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宫门

欢喜宫门

半枝雪

古代言情/已完结

166万字

完结于2022-07-28 17:26:31
选秀那年,她才十三岁,出身寒微,瘦瘦弱弱,跪在一群秀女中毫不起眼,所有人都嘲笑她穷酸鬼,不自量力,可谁能想到,她居然稀里糊涂入被太后选进来凑数。 入宫之后,她成了最末流的九品采女,吃最差的饭菜,穿最简单的衣裳,住最偏远的宫殿。所有人都说她一辈子都见不到皇上,可偏偏,她头一天就被翻了牌。 第一回侍寝,她紧张又害怕,把嬷嬷教的全都忘完了,还因为偷吃点心被皇上抓了个正着。这次连她自己都觉得死定了,可偏偏皇上没生气,还让人给她做了许多好吃的送回去。 后宫众人:“……” 自此,叶思娴过上了谨小慎微、战战兢兢的深宫奋斗生活。明枪也得躲,暗箭也得防,君宠也得争,娃儿也得生…… 有时候叶思娴也会想,作为一个七品芝麻官的女儿,又这么笨,进宫给皇上当妃子,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第一章 入宫

“我娘说了,女孩子家家金贵得很,可以吃苦,也可以受累,就是不能受委屈!”——叶思娴

景顺三年,五月初八。

雨后的阳光灿烂明亮,照耀在宫里新盖的琉璃碧瓦上,愈发显得红墙碧瓦,绿树红花。

储秀宫里有几棵参天大树,碧绿的树冠铺展开来,将整个前庭笼罩在一片阴凉下。

树上的知了叽叽喳喳叫个不停,而树下,则安安静静跪着上百名从各州府郡县层层选拔上来的秀女。

景顺帝赵元汲登基已满三年,先帝除服礼已过,后宫空虚,膝下荒凉,他不得不遵从皇太后懿旨,举行选秀大典。

今日,就是最后一轮的殿选。

早上刚下过雨,地上还是湿的,叶思娴跪得很不舒服,斑斑点点的阳光照在脸上。

晒得她脸颊通红,鼻尖儿和额头都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连手心儿也是一片黏腻。

旁边的两个秀女很瞧不上她的样子,交头接耳偷偷嘀咕。

“哼,一个县令之女,穿成这样子,还真以为自己能选上。”

“就是,这后宫也不是阿猫阿狗都能进的,那些检选的嬷嬷是眼瞎了还是怎么?这种穷酸鬼也放进来?”

叶思娴不敢多话,只能当做没听见,她也不想来的。

三个月前,皇上突然昭告天下,所有七品以上官家女子,十三到十六岁未曾婚配的,都必须进京待选。

作为一个七品县令之女,又恰好十三岁,她不得不来。

实际她也觉得自己和这花团锦绣的皇宫格格不入,只盼着早些落选回家,好和爹娘哥哥团聚,免受人家嘲笑。

江淮县虽然小,可依山傍水民风淳朴,才不会有人嘲笑她。

“宣!江淮知县叶怀俞之女叶思娴,进殿觐见!”

听到公公喊自己名字,她赶忙起身,跟上前边的秀女排成一列,恭恭敬敬入殿行礼。

叶思娴站在最后一个,不敢抬头,又有点儿好奇,水灵灵的眸子一转,就瞥见了前方一抹明黄的衣角。

啧啧,皇上的衣衫就是好看,面料细腻,绣工精致,张牙舞爪的龙纹,明暗交错的金线,若隐若现的黑宝石……

“蒋氏瑞兰,撂牌子,赐香囊!”

“李氏芙香,撂牌子,赐香囊……”

管事公公一声声的高喊让殿里的气氛更加沉郁,有人已经开始小声啜泣。

叶思娴规规矩矩站着,静待自己的名字。

“皇帝选了大半日,统共才选了没几个,这样下去怎么能行呢?”一道慈祥的声音布满忧虑。

“既然前几个都不满意,哀家看这最后一个倒好,不如就留下她吧?”皇太后的目光落在叶思娴身上。

“你是哪家的孩子?今年多大了?”

