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战西野

现代言情/已完结

241万字

完结于2021-10-07 15:53:33
【已签约出版】【双强苏爽,甜宠无虐!】 整个云州都知道,叶家多了个拖油瓶,宁璃。 出身低微,不学无术。 重生回来的宁璃看着镜子里十七岁的自己,微微一笑。 这一年,她的容貌还没有被继弟摧毁,她的荣光还没有被继妹窃取,属于她的一切还没有被夺走。 重来一次,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想必是极有意思的。 ...... 宁璃被赶出叶家后。 娱乐圈顶流绝美solo:姐姐,这舞台和我,都属于你。 国际顶尖赛车手:谁欺负我们队长? 顶奢集团继承人:亲爱的,我又给你挑了些小礼物,你看要不要再买套别墅放着? 钱多到脑仁疼的老爷子:快回来继承家产! 陆二少捏了捏她的脸,低声诱哄:且慢,小祖宗还是先跟我回家。 ...... 传闻陆二少姿容清绝,高岭之花。 直到某日,有人看到陆二少书里掉下一张手绘,纸上少年短发遮眼,侧影清冷孤傲。 一夜之间,全城沸腾! 第二天,陆二少就被人堵了。 刚巧路过的宁璃念及前世那一点情分,二话不说,上去把人全揍了。 她拍拍他的肩: “不谢。” 陆淮与看着眼前的小姑娘,不动声色的藏起了手里刚拿到的情书,笑了: “救命之恩,当以身相报。” 很久以后,宁璃看着那张素描上的自己,沉默良久。 “......误会大了......”

第一章 归来

临城。

夏末,乌云攒聚,空气潮湿闷热。

咖啡店里没什么生意,冷清的过分。

一道清冷纤细的身影,立在吧台后。

昏黄的灯光如月光轻洒而下,将她笼罩,阴影绰绰。

她半垂着头,一缕额发飘落,隐约只见秀挺笔直的鼻梁,以及两片浓墨鸦羽般的睫毛。

莹白如玉的肌肤有些苍白,却依旧细腻清透的不可思议,整个人都像是泛着光般。

一个娃娃脸收完餐具,走了过来:

“小璃,听说你明天就要走了?“

宁璃轻轻颔首:

“嗯。”

“那我们再想见面就难了......“

娃娃脸叹了口气,欲言又止。

他们都知道,宁璃从小便是跟着奶奶长大的。

但半个月前,宁璃奶奶心脏病发去世了。

于是,宁璃的监护权,便落到了她母亲那里。

——谁也不知道,她妈妈居然还在,还嫁入了豪门。而且,就在距离临城不过一个小时车程的云州。

“不过,这么多年没见,你妈妈肯定很想你的。”娃娃脸有些干巴巴的说道。

宁璃动作一顿,眼睫微抬。

那是一双极漂亮的桃花眼,外勾内翘,干净又清艳,偏偏眼瞳极黑,沉沉如朦胧夜色,又添了几分冷清。

她唇角弯了弯,眼底深处似有细碎滢光荡漾开,声音清淡:

“可能吧。”

但凡有一点想念,也不至于这么多年从未露过面。

她的父亲宁海舟出身普通,年轻时候仗着一副好容颜,哄得苏媛嫁给了他。

但好景不长,婚后,宁海舟无所事事,不求上进,心高气傲的苏媛受不了这种穷苦日子,一气之下,在宁璃六岁那年离婚走人。

她走后一个月,宁海舟因酒后肇事逃逸致人死亡,被判了无期徒刑。

宁璃自此跟着奶奶相依为命。

若非这次奶奶意外病逝,宁璃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再见不到苏媛。

这样一个拖油瓶,任谁都不会喜欢。

这个道理,是个人都懂,偏偏上辈子的她一心渴求亲情,天真到愚蠢,被毁容,被污蔑,失去一切,声名狼藉,最终被软禁疗养院一年,死于非命。

再次醒来,她发现自己竟是重回到了十七岁。

还好,一切——才刚刚开始。

......

