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兄个个不当人

皇兄个个不当人

妲楼

古代言情/连载中

51.7万字

更新时间:2022-11-17 20:54:21
在皇权斗争中无辜惨死的赵予安重生了。 重生后,从风清月明的九皇子变身哭包粘人精的赵予安发现:自己的父皇和几个皇兄好像有哪里不太一样了? 重生前,大昭帝:“九皇子?朕记得,不过就是个宫女生的孩子罢了!” 重生后,大昭帝:“朕的皇子,你且动一下试试!” 重生前,太子殿下:“九皇子是哪个?” 重生后,太子殿下:“予安再不济也是个皇子,轮得着你来教训?” 重生前,二皇子:“老九那个废物,干脆被人弄死了算了……” 重生后, 二皇子:“啧,谁动一下那个小废物,本殿下就扒了谁的皮。” 重生前,其他皇兄:“老九,来尝一尝这杯毒酒!” 重生后, 其他皇兄:“小九,来让皇兄rua一下脑袋!” 快被rua秃的赵予安表示:还是赏我一杯毒酒吧~ (暂定无CP,只是缺爱的主角重生之后莫名其妙 成为团宠的故事。) 应部分小可爱要求,开了个小群:861607216 欢迎来催更、交流剧情!

【1】一朝重生·初见

大昭国九皇子赵予安就是个可怜的不能再可怜的小可怜。

皇帝爹不疼宫女娘不爱,兄友弟恭更是难如上青天。

拖着从娘胎里带出来病恹恹的身体在皇宫里摸爬滚打二十年。

好不容易娶了尚家的小女儿,却不曾想到好日子没过几天就被卷进了皇子争权夺势的漩涡里。

替冷心冷清没人情味的太子挡了剑,替心狠手辣手段残忍的二皇子尝了毒,又替三四五六七八皇子背了各种各样的锅。

背锅毒发再挨上穿胸一剑,赵予安毫不意外死的透透的。

可死透的赵予安又活了,准确地说是重生到了四岁的时候。

大昭国,皇宫,冷宫。

赵予安醒来的时候正好对上大昭帝一双冷漠无温的眼。

上一世心口被刺穿的疼痛跟腹腔里毒液灼烧的剧痛感已经消失。

可赵予安还是忍不住抬手捂住了心脏,积压的委屈一咕噜一咕噜往外冒。

上辈子死的惨烈,重来一世,这打从娘胎里带出来的病也容不得他活过二十岁。

所以为什么,要让他再重活这一世?

甚至是,重活在母妃死去的这一天。

是想让他看着这个在他母妃死这一天,仍旧对他厌恶至极身为他父皇的大昭帝嫌弃讽刺他,还是想让他将上一世的痛苦都再经历一遍?

为什么……不肯放过他?

赵元信坐在床榻旁,看着忽然惊醒的小孩直愣愣地看着他。

而后一双圆滚滚的眼睛慢慢蓄满了泪水,一只手还死死抓住胸口的衣服,仿佛在忍受什么难以承受的痛苦。

赵元信皱着眉,伸手将自己这个不受宠的小皇子从被窝里提溜出来抱在怀里。

“不舒服?”

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这一刻发生了变化,赵元信冷漠无温的眼里闪过一丝烦躁。

苦肉计是后宫嫔妃惯用的争宠手段,赵元信到现在为止还没见着哪个皇子会用苦肉计来吸引他的注意力。

当然,也没有哪个皇子真的敢来他面前当这种跳梁小丑。

帝王家的皇子只是皇子,不是儿子,想要赢得帝王的宠爱,需要付出的是真才实干,不是在他面前露出软弱的模样。

所以赵元信丝毫没有怀疑自己这个年仅四岁的的小儿子是在他面前无病呻吟。

更何况四岁还是一个孩子懵懵懂懂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年纪,基本上不存在肮脏的小心思之类的东西。

猛地被上一世一直以来都厌恶他的存在的大昭帝抱在怀里,赵予安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浑身僵硬,咬紧了嘴唇一动也不敢动:“没有……不舒服。”