“回禀太后娘娘,臣女是江淮知县叶怀俞之女叶思娴,今年十三。”叶思娴声音清脆,像清晨山野间的小溪。

“还是个孩子呢,难为你说得齐全,抬起头来哀家瞧瞧”皇太后笑吟吟看了眼身边的皇帝。

赵元汲坐了大半日,见到的都是花枝招展的娇小姐,偶然一见叶思娴这样素衣布裙的,倒也眼前一亮。

“还是母后的眼光好,朕也觉得不错”,他声音浑厚低沉,威严中带着几分恭敬。

叶思娴还来不及紧张,手里就莫名多了一柄沉甸冰凉的玉如意。

“叶氏思娴,留牌子,赐如意……!”

离开大殿的时候,叶思娴整个脑袋里都是轰隆隆的声音,不能回家了,她不能回家了。

转身出来,却见几个刚刚淘汰的秀女恶狠狠盯着她。

气氛……多少有些尴尬。

……

五月初九,十二名秀女被册封,正式成为景顺帝的后妃。

位分最高的是六品贵人,有华氏、宋氏、白氏三位,都是京城名门闺秀。

往下是四个七品美人,四个八品才人,而叶思娴毫无意外,位分是最低的,九品采女。

这天上午,阳光依旧火辣辣的。

她在栖凤宫跪拜过皇后,领着刚分过来的两个宫女一个太监,穿过大半个后宫找到自己的住处,锦绣轩。

虽然名字够锦绣,但地方是真破。

院子里光秃秃的,花草都没种,石桌的裂纹也没来得及补,房屋新刷的漆遮不住剥落的痕迹。

进屋一看,床又小又硬,桌椅板凳落满了灰,用手一推还摇摇晃晃的。

叶思娴心里头拔凉拔凉,误打误撞入选不能回家就罢了,往后还得受罪?

“小主您别哭啊,今儿也算您的好日子,哭了不吉利。”身边大一点儿的宫女赶紧劝着,声音温和。

叶思娴眼泪汪汪看向她,见她圆圆脸蛋,弯弯眉眼还挺讨喜,就呜咽着问她叫什么名字。

“奴婢圆月,十七了,以后就伺候小主的饮食起居。”

“我知道了!”还挺合眼缘的,叶思娴用袖子抹了把眼泪,止住哭。

圆月有些哭笑不得:“小主,嬷嬷才教过,不能用袖子擦……”

……

不管叶思娴多不情愿,她都得面对现实,带着宫人住进这锦绣轩。

她只沉寂了半个时辰,就开始着手收拾。

江淮县地处江南民风淳朴,娘亲更是温柔贤惠的江南女子。

从小就教导她,女人家不管肚子里有没有墨水,性子要好,手脚要勤快,不能委屈自己。

所以叶思娴打小儿就手脚灵快,这点活儿难不倒她。

当天上午,她带着大宫女圆月,小宫女巧燕,和太监小秦子,上上下下将锦绣轩给打扫得干干净净,任何死角都不放过。

快中午的时候,几个人累得瘫倒在地,身上,衣服上,头发上手上,没一处干净的地方。

“小主,您……在家里也亲自动手做这些?”圆月擦着汗。

“那当然!”

