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前任后他成了我的联姻对象

渣了前任后他成了我的联姻对象

宋予人

短篇/已完结

43.7万字

完结于2021-11-3000:00:14
高二时,程阮对转学生徐韫节一见钟情。 少年气质清冷,像夏日晚风,似雨后月光,那般灼热的烙烫在了程阮心尖。 向来对什么都没耐心的程大小姐硬是用了一整个学期外加半个寒假将徐韫节这朵高岭之花追到了手。 只可惜,这段感情没持续多久便夭折了。 - 分手那天,年少的徐韫节拖着满身伤来到程阮家楼下,固执地追问:“为什么?” 程阮忽略少年阴鸷的视线,敷衍道:“不为什么,就是玩腻了。”说罢,留面色惨白的少年站在原地,转身走进自家的豪宅。 那天过后,程阮再没见过徐韫节这个人。 - 多年后重逢,当初穷困贫寒的少年褪去青涩,沉淀出成熟男性独特的温柔内敛,转身成为了白城徐家掌权人的长子。 还是程阮的联姻对象。 再次相见,男人五官冷冽利落,似云间淡淡暮霭。 只一眼,便轻易让程阮再次沦陷。 - 为了顺利继承家产,程阮主动找到徐韫节,提出合作。 - 男人面色冷静自持,轻飘飘看她一眼,漆黑的眸子似打翻的浓墨,温声提醒她:“我似乎没必要趟这趟浑水。” 程阮一想也是,便立刻转移了目标,问他:“你弟今年多大?是不是还没女朋友?”“……” —— ①1v1,双洁 ②恃美行凶大小姐vs偏执霸总

第一章真把我当罪犯了

九月初,白城。

烈日炎炎,气温居高不下,整座城市像是陷入巨大的蒸笼,空气直闷得人喘不上来气。一直到下午三四点,一场毫无预兆的暴雨倾盆而下,才挥散了些许空气中的热流。

彼时。

白城派出所内。

民事纠纷调解室的软椅上懒洋洋地窝着个女人。

女人身着黑色吊带短裙,暴露在外的肌肤如雪藕般娇嫩,一双光滑雪白的美腿随意交叠,漂亮到炫目。

她对面,一名六七十岁的老太太撒泼似的哭天喊地。

只可惜演技欠些火候,哭了十几分钟,硬是一滴泪没能挤出来。

“我可怜的儿子!怎么就招惹上他们这群大小姐大少爷了!就算被他们这群人打死,也讨不回公道喽!我老婆子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老奶奶您先别急,有问题我们会帮你解决。”一旁的女警连忙安慰。

“小姑娘,不行啊,”老太太一脸凄苦相的指着对面的程阮,悲愤道:“这个女人,她家里有钱有势,我一个孤苦伶仃的老太婆斗不过他们这些人的!”

老太太声音尖利,嗓门敞亮,刺得程阮耳膜疼。

她不紧不慢的掀起眼皮,视线从手机上移开。慢慢悠悠换个了坐姿后,强压下心底的燥意,微抬下颌,泛着冷意的双眸朝老太太扫去。

兴许是察觉到程阮幽冷的目光,老太太哭声一顿,心虚的偷瞄了眼身侧的女警。

接着,哭声更盛。

“先带老人去一边休息。”

负责调节矛盾的男警也被老人闹得头疼,让女警将老人搀扶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

目送老人离开座位后,男警打量了眼程阮,用公事公办的口吻问她:“姓名。”

程阮按灭手机屏幕,深吸口气,按捺着脾气,语调没有一丝波动:“程阮。”

“年龄?”

“23。”

“职业、家庭住址、为什么打架?”

男警的一连三问,耗尽了程阮原本就所剩无几的耐心。

她扯了下唇,眉梢眼角染上乖戾,尽量克制着自己的语气:“真把我当罪犯了?”