小孩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却带着显而易见的颤音。

赵元信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孩,却只能瞧见他鸦青色的眼睫毛不安地扑扇。

赵元信伸手掐住小孩尖俏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

看见了小孩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时,赵元信不快地拧眉。

他以前很少将视线落在自己这个九皇子身上,仅有的几次见面,他看他这个孩子的眼神也满是厌恶。

爬床的宫女和宫女生下的皇子,对于赵元信来说,让他感到恶心。

今天那个女人死了,怎么死的他不感兴趣也不想知道。

但他突然就想过来看看他这个不受宠又突然死掉母妃的九皇子,会露出一张什么样有趣的面孔来。

可惜赵元信来的不是时候,准确地说是来晚了一步,等他到的时候年仅四岁的赵予安就已经因为某些原因昏死过去了。

年幼的赵予安长得不差,闭着眼睛躺在床榻上的时候更是乖巧的不像话,正是这份乖巧让赵元信压下心里残留的厌恶坐在床榻边守着赵予安,直到他醒过来。

赵元信觉得,九皇子的母妃一死,他对九皇子的厌恶情绪反倒没有那么浓烈了。

毕竟说到底,九皇子不过是一个什么都还不懂的稚童。

况且赵元信也看明白了,他这个小儿子醒来后眼里有对他的害怕,也有对当下状况的不知所措,可唯独没有对自己失去母妃的伤心难过。

赵元信嘴角勾起一抹讥诮的笑,只觉得年纪小真是一件极好的事情,这种时候也不知道什么叫做“失去至亲”。

赵元信的视线再次落在赵予安紧紧抓住胸口衣服的手上。

虽说他一直以来都厌恶那个爬床的宫女,连带着迁怒她生下的这个孩子,可该知道的他也都知道。

先天不足,心脏受损,九皇子活不长。

胆小、怯弱、绵软,脆弱的就像是一个一碰就碎的瓷娃娃,只有捧在手心里,才不那么容易摔坏。

“撒谎可不是好孩子会做的事。”

赵元信声线很冷,抬手轻而易举地将赵予安抓住胸口衣服的手拿开。

皱着眉利落地剥去他身上的裘衣。

一个宫女死了就死了,可留下的皇子还是不要轻易出事为好。

赵予安怕身为大昭帝的赵元信,可直到身死,也还在渴望大昭帝能多看他一眼。

可他到底没能如愿,就算重来一世,他的父皇也不会对他另眼相看。

就算是对他说话,也总是冷言冷语中掺杂着厌恶。

赵予安本来就觉得委屈,再被大昭帝冷着声线这么一训,登时激得眼眶里的眼泪啪嗒啪嗒就掉了下来。

可他到底还是怕惹恼了赵元信,抬手就去擦眼泪。

只是手抬了一半就被赵元信一把抓住手腕制住了。

赵予安抬头泪眼朦胧到地望着自己年轻的父皇,不明白他还会说出什么讥讽的话来,但感受到加注在腕上的力道,终于还是忍不住叫出了声:“疼……”

“你身上这些,都是谁……”

赵元信眼神幽冷,手上力道却是轻了些,目光紧盯着怀里小儿子光裸的上半身。

赵予安脖颈以下,除了小臂,其他地方的皮肤上尽是一些青紫的伤痕。

有掐伤、有鞭伤、甚至还有烫伤跟利刃划伤留下来的痕迹,新的旧的,大大小小不下二十处。

赵予安顺着大昭帝的目光低头去看自己身上惨不忍睹的伤痕,睫毛颤了颤。

他从醒来就发现一切都跟上一世不一样了。

大昭帝没有在他一睁眼就丢下他离开,虽然眼里对他没有喜爱,但也没有满眼厌恶。

不见得是真的出于关怀,但毕竟主动抱起他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更重要的是这一世的大昭帝发现了自己上一世瞒了一辈子的秘密,那个让他痛苦一辈子自欺欺人的秘密。

一股子酸涩在胸腔弥漫开来,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稚童身体的影响,赵予安终于忍不住放任自己被积攒了两辈子的情绪吞没。

眼见着怀里一直隐忍着不肯真正将眼泪掉出来的小儿子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赵元信一怔,顶着越来越阴沉的脸伸手在小儿子委屈的哭声中将小儿子的裘裤也给扒了下来,

