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时荣光万里

他来时荣光万里

孟枝

浪漫青春/已完结

43.9万字

完结于2021-09-2110:19:30
他是消防员,一脸熏黑从火光而来,一眼便定了终生。 —— 第一次遇到小姑娘,小姑娘朝着他欠了欠身子,来了一句:“公子……” 把他逗的不行,心想是个小神经吧…… 她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子,高大的像个大将军,突然对视,她茫然失措,慌张的忘记那不是皇宫…… . 后来校园文艺汇演,小姑娘坐在台上,身穿古装,薄纱遮面,抱着琵琶,眉眼含羞,不仅娇气还有婉约…… 他扬起桃花眼,想到女孩说:琴棋书画略懂,小姑娘谦虚了。 她看到台下的他,她心跳加速,想好好表现却一时紧张弹错了弦,还好他没发现…… . 再后来,他看着长大的小姑娘,突然向他表白,向来沉稳冷静的他一下子就慌了神…… 那是她藏在心底好多年的爱恋,是握在手心里的玻璃渣,是隐忍冲动的煎熬…… …… 一见钟情的欢喜,藏在心底的恋爱…… 她一定不知道,她暗恋的哥哥一直在等她长大……

第1章

火焰像发了疯一样卷过来,滚烫的气息烫的人皮肤灼痛,屋里的人一边尖叫,一边逃窜。

外面浓烟滚滚,橘红色的火焰从屋里的窗口往外窜。

稍微燎到人的皮肤都会被烫焦。

沈黎光快速赶到火灾现场,不少穿着古代服饰的年轻男女慌张逃散。

吴小武解释:“这里有一群汉服爱好者聚会,可能是在玩的时候不小心引发了火灾。”

沈黎光一边检查避火服,一边问:“断电了吗?”

吴小武点头:“断了。”

沈黎光:“小五你去驱散人群,钱正跟我进去救人,其他人在外面救火。”

“是。”

“消,消防员叔叔……”这时,一个男生慌慌张张的拉着沈黎光,吓得话都说不利索,“里面还有人,我老大,我老大她还在里面。”

“我知道,我会把她安全的救出来。”

沈黎光安抚了男生的情绪,全身检查以后,拿上装备快速进入了屋里。

室内没有易燃物,火蔓延的不是很快。

钱正已经带着被困人员脱离了危险,沈黎光继续留下来搜索还有没有被困者。

室内的火势越来越大,仿佛将人吞噬。

就在他以为没人准备转身时,身后的角落里传来的微弱的呻吟声。

“救我……”

沈黎光回头,翻开墙边的挡板,身穿古代服饰的女孩,身体失去了支撑倒在了他的脚边。

“救我……”女孩小脸上挂着泪痕。

沈黎光飞快弯下身把女孩抱了起来。

傅萤意识混沌,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将她抱起来了。

她努力想睁开眼,眼前是一个穿着奇怪的男人。

他带着头罩,看不清他的脸。

只觉得他的那双眸子,冷清如潭,沉稳有神。

“谢谢公子……”

傅萤微弱的呢喃了一句,之后彻底失去了意识。

这称呼让,沈黎光皱了一下眉,迅速把她带离火海。

……

一个月后。

傅萤穿着蓝白色校服,站在明扬三中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她握着书包带子,有点不适应。

在宫里,她没见过这么多人,每天陪伴她的就几个宫女,几个公公。

一下子要接触这么多人,她有点茫然失措。

傅明川不放心她,再三叮嘱:“不要惹事,不要打同学,不要骂老师,我不想再被老师叫来学校了。”

女孩文静,乖巧的点了点头。

看女儿变得这么听话,傅明川有种错觉。

总觉得她现在是装乖,等下他一离开,这丫头就原形毕露,野的没边。

“傅砚,你是哥哥看着点妹妹。”

“……”傅砚不爽皱眉,“我大学,她高中我怎么看着她?我还能没事就跑隔壁看她有没有惹事吗?”

