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的掌中娇她另谋良配了

太子的掌中娇她另谋良配了

小菜丸

古代言情/已完结

45.7万字

完结于2022-06-0700:40:24
【双重生,疯批病娇太子爷vs咸鱼作精小娇娇】 李宝嘉被一纸诏书赐婚给太子五年了。 世人称道太子独宠于她,可只有李宝嘉知道,太子赵懿这个骗子! 什么光风霁月,温润如玉,他实则性格恶劣,是个十成十的病娇疯批。 所谓的宠爱,也不过是他为了掩护心头白月光的手段,自己不过是他的挡箭牌。 好在她没有老死后宫,一个脚滑就重生了…… 李宝嘉竟直接回到了未被赐婚给太子以前。 喜大普奔!成为东宫金丝雀,人之蜜糖,却是她的噩梦。 这一世,她只想摆烂避开赐婚,好好给自己挑得良人! * 太子赵懿一觉醒来,发现前世手到擒来的小娇娇竟然对自己避之不及。 这还不够,她还专心琢磨起那些鸡零狗碎的烂桃花? 赵懿不淡定了…… * 男主后期会黑化,前世都是误会,双洁宠文。 女主后期搞事业,也就是开开女学,当当首富这样子~~

第一章噩梦

“嘉嘉,过来。”

坐在床上的男人穿着一身明黄色直裰朝服,腰间扎条同色金丝勾线蟒纹带,身形欣长,俊美的五官在忽明忽暗的烛光里看不清表情。

李宝嘉轻咬着下唇,缓缓的走到那个男人面前。

男人的大手抚上了她被咬的有些润色的嘴唇,轻轻的摩挲着,明明是看起来亲昵的动作,她却有些害怕的往后瑟缩了一下。

他轻笑了一声,似乎极为愉悦:“现在知道害怕了?你明明知道我会惩罚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嗯?”

他最后一个字拖的有些长,似乎对接下来的“惩罚”颇有兴味。

他的手搭在她的腰上,一点一点的收紧,就好像猎手终于圈到了自己心仪的猎物。

李宝嘉的手抵在他的胸口上,闭着的眼睛睫毛微微颤抖:“我....不是......”

男人的手却有些粗暴的钳住她的下巴,按住她的头缓缓向她靠近……

啊———

李宝嘉猛地睁开眼,白净的脸蛋上已是沁满了冷汗,她的身子微微颤着,脸色煞白。

吱嘎一声,门开了。

一个身着绿色连襟褂裙的丫鬟提着一盏夜灯走进来,将烛火点燃。

扶起李宝嘉,又用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小姐又做噩梦了?”

李宝嘉似乎还沉浸在刚刚的噩梦里,闭着眼睛微微地喘着气。

丫鬟怜爱的用帕子擦了擦她刚刚汗湿的额头,又轻柔的哄道:“小姐,小桃就在这里,您睡吧,我在旁边陪着您。”

李宝嘉依言躺下,闭上眼睛却没有了睡意。

她重生回来已经好几天了,这几天里,每天晚上都会做关于前世的噩梦。

有时候是他高高在上,睥睨众生的姿态,有时候是他醉酒圈着她强行吻她的样子。

她是太傅府最小的小姐,上辈子被一纸婚书赐给了太子做太子妃。

太子并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温润如玉,谦谦君子,甚至...甚至有些荒唐。初时她还以为太子不喜欢自己,但又几乎夜夜专宠,府上一众都说她受宠非常,渐渐她自己也信了。

直到后面,机缘巧合,她才知道,原来她不过就是个挡箭牌,宫里那位宛若透明的苏侧妃才是他的白月光。

他所做的这些,不过是为苏侧妃铺路罢了。

大约待他登基,不再需要她做挡箭牌,可以光明正大宠爱苏如慧时,她好日子就到头了。

结果还没等她好日子到头,登基的前一夜,她愁得睡不着,在河边喂鱼脚一滑就下去了...这估计可以称上本朝最搞笑的死法之一。

估计她死了,他开心的不得了罢,还没来得及解决,这麻烦就自己没了。

说来可笑,这赐婚圣旨,便是她的父亲,当朝太子太傅,亲自在皇上面前求来的。

太子本人对这桩婚事如何看待,她却是全然不知。

父亲需要她来加强李府与东宫的联系,母亲一心想她母仪天下,做这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认为这样便可以压倍受父亲宠爱的秦夫人一头。

