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权臣的心尖朱砂痣

重生成权臣的心尖朱砂痣

鹿十六

古代言情/已完结

153万字

完结于2022-03-3110:48:33
郑念如从一个随时会被害死的郡主一步步走到太后的位置,权倾天下,不甘的是最后没落到一个好的下场,可郑念如认为,这事放谁身上,也救不了南郑国。 然而她重生了,痛定思痛也反思了几个前世里的错处。一是不该高门低嫁一个气量狭窄的小门户里走出来的居南一,满心只想着儿女情长,与她抵死缠绵,不足以辅佐南郑;二是不该杀了乾道寺所有的人,那是南郑国百姓的精神支柱,毕竟有更好的办法不是,色诱啊;三是不该自信邻国君主一定会拜倒在她裙下,相信那出尔反尔的邻国君主的承诺,才导致了两国几年的拉扯战。 嗯,郑念如觉得自己没有错,她只是想要好好活着,想当一个好太后的。既然重活一世,可为什么要她重活一世?难道还准备让她再将南郑国搅得天翻地覆不成?

第1章重生回十三岁

郑念如醒过来的时候,依旧还是南郑国的朝仁郡主。

前一秒冰冷的刀刃刺进了她的胸膛,这倒不是让她最痛苦的,接下来居南一拼命塞下的各种丹药、光怪流离的术法让她死不了、活着只有挖心锥刺般的痛苦,还不如痛痛快快地死了。

可是居南一怎么可能让她死,她费尽千辛万苦将居南一捧上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又知道了她准备亲手要害他,他怎么会愿意?这么多年的“夫妻”,冷眼旁观任由痛楚蔓延的她生不如死也一定十分快意。

可郑念如还是认为,身在低位的居南一骨子里永远带着狭隘的心胸,就算是坐上了高位,看到的也是儿女情长,家长里短。

郑念如经历了烈火灼烧般的煎熬之后,认为自己一定是死了。

可是醒来的时候,窗外云雀清脆尖嫩的声音,轻纱吹拂着滑过肩膀、脸颊,墨云纱独有的暖糯轻软触感,让她恍惚以为只是做了一场噩梦。

郑念如坐起,若有所思地盯着眼前的一切,纱幔外整齐有序几乎不可闻的细碎脚步声是她曾经的侍女,此时已经恭敬地端着梳洗器皿等待着。

那些尘封的记忆在似成相识的环境中一下子涌了出来,这是她的闺房,南郑国兴庆殿——偏殿。

说是偏殿那已经足够客气,兴庆殿千门白昼开,占地极广,她所在的启顺楼是千门之外的偏僻一角,几乎要被兴庆殿金黄色的屋翎叠嶂挤出去。

太后是最不待见自己的,认为她的父亲端王的叛变是她母亲的蛊惑,母亲一生下她后,就将她关在这座偏殿之中整整十六年,折磨了整整十六年。

“郡主醒了——”隔着纱幔的声音威严肃静,刻意的腔调带着粉饰的坚强,像刺猬竖起的倒刺。

郑念如恍惚一笑,云娘,她的奶娘,也是自小就陪伴着她的忠仆。

“郡主——”纱幔被缓缓掀开,幔尾慢慢地在床脚聚拢成了一朵花。

云娘一身暮青色的锦缎宫服,天青色滚边从领口到衣角,腰间蔼青色络子编成的五瓣花莲垂下一道道同色的穗子,稳稳压住裙角。

“郡主做了噩梦?”云娘亲自接过侍女手中的手巾,小心地擦着郡主额角的汗,看来是噩梦,郡主被吓得不轻,从后脖子到背脊一层密汗。

郑念如转头,同样的发饰,云娘比起旁人总有一股子别样韵味。郑念如依稀记得母亲是南门国送来和亲的公主,来南郑国的时候只带上了云娘,云娘与母亲自小一起长大,是母亲最信任的人。此后她的人生岁月里,云娘为了她付出了所有的心血与精力。

