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如何不心动

叫我如何不心动

三月棠墨

现代言情/已完结

96.7万字

完结于2021-12-2422:53:33
宁家和井家是世交,宁苏意只比井迟大两个月。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其实称不上姐弟。 但宁苏意日常逗井迟的时候,总是仗着自己比他早出生那么几十天,常常以姐姐自居,弟弟弟弟叫个不停。 “弟弟,要吃蛋黄吗?我不吃。” “弟弟,还不找女朋友啊?” “弟弟,我发现你身上没有药味了……”(井迟小时候经常生病,身上有股很好闻的中草药味) 井迟每每听到宁苏意的称呼都要气个半死,心道谁要当你弟弟啊,我想当的是你男朋友! …… 后来,两人在一起,井迟揽着宁苏意的小腰,在她耳畔低喃:“姐姐,你生气的样子好可爱。” 宁苏意羞窘得不行,伸出手去死死捂住他的嘴,力气之大,仿佛要将他活活捂死:“闭嘴闭嘴闭嘴!不许再叫我姐姐!!听到没有?!” 这人一叫她姐姐,她就该死的有种负罪感。 井迟用无辜的眼神讨饶,却在她松开手之后,故态复萌:“不要。姐姐。” …… 井迟:我最幸福的事,就是能守护心上人慢慢长大。 何其幸运,我见过她小时候哭鼻子的模样,也见过她长大后笑靥如花的样子。

第1章深夜惊喜

夜色浓稠如墨,窗外雨声淅淅沥沥的,绵绵雨丝被风吹斜,拍打在窗玻璃上,卷着翠绿的叶子,黏在上面。

房间里亮起一盏昏黄壁灯,照着有些凌乱的地板。宁苏意蹲在行李箱前收拾东西,大件的物品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寄回国内,剩下的都是些方便携带的日常小物件。

留声机里播放着意大利语的情歌,宁苏意把银灰色的折叠电脑支架塞进行李箱盖子那一侧的格网里。

手机铃声乍然响起,她收拾东西的动作稍顿,撑着膝盖起身,先去把留声机关掉,拿起手机接起来,用纯正的伦敦腔说着英语:“你好,哪位?”

来电显示没有备注,她略微疑惑,谁会在深夜给自己打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陌生的男声,有些低沉,用同样流利的英语告诉她,她有个快递到了楼下,麻烦她下来签收。

宁苏意愣住,心存疑窦,再次看了眼手机屏幕,眉心微微蹙起。她即将离开英国,只有寄回国内的快递,没有寄到这里的快递。

难道,她填错了地址?

这种愚蠢的事情她应该干不出来。宁苏意提高警惕:“你确定?”

对方非常确定,说出了她的名字和具体门牌号,并且告知她,这个包裹是从中国宁城寄来的。

宁苏意就是宁城人。

因此,她打消了疑虑,挂断电话后,换上外出的鞋子,出门乘电梯下楼。

一楼的声控灯可能坏了,她用力跺了两下脚都没有任何光线亮起来。四周黑黢黢的,有穿堂风从走廊尽头的窗口吹进来,雨声比屋子里更清晰,平添了些阴森恐怖的气氛。

宁苏意吞咽一口唾沫,身体的反应很真实,神经一瞬紧绷,额头出了细密的汗珠,紧抿着唇瓣,哆哆嗦嗦打开手机电筒照明,伸手去拉面前厚重的大门。

吱呀一声,门被拉开了,视线所及,空无一人。

“酥酥,Surprise!”

