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榎榎

古代言情/已完结

99.5万字

完结于2021-12-0722:37:33
(状元郎新文已开)【敢爱敢恨·真美艳无双vs骄矜清高·假不动如山】 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 外传扶家女郎粗俗昧金,娇气放荡;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结合,是芝兰落尘泥。 - 起初: 清风吹柳,漫天飞花,骄矜高贵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 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地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了罢?” 她:“好。” 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后: 见她娇俏俏地立在英俊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 凄怆摧心来的触不及防,他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罢?” 她:“?” 再后: 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燃烧:“若不嫁我,便看看,这建康城还敢有谁,来同我争上一争。” 她:“??” 郎君,你怎还有几副面孔呢? —— 小剧场一: “我还要很多钱。” “你拿何物置换?” 月光与灯光辉映之间,她眸如秋水潋滟,眉目若花开绚丽,肤如捧雪冰玉,赤着的婀娜身影艳丽至极。 “我啊。” 在谢湛审视般的眼神中,她看着他火光跃跃的眼底,“谢长珩,我只给你三息机会。”

第001章良辰初见

太和三年,三月初三,上巳节。

春日迟迟,仓庚喈喈。

梨花纷飞处,良辰正当好。

谢府门外,见一辆挂了“扶”字牌的朴素马车遥遥驶来,门房们互相意味深长地对视一眼——

原是攀上了这谢府门楣的扶家啊!

扶家迁入这大梁京都建康城,将将一个月,仅仅是个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

若非扶家小女郎扶萱,与这谢家公子谢湛,半月前被当今圣上穆安帝赐了婚,哪会有资格,参与到谢家这般显赫世家的家宴中来?

因个赐婚,别说参宴,往后,扶家女恐怕还能当上这谢家主母呢!

鸿运当头,不过如此。

扶萱提裙下了马车,看了一眼大开的朱门,快步走至将将下马的扶昀身边,扯了扯他的青袍广袖,“哥哥,我们快进去罢!”

扶昀点头,温和一笑,“瞧你急的。”

兄长的打趣,扶萱付之一笑,“都将那人传成了‘只应天上有’,我只是想看看,他当真是人间难得几回闻么。”

扶昀道:“你不都问了阿父,又问了伯父,他俩总归不会骗你。”

扶萱笑回:“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扶昀伸手,帮她将几丝挂到耳铛处的乌发拨开,蹙眉担忧道:“今日莫再与人剑拔弩张,好么?毕竟你与谢六郎初次见面,不比在别家,上回与余家女的‘战绩’,我可是在同僚处都听到了。”

“我不过是合理还击。在秘书郎哥哥心里,我可是无理取闹之人?”扶萱佯装生气问。

扶昀稍顿,“怎会?”

“那不就是了!”

二人朗声笑,提步向前,行至院门处,被人突然拦住。

“女郎,郎君,请先受水。”

扶萱脚步一滞,不解问:“这是做什么?”

侍婢们一人执着柳枝,一人端着花瓣水,见是面生的女郎,其中一人礼貌回道:“这是建康的习俗,上巳节用此水点上人的头和身,便等同于祓除了不祥。”

“哦,不是应该兰汤沐浴么?这么点上几滴水,当真有用?”扶萱偏头,又问。

话甫一落地,她旋即反应过来,自个这是在谢府,与他们的人较什么劲,便立刻收了心思,笑着催促道:“那便快些点一点罢!”

侍婢应是,扶萱欣然受了水,脚步轻快地跟着引路之人往里进。

谢家庭院里,曲水流觞。

香炉中,有青烟淡淡飘出,男郎们已先落座于曲水一侧,另一侧空闲的席榻,正等待着前来参宴的几家女郎。侍从们低眉敛目,规规矩矩,安安静静候着。

飞花零落,杏香拂面。

女郎一袭透薄白罗衫,下着石榴色红裙,裙摆上绣了精细白撒花,裙裾垂委至地,纤腰窄袖,笑靥艳艳,款款而来时,谢湛眯了眯眼。

这便是那从天而降的未婚妻?

