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门歌—我花开后百花杀原著

帝门歌—我花开后百花杀原著

锦凰

古代言情/已完结

173万字

完结于2023-03-2422:10:49
“天家儿郎,凭我挑选,便是当着陛下的面,此话我亦敢言。” 她高贵、冷艳、睥睨众生,世间无一人一事能令她动容。 直到她遇见了那一杯顶级雨前龙井。 他为贪腐尚书屈膝求情:“罪不祸及妻儿。” 百官感念:太子仁善。 只有她知,罪是他揭露,尚书之位是他的人接手。 他为疑似谋逆亲王奔走:“二哥孝悌,孤不信他大逆不道。” 宗亲盛赞:太子重情。 只有她知,谋逆是他策划,奔走是善后,让铁证如山,让旁人背锅。 他为病倒陛下亲尝汤药,侍孝榻前:“父皇一日不愈,我便一日不食。” 百姓动容:太子孝义。 只有她知,毒是他所下,亲尝汤药,是让陛下没那么早醒来…… 他对她温和又无害:“喀喀喀……羲和,我虽体弱,凡你所需,我都能悉数捧于你。” “……”体弱?他定然不知她亲眼目睹他一剑取三人首级,“别装了,太子殿下。” 他收敛病弱之态,眸光幽深灼灼逼人:“无妨你有多少选择,最终只能是我。” 本文又名《东宫夫妇拿反剧本》,《太子殿下日常茶里茶气》

第1章:我不恨

沈羲和:“诸位皇子,各有千秋,争相求娶,太子殿下,胜在何处?”

萧华雍:“身无所长,幸而体弱,待我为皇,你若嫌我碍事,我可早死。”

——题记。

碧纱窗轩风悠悠,珠帘暖阁香阵阵。

“你恨么?”

清冽的声音深藏着一点压抑,在沉静的屋子里响起来,打破了一片安宁。

那一抹颀长挺拔的身影站在窗前,侧身而立。

高挑而又幽雅的八角烛台内的烛光透出碧玉罩,混合着微启的窗口偷爬进来的月华落在他的身上,将他映照得宛如谪仙,飘逸独华。

他就是大兴王朝,帝王宠爱的五皇子信王——萧长卿。

回答他的是青烟袅绕的芬芳,彷如这个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自言自语。

负在身后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他终究是忍无可忍的转过身。

复杂的目光穿过一重轻纱,一重碧玉珠帘,一重香炉之中弥漫的香雾,落在端坐案几之后的人儿身上。

她细长柔软的素荑握着一柄金镶玉香匙,轻轻的在五福羊脂白玉香炉之中搅动。

一圈一圈,不急不缓。

就是这样,永远都是这样,无论发生何等惊天动地的大事,她都能够这样无动于衷,不动如山!

这就是他的妻子,他深爱的女人,他的信王妃!

一个他永远看不明摸不透的女人。

愤而拂开珠帘,掀起一阵珠玉相撞的零乱声,他疾步走到她的面前,隔案居高临下地盯着她:“顾青栀,你恨我么?”

轻垂的眼帘缓缓煽动,她终于抬起了头,那一双动人心魄,似有珠玉华光盈盈闪动的眼眸平静地望着他,她那清泠似冰玉相击的声音才无波无澜地响起:“为何恨?”

啪!

他的双手按在了她面前的案几上,案几被震的晃动一下,可见他的力气之大。

这样的举动终于引起了她的注意,她将要收回的视线又落在他的身上,那眸子一转间万千风华,手中的动作也跟着停下来。

指尖抠住梨木雕花案几,铺在上面精致繁复的绸布出了皱褶,萧长卿的声音有着努力克制的轻颤:“就在今日午时,我亲自监斩了你顾家六十九口人,包括你不满三岁的侄儿!”

说出来他的心没理由地忐忑,他紧紧的盯着她的双眸,企图从那里看出一点憎恨、厌恶、甚至一丝痛苦。

可惜他失望了,她依然那么波澜不惊,那么平静的近乎冷血,仿佛他说着和她无关痛痒的事情。

三年,他们成婚三年。

他将她宠上天也好,他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亲热也罢,甚至他纵容妾室对她无礼,她都是这样云淡风轻,似乎她并不是活在这个世间的人,看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是漠不关己。

“顾青栀,你没有心,你的血是冷的。”他压抑着堵在心口的愤怒,声音从齿缝之中溢出来。

她不爱他,一点也不爱,纵使他千人称赞,万人追捧,在她眼里也什么都不是。

他想,她既然不爱,那就让她恨好了,至少他能够看到她那双美的叫人窒息的眼眸兴起涟漪,可他终究唯有失望。

他宠爱别的女人,她不妒!