但是没有人问过她,没有人在乎她想不想嫁,喜不喜欢太子。

因为他们认为她反抗,便是惊世骇俗,大逆不道,便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现在想来,太子应当也是不满于这样强加的婚事罢了。

李宝嘉迷迷糊糊的胡思乱想着,渐渐便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她是被小桃摇醒的。

“小姐,您可快别睡了,快快起来吧。”

李宝嘉有些迷糊地睁开眼睛,就被几个丫鬟推着起来,净手净面。

罢了又让她到梳妆台面前,欲要给她装扮上。

她终才是清醒了一些,有些懵懂地问道:“这是怎么了,今日有何事,如此着急?”

小桃喜笑颜开:“小姐,你忘了,今日是你去太子府送汤的日子呀。可不得隆重些。”

她想起来了。

以往母亲总要她与太子多多亲近,每隔几天便要她给他送些当归枸杞汤去。说是她亲手煲的。

东宫什么汤没有?

不过是借送汤之由,接近太子,好叫他早日接纳她罢了。

她每每总与母亲说,太子办公,从不让她进去,只让交到黄公公手里便是了。

如此汤还不知他有没有喝,也没见到人,还让别人看笑话,何必如此呢?

但母亲对于此事便异常坚持,相信滴水穿石,心诚石开,长此以往太子总会感动的。

对此李宝嘉不置可否,太子是什么人?

他从出生以来就在这个尊贵的位置上,母亲是执掌六宫的德明皇后,外祖家是威名在外的靖安候府,父亲更是当朝皇帝。

至于他本人,六岁能文,九岁能武。

十四岁时百谈儒辩他以白身参会,以少年之身辩百方之士,赋论《治国》使满座皆惊起而论。

如今弱冠之年,已是治国有道,可以说是惊才绝艳的人物。

想要讨好他的人可不是如过江之鲫,怎么会因为送两碗汤就被她感动?

这说出去还不得贻笑大方。

打定主意不去送汤,李宝嘉制止了丫鬟们手忙脚乱的动作:“不必了,今日不去。”

小桃有些惊讶:“可是厨房的汤已经送过来了,此时不去,夫人那边......”

李宝嘉坚决道:“我说不去就不去。”

丫鬟们都停了手,小桃这会是着实有些惊讶了。

小姐平时都软软糯糯的,也不敢违抗夫人的命令,从未见过有如此强硬的时候。

李宝嘉本来刚想要上床再睡个回笼觉,现下才辰时三刻,也只有勤勤恳恳的太子殿下会起这么早了。

她的眼睛扫过塌椅旁边的针线篮,里头还装着几块明黄色的碎布,看那光泽显然也是极好的布料。

她忽然想起,这个时期,她好像绣了鸳鸯双扣荷包送给太子,但是他只是随意扔在一旁,后面还被他的白月光苏如慧拿了。

小桃歪了歪头不解道:“小姐,您找什么呀?”

李宝嘉有些急:“那个,里面那个荷包呢?”

小桃松了口气:“原来是那个呀,吓死奴婢了,还以为您找什么呢,您就放心好了,那个早在几天以前就给太子殿下送过去了,此时说不定正挂在太子殿下身上呢。”

李宝嘉有些生无可恋。

前世她做了这个荷包给太子,那会儿是确定了她会嫁给太子。

如今她定是不想再入那狼窝虎穴,既已经决定不嫁太子,那绣的荷包这种贴身之物又怎么能在太子手里呢!

不行,这个东西,肯定得要回来。

李宝嘉思索了一番,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

要不...就直接去要吧?

以太子的性子,他这会可能还不记得她是哪路人呢,那小小的荷包,她要回来,他也不会在意的吧?

况且太子对外形象一向温润知礼,上辈子除了她,好像也没几个人知道他的真面目,要维持着这种形象,料想他应该不会在这事儿上为难她。

就是又要再面对他,她有些犯怵。

东宫可不是谁都能进去的,她也不过是占了太子老师之女这层便利身份,才能偶尔见见太子。

所以要拿回东西,得她亲自去才行。

李宝嘉没想到才回来这么点久,就得对上太子。

但那个荷包在那里放的越久,就对她越不利。

此事不能再拖。

打定主意,她对小桃道:“梳妆吧,我要去趟东宫。”

小桃的开心之情溢于言表:“小姐!你终于想通了!”