娃娃脸有些意外。

先前宁璃说起这事儿的时候,还总是满眼欢喜,怎么今天......

不知道为何,宁璃从三天前一场高烧之后,好像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宁璃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她拿出来看了一眼,屏幕上是一串来自云州的电话号码。

她目光微凝,而后利落的掐断了电话,并设置为静音。

娃娃脸好奇道:

“谁呀?“

宁璃不以为意:

“不认识,可能是骚扰电话。“

娃娃脸了然的点点头,转身去了隔间换了衣服出来。

本来她是今天的晚班,但家里有事儿,宁璃就主动和她换了班,她心里很感激。

“宁璃,那我走啦!你等会儿回去小心些。”

宁璃笑着跟她挥手再见。

......

天色愈发暗沉。

轰隆一声雷响,豆大的雨珠噼里啪啦的砸下来。

宁璃在店里又守了两个小时,时针指向了十点。

她坐在高脚凳上,撕下一张便签纸,随意写着什么。

忽然,一道刺耳的汽车鸣笛声从门外传来。

她抬眸看去,一辆黑色卡宴正停在门外。

她缓缓坐直了身子。

司机下来,撑开一把伞,来到后门的位置。

一个打扮精致的女人从中走出,随后走进咖啡厅。

光影交错,映出女人保养得极好的脸容。

只是此时,这张脸上的神情并不好看。

她拧着细眉盯着宁璃,先前她已看过宁璃的照片,这是十一年来,二人第一次正式再见。

面前的少女穿着简单的黑T恤,一截精致锁骨若隐若现,烟灰色铅笔裤,勾勒出笔直修长的双腿。

容貌清艳,眉眼之间又带着几分说不出的散漫放恣。

司机邹华站在一侧,看向宁璃的眼神,带上了几分轻鄙。

从夫人进来,宁璃连起身打招呼的意思都没有,浑身上下都透着股疏离冷漠的劲儿。

这是对待自己母亲的态度?

真是毫无教养!

苏媛也感受到了这一点,更觉脸上无光。

但多年豪门生活,已经让她习惯时刻保持姿态。

她顿了顿,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和:

“宁璃,我刚刚去学校了,张主任说你最近几天都没去学校上课。你不上学,怎么来了这?“

多方打听,她才找到这地方,真是来回折腾了许久。

宁璃将笔盖合上,淡淡道:

“我发了三天烧,今天才好。另外,给奶奶办葬礼欠了债,我来这打工才还得起。“

苏媛一噎。

“刚才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也不接——”

宁璃挑眉,拿出手机,果然看到上面有十几个未接电话,恍然道: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骚扰电话。”

她的手机里当然是没有苏媛的号码的。

苏媛闭了闭眼。

当年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临城,就没想过再回来。

曾经的婚姻,还有这个女儿,都是她不愿提起的过往。

叶家在云州有头有脸,她为了站位脚跟,着实费了不少功夫。

好不容易让叶明的女儿叶瓷接受了她,又生了一个儿子叶晟,她本以为可以安心过自己的日子了,谁知又被宁璃横插一脚。

她是不愿来的,但又毫无办法。

而且,一看到宁璃,她就会无法克制的想起曾经难堪的过往,这让她无论如何都无法和宁璃亲近起来。

“这些事情你都不用操心了,回去收拾一下,今晚上就和我回云州。”

苏媛的语气不容置疑,说完转身便要往外走。

宁璃忽然道:

“我的东西收拾不完,晚上走不了。”

苏媛回头,有些不耐:

“你那个家里,有什么好收拾的?云州那边什么都给你准备好了,你——”

“用别人的东西不习惯。”

宁璃打断她的话。

苏媛心里梗了一下。

但来之前,她已经和叶明说好晚上一定回去,要不是宁璃,也不会拖延到这个时候。

哗啦!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

邹华看了一眼手机,脸色微变:

