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月初姣姣

现代言情/已完结

208万字

完结于2022-03-3015:11:16
【西装暴徒,斯文败类vs财阀恶女,甜系拽姐,双向奔赴的冰糖暖宠文】 苏羡意喜欢上陆时渊那年,19岁。 她鼓足勇气,“陆医生,谢谢你救了我,能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吗?有机会想好好感谢你。” 男人懒懒地弹了下烟灰,冲她一笑,大写的撩人:“喜欢我?” 苏羡意落荒而逃。 —— 再见时 长辈介绍:“你可以喊他舅舅。” 面对他,苏羡意心虚紧张,小心藏着自己的心思。 可后来…… 男人穿着黑西装、白衬衫,慢条斯理地扯着领带,金丝眼镜下的黑眸摄人心魄,嗓音温吞嘶哑,对她说:“想不想来我家?” ** 之后,苏羡意火了 因为,她恶名昭彰,夺人财产,欺女霸男,横行无忌。 偏又生了张干净无害的小脸,看着人畜无害,却掐得了架,撕得了白莲花,典型的财阀恶女。 家人澄清:我们家孩子天下第一乖巧懂事。 众人:……恕我们眼瞎! 有人建议,压下事件最好的办法就是制造一个更劲爆的新闻,然后…… 【苏羡意与陆时渊已婚】引爆热搜。 PS:月初出品,坑品保证,欢迎大家跳坑

001再相见喊舅舅?喜欢他时19岁

五月初,杂树生花,群莺乱飞。

康城,柏悦酒店包厢内

服务生已是第三次叩门而入,把壶内半凉的茶水换掉,退出房间时,又偷偷看了眼端坐在右侧的女孩。

服务生把门关上离开包厢,随即被几个同事拉到角落,“魏少爷还没来?”

“没有。”

“这都迟到快两个小时了,就算不满意家里安排的相亲,把一个姑娘晾这么久也不厚道吧。”

“谁说是相亲啊?可能就是普通吃饭吧。”

“魏夫人还特意交代经理,什么都要准备最好的,名为吃饭,实是相亲。不过魏少爷有喜欢的人了,肯定是故意不来的,我都替那相亲的姑娘尴尬。”

……

屋外议论纷纷,包厢内的气氛同样微妙。

苏羡意低头喝了口茶,模样温顺又端庄。

对面的妇人笑得和善:“意意,你刚回康城,原本我是想跟你魏叔叔、还有你屿安哥哥一起,请你吃顿饭的。”

“伯母,谢谢您的好意,您不用这么客气的。”苏羡意笑道。

“只是你魏叔叔临时出差了,我就特意叫了屿安的舅舅过来,他由于工作原因,不一定能来,没想到屿安也居然迟到这么久,肯定是在忙工作……”

“没事的,工作要紧。”

苏羡意的懂事体贴,让陆瑞琴是满意又内疚,同时暗恼儿子的不争气。

说起来这次的相亲见面,源自于苏羡意的母亲徐婕。

她与陆瑞琴关系不错,当年两家各生了一儿一女,就口头约定以后做儿女亲家。

只是后来苏家夫妇离婚,苏羡意随母亲离开康城,一走就是十多年,便再没人提起这件事。

如今她刚回来,陆瑞琴就请她吃饭,名为叙旧,实则相亲。

苏羡意喝着水,模样乖巧沉静,面上不急不恼,心底却很清楚:

这门婚事本就是口头约定,不作数,她应邀过来,是看在陆瑞琴与母亲交好,待她不错的份上,不想驳她面子,走个过场。

日后魏家再提起此事,也有个说法,不至于理亏。

关于魏屿安……

她毫无兴趣。

刚回康城,苏羡意就听说了关于他的不少事。

据说喜欢上了一个姑娘,两人在一起后,总是风波不断,为了她跟人打架,还进了局子。

魏家在康城有头有脸,魏屿安自从和她交往后,就没发生过什么好事,连累魏家都被人评头论足,魏家对此肯定耿耿于怀,自然不同意两人交往,为此争执不断。

正因如此,苏羡意刚回来,陆瑞琴才如此心急请她吃饭,竭力促成这门亲事。

“意意,要不我们先点菜吃饭吧。”陆瑞琴饶是着急上火,内疚无奈,却也毫无办法,叫来服务员,又把菜单递给苏羡意,“你看看喜欢吃什么。”

