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切回满级大号了

她切回满级大号了

落花月西

现代言情/已完结

92.6万字

完结于2022-06-0323:12:21
新书《少夫人她又去画符了》 求关注、收藏哦~ 【1V1双洁、甜宠、虐渣、马甲文+微玄幻】 杏林世家的沈家大小姐自小体弱,八岁就被送到乡下寄养,回来的第一天就是参加自己的葬礼。 众人看着“死而复生”的沈大小姐神色各异: 前来参加葬礼的宾客:性格怪戾,脾气乖张,连生死都能拿来玩笑,连二小姐的一根手指头也比不上。 主持葬礼的沈父:你从小仗着自己身体不好,淘气顽劣,性格霸道,如今竟然做出此等事,还要怪到你妹妹头上,你给大家跪下道歉。 沈家二小姐:我不知道姐姐在说什么,但姐姐一定不是故意的,姐姐只是讨厌我,大家不要骂姐姐。 沈夭夭玉指一抬,甩出信物:不好意思,从今天开始我就是沈家家主,你们没资格这么跟我说话。 所有人:沈家要完了。 可后来他们发现: 科技大佬和顶流影帝都是她徒弟。 天才侦探是她跟班。 京圈顶层太子爷还是她对象。 不仅如此,她右手银针,左手摸骨,能医人改命。 众人后知后觉,合着那些是大佬您小号? * 【一句话简介】: 众人皆嘲沈家大小姐是个没上过学一无是处的草包,大小姐闻言微微一笑:稍等,我切下大号! * 【景爷:古言俗物败人意,我当青山亦如是,怎料红颜如神明,叫我如何不动心?】

01参加自己的葬礼(求收藏)

八月底,洛城晴雨不定,潮湿的地面夹杂着些许燥热。

位于主城区最核心地段的澜禧园,挂满了白幔,将正厅围得密不透风,哀伤的轻乐缠绕着浓郁的香火气,厅内跪叩的人已逼出了密密细汗。

然而威重肃穆,无人敢动。

这是洛城首富沈家的私宅,祭奠的是沈家大小姐沈夭夭。

“可有得等了!”出租车司机轻叹一声,“沈家大小姐昨天意外去世,来祭奠的人快把洛城都踩空了。”

坐在后座的女生戴着鸭舌帽,只露出精致的下巴,闻言,并不搭腔。

司机也不在意,兀自说道:“要说这沈家大小姐也是可怜,从小身体就不好,年纪轻轻地就没了,这滔天富贵只能落到继母的儿女手中,如今这满城烟雨倒像是为她默哀,就如这前去祭奠排起的长龙,又有什么意义呢?”

女生抬了抬下巴,露出一张莹白如玉的脸,巴掌大小,那双漆黑清亮的双眼半眯着,过分疏冷,那秀唇缓缓勾起一抹讽意,给人感觉清媚又极冷。

那司机通过后视镜晃了一眼,被这惹眼的样貌惊了神,一路再没开口。

沈夭夭站定在正门,望着澜禧园三字良久,直到细雨溅落,园中白花氤氲似笼了薄雾,方才长睫轻垂,漠然转身。

“景爷,这沈家大小姐虽然自小身体不好,但好歹也是神医世家,吊个命有什么难的,年纪轻轻就去世了,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

这位是京城顾家大少爷,顾丹生。

他坐在排长龙的车里,翻看着这位沈家大小姐的资料,平板的冷光照得他的眉眼清俊,棱角分明。

好一会儿没听见回音,这才回过头去。

后座斜倚着一个人,修长的手随意搭在车窗外,那指尖拈了一根烟,薄薄的烟雾在细雨下越发的淡,衬得那双修长分明的手过分冷白,狭长的眼睛半眯着,野性铺天盖地,那微蹙的眉不知是恼这长龙还是这不速之雨,头微微一侧,目光便凝住了。

顾丹生循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却只瞧见一抹清冷绝艳的背影,不由好奇,“景爷,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景御将烟掐了,燥意竟敛了不少,笑,“这洛城,果真绝色。”

“嗯?”顾丹生没有听懂。

待要再问,那边沈家的人终于来了人,在车窗外十分恭敬地说道:“顾少远临,怠慢之处还请海涵。”

顾丹生将车窗摇下,看着这位现任沈家家主,黑衣裹身意气风发,淡声道:“沈老爷节哀。”

沈昊林眉梢难掩激动之色,沈家虽为洛城首富,但比起京城顾家仍远远不及,没想到他会来参加葬礼,若是能借此机会熟络,那么沈家就能在京圈有一席之地了。

这叫他如何不激动!

