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三一零白月光

古代言情/已完结

113万字

完结于2022-03-11 02:13:44
【本书已完结,新书《天桥摆摊后,玄学大佬她赚疯了》连载中,欢迎观看~】 沈千昭贵为公主,自幼锦衣玉食,娇养长大,没想到最后落了个国破家亡,自己被迫下嫁仇人的凄惨下场。 她带着执念,灵魂飘荡了数千年,终于重生回到了上一世。 这一次,她不仅要护住父兄姐妹,护住百姓,更要护住那个她爱而不得,执念成痴,英年早逝的心头白月光,宋怀。 【小剧场1】 沈千昭素指抬起宋怀下巴,娇笑,软白的小手在他心口处绕动,“宋大人,你们东厂的人,都似你这般生了一副好容貌吗?” 宋怀维持着恭敬的跪姿,一动也不动,眸光平静,“殿下,您不该如此。” 【小剧场2】 宋怀发现,宫中这位小公主可能是疯了。 第一次见面,便给自己这个阉人擦汗送绣帕,还告诉他闺名。 第二次见面,上手抱了亲了自己,还口口声声要对自己负责。 第三次见面,更是欲将自己拐进殿中... 宋怀克己守礼,谨记三个字,忍忍忍。 —— 后来小公主长大了,想飞了。 已是权势滔天的宋怀再忍不住,一把将娇小的姑娘圈于怀中, 嗓音嘶哑低沉,“东厂不是人人都似属下这般生得一副好容貌…” “小殿下若是欢喜,应当身心如一,从一而终才是。”

第1章 被迫下嫁

永嘉十四年,冬至,寒风凛冽,大雪不停。

皇城内遍布喜色,行人却是神色忧愁,又有凝重。

坤宁宫中,红绸床幔,红烛高烧。

沈千昭坐在喜床上,绣凤的红盖头挡住了她的视线,这抹红,刺得她眼睛生疼,心有如刀割,一寸一寸的发疼。

今夜,是她的大喜之夜,她嫁给了齐国太子。

在旁服侍的宫女脸上无半分喜意...

“殿下...可要先用些果子垫垫?”宫女采秋眸光微闪,发现无人注意到这边,小心翼翼的将手里的小果子送到沈千昭面前,小声道,嗓音犹如被火灼烧过般嘶哑。

沈千昭半声不吭,被喜服盖住的手微微收紧轻颤...

“这哪还有什么殿下,以后可只有咱娘娘了呀!”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着内侍服的太监缓步带着几个宫女进来了。

他弯着腰,笑得谄媚,“娘娘千岁...”

这一声“娘娘”,十足的讽刺。

采秋怒不可遏,“丁盛!你卖国求荣,枉殿下昔日待你不薄,当真是狼心狗肺!”

那日齐国人攻进来,殿下率着残余驻守皇城的兵将守城,丁盛却假借殿下的口谕,大开后城门,迎进敌军...

如今,皇城失守,已被齐军占领,便是连殿下,都要被迫嫁与敌国狗贼。

盖头下,沈千昭唇瓣紧抿,手指攥得发白,她沈千昭,堂堂一国公主,如今国破家亡,却还要被迫嫁与仇人...当真是无用。

丁盛冷笑,“这人往高处走,齐太子以后可是要登皇位的呀,这皇后娘娘的身份,可比永乐公主来得尊贵,殿下应当高兴才是。”

采秋气恨,眼底猩红一片,恨不得一个巴掌扇过去,将此等小人千刀万剐以解心头之恨。

忽然,外头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丁盛瞪了采秋一眼,退到一旁。

随着“吱呀”一声,宫门打开,冷风夹杂着残雪刮入殿中,是齐国太子齐书玉来了。

沈千昭衣袖里的手陡然紧得发白,杀父之仇,杀兄之恨,国仇家恨,一桩桩一件件,皆埋在她心里,她之所以还能撑到现在,全凭这滔天的血海深仇!

如今,仇人正一步一步的向她迈来。

周围安静得诡异,沈千昭紧张得额角发冷汗,努力的克制着满腔的仇恨,好不让自己被看出什么异样。

就红盖头下出现一道红色身影,盖头被掀开半角时,沈千昭咬着牙关,抽出袖刀,拼尽全身力气狠狠的刺入眼前之人!

又再次抽出刀子狠狠的又刺入一刀!

血喷涌而出,溅在四周,盖头早已滑落,血滴溅在那张曾冠艳满京城的面容,生出几分凄美。

“太子殿下!”

横遭此突变,士兵赶忙上前,拉开这个发了疯的永乐公主,一剑捅入!

身体被刺穿,痛感却全无,沈千昭面含泪水,嘴角带血,却发疯似的笑了,“我沈千昭,本贵为公主,食民之俸,享尽荣华富贵,自当以做惠民之靠山...”

