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暴君说他要娶我

救命!暴君说他要娶我

苏宸央

古代言情/已完结

120万字

完结于2024-02-0419:36:51
身为大殷天子顾庭芳表示心很累。 突然有一天不知为何,自己竟可以听到大殷第一纨绔的心声。偏偏,都是骂自己的。 想处置了她,可大庭广众之下,这人很是卑躬屈膝,抓不到错处,可这人在心里对自己的辱骂却逐渐离谱。 于是,群臣便发现这大殷天子近来有点问题。 比如,上一刻还和颜悦色的,下一刻便踢翻了桌椅,怒目而起,也格外的针对殷世子,可这殷世子,君上坐便坐,让跪便跪,让滚便滚,不知君上怎就看殷世子不顺眼了呢? 一时间,朝堂人人自危,天下皆传,君上病了……

第1章不可妄议天子

“不要!”一声惊叫打破了屋内的寂静,床榻上的人迅速地坐了起来,脸上还浮着一层细细的薄汗。

此时,正值深冬,苍松覆雪,放眼望去,偌大的殷都城满目雪域,那纯白的色,晃得她眼睛有些生疼。

傅绾笙纤细的指节下意识地抚上自己的眼睛。

离傅府全族被诛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于她而言,却好像是昨日才发生的事儿。

她瞥向铜镜中,只见镜中的自己,肤若凝脂,朱唇一点更似那雪中傲然绽放的红梅,透着不自知的孤傲和妖冶,精致的五官有着难言的瑰丽,雌雄难辨。

可这脸,是殷鹿竹的。

当朝异姓王,楚湘王府世子,殷都成中赫赫有名的纨绔。

楚湘王老来得子,对这殷鹿竹很是宠爱,便是知他爱好美男,还是将天下闻名的四大才俊都设法留在了府中。

“呵呵。”傅绾笙低低的笑了一声,那声音回荡在屋内,惊得丫鬟跪了一地。

她置若罔闻,将目光自铜镜中移开。

只是没想到,这人人鄙夷的纨绔,竟是女子之身。

一个月前,她还是傅府的千金,家族突遭横祸,在她走投无路之时,当朝相国沈南箫如神明临世。

他垂眸睨着她,白衣胜雪,一身清贵。

“听闻傅小姐乃殷都第一才女,才貌双绝,若肯嫁我为妇,我保你全族不灭。”

于是,她想也不想便答应了。

只是,终究还是没有等到族人无恙的消息,只听得一句:来人,剜了她的双目送去刑场,让傅千淮最后看一眼她女儿这双漂亮的眼睛。

那一天,和今日一般的冷。

侍卫推门而入,漫天的白雪纷飞,落在门口沈南箫的身上,清冷又薄情。

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毅然决然地朝死亡奔赴。

弥留之际,她似乎感觉有人抱住了她,手在不可抑制地颤抖,直到,她彻底地跌入黑暗。

只是不曾想,再次醒来,不是黄泉末路,而是,楚湘王府。

傅绾笙垂在身侧的手狠狠地捏了起来。

既然上苍再许一世,那么,从今往后她便是殷鹿竹,便是拼得尸骨无存,也定要将那表里不一的沈南箫置于死地。

“世子。”丫鬟的声音突然响起,将她的思绪尽数拽回。

转身,瞧着眼前低垂着眉眼,身子微微颤抖的丫鬟,她询问出声,“何事?”

“君上诏你入宫一趟。”

“君上。”殷鹿竹轻轻呢喃着这两个字。

是了,这大殷的君上可是少年天才,年纪轻轻继承皇位,在当时,外有三国虎视眈眈,内有外戚干政欲夺权。

可他却以铁血手腕迅速平定内乱,再御驾亲征铲除劲敌,坐稳了这大殷天下。

关于这大殷天子顾庭芳的传闻殷鹿竹听过许许多多,其中最令人津津乐道的便是那胜过女人的倾世之貌。

曾经她也问过爹爹,当今君上是否真如传闻中那般美貌?

