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国公继室

穿越之国公继室

沉莫莫

古代言情/已完结

174万字

完结于2022-01-2214:35:09
悲催地穿越到命苦的小幼菫身上,克父克母克全家,婚事艰难,无人敢娶。杀人如麻的荣国公想娶,可幼菫不敢啊。 萧甫山:“你怕也没有用。本公若想做什么,你拦也拦不住,逃也逃不了。” 顾晋元:“你终归会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 听闻荣国公狠戾残暴,他的两任妻子就是被他折磨死的,全京城的都在等着看热闹,想看看是荣国公先折磨死幼菫,还是幼菫先克死荣国公。 他在地狱里待了太久,他的心是冷的,血液也是冷的。他原以为此生就这般度过,却不想会遇到幼菫。他的心在那个九死一生的夜晚,似乎在苏醒,每见她一次,他的心便会软一分。 萧甫山:“以后在别的男人面前就不要笑了。” 萧甫山:“你现在是荣国公夫人,就不要盯着别的男人看了。” 萧甫山:“夫人,洗脚。” PS:继室是真继室,男主有孩子,只是保证了婚前几年和婚后的身心洁净。介意的小仙女绕坑~~ 女主不是大杀四方雷厉风行的那种,尊重古代规则,有些软包子,有些小聪明~~ 沉莫莫企鹅交流群:601638587 <新文推介> 莫莫的新文《重生之我成了渣男他皇婶》开始更新啦。 文风类似,炒鸡好看哦! 求收藏,求评论~~

第一章半夜救人

夜晚静悄悄的,静慈庵偏院里一片寂静,只一间房里透出微弱的光。

简朴的木床,半旧的幔帐。何幼菫正窝在床上看书,哦不,发呆。灯光下的她螓首蛾眉,双瞳剪水,竟是一副倾城之貌。

何幼菫觉得自己是最憋屈的穿越者了,人家穿越者都在异世混得风生水起,偏偏自己困在这兔子不拉屎的庵里两年了还没走出去。憋屈啊,憋屈。

忽然窗户咯吱被掀开,一个高大的黑影闪了进来,何幼菫正要尖叫,脖子上骤然一紧,嘴巴瞬间便被铁钳般的手紧紧捂住了,胳膊也被钳制了起来。那人手一挥,灯便灭了。任幼菫拼命挣扎,那人胳膊如铁箍一般纹丝不动。

院子里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应不止一人,接着便是翻动东西的声音,过了会幼菫的房门被轻轻推动,门是关着的,那人又站了会儿方离去。又过了一会,院子里方安静下来,想是那群人走了。

应是来寻这人的,也不知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幼菫有些呼吸困难起来,自己不会再死一次吧?不能坐以待毙啊,幼菫往后猛一仰头,让嘴巴和他的手心之间腾出些微空隙,张口便狠狠地咬了一口,嘴巴里瞬间传来铁锈的味道。那人却不知道疼一般,捂得更紧了。

低沉冰冷的声音就在耳边“莫要出声,我不会伤你性命。”

幼菫点点头。

那人便松开了手,幼菫“啊”地一声,只喊出一半便又被捂住了。

“再出声你便真的没命了。”男人低声威胁道。

幼菫惊恐地点头。

男人慢慢松了手,见幼菫不喊叫,方放开她踉跄离去。

才走了几步,便是砰的一声,如山般的身躯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了。幼菫都替他疼。

别是死了吧?

幼菫点上灯,犹豫了下,披了衣裳拿着灯上前查看。

男人面容冷峻,胡子拉碴的,此时虽闭着眼却有一股凛然气势,让人不敢接近。男人鼻息粗重,还活着,只是一身湛蓝的衣袍竟已褴褛,被血染得几乎看不出原来颜色。

长这么好死了也是挺可惜的。就算死,也不能死这里啊。得想法子让他醒过来,天亮之前走了了事。否则张妈妈和青枝怕又要哭一场她那被毁了的清誉了。

幼菫叹了口气,拿来剪刀剪开他的衣袍,发现壮硕的上身伤痕累累,尤其是胸口和肩膀处,伤口深可见骨,惨不忍睹。

幼菫翻出三七粉,给他撒到伤口上,又撕了几根布条,费老大劲才给缠上,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边忙活边嘀咕,“你若碰到个会医术的还能给你消消毒吃吃药,碰上我,能不能活只能看你的造化了。”

