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我成了已婚农妇

穿越我成了已婚农妇

米米几时有

古代言情/已完结

151万字

完结于2022-09-13 10:37:21
开新书了,新书名字叫《重回1982小渔村》,这是开在男频的年代文,日常上山下海的轻松文风,请亲爱的读者大大收藏追读一波哦~ 这对新书来说很重要,非常感谢! ————————————————— (种田养崽崽的文!) 上辈子想要个孩子都难,这辈子刚穿过来就送了三个萝卜头,还捡了个添头。 裴秀看着床边排排站的皮包骨三个小崽崽,只觉得亲娘造孽哦~ 从今以后,我就是裴绣了,三个小崽崽过来叫娘! 老大:“娘~吃鸡蛋~” 老二:“咕噜~”肚子响了! 老三:“咕噜~”咽口水的声音! 孩子他爹呢????? 糙汉子爹,啥也不管! “媳妇儿,我错了,可是…不是你当家么!” “媳妇儿,你说啥就啥!” “媳妇儿,我就心悦现在的你! “媳妇儿,咱们再生个娇娇软软的小闺女吧!” 原以为夫君是个糙汉子,没想到铁汉还有柔情。 上山打猎,下河摸鱼,地里摘菜拔萝卜,拿起书本能子曰,拿起刀枪也能干,小崽崽们无所不能!

第一章 我没死

裴秀在一片孩童的哭泣声中醒来,头晕后脑勺又隐隐作痛,孩童的哭声吵得脑袋都要疼炸了,能不能安静一会,想要张口说话发现喉咙疼的发不出声音,费力的睁开眼睛,床边站着三个孩童,最大的孩子眼泪鼻涕都还挂在脸上,惊喜的叫到:“娘醒了,娘醒了,娘没死。”

顿时耳朵边炸开了锅,“娘,娘......”

裴秀头都大了,忍着嗓子干涩说:“水......”

最大的孩童看着八九岁的样子,急忙去倒水,小心翼翼的端水喂裴秀喝。

喝了水,裴秀才感觉整个人活了过来,清醒了一点。鼻尖酸臭味隐隐缠绕,身上盖的薄被都灰不溜秋,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一块深一块浅,也不知多久没洗了。

打量了一下这个屋子,炕挺大的,占了三分之一的屋子,炕尾还有个大箱笼。屋子中间有张缺了两块角的破桌子,连个凳子也没有,家徒四壁。裴秀深深拧着眉头,一脸嫌弃,现在没办法只能将就,能活着已经是大幸了。

“娘,你饿了吗,锤子去给你煮鸡蛋吃。”大娃子看娘皱着眉头,以为娘饿了生气了,赶紧说到。

“嗯”,现在自己还下不了床,只能劳动童工了,占了他们娘的身体,他们要对她负责,她也会为他们负责的。

“娘先躺着休息一会,有事叫木头,板凳。”说完转身就跑出去了。

两孩子趴在炕边,不敢吵着娘休息,也不敢离开,生怕一走开娘就没了,从昨天就守着原身。

原身是生病高烧了两天,刚入秋转冷,衣服又不够厚实,被子又薄,就病倒了,又舍不得看大夫吃药。

昨天早晨上完茅房回来,没站稳摔倒,后脑勺磕到台阶上,出了好多血,吓的孩子们赶紧去找大夫。

结果这一摔人就没了,让裴秀穿了过来。

裴秀三十五岁,结婚十年了,都怀不上孩子,公婆对她都有大意见,幸好丈夫一直护着她,经常跟她说让她不要有压力,有没有孩子随缘,实在怀不上就去领养一个也没关系,裴秀一直感恩庆幸自己嫁了个好老公。

因为没有孩子,经常会去福利院探望里面的孩子,想着再做一次试管,真的怀不上就领养一个。

这周六刚好有空就打算去福利院,经过公园看到自己老公的车停在路边,就下车去公园看看。

谁知看到了,让自己悲痛的一幕,老公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另一个三十左右的女人牵着男孩的另一只手,就像一家三口一样,男孩还开心的叫爸爸。

