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休后我成了侯府真千金

被休后我成了侯府真千金

五月柚

古代言情/已完结

101万字

完结于2021-12-1523:54:21
乔锦娘方及笄父母双亡。 为了继承酒楼不得不“招赘”一夫婿。 谁知那长得和谪仙似的夫君是个白眼狼,抢走了她的孩儿,留下一纸休书。 乔锦娘成了临安城里的笑话,眼看着叔伯要将爹娘心血抢夺,知府儿子要纳她为妾。 长安城之中却来了一辆侯府的马车,穿着锦袍的嬷嬷走到她跟前喊大小姐。 乔锦娘方知自己是安远侯府的嫡出大小姐,当年侯夫人生她的时候路遇劫匪,因着身边小妾妒忌,换了她和厨娘的女儿。 被休生过孩子的商户厨娘入京,人人都等着看这位真千金的笑话。 暗中估摸着这位真千金何时被侯府抛弃。 可是她们都没有想到的是,乔锦娘凭借一手厨艺在长安内开酒楼连陛下都夸赞,在侯府被宠成了娇娇。 长安城里的长舌妇又酸不溜叽地道:“女子在家里被娇宠又如何,年过十八已生过孩子,哪还能嫁人?” 侯府也为乔锦娘找了不少夫婿,明明商量好的姻缘却屡次不顺。 侯夫人以泪洗面,假千金说要把夫婿让给乔锦娘。 乔锦娘拿着擀面杖,踢开了东宫大门:“你既然已经休了我,为何还要对我的婚事动手。” 某太子:“孤怎会让皇孙的娘亲嫁与他人!” …… 入赘是太子失忆的时候。 休书是有误会的。 追妻是会火葬场的。 真假千金不撕逼,女主回长安侯被宠上天。

第一章休书

江南三月,烟雨朦胧,临安城靠河边的一处小酒楼外,屋檐下落雨成滴。

下了约莫着半个月的春雨,酒楼跟前的柳树抽了嫩芽,屋内八仙桌旁,一个约莫着十七八岁的妙龄女子手中紧紧握着一张纸。

上边休书两个字,显而易见。

乔锦娘一双眸子里全无往日里的灵巧,只剩下满满恨意,她不住地咬牙切齿,“他怎敢,怎敢!”

一旁的侍女煽风点火:“姑娘,姑爷他也太不是人了,当初若不是你从河里将他救起,他已经没了性命,先前他忘了前程往事也是您将他收留的让他入赘到乔家,如今记起前程来,就要将您给休弃了,这种负心人就该剁碎了做人肉包子吃!”

“糯米姑奶奶,这话可别乱说,到时候让别人听到了,还以为我们百味楼是黑店呢!姑爷做事的确不道德,连小少爷都带走了。”

乔锦娘暗咬着下唇,三年前,父母双双病危弥留之际,叔父伯父想要抢占爹娘的百味楼。

乔家二老就她一个闺女,那时候也恰巧在河里救出来一个长得和谪仙似的少年,身上穿戴无一不精,他忘却前程,乔家二老便骗他是家中的童养婿。

逼着他和乔锦娘成亲,绝了伯父叔父的念想。

二老在锦娘成亲后,便就撒手人寰,乔锦娘为父母守孝时察觉有孕,生下一儿,也算是夫妻恩爱。

年后,她夫婿忆起前程,告诉乔锦娘,他本是长安城世家子弟,若要娶乔锦娘为正妻,需做一番筹谋。

她夫婿便带着孩子先行回了长安,等了两个月,从元宵到清明,谁知,等来的不是长安城的十里红妆下聘,而是一封休书。

休书写在外边,来报信的差史扬在手上,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临安城。

而她百味楼的小掌柜,也注定会成为临安城之中的笑话!

“乔锦娘!滚出来!”

“如今你家那负心郎已经带着孩子走了,只给你一纸休书,你一个女子注定无后,别又白白地损了我们乔家的基业,还是赶紧将百味楼交给我们!”

