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二娘的锦绣姻缘

宋二娘的锦绣姻缘

冰河时代

古代言情/已完结

75.6万字

完结于2021-10-3112:55:27
睁眼前,宋简茹是人人喊打,个个瞧不起的爬床丫头,被天璜贵胄的郡王一脚踢飞,直接裹尸。 睁眼后,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贩了两道手。 房顶透亮,晴天见日,阴天落雨,一日一餐都不周全,宋简茹的穿越怎一个惨字了得。 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不畏生活困境,不惧人心险恶,且看她挽袖洗手作羹汤,容妆锦衣作贵妇,走出一段锦绣繁华的小日子。

第1章契子

南风送暖,万物复苏。

汴京城一下子从春寒料峭的冰冷三月进入了温暖宜人的阳春三月,大街小巷,飞拱流檐、物阜繁华,熙熙攘攘,车马辚辚,人们纷纷甩去厚重的袄子,换上了轻盈的薄衫,脚步轻松的走在阳光下。

汴京城外,寒山岁土爆出绿意、枯水瘦溪日见丰佩,沽沽而来的春水绕城桥而过,汴河水波光辚辚。

两岸,杨柳垂青下,小商铺、凉棚食肆,临河而立,沿河街道上,人流如潮,摩肩接蹱,喧闹而热闹。

有个头簪绒布花、身穿青靛交领衫的瘦个男人,甩着长袖,一颠一摇,左右张看,街道边商品琳琅满目,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他龇牙一笑,自言自语嘟囔了一句什么话,被彼此起伏的叫卖声吞没了,嗅嗅鼻子,

对面小摊子的肉香味扑鼻而来,“羊肉串!羊肉串!”

他馋涎水都流出来,忍不住上前,却被人揪着耳朵拉进了僻静街角,“候四你这狗东西,说好辰光,你咋到现在才来?”

“哎哟哟,姑奶奶,你松松手,我不是来了嘛!”男人一耳嫩肉被揪的生疼,踮着脚跟妇人到了阴墙旮旯。

揪人的妇人松手时朝人来人往的街道看了眼,“跟你说的货有没有?”声音小,装着不经意的样子抄了手。

“快了快了……”

“这话你说过几回了,老娘告诉你,时间不等人,再没有货,我找别家了。”

“别……别啊……”流里流气的候四龇一嘴臭气熏人的黄牙靠近了妇人,想趁机沾人便宜,被妇人一眼识破,“干什么!”伸手就掐他,“好好说话,老娘听得到。”

“是是……”候四再次疼得直龇牙,不敢靠了。

妇人一脸正经,“时间不等人,今天晚上必须搞到货,搞不到,我就找张四去。”

“别啊,今天晚上肯定有货。”

妇人有些不相信的瞅了他眼,“真的假的?”

“真的,当然是真的。”候四神秘兮兮的再次靠近妇人,“这次出货的地方门第很高,你可以多要些银子。”

妇人狐疑的都忘了他一身臭味,“要是真的,你放心,有我的份就有你的。”

“行,还是你裘寡妇厉害。”

“少拍马屁,赶紧给我盯货去。”

“是是……”候四趁她一个不注意,伸手摸了一把她脸,便宜终于被他沾到了,那乐得叫一个欢,跳成长短腿就逃。

“你个死东西……”被人沾便宜,裘寡妇气的撵人就打。

一男一女打情骂俏,一前一后跑了!

有人看他们背影问,“这两人是干什么的?”

认识他们的人摇头失笑,“什么人都能认识,就是不要认识他们,认识他们准没好事。”

“喔,什么样的‘没好事’?”好事者问。

被问的人一愣,半晌没想到怎么回,突然指向歪歪曲曲的小巷子里说,“那里有个马扎铺子。”

这下轮到好事者愣了,“他们卖马扎?”

回话人摇头,“不是。”

“那是……”好事者一脸蒙。

回话人不回了,“反正不是好事就对了。”说完,挑起自己的零担边走边吆喝:“糖水卖罗了……糖水卖罗了!”