“谢公子。”

扶萱上前,做出礼貌之状,娇娇俏俏地笑着,与谢湛打了个招呼。

女郎的声音明媚悦耳,不失娇媚,众人闻声,不失好奇地看来,面上顿时皆露惊艳之色。

扶萱容貌出众,暖阳倾下,肤泛莹光,眸中流光四溢,眼神闪亮,喜色溢于言表。与建康多数贵女秀丽温婉的气质不同,她整个人灿然生光,亮丽又张扬。

“扶女郎。”

谢湛缓缓起身,握紧手中折扇,礼貌地颔首应答。

扶萱面上和暖的笑容不变,目光肆无忌惮,上下扫视了谢湛一番。

他一身墨绿绣竹纹长袍,身形高大挺拔,顶戴玉冠,腰系玉带,环珮垂饰。面容清冷,瞳眸深邃,线条冷硬的下颌微抬。

表情清冷,神色淡淡。

整个人仿若来自青云之端,傲得跟一只孔雀似的。

她没料到,一向最疼爱她的伯父扶以问,在伯母嘉阳长公主的帮助下,给她搞来一个如此高贵门楣的谢氏郎君。

她自小便喜欢好看的男郎,入京后又听得许多关于未婚夫君的传言——都说他俊美无俦,风华无双,且是位居四品的大理寺少卿,英勇又智慧,是这大梁数一数二的佼佼儿郎,连世家贵女们都倾慕不已。

如此品行,真是无一处不在自己的喜好上。

还记得看人最是精准的二堂哥说过:“你得先看过争奇斗艳的春天,才不会被一枝俗品迷了眼。”

如今一见,谢湛不仅不俗,还是一枝独秀。

扶萱灿烂一笑,傲便傲罢,无妨,这般难搞的郎君,还要做自己的夫君,岂不更有意思?

对上扶萱毫不掩饰的得意神色,谢湛目光微晃。

身为大理寺少卿,成日平决狱讼,他对人的面部表情极为敏感,尤其擅长揣测人心。自他成年起,女郎们或是曲意逢迎、或是故作娇羞实则暗藏倾慕的神色他早习以为常。

这般大胆不羁的注视,倒是颇为新鲜。

这扶家女,与平常见到的那些人,有些不大一样。

二人默默对视半晌,扶萱终是打破了沉默:“你作的画,前日我收到了,当真栩栩如生。画里的茂林修竹、亭台楼阁,也是在这个院里的么?”

谢湛心中“咯噔”一声,亭台楼阁?说的可是上回与王六郎对赌,描的那幅?那画怎送到她手里了?

春风乍起,风从扶萱身后拂来,使她身上甜融融的馨香四散飘出,使她裙摆和腰间纱带高高飞扬起。

红灿灿的腰带,羽毛一般,轻轻扫了扫谢湛的手背。

谢湛心下一惊,挪了挪手,握扇置于身后,如实回了扶萱的问题:“不是。画的是‘丹亭’,在建康城西北处。”

“没去过,不过瞧画中那般,真美。”扶萱回,又期待问:“谢公子空暇时,我们一并去一趟如何?”

当朝民风开放,男女不设大防,携伴郊游乃是常事,且二人还是交换了庚贴的有婚约之人,这般问题实属稀疏平常。

“好。”谢湛应道。

**

谢湛口中的“丹亭”风雅至极。

恰巧今日,他的父亲、谢家家主并大梁太傅谢渊也在此设了私宴,广邀友人,对饮清谈。

众人饮酒赋诗,几番酣畅后,一前襟浸满酒渍之人挪了挪臀,凑近谢渊,说起家事来。

“如安,圣人赐婚六郎与扶家女郎,你为何同意了?”

开口的,乃是与扶昀一同掌管图书经籍的秘书郎王成逸。

如安是谢渊的表字。听得王成逸发问,谢渊反问:“有何不可?”

王成逸摇头笑道:“你啊,何必明知故问?我王家与谢家这结亲之事,不是两家心照不宣的么?我那侄女与六郎从小熟识,早已是君子淑女之谈啊。”

此话不假,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大梁世家门阀大族之间有一未成文的规定——仅在内部联姻。非是利益驱使,世家既不会与皇族通婚,亦不与寒门庶族结亲。

王、谢两家并列大梁世家之首,是最顶级门阀,亦是互相结亲的最佳人选。

谢渊心知,这位好友借门荫入仕,却始终无心仕途,便只道:“嘉阳长公主一番好意,谢家无推拒之理。”

王成逸讪笑一声,露出了然的神色,“原是青梅竹马做媒啊。”

嘉阳长公主乃是穆安帝最宠爱的幼妹,当年与谢渊差点共结连理。

谢六郎风姿如玉,乃大梁出了名的风华第一人,也是谢氏最有名望的下一辈,谢家定好的下一任家主。做他的嫡妻,需得才情和贤淑并重,将将兴起的扶家的小女郎,岂能匹配?

想及此,王成逸几分好奇地问:“六郎可是应了这门亲?”

