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娇养的小可怜是太子

穿书后我娇养的小可怜是太子

为鹿呀

古代言情/已完结

71.3万字

完结于2022-11-05 22:56:09
沈南鸢穿书了,一睁眼发现自己成为了锦衣玉食备受宠爱的将军府嫡小姐。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还未好好的享受一下,就遇到了被打的半死的少年,她瑟瑟发抖。 旁人不知,可她却清楚,这是未来将沈家灭门报仇的皇帝。 她只能忍着心中的惧怕,朝他伸出手:“你跟着我吧,以后我会保护你。” 少年眸色沉沉,晦暗阴冷。 —— 萧琰过去十年,一直活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恨沈家入骨。 本以为这辈子便如此,却倏的有一只娇软白皙的手伸到了他的面前,嗓音甜腻悦耳:“以后我来保护你。” 他一开始嗤之以鼻,警惕小心。 后来,他心甘情愿又甘之如饴。

第一章 君辞她不会嫁

“小姐!小姐!”

沈南鸢捏了捏眉心,单手撑在桌子上托着下巴,神色有点慵懒:“怎么了,青惢。”

“君公子来啦!在正堂里和将军说话呢,您也赶快过去吧。”

沈南鸢的脸上不禁的有了些许的倦怠。

睡了一觉醒来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穿书了。

穿的还是她最近刚刚看完的那本书。

沈南鸢,镇国公府的千金嫡小姐,沈家所有人心里的掌上明珠,她爹是赫赫有名的镇国大将军沈毅,明明是习武世家,却把她养的娇滴滴的,容貌更是倾国倾城,全府上下,对她都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碎了。

只不过这个角色在原书中只是一个无辜的炮灰。

男主是从小就流落在外的皇子,偶然被镇国公府的下人捡了回来,从那之后,在这里受欺辱受了十年。

因为沈毅当时镇守边疆不经常回来,所以不知道丢失的皇子长什么样子,男主将十年间在镇国公府受到的所有屈辱都埋在了心底,后来重回到权势之中,以自己的手段站稳了脚跟之后,睚眦必报的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将沈家全家都灭门了。

全府上下数百口人无一幸免。

死的最惨的莫过于曾经以欺辱他为乐的原主的弟弟沈瑾瑜和那些下人们。

沈南鸢并不是什么白莲花恶毒的女二,算来算去,她也就算是个女五号,虽然戏份不多,但是没有恃宠而骄,作者几笔概括的描述之中将她写的也很可爱,却被牵连致死,让不少的读者都十分的意难平。

她本来也是这些意难平的读者中的一个,却没想到书评才刚刚发过去没多久,她竟然就穿到了这位大小姐的身上。

见她许久都不说话,青惢迟疑的道:“小姐?您要是再不去,君公子就要回去了。”

君公子...

君辞。

原书中沈南鸢喜欢的人,也是从小就与她有婚约的人,户部尚书的独子,不过他心里有个白月光,压根一点都不喜欢沈南鸢,书中几次三番想将婚约解除,但是有他爹户部尚书在中间搅和,所以一直没有成功。

最后还是沈南鸢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为了不牵连到君辞,于是求沈毅将两个人的婚约解除了。

再然后就是镇国公府被满门抄斩,沈南鸢被牵连死于自己19岁那一年。

沈南鸢捏了捏眉心,心情突然的就很沉重。

算一算,沈家就只有三年的活头了

青惢瞧着自家小姐皱眉面色不郁的样子,不禁试探的喊了声:“小姐?”

她小心翼翼的:“您是不是还气君公子忘记了您生辰这件事?”

“您昨日不是知道了?君公子感染风寒,已经几日没有出府了。”

青惢苦口婆心的继续道:“君公子的风寒刚好,就来拜访将军了,听说是来商议和小姐您的婚事的呢。”

沈南鸢的脸上不禁的露出了些许嘲讽的神色,声音很淡:“是吗。”

他才不是来商议婚事的,是沈南鸢已经及笄一年,到了嫁人的年纪,君辞那边却一点动静都没有,所以沈毅才叫了君辞过来。

可怜在外征战沙场保家卫国的镇国大将军,却为了自己的女儿,在君辞区区一个礼部左侍郎面前忍气吞声。

沈南鸢站了起来:“走,你在前面带路。”

青惢总算是放下心来,她虽然疑惑这一次沈南鸢为什么让她走前面,可是心急的怕去晚了君辞就走了,所以没说什么,在前面走的有些急。

但是沈南鸢还没习惯身上穿的里三层外三层的衣服和头上有些重的朱钗和步摇,走了几步额头上沁出了密密的汗珠,她不禁的皱了皱眉的叫住了前面的青惢。

“你走这么急做什么,君辞一时半会走不了。”

青惢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我就是担心小姐您去晚了。”

她用手帕给沈南鸢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君公子好不容易来府上一次...”

