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六娘发家日常

姜六娘发家日常

南极蓝

古代言情/已完结

262万字

完结于2022-11-29 16:36:53
别人穿越,不是叱咤风云就是笑傲人生,轮到她姜留儿却变成了渡劫。没落的家族,不着调的爹,书呆子小姐姐还有不知道打哪蹦出来的腹黑小哥哥……个个都是她的劫。姜留不憷,用小胖手将劫拧成发家绳,一块过上脱线的幸福日子。 新文:《娇娇女古代发奋日常》已发,欢迎入坑。

第一章 乐极生悲

什么是乐极生悲?刘留真想开口唱一句:这是多么痛的领悟……

乐极生悲就是她此时的状态。上半年被疫情封在家上网课期间,刘留闲得发毛,召集几个同学研发了一款区域购物速配软件,没想到被通信技术课老师相中,推荐她们参加学校创业大赛,居然还得了一等奖!

信心大涨的刘留为这款软件申请专利后,以专利和获奖证书申请学校的创业基金,九月返校后招商试运行软件成功,赚了点小钱钱。

随后就是水到渠成了,刘留和她的团队拿着爆肝写的创业计划书和试运营业绩,一路过关斩将杀入全国大学生创业大赛,斩获一等奖!这是她所在的这所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大学,建校以来在此类竞赛中获得的最好成绩!

这,还不算乐极。

乐极是评委组一位目光卓绝的企业家愿意资助她们的项目!

这“资”可不是小钱钱,而是足足七位数!刘留当时的脑袋,跟天上掉金馅饼一样眩晕。

乐极后,悲生。

大赛返校途中,她们乘坐的学校派来专车司机大叔撞破高速公路的护栏,把车开出山路,以直线落体运动下落百米,拍在铺满残阳的瑟瑟江面上!

回想那时,刘留心中只有一个字:凉。一种知道自己要挂了的,透心的凉。

坐高铁多好,她们坐个毛的学校专车!如果坐高铁,她就不会诡异地出现在这里。

刘留努力抬起莲藕般的小胳膊,在昏暗的灯火中,瞪着这条胳膊上的,没学校食堂的馒头大却比馒头发得高的小胖手。

她穿越了,穿到这个小胖丫的身体里。胖是真胖,白是真白,还嫩得出水,以这小手来看,估摸也就五六岁。

刘留缓缓转头,望着趴睡在旁边的古装小姑娘,再缓缓转回头直勾勾地盯着木床上的绣帘,眼泪汪汪。

这是古代吧?可她是主修电子商务,辅修商务英语的“互联网+“时代的优秀人才啊!

这里有电吗?

这里有互联网吗?

这里有万物联网的电商商务吗?

这里需要电子商务人才吗?

这里有讲现代英语的外国人,能让她通过跨国电子商务赚他们的钱吗?

这里有唠叨起来就让她发狂拔头发的父母吗?

泪珠子顺着眼角滚入头下的硬枕头里,刘留更难受了。

尼玛!一个手还没馒头大的小胖丫睡这么硬邦邦的枕头干啥,她爹娘就不怕这丫头睡成扁平头吗!

“吱呀……”

木门被轻轻推开,刘留立刻闭目装睡,她现在两眼一抹黑啥也不知道,怕被人觉出异样。虽然换了时空换了身体,但能重活一世,刘留也不想这么快再挂掉。

趴睡的小丫鬟书秋听到开门声立刻站起,擦擦嘴角的口水行礼,“三姑娘。”

姜家三姑娘姜慕燕走到床前,摸了摸妹妹的额头,端详妹妹片刻,便取出罗帕,轻轻为她擦拭眼角和额头。

在这位三姑娘的帕子上,刘留嗅到了一丝淡淡的香味。这香味很是不错,若包装一番在她的app上售卖,定能冲出最高销量,财源滚滚来,提前完成投资人订下的营业额……

她的app啊,她七位数的投资啊……

见妹妹嘴角抽搐,姜慕燕惊喜唤道,“留儿?”