“尔等贼子!杀我父兄!掳我百姓!辱我姐妹...如今却还要我嫁与贼子...可笑!”

“可笑至极!”

“殿下!”采秋泪流满面,紧紧的抱着沈千昭,以自己残弱的肉身替沈千昭挡下一剑又一剑,身躯早已血肉模糊。

一手捂着不断渗血的伤口的齐国太子眼眶发红,呵斥着士兵,“退下!谁也不许碰她!”

眼泪戛然而止,沈千昭难以置信的追着那道熟悉的声音望去,被泪光挡住的模糊视线逐渐明朗,一张熟悉的容颜印入眼帘...

昔日白衣如雪的男子,今日着了一身大红嫁衣,脸色发白地看着她。

往日种种想不通理不顺的疑问在见到此人,沈千昭瞬间明白,她脸色惨白,染了血迹的唇瓣轻颤,“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难怪齐国对大晋边境布防兵线如此了解,难怪父皇派去支援太子哥哥的十万大军尽数被歼灭崖底,难怪父皇分明身强体健却无端中毒,难怪太子哥哥身边那么多暗卫却...

都是因为眼前这人,齐书玉!

“我早该想到的,早该想到的...”沈千昭喃喃自语,眼泪溢出眼眶,顺着脸颊缓缓砸落在地上。

齐书玉捂着伤口一步一步靠近,眸中隐有不忍,“昭儿...”

“不要这样叫我!”沈千昭满眼通红,染上血迹的唇瓣艳得渗人,嗓音嘶哑,一字一句,皆淬满了恨意,“枉太子哥哥将你当亲手足,枉父皇将兵权交予你手委以信任...齐书玉!你这个小人!”

沈千昭握着袖剑再次欲冲向齐书玉!

齐书玉瞳孔紧缩,“不!”

数十把利剑同时刺向沈千昭身体,血躯模糊...

女子瞪大双眼,一切恍若是梦...

齐书玉紧紧的抱住沈千昭,声音轻颤,抬手想抹去沈千昭脸上的血迹,可是越抹越红,毫无声息,心犹如刀割,“昭儿...”

“不好了太子殿下!外面西朝国的人领兵打进来了!”

“走!殿下快走!”

...

满城厮杀声,刀刃翻飞,所到之处,血流成河。

寒甲披身的男子,带着浓重的血腥气踏进殿中。

殿中两道尸身,其一人着喜服,面目血迹,身躯血肉模糊。

身披寒甲的男子蹲下身,颤抖着手将人抱进怀里,“殿下...”

可怀中女子早已没了生息。

“怀王殿下,齐国太子已逃,可要追?”

男子眸中寒光渗人,低沉的嗓音嘶哑带着一丝哽咽,“追!”

“是!”

好熟悉的声音...

西朝国....

怀王...是谁?

是他吗...不。

怎么可能...他早就已经死了。

伴随着最后一丝意识散尽,沈千昭堕入无边的黑暗,似深渊,一点一点将她湮没。

男子眼底猩红,扯出甲衣中干净的衣袖一点一点擦去沈千昭脸上的血迹,动作小心翼翼,似在对待珍爱之物般谨慎小心...

周围围着的将士面面相觑,对这一幕根本无法理解,更是不明深意。

一个死人,还替她擦脸做甚?

血迹擦净,一张白净的倾世容颜,让无数将士停滞在这一瞬间。

永乐公主,容姿艳冠满京城,一位曾令各国纷纷求娶的女子。

男子惨淡一笑,紧紧抱着沈千昭...

他的小殿下,最喜干净,若是脸脏了,又该急哭了...

“殿下,属下...来娶您了。”

坤宁宫外,大雪皑皑,掩盖住了满城尸身与狼藉。

永嘉十四年末,齐国攻晋,大晋最后一丝皇家血脉——永乐公主,以身殉国。

齐国占领晋国,西朝国派兵追杀齐兵...

晋国灭。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穿成奸臣的娇软青梅

叶芷穿书了,穿成了一个恶毒炮灰女配,男主功成名就时,就是她五马分尸的日子…… 同样是穿越文,可是试问谁有她惨? 想想就提前感受到了五马分尸的感觉,不行,她绝对不能让那种事发生。 她现在才七岁,杀千刀的男主才八岁,一切都来得及! 她努力讨好卑贱落魄,无权无势的他,眼看凌迟的日子越来越近,他却无动于衷。 最后! 为了保命,叶芷没有办法,一跺脚,带着丫鬟偷偷躲到穷山僻壤之地。 反正!没个三五年是不会出来的,她仰天长笑自己的足智多谋。 而她不知道的是,她失踪后! 传闻中让人闻风丧胆,丧心病狂,口蜜腹剑的沈丞相,红着眼睛盯着烛火,一夜无眠。

