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皇叔家的崽崽又娇气了

九皇叔家的崽崽又娇气了

宋以卿

古代言情/已完结

204万字

完结于2022-05-0700:25:17
征战天下的九皇叔年为了养小姑娘,操碎了心。 小姑娘的父亲被害死,临死前嘱咐他要照顾好她。 公主欺负小姑娘?那把公主的父皇拉下皇位如何。 外敌想拐走小姑娘?那颠覆一个政权如何。 别的女人想虐待小姑娘?那皇叔终身不娶如何。 小姑娘又萌又软,能卖萌能打架,就是挑夫婿有点麻烦。 ﹉﹉﹉﹉﹉﹉﹉﹉﹉ 九皇叔:“音儿,你看越国太子如何,能文能武。” 小德音:“他不体贴。” 九皇叔:“那郑国三皇子?他品行还行。” 小德音:“他武功比我低,遇敌还要我保护。你不要再给我挑夫婿了,我没有成亲的打算!” 九皇叔:“那你看本王如何?” 小德音:“.....好像还可以。我考虑考虑。” 翌日,赐婚的圣旨就送到了王府。 众人:...说好的没有成亲的打算呢?

第1章皇陵惊魂

万籁寂静,阴冷和潮湿扑面而来。

一个满是腐臭的山洞里,一盏油灯映出山洞一角,两个身躯干瘪的老嬷嬷踩着满地的尸体。

她们浑浊的眼珠子盯着绑在柱子上的十岁左右、满脸污垢的小姑娘,阴险地笑起来了。

“刘嬷嬷,戟王已战死沙场,戟王妃听闻噩耗,然后引发恶疾死了,剩下这位德音郡主可是戟王府唯一的主人,皇后命你我早早了结她的性命。”

听到龚嬷嬷的话,刘嬷嬷捂着嘴巴笑了起来,一双晦涩不明的眼睛好似渗毒一般。

“戟王虽然是吾朝唯一的异姓王,但是他手中可是掌握赤炎皇朝三分之一的兵权,他一死皇上定然要斩草除根,哪怕是小小的丫头都不能苟活于世,这是皇后在皇上面前立功的绝好时机,你我绝不能搞砸了。”

刘嬷嬷冷嗤一声:“那是自然,这小丫头片子她父王最信任的摄政王也死在战场上,现在就葬在旁侧的皇陵里。她能在这里和那位煞星一起上路,估计投胎都不得安生,咯咯咯……”

一个月之前,敌军来犯,皇帝派自己的亲九皇叔摄政王和义皇叔戟王爷出战。

结果这一去,两位手握赤炎皇朝大部分兵权的王爷都战死沙场。

世人皆说是敌军狡猾,设下埋伏。但是这其中肮脏,也只有少数人能看清了。

“不必多说了,赶紧送她上路。”龚嬷嬷从伸手拿出一段白绫,摆弄了一番就准备朝元德音走过去。

可是,她们都不知道的是,在她们说话的时候,元德音已经偷偷睁开眼睛。

娇小的身躯上虽然衣服破烂不堪,脸上也看不出原本的模样,但是一双明亮的眼眸却璀璨如星。

她听到她们说起她的父王和母妃,她的小身躯在抖着,眼睛里也蓄满眼泪。

她死死咬住牙齿,才没有让自己哭出声来。

她不能死,她要给父王报仇。

小德音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小嘴巴狠狠抿成一个弧度。

突然,她伤痕累累的小手从绳索当中挣脱出来。

两个嬷嬷才迈腿往这边走过来,结果就见到元德音站起来,跌跌撞撞地从她们面前跑开。

“这小贱蹄子居然解开绳子了,快抓住她!”刘嬷嬷尖着声音叫起来,如同厉鬼在叫魂一般。

元德音满脸泪水,她犹如一只受惊的兔子,到处乱窜。

因为周围都很暗,她跌倒了好几次,手被石头划破,手掌心全是碎石头,鲜血淋漓。

但是身后的两个老嬷嬷就像是鬼魂一样,穷追不舍。

虽然她们已经上了年纪,但是手长脚长的,总归是比元德音跑得快的。

才那么一会儿,她们枯瘦如柴的手就要碰到她的头发,她还听到她们咬牙切齿的咒骂声:“小贱蹄子,等本嬷嬷抓到你,一定要把你的肉给钝下来喂乱葬岗的野狗。”

不,她不要!

元德音瑟瑟发抖地摇头,她的前面是一堵石壁,两个老嬷嬷都以为她无路可走了。

可谁知道,她居然艰难地爬起来,然后从石壁下方的一个小洞里钻下去。

洞穴太小,只容得她爬进去,两个老嬷嬷在后面气急败坏。

穿过长长的石壁,她终于爬出来了,见到了光亮。

在她的眼前,是一个偌大的洞穴,四方镶嵌着夜明珠,让这个洞穴明亮如白日。

洞穴中间,立着一口漆黑镶嵌着金边的大棺材。

旁边还有一排白蜡烛在燃烧着,渗人的火光在摇曳着。

一股阴森的冷意从四肢爬入元德音的小身躯里,她的小脸煞白无色。

难道这里面躺着的那位,就是那两个恶毒嬷嬷所说的摄政王大人吗?

