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情深:贺太太,复婚吧

蚀骨情深:贺太太,复婚吧

桃桃知知

现代言情/已完结

51.5万字

完结于2022-08-1217:37:32
【骄纵大小姐VS感情区智障】 贺凌寒是云城有名的浪子,从不回头的那种。 姜轻跟他结婚三年,终于忍无可忍,提出离婚。 可她前脚刚嚣张地甩下离婚协议,后脚就被告知自己是个假千金。 娘家和老公双双靠不住,姜轻牙一咬,靠自己走上了人生巅峰。 后来贺凌寒才意识到,有些爱无声无息,潜藏在习惯里。 从不回头的浪子回了头:贺太太,复个婚? 姜轻:滚!

第001章:我要跟你离婚

姜轻一直在想,要在什么样的场景下甩出离婚协议书,才能从贺凌寒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中捕捉到一丝自己想要的情绪。

酒店套房内,她被贺凌寒翻来覆去拆骨般地折腾了几回,最后结束的时候几乎要死过去,贺凌寒却只是轻微见喘。

“我先去洗还是一起洗?”他低声问。

姜轻累得连动一下眼皮都没有力气,只皱了皱眉表达自己的意思。

贺凌寒秒懂,随即翻身下床,进了浴室。

哗哗的水流声传来,姜轻闭着眼睛在脑子里翻找以前的碎片。

找了一圈没找到什么美好的,只有前不久在禧玥酒店撞见贺凌寒带着别的女人去开房的画面。

那女人看着就是娇小柔弱型的,在贺凌寒面前像只听话的小猫,每说一句话都要看一眼贺凌寒的表情。

不像她,这么些年我行我素惯了,偶尔贺凌寒不随她的意,她还要发脾气。

都说男人喜欢温柔听话的,就算是站在神坛巅峰的贺家大少爷,也不例外。

不过,他本就是云城赫赫有名的情场浪子,还是永不回头的那一种。

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震了一下,姜轻撑起身子拿过来看,是闺蜜许优歌发来的消息:【怎么样了?】

姜轻:【他在洗澡】

许优歌:【?】

接着又发来一条:【你们不会doi了吧?】

姜轻:【嗯】

许优歌:【……离婚炮?】

姜轻看着这三个字轻笑出了声,她懒得打字,干脆发了语音过去:“互相享受嘛,我也不吃亏。”

许优歌秒回:“你恶不恶心?要我说,既然已经脏了,干脆就阉了他。”

粗俗。

凶残。

再说了,自己要是真敢阉了贺凌寒,贺家全族估计要齐齐下场,把自己撕碎成一片一片的。

五代单传,阉了就绝后了,可不得全族跟她拼命么?

不过以贺凌寒的渣男作风,搞不好外面私生子都有了,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这时,浴室里的水声停了。

贺凌寒只在腰间围了块浴巾,从里面走了出来。

身材绝佳,头发微湿,真是又野又欲。

姜轻盯着他的身体欣赏了一会儿,等到他站在了床尾,才懒懒地开口说:“你把我的包拿来。”

贺凌寒看了眼,从地上到处散着的衣服裤子里找到她的包,淡声问:“要拿什么?”

“包给我呀。”

尾音上扬,听上去有点像是在撒娇。

贺凌寒抿了抿唇,依言从地上捡起她的包,递了过去。

姜轻爬过来,接住自己的包,又从里面翻了几下,扯出几张纸递回给他:“喏,你看一下,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就在最后签字吧,我已经签好了。”

贺凌寒眉头微蹙,略困惑地低头一看,只见最上面那张纸上,赫然五个大字——离婚协议书。

他没有再伸手去接,神情也冷了下去,语调沉沉地问:“什么意思?”

“我要跟你离婚。”姜轻唇角挂着笑,语调悠然,美眸中亦是平静无波。

就好像,刚才在床上跟贺凌寒翻云覆雨的人……不是她。

贺凌寒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眼底半分松动都没有。

那几张纸没什么重量,但是他一直不接,姜轻就扔在了面前的被子上。

她起身从床上下来,落地的时候因为双腿发软,一个趔趄差点摔在地上。

贺凌寒这时倒没有装作没看见,及时地伸手扶住了她。

姜轻正要抬头看他,耳边却突然落下一句:“离了婚,以后谁喂饱你?”

“什么?”

贺凌寒眸光放肆地从头到脚将她打量了一番,“你在床上什么样,自己不知道?”

姜轻:“……”

她猛地站直,立马就给了贺凌寒一脚。

结果这人身上壮实得很,她这一脚踢下去,贺凌寒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反倒是她自己痛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姜轻恼羞成怒:“你一个快三十的老男人狂什么呀,我回头就找个小鲜肉,年轻人的精力可比你好多了!”

贺凌寒:“你确定?”