傅萤眨了眨眼睛,吴侬软语:“爸爸,我会乖。”

傅明川心里感觉很微妙,不管是不是装的,但这么乖的女儿,真的第一次见。

傅明川和蔼的抚摸着傅萤的脑袋:“嗯,乖,快进去吧。”

“受个伤,伤到了脑子?”傅砚嘀咕了一声,甩了甩衣服,吊儿郎当的走进了隔壁的大学。

“臭小子,怎么说妹妹呢?萤萤别听你哥哥胡说。”

傅明川从口袋里掏出彩色透明纸包装的橘子味的糖,塞进她的书包里。

“进去吧,晚上爸爸来接你。”

傅萤点头,转过身往学校里走。

看到有人朝着自己看,她怯怯的低着头往里走。

还好她有这里的记忆,要不然教室都找不到。

傅萤进了高一五班,她的座位在最后一排。

过了一会,有老师进来了。

中年男人,戴着眼镜,姓谭名瑞年,是他们的数学老师,一进来就检查寒假作业。

检查到傅萤时,傅萤心虚的拿出那崭新的寒假作业……

谭瑞年怀疑的看了她一眼,大概也猜到她没写。

这富家千金,难管的很。

他随手一翻,谭瑞年脸都绿了:“一个字没写?你是连名字也懒得写是不是?傅萤一个寒假你做了什么?”

“我……”

我在皇宫里放风筝……

不知道说出来你信不信……

“明天把你爸叫过来。”

“别……”当众责怪,傅萤面红耳赤,从来没有人敢对她这样。

就连教她的太傅,也没这样对待过她。

傅萤的脸红的发烫。

“老,老师别叫我爸,他年纪大了,受不了刺激。”

傅萤这个样子,谭瑞年都诧异了一下。

以前,傅萤一定是梗着脖子说“叫就叫,我怕你啊”,压根就不会像现在怕成这样。

他脸色稍稍的缓和了几分:“现在知道怕了,早干嘛去了?寒假干嘛去了?你作业一个字没写,必须叫家长,我和你爸好好谈谈。”

“已经高一下学期了,一转眼就高二,高三,像你这样大学都考不上,虽说行行出状元,但你想想你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不读书能干嘛?去上班?谁要你?你觉得上班比学习轻松吗?”

“我……”傅萤低着头,窘迫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老,老师。”傅萤身旁,有个男生站了起身,把自己那本写好的数学作业拿给了谭瑞年,“拿,拿错了,那本没写的是我的,这本是她的。”

谭瑞年皱眉,怀疑的拿过作业,扉页上写着名字,李汉仪。

“李汉仪你当老师傻啊?这是谁的名字?是不是你的?糊弄老师,也得把名字擦了啊。”

谭瑞年气的把作业扔了回去,朝着傅萤说:“你要是写了,哪怕是不会的空在那里,我也不会说什么。”

傅萤:“我,我都不会。”

谭瑞年:“……”

都教过,不会还有理了。

谭瑞年气得不行:“明天把你爸叫过来!”

傅萤揪着手指,难怪早上过来时,傅明川叮嘱她,说不想被叫来学校。

没想到她到这里,上学第一天就被叫家长了。

刚开学第一天,也没上课,每个老师都过来检查作业,大致也知道傅萤没写,也知道班主任谭瑞年让叫家长了,就没说什么。

还发了好多课本,她翻开看了看,一窍不通。

傅萤趴在课桌上,望着窗外的蓝天,提不起精神。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这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那日异国大使前来,父皇忧心忡忡,每每看到她,欲言又止,无能为力。

宴会,她无意中听异国大使说和亲之事,傅萤这头一紧,这才意识到父皇对自己露出无奈之色。

母后不想送她和亲,就连夜收拾包裹,准备送她出宫,动作匆忙,她不小心碰倒了油灯。

后来宜心殿着火了,再醒来,就是这里。

她从医院刚醒过来的那半个月里,大家都用着怪异的眼神看着她。

原因是,她的性格和原先这里傅萤的性格完全不一样。

不过还好,她有这里的记忆。

傅萤手指玩着笔,低下头,在纸上画下了那个救她,逃出火海的消防员。

她回想了一遍,也只能根据记忆描下他带着头罩的轮廓。

“老大。”

“……”

同桌李汉仪推了推她:“老大?”

傅萤这才意识到是在叫她。

傅萤转过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多了好几个男生。

吓了她一跳。

李汉仪:“老大,你怎么怂成这样了?你平时可不是这样的。”

杜涌:“是啊,你怎么会怕谭瑞年啊,你通常都干他了!”

男生说着脸上有股狠劲儿。

傅萤大脑缓慢反应,才意识到这是原本这里傅萤的小弟。

李汉仪:“我去!老大你这是什么眼神?不认识我们了?!”

“火灾,烧到了脑袋,失忆了?”

男生的话越来越离谱。

“烧到了脑袋,还失忆,你她妈的脑残?”

“给爷整笑了。”

几个男生你一言,我一语,一边说话,一边骂骂咧咧。

傅萤想,他们点子一定是很多。

她小声问:“那个,如果家长没时间,可以不来学校吗?”