幼菫最怕的就是他发烧,结果还真烧起来了,无奈又拿着茶壶给他对嘴灌水,一茶壶水不一会就灌完,比茶碗勺子什么的方便多了。

幼菫很是得意于自己现代人的智慧,又装满给灌了一壶。“幸亏我冰雪聪明足智多谋,想到这个法子,否则这么多水要灌倒什么时候。”

灌完了水,幼菫便坐椅子上守着,时不时的过去试试他还有气没,再掐几下他的人中,拍几下脸,“喂,醒醒”“喂喂,再不醒我的清誉就被你毁了!”“喂,你再不醒就等着和我一起沉塘吧”……

幼菫折腾到后半夜,筋疲力尽,不知不觉趴桌子上睡着了,醒来时天已大亮,外面传来张妈妈和青枝忙碌的声音。幼菫暗呼不妙,往地上一看,那男人已不见了,只余地上一滩血迹。

幼菫长舒了一口气,赶紧端着水盆擦地,擦完仔细检查了没有漏洞,方穿好衣服端水盆出门。趁张妈妈青枝没反应过来,迅速地将污水泼到墙根。

张妈妈诧异道,“小姐怎自己倒水了?”

幼菫编了一个自认严谨的理由,“哦,我不小心打翻了茶水,地上有点脏,我便擦了下,顺手出来倒了。”

张妈妈满脸狐疑,却也不再多问,进屋收拾。

青枝也随幼菫回房帮她梳妆。青枝轻轻帮幼菫涂着香脂,道,“小姐,您昨晚睡的不好吗?看着脸色不大好。”

“恩,昨晚看书看得入迷,忘了时辰。午时再补补觉就好了。”幼菫道。心中却道,你家小姐昨夜差点就又死了一次。

这时张妈妈“咦”了一声,“这桌上怎一块玉佩?”

只见张妈妈已拿了起来,整块玉黑莹莹的。

幼菫心中暗恨那人,面上却一副不在意的模样,“昨儿在墙外面捡来的,妈妈看这是什么玉?”

“应是和田墨玉,瞧着虽质朴,却入手温润,应不是凡品。”张妈妈早年一直跟着幼菫那死去的娘亲,是见过世面的。

幼菫拿过来胡乱扔到梳妆台上的匣子里,“管他呢,先放着吧。”

荣国公府外院。

荣国公萧甫山巍然坐在床边,脸色冷峻凌厉,幽暗深邃如古潭的眸子里尽是寒霜。

府医正帮他清理伤口,“国公爷胸侧这一刀颇凶险,幸而没有伤到心脉,又有三七粉止住了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这府医原是军医,一直跟着萧甫山,擅长金创。

待包扎完毕,萧甫山挥手让他出去。

侍卫萧东跪下,“卑职请罪,没能提前去接应国公爷,险些酿成大祸。”

萧甫山道,“你起来吧。若不是你一路寻到小青山,本公怕也不能活着回来。找到什么线索没有?”

萧东站起来,回禀道,“都是死士,没能留下活口。卑职检查了他们身上,没有身份牌,剑上也没有特殊印记。”

“荣国公可知是何人所为?”端王匆匆赶来,见萧甫山情形惊诧不已,萧甫山武功登峰造极,放眼整个大燕难遇对手,今日怎能伤成这样?

端王身着天青色行龙团云纹衣袍,气质尊贵,俊朗不凡。

萧甫山面色冷峻,带着几分萧杀之气,“抚军大臣陈文敬私通突厥,把大军在祁山的作战布置透露了过去,若不是将士们拼死一战,整个河西都是突厥的了……王爷说是何人?”

端王腾地站了起来,怒声道,“太子?!他为了扳倒你我竟连这等卖国之事都做得出来!”

萧甫山冷声道,“可怜边关三万将士的性命,就这样生生被他给葬送了!”