说着,微微前倾坐直身子,白皙纤嫩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叩桌面,声线清冷,一句一顿道:“酒吧有监控,她儿子骚扰我,我踹了他一脚,正当防卫而已。”

“你少血口喷人,分明是你衣衫不整勾引我儿子。”

一旁的老太太立刻出声反驳。

在场的人闻言皆是一愣,目光纷纷从程阮面上扫过。

女人一张鹅蛋脸,鼻尖圆润,鼻骨坚挺立体,唇形饱满,幼态纯欲,眉梢眼角都透露出冷淡感和距离感。

五官轮廓流畅柔和又不乏韧性美感。

带着天生的贵相。

堂堂程家的千金大小姐,去勾引一个肥头大耳的穷小子。

说这话的人,怕是得有几年脑血栓。

-

程阮从不畏惧他人视线,也没心思理会他人的心理活动。

她现在只想知道,面前的老太太是不是方家母女教唆来的,故意陷害她。

在酒吧的时候,这老太太的儿子刻意骚扰程阮,她脾气暴躁,直接一脚踹在了那人腿上。

结果教训完那人不到一分钟,警察就赶了过去,还以聚众闹事为名把她带来了派出所。

酒吧有监控,她倒是不担心会担上什么恶名,只是酒吧人多口杂,人云亦云传出去后,哪怕不是她做的事,外面的一张张嘴也会落实她的‘恶名’。

-

‘叩叩——’

程阮正回忆着三个小时前发生的事,调解室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另一名男警走进来。

男警身后还跟着个头发挑染颜色极其花哨的男生。

男生手插裤兜,满脸郁结不耐,但目光在捕捉到程阮的时候,猛地一亮,眨巴了两下眼睛后,差点没把‘操,老子心动了’这几个大字贴在脸上。

“老大,刘队找您。”

负责调解程阮和老太太之间矛盾的男警被他的同事叫走。

程阮重新窝回座位中,神情倦懒,眼皮半垂,指腹在手机屏幕上扫过,翻着手机通讯录,纠结要不要给她爸打电话。

直到……

一句老套的搭讪声传来。

“小姐姐,我看你很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闻言,程阮指尖一顿,掀起眼皮,一双水眸冷淡地看向面前的人。

眼前的男生相貌不差,眉宇开阔,带着大男孩的疏朗气,就是这头发……

够骚。

搭讪而已,程阮早就习惯了,她本不想理,但视线第二次从男生脸上打量过时,忽然眉头一皱。

半晌后,她眉梢轻挑,忽地朝男生意味深长地勾了下唇,“嗯,眼熟。”

-

小仙女对自己笑了!

意识到这一点,徐止遇顿时激动的差点从座椅上蹦起来。

早知道白城有这么漂亮的小仙女,他才懒得听他妈的话,整天窝在徐家庄园里,跟他那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大哥斗来斗去。

“咱们还真认识?!”

程阮挑起眉梢,慢条斯理的啊了声,一本正经的问徐止遇:“你屁股上是不是有道疤?”

徐止遇脸上的微笑差点龟裂:“……什、什么?”

“十岁那年从墙上摔下去留下的。”程阮补充道。

一秒。

两秒。

第三秒时,徐止遇缓过神来,脸噌的一下红了,带着大男孩的扭捏:“你、你怎么知道?”

程阮点点头,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上下扫了几眼徐止遇的身形,语调颇为随便:“因为是我把你踹下去的。”

徐止遇:“??!”

“对了,你姓徐是吧?徐家的少爷?”

程阮的一番话说的十分轻松。

她早就习惯了‘天涯遍地是仇人’的生活。

借用她的死党顾少随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哪天她在路上被人一刀了结,也没人觉得奇怪。

程阮话落,空气陷入死一样的沉静。

徐止遇面色也是一片茫然,张着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

程阮见他如此,打消了逗他的念头,注意力挪回自己手机上,翻开通讯录,给她爸程荣山打了通电话过去。

-

大概十几秒,电话接通。

“大小姐。”

那边的人率先出声,但声音明显不是她爸。

程阮抚平短裙上的褶皱,慢悠悠从座椅上起身,踩着高跟鞋来到窗边,望着窗外暗沉下来的天色,她眯起眼,朝电话那边问道:“李叔,我爸呢?”

