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公主的谋反日常

长公主的谋反日常

苏行歌

古代言情/连载中

149万字

更新时间:2022-11-0212:11:41
乱世为你执刀平四方,盛世为你诵经祈平安。可唯有一样——天下归你,你归我。——架空勿考据,权谋逻辑死,本质还是小甜饼

第1章凤临天下而毁梧桐

  北越,栖梧宫。

冬日风烈,吹得殿内血腥气更重几分。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具尸体,死相狰狞。

门外传来小皇帝的声音:“姑姑,侄儿求您放过那几位爱卿吧,他们都是三朝元老,您何苦与他们为难?”

少年的声音带着几分仓惶与真挚,赵凰歌讥讽一笑,拖着长剑走到门口,霍然将殿门打开。

冷风灌入,吹得她衣摆扬起,一袭白衣浴血,眼尾下有血滴溅上,那张英气十足的脸上,便添了几分妖冶。

她开了门,小皇帝猝不及防,在对上她视线的时候,下意识瑟缩了一下身子,旋即又哀求道:“姑姑,您终于肯见朕了,那几位大人都是我北越的国之栋梁,您不可因一己私怨就将人囚禁啊。侄儿向您保证,只要您放了他们,此事朕一定既往不咎!如何?”

赵凰歌看着眼前人,眉眼讥诮。

小皇帝的脸上满是诚恳,那话中的拳拳爱才和对自己的纵容之心,更让人为之感动。

可惜以他为首,其后则是银色盔甲的御林军,声势浩大的阵仗,将她这栖梧宫围了个水泄不通。

一面做出这般亲近的姿态,一面布防严密,只等将自己缉拿归案。

这就是她亲手养大的孩子,如今也学会拿着自己教他的手段,来对付自己了!

她赵凰歌十六岁掌权,拉扯着时年八岁的小侄儿登基,这十年来,刀光剑雨风里血里的趟过来,不想江山才稳,这位孺慕敬仰她的小侄儿,就忍不住的联合了外人将矛头指向了自己。

可惜这个蠢货识人不清,将豺狼当忠犬,若非她防了一手,先将这几个始作俑者控制,现下赵家的江山怕是都改了姓了!

而如今,豺狼倒是除了,可眼前人……

她到底狠不下来心。

“皇帝来晚一步,他们都死了。”

这话一出,小皇帝心中一喜,旋即惊怒便上了眉梢:“他们可都是我北越肱股之臣,姑姑你怎敢——”

“本宫为何不敢?”

赵凰歌歪头看了看小皇帝,讥诮的问道:“本宫掌权十载,你才亲政几日,就想从我手中夺权了?”

小皇帝被她噎得一口气喘不上来,复又咬牙道:“姑姑这些年匡扶社稷有功,侄儿都看在眼里,但你也不能因此就胡作非为!杀功臣诛栋梁泄私愤,假以时日,便是侄儿容得下你,朝堂又如何能容得下?”

他说的冠冕堂皇,奈何眼中那一抹喜色却是无论如何都压制不住的。

赵凰歌看着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笑的苍凉:“无需他日了。”

所谓的功臣,便是贪污受贿,将朝堂搅得乌烟瘴气;

所谓的栋梁,则是勾结了外贼,试图篡了赵家江山;

至于所谓的私愤,却是她清除了北越的毒瘤,将这些人尽数诛杀。

这些事实,她清楚,眼前的小皇帝也心知肚明。

赵凰歌张了张口,到底没打算替自己辩解。

她毒入五脏时日无多,反正这辈子从没过什么好名声,如今临死前,替他扫除了障碍,也算是为这个嫡亲的侄儿做最后一件事儿了。

虽说,他们现在已成陌路,渐行渐远。

迎面是凌冽寒风,身后是冲天血气,赵凰歌的剑尖拖地,随着她的行走,划过地面的声音似是裹挟了鬼魂哀嚎,让门外的小皇帝都有些胆寒。

他忍不住往后退了退,旋即又撑着气势问道:“你想做什么?”

