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鸿楼

惊鸿楼

姚颖怡

古代言情/连载中

43.7万字

更新时间:2024-02-2622:44:35
何家大小姐是假的,真的何家大小姐掉到黄河里了! 城里百姓搬着小板凳拿着瓜子,蜂拥而至,真假千金的大戏要开锣了! 假千金千娇百宠,真千金是个废物? 确实废,她这一生也只不过干了三件小事,随便养大的孩子当了皇帝,掐掐手指废了一座城,世间遍地惊鸿楼。

楔子

汾水河边的乱葬岗,两名黑衣骑士翻身下马,他们拔出随身的刀剑,在地上挖了一个深坑,将一具尸体扔进坑里。

两人将埋葬尸体的地方踩平,其中一人解下腰间的酒囊,将里面的酒水洒在脚下的土地上:“王爷的喜酒,喝一杯吧!”

酒香四溢,是晋阳最有名的汾阳春。

洒尽最后一滴酒,那人一挥手,二人翻身上马,向着来时的方向疾驰而去。

月亮不知何时躲进了云里,万籁俱寂,忽然,那已经被踏平的地面传来一阵沙沙声,一个脑袋从泥土里钻了出来。

接着,是肩膀、手臂,她用胳膊艰难地支撑着身子,吃力地将双腿从土坑里拔了出来。

剧烈的疼痛袭遍全身,她深吸了口气,闭上眼睛努力回想,却只能记起她被放在马背上一路狂奔,而在此之前的事,她全都想不起来了。

她检查了身上的伤势,伤得很重,但不足以致命。

她是被活埋的!

她虽然被埋在土里,却还是能听到那人说的话,喜酒,让她喝一杯。

这口吻不似是对敌人,更像是袍泽。

那些人,那些要杀死她的人,全都是她的袍泽。

而他们口中的王爷,就是他们的主人,亦是她的主人。

一阵河风吹过,空气里夹杂着酒香,她深吸一口,是汾阳春!

京城里买不到汾阳春,很多地方都买不到,所以前世她特意来到晋阳,一醉方休。

这里是晋阳,他们口中的王爷无论是谁,都是能在晋阳一手遮天的人物。

放眼望去,前面便是奔腾不息的汾水河,她迅速判断利弊,走陆路是行不通的,现在看来,只能借水远遁,找个地方避避风头。

她转身将那个埋过她的坑重又用土填好,这才纵身一跃,跳进了夜色中的汾水河。

几只在岸边石头上栖息的夜鸟被惊得飞起,拍着翅膀飞进夜色,将这河岸边的秘密一起带走......

汾水河静静流淌,一路向西,最后汇入汹涌浑浊的黄河之中。

墨云压顶,狂风骤起,河面上翻起层层水浪,眼看一场大雨便要来临。

“黑妹,快看,那是什么?”白狗指着远处起起伏伏的黑点,大声喊道。

“是漂子,快点把船撑过去,如果是何家小姐,咱们就发了!”

黑妹兴奋得声音都在发抖,活人一千五,死人八百两!这可是他们这一行有史以来的最高价了。

人是在汾水河靠近黄河的水域落水的,汾水河没有捞到,那就去黄河上捞,虽然凶险,可若是运气好,哪怕捞上来的是死人,也有八百两啊!

再说,他们做的就是捞尸的营生,有钱当然要赚!可是两天下来,别说活人了,就连一个漂子也没有捞上来,眼看就要下雨了,其他人全都掉转船头往岸上去了,黑妹和白狗原本也要走,却没想到这个时候看到了漂子。

船越来越近,这下子看得更清楚了,的确是个漂子。

黑妹紧了紧身上的水靠,纵身跃入惊涛之中,朝着漂子的方向奋力游去。

一个浪头打过来,黑妹便没有了踪影!

白狗急得大喊大叫,正在这时,黑妹露出头来,却是已经抓住了漂子!

白狗大喜过望,使出吃奶的力气将船划了过去,快靠近时,他将绳子朝着黑妹扔了过去,黑妹熟练地用绳子绑住那具漂子,是女的!

忽然,黑妹的手顿了顿,漂子还活着!

如果这位真的是何家千金,那就不是八百两,而是一千五百两!

黑妹哈哈大笑,再一用力,连绳带人一起拽住,飞快地向前游去......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辞金枝

辛柚天生一双异瞳,能偶尔看到他人将要发生的倒霉事。这是她的烦恼,亦是她的底气。 京城吃瓜群众突然发现:少卿府那个寄人篱下的表姑娘硬气起来了!