父王为了保护她和母妃,在母妃怀孕的时候就安置母妃去庄子里,她和母妃是今年才回王府,自然也没有见过这位摄政王。

只是她常听母妃说,摄政王和父王关系极好,犹如亲兄弟一般,他们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才不像别人说的那么孤冷无情呢!

这样想着,元德音不但没有感到害怕,反而心里很难受、很压抑。

摄政王和父王一样,都死了。

她咬着下唇,晶莹的眼泪一颗一颗地从小脸上滑落下来。

她一脚高一脚低地往棺材挪去,然后一屁股坐在棺材边,默默地擦着眼泪。

不知道哭了多久,哭到她眼睛都肿了,她才从身上拿出一块沾着血迹的桂花糕。

她舔了舔干裂的唇瓣,费劲地咽了一下口水。

这是母妃给她做的桂花糕,她一直藏在身上,舍不得吃。

“德音没有父王,也没有母妃了……”她擦着眼泪,声音都是沙哑哽咽的。

她捧着桂花糕,扭头看着棺材的一侧,然后带着哭腔喃喃:“摄政王哥哥,这是德音最后一块桂花糕了,德音给你,这样你在下面就不会肚子饿了……”

一边说着,她一边闭上红肿的眼睛,脏兮兮的小手小心翼翼捧着用油纸包着的完好桂花糕,放在棺材的一侧。

结果,强烈的震动声响起,在她身边的棺材居然四分五裂地震裂开来。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摄政王,太后她又沙雕了

【全文免费】 陆漫没想到自己也能赶上穿越的潮流,穿成了太后,不用宫斗撕逼争上位,连生孩子也省了,白捡一个便宜儿子。平时没事就喝喝茶养养花,小日子过得美滋滋。奈何有个不安分的小祖宗。 太监:太后不好了,皇上把摄政王打了。 陆漫:打就打吧。 太监:兵权在摄政王手上。 陆漫吓得从躺椅上滑落:走,去国库拿个值钱的东西,赶紧去赔罪。 太监:摄政王说除了太后的美色,其他一律不接受。 陆漫气得怒摔茶杯:这个无耻下流的老色胚! 太监:太后不好了,皇上把邻国的小公主绑回来了。 陆漫颇为满意的点点头:不错,这么小就知道拐媳妇了。 太监:邻国国君带着大军亲自来要人了。 陆漫慌了:赶紧把小公主送回去。 太监:国君要的人是你! 陆漫大骂:做他的春秋大梦!

九里长歌·完结·60.1万字

我有五个大佬师兄

顾轻轻一时心软救了个人,没想到因此拜到了无数人想要拜为师的灵狐圣主座下,成为其关门弟子,还因此多了五个大佬师兄,从此开始了团宠之路。 大师兄天生剑体,一心只有剑,清冷如山巅雪,却对她展露笑颜,为她炼制各种法衣,将她护在身后。 二师兄精通音律,看似温润,实则冷情,奏曲只为杀敌,却为她弹奏一整夜的曲子,只希望她能够睡个好觉。 三师兄阵法大师,浪荡公子,风流却不下流,对女人从不过心,却愿意闯十天诛仙大阵,只为了救她。 四师兄天才药修,开炉只练丹药,却愿意为了她,钻研糖丸,只为哄她开心。 五师兄符修大佬,一身傲骨,宁死不折,却愿意为了她低下头,把自己的尊严踩在脚下,只为让她不受伤。 男主:那我呢? 师兄们:滚一边去,师妹是我们的! 【本文双强双C,男女主互相宠爱】

冷漠的天蝎·完结·147万字

暴君的鲛人崽崽三岁啦

漫画【鲛人崽崽三岁啦】 上辈子,娇娇十岁才入宫认回爹爹,才当了公主没几天就落了个国破人亡的下场。 这辈子,娇娇发誓一定要保护好爹爹,还要和那位害得她国破人亡的质子拜把子。 三岁半的娇娇叼着奶瓶闯入了皇宫,抱住大暴君爹爹的大腿:“娇娇终于见到爹爹鸟~” 大暴君不屑:“乖乖听朕的话,朕还能给你找一门好亲事把你嫁过去联姻。” 后来…… 这位娇娇成为了墨渊国最受宠的小公主,成为了大暴君的心尖宠。 小公主长大后,姿色过人,各国年轻才子纷纷上门求亲,大暴君凶巴巴地警告:“都给朕滚!娇娇是朕的宝贝!没人配得上她!” 大暴君千防万防,没有防住自家女儿她自己爬墙了!

