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谋之锦绣医缘

江山谋之锦绣医缘

公子无奇

古代言情/已完结

137万字

完结于2021-08-0600:50:15
【丧萌团宠穿越女主vs伪善团惧重生男主】 段音离穿越了。 从一个医术精湛的“小中医”变成了太医府的大小姐,看似妖里妖气,实则又丧又萌。 平生所爱一是医、二是肉。 后来她遇到了一个人,成为了她生命中第三个特例。 傅云墨重生了。 从一个弑父杀君的大反派变回了人见人怜的谪仙皇子,表面无欲无求,实则狼子野心。 从满级号再回新手村,他只想逍遥度日,可遇到段音离之后,却为她再次拿起了屠刀。 * 【小剧场】 某日,下人于荷花池旁忙碌,将破败的荷叶尽数除去。 段音离眸光淡淡,一边啃着鸡腿一边嘟囔了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可惜了……” 翌日天阴,她穿廊而过,意外发现池中荷花未尽。 雨打荷叶,音色清脆。 她自言自语道,“这荷叶怎地还在?” 身后男子长身玉立,将手中披风披在了她的身上,薄唇轻启,“静听雨声。” 半晌后又道,“与你一起。” 她回眸,一脸真挚道,“听说,下雨天和鸡腿更配哦。” 他垂眸,唇边漾起涟涟笑意,一脸宠溺的递上了鸡腿。 * 这是一个小病娇找妈妈,找完妈妈找爸爸,顺路捡个大病娇夫君谋朝篡位的故事。 还是一个大漂亮领着小漂亮收拾一群丑八怪的故事。 更是一个大面瘫和小面瘫互宠,把彼此宠的不再面瘫的故事。

第001章爱吃鸡腿的段姑娘

近来长安城中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段府丢失多年的小姐被找回来了。

段三姑娘回府那日,段府门前放了小半日的鞭炮,小厮还撒了许多铜钱,引了许多人围观,将那条街巷围的水泄不通。

可惜段家将人藏得严实,他们连个裙角都没瞧见。

也不知那位流落在外多时的段三姑娘究竟是个怎样的人物……

“诶,这段家小姐丢了十多年了,没想到居然还有找回来的一日!”几人蹲在墙角那里纳凉,一边剥着瓜子一边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段太医常行义诊,好人有好报啊。”

“听说当年段夫人生三小姐的时候难产,最后虽母子平安但段夫人却无法再有孕了。

只这一个孩子不想还丢了,自然发了疯的找。”

“我倒是听说,是段夫人一直烧香拜佛感动了佛祖,这才让他们一家得以团聚。

说是段夫人方才在云隐寺拜完佛,回府的路上便见到了段三姑娘。”

“这么灵验?!”

“可不是嘛。”

“那赶明儿我也得去拜拜,好让佛祖给我安排个好婆娘……”

*

四月芳菲,桃杏初开,柳芽吐翠,一派春光。

雨后初晴,微风拂柳而过,丝丝清香沁人心脾。

段府内的梨花开的正好,花香携风入廊,芳气馥郁扑鼻。

梨花如雪落于窗边,窗下坐着一名少女,约莫有十五六岁的年纪,樱唇弯弯,琼鼻小巧,眉弯远山铺翠,眼横秋水无尘,生得美艳不可方物,明珠也难夺其辉。

墨染的青丝用红色的丝线编就半挽着,髻上簪着一对梨花簪。

白色的薄纱流苏裙从腰间增了淡淡的一抹红,及至裙裾处已渐变的艳丽,如她整个人一般,纯真中透出一抹妖娆。

对于外面人对自己的好奇,段音离是全然不知的,当然了,纵是知道了她也浑然不在意。

这会儿她正忙着呢。

嘴里吃着蜜汁鸡腿、手里拿着蜜汁鸡腿、眼中看着蜜汁鸡腿。

她慢条斯理的吃着,末了还吮吸了一下手指,看得一旁的丫鬟拾月甚至忍不住“咕噜”一声咽了下口水。

好香、好想吃!

意识到自己的危险想法,拾月猛地拍了自己的脸两下,痛心疾首的对段音离说:“小姐您不能再吃了!您别忘了咱们来长安城是办大事儿的!”