“顾少您稍等,我这就让人清出一条道,让您先进去。”

“嗯。”

顾丹生将车窗摇上,丝毫不掩饰对这位沈家家主的不屑。

“女儿还没下葬呢,就想着利用女儿的葬礼攀龙附凤,沈家有这样的家主,难怪会日渐败落。”

后座的景御眉眼亦是疏冷,“找到东西就离开。”

*

沈夭夭自西门进,轻车熟路地来到了一处宅院,此地是爷爷生前旧居,沈昊林为了博个孝子名声,一直叫人打扫着,里面的东西也大多维持着以前的样子。

她缓缓闭上眼睛,将心头涌上来过往思绪压下,轻声道:“爷爷,我回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了。”

此时偏殿。

沈昊林正跟管家交代待会儿要好生侍候顾丹生,突然想起刚才跟顾丹生说话时他在副驾驶,难道…后座有人?

京城顾家已经是京圈上流,还有谁有资格坐在顾家车的后座?

难道是……

“快,去喊小姐下来!”沈昊林激动地说道。

无论是谁,他都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是,老爷。”管家说道。

顾丹生和景御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沈昊林旁边站了个女生,细腰长腿肤白貌美,生来一双狐狸眼,未语先含情,偏偏穿得极为得体,衣领扣到最上面一颗,别一朵白朵,垂睫间,有三分怜,虽然年纪不大,但已经出落得明艳动人了。

“顾少,这位是我二女儿,沈瑶。”沈昊林介绍道。

顾丹生点了点头,看起来没什么表情。

沈昊林便请他入座,他这才看见站在顾丹生身后的男人,动作虽随意,却难掩矜贵之气,再看那脸,叹一句风姿卓绝都不够。

眼尾微微一挑,漫不经心地看过来,沈昊林只感觉到强大的摄人气场。

他心头一颤,忙移开了视线。

“马上就是午饭时间了,顾少要是没有其他事的话,留下用点便饭吧?”

顾丹生自然没什么意见,只是感叹道:“早就听说澜禧园是沈老爷子当年亲自设计建造的,是洛城一景,只可惜一直没有机会欣赏,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场景啊!”

“顾少能来是我沈家的福气,也是我那位福薄的女儿福气,要是顾少不嫌弃的话,我待会儿让瑶瑶陪您好好观赏一番澜禧园。”

沈瑶在旁浅浅一笑,颇为明艳动人。

景御把玩着手中扳指,不动声色。

顾丹生想起景御交代的任务,有人的话估计会不方便,而且沈昊林这想法也太明显了,但是拒绝美人这事儿…他实在不太拿手。

正要答应,景御在桌下猛踹了他一脚,他猛地嘶了一下,沈昊林和沈瑶都不明所以地看了过来。

“顾少,您怎么了?”

“咳…没事没事,我只是想到今天来是来祭奠大小姐的,这…不太好吧?”

沈昊林眼睛闪了闪,“顾少,我女儿她年纪轻轻就没了,按理说白发人送黑发人不应大办,但我还是想让她走得安生一点,将来有机缘地话再投到我沈家来,您身份尊贵,若是您去祭奠,怕是要折煞了她啊!”

“是啊,顾少,我姐姐她从小就身体不好,爸爸费了很多心思,没想到姐姐…还是走了,就让我姐姐好好走完这最后一程吧!”沈瑶说着泫然欲泣。

顾丹生有些犹豫了,“这…还有这种说法?”