“夫人,因为大雨,回云州的高速封了。”

“什么?”苏媛一惊。

这下,怕是真的回不去了。

宁璃一手托腮。

东西的确是没什么好收拾的,她不过是不想今天晚上走罢了。

上辈子的这一天,云州下大雨,高速上十几辆车连环追尾,三死七伤。

而宁璃,就是伤员中的一个。

那次事故,邹华和苏媛都幸运的只是擦伤,宁璃却直接右手骨折,养了足足三个月。

最关键的是,从那之后,她的右手便丧失了部分功能。

那时候她觉得车有问题,本来想查查,却被告知车子已经报废,什么都无处查起了。

重来一次,她可不会再冒这个险。

眼看情况有变,苏媛只得道:

”那我给家里打个电话,今天晚上先留宿这里。邹华,你去订酒店。“

“是。”

宁璃道:

”我回家住。“

苏媛正在打电话,听到这句皱眉看了她一眼。

既然宁璃坚持,那她也没什么好说的,只不过那破地方,她是绝不会再踏进去一步了。

她拢了拢披肩。

“邹华,送她回去。”

......

半小时后,黑色卡宴开进了一片老城区。

这些年,临城城东因为挨着云州,发展很快。

相较之下,城西就显得拥挤破旧了许多。

最终,车停在了一个胡同前。

此时,雨已经小了许多,昏暗的路灯下,隐约可见狭窄的道路上一片坑洼,旁边的筒子楼斑驳破旧。

苏媛只看了一眼,便厌恶的收回了视线。

她一动不动的坐在那:

“明天早上八点来接你。“

宁璃背起自己的黑色背包,利落的下车,转身离开。

浓郁夜色下,她一手撑伞,背影纤细单薄,挺直清傲。

......

一辆白色的车从旁边开过。

程西钺开着车,懒洋洋问道:

“真不知道这小小的临城有什么好的,值得你每个月来一次。来了以后也不做别的,就在这路上闲逛。这都快一年了,真把我当你专职司机了?”

坐在副驾驶的男人侧头看向窗外。

他皮肤很白,黑发垂落,从眉骨到鼻梁的线条弧度几如雕塑般完美,下颌线干净锋利。

他穿着黑衬衫,领口的扣子随意解开两颗,露出性感的喉结。

黑与白两种极致的颜色泾渭分明,却又融合的完美无缺。

分明是极慵懒随意的姿态,偏那眉眼清贵冷冽,透着极致的禁欲感。

他开口,因昨晚又没睡好,低沉的嗓音带上了几分沙哑。

“嗯。”

程西钺:“......”

人是真绝色,可就这祖宗性子,也不知道谁能伺候的了。

他想起来之前陆家老爷子的交代,咳嗽了一声,道:

“要我说,你总这样也不是办法。那事儿都过去一年了,还是去看看心理医——”

话没说完,他就发现那人略微坐直了身子,正凝目朝着外面看去。

他顺着看去,正瞧见一个熟悉的车牌。

“嗯?这不是叶家的车么?看来,还是来接那小姑娘了。“

陆淮与看着那道隐没在巷子里的背影,好一会儿才回神。

“叶家?”

程西钺耸肩:

“叶明现在那位夫人,有个和前夫生的女儿,如今还没成年,没人养了。叶家说要把她接回去,这不最近闹得厉害。那小姑娘以后日子估计不好过。”

陆淮与思索片刻,忽而问道:

“过几天是程老爷子的七十大寿,给叶家的请柬送去了吗?”

程西钺摇头:”没呢。“

“明天我陪你去送。”

程西钺猛地一打方向盘,不可思议的看他:

“一个叶家而已——等等,你该不会冲着人小姑娘去的吧?”