段音离抬眸看着她,嚼啊嚼的不说话。

“您再这么吃下去,老爷和夫人将您当成来骗吃骗喝的怎么办!”不知想起了什么,拾月忍不住开始碎碎念:“您如今是大家闺秀,行事不能似从前那般江湖气。

这一路来长安城您把盘缠都给吃没了,奴婢是卖着艺养活您的呀。”

提起这个事儿拾月就憋屈的差点厥过去。

为了给自家小姐买肉,她是铁头功、胸口碎大石、口吞宝剑兼卖大力丸,差点没累死在路上。

“您就不能让奴婢省点心嘛……唔……”拾月的话音忽然顿住。

视线往下一飘,就见自己的嘴巴被一根鸡腿塞得严严实实的。

罪魁祸首面无表情,吮吸着莹白的指尖,声音没有一丝起伏的说道:“皎皎,好吵。”

知道自家小姐又开始给自己瞎改名了,拾月气的直哆嗦,坚决不承认是因为终于吃到了蜜汁鸡腿而激动的。

真香啊。

段府的大夫人江氏走进房中时,见到的就是她们主仆二人对着吃鸡腿的景象,画面竟意外的和谐。

江氏满心欢喜的打量着自家女儿,只觉得眼前浮现了许多词:媚骨天成、绝世无双、红颜祸水、狐媚惑主……

江氏脸上的笑容僵了一僵,默默在心里将后面两个词擦了去。

“阿离。”

“娘亲。”段音离乖乖叫人,声音虽还是那般四平八稳的,可眸子却比方才亮了一些。

“夫、夫人……咳咳……”

拾月嘴里的鸡腿还没咽下去,她恐江氏觉得她不失礼数便急着请安,结果毫无意外的呛到了。

段音离顺手将茶水给她,她却没敢像平常那样接过灌一口。

捏着鸡腿的手又往身后藏了藏。

她自幼便同段音离混在一处,江湖之中没有那么多讲究,两人之间的关系说是主仆其实更像姐妹,但如今踏入段府却不行了,她得时刻记着尊卑有别,可不能让人觉得她们是没有教养的野丫头。

她还指望着将自家小姐培养成大家闺秀好嫁入高门呢。

余光瞥见规规矩矩坐在那的段音离,容貌绝伦、举止娴雅,十指纤纤,皓腕如雪,指甲修剪的圆润整齐,指尖……泛着油光!

拾月的嘴角狠狠的一抽。

唉,时间紧任务重啊。

却说段音离见拾月没接茶盏也没在意,随意搁在桌上,视线落到了江氏的身上。

江氏的容貌本是出挑的,只是当年痛失爱女令她一夜之间变的苍老,身子也病病歪歪的,将这份美打了折扣。

如今她更是瘦的如纸片儿人一般,一阵风都能吹跑似的。

段音眨了下眼睛,将装着蜜汁鸡腿的盘子往江氏的方向推了推。

缺啥补啥。

留意到她的动作,江氏欣慰的笑道:“你吃吧,娘亲不饿。”

“不饿才要吃。”

“嗯?”

“饿时应当吃饭,这是零嘴儿。”

“啊……这样啊……”

江氏被这强大的逻辑给洗脑了。

不过自家闺女嘛,自然是怎么看怎么好,爱吃肉这说明他们家阿离胃口好,是福气。

“娘亲过来是想和你说,明日我要去云隐寺还愿,你同娘亲一起去吧。”

“好。”

“那我这就去让人安排下,你玩……你吃吧……”

“嗯。”

目送着江氏过于瘦弱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段音离樱色的唇微微抿起。

对于和爹娘团聚这件事,她心里其实是欢喜的,毕竟她来长安城的目的就是找爹娘,只是她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喜悦。

她不怎么会笑。

前世如此,以至今生。

回想过往,如梦一般。

她本非这个时代的人,原本生活在现代,自幼在孤儿院里长大,不知自己姓甚名谁,更不知道父母是何人。

孤儿院的人管她叫“小离”,离别的离。

某日师父去了孤儿院,她隐约听到院长对他说什么“有边缘性人格倾向、同理心差”之类的话,她当时还小不懂那话是什么意思,更不知道那话原是在说她。

后来师父就收养了她。

师父是一名老中医,于是她成了一名小中医。

终日守着那半截身子入土的老人家,她的生活一成不变,真要说有什么兴趣爱好,那除了鼓捣草药就是吃口好吃的了。

而这仅有的一点爱好也随着那老头去世变的不再重要。

后来她意外穿到了这个不知名的朝代,一睁眼睛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襁褓中的婴儿。