留儿?跟她同名?这一定是特别的缘分……刘留继续装睡。

“水。”姜慕燕见妹妹额头有一层薄汗,轻声吩咐道。

她家姑娘落水被救起后气都没了,吐了好些水才有了呼吸,现在肯定不想喝水。书秋刚要张嘴劝说三姑娘,就见伺候三姑娘的书夏利落转身,用盆取来温水。

见三姑娘用罗帕沾水为自家姑娘擦脸和手,书秋才明白过来,懊恼地抓了抓脑袋上的发髻。娘知道后,又要怪她没眼力了。

感受到这位姑娘的温柔,刘留心中稍安。不管这家其他人如何,面前这位温柔的小姑娘待她还是非常不错的。

“三姑娘,让奴婢来吧。”

低沉沙哑的妇人声音传入刘留的耳朵,那声音虽带着一分疼惜,但刘留却本能地不喜欢,不想让她靠近自己。

姜慕燕轻轻摇头,“嬷嬷,东院情形如何?”

奶娘王香芝不忿地哼了一声,“三少爷已经醒了,口口声声说是咱们六姑娘把他推下水的!”

书秋跳脚,“胡说八道!奴婢看得清清楚楚,分明就是三少爷把姑娘踢下水的!三少爷比姑娘高一头呢,姑娘哪推得动他!”

书夏拉了拉书秋的衣袖让闭嘴。

刘留心道原来这小胖丫也落水了,她落水后出现在这里,那小胖丫呢?

姜慕燕给妹妹盖好锦被,才低声问,“北院呢?”

王香芝更不忿了,“老夫人亲自到东院,还陪三少爷用了晚膳!”

刘留感觉到放在自己手边的纤细的手掌握成了拳头,但听这位小姐姐声音还是温和的,“祖母不怪罪六妹已是万幸了,父亲呢?”

王香芝哼气的声音更大了,“二爷出门了,没留下话。不过已这个时辰还没回来,晚上定不会回府了。”

听到这话,刘留觉察到小姐姐的手握得更紧了,话音也带了不满,“父亲在不在都一样,命厨房备着汤饭,待六妹醒来就该饿了。”

“如果夫人还在,他们怎么敢……”

这声不忿地哽咽后,刘留耳中便是妇人长长短短的叹气声。

通过这几句对话,刘留分析得出小胖丫的娘应不在了,她落水了爹还夜不归宿,她和姐姐也不受祖母待见。

处境,不太妙啊……

待房中恢复平静后,刘留又费劲地张开眼,见小丫鬟正坐在桌边啃点心,腮帮子鼓得跟小仓鼠一样。刘留也觉得饿了,不过疲累更盛,还是睡一晚养足精神重要。

饿了半日的书秋啃完点心又灌了一气凉水,便跑到姑娘身边小声叨咕,“姑娘可别听王嬷嬷嚼舌头,二爷心里记挂着姑娘呢。二爷走的时候叮嘱奴婢照看好您,他赚银子买丰食斋的点心,姑娘睡醒就能吃了,嘶~~~府里现在的日子越来越难,以前日日能吃到的点心,奴婢已经数月没吃过了~~~还是二爷心疼姑娘~~~”

书秋吞着口水,念叨丰食斋的点心有多好吃,刘留只留心这府里的日子比之前艰难这一点。她见着屋里的陈设尚可,小胖丫盖的薄被也是丝绸的,怎么就说艰难了呢?

“姑娘,醒醒,醒醒,二爷给您带莲蓉酥来了!”

似乎睡下没多久,刘留就被小丫鬟晃悠醒了,她提鼻子,果然嗅到糕点的香味,缓缓张开眼睛。

见姑娘醒了,书秋利落地给她穿衣,“郎中说姑娘昨夜不起高热,今早醒来就全好了。姑娘饿不饿?”

此时天光大亮,刘留见一位衣貌翩翩的佳公子站在面前,举着点心盒子笑,“爹昨夜赚了大钱,给留儿买了好吃的,快起来尝尝!”

这是小胖丫的爹?夜不归宿赚钱给闺女买点心,满靠谱的嘛。

书秋追问,“二爷,您昨夜赚了多少?”