刚想转头问问,猛地想起景御叮嘱不能让他发现自己的身份,又生生忍住了,旁边的人没有什么反应,他清了清嗓子,“那…就按照沈老爷说得办吧!”

“顾少,跟我从这边走吧!”沈瑶娇生生地说道。

“好。”顾丹生说。

*

“请问小姐贵姓?是哪家世家?”

门口保镖看着眼前这个戴着鸭舌帽也难掩清绝的女生,有些疑惑,沈家是洛城首富,平时有不少世家登门,这样的人他怎么会毫无印象?

沈夭夭勾起唇,声音有些慵懒随意,“我啊?”

说着缓缓抬起了头。

保镖的表情犹如见了鬼,边指着沈夭夭边喊道:

“大大大…大小姐!”

“是大小姐!”

“大小姐活了,大小姐活了!”

“………”

门口顿时一片慌乱嘈杂,这动静传到了厅内。

顾丹生耳朵尖,疑惑道:“什么大小姐活了?”

沈昊林听得不是很清楚,但这话可不对,皱着眉问,“怎么回事?”

“我马上去看看。”管家忙说道。

但人还没走出去,那位本应躺在棺材里等着众人祭拜的沈家大小姐已经迈进了厅内,在一众慌乱的人群中,她独身而立,清冷绝艳,让人移不开眼。

她仰着头,露出白皙修长的脖颈。

那正中挂了一副画像,画中人巧笑嫣然,灿若晨星,那是爷爷在世时,亲手握着她的手写下的这澜禧园三字的一幕,由堂哥沈钰拍摄。

爷爷说,这澜禧园为她而建,满园的桃夭为她而种,可如今,物是人非,再次站在这里,竟是参加她自己的葬礼。

荒谬至极。

是她?

景御一眼就认出来是刚才站在澜禧园外的女生,沈家大小姐?

有意思。

沈夭夭目光一一扫过厅内众人,不经意间撞进了景御意味不明的深邃瞳孔里。

他狭长的眼尾微挑,似玩味又似洞悉一切。

她不动声色,浑不在意地移开了目光。

这人危险至极,周身气度不是一般世家能养出来的,不知道沈昊林从哪里请来的神仙,但请神容易送神难。

她眼神轻飘飘地从男人旁边站的沈瑶身上扫过,最终落在了同样震惊的沈昊林身上。

她还没开口,沈昊林突然扬声喊道:“小夭?你…是你吗?”

沈夭夭眼尾一勾,挺漫不经心的,“是吧!”

“你…你怎么活了?你居然活了?哈哈哈,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沈昊林笑了几声,又猜测道:“是不是你爷爷当年给你的医经起作用了?”

医经这两个字一落下,厅内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沈夭夭看过来,包括那个危险至极的男人。

呵。

沈夭夭指腹抚过食指上的一枚玉戒,她手本就白,再配上这羊脂白玉,似裹了一层柔光,更添了冷意,她抬起眸,有些玩味:“不是。”

“不是?那你…”

“我现在已经不是我了,”沈夭夭漆黑漆黑地眼睛望着沈昊林,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现在是沈氏老祖宗。”

“沈昊林,你还不跪迎我?”

“什么?!”

“沈氏老祖宗?”

“那个写下《沈氏医经》的沈帝?”

“难道传说中这本医经能医活死人是真的?”

“…….”

厅内人猜测纷纭。

唯有偏厅里的景御嘴角缓缓勾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沈昊林脸上僵了片刻,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本医经根本就不能医活死人,因为沈夭夭根本就没死,老爷子当年去世以后,就将年仅八岁的沈夭夭送到了乡下一户人家寄养,他因为公司事忙,这么多年对她确实是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等他想起来的时候那户人家已经人去楼空。

与她同时消失的还有老爷子留下的那本传家宝————沈氏医经,无论如何,这本医经不能流落在外,所以沈瑶给她出这个主意来逼出她现身,他才同意了。

他心底是期盼她出现的,毕竟是自己的女儿,这么多年没见,怎么会丝毫不想念呢?