囍千千·完结·121万字

软甜小可爱被将军宠坏了

新书“惊!星系最弱的她又徒手接战舰了”宝宝们快来围观啦 她和他初次见面,他就说了一句话。 “挖个坑,埋了。”冰冷刺骨的声音,对她来说却如同天籁。 也是她被抛尸几天以来听到的最动听的话。 “是,将军。”从随从的口中,她知道了他的身份,原来他就是被她悔婚的冷血大将军。 如果有机会,她一定报答他的埋骨之恩。 后来,她重生了,也嫁给了他。 所有人都说,完颜骥天生带煞,冷血无情,杀人如麻,吓人的很。 后来,众人看到了气色红润的将军夫人。 更看到了将军夫人被欺负,大将军一家老小出动为其讨回公道的场面。据说对方还是国公府公子,愣是被打得爹娘都不敢认。 而在众人看不到的背后,将军府的下人们总是能听到将军夫人怯怯的问。 “将军还活着吗?” “将军又凯旋回来了?” “对面又没打过将军?” 下人们实在是忍不住问:“夫人您就这么盼望着将军大人死吗?” 白黎昕想也没想的点头,“那当然,等他死了之后我好埋。”这样,她的恩就报完了。 “……”众人。

箐珏·完结·81.8万字

陛下,娘娘她又娇又媚

【双洁+男强女强】温凰生得好。 眼波似水,肌肤如雪,眉目含情,又娇又媚。 只可惜……被她爹送进了宫当替死鬼。 她爹是当朝丞相,野心勃勃想篡位。 太后不是吃素的,让相府送嫡女入宫,明面是嫔妃,实则为人质。 温丞相也不是吃素的,转头就把丢在老家那位糟糠之妻所出的女儿温凰给送了去。还声称,这是相府唯一的嫡女。 所有人都等着看温凰是怎么死的。 尤其是那些嫉妒她美貌的妃嫔。 —— 面对龙潭虎穴,强敌环伺,满级大佬.温凰慢悠悠笑眯眯地摆摆手:木事木事!本尊活了六千年,啥没见过?这才哪到哪? —— 太后?后来搂着她叫:母后的小心肝! 妃嫔?通通跪在她面前:皇后娘娘,求带! 她爹?在她娘面前像条狗:夫人,看我一眼吧,就一眼...... 至于皇帝玄珀嘛……温凰不太想提他。 不是因为他长得美,太招人;也不是因为他城府深,手段狠。 而是因为……这小子总馋她,她特么头疼!

夏虫语·完结·72.5万字

娇妻傻婿

顾义,顾财主家的“傻”儿子,一不小心失足落水,呛昏了。 宋宛月正好路过,给他做了人工呼吸,救活了。 本以为会得到丰厚的报酬,却不想人家上门提亲了。 宋宛月傻了,宋家人怒了。 宋老大:“我就这一个心尖上的女儿,这辈子不准备让她嫁人,出门左拐,慢走不送。” 宋老二:“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让他多照照镜子!” 霸气的宋奶奶:“这么多废话干什么,把他们赶出去!” 躲在门外偷听的男主“哇”一声哭了,“她亲了我,若是不嫁给我,我就一辈子娶不上媳妇了。” 众人:……

晗路·完结·204万字

贵妃她又轰动后宫了

乔如星:? 老娘锦鲤附体帮狗皇帝挡住了厄运? 尔康手拒绝! …… (双洁,1V1)

玉楼人醉·完结·122万字

小奶包她又软又凶

【新书《许你在心尖放肆》青梅竹马超甜宠文,小可爱们可以预收藏一波哦!】徐嘉衍有病,病名叫作见不得江沅哭,小姑娘一哭他就止不住心软腿软。 只到某天,不小心瞥见那盈盈一握的半截腰肢,他觉得自己病得更重了。 就……忍不住想让她哭。 偏偏还不想治病—— 要命! 一句话简介: 伪奶包VS真学霸; 青梅竹马,相爱相杀; 只陪你,从校服到婚纱。

梨萌鱼·完结·75.2万字

团宠娇娇成了偏执殿下的心药

她是永昌侯府苏家的唯一嫡女。 祖父祖母疼,亲爹亲娘疼,二叔二婶疼,哥哥弟弟护。 原本以为解决了前世渣男就可以快意人生了,没想到冒出一个麻烦精! 这个麻烦精甩不掉挣不脱,谁叫她年幼无知伤了人家的面子。 -- 他原本觉得自己的人生也就如此了,没想到让他再次遇见了她。 关键是他发现只要靠近她,自己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心疾就减缓不少。 他不小心亲了她一口,当天心痛就消失了。 原来她是他的心药! -- 后来,他重伤未醒,皇帝与太后接连下了两道旨意让她冲喜。 家里人拍着胸脯对她保证:“查到消息,他废了,娇娇儿放心冲喜便是,咱们会将你救回来的!” 不得已她成了他的冲喜新娘。 就在全京城人以为新婚夜她会成为寡妇时,他醒了! -- 对于他的伤情,她暖心劝慰:“咱们就算做不了真夫妻,做姐妹也是不错的!” 他闻言,奋起,必须让她知道,他只想做她的夫君! 他将她抵在墙上,手禁锢着她的纤腰,眼神灼灼,声音低沉魅惑:“你将我救醒,我唯有以身相许!”

赟子言·完结·10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