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权臣的娇软白月光

偏执权臣的娇软白月光

岫清

古代言情/已完结

60.1万字

完结于2021-02-0322:28:47
【新书:将军,郡主又叒叕爬墙了!还请大家多多支持鸭~快来康康叭~】 —————— 娇软黑莲女主x深情偏执男主 上一世柳寄玉识人不清,最后落得个惨死的下场。 重回十三岁,柳寄玉含笑将害过自己的人,玩弄于掌股之上。 可她转身却扑入了那人的怀中,撒着娇说手疼。 梅疏玉觉得很奇怪,那个对自己颐指气使的小姑娘,竟是眼巴巴的拉着自己的袖子撒娇。 他从小看惯了黑暗腌臜的事,满心也充斥着黑暗。 但是在他的心尖上,稳稳当当的坐着一个干干净净的柳寄玉。 她是他触摸不到的光。 当他拼尽全力想要抓住她的时候 她却朝他甜甜一笑,说道:“我抓到你啦!” —————————————————— “你...你...你莫要气了好不好?我给你赔罪就是了。” 面前的少女出落得亭亭玉立,湿漉漉的杏眼望着他,眼下是一颗显眼殷红的小痣。 少年喉结动了动,拢在袖中的手紧了紧,状似平静的看着她:“如何赔罪?” 少女白嫩的一张小脸皱成一团,透着淡淡的红晕,结结巴巴开口:“我...把我..把我赔给你好不好...” 话落,少年顿时眸色一深,清冷的薄唇就覆了上去。 “我等这一日,许久了。”

第一章重生

柳七娘殁了。

殁于永和六百三十七年腊月十三,辛丑年十月三十。

这件事在京师还是掀起了不小的波澜,毕竟,柳家柳七娘,当年也算是京师声名赫赫的女子,她后嫁了户部尚书沈桓做夫人,入门几年仍无所出,最后却病殁在高深大院中。

据说柳家人还要沈家给一个说法,可日渐没落的柳家,如何能与显赫的沈家相比?沈家拿话堵了几回柳家,便闭门再不见了。

世人叹红颜多薄命,却又无可奈何。

“大人,柳姑娘,殁了。”

突听得房中有杯子破碎的声音,见少年节骨分明的手里皆是青釉白瓷的茶杯碎片,丝丝缕缕的鲜血从指缝中溢出。

听得黑暗中有一道阴冷的声音:“如何殁的?”

半跪在地上的侍卫额角上低落一滴冷汗,咽了咽口水,恭敬道:“是沈家手笔。”

“......”

没过几日,沈家夫人庄氏和其女沈知知,在后院儿枯井中被人发现,死无全尸,井壁中皆是被她们挠出来的血痕,尤其可怖。

沈家家主沈芸勃然大怒,与其子沈桓一齐查了许久,此事也毫无头绪。

正当此时,沈家名下所有家产都被洗劫一空,事事连出意外,沈家已是急得焦头烂额。

又是几日后,沈芸仕途之路被人断了去,沈桓在朝中的地位也是摇摇欲坠。

过了半月,沈家败了,因牵扯一桩杀人案,全族被流放岭南,终身不得回京。

众人议论纷纷,说是这沈家定是得罪了大人物,才会沦落到如此凄凉的下场。

半年后,任大理寺卿、太子太傅的梅三郎,突然解甲归田,朝中人皆是不可置信,轮番去劝了许久,任不能使其回心转意。

两年后,在京师郊外的一处风景清幽的山上,有一块墓碑,旁边坐着少年,少年眼角发红,眼中似有晶莹。

见碑上,刻:故人柳寄玉之墓。

一阵风过,风里似乎带着几分呜咽声,十分悲凉。

待重头,孝双亲,觅良人,携手朝天阙。

-

京师入了夏,天儿越发炎热了,早起就见下了点雨,只是将那青石板给打湿了去,暑气却是半分也没减。

茴香手里端着碗酸梅汤,抬手挑开白玉串珠流苏挂帘,朝屋里走去。

过了檀木白玉花鸟插屏,见少女倚在贵妃椅上,便笑着上前:“姑娘,这是小厨房给您做的酸梅汤,解解暑。”

少女不过十三岁,粉雕玉琢的一张小脸,白生生的似包子样,湿漉漉的杏眼下,还有一颗显眼的红痣。

柳寄玉抬眸瞧了她一眼,懒洋洋道:“你就放这儿罢,等会子我再喝。”

说罢,便又将目光望向别处,思绪千回百转,却是忍不住在心底叹息:究竟是老天也看不下去了,教她重回到十三岁这一年。

茴香哎了一声,依言将手中的瓷碗放在了桌上。

“柳愔愔!”

