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妖殊

古代言情/已完结

78.5万字

完结于2024-03-1914:55:03
摄政长公主权势滔天,野心,手段毒辣,所以活该被至亲谋杀,尸骨无存? 重生到闲散王爷府上,凤执表示很满意,白捡了几年青岁,郡主身份悠闲自在,还有个未婚夫婿俊美出尘。 本想悠闲过一生,然而山河动荡、皇权争斗,终究是躲不过权力倾轧。 鲜衣铠甲,华裳锦绣,她千方百计谋夺权势,终于大权在握,登临帝位。 凤执磨牙,她可算是知道某人的用心险恶了。 --------- 江山为棋,翻手云雨,覆手乾坤,落子无悔! 邪魅冷酷权欲女主VS腹黑闷骚病娇男主。 男强女强,势均力敌,一对一,强势爽文宠文。

第一章是人是鬼?

夜色微凉,八角的宫灯明亮,照亮了建筑的每一处角落,檐牙斗拱,雕栏玉砌,辉煌大气。

细节之处更是精雕细琢,瑞兽浮雕,独具匠心,周围的摆件,大到桌椅摆件,小到一只茶杯,无不精致,纤尘不染,奢华却又不失雅致。

一身浅紫色宫装的宫女端着托盘款款走来,脚步不急不缓,莲步轻移,腰带上缀着荷包,荷包边缘有一圈细小的风铃,行走间碰撞出小声的脆响,悦耳动听。

走到房门口,门口的宫人抬手推开门,跨进去,地面是柔软的地毯,纯羊毛的地毯铺满了整间屋子。

屋内香味浓郁,仙鹤香鼎中熏香烟雾缭绕而上。

内间宽大的美人靠上,一道身影慵懒的靠在那里,如血一般鲜红的云锦闪着暗色流光,服帖在那身躯之上,勾勒出玲珑起伏的曲线。

头顶云鬓,坠以简单的金钗,很简单的打扮却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尊贵华美,她侧着脸,一手支起,手中握着一颗棋子,玉指纤纤白皙,皓腕莹白如玉。

宫女放下托盘,恭敬跪下:“殿下,该喝药了?”

榻上之人闻言缓缓转头,掩藏的容颜暴露在空气中,似有华光潺潺流动,精致完美的五官,白皙貌美,眉眼透着英气尊贵,一双漂亮的凤眸映着满室的灯光,火树银花,璀璨似锦。

微微敛眸扫了眼桌上的药碗,手中的书本轻轻往旁边一放:“换新方子了?”

声音微微沙哑糯糯的,宛若质地极好还绣了华丽花纹的锦缎。

宫女低头,端着药碗递过去:“是。”

女子闻言,清冷的眼眼中似有一丝讽刺划过,微不可见,眼尾微微上扬,丝丝妩媚,却更凌厉摄人。

旁边的珠帘掀开,一道欣长的身影走来,一身珠光玉白,皎若月华,那张容貌更是浊世出尘,不可亵渎。

宫女头埋得更低了:“驸马爷。”

在公主府,没有奴婢有资格直视驸马爷。

被称为驸马的男子没有搭理宫女,目光扫了一眼桌上的药,落回棋盘,温润如玉的声音潺潺:“殿下还没想出来,可要认输?”

这话指的是这局棋,还是另有所指,只有他们彼此清楚。

女子缓缓睁抬眸,目光落在进来那人身上,灯火微黄模糊,但是他的表情她却看得无比清楚。

从未见他这么真切直白的看着她,就这么迫不及待?

没有回答他的话,伸手接过宫女手中的药,毫不犹豫的一饮而尽。

男子一惊,搁在身前的手下意识的抬起来,似是想要阻止,唇齿微张开,想要说什么,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

女子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微微勾唇,嚣张又嘲讽:“孤从来不会输,更不会输给你。”

突然,视线变得黑暗,脑海中也一片混沌,剧痛来袭,她知道是毒药发作了。

这几年她没少被毒药折磨,这点儿痛苦并不算什么,明明知道自己要死了,她却没有丝毫的惶恐和害怕,反而越是痛苦,唇角的笑越是明媚。

明明是想都模糊了,她的眼神却依旧绝美凌厉,目光直直的盯着驸马,没有将死之人的恐惧和死气,反而明艳得让人惊心。

她死了,却不代表一切就结束了,恰恰相反,棋局刚刚才开始。

他们不是想要争吗?那就让他们争个够,到时候一起给她陪葬......