从她来警察局到现在,已经三个小时过去。

“先生出差了。”

“出差?”程阮一哂,声音紧跟着冷下去,“哪有人刚领完结婚证就去出差。”

电话那边,李叔沉默了,没再说话。

良久,憋出一句:“大小姐,先生真的去美国出差了,一周之后才能回来。”

几乎在李叔话落,一道突兀的声音插入:“老李,把电话挂掉,谁也不准管她。”

声音年迈且富有威严。

没等程阮缓过神,她手中的电话已然传来了‘嘟嘟’的忙线声。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叫我如何不心动

宁家和井家是世交,宁苏意只比井迟大两个月。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其实称不上姐弟。 但宁苏意日常逗井迟的时候,总是仗着自己比他早出生那么几十天,常常以姐姐自居,弟弟弟弟叫个不停。 “弟弟,要吃蛋黄吗?我不吃。” “弟弟,还不找女朋友啊?” “弟弟,我发现你身上没有药味了……”(井迟小时候经常生病,身上有股很好闻的中草药味) 井迟每每听到宁苏意的称呼都要气个半死,心道谁要当你弟弟啊,我想当的是你男朋友! …… 后来,两人在一起,井迟揽着宁苏意的小腰,在她耳畔低喃:“姐姐,你生气的样子好可爱。” 宁苏意羞窘得不行,伸出手去死死捂住他的嘴,力气之大,仿佛要将他活活捂死:“闭嘴闭嘴闭嘴!不许再叫我姐姐!!听到没有?!” 这人一叫她姐姐,她就该死的有种负罪感。 井迟用无辜的眼神讨饶,却在她松开手之后,故态复萌:“不要。姐姐。” …… 井迟:我最幸福的事,就是能守护心上人慢慢长大。 何其幸运,我见过她小时候哭鼻子的模样,也见过她长大后笑靥如花的样子。

三月棠墨·完结·96.7万字

在他心尖上

[双重生,病态,双向救赎] 一一 那时候,月光落在她肩上,发丝闪着光晕,她很美。 后来她死了,他也跟着死了。 糟贱生命的人是要下地狱的。书上说。 重活一次,这次他向着光肆意生长。 要问贺礼的爱是什么,他会说,是低到尘埃里,烂在骨子里,像是天崩地裂,像是世界末日,没了明天。 他总认为这一生死也为她,活也为她。 他总认为自己性格缺陷,沮丧,抑郁病态跟他待在一起是没有明天的。 直到后来那张全家福.....飘摇不定的魂有了避风港....

孟枝·完结·39.2万字

全网都是我和前男友的CP粉

《总裁他白天冷冰冰,晚上要亲亲》新书已发,欢迎收藏 国民影帝,迟聿,实至名归,清风霁月。 某天,传闻他有个宠在心尖多年的女朋友,媒体记者争相采访,他薄情的脸对着镜头:传闻而已。 娱乐圈女大佬,顾鸢,有钱有颜有背景,还有一个爱她宠她的男朋友迟聿。 外界不知道,顾鸢曾挥手千金捧迟聿出道,迅速串红,如今转头却把她甩了,简直无情。  - 没多久,顾鸢自我自愈,迅速走出感情阴影,冷心冷情,不再将任何一个男人放在眼里。 迟聿站着海边,依然清风霁月,只是眼里多了一道偏执的情绪:“到底怎样才肯原谅我?” 顾鸢付之一笑,指着波涛翻滚的大海:“跳下去,死了我就原谅你,毕竟死者为大。” 迟聿:“……” - 这天,一条爆火的视频在全网疯狂转发——视屏是顾鸢在一档户外真人秀中意外出镜了几秒,当时她正躺在树上睡觉,而迟聿则在树下深情凝望。 起初全网冷静:不嗑不嗑!坚决不嗑! 最后全网炸了:求求大家按住我头,让我使劲嗑! (真美艳财阀女主X真追妻火葬场男主)