帘外传来了一道少女活泼的声音。

愔愔是柳寄玉的小字。

挂帘被人挑起又放下,碰撞间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柳寄玉抬起头来,坐直了身子,看向来人。

云如眉拉过她的手,脆生生道:“你怎的还在屋子里呆着?府中来客了,姐妹们都去欣荣堂见客了,你快快随我一同去看看。”

柳寄玉看着她,双眸灵动,笑嘻嘻道:“都有谁来了?”

却是穿了鞋跟她一起朝外走去。

拉着自己的姑娘,是姑母的女儿,云如眉。

云如眉牵着她的手,一壁朝外走去,一壁道:“是梅家人,听说梅家的三位哥哥也来了。”

两人走到廊檐下,柳寄玉抬头去望着天上:“这毒日,可真是教人难捱。”

花菱拿着一把油纸伞递给了云如眉:“眉姑娘快拿着罢,遮遮阳。”

云如眉一双杏眼狡黠的转了转,拉着柳寄玉就往外跑:“左右不过几步路,哪里就晒死我了呢。”

花菱愣了愣,看着往外跑去的姑娘们,跺了跺脚,“眉姑娘不怕晒,可莫要带着我家姑娘。”

话落,就忙跟了上去。

-

柳寄玉被她一路拉往欣荣堂,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屋。

“哎哟我的姑奶奶,怎的不打伞就这般来了,可真真是心疼了我。”

厉嬷嬷是云如眉的奶娘,正拿手绢给她擦汗呢。

柳寄玉一进屋则是笑着扑向坐在上方的柳母,“老祖宗~”

柳母搂着她直叫唤着心肝儿,又拿手帕给她擦了擦汗。

坐在一旁的随氏笑瞪了一眼柳寄玉:“愔愔,还不来见见梅夫人,一点没规矩。”

柳寄玉窝在柳母的怀里,朝她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复又埋回了柳母的怀里,只当做没听到随氏的话。

“许久没见到愔愔了,竟是出落得如此乖巧灵动。”

一位夫人看了一眼柳寄玉,转目又看向随氏说道。

这是梅家的夫人,秦氏。

随氏却道:“是越大越调皮了,一点儿没个正形儿。”

话虽如此,眼底却是带着几分宠溺。

见她又看向柳寄玉,道:“愔愔,还不出来给秦夫人行礼?”

柳寄玉自柳母怀中起来,看向秦氏,她行了行礼,脸上笑意愈发深沉,“秦夫人。”

秦氏看了她一眼,面上不显,心里却是对她十分满意,“愔愔不必见外,唤我秦姨便是了。”

柳寄玉但笑不语,这边云如眉缠着她说话,两个小姑娘便坐在柳母旁边,叽叽喳喳的说起话来。

柳寄玉一壁同云如眉说话,一壁看向屋中的人。

长辈除了柳母和母亲随氏,就只有秦氏了。

目光扫过随氏身旁,见长姐柳寄鸾朝自己笑了笑,柳寄玉也朝她甜甜的笑着。

那秦氏旁边还坐着一位姑娘,原是那秦氏的女儿,梅家的嫡长女,梅见雪。

“好了,我们几个说说话,你们几个小的自己出去玩罢,看你们也憋得慌。”

随氏发话了,云如眉拉着柳寄玉就要往外跑。

随氏又道:“你们带着梅姑娘一起,可莫要胡闹,尤其是愔愔,可晓得?”

柳寄玉朝她笑:“知道啦!”

说罢,几位姑娘们便说说笑笑朝外走去。

几人一齐行至荷香水榭,柳寄玉正与云如眉说得开怀。

柳寄鸾则是与梅见雪说着话,气氛尤其融洽。

一行四人坐在水榭里,多半是柳寄玉和云如眉在说,两人就是那话匣子,说到尽兴处,还拿手帕掩嘴,咯咯咯的笑作一团。

“何事这般开心?”

见三五位少年进了水榭来。

为首的少年,是柳寄玉的嫡兄,柳寄渊。

柳寄玉抬头,扫了一眼少年们,笑着喊了一句:“哥哥!”

柳寄渊冲她笑了笑,又朝几位姑娘们颔首致意,与几位少年也都坐了下来。

柳寄玉脑袋靠在云如眉的肩上,不动声色的扫了一圈在水榭里的人。

突然扫到一人,柳寄玉一下子就放轻了呼吸。

梅家今日来的男客,有嫡出的梅谨言,梅慎行,和庶出梅疏玉。

看着少年清秀的侧脸,柳寄玉心情复杂,上一世,梅疏玉虽是庶出,后来可是成了深得天子信赖的大理寺卿、太子太傅。

他心思狠厉,手段狠辣,传说他兄长设计害他,他还手刃了自己的兄长。

因着在家排行第三,世人称其梅三郎。

不过,这还不是柳寄玉的重点,重点是,自己在前一段时日,受到了这位的表白。

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当时还未重活,性子十分顽劣,对其恶语相向,当日的情形,还历历在目。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将军的病弱美人又崩人设了