好事者耸肩,笑笑走了,没几步融入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夜幕来临,白日喧嚣热闹的附马府终于安静下来,远处,主院灯火通亮,奢华辉煌,衣香鬓影。

近处,下人们住的倒座房里,幽幽暗暗,粗使丫头小喜儿站在床边眉头微皱,一边叠衣裳,一边不时竖起耳朵听向外面,门缝处不时有风吹进,小桌上的油灯被吹的东倒西歪滋滋作响。

油灯‘哔爆’一声,吓得小喜一跳,下意识就伸手拉门朝外探头,夜,静悄悄的,只有门前花畦草丛里有轻轻的虫鸣声。

好像没什么,松口气般拍拍心口,转身轻手轻脚关上门,顺势就倚在门上,自言自语:“千万别发傻才好!”

突然,闷闷一声“嘭嗵”传进门内,小喜儿浑身一颤,快速转身开门,拔步就朝发声地方跑。

等小喜儿赶到二进院子正书房游廊门口时,许多丫头婆子都已聚涌到了院子中间,把院子中间围成了一个半圆,她屏气悄悄挤进人群。

房檐下挂了多盏灯笼,亮如白昼,与她同为粗使丫头的小常儿,面如死灰趴在台阶下不远处,身底下,不停有血咕咕冒出。

小喜儿吓得捂住嘴,下意识抬眼望向高高的台阶之上,书房门口之前,附马府乐安郡王赵熙如神祗仙人一般负手而立,面色阴沉。

贴身小厮小左踏踏几步下了台阶,弯腰伸手探地上丫头鼻吸,等了会,抬头,“没气了!”

赵熙垂眼扫了眼,转身,风轻云淡,“扔了。”

“是,郡王!”小左直身,“来人,赶紧裹了扔了!”

小喜儿死死的捂住嘴,浑身发抖,上下牙磕得厉害,下意识转头,看到世子爷身边的大丫头良儿,汪在眼里的泪水瞬间跌落眼眶。

射向她的目光含着浓浓的不满,甚至有恨,良儿冷哼一声,瞳孔紧束,充满了警告,吓得小喜儿连忙垂头咬牙,她这才意识到,自己不过是府中最低等的粗使丫头,郡王身边的大丫头可是能比六七品小官女儿的,她有什么能力替小常儿报不平。

边哭边想,也许只能给孤苦无依的小常儿烧个头七了!

两个杂役男人弯腰,一人抬头,一人抬脚,把地上的死丫头扔进了草席,三两下就卷裹起来扛到肩上,默不作声的穿过人群,朝黑暗暗的夜色中走去,不一会儿,他们就消失在人群的视线中。

人群散去,就剩小喜儿、小季儿。

小喜儿松开嘴,哭出声,“小常儿……小常儿……”

哭诉的话被小季儿截断了,“不要说附马府了,就算整个汴京都知道,郡王身不能近女人,她想找死,谁能拦得住。”

“你……”小喜儿压低声,不服气:“要不是有人唆使,小常儿不可能去接近郡王。”

小季儿的神情说不上是同情还是讥笑,“要不是她自觉长得漂亮,谁唆使都没用。”见她又要为她辨解,不耐烦道:“你平时把她当姐妹了,可人家听你这个姐妹的吗?”

“我……”小喜儿咬唇。

“行了,看到同住一起两年的份上,我跟你一起给她烧个头七,也好让她超生不要做孤魂野鬼。”

两个杂役扛着草席走在茫茫的夜色中,穿街走巷,打梆子的更夫遇到跟没看到似的,不急不慢的敲着梆子:“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巡街小卒瞧见,细看杂役服后,亦当没瞧见,继续巡防。

“咳……咳……”宋简茹感觉自己被颠得七晕八素,胃里一阵翻腾,喉头一酸,就想吐,可惜手脚被缚,好像被裹成了粽子,动弹不得,想呕又呕不出的感觉真是太难受了。

老天啊,人人都说一死百了,什么罪都没有了,为何她过劳死坠入阴曹地府,还这般难受,早知道,她就赖活着,干嘛死啊!