谢渊点头道:“他识得大体。”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退婚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

裴家道珠,高贵美貌,热爱权财。 面对登门求娶的萧衡,裴道珠挑剔地打量他廉价的衣袍,微笑:“我家名门望族世代簪缨,郎君恐怕高攀不上。” 一年后裴家败落,裴道珠惨遭贵族子弟退婚,却意外发现曾经求娶她的萧衡,竟是名动江左的萧家九郎,名门之后,才冠今古,风神秀彻,富可敌国,还是前未婚夫敬仰的亲叔叔! 春日宴上,裴道珠厚着脸皮深情款款:“早知阿叔不是池中物,我与别人只是逢场作戏,我只想嫁阿叔。” 萧衡嘲讽她虚伪,却终究忘不了前世送她北上和亲时,那一路跋山涉水肝肠寸断的滋味儿。 - 世人等着看裴道珠被退婚的笑话,她却转身嫁给了未婚夫的亲叔叔——那个为了她两世痴狂的男人,还被他从落魄士族少女,宠成顶级门阀贵妇。

风吹小白菜·完结·67万字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新书《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已开,可去隔壁看看。 顾淮之救驾遇刺,死里脱险后染上恶疾。梦中有女子的嗓音怯怯唤着淮郎。 此等魔怔之事愈发频繁。 顾淮之的脸也一天比一天黑。 直到花朝节上,阮家姑娘不慎将墨汁洒在他的外袍上,闯祸后小脸煞白,战战兢兢:“请世子安。” 轻软甜腻的嗓音,与梦境如出一辙。 他神色一怔,夜夜声音带来的烦躁在此刻终于找到突破口,他捏起女子白如玉的下巴,冷淡一笑:“阮姑娘?” ……

温轻·完结·105万字

小王爷他必不可能动心

【双洁,凭借医术搞事业女主X疯批美人抢江山男主】 顾珞穿越成了安平伯府养在庄子上长了15年的二小姐。 二小姐人美心好就是眼睛瞎,从庄子上来了京都,就被郁王府的小王爷迷得七荤八素。 就在顾珞穿越当天,二小姐打算把小王爷生米煮成熟饭...... 一年前。 不算宽敞的马车里,顾珞指了郁宴旁边的位置,“我坐这里?” 郁宴靠着车壁,难以置信的道看着顾珞:“不然呢?你还想坐我腿上?” 顾珞:! 可去你大爷的吧! 一年后。 宽敞的马车里,顾珞指了郁宴旁边的位置,“我坐这里!” 郁宴:...... 呜呜呜呜,是我的腿没有马车舒服吗!

苹果小姐·完结·100万字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摄政长公主权势滔天,野心,手段毒辣,所以活该被至亲谋杀,尸骨无存? 重生到闲散王爷府上,凤执表示很满意,白捡了几年青岁,郡主身份悠闲自在,还有个未婚夫婿俊美出尘。 本想悠闲过一生,然而山河动荡、皇权争斗,终究是躲不过权力倾轧。 鲜衣铠甲,华裳锦绣,她千方百计谋夺权势,终于大权在握,登临帝位。 凤执磨牙,她可算是知道某人的用心险恶了。 --------- 江山为棋,翻手云雨,覆手乾坤,落子无悔! 邪魅冷酷权欲女主VS腹黑闷骚病娇男主。 男强女强,势均力敌,一对一,强势爽文宠文。

妖殊·完结·78.5万字

退婚后这太子妃我不当了

《高嫁皇子后,病弱嫡小姐掉马了》新书已发,欢迎收藏 沈月华喜欢了太子萧玉宸十年,为了衬上他的身份,她收敛了自己张扬明媚的性子,就差把贤良端方刻在了骨子里。 然而,却换得矜贵雍容的萧玉宸冷漠指责:“你胡闹又难缠,哪一点儿有准太子妃的气度?” 沈家有难,换不来他一瞬的心软。 沈月华看开了,也彻底放下了。 然后,萧玉宸看着这个从小追逐在他身后的小姑娘好像变了一个人。 抛弃了之前的喜好,他全然不认识了。 最初,萧玉宸:我心里只有无尽权势无边江山,我对女人毫无兴趣。 后来,那个世人口中运筹帷幄心里只装着天下苍生的太子殿下,卸去了一身傲骨红着眼睛求她:“卿卿再看我一眼。” 再后来,萧玉宸:我的天下给你作天作地肆意妄为,只要你别不要我。 【退婚一时爽,追妻火葬场,1V1、双洁、爆宠】