转身丫鬟们又开始忙前忙后。

李宝嘉拒绝了小桃想给她梳的复杂发髻,只说随意梳个简单的就好了。

小桃笑道:“小姐,刚刚还不想去,这会倒是这么着急了?不如好好打扮精致再去,好叫太子爷见之忘俗呀。”

李宝嘉瞪了她一眼,心道她还想多活几年的话可不敢去招惹他,就让他和苏侧妃双宿双飞去。

小桃吐了吐舌头:“就听小姐的,梳个简单的就罢了。”

换好裙子,李宝嘉急急忙忙登上了去东宫的马车。

东宫。

太子赵懿在殿内处理政务,黄公公候在门外,殿后两个大宫女说着悄悄话。

“今日不是那李太傅家的小姐给太子殿下送汤的日子,怎地今日日上三竿了,还没来?”

“谁知道呢,不来最好,没看咱太子爷烦着呢,那李府的小姐不过就是有个好出身,太子殿下才看不上这等主动送上门的。”说这话的宫女显然是有几分姿色的,一脸倨傲。

旁边的圆脸宫女应和着,心里却不以为然。

毕竟在她看来,李府的小姐最是配太子殿下不过了,长的可爱又秀丽,心地善良,上次她摔了殿下的点心,还是她给她解围的呢。

这边正议论着,那边李宝嘉就到了。

黄公公见她来了,下意识想前去接过食盒就将她打发走。

走近才看见这姑娘和她的几个丫头手上都空空如也。

他愣了一下,心里暗忖这李小姐今日莫不是要送什么新花样?

李宝嘉给黄公公福了个礼:“黄公公...可否让我见一见殿下?我...我有事和殿下说。”

原来是想见殿下,黄公公有些为难道:“这...殿下现在不见人,您有什么东西,老奴给您带到就是了。”

李宝嘉反而有些松了口气,悄悄附在黄公公耳边说了来意。

黄公公眼睛瞪大了,这姑娘倒是新奇,从未见过有人送了东西,还要回去的。

更何况是送太子的。

他想了想道:“那您在这里等一会儿,老奴进去通报一声。”

待到黄公公进入殿内,赵懿正批着进言选秀女的折子,见他进来,淡声道:“何事?”

黄公公恭敬的弯着腰道:“那李小姐在门外要见您。”

又抬头瞄了一眼太子殿下小心道:“说...说是想要向您讨回前几日送给您的那个荷包。”

他愣了一下,轻笑了一声:“让她进来。”

显然他并不认为她是想要要回那个荷包,不过是为了见他一面使得手段罢了。

既然她这么想见他,还编出了这种理由,他就让她进来,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娇娇一笑,糙汉他为美人折腰

沈千帷在燕州军营里光着屁股蛋子长大,素来是最见不得那三步一腿一软,五步腰肢酸的娇小姐,直到有一天,苏御史家的嫡出四小姐回了汴京,码头上惊鸿一瞥,一眼就望到心里去了。 然而这小丫头瞧着娇滴滴的,实则满肚子坏水儿的小狐狸一只,巧嘴一张,满汴京的闺秀公子,看谁不爽就骂谁,比那带刺儿的玫瑰还厉害几分。 这脾性,哪能一直惯着?可娇娇一笑,糙汉也软了心肠折了腰,一宠便是一辈子。 新书《东宫掌娇》已发布,宫斗非双洁爽文,有兴趣的朋友可移步一观~

画堂绣阁·完结·76.1万字

娘娘是个娇气包,得宠着!

