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总,夫人说她不想当替身

年总,夫人说她不想当替身

渺澈

现代言情/已完结

137万字

完结于2022-02-13 12:04:00
一场神秘车祸,换来卧床三年。 宁倾醒来后,得知了两件事。 一件,是她的双胞胎姐姐在三年前的车祸中丧生。 另一件,是她已经嫁为人妇,对方是鄢城巨商年家的长子,年冽。 他把她当成她姐姐的替身,边残忍地折磨她,边红着眼说爱她。 最初,宁倾是一心想同他离婚的,后来却沉溺在他似是而非的偏爱里。 直到,她站在他和另一个女人的婚礼现场外。 心如死灰,莫过于此。 她想逃,却不甘成全他往后的一生。 于是,她在媒体的闪光灯下,踏上那座没有尽头的桥,带着肚子里快出世的孩子,从桥头一跃而下……

第1章:如你所见,我要离婚

云璟一号。

卧室的门虚掩着。

宁倾站在门口,听到一点别样的声响,她面无表情地抬手,推门。

见到她,刚整理好裙子的女人先是惊恐,再忸怩着开口:“宁小姐。”

宁倾灵动的眸掀动,瞥了她一眼,女人丰硕完美的身材很难让人不心动。

再然后,她的视线落在刚从浴室出来的男人身上。

场面一度凝滞。

女人慌张,欲言又止:“宁小姐,我……”

“行了。”

宁倾打断她,把事先准备好的银行卡递过去,巴掌大的小脸上没有半点波动。

“没你的事,你可以走了。”

“好。”

女人接过卡,匆匆越过她离去。

宁倾冷静地看着年冽,房间里一片漆黑,他隐匿在黑暗中,让人看不清他脸上是何表情。

她摁开灯,当着他的面走到窗边,推开窗散掉空气里那让人作呕的气味。

室内安宁而静谧,除了床上的混乱,一点也看不出刚刚经历了一场激情。

年冽从她面前走过,沐浴后的味道冲进鼻腔,清冽好闻。

宁倾盯着,美眸眯起。

“你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谈谈。”

年冽是鄢城乃至全国首屈一指的大老板,他所出身的年家涉猎各个产业,可以说年家占了全国商业版图东南部的大半江山,而他,是这商业王国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再加上和能娱乐圈顶流男爱豆相媲美的面貌,可以说他是一句话就能同时撼动东南商业界和女人堆的魅力男神。

就是这样一个多金帅气、堪称完美的男人,却是她已经结婚两年的丈夫。

而她,根本不认识他。

年冽走到酒柜前定住,倒了一杯烈酒浅酌,毫无感情地问:“什么事。”

宁倾走到沙发边,坐下,郑重其事:“很重要。”

年冽捏着酒杯走过来,狭长的凤眸瞥见桌上的文件,纸张上赫然写着“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

他眉头皱了下,明知故问,“谈什么。”

“如你所见,我要离婚。”

“为什么。”

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宁倾唇畔染上几分自嘲。

他的语气冷淡,毫无感情,脸上没有丝毫情绪起伏,哪怕不悦。

“你婚内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

头顶的灯光模糊了年冽俊美的脸庞,他仰头把酒一饮而尽,沾着水光的薄唇勾起冷笑。

“你找那个女人来,不就是想让我这么做,我只是成全你。”

宁倾被他拆穿,脸上的血色迅速褪尽。

“你不爱我,我也不爱你,我们对彼此都没有感情,这样的婚姻怎么能继续……”

“怎么不能。”

男人嗓音低沉沙哑,夹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薄凉。

“你在床上躺了这么久,不也做了我两年的妻?”

宁倾掐紧手心,指甲陷进肉里,刺痛让她克制住情绪。

“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关系。”

“你刚才要是进来,现在就不只是名义上的。”

年冽点了一支烟,幽深冷冽的眸被白雾遮掩,让人看不透。

在他那浸着寒冰的目光下,宁倾知道她几乎没有胜算,但她不甘心。

她强忍着颤栗,望着对方。

“我在你书房里发现了一样东西。”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致命婚宠

一场车祸,他失去了最亲的人,也赔上一条腿变成残,他收养了仇人八岁的女儿。 十年间,他想尽办法折磨她,让她偿还她父亲欠下的债… 一场阴谋,她遭遇一场大火,再也没有醒来,他抱着她的尸体跟着也疯了。 四年后,她强势艳丽的出现,身边有一个满眼是她的男孩。 “淇淇,要怎样你才能回到我身边来?”雪夜,他拿掉假肢‘跪’在雪地拉着她的衣角祈求。 “除非你死!”她挥开他的手阔步离开。

楠小棉·完结·107万字

离婚后,妈咪A爆全球

俞安晚反手给了离婚协议,消失的无影无踪。 六年后,俞安晚带萌宝华丽归来。 温津眼巴巴的看着:“我是爹地。” 俞大宝,俞小宝:“妈咪说,爹地死了!” 温津:“……”