发现他下半身比上半身情况还要糟糕时,赵元信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

他不喜欢九皇子的母妃以至于迁怒九皇子是一回事,旁人背着他对他年仅四岁的小儿子做这种事又是另外一回事。

更何况他这么些年再厌恶这个孩子的存在,哪怕是将他们母子丢在冷宫里,都没有想过要用这种方法这么折磨这个孩子……

小儿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显然是憋的时间太长,又惊又怕受了委屈后的大爆发。

赵元信扯过被子将赵予安整个裹了起来抱在怀里,原来冰冷无温的眼里暗沉沉一片,语气却尽量轻柔地诱哄。

“小九乖,跟父皇说是谁欺负的小九。”

这是赵元信第一次在这个被他厌恶的九皇子面前自称父皇,也是第一次对自己其中的一个皇子喊出一个有些亲昵的称呼。

赵元信心里忍着怒气,面上却尽量温柔地在这个刚刚死去女主人的冷宫寝殿,在他曾经厌恶的小儿子面前展现可笑又迟来的虚伪父爱。

他可以不喜欢这个孩子,但他一个帝王的孩子却轮不到别人欺辱。

赵予安颤抖着手,抓着赵元信的衣袖,将脸埋在他满是龙涎香味的怀里。

上一世的记忆跟这一世四岁前的记忆重合,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女人的面容,让他原本就不怎么好的心脏抽疼的厉害。

越是想压下那层委屈,心里就越觉得委屈,憋得狠了一个哭嗝接着一个哭嗝地打,无论如何都停不下来了。

这时脑袋上落下来一张温暖的大手,一下一下轻拍着似乎是在安慰。

赵予安的委屈更甚,脑子里的记忆混乱,借着熨帖的温暖安慰不管不顾地倾诉积压已久的情绪:

“母妃打我,我好疼,父皇,我好疼啊,不要母妃,我不要母妃,母妃好吓人,父皇救救我,我害怕……”

赵元信的手一顿,有个不太好的猜测:“你身上这些伤……是你母妃……”

话音刚落,就见怀里小儿子的身子猛地一僵,下一刻怕极了似的一个劲儿往他怀里钻,像是寻求庇护。

瘦瘦小小的九皇子整个身子都包在被子里,一张小脸埋在他胸前呜呜咽咽地哭,一个哭嗝接一个地打,说出来的话断断续续,却也能让听的人知道个大概了。

“不哭了,不怕,父皇在。”

赵元信一只手抱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儿子,一只手抬起来一下一下摸着他的后脑勺,眼底黑沉沉的看不清喜怒。

整个冷宫的寝殿里空荡荡的,除了必要的桌椅床榻,连一件多余的摆件都找不出来。

赵元信扫了一眼四周,目光落在一旁瘸腿桌子上放的破碗馊饭上。

听着怀里瘦瘦小小的小儿子断断续续的呜咽,赵元信收回目光突然冷笑一声。

跟在赵元信身边的总管太监从最开始就一直守在旁边没离开过,此刻正低着头表示自己什么都没听见也什么都没看见。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全网黑后我考研清华爆红了

【娱乐圈+超级学霸+各种综艺+苏爽甜+大女主】 清大法学系第一天才穿书了,她穿成了娱乐圈文里捆绑倒贴炒作的傻白甜女配,被全网黑到退圈。 经纪公司:你都糊成这样了,不去陪周总,哪还有资源?! 黑粉:我给纪新p的照片,大家看看好看吗? 纪兮知两张起诉状直接送到法院:退圈可以,告完就退。 航星娱乐:你律师费出的起? 黑粉:微博我早删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谁也没想到开庭当天—— 纪兮知孤身上庭,自己为自己辩护,将对方律师打得落花流水,赢得官司! 经纪公司气急败坏想封杀她,谁料清大顶级法学教授竟为她发博。 清大法学院教授蒋千理:恭喜我的学生,赢得了她第一场官司。@纪兮知 清大法学系全体学子:学妹,法学院等你!@纪兮知 纪兮知也晒出了她金闪闪的清大研究生录取通知书。 放狠话的经纪公司:??? 粉丝:?!!!我刚粉上的爱豆突然上岸清大了?