裴秀眼泪顿时滑了下来,上前质问,没得到丈夫的答案,却被女人嚣张的态度气炸。

她伸手甩了一巴掌,反手又是一巴掌,却被丈夫拉住。

女人反应过来,就要冲上来打她,却被个好心男人制住。

她甩开丈夫,冲上去又是几巴掌,拳打脚踢。

男人见他丈夫上前,又腾出一只手制住丈夫,她才惊觉自己的丈夫居然这么弱鸡。

真是眼瞎!

在他的帮助下,她痛快的虐了一遍小三,没仔细看他面容,稍做感谢后就留了个电话,离开了。

起诉离婚,分割完财产后,她打电话给帮助她打小三的男人,打算请他吃饭当作感谢。

结果刚挂上电话,走上人行道就被超速的跑车撞飞,恍惚中她好像看到个高大的男人悲痛的大喊朝她跑来…

裴秀以为自己死了,出了车祸,没想到还能在异世重活过来。

她不知道的是,有个男人看着她倒在血泊当中差点疯了,一腔悲痛都发泄在凶手、她前夫跟小三身上了。

昏沉了一天一夜,读取了这个身体的记忆,占了这个身体的女子叫裴绣,以后只能顶着这个身份活下来了。

锤子端了一碗稀饭,拿了一个白煮蛋进来,“娘,小心烫。”

九岁的孩子,都能煮饭了,很能干。这稀饭是真的稀,半碗都是米汤。两个小的,眼巴巴看着,一直吞咽着口水。

裴绣敲了下鸡蛋,把壳剥掉,露出嫩滑的蛋白,递到三岁的板凳面前,说:“咬一口。”

板凳刚张着嘴就被锤子拉了一下,“不行,娘生病了,鸡蛋是给娘补身子的,不能给板凳吃。”

“娘喉咙还痛的,鸡蛋咽不下去,喝粥就行,这个蛋你们分着吃。”

把鸡蛋又递给板凳,三兄弟一人一小口,小心翼翼的吃了起来,鸡蛋是这世上除了肉,最好吃的东西了,他们很少能吃的到。

很珍惜的一人咬一口慢慢的咀嚼,吃的慢一点,也能多留住一会美味。

裴绣看他们吃的那么满足,心里觉得难受的紧,一个鸡蛋而已。古代还是太穷了,自己回不去,只能用这个身份在古代活下去,还是得想办法过得好一点。

把稀饭喝了,肚子有东西了,身体感觉暖了起来有了点力气,但是还是需要多休息,裴绣嘱咐三个孩子。

“你们三个出去玩吧,捉点虫子回来喂鸡,娘现在需要多休息。”

“好的娘,我们等会再回来给你煮稀饭。”锤子拉着两个弟弟出去了,不忘把门关好。

裴绣听到几个孩子脚步声远去,还有老二木头的声音,说娘醒来好像不一样了,居然没有骂大哥,还把鸡蛋分我们吃。

裴绣侧躺下,理了理记忆。原身10岁时父亲山上砍柴滚下山坡死了,母亲在她13岁时也重病死了,只剩下一个哥哥,哥哥大她5岁,在母亲病重前一年成的亲。原身父母双亡,传出克双亲的名声,没人敢娶,一直到十八岁才嫁给现在的夫君。

原身夫君名周成,七天前进山,赶着入冬前,去山上打野味,好去镇上换钱买油盐调料。他们家只有五亩地,还是这几年陆续置办的。

周成在家排老四,因为上头的两个哥哥一个姐姐连续成亲,掏空家底,家里穷的揭不开锅,十五岁就去服兵役了,二十四岁时回来眉骨上带着一条疤,吓坏了村里的孩童,高高壮壮的身上还带着煞气,村里的青壮年也不敢靠近。