半枝梅花·完结·62.6万字

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专情帝王VS矫情宠妃】双洁 嫁入东宫三年,姜容鹤做了三年的笑话。 太子梁笙与小妾爱的死去活来。 却让她受尽冷落虐待。 直到那一日,首阳城破。 太子拉着她的手说:“容鹤,你愿意为我殉节吗?” 姜容鹤一个耳刮子就扇上去了:“殉你爹,渣渣。” 顶着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姜容鹤直奔敌营办了年纪轻轻的叛军头头。 倚在叛军头头怀里,她得意张扬,以为自己手段了得,发誓以后做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好好享受一把恃宠生娇。 熟不知,人家对她蓄谋已久,就等着她自投罗网。 人前她矫情做作楚楚可怜,人后张牙舞爪毒舌八卦。 高座帝位的那个男人,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偏心她,把她纵容的无法无天。 前朝后宫都知道,自荐枕席的前朝太子妃是个妖孽,将英明神武的新帝迷的神魂颠倒。 新帝则表示:姜容鹤你尽管演,拆穿你算我输! 【非爽文!非爽文!非爽文!】

拾筝·完结·60.7万字

陛下,娘娘她又娇又媚

【双洁+男强女强】温凰生得好。 眼波似水,肌肤如雪,眉目含情,又娇又媚。 只可惜……被她爹送进了宫当替死鬼。 她爹是当朝丞相,野心勃勃想篡位。 太后不是吃素的,让相府送嫡女入宫,明面是嫔妃,实则为人质。 温丞相也不是吃素的,转头就把丢在老家那位糟糠之妻所出的女儿温凰给送了去。还声称,这是相府唯一的嫡女。 所有人都等着看温凰是怎么死的。 尤其是那些嫉妒她美貌的妃嫔。 —— 面对龙潭虎穴,强敌环伺,满级大佬.温凰慢悠悠笑眯眯地摆摆手:木事木事!本尊活了六千年,啥没见过?这才哪到哪? —— 太后?后来搂着她叫:母后的小心肝! 妃嫔?通通跪在她面前:皇后娘娘,求带! 她爹?在她娘面前像条狗:夫人,看我一眼吧,就一眼...... 至于皇帝玄珀嘛……温凰不太想提他。 不是因为他长得美,太招人;也不是因为他城府深,手段狠。 而是因为……这小子总馋她,她特么头疼!

夏虫语·连载中·70.7万字

权臣心尖宠的娇养手册

【新书:将军,郡主又叒叕爬墙了!求收藏!大家快来康康叭!感谢】 上辈子,郁姝是惊才绝艳的郁三姑娘,和温润如玉的临溪公子有着婚约。 世人皆道他们二人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可她心尖上却放着一位意气风发的小公子,是那白月光,是那朱砂痣。 后来,她为了心尖上的少年,孤身策马赴往乱葬岗,却也葬身于乱葬岗。 她至死都没忘了心尖上的小公子。 再睁眼,她抛下满心顾忌,干脆利落的解除了和虚伪未婚夫的婚约,转身就奔赴她的少年,想义无反顾撞一次南墙。 可谁知,这南墙她还没撞上,才知这不是南墙,而是春风,她与春风,撞了个满怀。 - 那浪荡不羁的霍小公子心里藏了个娇美人,到死也没人知道。 重活一世,藏拙数年的他,表面依旧纨绔,暗地里却是以雷霆手段铲除异己,步步为营,后来成为了锦衣卫指挥使,以阴狠毒辣的手段令人退避三舍。 原受人鄙夷的霍小公子如今谁见了都要恭恭敬敬的唤一声潮生大人。 - 小剧场: 男子身着飞鱼服,扛着绣春刀,跷着腿,吊儿郎当的坐着,眉眼张扬,尤其得意:也不看看小爷是谁,那狗贼只配给小爷提鞋。 郁姝瞪他:好好坐着。 男子立马放下腿乖乖坐好:嗷。

岫清·完结·54.5万字

皇贵妃她持美行凶

她出身名门望族,娇生娇养,十三岁以美貌冠绝上京,国色天香,十五岁嫁新帝为贵妃,无上荣华、贵不可言。 可惜,不过是皇权的棋子罢了。 一碗绝子汤,断了红尘梦,半幅残躯,受尽屈辱,心如死灰,最后还被那无良渣帝推出去挡箭横死,至亲之人却说她死得其所? 滚! 重生一次,她依旧没能改变之前的命运,不过既然活着,总不能继续憋屈,左右一死,何必委屈自己? 从此,祸乱后宫,兴风作浪,结交天下美男,把酒言欢、潇洒恣意。 然而还没等她玩够,身边的人却一个个对她避如蛇蝎。 那个随手捡来的小太监不知何时手握大权、翻手云雨,不但把控朝局,还爬上她的凤榻,步步紧逼…….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总之就是…….很后悔! 娘娘,奴才是你的人! 贵妃娘娘:“……”这跟她理解的意思不一样啊,一时大意,竟然把自己搭进去了!摔! 1V1,爽文,女主狠、飒、毒舌,蛇蝎美人。男主腹黑、心机、痴情,奶狗与狼狗无缝切换,(^-^)V 作者随心之作,不要太考究,希望各位小仙女们喜欢。