“我娘说,一个人如果什么都不干,那不成了‘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废物啦?”说着,渐渐低下头,眼圈儿红红的。

圆月正打算安慰,忽听见门外有脚步声,原来是宋贵人和孙贵人路过。

她们衣着华丽,被宫人簇拥着站在门外,看向脏兮兮的主仆四人,尤其是叶思娴,她爬上梯子掏蜘蛛网,弄得整张脸都是灰尘和汗水。

“呦!叶妹妹这是怎么了?”宋贵人连忙用帕子捂住口鼻。

“哈哈哈,叶妹妹这算是自暴自弃了么?”孙才人指着她的脸。

“也对!”她得意一笑:“到底不是皇上选的,和我们都不一样呢”

“可不是?”宋贵人嫌弃得甩着帕子,“住在这儿,你怕是一辈子都见不到皇上吧?哈哈哈……”

“走吧走吧,咱们得去给容妃娘娘请安呢”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和离后,我被太子娇养了

东宫来了一位身娇体弱的下堂妇,刚开始东宫储美没把这位弃妇放在眼里。 谁知她今日偶感风寒,明日抱恙在身,引得太子殿下日夜照顾。 这照顾着照顾着,还把人照顾到榻上去了,气得众美大骂她是臭不要脸的白莲花。 ** 太子萧策清心寡欲半辈子,直到遇上秦昭。 他以为秦昭可怜,离了他活不下去,于是让她暂住东宫,日日夜夜娇养着,这娇着养着,后来就把人占为己有,食髓知味。 后来他登基,每次上朝看到秦昭前夫那张脸,都要对秦昭来次灵魂拷问:“朕可还让昭昭满意?” 【穿书,双洁,甜宠】

一千万·连载中·291万字

富贵妾

傅容仪,半生都不得容易。 她原是陪嫁丫鬟,怎知一朝得了青眼,惹到了嗜血姑爷。 从此以后,难得容易。 傅容仪一甩袖子,她不干了! 可惜,入了爷的眼,她不干,他干!任她天涯海角都别想逃离。 傅容仪这一生,确实“不容易”。

庭院深笙·连载中·458万字

清穿之九爷娇宠侧福晋

时筠穿越了,选秀头天就给犯浑的九爷要回家做格格了。 你说这人混是混了点,奈何他忒有钱啊,时筠的小日子过的那叫一个肆意。 可是日子久了,时筠才发现,九爷这人竟然有预知的能力。 康熙爷要发怒,他会提前躲着点,太子爷被废,他也不会恭维红极一时的直郡王。 天灾时,他能有效的给出瘟疫的预防对策。 时筠顿时心生疑惑,这九爷怕不是穿越或者重生的吧! …… 某一日,小太监火急火燎的找到时筠,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到 “主子爷受伤了,侧福晋快过去看看!” 时筠一听,心里即是担忧又是着急,撂下手里的小阿哥,叫上太医就去瞧九爷了。 可当看到九爷手上那一条特别不明显的红线时,时筠傻眼了! “妾身和太医再来晚点,爷手上的伤,怕都要愈合了吧。” 太医:…… 九爷心里委屈:…… 人家这不是想要侧福晋多关心关心吗!谁叫你眼里心里都装着那个只会哭的臭小子。

杨家小棉羊·完结·177万字

贵妃她又轰动后宫了

乔如星:? 老娘锦鲤附体帮狗皇帝挡住了厄运? 尔康手拒绝! …… (双洁,1V1)

玉楼人醉·完结·123万字

二婚必须嫁太子

祖母老谋深算,亲爹远在边疆。还有个强行嫁给自己爹还害死自己亲妈的长公主继母。又被这继母算计嫁给一个中山狼,还被强行灌了药导致小产。雁南归穿越过来就接手了这么一个烂摊子。 简直不知道从哪下手才好些,但是第一件事必须是离!这垃圾堆里捡来的男人留着过年吗? 然后就是报仇,这群狗东西一个也别想跑。但是如何扳倒一个长公主,这是个问题。 太子殿下横空出世:跟我,你那狗后妈迟早要跪着给你磕头。 太子如此多娇,引雁南归折腰。 如果你的恶毒后妈是个公主,你如何能扳倒她呢?那就是直接打进她娘家!把那个该死的老皇帝从皇位上薅下来!