周成父母在周成离家后就给两兄弟分家,跟大儿子过。周成回来后,父母觉得愧对他,二十四了都还没成亲,立马就张罗着找媒婆。

可是周成的脸上的疤痕跟身上的煞气,没人敢嫁。后来上门跟原主求亲,意思是周成一身煞气不怕被克。

裴绣想想就犯愁,多三个儿子就算了,想想办法总能养活,可是多个夫君该咋整,不是多双筷子的事,没有感情基础要怎么做夫妻。而且这里还是古代又不能离婚。

想想就脑壳范疼,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记忆中的周成,虽然沉默寡言,不爱说话,但是对原主跟孩子还是很温和的,不像外人想的会动粗。现在就希望能和平共处,不被掉马甲。

东想西想的就睡过去了,身体实在是太弱了,连续生产本来就伤身体,一个风寒就倒下了。

门轻轻的被推开一个缝隙,锤子看到娘闭着眼睛还在睡,就微拉着关上房门,捧着叶子包裹的虫子,去喂鸡了。

木头跟板凳站在鸡圈里,举着两枚鸡蛋高兴的冲锤子叫:“大哥,今天有两只母鸡下了蛋,晚上给娘补补身体。”

鸡圈离有四只母鸡一只公鸡,是原主养着下蛋。这个时候都吃不饱了,更何况是鸡,四只母鸡每天能有一只下蛋就很好了。

锤子赶忙过去把鸡蛋接过来拿到厨房去,等娘醒了再煮给娘吃。

现在已经是巳时,顺便生火煮晚饭饭,古代一天只吃两顿饭,一般是辰时吃早食,今天娘给了个鸡蛋让他们分着吃,他们就晚了一点做饭,午饭是菜粥。

锤子先把稀饭盛起来一碗,放边上,打算等娘醒了给娘吃。

本来一锅粥里没几粒米,捞了一碗更看不出来米在哪。锤子又加了一瓢的水进去,盖上盖子,煮开后把青菜放进锅里,放了一点点的盐巴,煮一会就起锅了。

裴绣站在房门口,看到锤子熟练的操作,暗暗叹气,怎么就这么穷,只能等孩子的爹回来看看有没有带点猎物,能换一点粮食。

锤子拿了个大碗把菜粥盛好,让木头把娘的稀饭端好,打算先端进堂屋,转身看到娘靠在房门上,不知在想什么,叫了声:“娘,你怎么起来了。”

板凳急忙跑过去,抱着裴绣的大腿,“娘,你是不是没事了,板凳害怕。”

裴绣摸了摸板凳的头,“娘没事,娘就是染了风寒,又摔了一跤,现在没事了,养几天就好了。”

锤子把菜粥端进堂屋就马上跑出来,扶着裴绣的手臂,“娘,我扶你回房躺下。”

“不用了,我刚睡醒,想走走,扶我去堂屋。”

堂屋在正中间,对着院门口,并排三间屋子,左边裴绣两口子的房间,右边是三个孩子的房间,西侧面是厨房,堆满了柴禾跟杂物。东侧面是鸡圈,养了五只鸡,一家子的油盐酱醋,就从这几只鸡身上攒出来。

原身是个会过日子的人,就是太会过日子了,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抠抠索索的都把银钱省下来,一文钱都舍不得掰成八瓣花。

家里其实还存着挺多银钱,原身是宁愿冻着,饿着,也不舍得拿出来花。

几个孩子长这么大都没吃过几回鸡蛋,周成打的猎物都让她拿去换银钱,攒起来,都没让全家吃过一口。

裴绣想想就叹气,几个孩子面黄肌瘦的,当娘的怎么这么狠心,她是舍不得这么抠的对待孩子们。

想着等病好一点得进城一趟,置办一点东西,不然怎么过冬,她是不想哆嗦的过冬,北方的冬天都能零下二三十度。

往年都是一家人挤一个炕上,全天烧着柴禾,幸好柴禾不要钱,周成是个勤劳的汉子,早早就趁着农闲山上把过冬的柴禾准备好,堆了大半个厨房。

堂屋里摆着一张桌子,四把木头打的长条凳子。锤子把稀饭挪到裴绣面前,“娘快吃,吃了病就好了。”