“您对这里比较熟,还是您点吧。”苏羡意将菜单又递了回去,“我都可以。”

小姑娘的温柔贴心让陆瑞琴更是越发满意。

——

待饭菜陆续上桌,陆瑞琴觉得内疚,率先给她盛了碗豆腐羹,“这家店的招牌,你尝尝。”

“谢谢伯母。”

苏羡意刚拿起搪瓷勺,包厢的门被人推开。

屋内两人本能看向门口,陆瑞琴喜出望外,“屿安,你可算来了!”

门口的男人穿了身熨帖合寸的西装,五官标准硬朗,算不上什么标准的美男子,倒也英气潇洒,加之有钱多金,自然有大把的女人趋之若鹜。

苏羡意放下勺子起身,冲他微微颔首,以示礼貌。

“你看你,我早就说了,工作是忙不完的,意意可是等了你很久……”陆瑞琴的笑容在瞥见男人身后的人时,僵在了唇边。

“抱歉,让你等这么久。”魏屿安看向苏羡意。

“没关系。”

魏屿安一脚踏进包厢后,紧随他进入的……

还有个模样姣好的姑娘。

生得肤白羸瘦,纤细袅娜,一袭清新的碎花连衣裙,跟着他,亦步亦趋,两人十指紧扣,女孩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倒也娇俏。

“伯母好。”丁佳琪声音和她人一样,温柔。

陆瑞琴只闷哼应了声,脸上早已是一片铁青。

“这是苏羡意,我常和你提起的妹妹,小时候经常一起玩,都十多年没见了。”魏屿安笑着看向苏羡意,“这是我女朋友,丁佳琪。”

“你好。”苏羡意笑着打了招呼。

她不过是应长辈要求,来走个形式,需要搞得这么尴尬?

……

四人坐下后,气氛更诡异了。

今天的饭局,名义上是请客叙旧,实则就是相亲为主,不出意外,今天只会来四个人,陆瑞琴特意找了个四人间包厢。

两人并排,面对面的格局。

陆瑞琴本希望届时将苏羡意和自己儿子安排坐一起,让他们近距离接触,如今倒好,她坐到了苏羡意身边……

看着对面的两人亲密恩爱,气得差点背过气。

“实在不好意思,佳琪身体不好,为了照顾她,耽误了过来的时间,她又听说你等了这么久,说什么都想来亲自给你道歉,我想着,反正是吃饭,就带她一起来了。”魏屿安看向苏羡意,“你不会介意吧。”

“没事的。”苏羡意笑着。

都这样了,她还能说什么。

魏屿安的言行,信息量很大……

一则是告诉她有女朋友,今日只是简单聚餐;二则是让她别自作多情。

主要是这绿茶男一般的口吻,真是绝了!

体体面面吃完饭,分道扬镳不好吗?

是怕她仗着有陆瑞琴撑腰,死缠烂打?

还真把自己当小说男主角?所有女人都爱他。

“苏小姐,真是抱歉,因为我让你等这么久。”丁佳琪笑得温柔,“你和屿安描述的一样,善良可爱。”

苏羡意:“……”

这说话的口吻……

一对绿茶,太配了!

“伯母,来得比较突然,也没带什么礼物……”丁佳琪笑着看向陆瑞琴。

陆瑞琴这心里的白眼差点翻上天,只是碍于苏羡意在场,又是公共场合,魏家也要脸面,不便发作,只说了句:“确实很突然!”

丁佳琪一怔:“……”

陆瑞琴语气平静敷衍,“这什么礼物不礼物的,倒是不需要,毕竟……非亲非故的,我可不敢随便收礼。”

今日这事儿搞得难堪,两人是故意给陆瑞琴吃软钉子,打她的脸,她说话自然也不客气,表明态度。

“妈。”魏屿安自然见不得喜欢的人被为难,皱着眉。

“行了,赶紧吃饭吧,菜都凉了。”

陆瑞琴直接把所有话茬堵死。

……

用餐期间,对面两人数度想开口说些什么,都被陆瑞琴不动声色打断。

直至有服务员近来送餐,丁佳琪忽然看向苏羡意,“苏小姐今年大四?”

