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嫁之田园贵夫

盛嫁之田园贵夫

冬月间

古代言情/已完结

222万字

完结于2022-02-1010:38:39
西康郡王府唯一的小娇花庄喜乐是全府上下的心头宝。 那是尽情的夸,任性的宠,天上地下无所不依。 要练兵要养虎,要酿酒要种田, 只要庄喜乐想的便任由她折腾。 谁让西康郡王府权势通天,万事兜得住! 在西南折腾的腻味了,庄喜乐小手一挥浩浩荡荡挥师北上。 一朝入京却搅乱风云,闹的接她上京的太后悔不当初。 权势的交迭她依然受宠依旧。 这时,京都大名鼎鼎的废柴农夫世子扬起脸:不知道县主觉得君某如何? 庄喜乐瞧他风华绝代眉眼如画,满意的点头:准了! 【团宠全能娇女】VS【美貌奸商世子】---且看他们如何搅弄风云。

第001章县主威武

春日的锦天城春风和煦,拂堤杨柳迎风摇曳,城郊清波河的不远处有一处新兵营,此刻一声声大喝声从里传出好不热闹。

“列队~”

“捏箭式准备。”

“放。”

军营空地上,年约十三,身着红色软甲的女子拿着教棍大声的指挥,稚气未脱的脸上满是认真。

三排年约十到十五岁身着黑红相间练武服的娘子军在其指挥下搭弓满弦,在撒放声中那箭矢便歪歪扭扭的射了出去。

最终无一中靶。

隔壁训练的一众新兵见此情形轰然大笑,惹的这些小姑娘脸烧的要滴血。

庄喜乐扭头看过去,只见新兵训练的箭靶上倒是险之又险的钉着零星的箭头,摇摇欲坠。

眼中一抹狡黠,嘴角勾起伸出了手,丫头平玉连忙递上弓箭。

两步上前站定在两队中间,举弓搭箭拉弦一气呵成,强弓满弦,察觉她的意图那些哄堂大笑的新兵愣了起来。

一声钝响后原本两支摇摇晃晃的箭矢掉在了泥地上,只剩下庄喜乐的那支箭稳稳的钉在箭靶正中。

“好~~~”

一众娘子军眼露异彩欢欣鼓舞,“县主威武。”

庄喜乐放下手臂面带轻笑,一声哨响远处的枣红马儿撒开蹄子跑了过来,眼中一喜一个欺身上前双手迅捷的抓住马鞍腰身一扭身子便如轻鸟一般翻身上了马背。

动作行云流水很是潇洒,手拉缰绳马儿便奔跑了起来。

“兔崽子们快让开。”

教头一声力吼训练场上便空了一块地,“都给我睁大眼睛好好看着,你们什么时候能有县主这马背上的功夫离当将军也就不远了。”

马儿快速靠近,庄喜乐从马儿侧身挂着的箭囊里抽出箭,松开缰绳弯弓搭弦,在马儿的疾驰中待时机合适果决的松手,那箭矢疾风般的射了出去。

等众人回过身来那箭矢再一次钉在新兵的箭靶正中。

利落的下马将手中的缰绳丢给平玉,看着箭靶上的箭勾唇一笑,从她八岁时她爹第一次教她拉弓射箭,她的箭头便再没有偏离过靶心,这一点她那些哥哥们也不如。

场中的人瞪大了眼睛,看着靶心那明晃晃箭矢咽了咽喉咙。

对那些新兵视而不见,庄喜乐转身看着面前的娘子军,说是娘子军也只得三十人,还不如说成她的预备护卫正准确一些。

“人箭合一化繁为简,呼吸均匀,撒放自如,射中靶心固然重要,却不能忽略了整体流畅。”

看着有些拘谨的人面色微沉,虽然还是那般可爱娇俏却无端的让人有些畏惧,“想要进入本县主的红芙曲,这样的你们是没机会的。”

红芙曲的二十人才是她的真正的护卫,那是她十岁那年她的祖父送给她的,前些日子折损了两人这才想要挑选人手补充进去。

“第二队准备。”

