胎魂祭

胎魂祭

小予的猫

悬疑侦探/已完结

105万字

完结于2021-12-03 16:43:42
我18岁那天,父亲死了,临死前,父亲给我定了三个古怪的规矩,我本来不以为意,直到守灵第一天,有个奇怪的女人闯了进来,而父亲,也诈尸了!

第一章 不要开门

“孟芙啊,爹马上就要死了……”

在我十八岁生日的当天,病重已久的父亲躺在床上,脸色灰败,眼看就要不行了。

我哭着跪倒在床前,身上还穿着庆生时喜庆的红褂子。

“你一定要答应我三件事!”

他拼命瞪大了浑浊的双眼嘶声道:“不然我死也不能瞑目!”

我连忙点头,任他扣紧我的小臂。

我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得拼尽全部的力气才能说出话来。

没有关紧的窗户被风吹得吱呀作响,好像正在和他这把哑了半生的嗓子合奏似的。

“第一,我死后,你立刻联系你大伯,让他回来帮你。”

我大伯是个道士,常年在外云游四海,爹一直说他是在驱鬼斩妖,虽然我不怎么相信,但亲弟去世了,他理应回来操持丧事。

于是我忙点点头,应下了这第一件事。

我爹停下来喘了口气,又道:“第二,在你伯父回来之前,你不能在夜晚走出大门,不能让任何陌生人进来,更不能跟陌生人离开!听见了吗?”

他说得太过激动,语调突然高了很多,嗓子里像是被一口老痰卡住,咳了半天却咳出一口血沫子来。

“爹!”我忙扶住他,眼泪夺眶而出。

“别哭!”他重新抓住我的手臂,状若疯魔地看向我,“我只问你,这第二件事,你听清楚了吗?”

我哭着点头,他这才重新说下去:“还……还有最后一件事……”

也许是那一大串话耗光了爹所有的力气,他此刻又奄奄一息地倒回床上。

“第三,你……”

他的眼睛憋得血红,肺里像是破了个大洞一样,说话呼哧带喘:“你不要……生爹的气……”

爹之前的反应如此强烈,让我以为他要说什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就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

我心里疑惑,可是却没有心思再细想其中原由。

因为我爹的手重重摔在床上,他就这么瞪着眼睛,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爹!”

我趴在他身上痛哭起来,心中尽是悲恸。

哭了有一会儿,我这才想起他的话,连忙拿起手机给大伯打电话。

“喂?孟芙啊……”

我脑海中对这位大伯的记忆非常有限,但隐约记得他对我总是和蔼可亲的。

刚刚丧父的悲痛和无措,在大伯温和的声音下得到了一丝抚慰,我哽咽着把爹去世的消息告诉了大伯。

他听到后立刻变得严肃起来,电话那头隐约有滋啦滋啦的电流声传来。

“你爹嘱咐你的三件事,你都记住了吗?”大伯问。

得到我肯定的答复后,他这才道:“我最近有要事要办,分身乏术,我会让我的徒弟严桥先回去帮你安排丧事,但一定要记住你爹嘱咐你的三件事,尤其是第二件事,明白吗?”

我那死去的爹和伯父都再三叮嘱过了,我想忘记也不行。

于是我保证道:“明白了,大伯。”

挂断电话后,我又去看我爹,他此刻已经丧失了生机,脸色也变得灰败。我心里更加难过。

我从小没有妈妈,全靠爹拉扯长大。爹把家里一切安排的妥妥帖帖,就连自己的寿材,都在他刚过四十岁的时候准备好了。那时候我还嫌这东西放在家里晦气,说他肯定长命百岁,寿材在家里放朽了也用不着,但爹当时只说了一句“人命天定”。

没想到一切这么快……

我跌跌撞撞跑去找二伯,靠着他的操持才把葬礼办了下来,就连打棺材的钱,都是各位亲戚东拼西凑出来的。

我爹没有儿子,二伯又生病了,二婶生怕我爹的死气会加重了二伯的病气,死活不肯让他来守灵。

这份差事就只能落在了我和我的堂妹孟萍身上。

我想再多陪爹一会儿,就跪在了他房里,靠着棺材,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说着话。

就在这时,在堂屋里烧纸的孟萍突然扬声问了句:“谁啊?”