雪中回眸·完结·126万字

宠婢为后

【双洁、1V1】姜韫善谋略,识心计,是丽嫔身边得用的大宫女。 从前一心盼着早日出宫。 可人在宫中坐,祸从天上来。 尽心尽力服侍的主子想把她献给老皇帝来换取恩宠…… 姜韫马不停蹄地为自己选好了下家。 谢济是当朝储君,尊贵无比,却摊上了个昏聩无道的爹。 一日在宫中遇见了个胆大包天的小宫女。 遂助一臂之力,欲成人之美。 后来的某夜, 美人呼气如兰:“殿下,奴婢心悦你……” 谢济:我一开始没看上她 姜韫:我一开始看上的也不是他…… #关于我只是想找个大腿却一不小心当了皇后这件事

第十三片月·完结·50.6万字

被休后我成了侯府真千金

乔锦娘方及笄父母双亡。 为了继承酒楼不得不“招赘”一夫婿。 谁知那长得和谪仙似的夫君是个白眼狼,抢走了她的孩儿,留下一纸休书。 乔锦娘成了临安城里的笑话,眼看着叔伯要将爹娘心血抢夺,知府儿子要纳她为妾。 长安城之中却来了一辆侯府的马车,穿着锦袍的嬷嬷走到她跟前喊大小姐。 乔锦娘方知自己是安远侯府的嫡出大小姐,当年侯夫人生她的时候路遇劫匪,因着身边小妾妒忌,换了她和厨娘的女儿。 被休生过孩子的商户厨娘入京,人人都等着看这位真千金的笑话。 暗中估摸着这位真千金何时被侯府抛弃。 可是她们都没有想到的是,乔锦娘凭借一手厨艺在长安内开酒楼连陛下都夸赞,在侯府被宠成了娇娇。 长安城里的长舌妇又酸不溜叽地道:“女子在家里被娇宠又如何,年过十八已生过孩子,哪还能嫁人?” 侯府也为乔锦娘找了不少夫婿,明明商量好的姻缘却屡次不顺。 侯夫人以泪洗面,假千金说要把夫婿让给乔锦娘。 乔锦娘拿着擀面杖,踢开了东宫大门:“你既然已经休了我,为何还要对我的婚事动手。” 某太子:“孤怎会让皇孙的娘亲嫁与他人!” …… 入赘是太子失忆的时候。 休书是有误会的。 追妻是会火葬场的。 真假千金不撕逼,女主回长安侯被宠上天。

五月柚·完结·101万字

簪头凤

新书《又逢君》开坑啦,欢迎书友们移步O(∩_∩)O~ 陆皇后生前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顺利晋级做太后。 睁开眼,重回韶华之龄。 当然是有仇报仇。 万万没想到,报仇的路上,有一双暗沉的眼眸盯上了她……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146万字

表哥万福

《黑月光她千娇百媚》新书待上线,欢迎收藏 男女主没有血缘关系! 虞幼窈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她嫁给镇国侯世子宋明昭,成了三妹妹虞兼葭的药引。 取了三年心头血,虞幼窈油尽灯枯,被剜心而死。 醒来后,虞幼窈心肝乱颤,抱紧了幽州来的表哥大腿:“表哥,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周令怀遂撑她腰,带着她一路荣华,凤仪天下。 虞幼窈及笄后, 镇国候世子宋明昭上门提亲, 周令怀将虞幼窈堵在墙角里,声嘶音哑:“不许嫁给别人!” 幽王谋逆,满门抄斩,世子殷怀玺,化名周令怀,携不臣之心,怀蚀骨之恨,住进了虞府,以天下为棋,掀起了乱世风云。 所有人都嘲笑他是个残废,只有小姑娘蹲在他面前,心疼他:“表哥,疼不疼?” 周令怀遂愿:“以一身血肉残躯遮风挡雨,护她衣裙无尘,护她鬓角无霜,护她一世周全,予她一世荣宁。” 1V1,男女身心干净 旧文《豪门重生:恶魔千金归来》,愿不负等待,小伙伴们要收藏,评论,打赏支持喔! 交流群:145496713

犹似·完结·22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