下一队的连忙上站立,举弓拉弦,成绩比第一队好上许多,至少有几个的箭头挨到了箭靶。

庄喜乐这才满意的点头。

看热闹的新兵不由的缩了缩的脖子,不明白这千娇万贵的小县主如何这厉害,不过刚才那拉弓射箭的动作真是潇洒的很。

那马背上拉弦的样子更是让人目眩神迷。

日头渐起,春日的午后已经有了两分燥热,训练中的娘子军一个个学着庄喜乐的样子不知疲倦的拉弓练习,进入县主的红芙曲是她们这些人的终极梦想。

庄喜乐坐在一旁的圈椅上盯着场中的训练略微点头,进展的倒是不错。

隔壁的新兵眼看着娘子军进步神速一个个憋着一个口也不用教头催便死命的练了起来,倒是让教头看着庄喜乐的方向赞赏的点头。

可惜这喜乐县主也不是每日都来。

这时一阵马蹄声响起,郡王府的人快速打马而来,在庄喜乐三丈远的地方翻身下马,单膝跪地抱拳,“禀县主,郡王请县主即刻回府。”

“可知何事?”

“小的不知,大老爷二老爷和三老爷也回了府。”

庄喜乐小脸微沉,眼神微眯,看着训练场中的人高声道:“继续练习,酉时歇息。”

这些娘子军连忙转身单膝跪地,“尊县主令。”

转身接过丫头平玉手里的缰绳翻身上马,侧首看着一旁的教头,“卫教头,这些人就交给你了,莫叫人欺负了她们。”

“请县主放心,末将自当尽力。”

马蹄声远去这些娘子军才继续练习了起来。

总镇西南的西康郡王三月里过六十大寿,各路前来贺寿的官员和西南蛮夷三十六部的首领于半月前抵达,让这原本就富庶的锦天城更加的热闹起来。

庄喜乐带着人打马入城,身骑枣红色骏马,脚蹬小靴,丫髻上系着的丝带下垂着的小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和马蹄声交叠一起十分悦耳。

街道茶肆的人不由得看了过来仔细打量。

身旁身穿铠甲的护卫威风凛凛的一路护送,目光开合间锐利如鹰,那些放肆打量的目光畏惧得缩了回去。

西康郡王府的大门口,管事明伯已经等待此处。

“郡王在明辉堂书房等县主。”

庄喜乐脚下速度极快,“明伯可知是何事?”

“郡王收到了京都来的密信,此刻在书房大发雷霆。”

庄喜乐微愣,心下转的飞快,看来这密信十有八九和她有关系。

西康郡王府占地极宽,无半点装饰的前殿肃穆大气,穿过正殿到后寝有是另外一番景象四季有景、步移异景,此时桃花开的正艳。

唯有西康郡王的院落明辉堂和前殿一般,开阔庄严。

书房里庄郡王面上阴云密布,一双锐利的鹰眼怒火翻滚,书房伺候的人吓到缩在了角落里。

京都有密信传来,惠慈皇太后以西南边陲条件艰苦为由想要接了庄喜乐进京娇养,也是彰显皇恩浩荡。

那宣旨的人不日就会进城。

庄郡王父子四人怒不可遏。

庄喜乐是谁,西康郡王这一脉三代唯一的女娃,说她是整个西南的小公主也不为过,从小那是要星星不给月亮,难得的是涉猎庞杂十分聪慧。

惠慈皇太后想要动她无疑是捅了庄家人的心窝子。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我去古代考科举

夫子问:“为何读书?” 湛非鱼脑海里浮现出自家那蹲坑旱厕,挺直了小身板,奶声奶气的回答:“明事理、辩是非。” 若干年后,摄政王看着自家三元及第的小媳妇,“为何读书?” 湛非鱼抬头,一脸的无辜又真诚,“我说为了檀香木做的恭桶,你相信吗?” 穿越后,湛非鱼最感谢两个人:一是改变了科举制度的穿越前辈;一是将仅有的温情和柔软都给了自己的摄政王大人。 凶残狠辣杀人如麻摄政王VS伪学霸自私冷血小女主 湛非鱼这辈子对自己狠、对家人、对敌人更狠,唯独对段数高过自己数倍的摄政王很怂,美其名曰:识时务者为俊杰!

