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云暖

春云暖

只今

古代言情/已完结

133万字

完结于2022-12-01 11:35:55
徐春君开局手握一把烂牌:家道中落、父亲流放,嫡母专横…… 偏偏主事的二哥被人陷害,家族又遭灭顶之灾。 为求得生机,她只身进京寻求门路。 诚毅侯夫人正为侄子的婚事发愁,这个万里挑一的败家子早已名列京城士族“不婚榜”之首,没有人家愿意与之结亲。 看到送上门来的徐春君,侯爷夫人眼前一亮,如意算盘敲得劈啪作响…… 殊不知徐春君的眼睛更亮,小账本笔笔精细…… 京城士族纷纷叫好,大赞这门亲事旗鼓相当。两个家族都气数将尽,正好手牵着手在破落的路上齐头并进。 只是……怎么好像哪里不对? 说好了请大伙儿吃瓜看热闹的,怎么一转眼刁奴就被扫地出门?还开起了偌大的商铺? 怎么出入郡王府如家常便饭?连驾前红人项内史都要奉她为座上宾? 更要命的是,花花公子郑大少居然洗心革面读起了书! 这小庶女究竟有多大本事?能让徐、郑两家起死回生,鲜花着锦。 徐春君微微一笑,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001 看在菩萨面上

01

四月过半,春色只剩三分。

富贵人家马车窗子上的软缎帘子已然撤下去,糊上了烟霞软罗。

那精细金贵的料子远看似一片彩霞,近了却只如一蓬云烟。

清早,诚毅侯陆府的马车便出了府。

行过几条街,停在了普渡庵门前,诚毅侯夫人郑氏被一众婆子丫鬟搀扶着下了车。

庙门口的一个小尼姑远远见了侯府的马车便转头往里跑去,到了后院告诉给自己的师父净凡师太。

净凡点了点头,从蒲团上起身,来到跨院的西厢房前。

恰好一个丫鬟端了铜盆出来倒水,见了她忙笑着问安道:“净凡师父早。”

净凡进了屋,徐春君连忙起身让座,又要亲手奉茶。

净凡止道:“徐姑娘不必多礼,贫尼来就是告诉你,你要见的人已经来了。”

“多谢师太了,”徐春君行了一礼:“劳烦您给做个引荐。”

“徐姑娘,这位陆夫人的脾气不大随和,且最厌恶上香的时候有人打扰。”净凡提醒道。

“多谢师太提点,我在大殿外头等着就是。”徐春君的声音柔和低婉,让净凡相信她不是个轻举妄动的人。

“姑娘,我们几个陪着你去吧!”徐春君身后的婆子赶上来说。

“不必了程妈妈,你们且都在这里吧,人多了反倒不好,”徐春君回身安慰道:“放心,我尽力争取就是。”

大殿里陆家夫人上过香,又低低地祝祷了一番。

身后的几个丫鬟走上前去小心搀扶,其中一个蹲下身,用帕子轻轻拂去夫人鞋面上沾的灰尘。

此时净凡已然到了大殿外,见夫人起身,她便迈步走了进去,询问道:“已经备下了一桌素斋,夫人可要在这里用早饭吗?”

“不必了,你们庵主不在家,改日吧!”陆夫人每次来这里都是庵主净虚师太相陪,这几日净虚去了东都,要到月底才回来。

“夫人且请留步,”净凡见陆夫人就要离了这里,连忙说道:“有位姑娘在这里等候您多时了,夫人可能赏脸见一见她吗?”

陆夫人此时已经迈步出了大殿,听净凡如此说不由得站住了脚,有些不悦地问道:“谁家姑娘要在这里见我?”

净凡便指着站在远处的徐春君道:“就是那位徐姑娘了,她是徐有光的孙女……”

“你们这些方外之人竟也过问起俗事了,”没等净凡的话说完,陆夫人旁边的心腹叶妈妈便出声道:“可知你们庵主不在,你们便要生出是非来。那徐有光早十年前就被革职流放,你弄了个罪臣的孙女来见我们夫人,是何居心?!”

徐春君站得远,听不见她们说了些什么,但看情形也能猜出个七八分。

于是上前,在距离陆夫人还有十步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深深道了个万福。

此时侯府的丫鬟婆子早已挡在了前面,仿佛害怕徐春君会做出伤害夫人的举动一般。

“夫人,春君自知冒昧,但恳求您给我个机会将来意说明。”徐春君只是个十六岁的姑娘,生平第一次抛头露面,因此两颊不禁微微涨红,但双眼却流露着恳切执着的神情。

“我乏得很,不想过问别人的事,”陆夫人并不想给她机会,颇不耐烦地说:“你还是说给愿意听的人去吧!”

不用想也知道,这个徐家姑娘必定是有求于自己,可她自己的事还烦不完,哪有闲情逸致去管不相干的人?