只是他没有想到沈夭夭如此不留任何退路地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还说自己是老祖宗,如此大逆不道,如此的不懂事!

在所有声音中,有一道娇滴滴的声音适时地响起,“姐姐…姐姐你不是跟我说你是想和大家玩一个假死的游戏吗?怎么又变成老祖宗了?”

沈瑶捏着手指说道,似乎因为不堪承受这么多的目光,眼圈都发红了。

沈昊林猛地反应过来,心想沈瑶不愧是自己的女儿,对沈夭夭越发痛心疾首:“小夭,你怎么这么胡闹?你知不知道吓死爸爸了?还闹得这么多世家前来祭拜,结果你…结果你……哎!”

好一个娇弱无辜的妹妹,好一个为女儿操碎心的父亲,这两番话一出,沈夭夭便成了不懂事脾气怪戾的那个。

周围的人顿时面色各异的人看向沈夭夭:

“沈老爷子英明一世怎么会将沈家交到品性如此恶劣的人手里?”

“连生死都能拿来开玩笑,毫无大局可言,连那位二小姐的一根手指头也比不上!”

“听说她至今为止,连脉象都不会看,沈老爷子将那本医经交给她真是浪费!”

“还不如那位二小姐呢!”

“……”

沈夭夭面色不变,她抬起漆黑清亮的双眸,盯着沈瑶,“不是说好,我们一起躺在棺材里,然后给爸爸一个惊喜吗?怎么你在这里?还……”

她看了看四周,最后落在那牌位上,“还给我举办葬礼了?”

众人面色又是一变:

“这葬礼竟然是一场闹剧?”

“恐怕不止闹剧这么简单,瞧这葬礼的架势,要是今儿大小姐不出现,那不就是等于世上没她这个人了吗?这位二小姐不简单哪……”

沈瑶面色倏地一白,她没想到十年不见,她的这位好姐姐竟然这么牙尖嘴利了,反应还这么快,她好不容易说服父亲办这葬礼,本来就是为了逼她出现,好让她交出那本医经,再来如果她不出现的话也能失去继承沈家的资格,以后她就是沈家家主。

没想到她居然当众出现,还将这一切都推给她的身上。

不行。

她在洛城清雅白牡丹的名声,绝不能让她毁了。

沈瑶猛地跪在地上,眼泪唰地一声掉了下来,抽噎道:“爸…女儿并不知道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姐姐一直在园里养病,一应要求都是最好的,平时连半点儿声音都不能有,我想去看看姐姐还要…还要预约,我平时上学和学医已经占据了我所有的时间,我哪里还有时间谋划这些事,爸,姐姐是不是很讨厌我,嫌弃我妈妈和我的出身,所以才这么冤枉我……”

她这一跪,众人再次把目光投向了沈夭夭,妹妹哭得这么伤心,当姐姐的竟然无动于衷,果然是冷心冷血。

沈昊林尤其心疼得不行,何况这葬礼也是他同意的,如果这事儿暴露,他也就完了,无论如何,他和沈瑶才是父女,“瑶瑶,你快起来,你是我的女儿,谁敢说你的出身?”

他指着沈夭夭厉声说道:“你仗着自己身体不好,从小就淘气顽劣,看中的东西半点儿不准人碰,十分霸道,依我看,这事儿肯定是你的主意,别想着拉瑶瑶下水,你闹出来的事你自己收场,给所有前来的宾客下跪道歉,然后去你爷爷面前思过。”

“我仗着自己身体不好?”沈夭夭指腹将戒指转了一圈,声音极冷,“这有什么好倚仗的?而且我为什么身体不好,您心里没点数吗?”

