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京城都在等王妃和离 

全京城都在等王妃和离 

女诸葛

古代言情/已完结

66.7万字

完结于2021-05-1510:39:25
前世韩幼玉瞎了眼,费尽心思辅佐渣男上位,落得个诛灭九族!一朝重生,绝情断爱,势要做男人都挨不到边的冷血妖姬!只是,这宴都王满眼桃心是怎么回事?

第1章重生

  京都雨夜,雨帘密集,砸得人脸疼。

韩幼玉抱着新生儿,一身狼狈,跑到药馆前,哭喊敲门。

“有人吗?救救我的孩子!有人吗!”

许久,无人回应。

韩幼玉低头,孩子满脸通红,闭着眼睛,而胸膛……已然没了起伏!

“小宝!”

她浑身一颤,韩幼玉颤抖着手去探孩子鼻息。

下一瞬,她泪如泉涌,哭得越发大声,拼了命般敲门。

“大夫!大夫!有人吗?有人吗!”

许久,仍无人回答,韩幼玉哭着环顾四周。

寒冷、无助、凄凉……

谁能帮帮她?

谁能帮帮她!

倏地,密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群拿着雨伞跟火把的家丁跑来。

有人扯了一嗓子:“夫人在回春堂这儿!”

闻声,韩幼玉惊恐万分,抱着孩子就跑,不小心踩到了块石头,重重摔倒在地上。

“啊!”

她挣扎着要起来,一双鞋映入眼帘,韩幼玉抬起头,丈夫宋晗匀冷漠的脸映入眼帘。

仅这一眼,就跟针扎似的,韩幼玉匆忙抱紧了怀中孩子,手脚并用着起来。

她想跑,可宋晗匀的手更快。

他大手拽过韩幼玉怀中的孩子,丢垃圾一般,甩到心腹手中。

冷声:“拿去,交给法师,快点安葬”

“不要!”韩幼玉伸长了手去抓,而家丁早已抓住了她,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儿被带走。

韩幼玉无助极了,哭着跪下,伸手抓住了丈夫裤脚,“夫君,你要带小宝去哪里?他还病重,受不了折腾啊!”

宋晗匀见裤脚被污,眼中尽是厌恶,“孩子已死,你说什么浑话?”

“不!”她凄厉尖叫,“昨天小宝还是好好的!大夫都说过了,小宝十分健康!怎么孙雪莹偷偷抱走后,我的儿子就病重了?孙雪莹是杀人凶手!夫君,你要为我们的孩子报仇啊!啊……”

一巴掌袭来,韩幼玉被迫住了嘴,她错愕着望向丈夫,对方寒意四散,眼中杀意昭昭。

“雪儿是世上最善良的女子,你莫说胡话污蔑她。来人,带夫人回去!”

家丁来拽韩幼玉,被她挣脱开。

“不!”

韩幼玉摆脱下人,跌撞两步,抓住了宋晗匀的衣服,红着眼睛问他:“那奸贼法师污蔑小宝是灾星,你分明知道是孙雪莹杀了他!孙雪莹是杀人凶手啊!如今你为了包庇那个卑贱的妾跟她的庶子,也不给你的嫡子做主是吗?”

宋晗匀眉头紧紧皱起,眼中闪过内疚,但仅仅一瞬。

他双手握住了韩幼玉的双臂,“你别闹了好吗!哪怕雪儿做了什么,她也都是为了宋家!不就是一个嫡子,你怎可如此不识大局!”

这话宛如一记重拳,重重打在她的心上。

韩幼玉大笑出声,笑声渐大,泪水渐流,“哈哈哈!宋晗匀,你辜负了我,你罔顾你的嫡子,你还是人吗?你还是人吗……”

她哭着,哭着自己的愚蠢,堂堂京都贵女,自小受万千宠爱长大,深受宠爱。她放着众多世家公子不选,被他骗去一颗心后,违背父母意愿,以京都国公府嫡女身份下嫁于他。

她笑着,嘲笑自己,求父母提携宋晗匀这个白眼狼,连累家族被害、亲子被杀!

韩幼玉大声哭着,哭得不能自己。

“宋晗匀,我诅咒你,我诅咒你!你跟孙雪莹都要下地狱!都要下地狱!”

“住口!”宋晗匀掐住了她的脖子,“你个毒妇,胆敢诅咒雪儿!你住口!”

韩幼玉的脸涨地青紫,她死死等着宋晗匀,她恨这个人!

恨他!

若有来世,她哪怕粉身碎骨,也要他们百倍偿还!

……

昭和十二年,京都盛景枫叶林中。

韩幼玉坐在石椅上,欣赏着枫林的景,思绪却飘忽飞远。

她重生了,重生在十五岁这年,她感谢老天的垂怜,有机会为前世的自己报仇雪恨。

“诶呦,玉儿原来是在这儿啊,这倒是令我好找。”

夸张的呼喊声由远及近,林氏带着儿子宋晗匀匆匆走来。

韩幼玉眼中不悦,她倒是想起来了,宋晗匀生父获罪,他便成了罪臣之子,可宋府跟国公府之间还有婚约,宋母林氏千方百计讨好她,想要延续婚约。

她抬头,清楚看到宋晗匀的不耐烦跟厌恶,原来他从来都是讨厌自己的,前世她的眼是瞎到了什么地步!

韩幼玉起身便要走,跟宋家人相处,她嫌恶心。

“诶,玉儿,阿匀可是特地来找你,你这是要到哪儿去?”

“宋老夫人慎言!”

冷厉之声一出,林氏跟宋晗匀都是一愣。

林氏笑容有点难看,她试探着说:“玉儿,你跟阿匀是有婚约的,迟早都是一家人……”

“宋老夫人未免自来熟了些。”韩幼玉冷声,“本小姐的婚事自然是由父母决定,由祖母精挑细选,还是祖母早早跟宋老夫人打好了招呼?”