乔锦娘听到外边的声音,酒楼门口到河边站满了乔家的叔伯与他们叫来的人。

雨声绵绵,都遮盖不住他们嘈杂的声音。

“凭什么,当年我父亲困苦无依之时被你赶出乔家,幸而他命好跟了位好师傅去长安城之中伺候了安远侯一家,娶了我娘挣了些许银两回祖籍开酒楼,百味楼是我爹娘半生心血,与你们乔家基业有和干系?”

乔锦娘撑着一把伞,走出了酒楼门口。

父亲弥留之际说过,这百味楼宁可卖了也绝不留给族人。

当初父亲十岁就背井离乡吃了多少苦头,好在遇到了长安城之中的世家安远侯府,方能过上好日子。

“呵!再怎么说,你爹也姓乔,谁让你是一个绝户呢,连招赘进来的小郎君都带着你儿子跑了,识相点的赶紧将铺子交出来!”

“是啊,我们都是你叔伯姑母,你可不要不敬长辈,今天这百味楼说什么都不会再让你一个绝户女攥在手心里了!”

数十个人,一口一言,理直气壮。

乔锦娘握紧着手,恨极了他就算要走,何必要将休书闹得人人皆知。

她望向身后的酒楼:“今日你们要这酒楼,除非是从我的尸首上踏过去!”

雨丝绵绵,乔锦娘眸光之中满是决绝。

乔家叔伯道:“这本就是乔家的基业,你身为女子怎配继承。”

“且乔家也留不下被休弃的女子。

看在你是同族份上,族长已经将你许配给知府家的公子为十八房小妾!”

侍女糯米气愤道:“知府家的儿子谁不知道他脑满肠肥。

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年轻的良家姑娘!

你们竟然让姑娘嫁给这种人为妾!”

乔家二伯母穿着一身粗布衣服,露着黄牙道:

“那可是知府公子,乔锦娘一个二嫁女可以嫁给知府公子为妾,是她的福气。”

“就是,凭她被人休了,还能嫁到官宦人家,这是多好的福气!”

“知府公子家的花轿来了。”

乔锦娘见到了桥上,一个肥胖却眼睛浑浊的男人而来。

这人正是临安知府的公子哥儿。

临安知府是一个好官,无奈儿子太纨绔。

平日里就爱美人儿,也不知道多少姑娘被他糟蹋。

“今儿个一定要把乔锦娘送上花轿!知府公子可是给了一大笔聘金的呐!”

乔家伯母姑姑婶娘一哄而上,拿着绳子要上前去捆着乔锦娘。

小雨淅淅沥沥,酒楼之中的小二婢女厨子出来拦着乔家众人。

无奈还是乔家人多。

乔锦娘头一次感受到了如此的绝望,她拿出火折子来。

“别过来,若是谁过来,我今日就烧了这百味楼,大家同归于尽!”

可无奈,就像是老天都不帮她,原来的小雨变成了大雨倾盆。

乔家叔伯有恃无恐道:“这么大的雨,怕是这火也烧不起来!”

乔锦娘手中的火折子落地,整个人被乔家伯母婶娘控制住的时候,听到外边传来马蹄声。

蹬蹬,蹬蹬!

乔锦娘听着马蹄声,想着是不是她的夫君回来了?

可是停下来的是一辆马车,出来的是一个老嬷嬷。

老嬷嬷见到乔锦娘的第一眼,就热泪盈眶道:“姑娘,姑娘,老奴对不住您啊,让您在临安城之中受了这么多的苦呐!”

安远侯府的老嬷嬷,仅一眼就确定了乔锦娘的身份。

她和安远侯夫人年轻时候一模一样,甚至于容貌更甚侯夫人之前。

“你们这些粗婆子,这么对我家姑娘做什么?”

老嬷嬷见到一旁有些山村野妇,一看她们便是不安好心的,“这乃是安远侯府的嫡长女,岂是你们可以随意侮辱的!”

乔锦娘听到老嬷嬷的话后,有些不理解。

可是见到老嬷嬷带来的那些侍卫都带着刀。

三下五除二地就将乔家那帮子恶心之辈赶跑了。

即便老嬷嬷是来行骗的,乔锦娘也将她当做恩人。

将嬷嬷和侍卫们请进酒楼内,乔锦娘替嬷嬷斟了茶,“今日多谢嬷嬷解围,不过嬷嬷方才所说的安远侯府是否是有误会?”