“请问夫人为何拜佛?”徐春君见她还是要走,不禁又上前一步问道。

“放肆!”叶妈妈呵斥道:“你真是缺少教养!竟敢如此跟夫人说话!夫人的事也是你一个小丫头能置喙的么?!”

“我绝非有意冒犯,”徐春君拦在前头解释道:“只是想说夫人拜佛也该有所祈求,或祈平安,或望康健,此是人之常情。我今日来求夫人便是将您视作菩萨,只要您发发慈悲,便能救我家出苦海。夫人一片慈心,必将换来善果。”

说着徐春君就跪了下来。

这时外头有仆人进来,说马车拔了榫头,得修理修理,请夫人暂缓出去。

徐春君抓住了机会,忙说:“夫人,这便是菩萨发了慈悲,容我向您陈情。”

“想不到你这小丫头好伶俐口齿,”陆夫人笑了一声,只是那笑里满是讥讽:“罢了,看在菩萨的面子上,我就给你个机会,看看你这么大费周章究竟所为何事。”

徐春君闻言大喜,刚要道谢,侯陆夫人又板起面孔说道:“可若你说的事并非善因,那就别怪我给你一颗恶果尝尝,让你知道戏耍我的利害。”

徐春君被带到偏殿里问话,是真的问话,因为夫人说须得她问一句徐春君答一句,不许抢话。

“我且问你,你我两家素无往来,你何以来求我?”陆夫人面色沉沉,她一贯严厉,此时更甚平时。

“实不相瞒,春君本不愿搅扰夫人,只因侯爷不在京中,所以才转而来求您。”徐春君吐字清晰,并不唯唯诺诺。

“你为的是什么事?”陆夫人微微沉吟了一下又问。

“夫人知道我们徐家早在十年前就搬离京城回了思源老家,”徐春君娓娓陈说:“上个月我家二哥哥被官府抓了,说他运绸缎的船上夹带了私盐,人被拘了起来,船只货物也被扣押了。我家素来守法,更知道贩私盐是死罪,所以绝不敢明知故犯。但是知州大人到任后下令严查私盐,我们担心二哥哥未及查明就被治罪,因此在未定罪之前,想求人跟知州大人说一说,千万要将案情审查清楚,不要杀错了人。”

“这么大的事,怎么只让你个小姑娘来办?”陆夫人并不相信:“你家大人呢?”

“夫人知道我们家叔伯辈都流放在外,这十年都是三姑姑掌家。如今事出突然,三姑姑要留在家中主事。大哥哥正月里出家去了,不再过问家中的事。二嫂嫂早产,二姐姐就要出阁,病的病忙的忙,只有我是个闲人。”徐春君说起家事不禁黯然。

“可见徐家是真的没落了,连个像样的办事人也没有。”陆夫人倒是慨叹起来。

但接着又说:“你也知道这案情重大,况且你那哥哥是否真的无辜,单凭你一张嘴可说了不算,”陆夫人脸上有颇重的金钟纹,显得她不近人情:“知州是一方长官,岂能随意干扰?”

“夫人所虑不无道理,但一则在神佛面前,我绝不敢说半句谎话。二来我们自是知道‘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的道理,我家本是罪臣,若不是依仗着自身清白,哪有底气进京求人?若我哥哥真的有罪,岂不是递把柄到别人手上?虽然不该议论长辈,但我祖父当年因变法也的确得罪了许多人。”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姑娘今生不行善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之后变了个人,从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变色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扭捏作态,娇羞紧张。 盛京百姓:懂了,故意气三殿下的。

春梦关情·完结·108万字

独占金枝

安国公府二公子季崇欢与杨家大小姐杨唯娴可谓天造地设的一对才子佳人,长安第一胖的姜四小姐却无自知之明,偏想要横插一脚。 在颜值巅峰呆了一辈子的姜韶颜一睁眼便变成了这位身形能够以一敌三的姜四小姐。 …… 上辈子为族人百般筹谋,到头来却落得个“祸国妖女”的下场为世人所唾弃,重生一世,姜韶颜只想当条咸鱼,从此桃花美酒、金齑玉鲙、华服罗裳,肆意一生。 安国公府世子季崇言简在帝心、城府极深,素有长安第一公子的美誉,走了一趟宝陵城,一向自视身高的他目光却落在了那个斜风细雨撑伞的女子身上。 季崇言看的目不转睛,感慨不已:“真是冰肌玉骨、步步生莲。” 随从大惊:此女身形壮如小山,世子是不是眼睛出毛病了?