“嗯。”苏羡意点头。

“回康城是准备找工作吗?”

“差不多。”

“有没有男朋友啊?”

苏羡意无语,陆瑞琴安排这次的饭局是为了什么,明知故问。

虽然心底无语,却还是笑着摇头。

“你长得这么好看,肯定很多人追,喜欢什么样的啊?我认识挺多人的,要不要帮你介绍?”丁佳琪模样好似贴心姐姐。

陆瑞琴气得咬牙,果真是有手段啊,哄得自己儿子团团转,不请自来,现在还想当红娘?

这是准备把自己这条路堵死啊!

真是委屈意意这孩子了,居然让她面对这样尴尬的局面。

正当她准备开口时,苏羡意却忽然冲着丁佳琪笑了笑,“你真的要给我介绍吗?”

丁佳琪就是知道魏屿安今天要相亲,故意装病,又执意让他带自己过来,无非就是宣誓主权,顺便看看眼高于顶的魏夫人,看不上她,又能瞧上个什么货色!

对面的姑娘:

细眉亮目,乌发红唇。

一袭柔粉色的连衣裙,露出精致漂亮的颈线、锁骨,曲线娇俏,肩平腿长,一截软腰,不顾盼亦生姿。

有句话说,有些人长得漂亮,那是老天爷赏饭,而她的模样……

应该是老天爷喂饭吃那种。

丁佳琪心里有危机感,巴不得她赶紧找个男朋友,就顺口问了句,没想到苏羡意居然来了兴趣。

这让她大喜过望,巴不得赶紧给她塞个男人。

随即笑道:“你如果真想谈恋爱,我可以给你介绍,没有开玩笑,你喜欢什么样的?或者有什么具体要求?”

“要求?”苏羡意故作沉思状,“其实我小时候就觉得屿安哥挺好的……”

这话成功让对面两人齐齐变了脸。

陆瑞琴却大喜过望……

还有戏!

“是、是吗?”丁佳琪笑得勉强,魏屿安帅气多金,谁不喜欢。

“丁小姐,你别紧张啊。”苏羡意冲她笑了笑,“你放心吧,我不会跟你抢人的,那都是小时候,年幼无知,现在我不喜欢他这种了。”

对面两人刚松了口气,却听她又说道:

“我啊,现在喜欢那种……”

“眼光好,有脑子的。”

苏羡意的瞳仁漆黑,淡妆将眼尾微微拉得上扬一些,眼睫极长,微弯上翘出一抹弧度,看着两人,勾唇一笑……

人畜无害,却偏生还有点勾魂夺魄的味道。

她这话成功让魏屿安的脸黑透,而丁佳琪更是被噎得脸都白了。

从见面用餐到现在,苏羡意一直都表现的规矩得体,没想到还能说出这种刻薄话。

讽刺魏屿安眼光差,没脑子。

还笑得那么人畜无害。

陆瑞琴这心里是又苦又涩,又悲又喜。

对面两人的心思,苏羡意心底清楚。

她对这次所谓相亲也没抱希望,只是应长辈邀约,你想带女友来,我也不在乎,大家体体面面吃完这顿饭,给长辈一个交代就行。

只是魏屿安之前那副绿茶男的口吻,她本就不舒服,现在丁佳琪又一副白莲花的模样,说着心机婊的话,迫不及待给她塞男人,实在难忍。

既然你不想要这份体面,那她也不会客气。

毕竟这人啊……

忍一难忍二。

**

无视对面两人难堪的神色,苏羡意低头喝着豆腐羹,虽然汤羹有点凉,可心情舒畅。

就在包厢气氛再度陷入僵局时,有人叩门而入。

原以为是服务员,苏羡意并未抬头,直至听到那声:

“抱歉,我来晚了。”