这一声问话里,终于摘掉了面具,将他的警惕与审视一览无余。

赵凰歌睨了他一眼,拿帕子将长剑上的鲜血擦拭干净,郑重的将跟了自己十年的佩剑入了鞘,配在了她的身上。

这是父皇送她的佩剑,名为“青锋”,自她出生时锻造,及笄后所戴,如今,也要随她一同死去。

之后,赵凰歌取了一旁的火折子,轻轻地吹了口气。

火苗蹭的一下燃起,照的她面庞忽明忽暗。

如地狱的幽魂。

“十年前皇兄病重,将你亲手交予我,殷殷嘱托,要我好生扶持你,守好北越的江山,我做到了。”

烛火被她点燃,执在手中的时候,火苗映照她面庞也带着幽光。

小皇帝却没来由的心里打了个突,咬牙试图上前,反而见赵凰歌冲他做了个止步的动作,凝视着他,继续道:“我今日诛杀朝廷命官,愿以这条命相抵,我死之后,不入皇陵,不进祖祠。”

文武百官终于赶到,不早不晚的听到她这些话。

小皇帝神情似喜似悲,到底是由她带大,隐约猜到了赵凰歌的想法,只是那面上,仍旧带着仓惶与诚挚:“小姑姑,您胡乱说些什么呢,您待朕不薄,只要今日肯伏法认罪,朕必然从轻发落。”

他站在殿外,朝着赵凰歌伸出手,似是要将她带出光明。

可赵凰歌却只看了他一眼,便讥诮的笑了起来。

多么低劣的演技,可惜背对着朝臣,唯有她一人欣赏到了他眼中的紧张与狂喜。

他怕她出来,希望她葬身于此。

她喟叹一声,虽是笑着,眼中到底多了失望:“赵祈年,你我姑侄一场,缘尽于此。”

说来可笑。

她贵为大长公主,分明是天底下最尊贵的女子,可二十六年的短短一生,却尽数都是狼狈。

十六岁时,兄长亡故,临死前,他握着她的手,归天之前的最后一句话,便是嘱托她,扶持小皇帝皇权稳固。

她做到了。

为了赵家江山,她终身未嫁,文掌权、武带兵,将女儿家的柔软封禁,只露出尖利的獠牙。

民间传她暴虐弑杀、荒淫无道,她从不将这些放在眼里。

可十年的声名狼藉,到头来只换得这样一个狼心狗肺处心积虑算计她的东西!

忠心下属被一一贬斥,身边的人被逐个拔除,她本有机会反了这天下的,然而……

她到底不忍。

百姓何辜?

她是赵凰歌,英宗皇帝幼女,自幼被抱着临朝听政长大的姑娘家,早将江山社稷四个字刻在了血脉里。

所以,她不能。

唯有那一句缘尽于此,道尽她一生辛酸与枷锁。

眼前已然有些恍惚,赵凰歌知道,那是毒性发作的征兆。

她自嘲一笑,骤然抬手,在小皇帝的惊呼声中,将那点燃的烛台扔到纱幔之上,瞬间便见火光冲天,席卷成了巨大的火舌。

栖梧宫里里外外都被她泼了桐油,只消一点引线,便瞬间点亮了这偌大的宫殿。

她站在殿内,凝视着外面的小皇帝,一字一顿道:“这天下,交给你了。”

下属的退路已被她安排好,十年前就该死的自己,如今也可以含笑九泉了。

正是黄昏时分,风雪将至,呼啸的风将火舌吹得越发拔高。

火光之中,赵凰歌看到了小皇帝勃然变色的脸。

他挣扎着想要冲进来,却被身后的群臣拉住,声音里都带着变了调的哭嚎:“小姑姑——”

赵凰歌垂着眼眸,看着眼前那些人。

临终最后一场戏,他们一如既往的演技拙劣。

她没来由的轻笑一声,旋即对上了一双眼。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

带着通透与悲悯,无声的凝视着自己。

那人匆匆赶来,见到了她临死前最狼狈的模样。

赵凰歌的笑,骤然便凝结在了脸上。

她死死地咬唇,盯着那人。

那个跟自己斗了一辈子,且因他一句话,让她背负一身罪责的男人。

北越国师,萧景辰!