伤口被牵扯到,萧甫山皱眉捂着胸口,萧东赶紧扶他躺下。

端王问道,“荣国公可有递给皇上奏报?”

萧甫山眸子里的寒霜更盛,“递了,应被太子截下了。本公带了两百护卫押着陈文敬一路潜行,半路陈文敬便被杀了,到青山镇时,就只剩四个护卫,却也命丧小青山了。”

端王进宫去了。

萧甫山看着手心那两排细细的牙印,对萧东道,“你查一下,当天庵里都住了些什么人。”

萧东应下,想到萧甫山胸前的蝴蝶结,当时他可是花了很大力气才憋住没笑出声的,也不知是何人如此有趣。

萧东收拾了萧甫山的破衣烂衫,又到处翻找了个遍,“国公爷,您的玉佩呢?”

萧甫山漫不经心道,“想是掉山上了。”

萧东讶然道,“那可是老国公传给您的,卑职派人去小青山仔细找找。”

“不用找了。你出去吧。”

萧东应诺退下。

萧甫山眼前浮现出那张慌张的小脸。

十多年的刀光血影锤炼出萧甫山强大的意志,昏迷中的萧甫山意识也是半清醒的。想到昏迷中那只在他脸上掐来掐去的小手,还有嘀嘀咕咕的话,萧甫山眸子里的冰霜融化开了,眉眼上染了三分笑意。呵,这小丫头。

若萧东没离去的那般利落,此时定然会惊得眼珠子掉出来。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贵嫁:继妃今日又在求和离

京里流传一句话,嫁人当嫁晋王爷。 一道懿旨,她嫁了。 王府里,上有势利眼太妃,中有居心叵测的大嫂,下有争风吃醋的妾室。 这福窝,谁爱呆,谁呆。 王爷,能和离不? 和离不成,小女子撸起衣袖,怼大嫂,贬妾室,搅浑王府这潭水。 朝堂之上,晋王爷据理力争,劝君王,斥弄臣,肃清朝纲全为民。 忽有一天,传来消息,王爷造反成功了! “王府地方太小,不够你搅合的,硕大的后宫,足够你施展。” 本文穿越架空,与真实历史无关。 作者偏喜甜宠,偏好虐文的朋友请慎入。

夜纤雪·完结·84.5万字

纨绔夫妻互捧日常

未婚夫被抢?被迫嫁京城著名纨绔?苏予安:啧,当我这心理咨询师是白当的?这十年是白穿的!!满京都的人都在等着看两个人的笑话,可等到的却是两人的日常互捧。江起云:我家娘子机敏聪慧,可旺夫镇宅!苏予安:我家夫君玉树一棵,可遮风挡雨!京都贵族VS百姓:……

雪上一枝蒿·完结·210万字

东宫媚

家族陷入危难,赵昔微成了一颗棋子,被迫嫁给了爱江山不爱美人的太子。传言太子他性情冷酷、手腕铁血,治得满朝文武服服帖帖…… 面对这炮灰的命运,赵昔微做好了远离太子保小命的准备。却没想到,婚后太子忽然转了性,夜夜低声诱哄:给孤生个孩子,好不好? 赵昔微挣扎不从:臣妾体弱,太医说要静养。 太子俯身下来,在她耳边低声而笑:既是体弱,就更需要贴身照顾了。 转头却吩咐左右:传令下去,太子妃身体不适,任何人等不得随意打扰。 第二天,太子妃就真的病了。 …… 日复一日,于是宫中盛传,太子妃美貌多姿,可惜命不好是个病秧子。 得了一种脸色红润、四肢酸软的病,而且无药可医…… 本书又名《婚后太子殿下他真香了》 1v1,先婚后爱

魏九九·连载中·189万字

穿成冷宫废后去养娃

作为一个经常熬夜爆肝码字的网文作者,冷落月猝死了。不但猝死了,她还穿越了。穿到了生娃难产的冷宫废后身上,还绑定了个莫名奇妙的养娃系统,要将这小猫儿养成太子,方能完成任务。穿都穿了,还能怎么办?养着呗!