-------------

凤执死了,那种身体被痛苦搅碎,灵魂彻底坠入深渊的感觉还没有彻底消除,一睁眼,对上几双热切的双眼,说实话,她有点儿懵。

皇子厮杀,满城鲜血,皇权争斗,提剑斩人,血溅三尺,她从来都是站在皇权之巅的人,什么场面没见过?但现在,她是真的被吓到了。

她躺在床上,被一群人围在中间,不等她反应过来,在她睁眼的瞬间,这些人立刻围上来。

一个妇人握住她的手,眼泪珠子在眼里打转,声音压抑着哽咽:“晚儿,你可终于醒了,担心死娘了,饿不饿?渴不渴,快快快,给晚儿倒水来。”

一张中年男人的脸凑过来,笑得无比灿烂:“闺女,你想吃什么?爹立刻让人给你准备。”

旁边的妇人没好气的把他扯开:“大夫说了,要清淡,这段日子最好喝粥,不懂就赶紧走开。”

看几人的打扮,明显是兴国人士,但是这几人那热切得过分的目光让她觉得自己仿佛被放在了热锅里煮,极为煎熬。

尤其是这位妇人的声音,嗓门大得让凤执头疼,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她不是死了吗?这又是哪里?

好不容易等那些人离开,凤执起身坐到梳妆台面前,看着自己这个样子,又被狠狠的震惊了一把,这人......谁?

看着镜子里那张完全没有见过的脸,又圆又大的眼睛,带着点儿婴儿肥的小脸,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对于凤执来说,这张脸都称不上美,顶多是个长得可爱的小姑娘,此刻这小姑娘瞪着眼睛,一脸惊悚,看起来还有那么点儿滑稽,低头咬了一口自己的手,嘶......生疼。

哪怕凤执不愿相信,此刻却不得不接受这个离奇的事情,她死了,却活在了别人的身上,所以她现在是人是鬼?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重生之公子谋妻

时家有女,玉骨冰肌,端庄淑雅,是帝都第一名媛。 时家有女,自出生便是太子妃,只待及笄礼成,择太子以完婚。 于是坊间有言,得时家女,得天下。 这天下间,唯有公子顾辞,三分妖气,七分雅致,担得起一句,公子如玉,世人皆以“公子”尊之。 他说,本公子无意这天下,但她……受了我四年心头血,就凭他们,娶得起?

暖笑无殇·完结·159万字

锦衣玉令

【双强互宠+锦衣探案+热血悬疑】 时雍上辈子为了男人肝脑涂地,最后得了个“女魔头”的恶名惨死诏狱,这才明白穿越必有爱情是个笑话。 重生到阿拾身上,她决定做个平平无奇的女差役混吃等死。 可从此以后, 锦衣卫大都督靠她续命。 东厂大太监叫她姑姑。 太子爷是她看着长大的。 一桩桩诡案奇案逼她出手。 这该死的人设,到底是玛丽苏,还是修罗场? ———— 【深藏不露女魔头VS高贵冷艳活阎王】 【一个掌尽天下权,一个醉卧美人膝,边谈恋爱边解谜,边看江山边说案,强强对决、强强联手。】 ———— 【小剧场】 时雍露胳膊露小脚丫,人说:不守妇道! 时雍当街扒地痞衣服,人说:不知廉耻! 时雍把床摇得嘎吱响,人说:不堪入耳! 时雍能文能武能破案,人说:不伦不类! 某人想:既然阻止不了她兴风作浪,不如留在身边为己所用。 用过之后,某人开始头痛。 “你怎么越发胡作非为?” “你惯的。” “唉,你就仗着本座喜欢你。” …… (架空一对一,千万别考据) (群:36138976)

