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大佬们非我不娶

穿越后大佬们非我不娶

清浅漪梦

古代言情/已完结

134万字

完结于2022-03-0311:30:41
女团出道新人,被私生追到车祸穿越了?实惨! 国公府庶女,一没武功,二没医术,还要贴身伺候傲娇八皇叔?求攻略,在线等,挺急的! 第一才女,头牌舞姬,羸弱小白花羡慕嫉妒恨?呵呵,就喜欢你们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亚子! 练习生里的资优股,头脑精明不简单,四肢灵巧非一般。 看她如何在古代技能点满: 统一各路美男审美, 造就殿堂级现象彩妆, 化身宅斗中的战斗机, 搅动大陆朝堂风云。 嘻嘻哈哈,用自己的路子,过招天下!

第1章:卖身葬母

“想到下一秒要见到你,心里小鹿无限欢喜。OhLaLa,OhLaLaYeah!”

耳机里传来欢快甜美的歌声,清脆悦耳,又元气满满。

这是当下内娱最火女团TakeOne的最新单曲。选秀出道半年以来,已经是巡演片约不断,专辑更是突破千万销量。

林娅熙,第三名出道成团,实力舞担。在韩国兜兜转转,做了四年的练习生。

终于,在二十岁这一年圆了自己的女团梦!

每每午夜梦回,她都恨不能笑出声来。只可惜日日连轴转地工作,营业,没有什么机会睡觉罢了。

此刻,夜深,林娅熙正从北市机场贵宾通道疲惫地走出来,黑超墨镜后是能掉到地上的黑眼圈。

她刚刚结束为期两天的米兰时装周之旅,受邀看了场法国新锐设计师的秀。连衣服都是在机场贵宾室里匆匆换下来的,就直接搭上回国航班,准备参加第二天的电台打歌活动。

远远的,林娅熙已经能看到出口那边拥搡着的几十名追星少女了。

前面几个是她混到脸熟的站姐,选秀前就把宝押在她身上的。

“算她们有眼光。”林娅熙在心里得意地嘀咕。

还有几个是她的忠实妈粉,手中举着“熙熙,妈妈爱你”的手幅。

再来是三五个面无表情的代拍,正等得不耐烦。

哎,谁叫自己业务能力出色,可盐可甜,撒娇撩妹都不在话下呢?

人群后,有好事的路人阿姨问,“你们等的是明星啊?”

“对的,阿姨!”

一名合格的粉头小姐姐,秉着抓住一切可利用机会的原则,立马安利。

“您听说过林娅熙吗?就是前一阵子,在地铁7号线小电视上出现过的。最近还代言了一帘幽梦家的粉底液呢。”

阿姨眼前一亮。“哦~我知道她。”

“阿姨,你好时髦呀。”

“就那个林什么的嘛,高高瘦瘦,之前还坠过马的。叫林什么来着?”

小姐姐一噎,高涨的热情瞬间瘪了下去。“那是林志玲啦。”

“出来了,出来了!”

人群骚动,打破了二人的沟通障碍。

只见,林娅熙修长的指轻轻拨了拨她海藻般,浓密亮泽的浅茶色卷发,背着粉丝送的香奈儿最新季手袋,简单的露腰紧身白T,下着嘻哈风格的链条背带裤。

咔嚓咔嚓嚓嚓......

一溜长枪短炮对着她就是一顿猛拍。

林娅熙不慌不忙,面上露出标准的女爱豆微笑。心里再怎么不耐烦,爱豆该有的自觉她还是有的。

毕竟,面前可是自己的“衣食父母”。没了粉丝,还走什么狗屁花路?

林娅熙这个年龄,已经算得上是女团里的大龄少女了。练习生的日子有多苦,她自己最清楚。

在保安前后左右的包围圈里,她和助理终于挪动到了由公司安排,正停在路边的商务车上。

回头又冲着粉丝摆摆手,附送一个甜甜的侧头浅笑。关上车门,她才再次闭上了疲惫干涩的眼。

夜色下,黑色商务车朝着回市郊公寓的方向,缓缓驶去。

迷迷糊糊间,林娅熙听到前排司机骂了一句。“该死的,遇到私生了。”