徐晏晏·完结·141万字

薄爷的心尖宠又跑了

江城人人都知,楚烟是薄郁的心尖宠,婚前宠她入骨,婚后天天虐狗,谁能想离婚之后更是把楚烟宠的无法无天! “总裁,楚小姐又跑了!” “再跑也跑不出我的手掌心。”薄郁头也不抬,淡定签文件。 “总裁,楚小姐说她要随便找个男人结婚!” “放着我来,我是那个随便的男人。”薄郁立刻丢下文件,逮住某只离家出逃的楚小姐,拖走去民政局领证。 “薄郁你放开我!我就算找野男人结婚也不会找你的!”楚烟抗议。 “你好,我叫野男人,姓薄。” 薄郁自我介绍:“你知道你是谁吗?” 楚烟:“……” 薄郁宠溺一笑:“你是薄太太。” 楚烟:“!!!” 薄太太爱恃靓行凶,薄先生便恃婚行宠,其名美曰:如此一来,我俩天生一对!

快乐的他人格·完结·77万字

前夫他总想独占我

结婚三年,顾明遇为了救另一个女人,和安想容成了真正的夫妻,并且带着白月光登堂入室。 这一刻,安想容所有的等待,都成了一个笑话,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踏入了那个无尽地狱。 有人说,爱一个人,伤心。 安想容说,爱一个人,伤命。 她把青春喂了狗,往后余生,只想一个人带着宝宝好好过。 从此天高海阔,你疼你的白月光,我找我的小鲜肉。 顾明遇气得心肝都疼了:“安想容,你怎么这么狠?” 安想容还以一笑:“不及顾总曾经对我的十分之一呢。”

红烧狮子子头·完结·109万字

宋先生,离婚吧

在协议离婚的当月,扶疏怀孕了。 她看着与小三相谈甚欢的宋寒洲,想为自己的爱情赌最后一次。 用肚子里的孩子……

狂吃不眫·完结·113万字

南方揽星辰

骆南辰的白月光回来了! 还顶着和方岚这个正牌妻子一样的脸! 转眼,方岚养了三年的孩子,爱了三年的老公,都成了别人的。

青丝叁千·完结·88.2万字

傅先生的玫瑰砂

池玥从来没有想过,酒后招惹的男人竟然会给自己带来灾难,如果可以,她宁可从来都没有认识过他。 — “刑满释放那天,我娶你。” 池玥一身红裙,笑得风情万种,“行啊,只要你能狠得下心把我送进去,只要你能在那天娶我。” 他亲手把她送了进去,出狱那天,他只等来她的骨灰盒。

唐烫·完结·112万字

陆太太又闹离婚了

云市豪门圈中,又美又撩的陆家三少被婚了!众人唏嘘,胆敢得罪三少,这女人的好日子到头了! 陆家三少是谁?陆家最无法无天的爷,云市最有颜有权的霸主,年纪轻轻身家亿万。一张脸长的精致绝伦,八块腹肌人鱼线,身材好到爆,引得无数名媛佳丽前仆后继。 姜久看眼身边的男人,不禁腹诽:帅是真帅,渣也是真渣。 婚后,有关三少的花边新闻不断。可不久,花边新闻中的女人们下场都极其惨烈。 一时间,谣言汹涌。大家都说,陆家三少奶奶美则美矣,但心黑手辣,太过善妒,应该扫地出门。 姜久恨得咬牙切齿,这豪门阔太她不当了! 陆谨行侧身倚在门前,眼尾浮笑时摇曳生姿,“陆太太,你想干什么?” “离婚啊,”姜久抬起下巴,声音软糯,“陆家的三少奶奶可不是那么好当的,我让位,我放权……” 话音未落,陆谨行掐着她的腰,把人按在墙上,“想得美!陆太太这三个字,我若不丢,你就要给我背一辈子!” …… 姜久一直知道,她和陆谨行不是同一世界的人。他天之骄子,身价顶流。她家世落魄,声名狼藉。但那日,她亲眼见到这个男人,甘愿丢弃所有,披荆斩棘走向她的世界。 起初,他不过见色起意。 后来,她是他百转千回,唯一的归处。

汐奚·完结·113万字

他是星火燎原

为救未婚夫,程潼恩求了那个只手遮天的大人物,此后陌路。 谁料,一年后再次重逢,她竟成了他的隐婚妻子。 婚后,他以丈夫之名关怀备至,她情难自禁入了戏,却落得遍体鳞伤,提前结束了这场由始至终仅是各取所需的婚姻。 可离婚证还没捂热他就追来了,“复婚!” 她悄悄藏紧孕肚,“商先生,请自重!” 他幽幽低诉:“休想偷走我的心,还想偷走孩子。”

鲁四小姐·完结·91.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