傅明娇是知名网站作者,曾被评为虐文女王,后妈中的后妈。 在她笔下be了的男女主数不胜数,万万没想到她居然穿进了自己写的虐文里,成了男主的病弱白月光。 明明生的容色绝艳,倾国倾城,却心肠歹毒如蛇蝎,家世显赫身体病弱。 发刀一时爽,穿书火葬场。 傅明娇表示我只想活着。 然而,当她被面前身穿军甲的男人禁锢在床,双目腥红悲戚绝望的掐住她的下颚威胁:“我不准你死。” 而她毫无反手之力的时候,她觉得她还是死了算了。

卿九书·完结·96.9万字

这丞相夫人我不当了

新书《重生后世子夫人她不干了》已发,欢迎围观~~上一世,白初痴心追爱整整十年,一路从孤苦无依的山野村姑稳坐众人艳羡的丞相夫人,端的是贤良淑德温婉持家。 一朝身死,眼一睁,白初回到了与沈砚相遇的那一年,一切重启后,白初表示这个丞相夫人她不当了,爱谁谁,那等苛刻的婆婆蛮横的小姑,谁爱伺候谁伺候。种种田,养养鸡,采采药,做个快乐自由浪到飞起来的山野村姑她不香吗? * 京都城丞相府的贵公子沈砚,生性凉薄,心思深沉,好比佛经里那优昙花。忽有一日沈砚这朵‘优昙花’被一个叫做白初的村姑‘摘’走了,整个京都城炸开了锅。 从前,沈砚以为白初会做他一辈子的小尾巴,直到有一天,白初死在了他的怀里,沈砚疯魔了。 现在,他的阿初不要他了,没关系,这一次换他来做她的尾巴,只求白首不相离。 * 追妻火葬场,围观高冷矜贵丞相跌下神坛。

俞七少·完结·159万字

宠后心头有个权臣白月光

双洁,非宫斗,互相宠。 女主又美又撩老祖宗,男主又狠又戾狗皇帝 … 大朝第一女开国元老,秦妖重生了。 重生到了300年后的大朝,成了大朝新帝刚娶进宫,却一心只有白月光国师的皇后。 … 老祖宗·秦妖:“…………”别问,问就是被撬棺材板的,微笑.jpg. 叮! 皇宫小道消息~ 皇后娘娘落了一次湖醒来,大变样儿了! 天天想对皇上酱紫酿紫! … 秦妖:你看帝王身后的龙气,它又浓又重,像不像翡翠中的帝王绿? … 轩辕赢:“妖妖,你睡了孤。” 秦妖:“….....…皇上你听臣妾说,臣妾只是馋帝王龙气。” 轩辕赢:妖妖睡了孤,要对孤负责。 秦妖:“!?…………皇上你听臣妾说,这恐怕不妥…” 轩辕赢:“孤觉甚妥。” 秦妖:“……” 本宫把你当后辈,你却想泡本宫,不肖后辈!

我想当富婆·完结·66.9万字

重生后我成了暴虐世子的掌心宠

林姝蔓重生了,回到她嫁人前。 上一世,她收敛全身脾气,替刘怀玉侍奉公婆,操持家务,只为得到他的一点喜欢。可最后却被刘怀玉囚禁起来,最终更是一杯毒酒了却残生。她这时才明白,刘怀玉爱的一直另有她人,娶她不过是为了她的嫁妆和家势。 重活一世她仍旧是广平候府嫡长女,被爹娘兄长宠在手心的娇娇女,这一次她发誓要改变自己的悲惨命运。 却没成想,一次善心,一次意外,她嫁给了京城中暴虐无道,性格乖张怪异的镇国公世子贺千空。 文案二 林姝蔓成婚前,全京城都幸灾乐祸,谁人不知镇国公世子贺千空嗜血好杀,性格更是古怪乖张,林姝蔓此番是要有苦日子过了。 却不成想,林姝蔓越过越好,日子犹如泡在蜜糖里,转眼就当上国公夫人。而传说中桀骜不恭的贺千空,竟然在一次赏花宴上公然弯腰替林姝蔓理衣角。 先婚后爱,甜宠爽文。