没多想,她又继续假寐。

私生嘛,所谓的饭圈毒瘤,有时候真让人恨的牙痒痒。

但像林娅熙这种懂得感恩,又糊怕了的新人,也只能是心字头上一把刀,忍了。

突然,她觉得身下的车子左右晃动了起来。

“怎么了?”她有些不耐地问。

北市傍晚才下过大雨,此时路上还是湿漉漉的滑。再加上私生雇的车紧追不舍,司机也急得出了汗。

“林小姐,我们可能要改道一下。我试着从前面出口下高速,甩掉后面的车。”

“嗯。”

林娅熙此刻睡意全无,朝着车窗外看去,就见旁边的超车道上,急速赶来一辆休闲越野车。

一边靠近自己所在的车,一边紧接着是几道高频而刺眼的相机闪光,一时晃得她看不清。

不只是她,司机也被吓了一跳。大脑一空,握着方向盘正要转弯的手瞬间不受控制,脚下也不觉加重了力道。

本就是一个需要提前减速的急转弯出口,却见黑色商务车以二倍于限速的速度,直直撞向护栏。

砰!!!

一声撞击巨响,车头霎时凹了进去。白色的烟从发动机处不停呲呲往外冒......

--

林娅熙现在只感觉头剧烈的疼,像是有人拿着斧子在劈,心肝脾肺也如同撕裂一般要被人扯走。

她刚想睁开眼喊救命,就听到身旁一阵嘈杂。

“真可怜呐。”

“是啊。小小年纪的,就要卖身葬母。实乃孝女啊,难得。”

她有些懵。什么卖身葬母,自己可是炙手可热的新晋女团TakeOne成员啊。虽然还没领到多少工钱吧,但不也是迟早的事嘛。

林娅熙喉咙艰涩,缓缓睁开眼,却是被眼前的人事物惊呆了。

这会,她面前围了一圈儿男女老少,穿的都是灰灰黑黑的粗布麻衣,皮肤也晒得黝黑发红。

但最重要的是,每一个人都绾着长发。

再看看四周的建筑,她简直要咬到自己的舌头了。

满目皆是古色古香,青砖碧瓦,飞檐翘角。

远处不停传来小贩吆喝叫卖的声音,空气中也时不时有几缕柳絮,飘飘荡荡。

他大爷的!林娅熙炸毛了,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是谁在自己受重伤的时候还有心思开这种玩笑?竟然把她撂到了什么古装剧的片场了。

看看这逼真的还原程度,还是个良心大制作。和她刚拍完的三流网剧比,压根不在一个档次上。

只是这群临演会不会太尽职了点?自己都这样了,他们还演得下去?

女团再怎么勾心斗角,也不可能这么丧心病狂啊。

不,这一定是梦。

对,是梦!

林娅熙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臂。啊,痛痛痛。

闭了闭眼,再睁开,还是一样的场景。

心中不禁哭喊咆哮,这他么到底怎么回事啊?

这时,旁边一位好心的中年汉子开口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我......我是谁?我在哪?”

林娅熙发出了灵魂拷问。

“姑娘啊,你方才中了暑气,晕倒了。你看你旁边写的牌子,是要卖身葬母的呀。”

林娅熙揉着突突跳的太阳穴。“大伯,请问现在什么时代?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众人有些不解,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她。

“当今是明顺朝十三年。这里是天元国的都城龙淮城啊,姑娘。”

林娅熙忽然觉得自己一个头五个大。

所以,她这是穿越了?!天雷滚滚。阿西,心态要崩了。

一个人在韩国摸爬滚打,不知受了多少非议和白眼。好不容易混出点名堂来,老天爷竟是就要硬生生夺走了吗?

我恨!

穿越小说她之前无聊时也看过几本。可她一个小透明,又不是什么顶尖特工,神医妙手。穿过来,怎么斗得过渣男恶母啊?

哦,不对。她看的都是爽文,啪啪打脸的那种。而她现在根本连斗的资格都没有,惨兮兮的,还得卖身葬母呢。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正在林娅熙心下慌乱之时,人群中走来一个矮胖的女人。和周围一众枯瘦百姓不同,这人看起来平时伙食应该还不错。

待她一走近,一干人都不自觉地退开了些,而后窸窸窣窣议论起来。

那婆子对着林娅熙上下打量了两眼,嗓音尖细,嫌弃道,“你想要多少银子?”