姒锦·完结·278万字

将军的病弱美人又崩人设了

傅明娇是知名网站作者,曾被评为虐文女王,后妈中的后妈。 在她笔下be了的男女主数不胜数,万万没想到她居然穿进了自己写的虐文里,成了男主的病弱白月光。 明明生的容色绝艳,倾国倾城,却心肠歹毒如蛇蝎,家世显赫身体病弱。 发刀一时爽,穿书火葬场。 傅明娇表示我只想活着。 然而,当她被面前身穿军甲的男人禁锢在床,双目腥红悲戚绝望的掐住她的下颚威胁:“我不准你死。” 而她毫无反手之力的时候,她觉得她还是死了算了。

卿九书·完结·96.9万字

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卦了

【已完结,新书《绑定老祖宗,五旬老太在音综杀疯》】 慕惜辞一代国师,一生算无遗策,唯独算错了狗皇帝的狠。 好在她有幸重生—— 重生后的慕大国师想开了,她决定不留机会,从一开始便斩断那狗皇帝的通天路。 于是她把目光转向了前生那最有可能登基却早夭的七皇子墨君漓,预备一路求神问卜,策谋开疆,将他推上至尊之位。 可谁知,这位看着温和正直、人畜无害七皇子,居然是只千年的老狐狸! 多年之后,锣鼓喧天,红妆十里。 慕惜辞看着侍女捧上的大红嫁衣恨恨磨牙:可怜她慕大国师重生一世,竟又错算了这只狗狐狸! 可那罪魁祸首却笑得满面春风:“阿辞不如算一算,待你出嫁那日,几时是风,几时是雨?” 【1v1双洁】【双重生】 【权谋朝斗,慢热,要动点脑】 【不是纯爽白爽无脑爽】 【逻辑自洽,但伏笔暗线多,满地坑】 【再说一遍,不是无脑爽!!】 【不准再问是不是爽文!!】 【崩溃扭曲的爬行】

长夜惊梦·完结·210万字

江山谋之锦绣医缘

【丧萌团宠穿越女主vs伪善团惧重生男主】 段音离穿越了。 从一个医术精湛的“小中医”变成了太医府的大小姐,看似妖里妖气,实则又丧又萌。 平生所爱一是医、二是肉。 后来她遇到了一个人,成为了她生命中第三个特例。 傅云墨重生了。 从一个弑父杀君的大反派变回了人见人怜的谪仙皇子,表面无欲无求,实则狼子野心。 从满级号再回新手村,他只想逍遥度日,可遇到段音离之后,却为她再次拿起了屠刀。 * 【小剧场】 某日,下人于荷花池旁忙碌,将破败的荷叶尽数除去。 段音离眸光淡淡,一边啃着鸡腿一边嘟囔了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可惜了……” 翌日天阴,她穿廊而过,意外发现池中荷花未尽。 雨打荷叶,音色清脆。 她自言自语道,“这荷叶怎地还在?” 身后男子长身玉立,将手中披风披在了她的身上,薄唇轻启,“静听雨声。” 半晌后又道,“与你一起。” 她回眸,一脸真挚道,“听说,下雨天和鸡腿更配哦。” 他垂眸,唇边漾起涟涟笑意,一脸宠溺的递上了鸡腿。 * 这是一个小病娇找妈妈,找完妈妈找爸爸,顺路捡个大病娇夫君谋朝篡位的故事。 还是一个大漂亮领着小漂亮收拾一群丑八怪的故事。 更是一个大面瘫和小面瘫互宠,把彼此宠的不再面瘫的故事。

公子无奇·完结·137万字

皇贵妃她持美行凶

她出身名门望族,娇生娇养,十三岁以美貌冠绝上京,国色天香,十五岁嫁新帝为贵妃,无上荣华、贵不可言。 可惜,不过是皇权的棋子罢了。 一碗绝子汤,断了红尘梦,半幅残躯,受尽屈辱,心如死灰,最后还被那无良渣帝推出去挡箭横死,至亲之人却说她死得其所? 滚! 重生一次,她依旧没能改变之前的命运,不过既然活着,总不能继续憋屈,左右一死,何必委屈自己? 从此,祸乱后宫,兴风作浪,结交天下美男,把酒言欢、潇洒恣意。 然而还没等她玩够,身边的人却一个个对她避如蛇蝎。 那个随手捡来的小太监不知何时手握大权、翻手云雨,不但把控朝局,还爬上她的凤榻,步步紧逼…….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总之就是…….很后悔! 娘娘,奴才是你的人! 贵妃娘娘:“……”这跟她理解的意思不一样啊,一时大意,竟然把自己搭进去了!摔! 1V1,爽文,女主狠、飒、毒舌,蛇蝎美人。男主腹黑、心机、痴情,奶狗与狼狗无缝切换,(^-^)V 作者随心之作,不要太考究,希望各位小仙女们喜欢。

