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下那朵高岭之花

摘下那朵高岭之花

北流·

现代言情/已完结

28.6万字

完结于2022-02-08 00:17:49
话剧女神秦卿卿,骄矜傲慢,却能凭借盛世美颜和舞台展现力圈粉无数。 她往日得罪了太多人,所以一朝丑闻缠身,许多人都等着看她跌落神坛。 索性有赞助商白悬,投入巨资打造新戏,指名秦卿卿担纲女主角。 秦卿卿见到白悬的第一面就沦陷了——那个冷硬刻板,扣子永远紧扣在喉结下,又过分英俊的男人,完全就是她的理想型! 直到夜幕下,她窥见他单手将纽扣挑开,仪态慵懒,风流到了极点。 她心口绞痛,自己心头的高岭之花,原来却是风月老手! * 白悬是时尚集团的继承人,传言他冷静自制,不近女色。 他就像是清心寡欲的圣僧,无数名媛佳丽明争暗撩,都不能求他一顾,唯一的热情只贡献给工作。 没人知道,白悬有一个不能与人言的灵感来源——那抹舞台上的姝色,令他夜不能寐,肖想无数。 * 卖家秀:高傲作精×高冷赞助商 买家秀:娇气哭包×重欲系总裁 人设反转,双向明恋 【签约出版】

01、红玫瑰

偌大的剧场,台下座无虚席。

台上,一束追光灯打在女主角秦卿卿身上,她穿着旗袍,身姿婀娜,扶着布景围栏走了两步,痴痴地眺望。

空旷的舞台,无需什么繁复的背景,她一个人就演尽了江南细雨,小桥微风。

马蹄声阵阵,一个英俊的戎装男人跑上舞台,见到她就是一惊,攥住她的肩膀,目光沉痛地质问:“你为什么还不走!回你的家乡去!”

秦卿卿眼含热泪,却笑意动人,“国破山河不再,今后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乡。”

戎装男人眸光闪动,紧紧揽住她的腰,恨不得将人就此揉进怀里。秦卿卿踮起脚,唇落在男人的唇角,无望又虔诚。

她就是最惑人的玫瑰,男人忍不住沉沦,闭上了眼睛,可是下一刻,他挣扎着,又狠狠地将怀中的女人推开。

“说什么傻话,趁城门未破,我送你走!”

“那你呢?”

“食君之禄,唯马革裹尸而已!”

她的爱人目光坚定,在家国与爱情的选择中舍弃了她,她死了心,粲然一笑,蓦地拔出他腰间配枪,猛地退后几步。

“那就带着我一起吧,哪怕是,永恒的……死亡。”

一声决绝的枪响,她在男人的震惊中缓缓倒地,舞台暗了下来,聚光灯下的女孩美得惊心动魄。

这是话剧《红玫瑰之死》的最后一幕。

帷幕缓缓落下,台下掌声雷动。

秦卿卿和所有演员上台致谢,一个观众代表被允许上前献花,他捧着一大束白玫瑰,中间一只枝红玫瑰,犹如众星拱月。

西装革履的男人专注地看着她,“你就是最美的红玫瑰,为了看你的演出,我特意从国外赶过来。”

“谢谢你的支持。”

她接过捧花,笑得比蜜还甜。

演出结束后,秦卿卿下了台,将花随手一递,身旁的男主角徐默予连忙接过来。

见她大步准备离开的背影,徐默予连忙上前两步拦住她,“卿卿,我们谈谈。”

“谈什么?”

她一边回应一边摘着耳环,快步往化妆间走,红玫瑰造型绝美,服化下了大成本,这身行头穿在身上禁锢得要命,更不要说她戴的首饰都是赞助商专门为她提供的,真金白银,分量十足。

徐默予紧紧攥住她的手腕,他是冷白皮,杏眼,眼尾微微耷拉着,正是狙击无数少女心的狗狗系长相,却难得没有娘气,制服的加持下,活像是民国时期军阀世家走出来的贵公子。而此刻,那双眼充斥着浓郁情感的双眼中不自觉地流露出恳求之色。

“卿卿,一起吃饭吧,我们边吃边聊。”

秦卿卿吃痛,抽出手,觉得他简直莫名其妙,声音也添了两份脾气,“我在减肥,不想吃晚饭,而且工作时间以外,你还是跟我保持距离的好。”

秦卿卿要走,徐默予不放手,两人纠缠间,《红玫瑰之死》的制片人吴清走了过来。

吴清看了一眼表情难看的徐默予,抿抿嘴,“卿卿,你跟我来一下。”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都怪我入戏太深