灯火映照,他的脸容半明半暗,似有流光氤氲,从那双浓稠如海的眼眸深处划过。

他低笑了声:

“你不是说小姑娘没人养?“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慕爷的小祖宗可甜可飒

【双洁、互宠互撩,苏爽爆甜】 如果某天有个少女突然轰动娱乐圈,成为最闪耀的焦点,又以最快的速度退隐,请不要惊讶,一定是慕爷家的小祖宗出来体验生活了。 黑粉眼红:靠脸嫁入豪门,有什么了不起! 某女冷魅一笑,用行动告诉众人,什么叫背景雄厚,各大豪门见了都要舔。 慕家少夫人?只不过是一时兴起当着玩玩的。 慕爷挑眉:“只是玩玩?” 某女笑颜如花:“玩!玩真的那种。” - 众所周知,半个娱乐圈的影帝大佬,都是影后顾时蓝的好兄弟。 和某影帝有绯闻? 影帝辟谣:我们是好兄弟。 和某传媒大佬闹绯闻? 大佬发声:别闹,我们是过命交情的好兄弟。 和珠宝大亨传绯闻? 大亨叹气:我也只能是她的好兄弟。 直到某一天,影后与某神秘男子同框。 记者:八九不离十,影后的兄弟团又多了一个成员。 然而,全城最强的男人站了出来:不是兄弟,是老公。 所有人都知道,慕爷杀伐果决,行事冷漠,偏偏有个心尖宠。 全民八卦:慕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人生中最想做的三件事,是什么? 慕爷沉思,回:追妻、宠妻、娶妻。 记者:这么说是慕爷先追求的顾女神? 男人嘴角一勾:是她先撩的我。 始于撩火,沦陷一生。

浓妆素影·完结·92万字

全能千金成了团宠小娇娇

新文《盛爷,夫人她靠算命火爆了全球》已开,欢迎关注~ 【1V1,双洁,马甲,团宠,燃爽小甜文】 【冷萌飒大佬女主VS真毒舌假高冷男主】 裴家养女被赶出了家门。 众人:干啥啥不会,打架第一名,活该被赶! 所有人都觉得空有一身美貌的秦笙被赶出裴家后只有死路一条,都在兴致勃勃的等着看她笑话。 结果…… 安城第一家族的秦二爷:“我的宝贝女儿,爸爸终于能光明正大的接你回家了!” 神秘大哥:“我看谁跟动我妹妹一下!” 金融新贵二哥:“笙笙缺钱吗,二哥这有,都是你的。” 影帝三哥:“啊,笙笙你真不考虑来哥哥的新剧里客串个小仙女儿?” 还有各行各业的大佬纷纷出动:“别动,这是我家的祖宗!” 傅景珩就笑了:“你家的?” 他伸手将人扯进怀里,疏淡的嗓音带着诱哄:“乖笙笙,告诉他们你是谁家的。” 小姑娘又软又乖:“傅哥哥的。” 高岭之花傅三爷就此掉下神坛,成了个不折不扣的宠妻狂魔。 众人:“!!!”

言墨潇箫·完结·145万字

致命偏宠

【已签出版】 黎家团宠的小千金黎俏,被退婚了。 黎家人揭竿而起,全城讨伐,誓要对方好看。 * 后来,黎俏偶遇退婚男的大哥。 有人说:他是南洋最神秘的男人,姓商,名郁,字少衍; 也有人说:他傲睨万物,且偏执成性,是南洋地下霸主,不可招惹。 绵绵细雨中,黎俏望着杀伐野性的男人,浅浅一笑:“你好,我是黎俏。” 做不成夫妻,那就做你长嫂。 * 几个月后,街头相遇,退婚男对黎俏冷嘲热讽:“你跟踪我?对我还没死心?” 身后一道凌厉的口吻夹着冽风传来,“对你大嫂客气点!” 自此,南洋这座城,风风雨雨中只剩最后一则传言—— 偏执成性的南洋霸主,有一个心尖小祖宗,她姓黎,名俏,字祖宗!

