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似暖阳

卿似暖阳

芷小棠

短篇/已完结

27.8万字

完结于2022-05-02 19:29:34
【外软内刚甜妹子×阴暗偏执少年】双向救赎。 唐婉重生回了这一年。 邂逅了她的少年。 …… 邵舟辞回头,眼神阴郁:“别再跟着我。” 唐婉并不在意他的冷淡态度,声音软软:“邵舟辞,我没有家了,你收留我好不好呀?” “我们不熟。” 后来。 为她偏执成狂的少年抓着她的衣角,长手长脚地禁锢住她,眼角泛红,“唐婉婉,我养你一辈子,你不要走好不好?” “好。” 轻飘飘的一个字,许诺的是少女的一生。 你入了我的世界,我们此后彼此相依,一束光照进来,是心照不宣的融融暖意。

第1章 墓园

下雨了。

穿着一袭黑色连衣裙的唐婉站在墓园里,纤细的身影映落在雨水覆盖的地面上,寂静而破碎。她垂眸,安静地看着眼前这座冰冷的墓碑,眼底似凝着千丝万缕的悲伤,瞧着有些无神。

墓碑上嵌着一张黑白照片。

照片里的男人,穿着黑色西装,五官端正好看。

拍照时,他正看着镜头,笑得温柔。

唐婉缓缓蹲下坐在石板上。

她低垂着眼睑,思绪恍惚的倚靠在冰凉的石碑上,任由豆大的雨点打在脸上、身上,这些细微的疼痛让她慢慢接受着眼前的一切。

雨珠划过墓碑上的黑白照片。

照片里的父亲笑得亲切慈祥。

时隔多年,她以为这种悲伤会逐渐淡忘,没想到再次经历这种场景,尘封多年的怀念与悲痛好似找到了一个宣泄的节点,如开闸泄洪般涌上心头,心里又堵又闷,甚至有些麻木。

唐婉抬手,指尖轻轻抚上照片。

望着墓园边上的青葱柏树,她出声轻喃:“爸,我来看你了。”

前来哀悼的人因为这一场突如其来的雨,已经陆续离开。

偌大的墓园里只有一身黑衣的她。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撑着伞来到她面前,黑色的皮鞋擦得锃亮干净。

唐婉缓缓抬头,长睫挂着雨珠,要落不落地遮挡了视线,眼前朦胧的像是隔着一层厚厚的水雾。

她抿唇,抹了把脸,眼神逐渐聚焦看见了来人。

她轻声唤对方:“舅舅。”

看着眼前狼狈的少女,李奎文叹了口气,伸手想去牵她,“小婉,跟舅舅回家吧。”

唐婉看着他伸过来的手,目光平静无波。

家?

如果是前世的自己,在经历父亲去世的悲痛后一定会跟他走。

但重来一次,她不愿了。

她撑着墓碑站起来,身体有些摇摇欲坠,轻轻拂开眼前的大手,她淡然一笑,“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

李奎文愣住。

不等他说话,女孩已转身离开,一步一步,走得缓慢而又坚定。

他回神,急忙撑着伞追上去。

将女孩送到她家楼下,李奎文还想劝说她去自己家,“小婉,你一个人住在这里不安全,还是去舅舅家里吧,你跟外公外婆也那么久没见了,他们挺想你的。”

可惜这话,唐婉不信。

她血缘上的外公外婆是多么重男轻女的两位老人家啊,怎么会想她呢?他们应该巴不得她离得越远越好,永远不要跟他们扯上关系才好吧。

唐婉撇开头,秀气的眉宇间藏着浓浓的倦怠。

“舅舅,谢谢你送我回来,我有些累了,想一个人静静。”

见劝不动她,李奎文长叹了声,“那行,那我就先回去了?”

“嗯。”

“你快去换身衣服吧,别感冒了。你一个人住千万要注意安全,晚上睡觉锁好门窗,有什么事记得跟我打电话,不要怕麻烦我。”

这是世上,唯一一位疼她的亲人了。

到底是不忍心让他担心,唐婉浅笑着点头,“好。”

待他走后,唐婉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背部抵在门背上,她抬头凝望着这间恢复了熟悉原样的房子,眼眶不禁泛红。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于他心上撒个野