姜二爷美滋滋的,“爷运气好,赢了陈三那丑胖子五十两银!”

“二爷好厉害!五十两够姑娘吃一个月的点心和肉了!”书秋高兴坏了。

姜二爷笑颜如花,“肉已放在厨下,午膳再吃。”

刘留惊得张大嘴。夜里,运气好,赢了……靠谱?!

尼玛!原来是个赌徒!

“留儿快来!”姜二爷见闺女嘴张得这么大,顿时心疼了,挽袖打开点心盒。

书秋咽了口口水,就要扶自家姑娘过去。

一扶,没动。

二扶,姑娘只欠了欠身子。

三扶,又不动了!

书秋不解,“姑娘不饿吗?”

饿啊,不过刘留使唤不动这俱身体。她努力抬胳膊,费半天劲儿只抬了半尺,却累出一脑门子的汗。

姜二爷上前,抬袖给小闺女擦汗,“留儿,使不出劲儿?”

的确是使不出劲儿,刘留缓缓抬头,半晌才发出一个音:“……啊……”

刘郎中不是说留儿并无大碍吗?姜二爷盯着小闺女额头不断渗出的汗珠,喃喃道,“留儿这是脑袋进水了吧?”

刘留怒了,脑袋进水?

错!你闺女是脑袋进鬼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我去古代考科举

夫子问:“为何读书?” 湛非鱼脑海里浮现出自家那蹲坑旱厕,挺直了小身板,奶声奶气的回答:“明事理、辩是非。” 若干年后,摄政王看着自家三元及第的小媳妇,“为何读书?” 湛非鱼抬头,一脸的无辜又真诚,“我说为了檀香木做的恭桶,你相信吗?” 穿越后,湛非鱼最感谢两个人:一是改变了科举制度的穿越前辈;一是将仅有的温情和柔软都给了自己的摄政王大人。 凶残狠辣杀人如麻摄政王VS伪学霸自私冷血小女主 湛非鱼这辈子对自己狠、对家人、对敌人更狠,唯独对段数高过自己数倍的摄政王很怂,美其名曰:识时务者为俊杰!

吕颜·连载中·231万字

我在古代当名师

地狱一般的开局! 前世全家不得善终,腹中孩子没保住,长子死于伤寒,丈夫断腿卧床不起,最后她与丈夫死于火海。 得以重生,回来的时机不对,夫家正面临生死存亡,公爹再次以死谋生护他们逃离! 杨兮,“......” 丈夫说:“这一次我会护你周全。” 杨兮,“......” 轮回转世不是她一人? 【达则兼济天下,是真名师也】

三羊泰来·连载中·139万字

娘子且留步

新书《花千变》开坑了! 颜雪怀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看到有人在为她拼命,她很欣慰,这一世终于能安安静静做一朵含苞待放的小白花了,可是手里的这一把烂牌是怎么回事? 颜雪怀:娘啊,我来了,打架带上我! 某少年:我也...... 李绮娘:离婚了就别来烦我,闺女归我! 某大叔:我也……

姚颖怡·完结·156万字

战朱门

开局一艘小破船,全家蜗居船上,漏风又漏雨。 霍惜半点不慌,卯着劲划着小破船就开始发家致富。一不留神就成了江南巨富。 是时候回京报仇夺回身份了。拿了我的,还回来!吃了我的,吐出来! 某腹黑:一个人未免寂寞,带上我呗? 霍惜杏眼圆瞪:你赶紧交了谢金走人!别耽误我给人套麻袋。 某腹黑:就不走。救命之恩岂敢儿戏?自当以身相许,当牛做马,任凭驱使。 霍惜:哈?一起套麻袋? 某腹黑:走!