“嗯,你们也吃。”裴绣看着三个孩子呼啦呼啦的喝着菜粥,也把稀饭喝了,现在最要紧的是养好身体。

裴绣吃完稀饭就回屋了,叮嘱三小只,“出去玩不要去河边,不要跟其他孩子打架,可以去山上捡树枝,天黑前一定要回来,锤子是哥哥,要看好两个弟弟。”

“好的娘。”老大应着。

“娘我们会听哥哥的话。”木头也跟着说。

“娘我等会回来陪你。”板凳也不落后。

看着三兄弟跑出了院门,裴绣扶着墙,慢慢的走到厨房,她得看看厨房里还有多少粮食,还缺什么,好合计一下过两天去镇上买什么回来。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温家有娘子

陈宁雅重生了!前世她坑死了自家男人,间接害死自己的孩子,唯一活下来的长子也因为她步入歧途,人生重来一次,她定不会再重蹈覆辙,原本只想好好相夫教子,没想到男人孩子都是出息的,不仅为她撑起了一片天,还让她报仇雪恨,且看陈宁雅怎么走上人生巅峰。

竹篱清茶·完结·145万字

穷书生家的彪悍娘子

书生扣出了五文钱买了一个婆娘,婆娘是死是活全凭天意。 书生穿着补丁长衫,闲庭漫步的走在小路上,回家能不能吃上饭,全凭运气! 一文当十文花的抠书生无意拥有了不食人间烟火的婆娘,日子过得分外妖娆。 讲述古代穷书生与现代魂穿而来的顶尖女特工的故事。

倾本贤淑·完结·228万字

八零媳妇又甜又飒

【双洁,一对一,先婚后爱,甜宠爽文】 前世的楚翘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任劳任怨,难产时躺在手术台上,婆婆丈夫继子都放弃了她,一尸两命。 回到21岁,还没嫁给自私狠毒的前夫,但她那后妈想方设法逼她嫁过去谋取利益,楚翘想自立门户,先得在城里把户口上了,可后妈一天天地逼她嫁人,走投无路之际,前夫那个火爆脾气的亲叔叔顾野跳出来求婚了。 “嫁给我,让那死犊子管你叫婶儿!” 楚翘心动了,一想到前夫平白矮了自己一辈,在她面前永远都抬不起头来,她就莫名地爽,结个婚也无妨啊。 顾野从小就是霸王,对女人爱搭不理,大家都说他这辈子估计是打光棍的命,顾野也这么觉得,可有一天,他撞到了楚翘,干涸了二十七年的心,涌出了甜蜜的爱情之泉。 楚翘的每个细胞都长在了他心坎上,是老天爷给他量身打造的媳妇,说什么都得拐回家,其他男人有多远滚多远!

老羊爱吃鱼·完结·198万字

农门世子妃娇宠日常

又名《农门少夫人的春秋大业》 叶晩瑶原本是现代的小有名气的企业家,一朝胎穿成了古代一位商家的小姐。 一时没防备被姨娘和二叔合计给卖了,卖给了农家汉子做媳妇。 新婚夜哭的死去活来,汉子老实的不敢洞房。 第二日,婆婆为了霸占嫁妆以此为由发飙打破了她的头。 便宜夫君为了给她治病,进山打猎遇到了狼群九死一生。 恶毒婆婆见两人半死不活的等着她养活,二话不说把他们赶出了家。 十里八乡的乡亲们都知道,楚家老三不是亲生的,楚老三被净身出户,身无分文,怎么养得起这娇娇弱弱的小娘子。 可谁也没想到,二人的日子悄咪咪的越过越好,不知什么时候成了全村羡慕的对象,村里人都知这楚家老三不简单,却不知这娇娇弱弱的小娘子更不简单。 啧,啧,叶晩瑶也觉得自己的人生要开挂。