【乖张凛冽病娇系少年×三分甜七分野酷妹】 和沈嘉喻的初见,大概是温淼人生中最大的社死现场了。 彼时,温淼还在跟朋友嘀咕:“虽然这位沈老板是挺帅的,但看起来不像是直的啊?” 朋友:“这都能看出来?” 温淼:“猜的嘛,腰细腿长屁股翘,男主标配,而且你看他朋友身边都有妹子,就他没有,格格不入地放个玩偶。” 朋友:“有道理。” 温淼:“所以我才说他应该就是小说里写的那种表面上生人勿近,但实际上热情似火的小妖精。不过话说回来,不知道他有没有八块腹肌啊?” “……” 这一番有理有据的分析落下,那位迟迟没有反应的沈老板终于抬起了头来,一双幽凉深邃的眸子盯了她片刻,而后用标准到不能再标准的方言回道:“有,你要看么?” 温淼:“?” 温淼一呆:“啊、啊,你……你听得懂方言啊?” 沈嘉面无表情:“不好意思了,我江州本地人。” 温淼:“……” 大型社会性死亡现场。 1V1|小甜文|海大附中

是uu呀·完结·58.7万字

在他心尖上

[双重生,病态,双向救赎] 一一 那时候,月光落在她肩上,发丝闪着光晕,她很美。 后来她死了,他也跟着死了。 糟贱生命的人是要下地狱的。书上说。 重活一次,这次他向着光肆意生长。 要问贺礼的爱是什么,他会说,是低到尘埃里,烂在骨子里,像是天崩地裂,像是世界末日,没了明天。 他总认为这一生死也为她,活也为她。 他总认为自己性格缺陷,沮丧,抑郁病态跟他待在一起是没有明天的。 直到后来那张全家福... .. 飘摇不定的魂有了避风港....

孟枝·完结·39.2万字

不止沦陷

林姣和顾权恋爱两年,为了他的喜好扮演起乖巧顺从的小白花,甘愿卑微如尘。 她以为,顾权同她一样爱着彼此。 却在一次聚会上,听见他与旁人说:“林姣很好,但始终不是她。” 那时,林姣才知道她的角色有多可笑。 她撇下所有的怨意及执念,在他与心上人缠绵时,黯然退场。 * 后来,心生悔意的顾权找到林姣。 他紧紧抓住她的手,沙哑的嗓音下藏满祈求:“姣姣,原谅我好不好?” 他妄想她跟以前一样,轻易原谅他。 却在某道身影闯入眼帘时,彻底惊慌。 “老婆。”他揽着林姣步步后退,似玩味似挑衅地瞥了顾权一眼。 又俯身浅触她的侧颜:“我们继续?” 【顾权火葬场】 【男二上位】 【双C、小甜饼】 推荐新书:《蛊系美人被大佬碰瓷后》

难赴星河·完结·42.7万字

玫瑰在他心尖

刑烛是许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 因她漂亮到了极致,潋滟瑰丽,犹如高贵而又浪漫的红玫瑰。但性格却寡淡乏味如冷水,生涩冰冷。 美人无趣,连刚恋爱的男友都怒甩了她,“刑烛,和你在一起,简直浪费了我十五天的生命!” 事情传出,在众人看好戏时,当事人刑烛淡淡勾唇,意味莫名的反问了一句, “是吗?” 是的,所有人都这样觉得。 直到褚家那位年轻俊朗,手腕决断的年轻掌权人回国。江城大半名媛的目光都粘在了上面,生怕他被人捷足先登。 一场宴会,刑烛黑眸如水,平静的审视不远处众星拱月的男人。四目相对,刑烛错开了视线。 后来的后来,众人口中寡淡无味的女人在后花园里,把那些人眼中可触而不可及的神抵在了墙上,神色勾人缱绻。 “他们都说我无趣。” “你觉得呢…阿尽?” 无趣? 褚尽想,还好,这全世界的人都瞎的差不多了。 - 没人知道那一场雨夜,刑烛在昏暗的灯光下见到褚尽时的感受。 刑烛觉得,褚尽也不知道。 正如她不知道,褚尽早就认识她了一样。 【1v1,类型小众,又名清冷美人儿她勾引反被撩】

乌姜呢·完结·53.2万字

他比火光撩人

【沉默寡言消防员×妖艳霸气女明星】 二十三岁那年,苏遇遇到了陆子年。 路灯下那张摘掉消防帽后朝气蓬勃的脸,一下烙印在她心里,怎么也抹不去了。 如果用什么话来形容当时的场景,苏遇暂时只能想到一个词—— 经年难遇。 * 苏遇暂退娱乐圈了。 那个美的人神共愤; 成团出道仅两年就成为圈内顶流; 解体后影视歌三栖迅速崛起的娱乐圈紫微星苏遇—— 竟然宣布暂退娱乐圈了! … 网友A:苏大美女一定是压力太大,出去散心了。 网友B:苏大佬近年确实太忙,好好休息,静等回归! 网友C:该不是这两年没怎么接电视剧,演技倒退混不下去了吧? 网友D:楼上就是嫉妒,人家再混不下去也比你强… … 就在网友们众说纷纭,哭诉苏遇保重身体时,当事人正兴致勃勃地跟在某名消防员身后搭讪。 “哥哥,载你一程?” “我知道你叫陆子年了。我叫苏遇,加个微信吧?” “哥哥,真没有微信?要不,你把手机号码给我,我帮你申请一个?” 陆子年:“……” ** 几个月后,苏遇凭借一档消防员综艺重回娱乐圈。 综艺里有位消防员长相甚好,引发女网友热议。 然而综艺一结束,苏遇就在微博上公开了两人亲密合照。 苏遇:带男朋友献丑了@年 女网友们:???