芭蕉夜喜雨·连载中·160万字

科举相公家的地主婆

【科举发家文】 穿越女主经营田庄,成了地主婆,携手土著小夫君,读书科举的荣升路。 * 某日,众夫人谈笑间,论家中夫君喜好。 户部侍郎夫人,我家夫君面冷心热,舍不得我掉眼泪,最喜我做的衣衫,饰物。 吏部侍郎夫人浅笑,我家夫君温和内敛,最最体贴不过,但有所求,一碗甜汤足以。 礼部侍郎夫人唇角轻扬,妾身浅笑间,夫君没有不应的。 常喜望天,我家夫君喜好弹球,一盒不够,那就两盒,实在不好说话,那就斗一局,万事好商量,这能说吗? 略愁!

程嘉喜·连载中·130万字

我全家都带金手指

左家无子,只生仨闺女。 惹得十里八村笑话:“看着吧,将来连扛事儿的都没有,让早些年不过继,该!” 村里人却不知,左家三位女婿那是有金手指的。 大女婿重生归来,别说扛事儿啦,能背着老丈人爬山溜达玩。 二女婿出意外,醒来得一带小池子的空间,喝了那水,好像能变白。就是不知猎户变白能干啥。 小女婿考完童生考秀才,每每考中,就会吸引一大型猛兽。吓的他能跑出残影来。 要说金手指都在女婿们身上,将来变心可咋整。 左家女儿们:不怕,他们不会用,离了我们就是一个死字。 多年后,左老汉感叹:啥叫金手指?其实就是牢牢抱成团。能抱团,好好过日子,你也有。 感谢封面制作者:车厘子929和清和亦然

YTT桃桃·完结·135万字

大宋一把刀

常听穿越,一朝穿越,一起穿越的竟然还有个素不相识的老乡? 本来还有些懵逼的张司九一下冷静了下来。 顺手指点了老乡蒙骗之路后,她也去熟悉自己的新身份。 嗯,只有八岁?啥?惊闻噩耗母亲难产命悬一线? 好不容易抢救下来一个,张司九主动扛起了养家的责任。 新生儿没奶吃怎么办?张医生卷起袖子:我来! 一大家子生计艰难怎么办?张医生卷起了袖子。 大宋医疗环境差怎么办?张医生又卷起了袖子。 张司九信心满满:只要我医书背得够快,一切困难它就追不上我。 至于老乡嘛——张司九礼貌询问:请问你愿意为医学而献身吗?

顾婉音·连载中·84.6万字

娇娘发家录

新文《我全家都带着金手指穿越了》已发,欢迎移步支持! 穿越了,穿成乡野山间的小农女,瘦不拉几,衣不蔽体, 爹早亡,娘病逝,和奶奶相依为命, 好在门前就是一条长河,屋后就是一座大山,有山有水, 宋秋表示,不怕不怕,撸起袖子加油干,发家致富,带奶奶过上好日子! PS:细水长流文,本文所有设定仅为了本文故事,切勿考据。

树洞里的秘密·完结·167万字

锦衣色

一个屠户的女儿,坐没有坐态,站没有站姿,又痞又赖,怎么做官家的大小姐? 武馨安听了大眼儿一瞪,反手从腰间抽出那么明晃晃的杀猪刀,一甩手,嗖的一声,锋利的刀尖没入了黄花梨的桌面中,刀柄犹自不停的颤动着, “怎么不能做了,我这不是做得挺好么?这上上下下人人都说挑着大拇指的称好,你们说……是不是?” 武家众人目光都盯在那颤动的刀柄上连连点头, “大姑娘说的是!” “大姐姐说的极是!” “大小姐说的千真万确,对得不对再对了!” …… 媒人:这个……裴大人一表人才,要貌有貌,要权有权, 这满京城里的大家闺秀都能嫁得,便是驸马爷必也是能做一做的,不如挑一个别家的姑娘? 裴赫缓缓摇头, “不,就娶武家的姑娘!” “那……那武家的姑娘,二小姐貌美如花,三小姐知书达礼,不如选她们如何?” 裴赫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放在膝头的一双手,五指修长,肌肤洁白,又下意识的曲了曲五指,继而定坚定的摇了摇头, “不,我就娶武家大姑娘……” 这就是一个男女为彼此所迷,凑成一对的故事!

江心一羽·完结·13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