妖殊·完结·100万字

穿书后我娇养的小可怜是太子

沈南鸢穿书了,一睁眼发现自己成为了锦衣玉食备受宠爱的将军府嫡小姐。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还未好好的享受一下,就遇到了被打的半死的少年,她瑟瑟发抖。 旁人不知,可她却清楚,这是未来将沈家灭门报仇的皇帝。 她只能忍着心中的惧怕,朝他伸出手:“你跟着我吧,以后我会保护你。” 少年眸色沉沉,晦暗阴冷。 —— 萧琰过去十年,一直活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恨沈家入骨。 本以为这辈子便如此,却倏的有一只娇软白皙的手伸到了他的面前,嗓音甜腻悦耳:“以后我来保护你。” 他一开始嗤之以鼻,警惕小心。 后来,他心甘情愿又甘之如饴。

为鹿呀·完结·71.3万字

团宠娇娇成了偏执殿下的心药

她是永昌侯府苏家的唯一嫡女。 祖父祖母疼,亲爹亲娘疼,二叔二婶疼,哥哥弟弟护。 原本以为解决了前世渣男就可以快意人生了,没想到冒出一个麻烦精! 这个麻烦精甩不掉挣不脱,谁叫她年幼无知伤了人家的面子。 -- 他原本觉得自己的人生也就如此了,没想到让他再次遇见了她。 关键是他发现只要靠近她,自己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心疾就减缓不少。 他不小心亲了她一口,当天心痛就消失了。 原来她是他的心药! -- 后来,他重伤未醒,皇帝与太后接连下了两道旨意让她冲喜。 家里人拍着胸脯对她保证:“查到消息,他废了,娇娇儿放心冲喜便是,咱们会将你救回来的!” 不得已她成了他的冲喜新娘。 就在全京城人以为新婚夜她会成为寡妇时,他醒了! -- 对于他的伤情,她暖心劝慰:“咱们就算做不了真夫妻,做姐妹也是不错的!” 他闻言,奋起,必须让她知道,他只想做她的夫君! 他将她抵在墙上,手禁锢着她的纤腰,眼神灼灼,声音低沉魅惑:“你将我救醒,我唯有以身相许!”

赟子言·完结·100万字

长公主今天宠夫了吗

新书《救命!我养的神尊成病娇了》求支持~ (女尊1v1撒娇小年糕精vs绝色白切黑) 意外穿书成炮灰长公主,夫君天天想搞死她怎么办? 元梨月表示,要保住自己的小命,先抱住大佬夫君的腿! * 婚前 公子不理自己了怎么办?粘他。 公子生自己气了怎么办?粘他。 公子又要作妖了怎么办?粘他。 某当事公子洛柳风表示:“你是年糕精转世吗?” 某年糕精抱住他的手臂:“那我也只粘你一个呀~” 洛柳风眸光渐深,没绷住笑了。 * 婚后 元梨月想做混吃等死的咸鱼,却不想某个清冷禁欲的公子忽然转了性。 元梨月看着步步紧逼的某人欲哭无泪,“你不累吗?” 洛柳风微微一笑:“不累,我饿,我想吃年糕。” 元梨月后悔极了,说好的那啥冷淡呢?结果人前一口一个妻主,人后如狼似虎! * 洛柳风表示:前世恩怨情仇一笔勾销,今生今世,他只想抱着这块小年糕白头偕老。 * 互宠小甜文,无虐,架空瞎编勿考究~

非扶·完结·82.8万字

重生后,我娇养了反派镇北王

亡国前,慕容妤是宰相嫡女,锦衣玉食奴仆成群,戴着金汤匙出生,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女。 亡国后,她成了镇北王的通房。 这位镇北王恨她,厌她,不喜她,但她也得承受着,因为全家人的安危都掌握在他手上。 然而在跟了他的第五年,慕容妤重生了。 回到她明媚的少年,这时候,威慑四方的镇北王还只是她宰相府的犬戎奴。 未来的镇北王掰着手指头细数:大小姐教他练武,教他读书,还亲手做药丸给他补足身体的亏损,嘘寒问暖,无微不至,把他养得威风凛凛气宇轩昂,他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 只想借这棵大树靠一靠的慕容妤:“……”她是不是用力过猛了,现在后悔还来不来得及?! (一对一,双洁,甜宠无虐!)

巴西松子·完结·23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