蓦地,大门左侧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宁苏意吓了一跳,猝然转头,在深深夜色里看到男人颀长的身形,穿着黑色长裤、黑色衬衫,撑着一把大黑伞,整个人几乎隐匿在这茫茫雨幕中。

宁苏意心跳剧烈,还没回过神,仍怔忡在原地。

直到那柄黑伞的伞沿缓缓向上抬起,露出男人冷白如玉的脖颈,喉结尖尖的,锋利得有些性感。再往上,是弧度漂亮的下颌、高挺的鼻骨。等到眉目完全闯入视线,便觉惊艳。

在宁苏意认识的所有人当中,井迟的眼睛是最好看的。他是很明显的单眼皮,窄窄的,眼尾狭长,眼眸却圆润清澈,有点像小鹿的眼睛。

井迟是笑着的,笑里带着点委屈巴巴的懊恼:“看来不是惊喜,是惊吓。”他看出宁苏意被自己吓到了。

“确实,被你吓得不轻。”宁苏意嗔了句,想揍他,奈何手里没拿东西,便不客气地朝他翻了个白眼,“你怎么过来了?”

“你说呢?”井迟一只手始终背在身后,这时候才拿到前面来,是一束香槟玫瑰,白里透微黄的花瓣,沾了雨水,娇软得像女孩子的肌肤,花瓣的间隙里夹着点点淡蓝色的满天星,漂亮极了,“如果没记错,明天是你的毕业典礼吧。别的毕业生都有家长来庆贺,我怎么忍心你受冷落呢。酥酥。”

贫嘴。

宁苏意把花抱在怀里,拿脚踢他,也没真的踢,就是用脚尖挑起地上的雨水溅到他的裤脚上,像小时候的恶作剧:“又不是第一次毕业了,没必要庆贺。”

这倒是实话。宁苏意是博士毕业,而且是生物学和金融学双博士学位,前面研究生毕业和本科毕业她都经历过,毕业这种事对她来讲,家常便饭一样。

“对我来说,很有必要。”井迟说。

宁苏意把他带回自己的公寓,井迟看到客厅地板上散乱的各种物件,以及大敞着门的卧室里,同样的凌乱,连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不知道的还以为家里遭了贼,或者是逃荒人经过此地,怎一个乱字了得。

井迟摇摇头,无声地叹息。

他的酥酥,从小收拾东西就很没条理,想到哪里就收拾哪里,常常收拾到最后还是一团糟。

宁苏意把手里的花放好,转身就看到井迟利索地解开袖扣,挽起袖子,蹲下来替她收拾行李箱。

宁苏意挑了下眉,乐得享受他的照顾。她拨了拨留声机的唱针,放到黑胶唱片上,继续听之前那首没放完的意大利情歌,还很惬意地拿了瓶棕红色的指甲油,坐在小圆桌边的白色长绒毯子上,一边跟着曲调轻哼,一边涂脚趾甲。

空调徐徐输送着冷风,室内温度适宜。

“还有哪些东西要带走,先跟我说好,我帮你都收拾了。”井迟将宁苏意刚才收拾进行李箱里的东西全都倒出来,重新整理,“我是真看不上你整理的这些,也不知道你一个人平时在英国怎么生存的。”

宁苏意涂完一个趾甲,抬起手,用两根手指拈起一张纸递过去,上面列着清单:“喏,这些都是要带走的。”

等井迟接过清单,宁苏意垂下头接着涂脚趾甲,遗憾地叹了口气:“这张小圆桌我很喜欢,想带走,这块长绒毯子我也想带走,只是不好运送。”

她指的是放指甲油的小圆桌和垫在地上当坐垫的毯子。

“说起来,这还是你送给我的,不远万里从国内寄过来的,我都用出感情了。”宁苏意两只脚交叉着放,下巴抵着膝盖,为了方便涂脚趾甲,姿势凹得十分别扭,整个人几乎蜷成一团儿。

当初她浏览装修房子的网页,意外发现那张小圆桌的图片,保存下来发了条ins,问朋友们那张小圆桌好不好看,井迟二话不说给她买了,还是她自己动手组装的。后来又说得给圆桌配条毯子,他就一起送给她了。

她平时就爱坐在毯子上,把电脑放在小圆桌上写作业、办公。

“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你要是喜欢,等你回国我再送你一套一模一样的。”