外面隐约有人声传来,我还听到孟萍喊了一声“妈”,似乎是二婶来了。

我忙站起来拍了拍裤腿上的土,正想出去看看,却突然被一双冰冷到有些刺骨的手抓住了手腕。

我僵着脖子,缓缓转过头,竟然对上了我爹那双浑浊空洞的眼珠!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新安诡事

新书《飨桑》已经发布,灵异单元故事,望支持。 宋开宝九年,天下风云突变,斧声烛影之间,帝位易主。十年后,新安城的县衙旁边开了一家绣庄,绣庄的主人是一位名叫晏娘年轻女子,她外表婉约动人,实则心思缜密,她精通玄学道法、阴阳秘术,并以此帮助县令程牧游破解了一个又一个离奇诡异的谜案,也让自己慢慢的接近了那个阴谋丛生的政治中心。 正式完结,感谢支持。

沧海一鼠·完结·135万字

邪骨噬灵

【架空+邪骨阴阳系列文】 云缨禾,一个和别人不太一样的孩子。 从生下来便不知父母的去向,被人称之为怪物,躲之不及。 云老太见她有缘收养了她,这孩子有一身怨骨,教导好了是大善,教导不好便是灾难。 她始终坚信前世因,今世果,每一个相识的机缘都蕴藏着一份渡你一程的缘分。 云锁深山行人少,古洞修真彻夜寒。 清泉缭绕伴仙客,香烟腾腾吐真言。 - 殿宇庙堂,云烟缭绕。 伴随它升起的还有虔诚的祈祷。 -——云缨禾

小鬼七·完结·78万字

阴美人

新书《蛇夫在上》已经连载发布—— 我出生时,全家做了一个相同的梦,梦到了一只白狐狸窜进了家门… 我出生的时间不对,或者应该说不该来到这世上… 我的命,是用全家人的命换来的。 【ps: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羽落辰汐·完结·393万字

邪灵入骨

我从生下来肩上就带着一块蟒蛇皮纹路,爷爷当场猝死,我被视为不祥人。 父母不知为何连夜逃跑,剩下我和痴傻的小三姨相依为命。 直到梦里的黑衣男子出现,彻底的改变了我们俩悲惨的命运。

小鬼七·完结·121万字

鬼才玄门少女

(新书《玄门小娇娇白天扮乖,晚上禁撩!》已发布!) 天才少女除魔卫道多年,突然收到一本神秘的结婚证,懵了。 她和那个男人结了婚,什么时候的事? 谁知那个男人半夜找上门。 “你……你是……?!”少女摇身一变成了他的夫人,从此邪祟再也不敢靠近她。 被宠到失业的人生跟咸鱼有什么区别,“老公,我要除魔卫道,我要离婚!” 男人不依,世界上的邪祟都让她清理干净了,那他这个黑暗之王还当来做什么?

白玉公子·完结·104万字

邪骨阴阳

我生来就有一身邪骨,从小多灾多难,还有一双令我厌恶的眼,而姥姥却说我的命格十分高贵,前途不可估量。 沈南辞:“一切皆是命数,无论如何,我只想成为你的妻。” 程潇岐:“我不信命,我只信我自己,想要永远宠爱你的决心。” 顾崇明:“如果你的选择不是我,我也心甘情愿,只要你是开心的,那么在我这儿,一切都值得。” 这是一个小白从弱到强,升级打怪的故事! 【感情线宠文,男主女主撒得一手好狗粮!甜到爆!】

小鬼七·完结·209万字

妖夫凶猛

家传的银蟒旗袍上的那条蟒竟有一天活了……

软萌冰箱少女·完结·138万字

纵灵传

姐妹篇【邪骨阴阳】新书连载:【念昔】 姬家有女,名为四九。 最强能力是纵灵,心思缜密,手腕极狠,擅布局。 一个庞大的家族,一夜之间只剩她自己一人, 因为一场灭门案其她变成了孤儿。 她一生只有一个信念,就是为挚亲报仇。 挡她路者,均没有什么好下场! 【感情1v1,唯一男主宗暮岁。】 前世是迷,男主在背后默默助她重新走封神之路。 本文小部分是灵异,开辟一个不一样的纵灵世界! 内容引起极度舒适,感情部分可甜可咸,速来! 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对照,谢谢。

小鬼七·完结·79.5万字

我有五个大佬师傅

【灵异[表情]心理[表情]穿越[表情]冒险】 高夕又在没见到姑妈和表弟时,一直是个坚定的非鬼神论者。可是阴魅灵异事件却不断发生…… 胡高源:表姐,你身上有种不可告人的味道,要知道,我可是和魔鬼打交道的人。 木伦佳:我的世界已经崩塌,你们的世界也即将被暗黑力量笼罩。我相信你和你的伙伴是上天选定的战士,记住,你一定要找到它…… 高夕又的平静的生活忽然被打乱,她发现自己出现在秦朝的大地上时,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姑娘了。 你不相信也罢,只是,这个世界,真的有——鬼

蒜泥家的蒜·完结·19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