记忆中,那人有一把极好听的男嗓,沉而不腻,还带着点京腔,咬儿话音的时候,总是懒懒散散的。

好似一颗石子忽然落进湖里,悄无声息的,却瞬间在她心头掀起狂风巨浪。

苏羡意只觉得被人捏住了命门,呼吸都跟着急促,捏着勺子的手,微微收紧。

心跳在顷刻间停了半拍,这声音好像他。

只是声音而已,她却轻易中招,被摄住了心神。

僵着脖颈,扭头看向来人……

那人穿着白衬衫,西装裤,扣子一丝不苟的系到领口处,骄矜而内敛。

他戴了副窄边的金丝眼镜,镜框在鼻梁两侧落下半寸阴影,镜片下的黑眸,轮廓深邃,微微压着,内敛锋芒。

端得一副宠辱不惊,诸邪难侵的模样。

“轰——”一声。

苏羡意只觉得耳边巨响,心神激荡。

那张熟悉的脸,猝不及防闯进视线,狠狠撞击着她的心脏,四肢百骸都好似酥麻得瞬间失了知觉。

“你不是说工作忙,可能没时间过来吗?”陆瑞琴没注意到苏羡意的异常,早已笑着起身。

“刚忙完,你们结束了?”

“还没有,你先坐,我叫服务员过来,再点几个菜。”

“不用麻烦,够吃的。”

“那你坐……”陆瑞琴皱眉,原本安排的四人位,此时多出了个人,自然少了把椅子,“你先坐我的位置,就在意意旁边,我去叫服务员加凳子。”

“嗯?”他似乎在询问谁是意意。

“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我闺蜜的女儿苏羡意!”陆瑞琴笑道介绍,“意意,这就是我跟提过的,原本就要来吃饭的人,屿安喊他舅舅,你也跟着这么叫吧。”

“意意?”男人呢喃着。

这声称呼,从他口中说出,莫名有点温柔缱绻的味道。

苏羡意轻轻咬唇,只觉得他说的话,似乎无论是什么,落在耳边……

都足以让她耳尖发烫,面热心慌。

苏羡意僵硬着起身,巨大的心理冲击已经让她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

僵着身子,声音在嗓子眼震颤,低低喊了声:

“舅、舅舅好。”

男人应了声,客气又疏离。

目光相撞……

他居高临下,神色寡淡。

苏羡意愣了下,听着心跳不断放大的声音……

她从未想过还能再见到他。

喜欢陆时渊那年,她19岁。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叫我如何不心动

宁家和井家是世交,宁苏意只比井迟大两个月。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其实称不上姐弟。 但宁苏意日常逗井迟的时候,总是仗着自己比他早出生那么几十天,常常以姐姐自居,弟弟弟弟叫个不停。 “弟弟,要吃蛋黄吗?我不吃。” “弟弟,还不找女朋友啊?” “弟弟,我发现你身上没有药味了……”(井迟小时候经常生病,身上有股很好闻的中草药味) 井迟每每听到宁苏意的称呼都要气个半死,心道谁要当你弟弟啊,我想当的是你男朋友! …… 后来,两人在一起,井迟揽着宁苏意的小腰,在她耳畔低喃:“姐姐,你生气的样子好可爱。” 宁苏意羞窘得不行,伸出手去死死捂住他的嘴,力气之大,仿佛要将他活活捂死:“闭嘴闭嘴闭嘴!不许再叫我姐姐!!听到没有?!” 这人一叫她姐姐,她就该死的有种负罪感。 井迟用无辜的眼神讨饶,却在她松开手之后,故态复萌:“不要。姐姐。” …… 井迟:我最幸福的事,就是能守护心上人慢慢长大。 何其幸运,我见过她小时候哭鼻子的模样,也见过她长大后笑靥如花的样子。

三月棠墨·完结·96.7万字

致命偏宠

【已签出版】 黎家团宠的小千金黎俏,被退婚了。 黎家人揭竿而起,全城讨伐,誓要对方好看。 * 后来,黎俏偶遇退婚男的大哥。 有人说:他是南洋最神秘的男人,姓商,名郁,字少衍; 也有人说:他傲睨万物,且偏执成性,是南洋地下霸主,不可招惹。 绵绵细雨中,黎俏望着杀伐野性的男人,浅浅一笑:“你好,我是黎俏。” 做不成夫妻,那就做你长嫂。 * 几个月后,街头相遇,退婚男对黎俏冷嘲热讽:“你跟踪我?对我还没死心?” 身后一道凌厉的口吻夹着冽风传来,“对你大嫂客气点!” 自此,南洋这座城,风风雨雨中只剩最后一则传言—— 偏执成性的南洋霸主,有一个心尖小祖宗,她姓黎,名俏,字祖宗!