冬天的柳叶·连载中·83.1万字

皇城司第一凶剑

三年前,飞雀案起,父亲蒙冤被害,顾甚微遭遇乱葬岗围杀! 三年后,重返汴京,她成了皇城司第一凶剑,勇者屠龙! …… 韩御史定亲三回,三家都落罪下狱,这一回他决心找个恶人来克!

饭团桃子控·连载中·60万字

一纸千金

重生造纸世家,贺显金做服务、推效应、卖概念,带领队伍做大做强。 凭实力成为陈家话事人的第二年。 为她梳妆的阿嬷说,“当家的,这胭脂打在颊骨,断人姻缘。” 贺显金面无表情:“打重点。” …… 昭德十八年奇闻之一: 垄断朝廷交子印刷业务的皇商陈家,当家人是个妾室带进来的异姓小姑娘。

董无渊·连载中·75.3万字

合喜

一个有点技能的拽巴女×一个总想证明自己不是只适合吃祖荫的凶巴男~ ****** 燕京苏家的大姑娘从田庄养完病回府后,似乎跟从前不一样了,她不仅令顽劣反叛的亲弟弟对其俯首贴耳,还使得京城赫赫有名的纨绔秦三爷甘心为其鞍前马后地跑腿。 与此同时在锁器一行具有霸主地位的苏家却正面临发家以来最严峻的考验:京城突然间冒出一位号称“鬼手”的制锁高手,传说制出的锁器比苏家的锁具更加复杂精密,已令城中大户不惜千金上门求锁,名气已经直逼当年苏家的开山祖师爷! 东林卫镇抚使韩陌有个从小与皇帝同吃同住的父亲,打小就在京城横着走,传说他插手的事情,说好要在三更办,就决不留人到五更,朝野上下莫不谈“韩”色变。 但韩大人最近也霉运缠身,自从被个丫头片子害得当街摔了个嘴啃泥,他丢脸丢大发了,还被反扣了一顶构陷朝臣的帽子。所以当再次遇上那臭丫头时,他怎么舍得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呢? 只是当他得偿所愿之后,前去拜请那位名噪京师、但经三请三顾才终于肯施舍一面的“鬼手”出山相助办案之时,面纱下露出来的那半张脸,看起来怎么有点眼熟??……

青铜穗·完结·95.9万字

万贯娘子

时隔三年,南栀重生了,成了宁川首富之女,却所嫁非人,夫婿和青梅竹马暗渡陈仓,一家子想方设法要谋她财害她命。南栀冷笑,那就让他们知道害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等她终于解决了原主的烂摊子,打算开始为自己复仇时,却发现曾经的未婚夫当上了太子,娶了她最看不上的女人,还帮着那女的欺负她。 曾经总把三纲五常挂嘴边,对她摆臭脸的家伙,成了人人唾弃又敬畏的权臣。 曾经满腔抱负誓要为大齐开疆扩土的男子,解甲归田马放南山,游山玩水去了。 后来南栀才知道,有些人从没忘记过她,他们在用他们的方式追查真相,为她复仇。 而她也将以商为途,以医为刃,誓要为家族,为固北十万英灵讨回公道。

紫伊281·连载中·69.1万字

燕辞归

一场大火,烧尽了林云嫣的最后一丝希望。 滚滚浓烟,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乍然梦醒,人不能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两次。 林云嫣的新生,从一手烂牌开始。

玖拾陆·连载中·125万字

盛世春

梁宁才送走了沙场战死的大哥和二哥,万万没想到在准备跟六年前救下的孤儿履行婚约时,却被他给活活烧死! 醒来的她变成了傅家大小姐,而杀他的仇人已然身居高位,坐拥娇妻美妾,成了皇帝跟前的重臣…… 不怕! 她梁家姑小姐换一条赛道,依旧是那个杀伐果断的罗刹女! 只是小时候老跟他侄儿玩在一起的那个不懂尊长的臭小子,怎么老缠着她?

青铜穗·连载中·65.1万字

度韶华

十岁入京,十六岁政治联姻,二十守寡抚养儿子长大。 年少时的选择,在数年后化成一支支利箭,正中姜韶华的眉心。 她悲愤不甘,死不瞑目。 睁开眼,重回年少。 她毅然踏上和前世截然不同的路。一步一步,缓慢又坚定地向前,直至权力之巅! 这一世,命运只掌控在她自己手中。 她要这天下,安静倾听她的声音。 【乱世基建争霸女帝】

寻找失落的爱情·连载中·35.3万字

白篱梦

为亡妻守了九年的东阳侯世子突然续弦了。 看着送回来的小妻子,东阳侯夫人差点气晕过去。 而随着这位小妻子的到来,很多人也被扰乱了清梦。

希行·连载中·10.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