十五岁时,她被萧景辰批命“凤临天下而毁梧桐”,那句话像是一个诅咒,也成了十年来她掌权非议的最大把柄。

可她最终没毁了这天下。

她自幼被父皇戏谑,道自己乃是天上的凤凰转世到皇家,是以不但连宫殿命名为栖梧宫,就连院中也种满了梧桐树。

而现在,栖梧宫毁,梧桐树倒,最终,被毁的,只是她赵凰歌一个人。

她原以为自己已经心如止水,然而在看到萧景辰的时候,赵凰歌却骤然明白了他的心思。

原来,自始至终,都是一场算计。

有他在,小皇帝便是再混账,也不至于与那几位狼子野心的合作。

这是一个局,那些人是棋子,诱她入局与已有反心的朝臣互相厮杀,最终将她困在局中,丢了性命。

十年了,她与萧景辰斗了十年,不想最终,竟还是栽到了他的手中。

男人站在殿外,与她四目相对时,他是执棋人,而她终成了棋子。

如今,他着素白佛衣前来,为她送葬。

这个认知,更让她心神不稳,骤然吐出一口血来。

火舌已经扑到她的身上,灼烧的痛感让她五内俱焚,赵凰歌踉跄着摔倒在地上,眼前的视线逐渐被那一片赤红所替代。

红的如同鲜艳的血,却让她忍不住低低的笑了起来。

赵凰歌,你的人生,果然是一场笑话!

那笑自殿内传出,混合着噼里啪啦的火花爆开,如凤凰泣血,声声戳心。

余光的最后一眼,她只看到萧景辰冲着自己双手合十,眼含悲悯,深鞠一躬。

之后,栖梧宫轰然倒塌。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相公别挡道之望门闺秀

她,外表贤良,端庄温厚,实则腹黑,狡诈如狐。酷爱扮猪吃老虎,调节牙祭。 庶母庶妹外加亲生祖母连番施计,不是想要害她性命,便是要毁她声名。 她那是任人宰割的绵羊,秉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宗旨,惩庶母,罚祖母,护亲娘,在蓝家活得风声水起。 也如愿嫁给一个自己相对满意的俊俏郎君。 但是,生活总是不肯事事如人意,嫁过去后,她才知道,一切,并不是她想像的那样,一切的阴谋,斗争,不过才是个开始。

不游泳的小鱼·完结·138万字

不妙!重生后被死对头娶回家了

前世她远嫁边境,最后一战被夫君献给敌军,以此保全他将军的威名!魂魄消散前,她曾嫌弃的纨绔小世子千里奔袭,收其尸骨,棺椁前以敌军人头祭奠!一纸和离书放她自由,一身功勋求她死后改嫁入他家祖坟!重活一世,她明知顾照野深情至厮,却视而不见,只盼好好守护父兄家族!世人眼里北安王府的狼崽子纨绔浪荡,狂放不羁,却在国公府嫡小姐跟前问声细语讨好卖乖!她被欺负时,他将人全家收拾一顿,放话道:我妻娇弱好欺负,但我顾照野脾气不大好,诸位多担待。众人看着医术了得的‘弱女子’陷入沉思。

若存·完结·138万字

摄政王他又在掐我桃花

丞相府的嫡女沈醉容,自小被爹娘哥哥宠爱,性子跳脱,伶俐非常。 哪料常在江湖飘,谁能不挨刀。 为了抓风流二哥的把柄,沈醉容听墙角时,竟一不小心从某个房顶上栽了下去。 这下便将篓子捅到了当朝人人敬畏的摄政王傅郁之身上。 傅郁之目光危险的盯着那个自己摔上门来的小狐狸。 沈醉容却语出惊人,脑子一抽后问道:“摄政王您也来逛啊?” 几日后,一道婚约下达到丞相府。 沈醉容一脸迷惑。 就在她以为自己可以凭借家里的宠爱,拒绝这门亲事时。 大哥抱着摄政王府送来的宣笔松烟墨死不撒手。 二哥搂着傅郁之差人选来的美人一脸云淡风轻。 沈醉容:“???”难道我不是你们最疼爱的宝宝了吗? 傅郁之扯开嘴角一笑,朝沈醉容勾了勾手指。 “小狐狸,过来。”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傅郁之出现后,就连自己的爹娘都把他当成了亲生儿子一般? 沈醉容挽起袖子,揪起了当朝摄政王的衣领,“傅郁之,你到底给他们灌了什么迷魂汤?” 傅郁之浅浅一笑,面上那是一个如沐春风。 “你说迷魂汤啊,我特地用从你身上掐下的。” 古灵精怪沈醉容X权倾朝野黑心莲傅郁之