“我,我不知道。我生病了,很多事情......不记得了。”

“不想饿死,那就跟我走吧。”

“那她......”

林娅熙指了指旁边,已经开始发出腐臭味道的尸体。

李婆子支起发福的双下巴,从鼻孔里哼哼。“我会叫人把她埋了的。你就不用管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摄政王,太后她又沙雕了

【全文免费】 陆漫没想到自己也能赶上穿越的潮流,穿成了太后,不用宫斗撕逼争上位,连生孩子也省了,白捡一个便宜儿子。平时没事就喝喝茶养养花,小日子过得美滋滋。奈何有个不安分的小祖宗。 太监:太后不好了,皇上把摄政王打了。 陆漫:打就打吧。 太监:兵权在摄政王手上。 陆漫吓得从躺椅上滑落:走,去国库拿个值钱的东西,赶紧去赔罪。 太监:摄政王说除了太后的美色,其他一律不接受。 陆漫气得怒摔茶杯:这个无耻下流的老色胚! 太监:太后不好了,皇上把邻国的小公主绑回来了。 陆漫颇为满意的点点头:不错,这么小就知道拐媳妇了。 太监:邻国国君带着大军亲自来要人了。 陆漫慌了:赶紧把小公主送回去。 太监:国君要的人是你! 陆漫大骂:做他的春秋大梦!

九里长歌·完结·60.1万字

暴君他人设又崩了

李婉婉穿书了,穿到了她放飞自我写的一本小说里,成了大暴君——戚煜的妃子。 暴君跟她一样,在书中就是个炮灰。 都说作者的书是作者的孩子,那书中的人物,当然也是她的孩子。 可孩子们,各个奇葩,惨不忍睹。 尤其是暴君,她都想将他回炉重造。 养不了养不了,便放养吧。 顺着原剧情走总没错。 哪知,本该眼中只有一统天下的暴君画风会越来越不对—— “娘娘,皇上说,你敢离开他一步,他就打断我们所有人的腿。” “娘娘,皇上说,你敢多看别人一眼,他就挖了我们所有人的眼。” “娘娘,皇上说,你手指头敢碰别的男人一下,他就砍了我们所有人的手。” “娘娘,皇上说……” 都是腰间盘,为何他这么突出? 李婉婉都要哭了。 - 戚煜重生了。 重生后,他发现上辈子对他补上致命一刀的嫔妃,突然总是一副老母亲样子、痛心疾首的看着他…… (#以为穿的是原著,结果穿的是同人,她喵的#) (1v1,双洁,甜宠文)

长青树长青·完结·54.6万字

长公主的谋反日常

乱世为你执刀平四方,盛世为你诵经祈平安。可唯有一样——天下归你,你归我。——架空勿考据,权谋逻辑死,本质还是小甜饼

苏行歌·连载中·149万字

疯批战神心尖宠

简青竹作为星际的顶级特工,一朝穿越到北越国。刚见面,凤景澜就用剑尖抵着她的脖子,嗜血狠辣,“只有死人才能守住秘密。”

卷卷九歌·连载中·71.3万字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爆笑互怼,1V1双洁双强) 历史系高材生沈辞忧穿越到了她一直在研究的朝代——启朝。 一落地就绑定了个坑爹系统,迫使她开始对赫赫有名的暴君李墨白进行连环作妖。 ‘拔暴君一根腿毛’ ‘扇暴君一耳光’ ‘将暴君踢到恭桶里’ ‘给暴君编两根麻花辫’ 沈辞忧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但暴君却对她一再包容,令她百思不得其解。 这都能忍?他该不会就是传闻中的受虐狂吧? 谁料到暴君竟然有读心术,一早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这个未来人知道历史的发展,留着她大有用处。她作,朕忍!” 某日, 前线告急忠臣请求支援,暴君正要派兵,却听见沈辞忧在心里嘀咕:【他叛变了,在给你挖坑。】 暴君立刻变脸,判忠臣斩立决; 北方旱灾,朝廷数万两震灾银不翼而飞。焦头烂额之际,又听见沈辞忧在心里念叨:【九门提督勾结匪徒,银子在他家后院里埋着。】 暴君遂掀了九门提督的府邸,寻回震灾银后将其赐死。 小作精沈辞忧化身先知锦鲤,被暴君捧在手心里当做至宝。 直到后来,暴君在金銮殿给她挪个小板凳,而后命令她道:“往后早朝,你便陪伴在朕左右。朕一日不见你,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满朝文武皆惊,后妃妒火难平。 沈辞忧表示自己很无奈。 “多次劝过皇上让他别来招惹我,可皇上他非是不听呢~”