活着多好,想想,宋简茹都觉得后悔,要是上天再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一定不会让自己活成别人羡慕的模样,她就做个普通凡人简简单单过一辈子。

“老尕子,你咳什么?”抬脚的老才走在后面,总要跟上前面人的脚步,这让他很不爽。

“我没咳。”前面的老尕子晃悠悠的说道。

“不是你,又不是我,那是谁?”老才问。

“兴许你晾神了。”

走神?老才想了想,也许!

“咳咳……咳咳……”

一声连一声,这下想走神也不可能了。

老尕子转头与老才对望一眼,目光看向肩上裹尸,只见雪亮的月光下,卷成卷的草席跟虫子一样蠕动波起。

“咳咳……放……呕……”一口污秽冲出喉头,宋简茹终于喊出声:“放开我……”

在附马府干了二三十年杂役,不说每月抬一次死人,就算一年抬一次也抬过二三十人了,老尕子与老才互瞪一眼,“啊……”

“啊……”两人齐齐扔了手中草席,撒腿就跑。

巡街小卒看到二人跟见鬼似的狂奔,纳闷的看向他们扔的草席:“难道诈尸?”

他们好奇的走过去,草席横躺在青石路上,头脚俱露在外面,青白的月辉下,僵硬挺直,一看就是死人,有胆大的弯腰蹲下,伸手试探,“没鼻息!”

“附……”接话的人话还没有说完,露在外面的死人脸上,一双眼突然睁开。

直直的,黑洞洞的!

“啊……”几个小卒吓得惊叫,转身就跑,“真诈尸啦……诈尸啦!”

诈什么尸?宋简茹道,你们到是救人啊!浑身疼得连眼珠子都不放过,她吃力的看向四周,皎洁的月光下,长街大道,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只是那建筑物好像三国、水浒城,古色古香,难道阴曹地府就是这般模样?

候四抄手等在老地方,阳春三月,夜里依旧冷,他缩成团蹲在马扎店门口,一直盯着巷子门口,巷子口一只破旧的灯笼,在风中晃动,明明灭灭。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我去古代考科举

夫子问:“为何读书?” 湛非鱼脑海里浮现出自家那蹲坑旱厕,挺直了小身板,奶声奶气的回答:“明事理、辩是非。” 若干年后,摄政王看着自家三元及第的小媳妇,“为何读书?” 湛非鱼抬头,一脸的无辜又真诚,“我说为了檀香木做的恭桶,你相信吗?” 穿越后,湛非鱼最感谢两个人:一是改变了科举制度的穿越前辈;一是将仅有的温情和柔软都给了自己的摄政王大人。 凶残狠辣杀人如麻摄政王VS伪学霸自私冷血小女主 湛非鱼这辈子对自己狠、对家人、对敌人更狠,唯独对段数高过自己数倍的摄政王很怂,美其名曰:识时务者为俊杰!

吕颜·连载中·238万字

锦乡里

皇孙陆瞻前世与乡野出身的妻子奉旨成婚,一辈子貌合神离,至死相敬如“冰”。 重生回来他松了口气,并决意从根源上斩断这段孽缘。 不想等到一切如愿,他却忽然发现他前妻——不,他妻子,他媳妇儿,孩他娘!不但也在一直像避瘟神似的避着他,而且还在他处心积虑揭破敌人阴谋、且累得像条狗的时候,却把她小日子过得滋滋润润,在村里遛着狗,赏着花……

青铜穗·完结·92.8万字

娘子且留步

新书《惊鸿楼》开坑啦! 新书《花千变》开坑了! 颜雪怀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看到有人在为她拼命,她很欣慰,这一世终于能安安静静做一朵含苞待放的小白花了,可是手里的这一把烂牌是怎么回事? 颜雪怀:娘啊,我来了,打架带上我! 某少年:我也...... 李绮娘:离婚了就别来烦我,闺女归我! 某大叔:我也……