可爹爹只是轻斥她,不可妄议天子。

却不曾想到,自己竟有一日还能看见那传闻中的大殷天子。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咸鱼娘娘一心只想翻墙

温念软身为皇上的妃子,拿的是宫斗剧本。 按照套路,要开启宫斗模式? 达咩!她只想猥琐发育。 她最大的梦想是做条能吃能喝能玩能浪的咸鱼。 她只想躺着,不想翻身。 她更不想跟一群女人争一个狗皇帝,她只想独自美丽。 白天,她是弱柳扶风、一步三喘的温妃娘娘,哄得了太后,拿捏得了妃子。 最大爱好,找几个妃子聚众搓麻将。 晚上,她是兴风作浪、偷鸡摸狗的皇宫贼人,爬得了房顶,偷得了御膳房。 最大爱好,带着她的猫儿祸祸御膳房的膳食。 她本想做一条合格的咸鱼,奈何有人拿针戳着她翻身。 太后赶鸭子上架让她争宠:好孩子,你努力努力,皇后的位置非你莫属。 达咩达咩!她不想做皇后,只想做一条不翻身的咸鱼。 渣爹渣娘对她劝慰:好女儿,你要努力博得皇上欢心,这样才能保证我们侯府久盛不衰。 侯府衰不衰干老娘毛事?死开! 渣姐渣男对她PUA:好妹妹,你要努力往上爬,这样我们的宏图霸业才能尽快实现。 想要她当他们的垫脚石?别说门,窗都没有! 温念软本想着就这样舒舒服服做一条晒干的咸鱼,没想到某一天晚上遇到隔壁宫殿的那位皎如明月、皑如白雪的男子。 从此,咸鱼有了人生目标—— 每天都要想着翻墙! 【双洁,咸鱼女主+双面男主】

百里十书·完结·63.7万字

皇上他总想以身相许

假儿子又如何,女子照样可以翻云覆雨。 (1v1甜宠爽,疯批病娇狠起来自己都怕女主vs敏感谨慎脑补过头一心护短男主) 萧钰一朝穿越,成了乾国摄政王的“嫡子”,为了活命,她走上她爹的奸臣老路,成了恶名昭著的小摄政王。 天天早起晚睡,担惊受怕,白天震慑朝臣,晚上还要开导自闭小皇帝,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惨,只盼着小皇帝快快长大,她可以功成身退。 * 可是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小皇帝长着长着就歪了。 小时候还总抱着她哭唧唧,长大了就反过来了…… * 小皇帝君容二十岁的时候反手把他爱重的太傅关进了寝殿。 萧钰:“陛下你想做什么?” 君容一本正经的看着她:“太傅为了朕多年未娶,朕良心不安……” 萧钰:“说人话!” 君容微微一笑:“太傅总想着江山安定,功成身退,可朕只想大权在握,太傅在侧,怕你跑了,朕只好出此下策。” 萧钰:…… 不得了,白菜长大了,想反拱!

非扶·完结·121万字

这个皇后不太卷

【病娇暴君VS事业批皇后】 【男女主是彼此初恋,主打狼狗变奶狗】 【男主从始至终没认错人,无替身情节】 颜鸢曾在边关救过一个天底下最尊贵的少年, 那时她是女扮男装的小将,奉了军令,单枪匹马拖着少年走出雪原。 后来她病了,无奈入宫寻求治病出路。 临行前爹爹耳提面命: “后宫不比战场,争宠绝不能动武。” “你的东家是太后,往后行事要尊重雇主心意。” “那昏君不是个东西,少碰,少摸,最好不见面!” 颜鸢当然不会去招惹那个暴君。 那家伙阴鸷乖张,豢养权臣,宠幸奸妃,就连爱好都成迷好伐? 她只想做皇宫里兢兢业业的打工人,苟住小命才是根本! 直到后来,她在皇帝的密阁找到了一块灵牌,上面赫然写着她的男装身份的名字。 颜鸢:……??? 颜鸢:那就债见吧东家少爷! 不料出师未捷,被堵在月夜之下。 暴君在她耳边咬牙切齿:“所以你还想抛下孤第二次?” 颜鸢:“……”