花小昔·完结·125万字

拒绝嫁给权臣后

新书《和离后,与夫君活成对照组》已开 上辈子,顾夭夭从懵懂无知的少女,走到了诰命夫人之首,外人只看她风光无限。 却不知,她的亲人相继惨死,即便报了仇,可也是机关算尽,心力交瘁,油尽灯枯。 没想到她竟然重生了,这辈子她只想陪伴在家人身侧,保护他们平安顺遂。 改变命运的第一件事,就是拿了二十两银子将让自己名声尽毁的落魄未婚夫打发了。 后来,落魄未婚夫发达了,成了皇帝跟前的新贵,势力滔天的权臣。 顾家大房,犯了人命在未婚夫手上。 京城的人都等着看,顾家怎么打脸求人。 可是等啊等,等的头发白了也没见顾家女低过头。

沉欢·完结·169万字

我怀疑首辅老公想搞死我

温黄穿越到古代后,嫁了个特别厉害的夫君。 京都第一美,第一强,皇帝亲外孙,还是本届探花郎! 温黄心头那个美滋滋儿,摩拳擦掌,干劲满满,准备奋斗个一品诰命,儿孙满堂! 结果……他不近女色。 温黄旁敲侧击,内涵暗示,他只无动于衷,还要求分床! 温黄怒了。 她是百亿CEO,角逐世界五百强! 种种手段向他施压,温黄霸气表示,谁也别想扼杀本姑娘的理想! 夫君魅惑人心淡淡一笑,除非枯木能逢春,咸鱼能翻身,否则,你休想。 温黄冷哼。 想搞我?你等着,我可以的! …… 后来,生了好几个,温黄才知道,他踏马装的。 从她十五岁开始,他就挖空心思编织情网,等着她往上撞……

夏虫语·完结·123万字

嫁皇叔

顾清仪糟心的高光时刻说来就来。 未婚夫高调退婚踩着她的脸高抬心上人才女之名不说,还给她倒扣一顶草包美人的帽子在头上,简直无耻至极。 请了权高位重的皇叔见证两家退婚事宜,没想到退婚完毕转头皇叔就上门求娶。 顾清仪:“啊!!!” 定亲后,顾清仪“养病”回鹘州老家,皇叔一路护送,惠康闺秀无不羡慕。 就顾清仪那草包,如何能得皇叔这般对待! 后来,大家发现皇叔的小未婚妻改良粮种大丰收,收留流民增加人口战力瞬间增强,还会烧瓷器,酿美酒,造兵器,改善攻城器械,钱粮收到手抽筋,助皇叔南征北战立下大功。 人美聪明就不说,张口我家皇叔威武,闭口我家皇叔霸气,活脱脱甜心小夹饼一个,简直是闺秀界的新标杆。 这特么是草包? 惠康闺秀惊呆了。 各路豪强,封地诸侯忍不住羡慕坏了。 宋封禹也差点这么认为。   直到某天看见顾清仪指着墙上一排美男画像:信陵公子温润如玉,钟家七郎英俊潇洒,郗小郎高大威猛,元朔真的宽肩窄腰黄金比例啊! 宋封禹:这他妈全是我死对头的名字!

暗香·完结·77.1万字

被休后我成了侯府真千金

乔锦娘方及笄父母双亡。 为了继承酒楼不得不“招赘”一夫婿。 谁知那长得和谪仙似的夫君是个白眼狼,抢走了她的孩儿,留下一纸休书。 乔锦娘成了临安城里的笑话,眼看着叔伯要将爹娘心血抢夺,知府儿子要纳她为妾。 长安城之中却来了一辆侯府的马车,穿着锦袍的嬷嬷走到她跟前喊大小姐。 乔锦娘方知自己是安远侯府的嫡出大小姐,当年侯夫人生她的时候路遇劫匪,因着身边小妾妒忌,换了她和厨娘的女儿。 被休生过孩子的商户厨娘入京,人人都等着看这位真千金的笑话。 暗中估摸着这位真千金何时被侯府抛弃。 可是她们都没有想到的是,乔锦娘凭借一手厨艺在长安内开酒楼连陛下都夸赞,在侯府被宠成了娇娇。 长安城里的长舌妇又酸不溜叽地道:“女子在家里被娇宠又如何,年过十八已生过孩子,哪还能嫁人?” 侯府也为乔锦娘找了不少夫婿,明明商量好的姻缘却屡次不顺。 侯夫人以泪洗面,假千金说要把夫婿让给乔锦娘。 乔锦娘拿着擀面杖,踢开了东宫大门:“你既然已经休了我,为何还要对我的婚事动手。” 某太子:“孤怎会让皇孙的娘亲嫁与他人!” …… 入赘是太子失忆的时候。 休书是有误会的。 追妻是会火葬场的。 真假千金不撕逼,女主回长安侯被宠上天。

五月柚·完结·10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