“家母曾是安远侯府之中的家生子,家父也在安远侯府做过厨子,不过十八年前就回到了临安城开了这家酒楼。”

老嬷嬷用着锦帕拭去了眼中的泪水,“是了是了,姑娘,当年侯夫人随着侯爷返乡路遇流匪。

不得不躲藏,在路上生下了您。

适逢厨娘生育,遭了小人算计竟然互换了厨娘和夫人的女儿。”

“如今那小人临终之前说出来此事。

夫人才知您才是她的亲生女儿,特命老奴来带您回侯府!”

乔锦娘怔愣住了,她从来没有想到,这话本子里的事会发生在自个儿身上!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和离后,我被太子娇养了

东宫来了一位身娇体弱的下堂妇,刚开始东宫储美没把这位弃妇放在眼里。 谁知她今日偶感风寒,明日抱恙在身,引得太子殿下日夜照顾。 这照顾着照顾着,还把人照顾到榻上去了,气得众美大骂她是臭不要脸的白莲花。 ** 太子萧策清心寡欲半辈子,直到遇上秦昭。 他以为秦昭可怜,离了他活不下去,于是让她暂住东宫,日日夜夜娇养着,这娇着养着,后来就把人占为己有,食髓知味。 后来他登基,每次上朝看到秦昭前夫那张脸,都要对秦昭来次灵魂拷问:“朕可还让昭昭满意?” 【穿书,双洁,甜宠】

一千万·完结·309万字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新书《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已开,可去隔壁看看。 顾淮之救驾遇刺,死里脱险后染上恶疾。梦中有女子的嗓音怯怯唤着淮郎。 此等魔怔之事愈发频繁。 顾淮之的脸也一天比一天黑。 直到花朝节上,阮家姑娘不慎将墨汁洒在他的外袍上,闯祸后小脸煞白,战战兢兢:“请世子安。” 轻软甜腻的嗓音,与梦境如出一辙。 他神色一怔,夜夜声音带来的烦躁在此刻终于找到突破口,他捏起女子白如玉的下巴,冷淡一笑:“阮姑娘?” ……

温轻·完结·105万字

退婚后这太子妃我不当了

《高嫁皇子后,病弱嫡小姐掉马了》新书已发,欢迎收藏 沈月华喜欢了太子萧玉宸十年,为了衬上他的身份,她收敛了自己张扬明媚的性子,就差把贤良端方刻在了骨子里。 然而,却换得矜贵雍容的萧玉宸冷漠指责:“你胡闹又难缠,哪一点儿有准太子妃的气度?” 沈家有难,换不来他一瞬的心软。 沈月华看开了,也彻底放下了。 然后,萧玉宸看着这个从小追逐在他身后的小姑娘好像变了一个人。 抛弃了之前的喜好,他全然不认识了。 最初,萧玉宸:我心里只有无尽权势无边江山,我对女人毫无兴趣。 后来,那个世人口中运筹帷幄心里只装着天下苍生的太子殿下,卸去了一身傲骨红着眼睛求她:“卿卿再看我一眼。” 再后来,萧玉宸:我的天下给你作天作地肆意妄为,只要你别不要我。 【退婚一时爽,追妻火葬场,1V1、双洁、爆宠】

花小昔·完结·125万字

农门世子妃娇宠日常

又名《农门少夫人的春秋大业》 叶晩瑶原本是现代的小有名气的企业家,一朝胎穿成了古代一位商家的小姐。 一时没防备被姨娘和二叔合计给卖了,卖给了农家汉子做媳妇。 新婚夜哭的死去活来,汉子老实的不敢洞房。 第二日,婆婆为了霸占嫁妆以此为由发飙打破了她的头。 便宜夫君为了给她治病,进山打猎遇到了狼群九死一生。 恶毒婆婆见两人半死不活的等着她养活,二话不说把他们赶出了家。 十里八乡的乡亲们都知道,楚家老三不是亲生的,楚老三被净身出户,身无分文,怎么养得起这娇娇弱弱的小娘子。 可谁也没想到,二人的日子悄咪咪的越过越好,不知什么时候成了全村羡慕的对象,村里人都知这楚家老三不简单,却不知这娇娇弱弱的小娘子更不简单。 啧,啧,叶晩瑶也觉得自己的人生要开挂。