不变的是,她再一次被抛弃了,而且再一次有师父将她捡了回去。

不过这次捡她的师父不止一个。

那时她听到大师父幽幽轻叹:“日后,就叫这孩子阿离吧。”

命运的齿轮还在转动,有些事情却依旧没变……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病弱权臣的玄学小娇妻

新书《长公主她总想怂恿臣谋反》已开~ 秦池第一次见安诺,她正被人追杀晕倒在自家篱笆小院门口。 他毫不犹豫的关上了院门,心想谁救她谁是蠢货。 然后,他成了那个蠢货! 安诺人前一套人后一套,整日神神叨叨游走在各大富豪权贵之间,活脱脱一神棍模样。 秦池嗤笑! 虚伪的女人,日后谁娶了她谁倒霉! 然后,他又成了自己口中的倒霉蛋! 秦池:这脸打的,真疼! 后来,安诺的名气在晏国越发的大,仇家闻讯赶来。 安诺留下巨额财富之后收拾东西连夜跑路。 结果东西还没收拾完,她就被某刚考上新科探花郎的病弱夫君堵在了房内。 秦池:“想携款潜逃,没门!” 安诺:“我被人追杀!” 秦池:“夫君护着你!” 安诺:“敌方后台很强大!” 秦池:“乖,你夫君后台同样强大!” …… 遇到安诺之前,秦池只想老老实实在乡下苟完这笑话一般的人生。 遇到安诺之后,他主动拾起了刀,拿起了盾,踏入了自己一直想要逃离的朝堂。

荞默·完结·138万字

盛嫁之田园贵夫

西康郡王府唯一的小娇花庄喜乐是全府上下的心头宝。 那是尽情的夸,任性的宠,天上地下无所不依。 要练兵要养虎,要酿酒要种田, 只要庄喜乐想的便任由她折腾。 谁让西康郡王府权势通天,万事兜得住! 在西南折腾的腻味了,庄喜乐小手一挥浩浩荡荡挥师北上。 一朝入京却搅乱风云,闹的接她上京的太后悔不当初。 权势的交迭她依然受宠依旧。 这时,京都大名鼎鼎的废柴农夫世子扬起脸:不知道县主觉得君某如何? 庄喜乐瞧他风华绝代眉眼如画,满意的点头:准了! 【团宠全能娇女】VS【美貌奸商世子】---且看他们如何搅弄风云。

冬月间·完结·222万字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新书以开,穿成团宠小姑姑,我把全家卷暴富)辅国公府倒了,在世子新婚之日,家中成年男丁皆锒铛入狱。 不到三天时间,老太爷和国公爷双双毙命,红喜变白丧。 沈易佳就穿成了那个倒霉的新娘子,她那便宜相公被送回来时身受重伤不说,双腿还被废了。 众人皆道曾经名贯京城的世子这回好不了了。 沈易佳身怀灵液,暗戳戳将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宋璟辰醒后劝其离开另行婚嫁,沈易佳看一眼他那张俊脸,摇头:“放心,我会养你的。” 回乡途中,不仅有土匪拦路,还有死士刺杀。 沈易佳拍着小胸脯对美相公保证:“别怕,我会保护好你的。” 可是总有自以为是的人在耳边念叨,为人妻子就要知书达理,贤良淑德?是不是还要主动为相公纳妾啊? 沈易佳表示不服,她一个精神病院出来的为什么要会这些。 为了养家,上山打猎,斗场虐渣,再收几个小弟,沈易佳将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 多年之后,重回京城。 世人皆以为宋璟辰看不上如此暴力的女子,定会休妻另娶。 众贵女摩拳擦掌只等沈易佳离开好取而代之。 她们等啊等啊,却看见那嫡仙般的公子捧起沈易佳刚打完人的手一脸关心的问:“疼吗?” (1v1甜宠,宠夫狂魔暴力女主vs柠檬精腹黑男主)

小小小瓶子·完结·153万字

楚大人的美娇娘野翻了

玄月国知府大人楚斯寒,年少成名,俊美过人,却被国师断言活不过三十,除非娶柳月村的陆家女为妻。 楚斯寒:“要我娶一名素未谋面的姑娘为妻,我宁愿孑然一身。” 一穿来就婚约缠身的现代修道者陆笙:“这么着急结婚,十有八九是个老头。” 后来—— 楚大人真香表白:“笙笙,你若不嫁我,我宁愿孑然一身。” 一心只想赚钱,梦想成为首富的陆笙:“哦,那楚大人你打一辈子光棍吧。” 再后来—— 某人神情微冷,直接将人逼到墙角,眯着眼冷声问:“嫁,还是不嫁?嫁,整个楚府和我都是你的,不嫁……那我就天天到你家门口堵你。” 陆笙:“……” (闷骚腹黑知府大人x诚实可爱美娇妻)