漫西·完结·242万字

全网都在等傅爷谈恋爱

惊天大料:顾家的废柴千金顾清宁不哑了,智商还上线了。 听说顾清宁跳级考试成绩满分,大家冷笑,“肯定是作弊了。” 宁姐不气,拒绝了其他顶尖大学抛来的橄榄枝,拿着A大的保送名额稳坐学神宝座。 听说顾清宁要建势力,大家又笑,“废柴能建势力,男人都能生孩子了。” 宁姐不恼,闷声搞事业,默默发大财,身披马甲虐渣渣。 听说顾清宁谈恋爱了,大家再笑,“哪个男人瞎了眼会喜欢上她那个女魔头。” 当天,京圈最神秘的太子爷发微博官宣了。 ——傅太太,晚上想吃什么?@顾清宁 全城沸腾,原来眼瞎心盲的是他们。 从此,傅爷和宁姐强强联合,在屠狗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头。 …… “爷,夫人把罗尔斯家族的继承人给揍了。” 傅君承,“多派几个人帮着揍,别累着她。” “爷,夫人又和我们抢生意了。” 傅君承,“谁让你们和她抢了,把计划案给她送过去。” “爷,您母亲说夫人好像是怀孕了。” “砰——” 摔门声响起,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早已不见踪影。

薄荷凉夏·完结·154万字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A爆了的女主】VS【战斗力超强男主】 一场火灾,国民初恋毁了容,前途尽毁! 未婚夫嫌她容貌尽毁,强势退婚;养母嫌对她视如敝履,将她逐出家门。 她写下一封退婚书,一封断绝书,潇洒离去! 虞凰走后,娱乐圈的人都在传—— “听说虞凰退圈后,染了红发,戴了面纱,回回考试不及格!” “胡说,我怎么听说她去了夜总会!” 所有人都以为虞凰自甘堕落,再也掀不起风浪的那个夏天,虞凰再次登上热搜—— 盛都教育部:热烈庆贺我市永辉高中虞凰同学以7XX高分荣获省状元,被神域学院录取! 那可是每年只录取十名顶尖天才的神域学院啊! 从此,少女开启了逆袭之路,涅槃重生,惊艳全球! * 盛骁,神域学院史上第一天才,郎艳独绝,举世无双。 却因性子冷淡,百撩不动,被送外号冷面阎罗。 某日,有人撞见他将虞凰堵在角落,紧紧捏住她的手,对她说:“你能预知未来,你看看我的未来里,是不是满满都是你?” 虞凰看了,然后摇头,“不对哦,还有一对活泼可爱的孩子。” 本书又名《姐姐是你高攀不起的神》、《不当明星后她去修真了》

帝歌·完结·380万字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乔念在乔家生活了18年,亲生父母找上门来,一时之间,绕城豪门都知道乔家出了个假千金! 真千金多才多艺,温柔善良。 假千金不学无术,一事无成。 所有人都想看她被赶出豪门后,回到山沟沟过得有多惨! 乔念也以为自己亲生父母来自漯河县,是个一穷二白的穷老师。 谁知道哥哥开的车是辉腾,裸车300万! 亲爸教书的地方在清大,老师还有个别称是教授! 渣渣们一家跪舔的顶级大佬对着她爷爷点头哈腰… 乔念:? enmm…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脱离一群渣渣,乔念她做回了自己。 高考状元,直播大佬,非遗文化继承人…马甲一个个掉,绕城热搜一个个上,渣男渣女渣父母脸都绿了。 黑粉都在嘲:卖人设有什么用,还不是天天倒贴我哥哥。 乔念:不好意思,我有对象了。 顶流哥哥:@乔念,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是我妹妹。 豪门爷爷:囡囡,那么努力干什么,要啥自行车,爷爷给你买! …… 京市豪门都在传妄爷有个藏在金屋里的老婆,不管别人怎么起哄,从来不肯带出来见人。别问,问就是那句:“我老婆是农村人,怕生。” 直到某一天,有人看到一向矜贵高冷的妄爷掐着个女生的细腰,把人堵在墙角,眼角赤红的呢喃:“宝宝,什么时候给我个名分?” 【假千金她是真豪门】 +【双大佬】