安初虞的颜值被称为娱乐圈天花板,每次走红毯必艳压各方,跟她同框的女星压力很大。 颜值top就算了,演技也被各大导演拎出来夸,电影资源好得不行,让无数圈内人士眼红,是行走的热搜话题。曾有人戏言,营销号随便报道一个关于安初虞的料都能顶上半年业绩。 安初虞畅想自己会在演艺事业上更上一层楼,捧到更多的奖杯,谁知世事难料,她一个转身就踏入婚姻殿堂。 家族联姻,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甚至不了解对方,只见过一面就领了证。仅有的一次见面还是在双方律师的陪同下,进行财产公证以及签订婚前协议,以防将来离婚出现纠纷,可谓做好了随时一拍两散的准备。 安初虞有一个要求:隐婚。 席筝:真行,刚结婚就被打入冷宫:) * 本以为这场婚姻有名无实,各玩各的,没成想二人在浪漫之都巴黎偶遇,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回国后,安初虞川剧变脸似的,翻脸不认人,继续征战娱乐圈。席筝却念念不忘,隔三差五撩她。 …… 后来,安初虞被拍到在化妆间与一男子姿态亲昵。经证实,此人正是悦庭的掌权人席筝。 #安初虞金主曝光#火速窜上热搜第一。 粉丝惊了,黑粉活跃了,死对头纷纷发通稿碾压。 席筝没忍住,偷偷登上公司官博亲自辟谣:我与安初虞已婚,且育有一子,感谢关心。

三月棠墨·完结·21万字

他比火光撩人

【沉默寡言消防员×妖艳霸气女明星】 二十三岁那年,苏遇遇到了陆子年。 路灯下那张摘掉消防帽后朝气蓬勃的脸,一下烙印在她心里,怎么也抹不去了。 如果用什么话来形容当时的场景,苏遇暂时只能想到一个词—— 经年难遇。 * 苏遇暂退娱乐圈了。 那个美的人神共愤; 成团出道仅两年就成为圈内顶流; 解体后影视歌三栖迅速崛起的娱乐圈紫微星苏遇—— 竟然宣布暂退娱乐圈了! … 网友A:苏大美女一定是压力太大,出去散心了。 网友B:苏大佬近年确实太忙,好好休息,静等回归! 网友C:该不是这两年没怎么接电视剧,演技倒退混不下去了吧? 网友D:楼上就是嫉妒,人家再混不下去也比你强… … 就在网友们众说纷纭,哭诉苏遇保重身体时,当事人正兴致勃勃地跟在某名消防员身后搭讪。 “哥哥,载你一程?” “我知道你叫陆子年了。我叫苏遇,加个微信吧?” “哥哥,真没有微信?要不,你把手机号码给我,我帮你申请一个?” 陆子年:“……” ** 几个月后,苏遇凭借一档消防员综艺重回娱乐圈。 综艺里有位消防员长相甚好,引发女网友热议。 然而综艺一结束,苏遇就在微博上公开了两人亲密合照。 苏遇:带男朋友献丑了@年 女网友们:???

落跑糖心·完结·44.1万字

玫瑰在他心尖

刑烛是许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 因她漂亮到了极致,潋滟瑰丽,犹如高贵而又浪漫的红玫瑰。但性格却寡淡乏味如冷水,生涩冰冷。 美人无趣,连刚恋爱的男友都怒甩了她,“刑烛,和你在一起,简直浪费了我十五天的生命!” 事情传出,在众人看好戏时,当事人刑烛淡淡勾唇,意味莫名的反问了一句, “是吗?” 是的,所有人都这样觉得。 直到褚家那位年轻俊朗,手腕决断的年轻掌权人回国。江城大半名媛的目光都粘在了上面,生怕他被人捷足先登。 一场宴会,刑烛黑眸如水,平静的审视不远处众星拱月的男人。四目相对,刑烛错开了视线。 后来的后来,众人口中寡淡无味的女人在后花园里,把那些人眼中可触而不可及的神抵在了墙上,神色勾人缱绻。 “他们都说我无趣。” “你觉得呢…阿尽?” 无趣? 褚尽想,还好,这全世界的人都瞎的差不多了。 - 没人知道那一场雨夜,刑烛在昏暗的灯光下见到褚尽时的感受。 刑烛觉得,褚尽也不知道。 正如她不知道,褚尽早就认识她了一样。 【1v1,类型小众,又名清冷美人儿她勾引反被撩】

乌姜呢·完结·53.2万字

逾矩占有

(已完结,放心入坑)秦诚×陆昭 PS:新书《余温陷落》已发文,飒美法医×年下狼狗,宝们可以去支持一下哈! 【玄幻小甜饼】 偏远古城里,周围都知道江岸开咖啡馆的秦先生有位长相极美,被他宠进骨子里的夫人。 那夫人不苟言笑,弱柳扶风,总带着点冷气。 可极少有人知道,这位夫人,藏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秘密。 陈旧的楼里,她以笔墨缀他眼尾,勾勒他名,一如百年前的他,温声细语,描摹“昭昭”。 —— “借我一盏烛火 点亮你的轮廓 思念通明以后付与一纸传说” —— 她是他遥不可及的月亮,于是他历尽千辛万苦,逾矩占有。