南溪不喜·完结·109万字

我是真的很有钱呀

【正文完结,番外进行中!新书《白月光替身在娱乐圈躺赢了》已开,欢迎移步~】 【红袖“小甜饼”言情短篇征文金奖,可甜可盐一姐vs冷漠偏执忠犬,双学霸】 校内盛传,沈眠看上了隔壁学神校草江沉,好不容易追上却最终被甩。 同学会当晚,有人借着酒劲当众向沈眠表白。 被沈眠的拒绝气疯后,对方口不择言: “我从高一就喜欢你了,你宁愿倒贴也不愿意和我试试?” 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一句冰凉的嘲讽—— “她六岁就把我定下了,你算个什么东西?” ps:没有被甩!有隐情!男主极度忠犬,伤自己也不会伤女主分毫。 - 沈眠一直以为江沉是个从小在福利院长大、靠打工读高中的小可怜。 为了让他对恋爱生活没有顾虑,沈眠掏出压岁钱,拍拍胸脯告诉他:“放心,我真的很有钱!” 直到后来,江沉把自己的卡上交给她。 沈眠才发觉:原来穷光蛋竟是我自己??? - 江沉对一个女生心心念念了很多年, 正想着怎么靠近的时候, 却发现她对他一见钟情了。

时棠·完结·47.4万字

热吻野玫瑰

《碎冰月季》新书已发,欢迎收藏 【嗲人精×痞子】 林晚看上江易辰的时候,朋友和她说:“他不适合你。” 她不信,卯足了劲儿非要追。 奈何江易辰这人天生放荡不羁,游戏人间,众星捧月惯了。 说白了就是不服管,告白后她果然被拒绝了。 他漫不经心的模样绝情又凉薄:“你管不住我,算了吧。” . 后来 千帆过尽,历尘跌宕,星光璀璨不过尔尔一时。 再次重逢,沉沦这场情意的不再只是她一人。 林晚挑眉:“你当初说我管不住你。” 他笑,眼底一片悔意:“我现在求着你管,行不行?” . 粉丝的眼里,林晚是个高冷女神,江易辰眼里,“林晚就是个嗲人精”。 --- 他重新站上舞台,那是她记忆中的少年,像是杂草丛生,野蛮生长,肆意又勃发。 “人潮汹涌,有虔诚的信徒,也有尔尔一时的追捧,我曾见过他最落寞的惨相,也见过他众星捧月的模样”。———林晚 PS: 男主有前女友 姐弟恋,一岁差 女追男

S酸糖·完结·29.8万字

他以温柔越界

「广播剧在喜马拉雅已上线」 (男二上位文,双洁,男主黑切黑,男二白切黑) 北城皆知唐如锦恣情傲物,却在家中养了个娇气的病美人,一养就是八年。 病美人辛甜五步一咳,十步一喘,十八岁进演艺圈,次年就成了当红花旦。 后来同年颁奖典礼,他将美艳影后揽入怀中,辛甜当场掌掴后者,至此身败名裂。 所有人都说辛甜恃宠而骄,无人知当天夜里她将一张卡扔在唐如锦面前,姿态疏离:“这是我这八年的抚养费。” 后者捻着烟,隔着轻烟薄雾,眯眸冷笑:“很好。” * 北城秦家家主秦时遇,曾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心胸外科教授。 只是他常年与世隔绝,神秘至极。 有传闻说:他冷淡寡言,性情暴戾,曾刺人上百刀血流不止,最终却判定轻伤。 有传闻说:他温柔如明月,样貌倾倒众生,是世间难得的君子。 辛甜身败名裂的19岁严冬,踏着冬日冷清月色,敲开了他的房门。 春日如约到来之前,他要让他的蝴蝶,飞回他的身边… * 很久以后,唐如锦在访谈现场拉住对自己熟视无睹的辛甜,眼眶猩红:“别闹了,你要玩死我吗?” 后者笑容烂漫,是唐如锦从未听过的冷淡语气:“放手,我丈夫还在家等我。” 而秦时遇走到她身侧,将外套披在她身上,笑意温隽:“甜甜,回家。”