“伺候郡主梳洗——”云娘利索地吩咐完侍女,亲自端着一盒糕点走到跟前。

“郡主,端王昨日送来的血糯芙蓉糕。”云娘说着有些伤心,郡主一出生,就被延平太后夺回宫中,作为制衡端王的棋子。

郑念如想起来了,今天是她的生日、母亲的忌日,也只有这一天,父亲会送血糯糕来,是母亲生前最喜欢的糕点,顿时也了然,一向喜欢鲜艳服饰的云娘,今日穿的已经算是十分朴素。

郑念如有些不适应这个称呼,她往后的年岁里,听的最多的是“太后”这个称呼,恭维的、谄媚的、痛恶的、讥讽的,她都十分习惯了。

“父王今日可曾派人来传消息?”郑念如捏起一块血糯糕,侍女细心地将梳起的发在脑后并拢,挽成一个玲珑飘逸的少女发鬓。

她的父王——端王,当今南郑国国主的胞弟,曾经是南郑国最有威望的亲王,立端王为太子的呼声如潮涌。可她的父王却看上了母亲,与自己兄弟的女人暗渡成仓,兄弟反目成仇,端王起兵谋逆不成,几乎成了阶下囚。

郑念如就是这场纷争的后果,她的出生成了囚禁端王一生的枷锁。她一出生就被延平太后带回了兴庆殿,明面上是要亲自抚养,实际上是掐住了端王的七寸,宛如拽住了人偶头顶的那根线。为了她,父亲放弃了手中大权,如今成了南郑国最无用的王爷。

“端王一早就让林志传了消息,他还在老地方等着。”云娘笑着说道,看了一眼四周,“昨日里处理了的那个老嬷嬷,底细查清楚了,是个冷宫里做伙计的,应该是迷了路,闯进来的。”确定身旁都是平日里敲打得十分老实的侍女之后,悄声说道。

郑念如点点头,不管什么底细,真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些都不重要了,以她后来的狠毒与残暴相比,这些都根本不值一提。

“郡主,我们的车停在太子府的东侧门。”云娘突然又说道,“郡主,太子殿下那边,总得想个机会说一说这件事,太后只怕容不得我们了。”

郑念如微微一愣,哦,想起来了,因为是母亲的忌日,为了能够出宫,她早早地求了太子,开了太子府的东侧门,从启顺楼的偏僻后门出去,就是太子府了。

启顺楼偏僻,偏僻的几乎就算是年长的宫女都不太认识,可与一旁的太子府却是一墙之隔。

“此事不急。”郑念如平静地说道,就着拂冬的手选了金缠丝桃花的簪子,同样金缠丝的桃花耳饰适合这个年纪的青嫩与鲜艳,镜子中的容貌熟悉又遥远,少女的稚嫩远没有日后的艳丽,与稚嫩一道散开的记忆里,是那个曾经充斥着她所有回忆的太子。

郑念如曾经不止一次想过,如果当初在冰湖里救她上来的不是太子,这么多年能够在宫中庇护她的能够是别人,那么是不是就不会有以后身心疲惫的十几年?那么也不会有她叛国抢了他的皇位,至少抢了不会那么内疚。

是啊,她有选择吗!如果她没记错,此刻的她是一半是生一半是死的境地,是挣扎求生丝毫不顾脸面的境地,顾不及手段的高低与贵贱。

“郡主——”云娘觉得今日的郡主有些怪怪的,可又说不出哪里怪。

郑念如收回思绪,侍女依次展开的服饰流光溢彩,都是南郑国如今最流行的款式,郑念如指了指第二件浅粉的绢纱金丝绣蝶上裳,烟灰色纱质罩衣,压住了粉的轻,精巧的是衣领到胸前丝绣的簇领展翅蝴蝶形态各异,栩栩如生。

就算是多活了二十年,郑念如也觉得自己这时候的眼光是极好的,这些衣裳都是最优秀的绣娘绣出来的,甚至为一个蝴蝶没有达到她的要求,毁了重做。这是第三次的成品,才入了她的眼。

“郡主先用早膳吧。”云娘看着落得如花一般娇俏的郡主,从心底溢出一丝安慰来。按理说,今日是王妃的忌日,郡主应该穿素色一些的衣服,可王爷一年难见郡主几回,虽然说如今,因为太子的原因,父女俩见面的次数多了许多,但郡主想让端王开心的想法是不会错的。