月月有甜·连载中·46.1万字

女配在修仙文里搞内卷

【传统修真+无cp】 凤挽穿到修仙文里连姓名都不配拥有的炮灰废物五岁幼崽身上。 还没出场就挂了…… 按照原文走向,所有靠近女主的女修都没有好下场! 重活一次的凤挽陷入了沉思,修真界强者为尊,为了保命,必须提高修为,早日飞升,远离女主。 于是…… 女主被恋爱脑男配们围着表白的时候,凤挽在修炼。 女主休息吃饭的时候,凤挽在修炼。 天元宗的弟子们都觉得凤挽疯了。 明明在最清闲的门派,却要做最卷的崽崽! 凤挽:好像卷过头了,女主都被卷哭了。

虞宝宝·连载中·180万字

姑奶奶三岁半,捧奶瓶算命全网宠

首富苏家突然多了个三岁小奶娃!大家都以为这小奶娃是娱乐圈纨绔苏老七的私生女,谁知苏家七兄弟排排跪,张口就喊姑奶奶! 全北城都笑死了:你们家这姑奶奶除了喝奶有啥用?还不如我姑奶奶会给我绣花。 苏老七:绣花算什么?我姑奶奶会抓鬼抓妖怪抓僵尸,天上地下全是顶流,你姑奶奶会吗? 苏老六:我姑奶奶飞剑追飞机,你姑奶奶会吗? 苏老五:我姑奶奶会鬼门十三针治病,你姑奶奶会吗? 苏老四:我姑奶奶花样滑冰五周跳,你姑奶奶会吗? 苏老三:我姑奶奶游戏随便五杀,你姑奶奶会吗? 苏老二:我姑奶奶国画、油画水墨画,各个拿奖,你姑奶奶会吗? 苏老大:我姑奶奶能帮我公司日赚十亿,你姑奶奶会吗? 后来,苏家的小姑奶奶长大,悄悄跟粉雕玉琢的青梅竹马谈起恋爱。苏家七子齐刷刷怒吼:离我家姑奶奶远点!

狐小啾·连载中·34万字

重生之将门毒后

将门嫡女,贞静柔婉,痴恋定王,自奔为眷。 六年辅佐,终成母仪天下。 陪他打江山,兴国土,涉险成为他国人质,五年归来,后宫已无容身之所。 他怀中的美人笑容明艳:“姐姐,江山定了,你也该退了。” 女儿惨死,太子被废。沈家满门忠烈,无一幸免。一朝倾覆,子丧族亡! 沈妙怎么也没想到,患难夫妻,相互扶持,不过是一场逢场作戏的笑话! 他道:“看在你跟了朕二十年,赐你全尸,谢恩吧。” 三尺白绫下,沈妙立下毒誓:是日何时丧,予与汝皆亡! 重生回十四岁那年,悲剧未生,亲人还在,她还是那个温柔雅静的将门嫡女。 极品亲戚包藏祸心,堂姐堂妹恶毒无情,新进姨娘虎视眈眈,还有渣男意欲故技重来? 家族要护,大仇要报,江山帝位,也要分一杯羹。这辈子,且看谁斗得过谁! 但是那谢家小侯爷,提枪打马过的桀骜少年,偏立在她墙头傲然:“颠个皇权罢了,记住,天下归你,你——归我!” ---------------------------------------------------------- ——幽州十三京。 ——归你。 ——漠北定元城。 ——归你。 ——江南豫州,定西东海,临安青湖,洛阳古城。 ——都归你。 ——全都归我,谢景行你要什么? ——嗯,你。 ------------------------------------------------------------- 最初他漠然道:“沈谢两家泾渭分明,沈家丫头突然示好,不怀好意!” 后来他冷静道:“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沈妙你安分点,有本候担着,谁敢逼你嫁人?” 再后来他傲娇道:“颠个乾坤不过如此。沈娇娇,万里江山,你我二人瓜分如何?” 最后,他霸气的把手一挥:“媳妇,分来分去甚麻烦,不分了!全归你,你归我!” 沈妙:“给本宫滚出去!”霸气重生的皇后凉凉和不良少年谢小候爷,男女主身心干净,强强联手,宠文一对一。请各位小天使多多支持哦~