“你……你竟敢这么对你父亲说话,你……”沈昊林气急败坏。

沈夭夭将白皙修长的手缓缓抬起,掌心朝内,食指上的玉戒在光下泛着柔和的光,她的眼里有睥睨之势。

“沈家家训,拥有玉戒者即为沈家家主,”沈夭夭顿了顿,食指缓缓下落,指向沈昊林和沈瑶,“我不仅能这么和你说话,我还能命令你,和你。”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原来夫人才是最强大佬

在一场被设计的暗杀中,她虽侥幸活了下来,却将一名无辜的高中生牵连其中。 为掩盖身份,她决定取而代之。 从此敛其锋芒,努力让自己变得普通、再普通。 以至于全世界都以为周乔是个没爹妈疼爱的小可怜。 可只有秦匪知道,这位看似柔弱、备受欺压和霸凌的小可怜,其实是一头披着羊皮的恶狼。 * 她生性冷血入骨,哪怕他一路披荆斩棘而来,依旧巍然不动,直到那个矜贵的男人为了她一身是血地跪在那片泥泞里,向对方低头时,一切就此轰然倒塌。 只因为,她舍不得。 ——我爱你,以生命作证。

萤夏·完结·269万字

白切黑大佬她又自爆马甲了

新书《玄学老祖回归后成为娱乐圈顶流》求支持~ 【禁欲系男主VS白黑切女主,本文双洁1V1】 京城太子带了个女的回来,藏着掖着不让看,把她宠上天,听说是乡下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除了长的好看一无是处。 京城盛传:不过是靠姿色上位的一个花瓶罢了。 高考放榜,全国状元怎么是那个花瓶的名字? 画协会长收徒弟,众人去捧场,她为什么站在画协会长旁边? …… 各种马甲掉落之后,众人闭嘴不言恨不能找个缝钻进去,谁特么说她是花瓶?!给我站出来! 被人欺负了,某女捂着手喊痛。 尘爷哄着她:我的娇妻这么美丽动人,你们为什么要欺负她? 众人捂着脸敢怒不敢言。 麻烦你好好看清楚,被欺负的是谁!

云水墨音·完结·133万字

佛系真千金擅长打脸

明镜下山了,成了江城豪门祝家的真千金。 祝家所有人都看不上这个深山里来的小尼姑,对假千金关怀备至,警告真千金妄想取代假千金的地位。 明镜不争不抢,每天吃斋念佛,无欲无求 祝弟惹了大官司,祝夫人大费周章请第一夫人说情,换来无情嘲讽——我看在明镜师傅的面子上,给你一个机会 祝夫人:? 祝爸爸公司陷入危机,急需抱首富大腿,首富鄙视道——错把珍珠当鱼目,我看你投资的眼光有点毒 祝爸爸:? 假千金在宴会上想要搞臭真千金,然而从此人人皆知,祝家的真千金貌若天仙,慈悲心肠。 假千金:? 豪门太子曲飞台兼职顶流,在娱乐圈呼风唤雨,众星捧月。 参加生活综艺,来了个弱不禁风的女嘉宾,左手劈柴,右手拉面,蒸炸烹煮手到擒来,他个生活白痴看的目瞪口呆。 国际少围大赛决赛直播,有围棋天才之称的表弟焦灼吃力,而对面眼熟的美貌少女气定神闲,一招绝杀。 学霸死党哭着对他说,你女神转来之后,我就再没考过第二名了。 曲飞台:你到底还有多少惊喜是我不知道的? 直到有一天,他竟在世界佛学交流会上看到她跟一群老和尚谈经论道,弘扬佛法,曲飞台慌了…… 你六根清净,看破红尘,我却非要拽你来这红尘走一遭,大不了,你登极乐,我下地狱。

苏幕遮玥·完结·261万字

全能祖宗重生后飒爆了

【微玄幻+1V1甜宠+双强+神医】 飘荡百年的祖宗大佬变成司家脑子有毛病的正牌千金,从农村回豪门,未婚夫立即上门退婚,转身选择了她的堂姐。 在人人嫌的豪门就连过继的堂哥也讽刺她:“不好意思,占了你的位置。在司家,没实力就只能是弃子。” 在各家豪门等着看她这个废柴千金笑话时,眼尖的人发现,废柴千金她变了! 学习从末尾飙到了第一,嘴巴跟开了光似的说什么都灵验。 就连科技大佬,商界大佬,顶尖古武强者都成为她的追随者。 各领域大佬:她要是废柴我就连渣都算不上,你们见过这样的王者废柴?司家怕不是眼瞎了! 某人嘴角噙笑,站在她身边,满眼骄傲的介绍:我媳妇! 【“神明”女主VS“邪门歪道”男主】