他纳她表妹,她不哭!

今日他被父皇下旨亲自监斩她满门,她也不恨!

“殿下,何至于如此。”她檀口轻启,手上的香匙又开始缓缓搅动,动作清雅,一举一动皆可入画,“君强臣弱,臣强君弱,不过是一场权利的博弈。顾家落入今日的结局,是爹爹技不如人,输了便愿赌服输,心服口服,何来怨恨?”

“今日,若是顾家胜了,殿下也同样会沦为阶下囚,甚至性命难保,陛下将会成为看臣子脸色度日的傀儡之君。”稍稍停顿了之后,她接着淡声道:“至于顾家的人被牵连,并不无辜。”

迎上萧长卿放大的瞳孔,她清楚地看着他澄澈的眼底倒映着仪态端庄的自己:“他们生在顾家,顾家权势滔天之时,他们享受着顾家的威望带给他们的荣华富贵;如今顾家倒下,自然要一并承担落败之后的代价。

这世间,哪有人只得好处?没有丝毫付出?”

“我,身为顾家女,为何要恨?”她反问他,柔嫩如樱花一般粉红的唇瓣微微一扬,“为何要恨殿下,我与殿下不过是一场门当户对的联姻,一场押下身家性命的惊天豪赌。若非我姓顾,若非身为顾家嫡女,我又有何资格嫁于殿下为嫡妻?殿下你看,这就是顾家带来的荣耀,富贵向来险中求。现在顾家还剩下一个我,还请殿下明示,我这条漏网之鱼该如何处置?”

已经输了权势富贵、身家性命,她绝不能再输了世家大族的风度,输了名门贵女的傲骨!

大势已去,败局亦无力扭转乾坤。此时歇斯底里,怨恨放狠话除了浪费精力,击碎自己最后的尊严和修养,又有何用?

萧长卿被她的话刺激的忍不住倒退两步,他不可置信到了这个时候,她还能够这样的冷静和理智。

她那么美,美的不食人间烟火;却又那么冷,冷的好似没有活人的七情六欲。

这世间竟然有这样的女人!

而他深深迷恋不可自拔的竟然是这样的女人!

沉痛的闭上了眼,萧长卿有些无力的转过身:“你是信王妃,一辈子都是,谁也不能改变。”

“真是不智的决定呢……”顾青栀低低一笑,“殿下可是要争夺明政殿上那把龙椅之人,在这个时候顶撞陛下,抗对言官,就为了保下一个无权无势,空剩一副皮囊的顾青栀,实在是不像殿下睿智明断的手腕,若是一意孤行,想必不少追随殿下的心腹要与殿下离心……”

“顾青栀!”萧长卿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狂吼了出来。

顾青栀煽动着泛着幽光的长翘眼睫毛:“殿下应该一杯毒酒,亲自送我上路,陛下定然会龙心大悦。”

萧长卿倏地扭头,充血的双瞳仿佛受伤的野兽,细密的血丝交织出一片沉痛,唇角凝出悲戚而又自嘲的笑:“我知,由始至终你都不愿嫁我,为着顾家与我虚与委蛇三年,此刻一心求死,想要解脱。”

“顾青栀,你休想!”

————以下看文须知————

①架空历史,仿唐宋,考据党慎入。

②女主重生,可以看成顾青栀重生成沈羲和,也可以看成沈羲和开了个挂有了顾青栀的经历,成长了起来,重生后的女主既不是顾青栀,也不是沈羲和,是全新的!

③男女主之间无误会无小三无狗血,属于三无产品,全程1vs1。男女主都是纯古人,请不要以现代人的思想观念去评判他们。

④女主人设孤冷,男主前面三分之一谋娶,中间三分之一谋心,最后三分之一才双箭头。

⑤男女主高智商强手段,双强设定,本文配角诸多,作者颜控,全是俊男美女,最差也气质非凡,全员智商在线,不都爱男女主,有好有坏,也有属于自己的爱。

⑥女主角技能调香,金手指嗅觉,所以还有个书名《太子妃靠嗅觉让全员掉马》,本文大部分香有据可查,少数为剧情服务杜撰。

⑦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臣妾都说倦了,还是再说一遍,恶语相向和我看着不舒服的评论一个字:删!