井迟拿出她放在格网里的金属制的折叠电脑支架,放在行李箱最底下。照她这么放,行李箱上飞机托运时,遇到暴力的,支架的尖端准会划破格网。

宁苏意轻啧了声,心说果然是井家小公子能说出来的话。

这个小圆桌是深褐色的,打磨得光滑油亮,一看就颇有质感价值不菲。还有身下这块其貌不扬的毯子,六万多。

她的好闺蜜邹茜恩半年前来英国度假,顺便过来参观她的公寓,特意强调一句:宁苏意啊宁苏意,你这是享受了井迟未来女朋友的待遇,以后千万别让他女朋友知道,不然她得妒忌死了。

宁苏意深以为然。

井迟看出她心中所想,嗤笑一声:“从小到大,给你买的东西还少了?”

“说的也是。”宁苏意瞬间就心安理得。

宁苏意边跟他聊着天边慢腾腾地涂完了右脚,保持一个姿势太久,半边身子都麻了,停下来缓了缓。

井迟抬眸看她,以为她是涂左脚不太趁手才停下来,说:“我帮你涂?”

宁苏意有些意外,还未开口,井迟就拿走她手里的刷头,往指甲油里蘸取少许,拿出来时刷头在瓶口处舔了舔,去除多余的甲油。

“不是,你还来真的……”

宁苏意话说一半,井迟就半蹲下来,左边膝盖抵着地板,手执起她的左脚,放在自己腿上。黑色的裤子,白皙的女人脚,贴在一起竟有股别样的诱惑意味。

尤其是在这样烟雨蒙蒙的深夜里,宁苏意自己都觉得眼前这幅画面有些许色|气。

从她的角度去看井迟,他低眉敛目,神情认真,半点旖旎的情绪也无,她那些突如其来的小别扭一扫而空,放松姿势背靠着沙发边缘,让他给自己涂。

小时候,他也给她涂过指甲油,不过是手指甲。

她上小学就很爱臭美,偷偷拿妈妈的指甲油涂,又不太会操作,常常把甲油涂到指甲盖边缘,染得手指头都是红红绿绿的。

井迟看不过去,嘴上嫌弃她,却毅然拿过指甲油帮她涂。

别看他从小身体不好,常年泡在药罐子里,跟个病西施一样,风一吹就倒,真真的弱柳扶风,做事却一直很稳妥,像个大人。

想起小时候的事,宁苏意心情很好,支颐,弯唇笑笑:“小迟弟弟,你对姐姐真好。”

一刹那,井迟就绷起俊脸,执拗地看着她,半晌,语气硬邦邦地说:“别叫我弟弟,我们同岁。”

“我比你大两个月好不好?”宁苏意用手指勾勾他下颌,像给小狗挠痒痒,“你从小就不肯叫我姐姐,搞得我都没有当姐姐的乐趣。”

井迟不理她了。

他埋着头,小心翼翼地给这个女人涂脚趾甲,甲油是很纯正很浓郁的复古红,涂抹在脚趾上,衬得那片脚背晃眼的白,珍珠一样莹润好看。

这个女人最擅长气他。他一直都知道,也拿她没办法。

井迟很快给她涂好了脚趾甲,等着晾干,视线不由得落回她的脚,一颗颗脚趾挨在一起,小巧圆润,点缀着红。她太瘦,脚很单薄,能清晰看到脚背凸起的血管。视线向上转移,是她白皙纤细的小腿,她穿了条真丝的裙子,下着雨的缘故,随意套了件针织开衫。裙摆丝滑如水,稍微动一动,便蹭上去,露出更多的白嫩肌肤。

她半边身子斜斜地靠着沙发,姿态太散漫,像娇贵的女王。而他,是匍匐在她裙下的臣子。

看的时间久了,井迟的眼眸便深了些许,心底生出一股病态的冲动,想把吻烙在她脚背上……

井迟沉沉地出了口气,闭了闭眼,压下那些翻涌而出的莫名情绪,拧上指甲油盖子,起身走到另一边,沉默地帮她收拾东西。

宁苏意并未觉察他的异样,两只脚并拢,高高翘起,独自欣赏。

手机突兀地响了几声,宁苏意放下脚,扭过身子伸长手臂从沙发上勾到手机,拿在手里。

“富婆俱乐部”微信群里,好闺蜜正在召唤她。

邹茜恩:“大博士,打算什么时候回国?准备好给你接风洗尘了。@宁苏意”

叶繁霜:“我们酥酥是大忙人啊,回国就得继承家业当女总裁,有时间跟你这米虫吃喝玩乐?”