青惢是真心对待原主。

所以希望她能够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可惜君辞并不是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她不可能再按照剧情的走向走下去。

君辞她不会嫁,沈家她也要救。

既然让她来到了这个世界,那么她就要在这个世界好好的活下去。

沈南鸢歇够了:“我们走吧。”

青惢点了点头,她在前面带路,沈南鸢在后面跟着,穿过了府中的花园,快要到正堂时,她听到似乎是从不远处的拐角的地方传来了几道声音。

叽叽喳喳的,好似在说着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哎你听说了吗?今天小少爷在明月酒楼包的雅间被人抢了,小少爷还和那个人打了一架,脸上都挂彩了呢。”

“听说了,整个京城都快传遍了,小少爷估计晚些要挨罚了。”

“啧,小少爷在外受气,他的这口气轻可易咽不下去,那个杂役又要遭殃咯。”

后面的话沈南鸢有点听不清了,等青惢发现自己家小姐没跟上来转头走到她的面前时,看到她全身都在颤抖,脸色灰白的有点骇人。

她慌张的扶住了沈南鸢的胳膊:“小姐,您怎么了?”

沈南鸢闭了闭眼,深吸了口气。

她咬着牙关,眉头紧锁的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这个剧情很熟悉...

没猜错的话,男主要出现了。

那个三年后将镇国公府上下数百口人全都杀了的男主。

下人们很快就发现了沈南鸢,慌忙的行礼后道:“大小姐。”

“你们说的那个杂役,他现在在哪?”

沈南鸢的声音紧绷着,几个下人互相的对视了一眼,随后道:“回大小姐,他现在应该是在...清风轩。”

清风轩,是沈瑾瑜住的地方。

沈南鸢迅速的扭头对着青惢道:“带路,我们快去清风轩。”

青惢见她这样紧张的模样也不敢迟疑,赶忙的在前面带路,还未到,就瞧见了迎面走来的下人们议论纷纷的模样,沈南鸢心里顿时一紧,加快了脚步的走了进去。

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院子中央,一道瘦弱的身影跪在地上,背后鲜血淋淋的让人触目惊心。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将军的病弱美人又崩人设了

傅明娇是知名网站作者,曾被评为虐文女王,后妈中的后妈。 在她笔下be了的男女主数不胜数,万万没想到她居然穿进了自己写的虐文里,成了男主的病弱白月光。 明明生的容色绝艳,倾国倾城,却心肠歹毒如蛇蝎,家世显赫身体病弱。 发刀一时爽,穿书火葬场。 傅明娇表示我只想活着。 然而,当她被面前身穿军甲的男人禁锢在床,双目腥红悲戚绝望的掐住她的下颚威胁:“我不准你死。” 而她毫无反手之力的时候,她觉得她还是死了算了。

卿九书·完结·96.9万字

穿成炮灰原配后被权臣娇宠了

内容简介:新文《重生后,我被冷冰冰皇叔娇宠了》已开,小仙女们多多支持~苏晚穿书了,穿成了男频文大佬的早死原配,为了不步上原主后尘,决定紧抱大佬大腿。 傅璟琛发现作天作地的妻子变了,一反自私恶毒的本性,变得人见人爱,阖府上下,没人不喜欢她,并且婆媳关系融洽,妯娌和睦。 傅璟琛想,后宅安宁也没什么不好,只要她一直安守本分,他愿意给她几分体面,让她一辈子顶着丞相夫人的头衔。 可某一天,这个女人却想卸下这个头衔,离开丞相府、离开他…… 看着男人风雨欲来的脸,苏晚有些纳闷,忙不迭地将包袱递过去,“你可以检查,我没拿你任何东西。” 一向矜持冷漠的男人,却突然抓了她的手,按在自己心口上。 “不,你拿了,这里。”(1v1,双洁,甜宠)