陆天舒·完结·160万字

跪求老祖宗好好做人

【狠起来谁都敢踩的张狂女主VS疯起来自己都坑的疯批男主。双强+团宠+爽文+探险。】 【一场长达百年的精密布局,只为让你见证这盛世太平。】 【1】 战乱中诞生的改造人墨倾,沉睡百年后意外苏醒,被神秘的第八基地送入某“普通”家庭进行观察,成为一名“普通”高中生。 在基地的骚操作下,墨倾被贴上几个标签。 穷乡僻壤放羊女; 冒名顶替假千金; 成绩倒数小废物; …… 人人嫌,全网嘲。 结果—— “妙手神医为什么会叫她师父?” “见鬼,怎么谁见她都跟孙子似的?” “散了吧,给她撑腰的是地表最强势力。” …… 墨倾:“虽然我恐吓基地,让长者下跪,令晚辈生畏,但我知道,我是一个兢兢业业的优秀打工人。” 领导:“你把架我脖子上的刀撤了再说话!” 【2】 帝城江家有一个江爷,神秘莫测,来路成谜,却能在帝城翻手云覆手雨,人人避恐不及。 然而,江爷本人酷爱服务员、小摊贩、流浪汉等角色扮演。 墨倾:“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 属下:“江爷大概是被下了降头。” 江爷戚戚然,长叹:“我不过是一个被安排好的替身罢了。” 众人:这就是你黑化成疯批的理由?!

水果店的瓶子·连载中·107万字

掉马后满级大佬被迫在热搜上开挂

曦华前世被假千金的舔狗陷害。 重生醒来,换上冷眉冷眼,决定不再搭理一心只在乎假千金的亲人。 谁知道剧情有点走偏。 她越冷漠,家里那些个就越宠。 前世跟假千金好的跟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小弟:“我姐要做什么,轮不到你们这群人指手画脚!” 前世里客客气气的二哥:“小妹又惹事了?没事,家里钱多,正巧我这还有一家律师行,小妹放心往前冲!” 今生前世都最爱她的爷爷:“要当经纪人?快去,把混得最好的娱乐影视公司买下来,给我乖孙慢慢玩。” 最后一次位面任务时认识的大佬们都已经一把白胡子,拐杖都不用拄,到处给她撑腰:“咋,我们家小朋友温柔点,你们就当她好欺负了是吧?” 众人:你们是瞎了吗?没看到你们家大佬凶神恶煞的样子吗? 山魈:不瞒你们说,还没三招,我就给她干掉了,嘤嘤嘤…… 一边打妖杀怪,报仇虐渣,一边马甲掉的哗啦啦。 突然有一天,她那失踪十几年的未婚夫冒了出来,一张妖冶面容引得网上一片尖叫。 据说,这是座千年冰山。 但曦华是半点没发现这人跟“高冷”、“矜贵”有半毛钱关系,倒是把“自来熟”这个词理解的十分透彻。 第一次见面:受伤了,送我回家。 曦华看着他额角那破了还没指甲盖大的皮:…… 团宠、杀怪、娱乐圈、神医