⑧感谢捉虫,欢迎指出逻辑和知识点错误,其余免谈,不接受任何指指点点以及指点。

⑨⑩……未完待续。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扮乖

商领领在成年礼上送了自己一件生日礼物——一个金笼子。 然后她把心爱的男孩子放进了笼子里。 朋友说:我们女孩子要温柔。 于是她把笼子刷成了粉粉的颜色,又镶上了闪闪的钻石。 他问:“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 因为爱他,所以要折断他每一根不听话的硬骨。 她商领领是个怎样的人?所有人都会答:她是爱笑的小太阳,把温暖普照大地。 景召说:她是鬼节的月亮,会索命。 本书又名:看白切黑的小魔女如何扮乖 (ps:男主不弱,甜文,治愈系)

顾南西·完结·106万字

锦衣玉令

【双强互宠+锦衣探案+热血悬疑】 时雍上辈子为了男人肝脑涂地,最后得了个“女魔头”的恶名惨死诏狱,这才明白穿越必有爱情是个笑话。 重生到阿拾身上,她决定做个平平无奇的女差役混吃等死。 可从此以后, 锦衣卫大都督靠她续命。 东厂大太监叫她姑姑。 太子爷是她看着长大的。 一桩桩诡案奇案逼她出手。 这该死的人设,到底是玛丽苏,还是修罗场? ———— 【深藏不露女魔头VS高贵冷艳活阎王】 【一个掌尽天下权,一个醉卧美人膝,边谈恋爱边解谜,边看江山边说案,强强对决、强强联手。】 ———— 【小剧场】 时雍露胳膊露小脚丫,人说:不守妇道! 时雍当街扒地痞衣服,人说:不知廉耻! 时雍把床摇得嘎吱响,人说:不堪入耳! 时雍能文能武能破案,人说:不伦不类! 某人想:既然阻止不了她兴风作浪,不如留在身边为己所用。 用过之后,某人开始头痛。 “你怎么越发胡作非为?” “你惯的。” “唉,你就仗着本座喜欢你。” …… (架空一对一,千万别考据) (群:36138976)

姒锦·完结·278万字

将军的病弱美人又崩人设了

傅明娇是知名网站作者,曾被评为虐文女王,后妈中的后妈。 在她笔下be了的男女主数不胜数,万万没想到她居然穿进了自己写的虐文里,成了男主的病弱白月光。 明明生的容色绝艳,倾国倾城,却心肠歹毒如蛇蝎,家世显赫身体病弱。 发刀一时爽,穿书火葬场。 傅明娇表示我只想活着。 然而,当她被面前身穿军甲的男人禁锢在床,双目腥红悲戚绝望的掐住她的下颚威胁:“我不准你死。” 而她毫无反手之力的时候,她觉得她还是死了算了。

卿九书·完结·96.9万字

仙风药令

她是古医家族最神秘的存在,却丧命在最亲的人手中。 一朝重生,她成了生活在食物链最底层的楚千棠。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身娇体弱的贵公子沐宸,怎么也没想到,他本只想逗逗那小子,却不想竟让自己一步步的深陷…… 当他已经决定冒天下之大不韪时,却发现他竟是她…… 文中片段: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他神色淡淡,步伐从容,白衣飘逸,墨发飞扬,身上自然而然的散发着一股仙风贵气,让她恍惚间有种错觉,他不是走在山坡下的杂草树木中,而是从九天乘风而下,漫步在云端之中。

凤炅·完结·74.1万字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摄政长公主权势滔天,野心,手段毒辣,所以活该被至亲谋杀,尸骨无存? 重生到闲散王爷府上,凤执表示很满意,白捡了几年青岁,郡主身份悠闲自在,还有个未婚夫婿俊美出尘。 本想悠闲过一生,然而山河动荡、皇权争斗,终究是躲不过权力倾轧。 鲜衣铠甲,华裳锦绣,她千方百计谋夺权势,终于大权在握,登临帝位。 凤执磨牙,她可算是知道某人的用心险恶了。 --------- 江山为棋,翻手云雨,覆手乾坤,落子无悔! 邪魅冷酷权欲女主VS腹黑闷骚病娇男主。 男强女强,势均力敌,一对一,强势爽文宠文。