漫西·完结·242万字

和沈大佬订婚以后

沈、明两大顶级豪门联姻了。 作为联姻对象的明教授沉迷于搞科研教育搞心理建设不能自拔,跟大魔王沈听澜实在是木得感情! 两人连逢场作戏都懒得演,明千夜更是无时无刻不想着被大魔王解除婚约! 然而,凭着双方过高的神仙颜值,才华能力,CP粉不请自来,天天盼他们互动,求狗粮求合体,努力地寻找他们相爱的证据…… 明教授终于有些受不了地发消息跟大魔王摊牌—— 【学长,我其实就是想跟你谈个假恋爱!】 大魔王:【叫老公,我就跟你谈个真恋爱。】 明教授瞪蹙眉:【我不想谈恋爱!】 大魔王直接一个电话打过来:“怎么?实验室、教学楼刚捐出去,昨晚还说我表现好,第二天就翻脸不认人了?学会骗财骗色了?” 明教授大惊:“我没有,我……正在参加节目……” 紧接着‘嘟嘟……’ 那头电话挂断了! 直播间的观众炸了: 【刚才那话是从清隽出尘的沈大佬口中说出来的吗?】 【沈大魔王昨晚怎么表现了?是我想的那种颜色吗?】 【能描述一下细节吗?我们不缺这点流量啊!!!】

北川云上锦·完结·165万字

徐医生的私藏黑月亮

《温柔诱捕》新书连载中,欢迎收藏 听说摄影界的美人摄影师找了个医生男朋友,据说还是美人千方百计倒追的,对于美人虎视眈眈的几位大佬坐不住了。 影视集团总裁:“一个医生而已,我们蔷蔷肯定只是玩玩罢了。” 某多年追求未能抱得美人归者:“横刀夺爱者,杀无赦!” 好友邻家弟弟:“怎么回事姐姐,不是说好了等我长大的吗?” …… 秦蔷懒洋洋的靠在自己的医生男朋友怀里,笑眯眯的握着男友修长的指尖,“挖墙脚的有点多,有没有危机感?” 男友淡淡的看了眼那些想要挖墙脚的男人们,“这几个人里有长的比我好看的吗?” 秦蔷摇头,“没有。” “你当初为什么看上我?” “当然因为你长得好看。“ “所以我为什么要有危机感。” …… 后来,男朋友的小马甲一个一个被扒下,秦蔷咋舌,都说烈女怕缠郎,她这是缠了个什么郎回来啊! 秦蔷和徐屏安的感情史,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始于五官,忠于三观,她看上的男人,那是世间独一无二的。

炑狇·完结·96万字

他以温柔越界

「广播剧在喜马拉雅已上线」 (男二上位文,双洁,男主黑切黑,男二白切黑) 北城皆知唐如锦恣情傲物,却在家中养了个娇气的病美人,一养就是八年。 病美人辛甜五步一咳,十步一喘,十八岁进演艺圈,次年就成了当红花旦。 后来同年颁奖典礼,他将美艳影后揽入怀中,辛甜当场掌掴后者,至此身败名裂。 所有人都说辛甜恃宠而骄,无人知当天夜里她将一张卡扔在唐如锦面前,姿态疏离:“这是我这八年的抚养费。” 后者捻着烟,隔着轻烟薄雾,眯眸冷笑:“很好。” * 北城秦家家主秦时遇,曾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心胸外科教授。 只是他常年与世隔绝,神秘至极。 有传闻说:他冷淡寡言,性情暴戾,曾刺人上百刀血流不止,最终却判定轻伤。 有传闻说:他温柔如明月,样貌倾倒众生,是世间难得的君子。 辛甜身败名裂的19岁严冬,踏着冬日冷清月色,敲开了他的房门。 春日如约到来之前,他要让他的蝴蝶,飞回他的身边… * 很久以后,唐如锦在访谈现场拉住对自己熟视无睹的辛甜,眼眶猩红:“别闹了,你要玩死我吗?” 后者笑容烂漫,是唐如锦从未听过的冷淡语气:“放手,我丈夫还在家等我。” 而秦时遇走到她身侧,将外套披在她身上,笑意温隽:“甜甜,回家。”