邹茜恩:“劝你撤回,不然我们友情立马要没。”

叶繁霜:“OK,我收回。”

宁苏意看得好笑,手指随意地揉了揉卷发,解答她们的疑问:“过几天就回,到时候给你们带礼物。”

邹茜恩立马来精神了:“我想要这条项链!图片发给你!”

随后,她就毫不客气地甩过来一张项链的图片,大概是惦记已久。

宁苏意保存了图片,又问叶繁霜:“霜霜想要什么礼物,不如也学‘邹米虫’直接说了,省得我挑选。”

邹茜恩:“喂!你人身攻击!”

叶繁霜:“我随便,有礼物收就行。”

跟两个闺蜜聊了几句,外面的雨声渐渐停息,只剩下一些风吹落树枝上雨滴的啪嗒声。宁苏意关掉留声机,再看井迟的杰作,不免要给他竖个大拇指。

不过一个小时,堆在地板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都消失了,不需要搬走的都归置好了,需要带走的都塞进几个行李箱里。整个家看起来焕然一新,只是因为少了很多东西,显得有些空荡荡。

井迟直起身喘了口气,正好宁苏意递给他一杯水。

他举着两只手,示意自己的手太脏,不适合碰杯子。宁苏意会意,把杯口凑到他嘴边,倾斜杯身,喂他喝水。

井迟一口气喝完整杯水,胸口轻微起伏,一看时间不早了,催促她赶紧去洗澡睡觉。

“客房的柜子里有干净的床品,你自己换。”宁苏意打了个哈欠,抻着懒腰往浴室的方向走。

宁苏意洗完澡,坐在梳妆台前护肤,瓶瓶罐罐里的东西倒出来,在手心搓了搓,拍在脸上,正要涂润唇膏,外面就响起拍门声,显得很不耐烦。

“来了。”

宁苏意应了声,拍门声仍未停止,她趿拉着拖鞋快步走过去,一把拉开房门:“这么大声音,也不怕邻居投诉。”

“宁苏意,你这里怎么会有男士内裤?”井迟沉着脸,手里拎着一条纯黑色的四角内裤,男士的。

宁苏意愕然,根据以往的经验,他每次叫自己的全名,事情都不会太妙。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我是真的很有钱呀

【正文完结,番外进行中!新书《白月光替身在娱乐圈躺赢了》已开,欢迎移步~】 【红袖“小甜饼”言情短篇征文金奖,可甜可盐一姐vs冷漠偏执忠犬,双学霸】 校内盛传,沈眠看上了隔壁学神校草江沉,好不容易追上却最终被甩。 同学会当晚,有人借着酒劲当众向沈眠表白。 被沈眠的拒绝气疯后,对方口不择言: “我从高一就喜欢你了,你宁愿倒贴也不愿意和我试试?” 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一句冰凉的嘲讽—— “她六岁就把我定下了,你算个什么东西?” ps:没有被甩!有隐情!男主极度忠犬,伤自己也不会伤女主分毫。 - 沈眠一直以为江沉是个从小在福利院长大、靠打工读高中的小可怜。 为了让他对恋爱生活没有顾虑,沈眠掏出压岁钱,拍拍胸脯告诉他:“放心,我真的很有钱!” 直到后来,江沉把自己的卡上交给她。 沈眠才发觉:原来穷光蛋竟是我自己??? - 江沉对一个女生心心念念了很多年, 正想着怎么靠近的时候, 却发现她对他一见钟情了。