花匪·完结·55.2万字

绣衣

年度最热有声书《昭雪》系列文【悬疑破案+虐渣爽文,疯批纨绔男主X古武侦探女主,简介无能,入股不亏】青莲国大劫过后,祝由之术盛行。不少人还修习了血邪巫术,全国上下一片混乱。精通犯罪心理学和肢体语言的于小鱼,一朝穿越,成了青莲国绣衣。再睁眼就拿到了杀人凶手的剧本。本想自证清白的她,却被一个疯批纨绔王爷给缠上了。“小鱼,别听他们瞎说,本王清醒得很。”“呵,清醒的灭了你亲娘舅满门?”“……”

茗香花魂·连载中·171万字

京城第一绿茶

兰音,为了改变命运,不惜冒名顶替卫国公府表小姐的身份,投入京城富贵之地。寿辰宴上一舞倾城,瑶池园内指点江山,乖巧温顺下是城府算计,温柔小意中是步步心机。她将京城权贵玩弄于鼓掌之中,踩着他们的鲜血与真心达成自己的目的。当一个个精心编织的谎言被戳破,这场由她开始的权力游戏,却由不得她来喊停。

山有扶苏·完结·144万字

公主她整天忙着算计人

现代刑警叶蕴在执行卧底任务时不慎身份暴露中弹而亡,再次睁眼,魂穿异世成为临川大陆络云国脾性暴躁、喜怒无常的嫡公主宇文蕴,身为皇位唯一的继承人,前有皇兄皇弟对她虎视眈眈,后有奸佞小人暗中使坏,身处乱局,且看她如何步步为营化险为夷!

夏三娘·连载中·28.9万字

上卿有疾

顾南栖女扮男装入朝为官,大仇将报,曾经受她欺辱的质子却突然不怂了,并对她穷追猛打,处处阻挠。什么祸水东引、借刀杀人、血口喷人、买凶投毒的来了一通还没将人害死,顾南栖只好改变了策略。后来,他亲手折断了自己一身傲骨,心甘情愿的,俯首称臣。所谓天下,不是就你么?

顾夕歌·连载中·81.8万字

亲王宠妾的谋反攻略

【1V1双洁+霸爱独宠+兵法谋略+美满结局】 软萌可爱的南楚小公主在市集吃喝玩耍之时,偶遇一位高大俊朗、光风霁月的俏哥哥。 路遇危险,身手不凡的俏哥哥仗义相救。 公主心存感激,见俏哥哥衣着破败、贫困潦倒,便请他去南楚最贵的酒楼戏馆吃酒、看戏…… 自以为遇到翩翩公子,殊不知惹上的是蛮族豺狼。 如白面书生般俊俏儒雅的哥哥,真实身份竟是北燕百万雄兵统帅、名震天下的司战之王! 司战之王心动,百般求娶不成,恼羞成怒。 披坚执锐、攻城略地。 虏走公主,夜夜欢歌。 就在狼王以为早将不肯听话的她驯养成乖乖萌宠时,却不知他的小白兔正悄悄谋划出逃、排兵布阵…… 一场南国甜美可爱VS北国野蛮凶残的诱心大战也随之拉开序幕…… ---- 当初为了骗取他的真心,手挽手与他逛集市时,她看上了一只裘皮制成的兔子。 摊主说:“这兔子和狼是一起的,姑娘识货,加点儿银子,把狼也买了。” 她撅嘴:“胡说,兔子和狼怎么可能是一对儿?” 他痛快付钱,捏了把她肉嘟嘟的脸蛋:“我觉得它们很配。” ---- 恶狼爱上小白兔最后变身忠犬的故事 男女主携手共创南北一统大业的故事 作者编剧专业出身,行文更新有保障 简介不如正文,欢迎来读~

山雨满城·连载中·185万字

娘娘每天都在盼着失宠

京陵城爆出一条大消息,洛长安,当街揍了新帝一顿,换做旁人,那可是掉脑袋的事儿,可咱洛长安不怕,咱爹是当朝重臣,人送外号——奸贼!洛长安被带进了宫,天下人皆哗然,丞相府作威作福的日子快过去了,大权被收回的日子也不远了,所有人都等着新帝把洛家的独苗苗弄死。

蓝家三少·完结·18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