傅五瑶·完结·71.6万字

独占偏宠

叶奚不拍吻戏,在圈内已不是秘密。 一次颁奖典礼上,刚提名最佳女主角的叶奚突然被主持人cue到。 “叶女神快三年没拍过吻戏了,今天必须得给我们个交代。” 面对现场追问,叶奚眼神温凉:“以前被疯狗咬过,怕传染给男演员。” 众人听后不禁莞尔。 镜头一转来到前排,主持人故作委屈地问:“秦导,你信吗?” 向来高冷寡言的男人,笑的漫不经心:“女神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 *人美歌甜顶流女神VS才华横溢深情导演。 *本文又名《返场热恋》,破镜重圆梗,男女主互为初恋。 *年龄差五岁。 *男主导演界颜值天花板,不接受反驳。

匪匪有意·完结·60.5万字

傅爷的法医娇妻

【新书《薄总,再倔,太太就要嫁人啦!》开书啦,求支持吖,不好看你打我!(保证不坑!!!) 苏知孝喜欢傅稽衍十年,偶然得知自己不过是个替身。 呵,这狗男人,她不要了! 傅稽衍,京北市傅家太子爷,娱乐圈顶流影帝,万千少女的偶像。 被老婆甩了一脸的离婚协议,懵了。 …… 某天,傅影帝被当红小花告白:“衍哥,我喜欢你好久了,真的!” 傅:“喜欢我?先说说看,就这张脸,填了多少玻尿酸?” 女明星当场崩溃,大哭着离开。 傅狗:“老婆,我真的不认识她!”就差举手发誓了。 正在出警现场,并将刚才一切尽收眼底的苏知孝:“傅先生,麻烦让让!” 狗子:我太难了~ (追妻火葬场,前期真狗)

是朕啊·完结·96万字

戏精夫妇今天离婚了吗

【人前超A人后沙雕女明星x傲娇毒舌总裁】 沙雕+甜宠,男女主双毒舌,双戏精,无虐。 - 南颂和沈渡是商业联姻,二人互不待见,结婚后的半个月沈渡就去了加拿大,一走就是一年。 一开始—— “离开不吭一声回来也不吭一声,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把家当什么了?窑子啊?” 沈渡一脸平静:“你这么说自己,会不会不太好?” 南颂:“......” “我饿了,你给我做香煎小牛排。” 沈渡:“你想吃我就要给你做?你把家当什么了?餐厅?把我当什么了?厨子?” “那倒不是。” “那就是把我当爸爸了。” “爸爸。” 沈渡:“......?” 后来—— 撤黑热搜、搞营销号、虐情敌、宠老婆,沈渡做起这些事来简直不要太得心应手。 南颂:“这么嚣张,你以为你是谁?霸道总裁吗?” 沈渡将人一把搂过:“那不然呢宝贝儿?你以为老子是什么?” 南颂很久之后才知道,原来霸道总裁,也喜欢玩年少暗恋那一套。

薄荷灯盏·完结·140万字

你甜到犯规了

新书《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已开,可转场康康~ 都说清大金融系的沈晏眼高于顶,禁欲矜贵高不可攀,连校花献殷勤都被无情拒绝。 直到他把那个大一新生堵在角落,眼眸泛红,嗓音暗哑:“你怎么就不要我了?” 众人大跌眼镜! * 某日,黎书生病,整个人恹恹的。沈晏手忙脚乱端着白粥进来,见她没精打采张嘴,一副要他喂的架势。 沈晏忍不住伸手去扯黎书的脸:“你还挺会折腾人。” 黎书眼巴巴的看着他。 沈晏:…… 他气笑了。 “行,老子伺候你。” 沈晏一直知道,女人就是麻烦,可遇见黎书后,他知道麻烦上身了。

温轻·完结·37.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