郑念如却知道,这一身衣服除了为让端王欣慰,更是穿给太子看的。

也是,太子府里的绣娘也只有在她的调教下才能做出这么好的活计。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真千金她卷疯了修仙界

兰知为了在异界力挽狂澜,精通丹器符箓阵,熟知科技与智能,文能提笔考清北,武能一剑惊鬼神。 一朝回到家,她还只是一个星脉被抽了的小可怜,鸠占鹊巢的假千金轻描淡写就能左右她的生死。 兰知冷笑一声,当着众人的面跳下了悬崖。 ——废人身体干不过,先找个星院苟着。 然而,星院太落魄了,她连晋三境之余不得不花点心思帮星院重振辉煌,比如,先定一个能达到的小目标: 先赚它一百个亿。 为此她做出了全修仙界通用的即时传讯工具,打造了遍布全修仙界的线上交易平台,打破了世家资源垄断,实现了丹器阵符自动化生产,一剑削光了夜袭的秽兽…… 还顺便成了修仙界首富。 众人争相向兰知取经。 兰知谦虚一笑:“手熟而已。” 一句话,卷疯了整个修仙界。 自以为解决了兰知的假千金一转身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之间竟然就失去了一切,既惊慌又无助:“属于我的东西呢?” 兰知云淡风轻道:“不好意思,都被淘汰了呢。” - 兰知智慧、谋略、手腕,样样不缺,就是缺了点温暖。 不知何时,星灵万物之神已悄然来到她的身边,将她拥入怀中:“你温暖世界,我温暖你。”

凤冲霄·完结·79.7万字

辞凤阙

谁说女子不如男,巾帼可擎半边天! 阿爹斥:“你生来便是女郎,任你文韬武略,英雄了得,这世道也不容你出头,这是命,你要认命!” 阿娘劝:“世族贵女,识礼恭良,贤淑端庄,维务清贞。觅得良缘,夫荣则妻贵。” 敌将喝:“区区妇人,不知暖被奶娃,我雄雄儿郎,你不配与我叫阵!” 众将:“主将为女子,要我们听凭调令,这是朝廷对我们十万儿郎的折辱!” 认命?贤良?不配?折辱? 这些她都要用手中的铁剑将之粉碎! 女子又如何?天予奇才,生逢乱世,她凭什么不能与群雄逐鹿? 她,要争霸天下! 让这些人看清楚,这个世道铁与血才是唯一的真理!

锦凰·连载中·74万字

春杏绕宫墙

【已完结,推新书《宫墙映江月》】 世间最可靠的唯有利益相驱的立场,在这风起云涌的后宫之中,何来永恒的盟友? 只是在你彷徨的时候,有人懂你的孤立无援。 在你跌下神坛的时候,有人扶起进退维谷的你。 在你登上巅峰,俯瞰世人的时候,有人伴你身侧,同你仰望苍穹。 【无男主,只有风雨同舟的姐妹】

桥烟雨·完结·51.7万字

被困无限综艺后咸鱼大佬她杀疯了

【不是无限流!楚门的世界类故事!】 【反杀金丝雀×自我攻略上位者】 * “谁说的我要抛弃他?我要让他为我所用,让他为我叛变阵营,让他自以为还有希望挽回,让他永远活在谎言中。” “那我呢?” “你是谁?” “一个心甘情愿被你利用,随时等着上位的男人。 * (男主顾行则)

九方yu·完结·88.3万字

大佬的丫头不好惹

京城各家眨了眨眼睛,齐墨那个煞星结婚了?还如此高调?一定有什么阴谋! 齐墨温柔地说道:我家丫头乖萌可爱,你们不要吓到她! 柳莹忙点头附和:额就是一颗可怜的小白菜! 系统三小只:就是就是,阿莹敲可爱,不接受反驳!如果能多安排点事做,就更可爱啦~ 京城顶级世家安家,不到三个月,失去资格,黯然离京。 柳莹萌萌地说道:他们自己内斗,不关宝宝的事。 齐墨嘴角抽了抽:就是,我家丫头这么萌,别想让她背锅! 各路金融大鳄:呵呵,你家丫头喜欢割韭菜,你怎么不说! 齐墨很是淡定地说道:自己做事自己当,欺负我家丫头没靠山吗? 众人……

