼓告御状,舍得一身剐,将当朝太子太傅一族拉下马,救活了整个凌氏,自此闻名京城。后来三年,她重整凌家,牢牢地将凌家攥在了手里,再无人能撼动。 宴轻每每提到都唏嘘,这个女人,幸好他不娶。 ——最后,他娶了! ------------------------ 宴轻:少年一捧清风艳,十里芝兰醉华庭 凌画:栖云山染海棠色,堪折一株画催妆

西子情·完结·243万字

娘子万安

周如珺蒙冤惨死在大牢之中,再睁开眼睛已经变成了傻女顾明珠。 对顾明珠来说,不但要报仇,还要为那些被陷害的“死囚”洗刷冤情,让真相重见天日。 顾娘子安分守己,人前也并不出挑,可他却发现这样一个害羞、胆小的女子有点黑,仔细看起来,她黑得深不可测…… 顾明珠:那些鼎鼎有名的大盗、骗子、美人、神医都与我无关啊,我更不识得周如珺是何人,我只是一心一意帮大人查案,大人难道还不信? 某人倾过身子,细长的丹凤眼中迸射出一抹精光:除非你立下文书,若是此话有假,便嫁与我为妻。 V裙:五四二八壹四零二五 粉丝值2000+,或者全订过云霓任何一本书皆可申请入群 ****** 新书《喜遇良辰》书号1028052881

云霓·完结·140万字

墨桑

《吾家阿囡》的传奇开始啦!快来看看。 心狠手辣的李桑柔,遇到骄横跋扈的顾晞,就像王八看绿豆……

闲听落花·完结·14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