吕颜·连载中·238万字

村里的女霸王她良田万顷

新文《村里的福运娇她生财有道》已发,欢迎移步支持!十里镇因离淮安县十里而得名,孤山村因村霸许三花而得名,由而整个村子的姑娘无人敢娶,小子无人敢嫁。 你问村民们恨吗?恨呀!恨得牙痒痒! 可惜那许三花健壮如牛,会一手举大石,能一拳砸穿村长家的青砖石墙,可一脚踢飞三四个大汉,村民们畏不敢言!只能当祖宗一样供着! 可这畏着供着,传闻老死都嫁不出去的村霸嫁出去了,十里镇最穷的村子越来越富了,村里的姑娘小子都成了十里八乡哄抢的了。 老村长笑开了花,见人就夸女村霸。

树洞里的秘密·完结·143万字

江山谋之锦绣医缘

【丧萌团宠穿越女主vs伪善团惧重生男主】 段音离穿越了。 从一个医术精湛的“小中医”变成了太医府的大小姐,看似妖里妖气,实则又丧又萌。 平生所爱一是医、二是肉。 后来她遇到了一个人,成为了她生命中第三个特例。 傅云墨重生了。 从一个弑父杀君的大反派变回了人见人怜的谪仙皇子,表面无欲无求,实则狼子野心。 从满级号再回新手村,他只想逍遥度日,可遇到段音离之后,却为她再次拿起了屠刀。 * 【小剧场】 某日,下人于荷花池旁忙碌,将破败的荷叶尽数除去。 段音离眸光淡淡,一边啃着鸡腿一边嘟囔了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可惜了……” 翌日天阴,她穿廊而过,意外发现池中荷花未尽。 雨打荷叶,音色清脆。 她自言自语道,“这荷叶怎地还在?” 身后男子长身玉立,将手中披风披在了她的身上,薄唇轻启,“静听雨声。” 半晌后又道,“与你一起。” 她回眸,一脸真挚道,“听说,下雨天和鸡腿更配哦。” 他垂眸,唇边漾起涟涟笑意,一脸宠溺的递上了鸡腿。 * 这是一个小病娇找妈妈,找完妈妈找爸爸,顺路捡个大病娇夫君谋朝篡位的故事。 还是一个大漂亮领着小漂亮收拾一群丑八怪的故事。 更是一个大面瘫和小面瘫互宠,把彼此宠的不再面瘫的故事。

公子无奇·完结·137万字

团宠千金她福运绵绵

一朝重生,她成了备受宠爱的小千金。 家里长辈宠她入骨,五个哥哥努力修炼只为了保护她。 师兄师姐也抢着宠她,他们的口号是:宠小师妹一时爽,一直宠她一直爽啊! 她初见夜九冥时,觉得这少年真好看,但是病娇体弱,好想摸摸抱抱他! 她再次见夜九冥时,坐在轮椅上的他正被一群少年欺负,她把那几个欺负他的兔崽子揍成了猪头。 多年后,再见夜九冥,他生得更加好看,宛如谪仙,只是依然那般孱弱温润的模样。 直到有一天,她被腹黑强大的男人圈在怀里,难以挣脱时,才知道他身娇体弱都是骗人的! 夜九冥:殊儿,你不是说要一直宠我的么? 闻人殊:我只是个废材,可宠不起您! 夜九冥:那只能委屈我来宠你了! 闻人殊:......

姬重槿·完结·169万字

农家辣妻养崽崽

新书《小萌妃携夫祸天下》出炉了,邪邪的,漂亮的,妖孽的魅王,碰到了惯会扮猪吃老虎的小娇娇,谁先举起小白旗,敬请宝宝们来收藏哦 眼前这个男人半跪在她身前,苦苦求她:媳妇,咱就不能过下二人世界? “能啊,等孩子长大分家单过后也行” 男人认命的叹了口气:那行,媳妇,你好好做月子,我给你看孩子,顺便给你把月子饭做了