时棠·完结·47.4万字

撩红他的小耳朵

【高甜完结文】娱乐圈美艳顶流赵白粟人设掉马,被指虚伪做作,抹黑电竞圈,引得全网谩骂,让她致歉滚出娱乐圈。 赵白粟爬上微博更新动态:“别骂了,我真的喜欢电竞,你看我老公就是电竞冠军。” 配图是一个美艳少年手捧金凤凰奖杯拥抱她的照片。

顾北念楠·完结·117万字

他明明心动

端端第一次玩滑板时被摔得膝盖青紫,裴战一边给她擦药一边哄诱:“端端乖,叫我一声阿战哥哥,我教你。” 后来端端被父亲停了零花钱,裴战带她去吃遍了整条街,浓浓夜色中,他低头看着女孩满眼的宠溺,“端端,做阿战哥哥的女朋友,每天有用不完的零花钱。” 【计算机系大神VS超软萌小学妹,互撩日常,甜到鼾。】

匪匪有意·完结·31万字

和沈大佬订婚以后

沈、明两大顶级豪门联姻了。 作为联姻对象的明教授沉迷于搞科研教育搞心理建设不能自拔,跟大魔王沈听澜实在是木得感情! 两人连逢场作戏都懒得演,明千夜更是无时无刻不想着被大魔王解除婚约! 然而,凭着双方过高的神仙颜值,才华能力,CP粉不请自来,天天盼他们互动,求狗粮求合体,努力地寻找他们相爱的证据…… 明教授终于有些受不了地发消息跟大魔王摊牌—— 【学长,我其实就是想跟你谈个假恋爱!】 大魔王:【叫老公,我就跟你谈个真恋爱。】 明教授瞪蹙眉:【我不想谈恋爱!】 大魔王直接一个电话打过来:“怎么?实验室、教学楼刚捐出去,昨晚还说我表现好,第二天就翻脸不认人了?学会骗财骗色了?” 明教授大惊:“我没有,我……正在参加节目……” 紧接着‘嘟嘟……’ 那头电话挂断了! 直播间的观众炸了: 【刚才那话是从清隽出尘的沈大佬口中说出来的吗?】 【沈大魔王昨晚怎么表现了?是我想的那种颜色吗?】 【能描述一下细节吗?我们不缺这点流量啊!!!】

北川云上锦·完结·165万字

他比火光撩人

【沉默寡言消防员×妖艳霸气女明星】 二十三岁那年,苏遇遇到了陆子年。 路灯下那张摘掉消防帽后朝气蓬勃的脸,一下烙印在她心里,怎么也抹不去了。 如果用什么话来形容当时的场景,苏遇暂时只能想到一个词—— 经年难遇。 * 苏遇暂退娱乐圈了。 那个美的人神共愤; 成团出道仅两年就成为圈内顶流; 解体后影视歌三栖迅速崛起的娱乐圈紫微星苏遇—— 竟然宣布暂退娱乐圈了! … 网友A:苏大美女一定是压力太大,出去散心了。 网友B:苏大佬近年确实太忙,好好休息,静等回归! 网友C:该不是这两年没怎么接电视剧,演技倒退混不下去了吧? 网友D:楼上就是嫉妒,人家再混不下去也比你强… … 就在网友们众说纷纭,哭诉苏遇保重身体时,当事人正兴致勃勃地跟在某名消防员身后搭讪。 “哥哥,载你一程?” “我知道你叫陆子年了。我叫苏遇,加个微信吧?” “哥哥,真没有微信?要不,你把手机号码给我,我帮你申请一个?” 陆子年:“……” ** 几个月后,苏遇凭借一档消防员综艺重回娱乐圈。 综艺里有位消防员长相甚好,引发女网友热议。 然而综艺一结束,苏遇就在微博上公开了两人亲密合照。 苏遇:带男朋友献丑了@年 女网友们:???