辛夷阑·完结·92.1万字

亲王宠妾的谋反攻略

【1V1双洁+霸爱独宠+兵法谋略+美满结局】 软萌可爱的南楚小公主在市集吃喝玩耍之时,偶遇一位高大俊朗、光风霁月的俏哥哥。 路遇危险,身手不凡的俏哥哥仗义相救。 公主心存感激,见俏哥哥衣着破败、贫困潦倒,便请他去南楚最贵的酒楼戏馆吃酒、看戏…… 自以为遇到翩翩公子,殊不知惹上的是蛮族豺狼。 如白面书生般俊俏儒雅的哥哥,真实身份竟是北燕百万雄兵统帅、名震天下的司战之王! 司战之王心动,百般求娶不成,恼羞成怒。 披坚执锐、攻城略地。 虏走公主,夜夜欢歌。 就在狼王以为早将不肯听话的她驯养成乖乖萌宠时,却不知他的小白兔正悄悄谋划出逃、排兵布阵…… 一场南国甜美可爱VS北国野蛮凶残的诱心大战也随之拉开序幕…… ---- 当初为了骗取他的真心,手挽手与他逛集市时,她看上了一只裘皮制成的兔子。 摊主说:“这兔子和狼是一起的,姑娘识货,加点儿银子,把狼也买了。” 她撅嘴:“胡说,兔子和狼怎么可能是一对儿?” 他痛快付钱,捏了把她肉嘟嘟的脸蛋:“我觉得它们很配。” ---- 恶狼爱上小白兔最后变身忠犬的故事 男女主携手共创南北一统大业的故事 作者编剧专业出身,行文更新有保障 简介不如正文,欢迎来读~

山雨满城·连载中·185万字

克夫宠妃:战神王爷命硬宠

穿越成了克夫的新娘子,险些被祭了狗血,苏千月反手就将绿茶给按住了,对于被“克死”的新郎子,只能叹一声红颜薄命,为了不陪葬,她将人从阎罗殿给请了回来,第二日,整个皇城都在议论,凤池竟然没被克死,不过,所有人都觉得苏千月在王府一定过的水深火热,王府里,凤池正抱着王妃的大腿:“只要不和离,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狐狸小姝·连载中·131万字

重生后成了病弱权臣的白月光

(重生复仇+女扮男装)游冬生子之夜被废黜,而后在新皇后的封后大典时被斩首而亡。 一年后,一个俊俏书生在朝堂之上大放异彩,笑容清浅的搅弄朝堂,将皇位上的那个男人步步紧逼。 少年将军将“他”视为挚友,天才状元奉“他”为恩师,风流才子为“他”一掷千金。 就连那个一身病弱的丞相,都甘愿成为“他”手中的棋子,除去一身傲骨,只为博得那一眼青睐。 *** 年少的薛衡雅如静水明月,满身清贵骄傲,所有的一切在他眼里似乎都唾手可得,只手可摘。 直至春分时的惊鸿一瞥,便彻底领略了何为求而不得。 他疯狂嫉妒着拥有游冬的那个男人,躲在阴影处卑微的祈求丁点爱意。 可直至她死,都从未回头看过他一眼。 *** 直到府中出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引得丞相大人着了魔,红了眼,丢了心。 夜晚,丞相箍住自己的小丫鬟,耳尖发烫,埋在她脖颈处闷闷出声:“坏了我的清誉如何偿还?” 丫鬟笑得肆意无比,她抬起丞相的下巴,温柔里裹着骄矜,笑道:“把我自己赔给你,可好?”

异瑰·完结·51.3万字

全京城都在等王妃和离 

前世韩幼玉瞎了眼,费尽心思辅佐渣男上位,落得个诛灭九族!一朝重生,绝情断爱,势要做男人都挨不到边的冷血妖姬!只是,这宴都王满眼桃心是怎么回事?

女诸葛·完结·66.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