月途·连载中·215万字

娘子她娇心似铁

苏青媖刚穿过去就被继祖母卖了,她想退婚,反被说服嫁了过去。十月怀胎生下一子,前方却传来兵败,娃他爹失踪的消息。兵祸连年,再加上蝗灾,苏青媖带着一家人往南方山里逃难。刚安稳,就听说娃他爹左拥右抱,美人环伺。面对哭叽叽来抱大腿要爹的小包子,苏青媖板着脸叉着小腰:“儿啊,你爹他挂了。”

芭蕉夜喜雨·完结·103万字

我娘是个狠人

我娘是个狠人。 狠起来连自己都坑。 请注意,是真坑。 坑着坑着就把自己坑成了别人羡慕的人。 我问我娘:“娘,你是不是重生的?” 我娘瞪了我一眼:“又胡说,娘只是眼光好而已。” “而已?娘,你这样说会被人揍的,你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你吗?” 我娘的故事是从一场逼婚开始的……

芝麻花·完结·60万字

重生之农门小辣椒

穿越成可怜的书中炮灰,即将被养父母高价卖给人做续弦之前。 看看这炮灰的命运,给人当后娘,被恶婆婆挫磨几十年,跟儿子离心,女儿被人退亲跳河自尽,最后家破人亡。 我可去你x的! 知道是坑还往里面跳的人,那是傻X! 村头的老实猎户,村尾的斯文小秀才,他们不香吗? 本文又名:《张婆子前传》或《张婆子彪悍的一生》 新书《农家恶毒后娘她超凶》开始啦,请大家多多支持哦~~

花生白露·完结·141万字

重生之深宫嫡女

前世,从侯府到深宫,肮脏争斗她从不参与。如霜似雪一身傲骨,到头却换得一杯毒酒,三尺白绫,抄家灭族,满门屠戮。 死前眼睁睁看着母亲被人勒杀,贴身侍女却转眼爬上龙床,步步晋升,荣宠极盛,原来是早已背叛了她。 得幸重生,她誓要从头活过。 要争,要斗,要保护亲近的人,铲除害她的人! 年少时代,侯府之中,母亲多病无宠,姨娘心肠歹毒,姐妹各怀鬼胎,仆妇屡屡生事,她堂堂嫡出之女竟然处处受制,还差点性命不保。 再活一次,当然不能让往事重演。 十三岁少女走出深闺,步步为营,弃了琴棋书画,玩起阴谋阳谋,比阴狠之人更阴狠,比歹毒之人更歹毒,扳倒一个个不良分子,渐掌管家大权。 权力在手,整顿门庭,雷厉风行冷面无情,凶厉之名传遍京都。 选秀之年,她如愿落选宫嫔,却不料一朝旨下,又被指为皇子侧妃。 再次嫁入皇族,换了身份,却还要重对往日之人。皇帝,妃嫔,宫女,内侍,还多了皇子宫中若干庶妃婢女,今昔重叠,怎一个乱字了得。 尤其是那不学无术、病弱体虚的夫君,背地里竟暗藏锋芒,光华内敛,行事冷厉狠辣,杀伐决断从不犹豫。 新婚之夜他凤眸含笑:“可知孤等你许久了?陪孤闯一闯这血雨腥风,如何?” 皇帝病重,皇子们争储激烈,前朝后宫暗潮汹涌,她身陷漩涡要保全自己,更要保全亲人,一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而那志在储位的夫君,又可否让她托付终身? 且看侯府嫡女,如何在深宅深宫步步向前,改写人生!

元长安·完结·229万字

软软娇妻驭恶夫

新书已开,求收藏《重生回到战神夫君战死前》 恶霸宋彪,是十里八乡人人提之色变的混账无赖。 “小娘子,等着老子去下聘娶你。” 颜卿,是举人家贤惠淑良的姑娘,不管是模样还是性子,谁见了都要夸上一声好。 却是被这个宋恶霸盯上了,眼看着是羔羊入虎口,怕是要被吃得骨头渣都不剩。 颜小娘子抬起眼,水盈盈的凤眼迎上男人一张黢黑大糙脸,“好。”

红妆为君画·完结·14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