青山羡有思·完结·76.5万字

盛爷,夫人她靠算命火爆了全球

【团宠+玄学+神医+娱乐圈,超燃超爽!!】 前世大佬谢羲和重生了。 重生成了一个黑粉无数,气倒了亲爹,马上就要被赶出家族的废物大小姐。 谢羲和不由啧了一声:真惨啊。 然后大家就发现,不学无术的谢家小姑画风突然就不对劲起来了。 医术绝顶,随手炼出的万能神药风靡全球! 知人识命,卦算祸福,一手逆天的算命玄术搅起无数风云! 连所有人梦寐以求的学习圣地晨曦之光学院都不计代价的抢人! 还有前世小弟们接连找上门来,开启了无脑护崽模式。 医学大佬:“敢骂我老大,先问过我手里的刀!” 黑客高手:“骂一句黑全家。” 财阀大亨:“包养?潜规则?呵呵,怕是不知道我名下的产业都是我老大的。” 神秘组织负责人:“什么玩意儿,都滚!” 随着羲大佬的身份接连的曝光,蹦跶的欢快的渣渣们彻底傻眼了,哭着喊着就放过。 却被突然出现的男人一脚一个踹飞了出去:“求饶?晚了。” 正摩拳擦掌准备在自家老大面前刷存在感的小弟们:!!! 男人反手就将自家姑娘揽进了怀里,眉目冷峻:你们有什么意见? 小弟们瑟瑟发抖:……不敢。 【超A超飒女王风女主VS人前暴君人后奶狗强无敌男主】 ** 一句话简介:昔日大佬强势归来,逆风翻盘,带领一众小弟重攀巅峰!! 推荐完结旧文《全能千金成了团宠小娇娇》

言墨潇箫·完结·154万字

他的夫人是神明

微博热搜爆了,娱乐圈第一狗仔放话要爆料某年轻影帝私生子新闻,称要周三见。 吃瓜网友顺藤摸瓜把目标定在了某退圈影帝身上。 某退圈影帝: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没有前女友、白月光,没有被下过药、走错房上错床,没有捐过精,童子鸡一个。 周三,微博瘫痪了,一张亲子鉴定大喇喇的摆了出来,对比人正是退圈影帝! 阎昊天:??? 阎家众长辈:还不赶紧把你媳妇和儿子领回家!不然打断你的腿! 阎昊天:!!! 身为九天神明的未晚带着儿子来到了一个陌生又诡异的世界,她表示自己有些不习惯,并且想带着儿子离开……但实际上她混得风生水起,乐不思蜀。 别人说她靠脸上位,她就用演技打肿他们的脸;别人说她没读过书,大字不识两个,毫无特长,琴棋书画她样样精通,传统国学她了如指掌,古典舞更是一绝;别人说她出身低微,是个没人爱的孤儿,她身后跳出了一堆大佬要为她撑腰…… 粉丝以为他们对未晚已经足够了解,却发现远远不够……她成了帝都高等学府的荣誉教授,她还懂考古,能为警方破案,她还能当侦探,专门治小三?!这是什么骚操作? 未晚:闲着没事打发时间罢了 粉丝:……

爽口云吞·完结·194万字

全能大佬她人美路子野

时空管理局史上最牛员工,颜初,退休了。 局长承诺给她的养老新身份: 富家千金,颜值天花板,八百万活粉,还有个首富未婚夫。 颜初表示很满意。 然后她就穿成了富家被赶出门的落魄千金, 网络上八百万活黑粉随时待命,每日一喷。 就连所谓的首富未婚夫,暂时都还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一切都是假的,只有颜值天花板是真的。 颜初:“???” 就他mua离谱! 理想中的悠闲养老生活没了,颜初扭头就暴躁地踏上了打脸黑粉反派的道路。 黑粉:“确切消息,颜初有金主,姓王!” 颜初:在线给大家表演一个天凉王破/微笑jpg/ 黑粉:“花瓶一个,没有半点内涵!” 没多久,颜初的极限运动视频在国外封神了; 随手写的论文被世界顶级学术期刊收录了; 跨界参加的各种比赛全得第一了; 无意间小露的一手震惊圈内大佬了; 一不小心弄得黑客圈天翻地覆了; 找她救命的人环绕世界一圈了…… 眼看着一个个逼格相当高大上的圈子全都来争夺颜初,娱乐圈对她来说已经成为最没有吸引力的那一个时, 黑粉:“……嘤嘤嘤,你不务正业,你都不拍戏了!” 颜初:“忙着撩夫,勿cue。”

霖小墨·完结·12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