“这不好办,谭瑞年知道每个家长的电话。”

“随便找个人来学校不就行了?多大一点事儿?”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叫我如何不心动

宁家和井家是世交,宁苏意只比井迟大两个月。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其实称不上姐弟。 但宁苏意日常逗井迟的时候,总是仗着自己比他早出生那么几十天,常常以姐姐自居,弟弟弟弟叫个不停。 “弟弟,要吃蛋黄吗?我不吃。” “弟弟,还不找女朋友啊?” “弟弟,我发现你身上没有药味了……”(井迟小时候经常生病,身上有股很好闻的中草药味) 井迟每每听到宁苏意的称呼都要气个半死,心道谁要当你弟弟啊,我想当的是你男朋友! …… 后来,两人在一起,井迟揽着宁苏意的小腰,在她耳畔低喃:“姐姐,你生气的样子好可爱。” 宁苏意羞窘得不行,伸出手去死死捂住他的嘴,力气之大,仿佛要将他活活捂死:“闭嘴闭嘴闭嘴!不许再叫我姐姐!!听到没有?!” 这人一叫她姐姐,她就该死的有种负罪感。 井迟用无辜的眼神讨饶,却在她松开手之后,故态复萌:“不要。姐姐。” …… 井迟:我最幸福的事,就是能守护心上人慢慢长大。 何其幸运,我见过她小时候哭鼻子的模样,也见过她长大后笑靥如花的样子。

三月棠墨·完结·96.7万字

在他心尖上

[双重生,病态,双向救赎] 一一 那时候,月光落在她肩上,发丝闪着光晕,她很美。 后来她死了,他也跟着死了。 糟贱生命的人是要下地狱的。书上说。 重活一次,这次他向着光肆意生长。 要问贺礼的爱是什么,他会说,是低到尘埃里,烂在骨子里,像是天崩地裂,像是世界末日,没了明天。 他总认为这一生死也为她,活也为她。 他总认为自己性格缺陷,沮丧,抑郁病态跟他待在一起是没有明天的。 直到后来那张全家福.....飘摇不定的魂有了避风港....

孟枝·完结·39.2万字

我是真的很有钱呀

【正文完结,番外进行中!新书《白月光替身在娱乐圈躺赢了》已开,欢迎移步~】 【红袖“小甜饼”言情短篇征文金奖,可甜可盐一姐vs冷漠偏执忠犬,双学霸】 校内盛传,沈眠看上了隔壁学神校草江沉,好不容易追上却最终被甩。 同学会当晚,有人借着酒劲当众向沈眠表白。 被沈眠的拒绝气疯后,对方口不择言: “我从高一就喜欢你了,你宁愿倒贴也不愿意和我试试?” 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一句冰凉的嘲讽—— “她六岁就把我定下了,你算个什么东西?” ps:没有被甩!有隐情!男主极度忠犬,伤自己也不会伤女主分毫。 - 沈眠一直以为江沉是个从小在福利院长大、靠打工读高中的小可怜。 为了让他对恋爱生活没有顾虑,沈眠掏出压岁钱,拍拍胸脯告诉他:“放心,我真的很有钱!” 直到后来,江沉把自己的卡上交给她。 沈眠才发觉:原来穷光蛋竟是我自己??? - 江沉对一个女生心心念念了很多年, 正想着怎么靠近的时候, 却发现她对他一见钟情了。

时棠·完结·47.4万字

撩红他的小耳朵

【高甜完结文】娱乐圈美艳顶流赵白粟人设掉马,被指虚伪做作,抹黑电竞圈,引得全网谩骂,让她致歉滚出娱乐圈。 赵白粟爬上微博更新动态:“别骂了,我真的喜欢电竞,你看我老公就是电竞冠军。” 配图是一个美艳少年手捧金凤凰奖杯拥抱她的照片。

顾北念楠·完结·117万字

软甜小可爱被将军宠坏了

新书“惊!星系最弱的她又徒手接战舰了”宝宝们快来围观啦 她和他初次见面,他就说了一句话。 “挖个坑,埋了。”冰冷刺骨的声音,对她来说却如同天籁。 也是她被抛尸几天以来听到的最动听的话。 “是,将军。”从随从的口中,她知道了他的身份,原来他就是被她悔婚的冷血大将军。 如果有机会,她一定报答他的埋骨之恩。 后来,她重生了,也嫁给了他。 所有人都说,完颜骥天生带煞,冷血无情,杀人如麻,吓人的很。 后来,众人看到了气色红润的将军夫人。 更看到了将军夫人被欺负,大将军一家老小出动为其讨回公道的场面。据说对方还是国公府公子,愣是被打得爹娘都不敢认。 而在众人看不到的背后,将军府的下人们总是能听到将军夫人怯怯的问。 “将军还活着吗?” “将军又凯旋回来了?” “对面又没打过将军?” 下人们实在是忍不住问:“夫人您就这么盼望着将军大人死吗?” 白黎昕想也没想的点头,“那当然,等他死了之后我好埋。”这样,她的恩就报完了。 “……”众人。

