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众婚恋实录

小众婚恋实录

和晓

短篇/已完结

5.8万字

完结于2020-12-05 11:47:00
结婚半年的马尾羊从老家回来之后,决定把鸡肋男人给踹了,重新恢复单身。 三天后,马尾羊过上了离异后的岁月静好时光。 她画画,她打理庭院,种花弄草,只是一抬头,总能望见画室对面的蔚蓝湖泊餐厅的大堂经理朝她眺望。 马尾羊一笑了之。 她好不容易才逃脱鸡肋婚姻,昏了头了才会再恋爱。 她决定做一个油盐不进的钢铁女汉子。 (郑缙贤:大堂经理?好吧,我郑氏集团唯一根正苗红的继承人就暂且委屈一下吧。)

第1章 重返云海城的她

从雪里发往云海城的高铁到站。

顺着人流,马尾羊背着双肩包,拉着小号行李箱出站。

她本来就长得高挑,又走在人流靠前的部分,几眼就把接站的人们看了个遍。

没有他。

一股说不出的失落席卷身体,下意识就停住了脚。

人流从她身两旁流过,她有一瞬的茫然,不知道自己千里奔波,奔向的这个城市,于她意义何在。

其实才离开两个月。

两个月前的一个清晨,马尾羊接到母亲的电话。母亲用颤抖的声音,说父亲夜里突发重疾,被120接走,住进了急诊室的ICU。

作为独生子女,马尾羊理所当然关闭画室,向学生家长们一一请假,急奔回家,去当年迈父母的主心骨。

那时候她内心也慌乱,想让魏翌晨跟她一起回去。

魏翌晨义正严辞地拒绝了她。美其名曰要留在云海城上班挣钱,做她后盾支持。

想想住ICU确实挺花钱,她抹着眼泪听话地独自回家。

父亲是突发脑溢血,ICU抢救了三天,病情稳定,住进了普通病房。只是脑损伤是不可逆的。父亲失去了绝大部分的语言功能和半边身体的控制能力。

故乡是小城,父亲是小城里叱咤了几十年的刑警。突然偏瘫,又只能靠一边的手势指指点点地勾通。所见之人,无不心酸。

父亲眼睛时常一眨不眨地望着她,仿佛在询问,女婿为什么没有回来?

她承受不住,转身就给魏翌晨打电话,要求他请假回来看望病人。

魏翌晨唯唯诺诺地拖延着,说项目正在节骨眼上,是他经手的第一个千万级别的项目,更是上司给予的难得的考验机会。

马尾羊咬着唇,听魏翌晨呢喃般央求,说他这么努力拼搏,还不是为了羊羊你吗?

电话挂断,马尾羊的一颗心,已经撕裂成两半。

也许是父亲刚强惯了,无法接受自己的现状,情绪比较激动,二十天后,二度病发,这次如他所愿,很快就走了。

发丧这种事,马尾羊毫无概念,而母亲沉溺在无边的痛苦中,完全帮不上忙。

马尾羊再次打电话给魏翌晨,央求他快到她身边,她感到好孤单。

魏翌晨叹了口气,说他这就请假。

奈何,这假一请请了两星期,还没请下来。

这两星期里,马尾羊发现,自己远比自己以为得厉害。两眼抹黑,竟然把什么事情都搞定了,包括出售一幢写在父亲名下的房产。

前前后后,耗时一个月三星期。

在家又陪母亲了一周。母亲惦念着她不过结婚才半年,还算新婚燕尔,就催促她归去。

23岁的马尾羊站在离高铁站的南广场出口几步远的地方,发了一个大呆,同车抵达的人们,早已出站。

几步之外,就是阳光明媚、现代感十足的阔大广场,她站在光线照不到的阴暗处,这两个月以来模模糊糊挥之不去的想法,此刻,第一次以清晰而决绝的面貌浮出水面。

“丁零零。”

手机响了。

她习惯性接起。

“羊羊,你怎么还没有出来?最近的停车场离这里1.2公里,我只能坐在车上等你。你该不会没赶上车吧?”