果茶爱清酒·完结·9.3万字

热吻野玫瑰

《碎冰月季》新书已发,欢迎收藏 【嗲人精×痞子】 林晚看上江易辰的时候,朋友和她说:“他不适合你。” 她不信,卯足了劲儿非要追。 奈何江易辰这人天生放荡不羁,游戏人间,众星捧月惯了。 说白了就是不服管,告白后她果然被拒绝了。 他漫不经心的模样绝情又凉薄:“你管不住我,算了吧。” . 后来 千帆过尽,历尘跌宕,星光璀璨不过尔尔一时。 再次重逢,沉沦这场情意的不再只是她一人。 林晚挑眉:“你当初说我管不住你。” 他笑,眼底一片悔意:“我现在求着你管,行不行?” . 粉丝的眼里,林晚是个高冷女神,江易辰眼里,“林晚就是个嗲人精”。 --- 他重新站上舞台,那是她记忆中的少年,像是杂草丛生,野蛮生长,肆意又勃发。 “人潮汹涌,有虔诚的信徒,也有尔尔一时的追捧,我曾见过他最落寞的惨相,也见过他众星捧月的模样”。———林晚 PS: 男主有前女友 姐弟恋,一岁差 女追男

S酸糖·完结·29.8万字

拒绝娇嗔

新书《卸下喜欢》已开,欢迎转场看看~ 贵公子vs人间尤物 【HE】 【浪子回头+狗男人追妻火葬场】 江家大少爷喜欢什么样儿的,京都世家圈子里无人不晓。 要长的漂亮,身材还好,最重要是会玩。 阮馥媚眼如丝,尤其是腿长腰细放的开,跟江观澜这种浪荡的公子哥堪称绝配。 一开始,阮家大小姐受邀去江家,听到江大少对他母亲说:“阮馥?我跟她就是玩玩。” 所以阮馥凉了心,不想玩,她选择放手。 江观澜:“真要分手?你别后悔。” 阮馥:“不后悔。” 后来,大家都看见纠缠的人从阮馥变成了江观澜。 有人问江观澜怎么回事。 江观澜:“她因为逼婚没成功,在跟我闹脾气呢。” 几个月过去,阮馥发现她的救命恩人不是江观澜。 阮馥:“我跟他彻底完了。” 江观澜双眼猩红:“你敢走!!” 江大少爷:我逼婚我自己。 【每天要么中午十二点要么晚上九点更新,经常不准时,看作者心情】 双c 排雷:男主有很多前女友

向风偏笑·完结·33.8万字

独占偏宠

叶奚不拍吻戏,在圈内已不是秘密。 一次颁奖典礼上,刚提名最佳女主角的叶奚突然被主持人cue到。 “叶女神快三年没拍过吻戏了,今天必须得给我们个交代。” 面对现场追问,叶奚眼神温凉:“以前被疯狗咬过,怕传染给男演员。” 众人听后不禁莞尔。 镜头一转来到前排,主持人故作委屈地问:“秦导,你信吗?” 向来高冷寡言的男人,笑的漫不经心:“女神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 *人美歌甜顶流女神VS才华横溢深情导演。 *本文又名《返场热恋》,破镜重圆梗,男女主互为初恋。 *年龄差五岁。 *男主导演界颜值天花板,不接受反驳。

匪匪有意·完结·60.5万字

野性攻陷

「京圈太子暴徒小疯狗vs温柔腹黑大魔王」艺术界新秀画家沈周懿,突然线上表白了。 她@了一个没有任何个人简介的微博用户,高调示爱:「可以跟我接吻吗?」 身为近期获得美术界世界级金奖的黑马画家。 惊才艳艳之余,过人的美貌更是圈粉无数。 可她却以惊人的言论登顶热搜第一。 无数粉丝梦碎深夜。 * 而身为话题主人公裴谨行,在沈周懿眼里,不老实、不好泡、不服软、让人着迷又抓狂。 别人的弟弟要么小奶狗,要么小狼狗。 而他——小疯狗。 总是用最懒淡颓痞的语气说着最欠最让人心火焚烧的话。 ——姐姐,你好会占便宜。 ——姐姐,你这么馋我? ——姐姐,接吻可以给我算时薪么? 沈周懿耐心耗尽,这个磨人的小疯狗爱嚯嚯谁嚯嚯谁去。 她不泡了。 再后来。 她身陷囹圄时,曾经那懒淡颓狂的男人,却在法庭上大杀四方,为她清理一切障碍。 傲慢的来到被告席,隔着桌子宛若情人的捏捏她的后颈,笑的颓唐又放肆:“姐姐,你怎么落魄的样子都……好正啊。” 一众庭审傻眼:? 沈周懿:……说他疯,真不亏他。 这是该调情的时候? 事实证明他就是这么个目无法纪的暴徒,无人能及左右,唯独她,他甘愿撕裂世间规则,成为她的信徒。 「双大佬、非善男信女、前期男主伪装系」

匪弋·完结·92.2万字

蓄意热吻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国民初恋·斯文败类 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 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 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 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 心动避无可避。 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 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 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 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 … 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 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 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 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 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 佛真的从不诳语。

傅五瑶·完结·10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