箐珏·完结·81.8万字

他比火光撩人

【沉默寡言消防员×妖艳霸气女明星】 二十三岁那年,苏遇遇到了陆子年。 路灯下那张摘掉消防帽后朝气蓬勃的脸,一下烙印在她心里,怎么也抹不去了。 如果用什么话来形容当时的场景,苏遇暂时只能想到一个词—— 经年难遇。 * 苏遇暂退娱乐圈了。 那个美的人神共愤; 成团出道仅两年就成为圈内顶流; 解体后影视歌三栖迅速崛起的娱乐圈紫微星苏遇—— 竟然宣布暂退娱乐圈了! … 网友A:苏大美女一定是压力太大,出去散心了。 网友B:苏大佬近年确实太忙,好好休息,静等回归! 网友C:该不是这两年没怎么接电视剧,演技倒退混不下去了吧? 网友D:楼上就是嫉妒,人家再混不下去也比你强… … 就在网友们众说纷纭,哭诉苏遇保重身体时,当事人正兴致勃勃地跟在某名消防员身后搭讪。 “哥哥,载你一程?” “我知道你叫陆子年了。我叫苏遇,加个微信吧?” “哥哥,真没有微信?要不,你把手机号码给我,我帮你申请一个?” 陆子年:“……” ** 几个月后,苏遇凭借一档消防员综艺重回娱乐圈。 综艺里有位消防员长相甚好,引发女网友热议。 然而综艺一结束,苏遇就在微博上公开了两人亲密合照。 苏遇:带男朋友献丑了@年 女网友们:???

落跑糖心·完结·44.1万字

裴教授的小哭包甜又软

《五年后带着缩小版摄政王炸翻王府》新书已经发,欢迎收藏 【高冷医学教授VS眼泪过敏小哭包】 别人都说,裴教授是高山上的寒川,除了医学研究,再无东西能让他动容了。 直到有一天…… 差点溺水的他被一个小姑娘从海里捞了出来。 小姑娘是深海里的小人鱼公主,娇气得很,一戳就猛掉眼泪。 每次受委屈了,她总吧唧着嘴巴,眼泪红红地看着他。 裴教授眼神一沉,心疼坏了,什么恶毒姐姐,什么吃软饭渣男,全帮她给收拾了。 直到某个夜黑风高的晚上,裴教授在小巷子里见到小姑娘一人单挑八个流氓…… 见到秘密被发现,小姑娘赶紧跑过来,眼睛红红的开口:“对不起,我骗了你。” 他一脸平静:“没事,我早就知道了。毕竟,我在海里假装昏迷的时候,见到你赤手空拳打跑了一条鲨鱼。” 她:“……”

宋一沁·完结·97.9万字

小奶包她又软又凶

【新书《许你在心尖放肆》青梅竹马超甜宠文,小可爱们可以预收藏一波哦!】徐嘉衍有病,病名叫作见不得江沅哭,小姑娘一哭他就止不住心软腿软。 只到某天,不小心瞥见那盈盈一握的半截腰肢,他觉得自己病得更重了。 就……忍不住想让她哭。 偏偏还不想治病—— 要命! 一句话简介: 伪奶包VS真学霸; 青梅竹马,相爱相杀; 只陪你,从校服到婚纱。

梨萌鱼·完结·75.2万字

你甜到犯规了

新书《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已开,可转场康康~ 都说清大金融系的沈晏眼高于顶,禁欲矜贵高不可攀,连校花献殷勤都被无情拒绝。 直到他把那个大一新生堵在角落,眼眸泛红,嗓音暗哑:“你怎么就不要我了?” 众人大跌眼镜! * 某日,黎书生病,整个人恹恹的。沈晏手忙脚乱端着白粥进来,见她没精打采张嘴,一副要他喂的架势。 沈晏忍不住伸手去扯黎书的脸:“你还挺会折腾人。” 黎书眼巴巴的看着他。 沈晏:…… 他气笑了。 “行,老子伺候你。” 沈晏一直知道,女人就是麻烦,可遇见黎书后,他知道麻烦上身了。

温轻·完结·37.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