姜轻还以为他指的是自己敢不敢找小鲜肉,昂着下巴用鼻子发了个音:“昂~”

下一秒,她就被贺凌寒重新扔回了床上。

贺凌寒扯掉浴巾,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深邃的眸子里全是危险的光。

“那你试试到底谁的精力更好。”

姜轻:“……”

她后来哭着求贺凌寒放过自己,什么好话软话都说了,甚至还按照贺凌寒的要求说了几句荤话。

这个男人平时冷淡斯文,但只要一到了床上,就野得很。

……

隔了两日,姜轻去某品牌店里拿鞋。

本来店员说会给她送到家里去,但她刚好路过,就自己进来拿了。

好巧不巧,贺凌寒也在这家店里,他的身侧是苏家二小姐,苏青苓。

本事。

还不肯答应离婚,结果转头又陪着别的女人来逛奢侈品店,把她的脸打得啪啪作响。

姜轻冷笑了一声,继续往里走。

店员一看到她便满脸笑容地迎了上来,语气格外地恭敬:“贺太太,您稍等,我现在就去把鞋子拿出来。”

这一句‘贺太太’,把贺凌寒以及苏青苓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三人视线在空中相交,姜轻丢了个明艳的笑容过去,“贺总,好巧啊。”

贺凌寒仍旧一脸淡定,好像出轨当场被抓包的人不是他。

渣男么,自然是要脸皮足够厚,不然怎么当渣男?

倒是那个苏青苓,还有些不好意思,往贺凌寒的身后躲了躲。

姜轻心底划过鄙夷,挑眉问道:“苏小姐躲什么,怕我会打你么?”

苏青苓看着她,不敢接话。

姜家大小姐骄纵肆意,没有她不敢的事。

自己如果这个时候挑衅的话,搞不好真的会挨一顿揍。

而且,在贺凌寒面前苦苦维持的形象,也毁了。

她心里那点算盘姜轻知道的一清二楚,不过姜轻没打算拆穿,贺凌寒愿意上当受骗,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反正,要离婚了。

她笑笑:“放心吧,贺总在外面的情人太多了,我就两只手,打不过来呢。”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夫人是个小撩精

【冷面傲娇闷骚总裁VS满嘴情话戏精小白兔】 以狠戾而扬名的商圈资本大佬顾寒筠,突然对外高调宣称自己已是已婚人士,一时之间,流言四起。 大家纷纷开始好奇到底是谁把这朵远近闻名的‘高岭之花’给摘走了。 对此‘摘花人’沈听眠含泪解释:‘我说是花先动的手你们信吗?’ * 缺钱缺靠山还带点缺心眼的沈听眠做梦也想不到,有生之年居然还能拥有一个高富帅的冷情老公,从此还走上了人生巅峰,不知红了多少人的眼。 在某次接受记者采访时,沈听眠被恶意提问:“顾太太,那您为什么会选择嫁给顾寒筠,是因为他有钱吗?” 沈听眠叹了口气,惋惜地摇了摇头:“那是其次,主要还是因为眼瞎。” 当天晚上,沈听眠就被顾寒筠壁咚在门板上,语气低沉而又凛然:“听说你眼瞎?我免费给你治治?” 沈听眠嘴角微抽:说好的只谈钱不谈感情的呢?

槿郗·完结·58万字

离婚后,前夫每天都想上位

隐婚三年,她一直乖巧听话,看着他和别人闹绯闻也从不闹腾。 在他白月光回国的当天,她默默递上一封离婚协议书。 他冷声逼问:“怎么,有喜欢的人了?” 她笑得云淡风轻:“是啊,你不承认我是你妻子,总有人承认我是他爱人。” 后来,她被谢家认回,成为他也高攀不起的谢家千金。 看着她在男人堆里游刃有余,顾瑾墨才发现,那三年,她在他心上种上的情根,早已长成参天大树,禁锢了他一生。

岑咪·完结·128万字

顾先生他每天都想要结婚

“总裁,前台有个小男孩说是您祖宗。” “赶出公司!” “我不敢,他那张脸像是缩小版的您!” “……” * 五年前,一场蓄意爆炸,所有人都以为她香消玉损! 五年后,她带着四岁萌宝和上亿流量归来。 一时间,某些人慌了,各种阴谋,陷害接种而来。 她淡定的见招拆招,手撕仇人,收集证据,让仇人付出成倍的代价。 最后,还一不小心,被南城最矜贵的男人宠成了祖宗!