马尾羊声音恶狠狠,嘴角却忍不住绽放一丝暖笑。

“你才是笨猪头!你才赶高铁会迟到!老娘我明明就在站前广场,你眼瞎自己看不见!”

“哈哈哈,好好好,全是我的错。祖宗,我今天开的是卡宴,尾号478,在距离出站口最近的道上。我这就发给你定位。”

马尾羊拿手背抹了一把视线模糊的眼睛,抬脚出站。

打电话给她的,不是魏翌晨,而是陈诚实。

陈诚实是老乡,是高中同学。

高考结束后,大家各奔东西。没想到,陈诚实也来了云海城。

不过他不是来读书,而是跟着他舅舅来云海城做装修。

他成绩不好,没考上正经大学。又懒得花钱读大专,索性上起社会大学。

陈诚实虽然读书不行,但脑子机灵,善于结交各色人等,又天生豪阔,大包大揽,敢闯敢干。短短两年,就做成了包工头。

做着做着,不知怎么又扩大了业务,跟几个本地人,一起搞起了小额贷款。

她读美院的那4年,眼看着他从缩头缩脑的小城青年,变成衣着张扬的城市新贵,接着变成肥头大耳的暴发户。

以陈诚实反观马尾羊,哪怕是婚后,她依然是“漂亮的、难搞的、不食人间烟火的艺术生”。

陈诚实有钱之后,有两年的时间,大张旗鼓地花样翻新地追求马尾羊。

也许是太熟了,马尾羊怎么都不为所动。

她总能一眼透过他或拘谨或豪迈的外在,看到他小城青年胸无大志的本质。

再后来,陈诚实于无数的应酬中湿了鞋,睡大了一个女人的肚子,很快奉子成婚。

婚后,他一如既往,每隔一两周在马尾羊面前出现一次,只是很有自知之明地不再以追求者自居。

他自称是马尾羊的哥哥。

马尾羊笑笑而已,没有纠正他的自我定位。

当然,她断然不会喊他“哥哥”的。腻歪。

她从来都是连名带姓地喊——陈诚实!

陈诚实做了包工头后,向别人自我介绍时,已经不说自己叫“陈诚实”了,而是简称为“陈城”。

他觉得少一个字,更洋气。

做小额贷款之后,他成了别人眼中的“陈总”,连年龄大的老乡也不敢当着他的面喊他陈诚实了。

老乡们传言,能做民间借贷的,都是有灰色关系的。惹不起!

陈诚实确实有一股子匪气。

敢当面喊“陈诚实”并得到他笑脸回应的唯一例外,给了马尾羊。

马尾羊很快找到尾号是478的黑色卡宴。

陈诚实打开副驾驶位的门。

马尾羊视若无睹,手动拉开后座的车门。

“饿了吧?哥哥带你去吃大餐。”陈诚实早就习惯了马尾羊对他的不合作态度。

马尾羊很想没心没肺地继续装下去,实在无能为力,只能脸色一松,沉沉开口:“送我回家吧。”

陈诚实扭头看了一眼马尾羊。

其实,她人远远从出站口出现的时候,他就敏锐地察觉到她的异常。他当那是新近丧父的缘故。

嘴巴张了张,什么“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的话也没有说出口。他觉得那些公式一样安慰人的话,不走心。

他手握方向盘,油门一踩,很快汇入主干道。

卡宴稳健地行驶在路上,向马尾羊婚后的家中驰去。

“丁零零。”

车行过半,马尾羊的手机又响起。

马尾羊接起电话,魏翌晨的声音响在耳边:“老婆!你快到家了吧?我给你叫了龙虾面的外卖……”

“魏翌晨!”马尾羊中止他的自说自话。

“哎。老婆……”

“下班后早点回来!”