白柠柚·完结·60.6万字

疯批皇子登基后,我逃不掉了

容清璋是大昭七皇子,生母更是宠冠天下的贵妃。 一朝惊变,贵妃失宠被囚冷宫,这位曾经最得宠的皇子,也落得个无人问津的结局。 小小年纪就尝到了人性最阴暗的恶。 十岁那年,舅舅给他送来一个小丫头。 从此这毫无规矩的小婢女,成了容清璋最信任的人。 教导她识文断字,舞枪弄枪,辨别人心。 两个半大孩子,在诡谲难测的后宫里,报团取暖,努力成长。 ** 应栗栗穿了,穿成一个被父母卖掉,后阴差阳错被送入冷宫,伺候落魄皇子的小可怜。 她尽最大努力,陪着他成长。 只等小可怜将来封王称帝后,放她自由,让她天地翱翔。 小可怜登基前夜,她美滋滋的幻想着未来的生活,却梦到自己生活在一本书里。 小可怜是男主,他疯狂的迷恋一位美艳心机女子。 自认没啥心眼的应栗栗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 帝后大婚,应栗栗成了史上第一位被送入寝宫的皇后。 曾经那温润雅致的小殿下,此时已经是气势迫人、身高腿长的清隽美男。 他将心爱的姑娘逼到床榻一角,呼吸迫近,嗓音暗哑,甚是惑人:“小栗子,别生气,你了解我的性子,你越生气,我越无法自持!” 应栗栗:“……”

席妖妖·完结·60.6万字

太后她娇媚动人

穆清朝承认,前一世,她有点恋爱脑了。 心仪的男人是个渣男,联合她的表姐,把她送到半截身子入土的老皇帝身边。 最后落了个妖妃骂名,受极刑之苦,背天下骂名,连累满门…… 重活一世,她清醒了。 她不做渣男皇妃了,要做就做渣男母妃…… 她目的明确、手段凌厉,将前世陷害她的仇人一个个手刃,一步步坐稳太后的位置。 “妖后”两个字也让人人闻风丧胆。 穆清朝不在乎,她只要自己过得好,哪里管别人怎么想? 可是转身,她落进了一双深邃的眉眼中。 江泊这样的人啊,活得清心寡欲,美色钱财一概不要,家人死光了,孤零零独守边关七年。 这样无趣的人,怎么总是让人忍不住想逗一逗呢? “听闻将军一身正气保家卫国,哀家到了夜里总觉得心里慌慌的害怕呢,将军能不能用你的正气来帮哀家压一压?” “将军将这腰带压在哀家这儿,若是将军说话不算数,哀家就出去说是将军轻薄哀家……” 穆清朝这么逗着逗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那只可远观的高岭之花,不食人间烟火的下凡谪仙,她怎么生生在他眼中瞧出一丝欲望来了? 世人皆传穆清朝是妖后,刚开始江泊也是这样想的。 后来啊,他看到那蠢蠢欲动、心思不纯的皇帝,他慌了,急急惶惶跑到战场上,拼杀一身军功,就回来“讨赏“来了。

南风十里过境·完结·47.8万字

救命!暴君怀里的娇娇是朵黑心莲

姜棠此人,人美嘴甜没有心,天生一朵黑心莲。 穿成早逝小炮灰,她也能靠演技把疯批暴君哄乖乖听话。 暴君难伺候?大数据分析了解一下,保证你要的样子我都有! 后院美人要争宠?来来来,只要钱到位,今晚王爷属于你。 某暴君撩撩眼皮:嗯? 原著白月光来宣誓主权?她揉揉眼睛,转身扑进男人怀中:王爷,姐姐好凶哦~ - 姜棠自认自己黑心黑肝,只讲任务不讲武德。 但为什么: 为白月光守身如玉的暴君只要她; 争风吃醋的妃嫔,只认她做正宫; 就连原著被虐杀的名臣良将都要拱她上后位? - 姜棠:“好像哪里怪怪的?” “不怪,” 一身皇袍,眉眼懒倦的暴君从身后揽住她腰肢,声音冰冷残忍:“若没有你,他们一个也活不了。” 本文又名: #疯批暴君爱上我# #黑心美人不小心拯救了世界#