暖金·完结·166万字

重生八零找老公

林晓冬重生了。 上辈子她是个乖乖女,听从家里的安排,到了年纪,就嫁给了家里安排的人家,靠着婆家的关系,给大嫂安排进了城里。 可是不对等的婚姻注定是不幸福的。一直到忍无可忍离了婚。林晓冬才算是真正开始过日子。 后来林晓冬遇到了好老公。把她又宠回了小时候的样子。 重生回来,林晓冬再也不想按照家里人安排的婚姻了。她要找到自己的丈夫。然后继续被宠宠宠! 可是谁能告诉她,她原本魅力无穷的丈夫,为什么现在是个到处惹事的二流子?而且竟然还敢对别的姑娘吹口哨。林晓冬气的拿起洗衣服的棒槌,追了他半个村子。

沫沫渔生·完结·131万字

被迫嫁给山野糙汉后,她被团宠了

逃命的安定侯嫡长女,被人一板砖拍的脑震荡,等醒来,成了农家小媳妇。 外面危机重重,怕小命不保,席杳觉得,马甲不能掉,死也不能掉…… 为了不被赶走,努力的席杳一不小心就成了周家的团宠,个个都护着她。 从小定亲却没看过新娘子的周戎被老丈人勒索,连赶考的银子都被剥削了,娶了个病怏怏的媳妇,想着一定要人家知道,他不想娶的,所以,好是不能好的,绝对不可能好。 为了表示自己的立场,周戎冷言冷语,冷酷无情,然后发现,自家小媳妇,对家里奶娃娃都比对他好…… 觉得小媳妇挺好的他,想着自己还可以努力努力……

懒玫瑰·完结·129万字

娇娘发家录

新文《我全家都带着金手指穿越了》已发,欢迎移步支持! 穿越了,穿成乡野山间的小农女,瘦不拉几,衣不蔽体, 爹早亡,娘病逝,和奶奶相依为命, 好在门前就是一条长河,屋后就是一座大山,有山有水, 宋秋表示,不怕不怕,撸起袖子加油干,发家致富,带奶奶过上好日子! PS:细水长流文,本文所有设定仅为了本文故事,切勿考据。

树洞里的秘密·完结·167万字

农门春暖:家有小福妻

新书《全家流放:锦鲤娇娘种田带飞全家》求支持 本是县令家的千金,阴差阳错却被嫡母逼迫嫁入农家。 乔萱穿越而来,身系木系异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婆家如鱼得水、相亲相爱,干翻各路极品,过上了不一样的农家生活。 满山植物都是她的耳目,各种野味猎物、山珍奇货等于统统在她眼皮子底下,每次进山收获满满,小日子当然越过越红火。 叔伯一家两家想要巴上来当吸血虫?理直气壮要分家财?哪儿凉快滚哪去吧! 至于见不得自己好的嫡母嫡姐,那就暂时扮猪吃虎、装穷装可怜,不让他们知道自己过得好就行了。等她家相公考取功名、一飞冲天,她再跟他们好好算账! 那位前未婚夫是个探花很了不起吗?她家相公竟考中了状元!并且还对她不离不弃,一心一意! 嫡母: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早知道这样,我打死也不会让她嫁! 书友群:169598252

依依兰兮·完结·248万字

重生特种女兵在种田

猫新书,《穿书八零,小寡妇卷成富婆》已经上传,欢迎入坑。 特警李虞救人牺牲后重生在大雍朝一个被未婚夫家虐待致死的小姑娘身上。 特警李虞重生成古代的李虞后,报复了害死原主的张贵香,带着原主弟弟李青返回乡下老家,从前未婚夫家拿回了原主父亲留下的财产,反制了张家一次次谋害。 上山打猎时救了隔壁村的秀才,秀才瞄准了李虞准备以身相许,日子过得风声水起时,忽如其来的蝗灾过后又是兵祸····

周记的九命病猫·完结·12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