落跑糖心·完结·44.1万字

徐医生的私藏黑月亮

《温柔诱捕》新书连载中,欢迎收藏 听说摄影界的美人摄影师找了个医生男朋友,据说还是美人千方百计倒追的,对于美人虎视眈眈的几位大佬坐不住了。 影视集团总裁:“一个医生而已,我们蔷蔷肯定只是玩玩罢了。” 某多年追求未能抱得美人归者:“横刀夺爱者,杀无赦!” 好友邻家弟弟:“怎么回事姐姐,不是说好了等我长大的吗?” …… 秦蔷懒洋洋的靠在自己的医生男朋友怀里,笑眯眯的握着男友修长的指尖,“挖墙脚的有点多,有没有危机感?” 男友淡淡的看了眼那些想要挖墙脚的男人们,“这几个人里有长的比我好看的吗?” 秦蔷摇头,“没有。” “你当初为什么看上我?” “当然因为你长得好看。“ “所以我为什么要有危机感。” …… 后来,男朋友的小马甲一个一个被扒下,秦蔷咋舌,都说烈女怕缠郎,她这是缠了个什么郎回来啊! 秦蔷和徐屏安的感情史,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始于五官,忠于三观,她看上的男人,那是世间独一无二的。

炑狇·完结·96万字

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西装暴徒,斯文败类vs财阀恶女,甜系拽姐,双向奔赴的冰糖暖宠文】 苏羡意喜欢上陆时渊那年,19岁。 她鼓足勇气,“陆医生,谢谢你救了我,能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吗?有机会想好好感谢你。” 男人懒懒地弹了下烟灰,冲她一笑,大写的撩人:“喜欢我?” 苏羡意落荒而逃。 —— 再见时 长辈介绍:“你可以喊他舅舅。” 面对他,苏羡意心虚紧张,小心藏着自己的心思。 可后来…… 男人穿着黑西装、白衬衫,慢条斯理地扯着领带,金丝眼镜下的黑眸摄人心魄,嗓音温吞嘶哑,对她说:“想不想来我家?” ** 之后,苏羡意火了 因为,她恶名昭彰,夺人财产,欺女霸男,横行无忌。 偏又生了张干净无害的小脸,看着人畜无害,却掐得了架,撕得了白莲花,典型的财阀恶女。 家人澄清:我们家孩子天下第一乖巧懂事。 众人:……恕我们眼瞎! 有人建议,压下事件最好的办法就是制造一个更劲爆的新闻,然后…… 【苏羡意与陆时渊已婚】引爆热搜。 PS:月初出品,坑品保证,欢迎大家跳坑

月初姣姣·完结·208万字

独占偏宠

叶奚不拍吻戏,在圈内已不是秘密。 一次颁奖典礼上,刚提名最佳女主角的叶奚突然被主持人cue到。 “叶女神快三年没拍过吻戏了,今天必须得给我们个交代。” 面对现场追问,叶奚眼神温凉:“以前被疯狗咬过,怕传染给男演员。” 众人听后不禁莞尔。 镜头一转来到前排,主持人故作委屈地问:“秦导,你信吗?” 向来高冷寡言的男人,笑的漫不经心:“女神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 *人美歌甜顶流女神VS才华横溢深情导演。 *本文又名《返场热恋》,破镜重圆梗,男女主互为初恋。 *年龄差五岁。 *男主导演界颜值天花板,不接受反驳。

匪匪有意·完结·60.5万字

你甜到犯规了

新书《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已开,可转场康康~ 都说清大金融系的沈晏眼高于顶,禁欲矜贵高不可攀,连校花献殷勤都被无情拒绝。 直到他把那个大一新生堵在角落,眼眸泛红,嗓音暗哑:“你怎么就不要我了?” 众人大跌眼镜! * 某日,黎书生病,整个人恹恹的。沈晏手忙脚乱端着白粥进来,见她没精打采张嘴,一副要他喂的架势。 沈晏忍不住伸手去扯黎书的脸:“你还挺会折腾人。” 黎书眼巴巴的看着他。 沈晏:…… 他气笑了。 “行,老子伺候你。” 沈晏一直知道,女人就是麻烦,可遇见黎书后,他知道麻烦上身了。

温轻·完结·37.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