现代牛逼轰轰的神棍大佬林苏苏,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个弃妃,还是有心疾那种,娇气得风吹就倒。 争宠? 不存在的,咸鱼保命才是生存之道! 可偏偏,身边助攻不断! 太后:趁着皇帝神志不清,快快侍寝,怀上龙子,你就是皇后! 林父:皇上受伤,机会难得,闺女快上,侍疾有功,你就是皇后! 只有宫妃们生怕她林苏苏一朝得宠。 于是! 今日宴席,皇上微熏,绝不能让林苏苏去送醒酒汤! 遂,一众妃嫔齐心协力,把林苏苏困在了冷宫。 可谁来告诉她!冷宫那个眼尾泛红的男人是谁啊! 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又把皇帝送到了她眼前啊!! (1V1,双洁)

玉楼人醉·完结·149万字

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专情帝王VS矫情宠妃】双洁 嫁入东宫三年,姜容鹤做了三年的笑话。 太子梁笙与小妾爱的死去活来。 却让她受尽冷落虐待。 直到那一日,首阳城破。 太子拉着她的手说:“容鹤,你愿意为我殉节吗?” 姜容鹤一个耳刮子就扇上去了:“殉你爹,渣渣。” 顶着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姜容鹤直奔敌营办了年纪轻轻的叛军头头。 倚在叛军头头怀里,她得意张扬,以为自己手段了得,发誓以后做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好好享受一把恃宠生娇。 熟不知,人家对她蓄谋已久,就等着她自投罗网。 人前她矫情做作楚楚可怜,人后张牙舞爪毒舌八卦。 高座帝位的那个男人,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偏心她,把她纵容的无法无天。 前朝后宫都知道,自荐枕席的前朝太子妃是个妖孽,将英明神武的新帝迷的神魂颠倒。 新帝则表示:姜容鹤你尽管演,拆穿你算我输! 【非爽文!非爽文!非爽文!】 新文《祸水美人她登基了》已开更!

拾筝·完结·60.7万字

和离后,疯批摄政王只想娇宠我

赵斯斯与摄政王成亲以来都是各过各的,仿佛谁也不爱谁。 在偶然撞见摄政王与相府小姐出入私宅过夜后,摄政王那是两天两夜不回府,赵斯斯执意要与摄政王和离。 和离前夜,摄政王意外负伤失忆。 自那以后,每当赵斯斯一提和离,摄政王就昏迷倒地。 ** 摄政王那张好看的皮囊有多矜贵内敛,骨子里就有多偏执疯狂。 偏偏,他养得好好的女人执意要和离,后来那些藏在心底的占有欲彻底暴露。 也后来,一碗落子汤,摄政王仅有的理智彻底崩塌。 “比狠吗,来啊。” #那是他用皇权富贵养的小金枝儿# 【偏执流氓手段脏的摄政王VS不走心的美人】

时京京·完结·63.9万字

感化暴戾大佬失败后,我被诱婚了

桑家大小姐桑浅浅十八岁那年,对沈寒御一见钟情。 “沈寒御,我喜欢你。” “可我不喜欢你。” 沈寒御无情开口,字字铿锵,“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大小姐一怒之下,打算教训沈寒御。 却发现沈寒御未来可能是个暴戾残忍的大佬,还会害得桑家家破人亡? 桑浅浅麻溜滚了:大佬她喜欢不起,还是“死遁”为上策。 沈寒御曾对桑浅浅憎厌有加,她走后,他却痴念近乎疯魔。 远遁他乡的桑浅浅过得逍遥自在。 某日突然听闻,商界大佬沈寒御疯批般挖了她的墓地,四处找她。 桑浅浅心中警铃大作,收拾东西就要跑路。 结果拉开门,沈大佬黑着脸站在门外,咬牙切齿:“跑啊,你接着跑。” 桑浅浅转着小心思,既然跑不掉,那不如试着感化下大佬? 结果感化失败,还把自己搭进去了。 多年后。 发现自己被骗的桑浅浅,一气之下:“我要离婚!” 沈寒御却将人一把圈入怀里,低头吻下。 良久,“还离吗?” 桑浅浅晕乎乎地:“不,不离了……” “那叫老公。” “老,老公……” 沈寒御满意点头:“嗯,乖。”

小楼花开·完结·105万字

我成了表哥的白月光

宋昀盼做了个噩梦。梦里她虽然如愿嫁给了二表哥,最后却落得个从追云阁纵身一跃的下场。醒来后她决定:就算天底下的男人都死光了,也再不跟苏家的表哥们玩了! ———— 苏老太太:我看那个叫高斌的举子仪表堂堂,跟你表妹倒也相配…… 苏珩:他家三代单传,家里急着开枝散叶,盼表妹身子又单薄…… 苏老太太:姓纪的那个呢?瞧着怪稳重的。 苏珩:他父亲早逝,靠母亲跟姐姐养大,他姐姐更是为了他至今还没说亲,性子据说也有些古怪…… 苏老太太:那姜毅呢?也是读书人家出身…… 苏珩:听说他们家规矩大,吃饭是不许女眷上桌的。 苏老太太怒:这不行那不行,你倒是说个行的我听? 苏珩一脸虔诚:祖母,您看我可还行?