楚玥·完结·106万字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新书《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已开,可去隔壁看看。 顾淮之救驾遇刺,死里脱险后染上恶疾。梦中有女子的嗓音怯怯唤着淮郎。 此等魔怔之事愈发频繁。 顾淮之的脸也一天比一天黑。 直到花朝节上,阮家姑娘不慎将墨汁洒在他的外袍上,闯祸后小脸煞白,战战兢兢:“请世子安。” 轻软甜腻的嗓音,与梦境如出一辙。 他神色一怔,夜夜声音带来的烦躁在此刻终于找到突破口,他捏起女子白如玉的下巴,冷淡一笑:“阮姑娘?” ……

温轻·完结·105万字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爆笑互怼,1V1双洁双强) 历史系高材生沈辞忧穿越到了她一直在研究的朝代——启朝。 一落地就绑定了个坑爹系统,迫使她开始对赫赫有名的暴君李墨白进行连环作妖。 ‘拔暴君一根腿毛’ ‘扇暴君一耳光’ ‘将暴君踢到恭桶里’ ‘给暴君编两根麻花辫’ 沈辞忧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但暴君却对她一再包容,令她百思不得其解。 这都能忍?他该不会就是传闻中的受虐狂吧? 谁料到暴君竟然有读心术,一早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这个未来人知道历史的发展,留着她大有用处。她作,朕忍!” 某日, 前线告急忠臣请求支援,暴君正要派兵,却听见沈辞忧在心里嘀咕:【他叛变了,在给你挖坑。】 暴君立刻变脸,判忠臣斩立决; 北方旱灾,朝廷数万两震灾银不翼而飞。焦头烂额之际,又听见沈辞忧在心里念叨:【九门提督勾结匪徒,银子在他家后院里埋着。】 暴君遂掀了九门提督的府邸,寻回震灾银后将其赐死。 小作精沈辞忧化身先知锦鲤,被暴君捧在手心里当做至宝。 直到后来,暴君在金銮殿给她挪个小板凳,而后命令她道:“往后早朝,你便陪伴在朕左右。朕一日不见你,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满朝文武皆惊,后妃妒火难平。 沈辞忧表示自己很无奈。 “多次劝过皇上让他别来招惹我,可皇上他非是不听呢~”

辛夷阑·完结·92.1万字

退婚后,太子他忽然对我图谋不轨

宋窈重生前,天生霉运,狗嫌娘不疼。 重生后,拿的却是锦鲤团宠养老剧本,只是她却知道,再过不久,她那位堂姐将会拿走她全部气运,夺取她的容貌才学,成为长安第一美人。 —— 大雍皇朝太子君晏,杀伐野性,偏执乖戾,天生帝王命数加身,若是多加触碰,便可凭此替她夺回气运! 于是宋窈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决定傍上这个金枝! 第一次,她矜持抬手,为了气运忍辱负重,牵上少年指尖。 太子眸色清冷:她为什么要摸我的手?她该不会是觊觎我吧? 第二次,她踮起脚尖,为了气运孤注一掷,圈住少年腰身。 太子耳尖红红:这般投怀送抱,她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第三次,她为了气运将少年骗上榻。 太子:窈窈果真心悦于我,举止多有轻浮也是情不自禁! 气运夺回,宋窈吃干抹净溜之大吉:莫挨老子,我独美! 太子:?我以为你觊觎我的美貌而你却只想蹭我的气运??? 不过,气运蹭都蹭了,能不能蹭一辈子? 怼天怼地白切黑小作精vs清冷偏执禁欲佛子 #月色也可渡深渊#