傅五瑶·完结·71.6万字

分手后我成了大佬的黑月光

【隔壁新文《笑死!重生后权臣们哭着求我原谅》已开~重生+甜宠,1v1,双洁,求收藏~~】 【正文已完结~】 倪欢是沈郅焱豢养的一只金丝雀,可有可无,随叫随到。说好听点,她是沈郅焱心底白月光的替代品;说不好听点,她和外面那些三天两头跟沈郅焱传绯闻的十八线女明星一样,只是个上流少爷的玩物。 ——周围朋友都劝倪欢离开沈郅焱,找个真正爱自己的人,好好生活。倪欢听闻只是笑而不语,继续待在沈郅焱身边,一年,两年…… ——所有人都以为倪欢爱惨了沈郅焱。包括沈郅焱自己。 ——直到有一天……沈郅焱所谓的白月光初恋回国,倪欢第一时间十分淡定地拍拍屁股走人,美其名曰爱错了渣男,回归正常生活。 ——这时,才有人惊然察觉,当年初出茅庐的小姑娘已经成长为当红一线影后。可见倪欢这些年没少从沈郅焱那里顺走资源。吃瓜群众们:……草率了…… ——本文又名: 《你以为我爱你抱歉我爱的是你的钱》《我靠当人替身发家致富》《你以为我是小白花遭受风吹雨打,不好意思本人只做女王独霸天下》 ——身娇体不弱女妖精vs痞坏败类狗男人

宋予人·完结·71.3万字

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西装暴徒,斯文败类vs财阀恶女,甜系拽姐,双向奔赴的冰糖暖宠文】 苏羡意喜欢上陆时渊那年,19岁。 她鼓足勇气,“陆医生,谢谢你救了我,能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吗?有机会想好好感谢你。” 男人懒懒地弹了下烟灰,冲她一笑,大写的撩人:“喜欢我?” 苏羡意落荒而逃。 —— 再见时 长辈介绍:“你可以喊他舅舅。” 面对他,苏羡意心虚紧张,小心藏着自己的心思。 可后来…… 男人穿着黑西装、白衬衫,慢条斯理地扯着领带,金丝眼镜下的黑眸摄人心魄,嗓音温吞嘶哑,对她说:“想不想来我家?” ** 之后,苏羡意火了 因为,她恶名昭彰,夺人财产,欺女霸男,横行无忌。 偏又生了张干净无害的小脸,看着人畜无害,却掐得了架,撕得了白莲花,典型的财阀恶女。 家人澄清:我们家孩子天下第一乖巧懂事。 众人:……恕我们眼瞎! 有人建议,压下事件最好的办法就是制造一个更劲爆的新闻,然后…… 【苏羡意与陆时渊已婚】引爆热搜。 PS:月初出品,坑品保证,欢迎大家跳坑

月初姣姣·完结·208万字

戏精夫妇今天离婚了吗

【人前超A人后沙雕女明星x傲娇毒舌总裁】 沙雕+甜宠,男女主双毒舌,双戏精,无虐。 - 南颂和沈渡是商业联姻,二人互不待见,结婚后的半个月沈渡就去了加拿大,一走就是一年。 一开始—— “离开不吭一声回来也不吭一声,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把家当什么了?窑子啊?” 沈渡一脸平静:“你这么说自己,会不会不太好?” 南颂:“......” “我饿了,你给我做香煎小牛排。” 沈渡:“你想吃我就要给你做?你把家当什么了?餐厅?把我当什么了?厨子?” “那倒不是。” “那就是把我当爸爸了。” “爸爸。” 沈渡:“......?” 后来—— 撤黑热搜、搞营销号、虐情敌、宠老婆,沈渡做起这些事来简直不要太得心应手。 南颂:“这么嚣张,你以为你是谁?霸道总裁吗?” 沈渡将人一把搂过:“那不然呢宝贝儿?你以为老子是什么?” 南颂很久之后才知道,原来霸道总裁,也喜欢玩年少暗恋那一套。

薄荷灯盏·完结·14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