暖金·完结·166万字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状元郎新文已开)【敢爱敢恨·真美艳无双vs骄矜清高·假不动如山】 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 外传扶家女郎粗俗昧金,娇气放荡;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结合,是芝兰落尘泥。 - 起初: 清风吹柳,漫天飞花,骄矜高贵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 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地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了罢?” 她:“好。” 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后: 见她娇俏俏地立在英俊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 凄怆摧心来的触不及防,他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罢?” 她:“?” 再后: 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燃烧:“若不嫁我,便看看,这建康城还敢有谁,来同我争上一争。” 她:“??” 郎君,你怎还有几副面孔呢? —— 小剧场一: “我还要很多钱。” “你拿何物置换?” 月光与灯光辉映之间,她眸如秋水潋滟,眉目若花开绚丽,肤如捧雪冰玉,赤着的婀娜身影艳丽至极。 “我啊。” 在谢湛审视般的眼神中,她看着他火光跃跃的眼底,“谢长珩,我只给你三息机会。”

榎榎·完结·99.5万字

穿成国公爷的娇宠继室

推荐作者新书:《炮灰表小姐苟命日常》 本文简介:一朝穿越,安若瑜成了个不受待见的真千金,落水差点没了小命不说,还抱着救命恩人,位高权重的定国公的嘴啃了一口。 就这么一口,不仅喜提一个二婚老男人夫君,还得收拾收拾当后娘。 少年老成的大儿子,调皮捣蛋的小儿子,精明内敛的女儿,还有一众爱慕老男人的烂桃花,虽然看着就很麻烦,但安若瑜还是在超品定国公夫人和不受待见的庶女真千金中果断的选择了前者。 只是自私自利的亲姨娘,卖女求荣的亲爹,将庶女论斤卖的嫡母,还有一门心思想踩着她攀高枝的姐妹们,都让她后知后觉的发现,不仅仅婚后一摊子麻烦,婚前好像也没好到哪里去。 思来想去,好像只有老男人比较靠谱! 一转身就飞扑进冷脸老男人的怀里。 呜呜呜!夫君救命!有人欺负你家亲亲小娘子! QQ交流群:924362550

焰漓·完结·90.5万字

欢喜宫门

选秀那年,她才十三岁,出身寒微,瘦瘦弱弱,跪在一群秀女中毫不起眼,所有人都嘲笑她穷酸鬼,不自量力,可谁能想到,她居然稀里糊涂入被太后选进来凑数。 入宫之后,她成了最末流的九品采女,吃最差的饭菜,穿最简单的衣裳,住最偏远的宫殿。所有人都说她一辈子都见不到皇上,可偏偏,她头一天就被翻了牌。 第一回侍寝,她紧张又害怕,把嬷嬷教的全都忘完了,还因为偷吃点心被皇上抓了个正着。这次连她自己都觉得死定了,可偏偏皇上没生气,还让人给她做了许多好吃的送回去。 后宫众人:“……” 自此,叶思娴过上了谨小慎微、战战兢兢的深宫奋斗生活。明枪也得躲,暗箭也得防,君宠也得争,娃儿也得生…… 有时候叶思娴也会想,作为一个七品芝麻官的女儿,又这么笨,进宫给皇上当妃子,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半枝雪·完结·166万字

郡主万福金安

见义勇为的社畜楚瑛穿了,穿成了淮王的嫡长女荣华郡主。 父疼兄宠,楚瑛只想做个吃喝玩乐混吃等死的纨绔。不想好日子没过多久父兄被污造反,全家流放…… 多年以后,站在山巅之上的楚瑛回首往事,感叹道怎么想做一个纨绔那么难呢!

六月浩雪·完结·80.1万字

簪头凤

新书《度韶华》开坑啦,欢迎书友们移步O(∩_∩)O~ 陆皇后生前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顺利晋级做太后。 睁开眼,重回韶华之龄。 当然是有仇报仇。 万万没想到,报仇的路上,有一双暗沉的眼眸盯上了她……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14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