圆缺呀·完结·74万字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本书已完结,新书《天桥摆摊后,玄学大佬她赚疯了》连载中,欢迎观看~】 沈千昭贵为公主,自幼锦衣玉食,娇养长大,没想到最后落了个国破家亡,自己被迫下嫁仇人的凄惨下场。 她带着执念,灵魂飘荡了数千年,终于重生回到了上一世。 这一次,她不仅要护住父兄姐妹,护住百姓,更要护住那个她爱而不得,执念成痴,英年早逝的心头白月光,宋怀。 【小剧场1】 沈千昭素指抬起宋怀下巴,娇笑,软白的小手在他心口处绕动,“宋大人,你们东厂的人,都似你这般生了一副好容貌吗?” 宋怀维持着恭敬的跪姿,一动也不动,眸光平静,“殿下,您不该如此。” 【小剧场2】 宋怀发现,宫中这位小公主可能是疯了。 第一次见面,便给自己这个阉人擦汗送绣帕,还告诉他闺名。 第二次见面,上手抱了亲了自己,还口口声声要对自己负责。 第三次见面,更是欲将自己拐进殿中... 宋怀克己守礼,谨记三个字,忍忍忍。 —— 后来小公主长大了,想飞了。 已是权势滔天的宋怀再忍不住,一把将娇小的姑娘圈于怀中, 嗓音嘶哑低沉,“东厂不是人人都似属下这般生得一副好容貌…” “小殿下若是欢喜,应当身心如一,从一而终才是。”

三一零白月光·完结·113万字

将军怀里的小奶包她娇软可欺

新文《摄政王的小娇包她又奶又凶》已开坑!御兽+读心术+逆天剧本!双洁、甜宠!追妻火葬场!欢迎入坑!!! 【1V1,身心双洁!巨爽巨暖大甜饼~】 一朝穿越成和亲公主,开局就被虐。 云初暖表示不慌:我能逃跑! 谁知那个壮硕如熊的蛮子将军,连夜抓到她! 骚话连篇,热情如火! 最大的嗜好就是把娇娇软软的小公主抱在怀里! 达咩! 她拒绝! 二十一世纪的美少女,连男生的手都没拉过,怎么能嫁给一个种马? 云初暖再次开启了逃跑大计。 然鹅,又以失败告终。 朝夕相处后,云初暖才发现,她对这男人的误会有多深。 他不是种马,只是人美心善呀~ 动心后,云初暖开启了疯狂的宠夫模式! 边辽国民物资匮乏?不慌,她有现代科技,带着百姓发家致富! 边辽战士食物短缺?不慌,她有灵泉血珠,种植畜牧齐齐发展! 等等! 大夏国那位摄政王找上门?自称是原主的老情人?让她执行计划?坑害她的将军驸马? 云初暖冷冷一笑,打开房门,娇娇软软地唤了一声:“夫君~”

春熙暖·完结·80.2万字

长公主今天宠夫了吗

新书《救命!我养的神尊成病娇了》求支持~ (女尊1v1撒娇小年糕精vs绝色白切黑) 意外穿书成炮灰长公主,夫君天天想搞死她怎么办? 元梨月表示,要保住自己的小命,先抱住大佬夫君的腿! * 婚前 公子不理自己了怎么办?粘他。 公子生自己气了怎么办?粘他。 公子又要作妖了怎么办?粘他。 某当事公子洛柳风表示:“你是年糕精转世吗?” 某年糕精抱住他的手臂:“那我也只粘你一个呀~” 洛柳风眸光渐深,没绷住笑了。 * 婚后 元梨月想做混吃等死的咸鱼,却不想某个清冷禁欲的公子忽然转了性。 元梨月看着步步紧逼的某人欲哭无泪,“你不累吗?” 洛柳风微微一笑:“不累,我饿,我想吃年糕。” 元梨月后悔极了,说好的那啥冷淡呢?结果人前一口一个妻主,人后如狼似虎! * 洛柳风表示:前世恩怨情仇一笔勾销,今生今世,他只想抱着这块小年糕白头偕老。 * 互宠小甜文,无虐,架空瞎编勿考究~

非扶·完结·82.8万字

重生后,我娇养了反派镇北王

亡国前,慕容妤是宰相嫡女,锦衣玉食奴仆成群,戴着金汤匙出生,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女。 亡国后,她成了镇北王的通房。 这位镇北王恨她,厌她,不喜她,但她也得承受着,因为全家人的安危都掌握在他手上。 然而在跟了他的第五年,慕容妤重生了。 回到她明媚的少年,这时候,威慑四方的镇北王还只是她宰相府的犬戎奴。 未来的镇北王掰着手指头细数:大小姐教他练武,教他读书,还亲手做药丸给他补足身体的亏损,嘘寒问暖,无微不至,把他养得威风凛凛气宇轩昂,他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 只想借这棵大树靠一靠的慕容妤:“……”她是不是用力过猛了,现在后悔还来不来得及?! (一对一,双洁,甜宠无虐!)

巴西松子·完结·23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