落跑糖心·完结·44.1万字

致命热恋

安桐遭逢家庭剧变,罹患情感障碍,且时常出现严重的情感剥离现象。 容慎,名满香江且富可敌国的神秘家族继承人。 一场乌龙,安桐错把容慎当成心理治疗师,自此开启了为期数月的疏导治疗。 不久后,两人一拍即合,协议结婚了。 * 婚后某天,属下汇报:“容爷,夫人又在直播写代码了。” 男人缓缓抬眸,语调慵懒:“别忘了给她刷礼物。” 属下默默递出一张纸,“容爷,夫人写的这几行代码,和我们高价聘请的幕后工程师写的一模一样……” 容慎看着代码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 某天午后,夫妻俩吃完街边串串香偶然路过某顶尖科技大楼。 几名职员捧着文件鱼贯而出,对着容慎毕恭毕敬地颔首:“执行长,可算是遇到您了。这几份文件需要您尽快签署,不能再耽误了。” 安桐面无表情地看向了身边的男人:“?” #我贪图免费治疗嫁了个心理医生结果他是个商界执行长?# #我以为我娶了个缺钱的情感患者结果她是个高级工程师?# 【伪·心理治疗师VS真·心理疾病患者】

漫西·完结·55.5万字

心动热吻

苏云岫在大一的时候喜欢上一个人,对方主动追求,俩人大二确定关系在一起,从大学毕业默默在一起四年,渐渐磨平了她的温柔和耐性。 面对流言蜚语,苏云岫心甘情愿的承受。 生日聚会上,苏云岫站在半掩的房门口,听着里面的嬉笑,才知道他们在一起从一开始便是他的计划,她不过是他们之间的赌注而已。 真相来临的那一刻,她删光了男人的联系方式,主动收拾东西腾出位置离开。 —— 分手后的苏云岫开始专心搞事业,一心只想搞钱,望着女孩儿越来越出众,许慕心痒痒的想追回,满心欢喜堵在她下班路上,苏云岫冷笑:“这位先生,好狗不挡道,你挡住路了”。 许慕:“......” 身后有位气质出众,风度翩翩的男人戴着口罩,缓缓来到她身边,亲密且带着占有欲的搂住女孩儿,嗓音低沉悦耳:“岫岫,我们该回家了”。 少女从他身边擦肩而过,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留在原地的许少爷眼圈微红成了笑话。 认识余温辞之前她的世界灰暗无光,认识他之后,这男人倾尽一世温柔彻底清除她心底的不安,任由她在他的世界里肆意欢笑。 他曾说:“小姑娘,怎么每次见面你都这么狼狈?” “好了,别装了,想哭就哭,又不会嘲笑你,端着做什么?” 双洁!!!!每天晚上七点左右双更

沐沐硒·完结·76.1万字

心动沦陷

【消防员*菜鸟医学生】 程浅兮初见司硕的时候,她被跟踪,惊慌失措躲进消防站内,被男人圈在怀中。 周围被安全感填满,男人嗓音低沉却富有力量,“别怕,没事了。” 那一刻,他是她最大的希望。 - 少女的初次心动,是细腻执着的。 程浅兮终于鼓起勇气表白,一双清澈的眸眼期待盯着他。 但换来的却是无情的拒绝,“小姑娘,我们不合适。” 那段时间,她的世界阴霾一片,就连画笔下的世界都没了色彩。 而司硕却坐在无边的夜色中,悄悄观察她的状态,反思自己对她的态度。 直到那个女孩再次来到他身边,“都说事不过三,等到被拒绝第三次,我就放弃喜欢你了。” 盯着她无比认真的神情,司硕叹了口气,“你还小,别把心思耗费在我身上。” 程浅兮苦笑,“这算是拒绝我第二次吗?” 司硕没回答,实话说,他动摇了。 最后一次机会,程浅兮显得格外珍惜。 却以最笨拙谨慎的方式,一点一点踏入他的心里。 程浅兮知道,司硕是孤独的。 但好在,从今往后有她在他身边。 *暗恋小甜饼 *七岁年龄差,爹系男主

全熟芝士·完结·63.1万字

蓄意热吻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国民初恋·斯文败类 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 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 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 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 心动避无可避。 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 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 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 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 … 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 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 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 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 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 佛真的从不诳语。

傅五瑶·完结·10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