妖殊·完结·100万字

太子爷的鬼迷心窍

她是侯府嫡出千金,才貌双全,端庄淑雅,明媚娇艳灿若盛世牡丹。 然,她生性凉薄,睚眦必报,人不犯我,我去犯人,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他是身体病弱的当朝太子,慈悲为怀,贤名远播,悲悯众生堪比佛子下凡。 然,他手段狠毒,残忍冷血,坏事做尽,偏偏所有人都觉得他最无辜。 两人本该毫不相干,她却不小心撞破他的真面目,于是她从侯府暗掌风云的幕后黑手变成了随时被他拎去观摩现场的小可怜。 他幸灾乐祸顺毛:“乖乖听话,孤赐你一个夫君。” 然后,她成了太子妃。 摔,这什么仇什么怨? -------- 矜贵禁欲的高岭之花太子爷得了一种病,名为矫情,看上了一姑娘,明着嫌弃无比,私下里暗戳戳的想谋到手里。 沈小姐嚣张跋扈、声名狼藉、哪怕长得美,却也让人避如蛇蝎。 偏偏太子爷鬼迷心窍,千方百计将人娶了回去,还纵得无法无天,宠得丧心病狂。 一轮明月光栽进臭沟渠,无数人捶足顿胸。 沈姑娘:……意思是她还赚了? 美貌邪性姑娘VS高冷华贵白切黑 沈姑娘慵懒散漫搞事情,太子爷一本正经黑到底,真闷骚。 一对一,宠文,爽文。 旧文《摄政王的小闲妻》

妖殊·完结·102万字

催妆

好兄弟为解除婚约而苦恼, 端敬侯府小侯爷宴轻醉酒后为好兄弟两肋插刀,“不就是个女人吗?我娶!” 酒醒后他看着找上他的凌画—— 悔的肠子都青了! 凌画十三岁敲登闻鼓告御状,舍得一身剐,将当朝太子太傅一族拉下马,救活了整个凌氏,自此闻名京城。后来三年,她重整凌家,牢牢地将凌家攥在了手里,再无人能撼动。 宴轻每每提到都唏嘘,这个女人,幸好他不娶。 ——最后,他娶了! ------------------------ 宴轻:少年一捧清风艳,十里芝兰醉华庭 凌画:栖云山染海棠色,堪折一株画催妆

西子情·完结·243万字

嫁皇叔

顾清仪糟心的高光时刻说来就来。 未婚夫高调退婚踩着她的脸高抬心上人才女之名不说,还给她倒扣一顶草包美人的帽子在头上,简直无耻至极。 请了权高位重的皇叔见证两家退婚事宜,没想到退婚完毕转头皇叔就上门求娶。 顾清仪:“啊!!!” 定亲后,顾清仪“养病”回鹘州老家,皇叔一路护送,惠康闺秀无不羡慕。 就顾清仪那草包,如何能得皇叔这般对待! 后来,大家发现皇叔的小未婚妻改良粮种大丰收,收留流民增加人口战力瞬间增强,还会烧瓷器,酿美酒,造兵器,改善攻城器械,钱粮收到手抽筋,助皇叔南征北战立下大功。 人美聪明就不说,张口我家皇叔威武,闭口我家皇叔霸气,活脱脱甜心小夹饼一个,简直是闺秀界的新标杆。 这特么是草包? 惠康闺秀惊呆了。 各路豪强,封地诸侯忍不住羡慕坏了。 宋封禹也差点这么认为。   直到某天看见顾清仪指着墙上一排美男画像:信陵公子温润如玉,钟家七郎英俊潇洒,郗小郎高大威猛,元朔真的宽肩窄腰黄金比例啊! 宋封禹:这他妈全是我死对头的名字!

暗香·完结·77.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