灵小哥·连载中·402万字

傅爷的王牌傲妻

宁洲城慕家丢失十五年的小女儿找回来了,小千金被接回来的时灰头土脸,听说长得还挺丑。 温黎刚被带回慕家,就接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警告。 慕夫人:记住你的身份,永远不要想和你姐姐争什么,你也争不过。 慕大少爷:我就只有暖希这么一个妹妹。 慕家小少爷:土包子,出去说你是我姐都觉得丢人极了。 城内所有的杂志报纸都在嘲讽,慕家孩子个个优秀,这找回来的女儿可是真是难以形容。 温黎收拾行李搬出慕家两个月之后,世界科技大赛在宁洲城举办,凌晨四点钟,她住的街道上满满当当皆是前来求见的豪车车主。 曾经讽刺的人一片哗然,谁TM的说这姑娘是在穷乡僻壤长大的,哪个穷乡僻壤能供出这么一座大佛来。 两个月的时间,新闻爆出一张照片,南家养子和慕家找回来的女儿半搂半抱,举止亲昵。 众人讥讽,这找回来的野丫头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却勾搭错了人。 谁不知道那南家养子可是个没什么本事的拖油瓶。 南家晚宴,不计其数的镁光灯下,南家家主亲自上前打开车门,车上下来的人侧脸精致,唇色潋滟,举手投足间迷了所有女人的眼。 身着华服的姑娘被他半拥下车,伸出的指尖细白。 “走吧拖油瓶……” 【女主身份复杂,男主隐藏极深,既然是棋逢对手的相遇,怎能不碰出山河破碎的动静】

悠哉依然·完结·199万字

大佬她马甲又A爆全球了

名门盛家失踪了十七年的宝贝疙瘩找回来了! 被农村哑巴婆婆养大,人生算是全完了,不知道多少人等着看盛家这唯一的污点! 然而…… 高冷神医为何沦为舔狗? 商界巨擎,顶流巨星为何在线争宠? 神秘游戏高手保价上亿的双手却只为她拎书包? 还有易家那位太子爷放下节操,死缠烂打。 易隽承:家教很严。救命之恩,必须以身相许。 盛漾:我只想专心搞事业,奈何有个妖精老当拦路虎。 【天道闺女系列二,天道爸爸给你推送好友】

纳兰云朵·完结·118万字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新文《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已开,已签约出版】 【1v1双洁、团宠、塔罗牌、神医、甜燃爽!】 昔日大佬嬴子衿一觉醒来,成了嬴家丢了十五年的小女儿,而嬴家果断收养了一个孩子替代她。 回到豪门后,人人嘲讽她不如假千金聪明能干,懂事优雅。 父母更视她为家族污点,警告她不要妄想大小姐的位置,有一个养女的名头就该识趣,不然就把她送回去。 嬴子衿:这就走,不用送。 在嬴家欢天喜地庆祝,其他人都在坐看真千金笑话的时候,各个领域的大佬们纷纷出动了。 粉丝战斗力top的顶流影帝:嬴小姐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 垄断全球经济的财阀继承人:嬴家?什么东西?老大,直接灭了吧? 华国第一古武者:谁敢欺负师傅? 智商高达228的天才少年:我姐姐。 拥有极致妖孽容颜的男人勾唇一笑,散漫慵懒:“那好,叫姐夫吧。” 大佬们:??? 真千金原大佬身份一夕恢复,全网炸了,嬴家疯了,哭着跪着求她回来。 国际巨佬家族:不好意思,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本家大小姐。 · 王者重生,强势翻盘,绝地反击! #神算女王两百年后再回地球,曾经的小弟们都成了大佬#

卿浅·完结·25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