千山茶客·完结·140万字

修仙女配很无辜

重生一世的洛挽凝决定改变自己注定炮灰的命运,我命由我不由天。 却不想被一条突然出现的人鱼给缠上了,出身未捷先负债,不过,看在对方比较好看的份上,她也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不过还债就算了,以身相许到是可以考虑。 而随着上一世的真相被一层层的剥开,一个个的阴谋也暴露在洛挽凝的面前。 原来,从她的出生开始,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算计。 且看洛挽凝如何在这些阴谋算计之中走出一条康庄大道。

缘.梦.·连载中·71.4万字

花醉满堂

初时,他说:“江宁郡的小庶女啊,这什么破身份,我不娶!” 见过后,他啧啧:“弱不禁风,不堪一折,太弱了,我不要!” 当她孤身一人拿着婚书上门,他倚门而立,欠扁地笑,“来让我娶你啊?可是小爷不想英年早婚!” 得知她是前来退婚,他脸色彻底黑了,阴沉沉要杀人,“谁给你的胆子敢退小爷的婚?” …… 苏容觉得,端华郡主怕是眼瞎,这人一身娇纵,哪里值得她为了他要死要活? 早知道,她第一次见他时,就把退婚书甩他脸上。 ————————————— 芙蓉枕上娇春色,花醉满堂不自知。——苏容 鲜衣怒马少年行,平生一顾误浮生。——周顾 你愿是我愿,我愿早识你,护你玉堂香里堆锦红,破迷障,斩荆棘,手不染血,一身干净,还是初见那个温温软软的小姑娘。 你愿是我愿,我愿早知你,那时你光风霁月,我小心翼翼不敢靠近,恐惊了凤雀,祈祷化为天上月,投影入你怀,陪你春看百花冬看雪,岁岁长安。

西子情·连载中·68.8万字

女主她只想挣功德

刚重生成道观孤女时简,没想到就上演真千金回归戏码!接下来就是真假千金明争暗斗? 时简表示争是不可能争的,家人的宠爱已经是个成熟的宠爱了,要学会自己来到她身边。 她要争也是挣功德啊! 哪个枉死的鬼魂需要她,她就在哪里!

染柳·连载中·91.5万字

她把全修真界卷哭了

【正统修仙,成长流,无CP】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一介孤女江月白,翻山九重上青云,只为觅得仙人路,放浪天地踏云霄。 修仙之路,逆天而行。 与天争,与地争,与人争,与己争。 师姐日诵十卷经,她便读书到天明。 师兄舞刀百来回,她便弄枪星夜归。 师父炼丹通宵坐,她便丹炉火不灭! 卷不死自己,就卷死别人,争取卷哭全修真界。 【你专注炼丹,由于你卷得太狠,丹炉不堪重负爆炸了,炼丹熟练度-1】 【你搬来铁锅继续炼丹,意外发现铁锅控火更容易,药材受热更均匀,炼丹熟练度+5】 【恭喜,你的炼丹术升级了!】 * 注:修仙数据面板,吐槽属性,不加点不奖励不任务,出场率低,自以为不算系统。 * 另:不接受写作指导,不喜欢本文好聚好散,日后好相见!人身攻击带节奏禁言,无粉丝值的读者请安静白嫖,别给人添堵!

青蚨散人·连载中·72.2万字

大佬妈咪她每天只想当咸鱼

众人皆知,沈家大小姐被野男人抛弃后自甘堕落,未婚先孕,被家族赶出门后,落魄潦倒。 声名狼藉的沈若京却出现在第一家族楚家老夫人的生日宴上,众人奚落道: “送百万礼金的坐一桌。” “送千万礼金的坐一桌。” “沈小姐,请问你送了多少礼金?” 众人等着看她的笑话,却见沈若京推出一个粉妆玉琢的小男孩,“麻烦问下老夫人,送一个大孙子的坐哪桌?” *** 母凭子贵被接进楚家的沈若京只想混吃等死,做一条咸鱼,却遭到楚家各种嫌弃: “我们家有一流黑客、音乐大师、绘画天才,科技狂人,每个人在各自行业都颇有名气,而你会什么?” 沈若京摸摸下巴:“你们说的这些……我都会一点。” 三只萌宝站在旁边齐齐点头:我们作证,妈咪的确会亿点点。

公子衍·连载中·87.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