妖殊·完结·78.5万字

辞天骄

又名:孤被一群男人退婚以后 皇太女铁慈急于大婚,下诏选秀。 公侯子弟画像挂满一屋。风流病娇,高山白雪,春风十里,又野又甜 群美竞妍,皇太女绝不纠结 一夫一妻不觉少,三宫六院不嫌多。最起码排够一周,撑不住还有西地那非 奈何群美看不上大傀儡生的小傀儡。旨意未下,辞婚书已经雪片般飞来东宫 皇太女荣膺史上被退婚次数最高纪录保持者。 频频被退婚,老公还得有。 皇太女反手开盲盒,一镖扎中最丑的画像。 男人嘛,灯一关都一样。 就他了! 辽东王十八子,小十八美如花 自幼被奇货可居的母亲男扮女装,女装大佬技能点满。却遭了父王厌弃,兄弟排挤 大佬柔弱小可怜,大佬杀人不眨眼 好容易经营得地下事业,向至高王位霍霍磨刀关键时刻一纸圣旨,喜提太女夫。成为小傀儡的小傀儡。 辽东基业,未来王位,眼看都成泡影。 费尽心思摆脱婚约,却被一心攀龙附凤的母妃打包急送太女东宫。 缘,妙不可言。 公子,你那丑画像,万一皇太女瞎了眼依旧看中,怎么办? 万一我和皇太女真有如此佳缘...... 您就顺水推舟咩? ......我就杀了她呗。 双向真香 绣剑击穿万重门,颠倒乾坤作半生,谁逐江山谁举鼎,日月听我教浮沉。 我本世间桀骜人,袖拂殿前怨与恩,山河为卷刀作笔,半阙狂辞问仙神。

天下归元·完结·243万字

催妆

好兄弟为解除婚约而苦恼, 端敬侯府小侯爷宴轻醉酒后为好兄弟两肋插刀,“不就是个女人吗?我娶!” 酒醒后他看着找上他的凌画—— 悔的肠子都青了! 凌画十三岁敲登闻鼓告御状,舍得一身剐,将当朝太子太傅一族拉下马,救活了整个凌氏,自此闻名京城。后来三年,她重整凌家,牢牢地将凌家攥在了手里,再无人能撼动。 宴轻每每提到都唏嘘,这个女人,幸好他不娶。 ——最后,他娶了! ------------------------ 宴轻:少年一捧清风艳,十里芝兰醉华庭 凌画:栖云山染海棠色,堪折一株画催妆

西子情·完结·243万字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出版名《将门盛华:吾命为凰》,当当、淘宝均有售哦。 前世,镇国公府,一朝倾塌灰飞烟灭。 此生,嫡长女白卿言重生一世,绝不让白家再步前世后尘。 白家男儿已死,大都城再无白家立锥之地? 大魏国富商萧容衍道:百年将门镇国公府白家,从不出废物,女儿家也不例外。 后来…… 白家大姑娘,是一代战神,成就不败神话。 白家二姑娘,是朝堂新贵忠勇侯府手段了得的当家主母。 白家三姑娘,是天下第二富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商界翘楚。 · 白卿言感念萧容衍上辈子曾帮她数次,暗中送了几次消息。 雪夜,被堵城外。 萧容衍:白姑娘三番四次救萧某于水火,是否心悦萧某? 白卿言:萧公子误会。 萧容衍:萧某三番四次救白姑娘于水火,白姑娘可否心悦萧某? 白卿言:……

千桦尽落·完结·324万字

他从地狱里来

出版书名:既见君子 有严重的共情障碍、轻微的述情障碍,趋近于0度负面p型人格,与罪犯只差了一条道德线。 这是心理医生对戎黎的诊断。 有人见过他满手是血的样子,有人见过他在枪林弹雨里抽烟的样子,也有人见过他漠然冰冷地踩着残肢断臂从火光里走来的样子。 这些人都说,戎黎是个恶魔。 但只有徐檀兮见过他因为夜盲而跌跌撞撞的样子,见过他发起床气的样子,见过他落地成盒后踢桌子的样子,见过他趴在她肩上要她亲他的样子。 他说:“杳杳,如果你喜欢,我可以把枕头下的刀扔了,窝在祥云镇收一辈子的快递。” 他说:“杳杳,别逃,你不管管我,我会下地狱的。” 他抓着她的手,按在胸口:“我这里面是黑的,已经烂透了,你还要不要?” 徐檀兮是个大家闺秀,不会说情话,就写了一封信,塞在亲手绣的荷包里送给他:“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就这样,谁也治不了的戎六爷收了人姑娘绣的荷包,还让那从来没有碰过纹身器材的姑娘在他心口纹了字。 避雷:不是多重人格文,是前世今生文 (围脖潇湘书院顾南西)

顾南西·完结·14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