林氏乃是罪臣之妻,哪来的资格面见老夫人,韩幼玉这是在提醒林氏母子记住身份。

林氏笑得难看,而宋晗匀早就握紧了双拳,脸色变白变青。两人分明有了怒意,却死死忍住。

这幅样子,令韩幼玉心中很爽,“可惜了盛午之景,本小姐先走一步,两位自便。”

“诶!”林氏舔着脸阻拦,“玉儿你……”

韩幼玉瞥了她一眼,林氏不得不变了称呼,“韩小姐,阿匀恰好也要出去,既然是同路,你们也好做个伴。”

“本小姐要去天香楼,宋公子是同路?”

韩幼玉眼中讥诮之色明显,天香楼一餐百两,现在宋晗匀最是落魄的时候,他身上哪来的钱。

“这……”林氏的心被刺痛,再也无法维持谄媚笑容。

“够了!”宋晗匀一个箭步往前,“世风日下,得韩小姐奚落厌恶,宋某理解。可再怎么说,家母也是长辈,烦请韩小姐向家母道歉,我等即刻就走,不扰你赏景。”

他侧身,阳光洒下,衬得他背影格外坚强,一副受世俗所困、我也绝不坠青云之志的样子。

前世,他的这一招,对她屡试不爽。

而现在韩幼玉只想把他的伪装撕破,把他的尊严狠狠踩在脚底。

鼓掌之声起,“宋公子唱得一手好戏,可当京中名角矣!”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娇软东宫:殿下,您也重生了?

重生归来,她将前世种种了然于心。有怨抱怨有仇报仇,唯独那个当朝太子让她有了几分期许。女追男隔层纱,太子殿下请接招。

小皮蛋·完结·142万字

蛇祭女

成人礼那夜,我饱受折磨,至亲推我入火坑,万劫不复!从此我与他命运纠缠,难解难分。魑魅魍魉通通现身,纠缠不休。他护我,又怨我,我恨他,又离不开他!这一切早就注定,我却不想认命。然而不知不觉中,我沦陷其中不可自拔……

霏微·完结·154万字

神医宦妃:九千岁,一撩到底!

佞臣九千岁温容,权倾朝野,谋略无双,却独宠声名狼藉的相府弃女烈九卿。她以为,是温容毀她清白,害她身败名裂,对他的宠爱视而不见,恨了他一辈子。最终,他为救她,被皇帝五马分尸!直到死前她才知道,姐妹伪善,亲人毒辣……被所有人算计了一生,唯独温容,负尽天下唯独没有负她!一朝重生,烈九卿身怀空间,医毒双绝,锋芒尽显。她势必要让仇人血债血偿!可她最想做的,还是想把那绝色九千岁藏起来好好疼爱。

佛九·连载中·257万字

长公主的谋反日常

乱世为你执刀平四方,盛世为你诵经祈平安。可唯有一样——天下归你,你归我。——架空勿考据,权谋逻辑死,本质还是小甜饼

苏行歌·连载中·149万字

不妙!重生后被死对头娶回家了

前世她远嫁边境,最后一战被夫君献给敌军,以此保全他将军的威名!魂魄消散前,她曾嫌弃的纨绔小世子千里奔袭,收其尸骨,棺椁前以敌军人头祭奠!一纸和离书放她自由,一身功勋求她死后改嫁入他家祖坟!重活一世,她明知顾照野深情至厮,却视而不见,只盼好好守护父兄家族!世人眼里北安王府的狼崽子纨绔浪荡,狂放不羁,却在国公府嫡小姐跟前问声细语讨好卖乖!她被欺负时,他将人全家收拾一顿,放话道:我妻娇弱好欺负,但我顾照野脾气不大好,诸位多担待。众人看着医术了得的‘弱女子’陷入沉思。

若存·完结·138万字

有了读心术后,王爷每天都在攻略医妃

21世纪医毒双绝的秦野穿成又丑又不受宠的辰王妃,毕生所愿只有一个:和离!侧妃献媚,她各种争宠,内心:我要恶心死你,快休了我!辰王生病,她表面医人,内心:我一把药毒的你半身不遂!辰王被害,她表面着急,内心:求皇帝下旨,将这男人的狗头剁下来!听到她所有心声的辰王愤恨抓狂

杨家有女·连载中·199万字

少帅不好撩

【萌宝+双洁1v1+宠夫无下限+宠妻无上限+双向奔赴】阮惜时死后变成了一只阿飘,她亲眼看着那个手段狠戾的督军双手赤红跪在她的墓碑前。重生一世,她获得了斩天灭地的能力。一双天眼看透世间邪恶,阮惜时夺家产、斗恶母、赚大钱,发誓保护好自己的男人!没想到这个手段狠戾、凶恶至极的少帅大人,

炸毛的火鸭·连载中·219万字

权宠第一医妃

【医妃+虐渣+甜宠+萌宝+女强男强】传闻晋王妃对晋王情根深重是个舔狗,在府里没地位没尊严。穿来后她拳打府丁脚踢白莲花,分分钟教他们做人。渣王求和:“王妃,回来吧。”她把渣王狗头按在地上摩擦:“想娶我,你配吗?”“他不配,本王配。”夜九玄从身后拉出一个小奶包:“我有人质。”

顺子·完结·116万字

新婚夜,腹黑老公抱着我低声轻哄

我叫陆细雨,祖传的凶宅试睡员。某次接了份高薪工作,到山顶别墅试睡一晚,就能得到一笔不菲的佣金。谁想到,睡着睡着......

猫妖小小·连载中·11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