随许·完结·138万字

满级大佬真的不想当绿茶了

医毒双绝的天才少女温茉言,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只是随便看了一本狗血小说,竟然就穿书了。 穿成绿茶反派还不算,台词竟然还不能变,这不是要活成自己最讨厌的样子了? 看到大周战神秦王霜非臣。 她口中说道:“王爷乃东周战神,边疆定海神针,能嫁入秦王府,是言儿三世修来的福分。” 心中却无奈道:“秦王出了名的厌女啊!这福分送给你们要不要?” 霜非臣冷漠的看着她,语气威胁的说道:“千方百计嫁入王府,究竟是何居心?你一天不说实话,就一天别想逃出本王的手掌心。” 救命!她根本说不出好不好? 想到书中的反派,下场凄凉。温茉言决定,一定要扭转乾坤,逆风翻盘! 原著中女主救过的人,她先去救。 原著中女主做过的好事,她先去做。 原著中女主广结的善缘,她先去结!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只要她在众人眼中都是伟光正的形象,相信霜非臣一定能透过她绿茶反派的台词,看到她真善美的灵魂! —— 霜非臣一生最讨厌三样东西,女人、小人、谎言! 然而偏偏有个满口谎话的女人,帮他铲除了身边所有小人,让他宁可相信她说出的谎话,也不愿意去相信她心里的真实想法。 看着面前没有一句实话的温茉言,霜非臣无奈的说道:“骗可以,但是要骗就骗一生一世!”

会云珠·完结·70.4万字

新婚夜!冷冰冰的世子说要把命给我

陆灼,定国公世子,三元及第,文武兼修,惊艳天下。 身边伺候的年轻丫鬟,个个摩拳擦掌、明争暗斗想上位。 只有夏安安,老实巴交,兢兢业业,努力工作。 但是,不知哪里出了问题……陆灼看上了她。 为她推拒皇亲国戚、名门贵女,向全世界宣告非她不娶! 这可捅了马蜂窝了…… 有人嘲她痴心妄想,有人骂她身为下贱,有人给她扣上红颜祸水的帽子,甚至还有人想弄死她! 夏安安被整哭了。 苟着混口饭吃,怎么就这么难? 那就不苟了吧。 于是,当朝首辅失踪多年的嫡长女回来了。 肤白貌美大长腿,聪明难缠又毒嘴。 而且……她正是陆灼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面对一众哑火炮,夏安安羞涩一笑:“你们只是得不到他一人之心,我可是得不到你们这么多人的心啊!” 众女:啊啊啊啊啊!

夏虫语·完结·69.5万字

强取病娇太子血续命后

一场大战,灼月为救玄岐身死。 玄岐的玄力主再生,可生万物,为复活灼月亲手把自己的心脏剜给了她。 用自己的玄力制造了一方小世界,滋养灼月神魂…… 晏栖一夕之间成为了月氏国唯一的公主月欢,母胎染毒,神医诊断活不过二十岁。 每每毒发,犹如万鬼撕咬。 唯有至阴之血能缓解她的毒发之症,而大周太子江岐正是百年难寻的至阴之体。 月氏发兵大周,大周最尊贵的太子沦为质子。 蛰伏的龙,一朝反噬。 十九岁那年,晏栖死于月氏城墙,死在了他的剑下,嗜杀的帝王抱着冰冷的尸体,瞬间白了头。 疯魔的帝王开疆拓土,大杀四方,寻遍天下术士,一次次的割腕取血,只为复活死去的爱人。 晏栖再次醒来的时候,安乐殿里,男人嗓音艰涩暗哑,“你是月欢,还是晏栖?” 她泛红的目光灼灼的落在那头白发之上,“——阿岐,我是灼月。”

余鸢归鱼·完结·63.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