子夜轻语·完结·99.6万字

离婚后:总裁镇不住少奶奶了

一场阴谋! 京城所有人都以为: 那个恶贯满盈臭名昭著的盛朝暮再也爬不起来了! 五年后,她涅槃重生,踏月而来。 她有着最不堪往昔的过去。 她是盛家的耻辱柱。 整个京城名媛圈子里人人得而诛之的妖艳贱货! 她以最高调的姿态,出现在前夫的婚宴上。 隔着人潮如织,她向他走来。 她妩媚妖娆,眯眸浅笑:“傅先生,别来无恙!” 他笑,眼底便有了最深的绚烂:“终于肯现身了?” 她对他抬高下巴,扯唇讥笑: “傅先生,处心积虑,我岂敢不现身。” 他单膝下跪,目光温柔而缱绻: “傅太太,是处心积虑,也是蓄谋已久,我们复婚吧。”

公子万万岁·完结·107万字

心动难消

新书《戒断诱宠》已发布~ 乔汐和沈荡商业联姻,婚后两人分道扬镳。 两年后,朋友婚宴上再度重逢,对视一眼,默契的装作不认识。 她又美又仙,却也没到令他心动的地步。 后来,却是他先动的心。 他主动找上门,“乔汐,能不能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 爱是一刹那的心动,也是那一秒的鬼迷心窍。 - 【当红女演员vs慵懒贵公子】 他是为爱冲锋的勇士,于万人归途之中牵住她的手。

岁莳·完结·121万字

总裁他白天冷冰冰,晚上要亲亲

《不当替身后,我上婆媳综艺爆火了》新书已发,欢迎收藏 白天,闻轻一身OL黑白职业套装,去给总裁送咖啡:“商总,请慢享用。 办公桌后的商应寒,直接无视她。 这都坐怀不乱? 就在闻轻还想把腰扭得更妖娆一点,人事部来通知她被开除了。 闻轻:…… 晚上,闻轻穿着宽大连体睡衣,即使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还是逃不掉。 她一脚踹过去:“不是开除我?” 他握住她的脚踝将她拉过来,问的是:“脚疼吗?” 闻轻气不过:“我已经被开除了。 刚说完,就听到他克制却又咬牙切齿的声音:“有胆子再穿成那样去公司试试? [恃美行凶大小姐x明闷暗骚大总裁〕 [小甜饼、日常、无虐]

南溪不喜·完结·116万字

陆太太又闹离婚了

云市豪门圈中,又美又撩的陆家三少被婚了!众人唏嘘,胆敢得罪三少,这女人的好日子到头了! 陆家三少是谁?陆家最无法无天的爷,云市最有颜有权的霸主,年纪轻轻身家亿万。一张脸长的精致绝伦,八块腹肌人鱼线,身材好到爆,引得无数名媛佳丽前仆后继。 姜久看眼身边的男人,不禁腹诽:帅是真帅,渣也是真渣。 婚后,有关三少的花边新闻不断。可不久,花边新闻中的女人们下场都极其惨烈。 一时间,谣言汹涌。大家都说,陆家三少奶奶美则美矣,但心黑手辣,太过善妒,应该扫地出门。 姜久恨得咬牙切齿,这豪门阔太她不当了! 陆谨行侧身倚在门前,眼尾浮笑时摇曳生姿,“陆太太,你想干什么?” “离婚啊,”姜久抬起下巴,声音软糯,“陆家的三少奶奶可不是那么好当的,我让位,我放权……” 话音未落,陆谨行掐着她的腰,把人按在墙上,“想得美!陆太太这三个字,我若不丢,你就要给我背一辈子!” …… 姜久一直知道,她和陆谨行不是同一世界的人。他天之骄子,身价顶流。她家世落魄,声名狼藉。但那日,她亲眼见到这个男人,甘愿丢弃所有,披荆斩棘走向她的世界。 起初,他不过见色起意。 后来,她是他百转千回,唯一的归处。

汐奚·完结·113万字

惹火红玫瑰

【新书《诱惹野蔷薇》已上线!先婚后爱+腹黑醋精霸总+清冷温柔美人】 离婚前,许枝是容州市人人称羡的商太太。 都说她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才能嫁给商既明这样的男人。 离婚后,她纵情享乐,享受单身。 别人都说许枝是魔怔了,才撇了商太太的位置不要,要离婚。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两年婚姻带给她如何的身心俱疲。 再后来,商先生看着醉倒的她,终于按耐不住,上前一把将人抱起,委屈的像个摇着尾巴的大狗狗。 “老婆,玩够了,就回来把婚合了吧。” 许枝冷笑推开:“商先生,请自重!我们可没关系。”

容漂亮·完结·53.5万字

分手后,前任总是想方设法堵我

【新书《薄总,再倔,太太就要嫁人啦!》开书啦,求支持吖,不好看你打我!(保证不坑!!!)】 全世界都知道江家太子爷喜欢的人是陆小姐,可陆小姐不这么认为。 陆京觉得,江也这人哪哪儿都是臭毛病,不想惯着他。 某天。 太子爷跑到陆家。 “陆京,你到底什么时候才给我名分?” “陆京,不准收他们的东西,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陆京,你是我的,这辈子都只能是我的!” 陆京:“滚~别打扰我睡觉!” (1v1,别后重逢,追妻火葬场。)

是朕啊·完结·90.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