柘玥寒·完结·37.9万字

穿成偏执皇帝的白月光

【新文《和离后,她被疯批皇叔强娶豪宠了》求收藏!】 *** 黎妤儿穿书了,穿成后宫最受宠却一心只想绿皇上的作精女配身上。 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儿,黎妤儿果断远离原文男主,抱紧皇帝金大腿,好好当一位冠绝后宫的宠妃!! 万万没想到,宠妃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黎妤儿控诉:“皇上,已经有三个儿子了!” “朕还未有公主。” 黎妤儿:…… 失策了,她不要当宠妃,她要离宫出走!!! *** 护国将军:“妹妹不怕,离宫哥哥也能护你一世周全。” 江湖尊主:“与为兄行走江湖,无人敢招惹本尊的妹妹。” 绝美师兄:“师妹可与师兄居住世外桃源,一生潇洒无忧。” 黎妤儿疯狂点着小脑袋,对对对!好好好! 哗棱棱—— 皇帝拖着坚不可摧的锁链缓步靠近:“敢离宫,朕便断皇后双腿,将皇后终日锁在中宫之中。” 黎妤儿:!!! 现在忽悠哥哥们造反还来得及么? 【双洁,宠文,1v1】

素染伊伊·完结·95.9万字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沈千昭贵为公主,自幼锦衣玉食,娇养长大,没想到最后落了个国破家亡,自己被迫下嫁仇人的凄惨下场。 她带着执念,灵魂飘荡了数千年,终于重生回到了上一世。 这一次,她不仅要护住父兄姐妹,护住百姓,更要护住那个她爱而不得,执念成痴,英年早逝的心头白月光,宋怀。

三一零白月光·完结·113万字

穿书后我成了暴君的黑月光

新文《嫁给权臣后,女配被娇宠了》已开,欢迎小可爱们指导围观~一朝穿越,容卿卿竟成为爽文中反派大佬的炮灰继母。寡母、陪葬、原定红杏出墙惨死? 容卿卿一咬牙,抱上生人勿进、暴戾乖张的大反派狼崽子大腿。本以为穿书后掌握剧本,拿捏住大BOSS的小秘密,没想到反派狼崽子不按剧情来,反而还被大腿处处制肘。 更加万万没想到的是当今陛下比自己还急,早就和这个流落在外的儿子暗度陈仓。这不,大反派成为名副其实的皇子........ 这下,好日子彻底到头了,自己这个便宜伪继母,正打算包袱款款,偷偷溜走的时候,却被堵在了墙角。 当男人登上帝座之时,群臣劝谏:该立后了。 男人看向心腹,“夫人答应嫁了吗?” 心腹:“没有,夫人被您关在府中多日,恐怕已饿晕。”(1v1,双洁,豪宠~)

楚玥·完结·85.7万字

表哥万福

《长公主娇养了美强惨质子后》新书已上线,欢迎收藏 男女主没有血缘关系! 虞幼窈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她嫁给镇国侯世子宋明昭,成了三妹妹虞兼葭的药引。 取了三年心头血,虞幼窈油尽灯枯,被剜心而死。 醒来后,虞幼窈心肝乱颤,抱紧了幽州来的表哥大腿:“表哥,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周令怀遂撑她腰,带着她一路荣华,凤仪天下。 虞幼窈及笄后, 镇国候世子宋明昭上门提亲, 周令怀将虞幼窈堵在墙角里,声嘶音哑:“不许嫁给别人!” 幽王谋逆,满门抄斩,世子殷怀玺,化名周令怀,携不臣之心,怀蚀骨之恨,住进了虞府,以天下为棋,掀起了乱世风云。 所有人都嘲笑他是个残废,只有小姑娘蹲在他面前,心疼他:“表哥,疼不疼?” 周令怀遂愿:“以一身血肉残躯遮风挡雨,护她衣裙无尘,护她鬓角无霜,护她一世周全,予她一世荣宁。” 1V1,男女身心干净 旧文《豪门重生:恶魔千金归来》,愿不负等待,小伙伴们要收藏,评论,打赏支持喔! 交流群:145496713

犹似·完结·223万字

长公主今天宠夫了吗

新书《救命!我养的神尊成病娇了》求支持~ (女尊1v1撒娇小年糕精vs绝色白切黑) 意外穿书成炮灰长公主,夫君天天想搞死她怎么办? 元梨月表示,要保住自己的小命,先抱住大佬夫君的腿! * 婚前 公子不理自己了怎么办?粘他。 公子生自己气了怎么办?粘他。 公子又要作妖了怎么办?粘他。 某当事公子洛柳风表示:“你是年糕精转世吗?” 某年糕精抱住他的手臂:“那我也只粘你一个呀~” 洛柳风眸光渐深,没绷住笑了。 * 婚后 元梨月想做混吃等死的咸鱼,却不想某个清冷禁欲的公子忽然转了性。 元梨月看着步步紧逼的某人欲哭无泪,“你不累吗?” 洛柳风微微一笑:“不累,我饿,我想吃年糕。” 元梨月后悔极了,说好的那啥冷淡呢?结果人前一口一个妻主,人后如狼似虎! * 洛柳风表示:前世恩怨情仇一笔勾销,今生今世,他只想抱着这块小年糕白头偕老。 * 互宠小甜文,无虐,架空瞎编勿考究~

非扶·完结·82.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