桥边芍药·完结·72.6万字

娇软美人重生后被四个哥哥团宠了

【正文完结】 【双重生】 白羡鱼是大夔出了名的美人,娇软貌美,国色天香。 谢行蕴则是候府嫡子,年少扬名,誉满京华。 上辈子白羡鱼做过最后悔的事,就是死缠烂打嫁给了谢行蕴,可经年冷淡,谢行蕴始终不爱她。 - 直到,两人双双重生到了议亲之时。 少将军长兄手持长枪:“要想娶走你,就让他从我身上踏过去!” 首富二哥风流桀骜:“这小子除了穷,哪里比得过你二哥?” 权臣三哥阴鸷冷笑:“我五妹妹性子娇软,定是被你这厮骗了!” 新科状元郎四哥丰神俊朗:“嫁人有什么好,哥哥读书养你……” 白羡鱼怔怔回神:“好……不嫁了。” 众人大喜。 谢行蕴沉默地立在门外,居高临下地凝望着她的笑颜。 - 白羡鱼放弃镇北侯嫡子的消息在京中飞速传开,登门求娶的世家公子把将军府的门槛都踏破了。 眼看着她对自己视而不见。 眼看着她笑意盈盈地与旁人谈婚论嫁。 素来冷情矜贵的谢行蕴喝了酒,半夜去翻了将军府的墙,“……你说过,除了我你谁都不嫁。” 白羡鱼咬唇,“侯爷请自重,这是我的闺房。” “我是你夫君。” 【将门小白兔x清冷小侯爷】

听风讲故事的猫·完结·105万字

退婚后,太子他忽然对我图谋不轨

宋窈重生前,天生霉运,狗嫌娘不疼。 重生后,拿的却是锦鲤团宠养老剧本,只是她却知道,再过不久,她那位堂姐将会拿走她全部气运,夺取她的容貌才学,成为长安第一美人。 —— 大雍皇朝太子君晏,杀伐野性,偏执乖戾,天生帝王命数加身,若是多加触碰,便可凭此替她夺回气运! 于是宋窈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决定傍上这个金枝! 第一次,她矜持抬手,为了气运忍辱负重,牵上少年指尖。 太子眸色清冷:她为什么要摸我的手?她该不会是觊觎我吧? 第二次,她踮起脚尖,为了气运孤注一掷,圈住少年腰身。 太子耳尖红红:这般投怀送抱,她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第三次,她为了气运将少年骗上榻。 太子:窈窈果真心悦于我,举止多有轻浮也是情不自禁! 气运夺回,宋窈吃干抹净溜之大吉:莫挨老子,我独美! 太子:?我以为你觊觎我的美貌而你却只想蹭我的气运??? 不过,气运蹭都蹭了,能不能蹭一辈子? 怼天怼地白切黑小作精vs清冷偏执禁欲佛子 #月色也可渡深渊#

圆缺呀·完结·73.2万字

新婚夜!冷冰冰的世子说要把命给我

陆灼,定国公世子,三元及第,文武兼修,惊艳天下。 身边伺候的年轻丫鬟,个个摩拳擦掌、明争暗斗想上位。 只有夏安安,老实巴交,兢兢业业,努力工作。 但是,不知哪里出了问题……陆灼看上了她。 为她推拒皇亲国戚、名门贵女,向全世界宣告非她不娶! 这可捅了马蜂窝了…… 有人嘲她痴心妄想,有人骂她身为下贱,有人给她扣上红颜祸水的帽子,甚至还有人想弄死她! 夏安安被整哭了。 苟着混口饭吃,怎么就这么难? 那就不苟了吧。 于是,当朝首辅失踪多年的嫡长女回来了。 肤白貌美大长腿,聪明难缠又毒嘴。 而且……她正是陆灼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面对一众哑火炮,夏安安羞涩一笑:“你们只是得不到他一人之心,我可是得不到你们这么多人的心啊!” 众女:啊啊啊啊啊!

夏虫语·完结·69.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