姚颖怡·完结·156万字

春云暖

新书《折月》已经发布…… 徐春君开局手握一把烂牌:家道中落、父亲流放,嫡母专横…… 偏偏主事的二哥被人陷害,家族又遭灭顶之灾。 为求得生机,她只身进京寻求门路。 诚毅侯夫人正为侄子的婚事发愁,这个万里挑一的败家子早已名列京城士族“不婚榜”之首,没有人家愿意与之结亲。 看到送上门来的徐春君,侯爷夫人眼前一亮,如意算盘敲得劈啪作响…… 殊不知徐春君的眼睛更亮,小账本笔笔精细…… 京城士族纷纷叫好,大赞这门亲事旗鼓相当。两个家族都气数将尽,正好手牵着手在破落的路上齐头并进。 只是……怎么好像哪里不对? 说好了请大伙儿吃瓜看热闹的,怎么一转眼刁奴就被扫地出门?还开起了偌大的商铺? 怎么出入郡王府如家常便饭?连驾前红人项内史都要奉她为座上宾? 更要命的是,花花公子郑大少居然洗心革面读起了书! 这小庶女究竟有多大本事?能让徐、郑两家起死回生,鲜花着锦。 徐春君微微一笑,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只今·完结·133万字

姜六娘发家日常

别人穿越,不是叱咤风云就是笑傲人生,轮到她姜留儿却变成了渡劫。没落的家族,不着调的爹,书呆子小姐姐还有不知道打哪蹦出来的腹黑小哥哥……个个都是她的劫。姜留不憷,用小胖手将劫拧成发家绳,一块过上脱线的幸福日子。 新书《天灾第十年跟姐去种田》已开坑,欢迎大家移步阅读。

南极蓝·完结·262万字

弃妻似锦

韩莞穿越了,成了一个弃妇,还有两个萌宝。 重活一世才明白,男人靠不住,儿子才是自己的。 这一世目标:养大儿子,多赚银子,护好亲人,远离渣男。 大虎小虎排排站:你怎么又来了?我娘说了不要爹! * 弃妇逆袭,萌宝养成,小日子越过越红火!

寂寞的清泉·完结·102万字

娇娘发家录

新文《村里的福运娇她生财有道》已发,欢迎移步支持! 穿越了,穿成乡野山间的小农女,瘦不拉几,衣不蔽体, 爹早亡,娘病逝,和奶奶相依为命, 好在门前就是一条长河,屋后就是一座大山,有山有水, 宋秋表示,不怕不怕,撸起袖子加油干,发家致富,带奶奶过上好日子! PS:细水长流文,本文所有设定仅为了本文故事,切勿考据。

树洞里的秘密·完结·167万字

锦衣色

一个屠户的女儿,坐没有坐态,站没有站姿,又痞又赖,怎么做官家的大小姐? 武馨安听了大眼儿一瞪,反手从腰间抽出那么明晃晃的杀猪刀,一甩手,嗖的一声,锋利的刀尖没入了黄花梨的桌面中,刀柄犹自不停的颤动着, “怎么不能做了,我这不是做得挺好么?这上上下下人人都说挑着大拇指的称好,你们说……是不是?” 武家众人目光都盯在那颤动的刀柄上连连点头, “大姑娘说的是!” “大姐姐说的极是!” “大小姐说的千真万确,对得不对再对了!” …… 媒人:这个……裴大人一表人才,要貌有貌,要权有权,这满京城里的大家闺秀都能嫁得,便是驸马爷必也是能做一做的,不如挑一个别家的姑娘? 裴赫缓缓摇头, “不,就娶武家的姑娘!” “那……那武家的姑娘,二小姐貌美如花,三小姐知书达礼,不如选她们如何?” 裴赫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放在膝头的一双手,五指修长,肌肤洁白,又下意识的曲了曲五指,继而定坚定的摇了摇头, “不,我就娶武家大姑娘……” 这就是一个男女为彼此所迷,凑成一对的故事!

江心一羽·完结·139万字

郡主万福金安

见义勇为的社畜楚瑛穿了,穿成了淮王的嫡长女荣华郡主。 父疼兄宠,楚瑛只想做个吃喝玩乐混吃等死的纨绔。不想好日子没过多久父兄被污造反,全家流放…… 多年以后,站在山巅之上的楚瑛回首往事,感叹道怎么想做一个纨绔那么难呢!

六月浩雪·完结·80.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