清画·完结·122万字

小王爷他必不可能动心

【双洁,凭借医术搞事业女主X疯批美人抢江山男主】 顾珞穿越成了安平伯府养在庄子上长了15年的二小姐。 二小姐人美心好就是眼睛瞎,从庄子上来了京都,就被郁王府的小王爷迷得七荤八素。 就在顾珞穿越当天,二小姐打算把小王爷生米煮成熟饭...... 一年前。 不算宽敞的马车里,顾珞指了郁宴旁边的位置,“我坐这里?” 郁宴靠着车壁,难以置信的道看着顾珞:“不然呢?你还想坐我腿上?” 顾珞:! 可去你大爷的吧! 一年后。 宽敞的马车里,顾珞指了郁宴旁边的位置,“我坐这里!” 郁宴:...... 呜呜呜呜,是我的腿没有马车舒服吗!

苹果小姐·完结·100万字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摄政长公主权势滔天,野心,手段毒辣,所以活该被至亲谋杀,尸骨无存? 重生到闲散王爷府上,凤执表示很满意,白捡了几年青岁,郡主身份悠闲自在,还有个未婚夫婿俊美出尘。 本想悠闲过一生,然而山河动荡、皇权争斗,终究是躲不过权力倾轧。 鲜衣铠甲,华裳锦绣,她千方百计谋夺权势,终于大权在握,登临帝位。 凤执磨牙,她可算是知道某人的用心险恶了。 --------- 江山为棋,翻手云雨,覆手乾坤,落子无悔! 邪魅冷酷权欲女主VS腹黑闷骚病娇男主。 男强女强,势均力敌,一对一,强势爽文宠文。

妖殊·完结·78.5万字

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卦了

【已完结】 慕惜辞一代国师,一生算无遗策,唯独算错了狗皇帝的狠。 好在她有幸重生—— 重生后的慕大国师想开了,她决定不留机会,从一开始便斩断那狗皇帝的通天路。 于是她把目光转向了前生那最有可能登基却早夭的七皇子墨君漓,预备一路求神问卜,策谋开疆,将他推上至尊之位。 可谁知,这位看着温和正直、人畜无害七皇子,居然是只千年的老狐狸! 多年之后,锣鼓喧天,红妆十里。 慕惜辞看着侍女捧上的大红嫁衣恨恨磨牙:可怜她慕大国师重生一世,竟又错算了这只狗狐狸! 可那罪魁祸首却笑得满面春风:“阿辞不如算一算,待你出嫁那日,几时是风,几时是雨?” 【1v1双洁】【双重生】 【权谋朝斗,慢热,要动点脑】 【不是纯爽白爽无脑爽】 【逻辑自洽,但伏笔暗线多,满地坑】 【再说一遍,不是无脑爽!!】 【不准再问是不是爽文!!】 【崩溃扭曲的爬行】

长夜惊梦·完结·210万字

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

作为南诏国最废柴的皇子,苏默被送到东明国为质多年。 东明皇帝特善良,不仅给苏默封王,到年纪,还惦记上给他指婚。 挑来选去,定下镇国公府嫡出小姐,出身尊贵。 但并非自小在京城长大,惊才绝艳的沐家大小姐,而是刚从乡野之地寻回的沐家二小姐。 人人皆道:村姑配废柴,天作之合! 倒有些渊源,苏默记得。初次见面,那小村姑从天而降,砸到了他身上。 大婚之夜,友好协商,一起愉快地当咸鱼呗! 可渐渐的,事情有点不对劲儿…… 苏默:说好一起当咸鱼,你却背着我成神医! 沐元秋:哼,你有多少马甲,统统亮出来! 【女主真神医vs男主伪废柴】 【先婚后爱】 【身心双洁】 【无误会无虐】 【搞事情是认真的,搞笑也是认真的】

三木游游·完结·248万字

君侯总是被打脸

(新文《太子妃她断案如神》已开,欢迎关注哦~) 世人只知,威名赫赫的燕候魏远从不近女色,甚至背负克妻之名。 却不知,魏远视女人如猛兽…… 直到,壳子里换了个人的陈氏娇女嫁进了燕候府。

细雨鱼儿出·完结·10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