袖安书卷·完结·142万字

炙热撩人

凌洛跟身边朋友介绍迟宥枭:“我老公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是他父亲最宠爱的儿子……” 迟宥枭跟身边朋友介绍凌洛:“我老婆乖巧听话,国色天香,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 某次商会,众神抢夺国外医药市场的竞标会上,杀机四起,慌乱之中,四目相对。 “老婆,你不是连京都城都没出过的小丫头吗?” “老公,你不是好吃懒做,不思进取的富家少爷吗?” 身份暴露,才惊觉了一件事,斗了那么久的死对头居然是枕边人?

解放西荔枝·完结·57.3万字

当老板吗?不开店就狗带的那种

小怂货翟文莹莫名绑了个位面交易系统,让她到各个有问题的位面开店当老板,解决位面问题。 不干?不干就让你狗带! 被动当老板的翟文莹只能怂怂点头:我干!我干! 面临粮食危机的末世、秩序即将崩坏的修仙界、鬼怪横行的异界、基础灵气不断流失的现代...... 翟文莹穿梭在这些位面之间,开启兢兢业业给天道爸爸打工之路。 去位面之前,翟文莹:当咸鱼,窝店里;去之后,翟文莹:到处浪,搞事情!

珋沅·连载中·153万字

我有一座百草园

网文版简介: 穿书成为活不过开头的同名悲剧女配, 百草诗表示不慌,左手反坑系统赚积分,右手种下一个百草园。 赚钱养家,娇宠相公两不误, 开药房、制药膳、布局药妆,顺便经营个高尔夫球场 走上人生巅峰。 正剧版简介: 流落民间的小农女,捡了个人间肖想相公。 从此,她种草养家,他高岭之花。 世人都说:她区区小寡妇,如何配得上他? 只有他知:春天的金银花、夏天的鲜竹沥,皑皑高山上的雪莲,悬崖峭壁上的石斛,她伏地祈祷,垒土为坛,撮草为香,将最宝贵的自然馈赠,与他独享。 阴谋诡谲的皇朝争霸中,她手握富可敌国的财富,助他登顶权力的宝座。 如果没有你,我要这黄袍加身、锦绣河山有何用? 一句话简介: 世间百草不及你,你是我唯一的药石。 这是一本关于天下本草的爱情故事。 本书又名《农门娇娇女:我靠种草养俏相公》 PS:1v1双洁,本文架空,切勿考据。

烟水漪·完结·110万字

夫人,傲娇傅爷今天不装病了

【可咸可甜痴情的假白兔VS面冷心热有病的傲娇大佬】 传闻Z国的高冷小仙女梁以橙嫁人了,对方居然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大叔,还是个即将离开人世的病秧子。 一夜之间,Z国所有的高富帅都不服了,哭着喊着要求梁以橙离婚,投入自己的怀抱。 然而梁以橙不但不离婚,婚后还对那个病秧子百般呵护。 病秧子傅瑾习告诉她:“我有病。”梁以橙回答:“我知道,我就是你的药。” 傅瑾习继续道:“我不能给你未来。”梁以橙:“我就是你的未来。” 傅瑾习急了:“你这个丫头怎么回事呢,赶也赶不走,骂也骂不走,你赖在我这里干嘛?” 梁以橙笑着说:“因为我爱你。” * 前世,他是那个杀伐决断,冷血无情的傅瑾习,却为了一个瞎子着了魔,殉了情。 他为了这个瞎子寻遍世界名医,又为了她重修全世界的盲道。 他说:不管她走到哪里,她脚下的路都是他为她而铺的。 她眼瞎,看不清他的绝世容貌,却听见了他说‘我爱你’ 这一世,她是来还债的。 * 再后来,病秧子不装病了,他将某个娇弱的小女人按在吧台之上,托起她的下颚,眼神灼灼,声音低沉暗哑低低道: “既然招惹我了,就不许你再招惹别人。”

那一缕幸福·完结·93.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