“明白!我也干柴烈火……”

“谈谈离婚的事。”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全网黑后我考研清华爆红了

【娱乐圈+超级学霸+各种综艺+苏爽甜+大女主】 清大法学系第一天才穿书了,她穿成了娱乐圈文里捆绑倒贴炒作的傻白甜女配,被全网黑到退圈。 经纪公司:你都糊成这样了,不去陪周总,哪还有资源?! 黑粉:我给纪新p的照片,大家看看好看吗? 纪兮知两张起诉状直接送到法院:退圈可以,告完就退。 航星娱乐:你律师费出的起? 黑粉:微博我早删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谁也没想到开庭当天—— 纪兮知孤身上庭,自己为自己辩护,将对方律师打得落花流水,赢得官司! 经纪公司气急败坏想封杀她,谁料清大顶级法学教授竟为她发博。 清大法学院教授蒋千理:恭喜我的学生,赢得了她第一场官司。@纪兮知 清大法学系全体学子:学妹,法学院等你!@纪兮知 纪兮知也晒出了她金闪闪的清大研究生录取通知书。 放狠话的经纪公司:??? 粉丝:?!!!我刚粉上的爱豆突然上岸清大了?

月月有甜·连载中·46.1万字

离婚后,前夫每天都想上位

隐婚三年,她一直乖巧听话,看着他和别人闹绯闻也从不闹腾。 在他白月光回国的当天,她默默递上一封离婚协议书。 他冷声逼问:“怎么,有喜欢的人了?” 她笑得云淡风轻:“是啊,你不承认我是你妻子,总有人承认我是他爱人。” 后来,她被谢家认回,成为他也高攀不起的谢家千金。 看着她在男人堆里游刃有余,顾瑾墨才发现,那三年,她在他心上种上的情根,早已长成参天大树,禁锢了他一生。

岑咪·连载中·63.1万字

女配在修仙文里搞内卷

【传统修真+无cp】 凤挽穿到修仙文里连姓名都不配拥有的炮灰废物五岁幼崽身上。 还没出场就挂了…… 按照原文走向,所有靠近女主的女修都没有好下场! 重活一次的凤挽陷入了沉思,修真界强者为尊,为了保命,必须提高修为,早日飞升,远离女主。 于是…… 女主被恋爱脑男配们围着表白的时候,凤挽在修炼。 女主休息吃饭的时候,凤挽在修炼。 天元宗的弟子们都觉得凤挽疯了。 明明在最清闲的门派,却要做最卷的崽崽! 凤挽:好像卷过头了,女主都被卷哭了。

虞宝宝·连载中·180万字

姑奶奶三岁半,捧奶瓶算命全网宠

首富苏家突然多了个三岁小奶娃!大家都以为这小奶娃是娱乐圈纨绔苏老七的私生女,谁知苏家七兄弟排排跪,张口就喊姑奶奶! 全北城都笑死了:你们家这姑奶奶除了喝奶有啥用?还不如我姑奶奶会给我绣花。 苏老七:绣花算什么?我姑奶奶会抓鬼抓妖怪抓僵尸,天上地下全是顶流,你姑奶奶会吗? 苏老六:我姑奶奶飞剑追飞机,你姑奶奶会吗? 苏老五:我姑奶奶会鬼门十三针治病,你姑奶奶会吗? 苏老四:我姑奶奶花样滑冰五周跳,你姑奶奶会吗? 苏老三:我姑奶奶游戏随便五杀,你姑奶奶会吗? 苏老二:我姑奶奶国画、油画水墨画,各个拿奖,你姑奶奶会吗? 苏老大:我姑奶奶能帮我公司日赚十亿,你姑奶奶会吗? 后来,苏家的小姑奶奶长大,悄悄跟粉雕玉琢的青梅竹马谈起恋爱。苏家七子齐刷刷怒吼:离我家姑奶奶远点!

狐小啾·连载中·34万字

假千金也要当七个哥哥的团宠

贺静穿书了,穿到了被抱错的豪门假千金身上,一夜之间从天堂跌到地狱。原剧情中,假千金恨真千金抢了她的位置,跟真千金处处作对,殊不知人家拿着女主剧本,最后成功的把自己作死了。贺静穿来以后,迅速给自己定下三个目标:远离女主。远离男主。好好过自己的贫民窟生活。然而,自己名义上的七个穷兄弟却个个成为了名震一方的大佬,她就这样没有任何阻碍的咸!鱼!翻!身!了!就连那个原本退掉了他跟她之间婚事的男主也……贺静:“对不起,我们不能在一起。”男主:“为什么?”贺静:“我喜欢的只有你的人设。”