黑色幕帏·完结·149万字

团宠萌宝一岁半

一岁半的莹姐儿有个小秘密,其实她并不是梁家真正的千金。 一朝地震让她穿来这个不通网不通电的古代,她连个尿不湿都穿不起。 她刚穿来就听见祖母说她是个赔钱货只怕她往后的日子更不好过。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因为“赔钱货”而吃不上饭的时候,她娘却抱着她去了外公家的猪圈,指着百来头的肥猪,让她尽情挑选。 “来,闺女,选你喜欢的一头猪,娘给你做五花肉吃。” 小梁莹瞪大眼睛,口水不争气地流下来。 原来她们家不仅不穷。还很富庶! 家里那个重男轻女的祖母梁老太一听儿媳带着赔钱货孙女回娘家吃香喝辣,心里不平衡了,带着一大堆人去算账! 谁知小梁萤的娘是个面柔心虎的母老虎,杀猪刀一拍,“谁敢欺负我闺女,就把脖子给我留下!” 梁老太被吓得瑟瑟发抖,只能灰溜溜的认错,往后再也不敢了。

颜蔓蔓·完结·238万字

吾家娇女

穿越了,穿到名门望族、清贵之家。 祖父祖母慈祥可亲,爹疼娘爱哥哥宠,一家子把她视若珍宝,捧在手心怕摔,含在嘴里怕化,生活优厚,无忧无虑,日子顺心。 可是早产、体弱、恐子嗣艰难。 晏家千宠万娇的姑娘,嫁不出去,这可怎么办? 祖母说:“嫁回我娘家去,我有七个侄孙。” 母亲说:“嫁回我娘家去,我有七个侄子。” 太子妃说:“我家老三愿娶。” 对储君位虎视眈眈的楚王说:“世子愿娶。” 怀恩公夫人说:“我家小五与令媛十分匹配。” 保清侯夫人说:“小儿愿娶令媛为妻。” 大长公主一挥手,“都一边去,这是我的孙媳妇,” 这么多人求娶,嫁给谁? 某人一声轻咳。 某女立刻怂了,“就嫁给你吧!” “嫁给我,难道还辱没了你?” “不辱没,是我高攀了。” 握住她的小手,某男笑得天光失色,“没有高攀,我们是天生一对。”

夜纤雪·完结·130万字

被休后我成了侯府真千金

乔锦娘方及笄父母双亡。 为了继承酒楼不得不“招赘”一夫婿。 谁知那长得和谪仙似的夫君是个白眼狼,抢走了她的孩儿,留下一纸休书。 乔锦娘成了临安城里的笑话,眼看着叔伯要将爹娘心血抢夺,知府儿子要纳她为妾。 长安城之中却来了一辆侯府的马车,穿着锦袍的嬷嬷走到她跟前喊大小姐。 乔锦娘方知自己是安远侯府的嫡出大小姐,当年侯夫人生她的时候路遇劫匪,因着身边小妾妒忌,换了她和厨娘的女儿。 被休生过孩子的商户厨娘入京,人人都等着看这位真千金的笑话。 暗中估摸着这位真千金何时被侯府抛弃。 可是她们都没有想到的是,乔锦娘凭借一手厨艺在长安内开酒楼连陛下都夸赞,在侯府被宠成了娇娇。 长安城里的长舌妇又酸不溜叽地道:“女子在家里被娇宠又如何,年过十八已生过孩子,哪还能嫁人?” 侯府也为乔锦娘找了不少夫婿,明明商量好的姻缘却屡次不顺。 侯夫人以泪洗面,假千金说要把夫婿让给乔锦娘。 乔锦娘拿着擀面杖,踢开了东宫大门:“你既然已经休了我,为何还要对我的婚事动手。” 某太子:“孤怎会让皇孙的娘亲嫁与他人!” …… 入赘是太子失忆的时候。 休书是有误会的。 追妻是会火葬场的。 真假千金不撕逼,女主回长安侯被宠上天。

五月柚·完结·101万字

郡主万福金安

见义勇为的社畜楚瑛穿了,穿成了淮王的嫡长女荣华郡主。 父疼兄宠,楚瑛只想做个吃喝玩乐混吃等死的纨绔。不想好日子没过多久父兄被污造反,全家流放…… 多年以后,站在山巅之上的楚瑛回首往事,感叹道怎么想做一个纨绔那么难呢!

六月浩雪·完结·80.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