漫漫步归·完结·193万字

催昭嫁

重回豆蔻年华的慕昭昭,一想到嫁人之后要对婆婆晨昏定省,还要管教好妾和不是自己生的儿女,奉承上司家的夫人,交好同僚家的太太,打理好家里琐事,她就想绞了头发去当姑子。 可惜计划没有变化快,她遇到了不一样的男人,从此满心欢喜的想嫁人。

酷美人·完结·112万字

千金令:嫡欢

上有病“弱”生母一枚,下有“小可怜”幼弟一只, 亲爹不成器,祖父不靠谱,还附赠一家子牛鬼蛇神内斗不断, 最可怕的是,庶妹居然还是个敢和女主抢男人的妖艳贱货!!! 穿成重生文里被脑残女配虐的弱鸡配,祁欢表示很悲催, 女主携恨归来,正准备大杀四方, 照这个剧情走下去,这一家子是妥妥要团灭的节奏! 和女主杠,只有死路一条,祁欢只想解决一下内部矛盾保平安, 然后既来之则安之的谈个恋爱遛遛狗,悠闲过过小日子, 她发誓自己一直都是遛墙根躲着女主走的,可是走着走着猛回头—— 却发现她把男女主给遛没了…… * 纯情儒雅的假老成世子爷X貌美心黑的真淡定大小姐 排雷:穿书文,黑原女主,但女主有自己的故事线,主业不是和原女主掰头。

叶阳岚·完结·193万字

战朱门

开局一艘小破船,全家蜗居船上,漏风又漏雨。 霍惜半点不慌,卯着劲划着小破船就开始发家致富。一不留神就成了江南巨富。 是时候回京报仇夺回身份了。拿了我的,还回来!吃了我的,吐出来! 某腹黑:一个人未免寂寞,带上我呗? 霍惜杏眼圆瞪:你赶紧交了谢金走人!别耽误我给人套麻袋。 某腹黑:就不走。救命之恩岂敢儿戏?自当以身相许,当牛做马,任凭驱使。 霍惜:哈?一起套麻袋? 某腹黑:走!

芭蕉夜喜雨·连载中·160万字

春满京华

上京城里流言四起,江二姑娘使手段高攀有潘安之貌的孟三公子。 重生后的江意惜暗骂,脑袋坏掉了才想去高攀。 那一世被人设计与大伯子“私通”,最后惨死在庵堂。 满庭芳菲,花开如锦。这辈子要好好享受人生,争取活到寿终正寝。 不过,该报的仇要报,该报的恩嘛……更要报啰。 终于大伯子……

寂寞的清泉·完结·87.6万字

茗门世家

一朝穿越,跨国茶企CEO叶雅茗成了江南茶行行首家刚刚及笄的三姑娘。 叶家前世遭人诬陷被抄家流放,原主嫁了个凤凰男被虐待而亡。 今世换成了叶雅茗,叶雅茗表示这都不是事儿。 制茶是她的专业,搞人是她的本行。再有原主前世的记忆,改变叶家和原主的命运真不是难事。 先发行个茶币,解决资金问题;再制个桂花茶,打响叶茶名声;然后融资把蛋糕做大,找几个伙伴靠山;顺手给对方挖个坑,还他一个陷阱礼……叶雅茗拍拍小手:叶家前景无忧。 至于凤凰男,那就更简单了。稍稍放点诱饵,对方就身败名裂。 面对茶类、茶具一片空白的大晋茶市,叶雅茗的事业心大起:她要在这架空大晋,打造属于她的第一茶业!

坐酌泠泠水·完结·75.2万字

又逢君

#锦衣卫指挥使是我的裙下不二臣# 亲娘病故,亲爹冤死,留下千万家资。 十四岁的冯少君,成了冯府众人眼中的肥肉。一个个摩拳擦掌,想咬下一口。顺便将她许给病怏怏的秦王幼子冲喜,借此攀附权贵。 日后权势滔天的锦衣卫指挥使沈祐,此时还是个寄人篱下的落魄少年。怎么也没料到,刚回京城的冯三姑娘相中了自己……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128万字

锦衣色

一个屠户的女儿,坐没有坐态,站没有站姿,又痞又赖,怎么做官家的大小姐? 武馨安听了大眼儿一瞪,反手从腰间抽出那么明晃晃的杀猪刀,一甩手,嗖的一声,锋利的刀尖没入了黄花梨的桌面中,刀柄犹自不停的颤动着, “怎么不能做了,我这不是做得挺好么?这上上下下人人都说挑着大拇指的称好,你们说……是不是?” 武家众人目光都盯在那颤动的刀柄上连连点头, “大姑娘说的是!” “大姐姐说的极是!” “大小姐说的千真万确,对得不对再对了!” …… 媒人:这个……裴大人一表人才,要貌有貌,要权有权, 这满京城里的大家闺秀都能嫁得,便是驸马爷必也是能做一做的,不如挑一个别家的姑娘? 裴赫缓缓摇头, “不,就娶武家的姑娘!” “那……那武家的姑娘,二小姐貌美如花,三小姐知书达礼,不如选她们如何?” 裴赫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放在膝头的一双手,五指修长,肌肤洁白,又下意识的曲了曲五指,继而定坚定的摇了摇头, “不,我就娶武家大姑娘……” 这就是一个男女为彼此所迷,凑成一对的故事!

江心一羽·完结·13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