优秀的芝麻·连载中·92.3万字

修仙女配很无辜

重生一世的洛挽凝决定改变自己注定炮灰的命运,我命由我不由天。 却不想被一条突然出现的人鱼给缠上了,出身未捷先负债,不过,看在对方比较好看的份上,她也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不过还债就算了,以身相许到是可以考虑。 而随着上一世的真相被一层层的剥开,一个个的阴谋也暴露在洛挽凝的面前。 原来,从她的出生开始,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算计。 且看洛挽凝如何在这些阴谋算计之中走出一条康庄大道。

缘.梦.·连载中·71.4万字

花醉满堂

初时,他说:“江宁郡的小庶女啊,这什么破身份,我不娶!” 见过后,他啧啧:“弱不禁风,不堪一折,太弱了,我不要!” 当她孤身一人拿着婚书上门,他倚门而立,欠扁地笑,“来让我娶你啊?可是小爷不想英年早婚!” 得知她是前来退婚,他脸色彻底黑了,阴沉沉要杀人,“谁给你的胆子敢退小爷的婚?” …… 苏容觉得,端华郡主怕是眼瞎,这人一身娇纵,哪里值得她为了他要死要活? 早知道,她第一次见他时,就把退婚书甩他脸上。 ————————————— 芙蓉枕上娇春色,花醉满堂不自知。——苏容 鲜衣怒马少年行,平生一顾误浮生。——周顾 你愿是我愿,我愿早识你,护你玉堂香里堆锦红,破迷障,斩荆棘,手不染血,一身干净,还是初见那个温温软软的小姑娘。 你愿是我愿,我愿早知你,那时你光风霁月,我小心翼翼不敢靠近,恐惊了凤雀,祈祷化为天上月,投影入你怀,陪你春看百花冬看雪,岁岁长安。

西子情·连载中·68.3万字

她把全修真界卷哭了

【正统修仙,成长流,无CP】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一介孤女江月白,翻山九重上青云,只为觅得仙人路,放浪天地踏云霄。 修仙之路,逆天而行。 与天争,与地争,与人争,与己争。 师姐日诵十卷经,她便读书到天明。 师兄舞刀百来回,她便弄枪星夜归。 师父炼丹通宵坐,她便丹炉火不灭! 卷不死自己,就卷死别人,争取卷哭全修真界。 【你专注炼丹,由于你卷得太狠,丹炉不堪重负爆炸了,炼丹熟练度-1】 【你搬来铁锅继续炼丹,意外发现铁锅控火更容易,药材受热更均匀,炼丹熟练度+5】 【恭喜,你的炼丹术升级了!】 * 注:修仙数据面板,吐槽属性,不加点不奖励不任务,出场率低,自以为不算系统。 * 另:不接受写作指导,不喜欢本文好聚好散,日后好相见!人身攻击带节奏禁言,无粉丝值的读者请安静白嫖,别给人添堵!

青蚨散人·连载中·72.2万字

大佬妈咪她每天只想当咸鱼

众人皆知,沈家大小姐被野男人抛弃后自甘堕落,未婚先孕,被家族赶出门后,落魄潦倒。 声名狼藉的沈若京却出现在第一家族楚家老夫人的生日宴上,众人奚落道: “送百万礼金的坐一桌。” “送千万礼金的坐一桌。” “沈小姐,请问你送了多少礼金?” 众人等着看她的笑话,却见沈若京推出一个粉妆玉琢的小男孩,“麻烦问下老夫人,送一个大孙子的坐哪桌?” *** 母凭子贵被接进楚家的沈若京只想混吃等死,做一条咸鱼,却遭到楚家各种嫌弃: “我们家有一流黑客、音乐大师、绘画天才,科技狂人,每个人在各自行业都颇有名气,而你会什么?” 沈若京摸摸下巴:“你们说的这些……我都会一点。” 三只萌宝站在旁边齐齐点头:我们作证,妈咪的确会亿点点。

公子衍·连载中·87.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