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色

锦衣色

江心一羽

古代言情/已完结

139万字

完结于2022-03-22 19:51:50
一个屠户的女儿,坐没有坐态,站没有站姿,又痞又赖,怎么做官家的大小姐? 武馨安听了大眼儿一瞪,反手从腰间抽出那么明晃晃的杀猪刀,一甩手,嗖的一声,锋利的刀尖没入了黄花梨的桌面中,刀柄犹自不停的颤动着, “怎么不能做了,我这不是做得挺好么?这上上下下人人都说挑着大拇指的称好,你们说……是不是?” 武家众人目光都盯在那颤动的刀柄上连连点头, “大姑娘说的是!” “大姐姐说的极是!” “大小姐说的千真万确,对得不对再对了!” …… 媒人:这个……裴大人一表人才,要貌有貌,要权有权, 这满京城里的大家闺秀都能嫁得,便是驸马爷必也是能做一做的,不如挑一个别家的姑娘? 裴赫缓缓摇头, “不,就娶武家的姑娘!” “那……那武家的姑娘,二小姐貌美如花,三小姐知书达礼,不如选她们如何?” 裴赫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放在膝头的一双手,五指修长,肌肤洁白,又下意识的曲了曲五指,继而定坚定的摇了摇头, “不,我就娶武家大姑娘……” 这就是一个男女为彼此所迷,凑成一对的故事!

第一章 山村夏日水清清

  话说杭州府城外六十里处,有座临平山,山在唐时便是游览胜地,古时因前有临平湖而得名,乃是个平旷逶迤、邱壑姘美,寻幽揽胜的好去处。

在这秀美的临平山下,山脚下头有一座小村,村中二三十户人家,算得是方圆二十里内大些的村子了。

村中人家多是种田种茶又有偶尔猎些山货为生,此时正值盛夏午后,虽说是山中阴凉,但这日头亦是十分的毒辣,村中的大人都是躲在家中做些针钱活计,又或是午后小歇并不肯出门,只不怕热的小娃儿还顶着火辣的日头四处乱跑。

这厢有个小男娃儿,生的瘦小个子,头大身小,皮肤黝黑,顶上黄黄的呆毛几根,跑起来时黄毛随风飞扬,看着很有几分滑稽可爱。

那小孩儿蹬蹬蹬的从村东头跑到了村西头,远远见着一个小院子便扯开嗓子叫了起来,

“大妞!大妞!”

里头的人还没有应声,

“汪……汪……”

有一只黑嘴塌耳,黄毛白肚的小狗闻声从门缝里挤了出来,在门前挺身作势,摆出个威武的样儿,奶声奶气的冲他吠着,

“汪汪汪……”

“阿黄……”

那身上脏兮兮的小孩儿见着那只小狗,立时笑眯了眼,想伸手摸它,小狗却很是警惕的退了两步,将半个身子又藏进了门缝里,只留出一个脑袋汪汪的叫着。

声音终是惊动了里头的人,一个圆脸儿的胖丫头从里头蹑手蹑脚的出来,轻声的喝道,

“阿黄!”

小狗立时回身跑了过去,在她脚下打着转,小尾巴摇得似要掉了,

“大妞……”

小孩儿从门缝里见着那胖丫头就是一喜,刚要开口说话,

“嘘……小声些!”

胖丫头冲着门外的小孩儿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弯腰抱起小狗到门前,打开门问道,

“毛头,你叫我做甚么?”

小孩儿冲她咧嘴一笑,两个大大的门牙洞甚是显眼,

“我们去后山潭里抓鱼,你去不去?”

胖丫头闻言眼一亮,

“去!”

当下也不二话,迈步就出了门,回身将那小狗放回院子里,伸手就关门,那小狗见被主人抛下了,立时嗷嗷叫唤着,抬了爪子刨开木门,从门缝里钻了出来,胖丫头伸手拎了它后颈将它圆滚滚的身子提了起,

“阿黄,你可不许吵,待会儿吵醒了妈妈,我便去不成了!”

“嘤嘤……”

小狗在胖丫头的怀里,摇头摆尾,伸长了脖子拼命想去舔主人的下巴,胖丫头一面咯咯笑一面嫌弃的伸直了双手,将它举得远远的,

“你不许舔我,再舔便不带你去了!”

一旁的毛头早觊觎这毛茸茸的小东西许久了,忙伸出手很是殷勤道,

“大妞我们带着它去吧,我给你抱着!”

胖丫头点头,将不情不愿的阿黄给了他,催促道,

“我们快走!”

于是轻手轻脚的关了门,二人便抱着奶狗飞快的向后山跟去。

后山上有一处山泉,自十来丈高的巨石上哗哗的流下来,年深日久冲出了一个碧幽幽的小水潭来,里头生了小鱼,只得小孩子巴掌大,不过肉质极是鲜美,用来熬汤能鲜掉人的舌头,村里的小孩儿最是爱到这处抓鱼,可这类小鱼实在太小,又极是滑溜,并不好抓,且这处水潭虽不大,却是极深,下头乱石密布,中有吸人的旋涡,曾有村中小孩子在这潭中溺水过,因而平日里村民们是不许小孩儿到此处玩耍的。

只这世上的小孩儿都是一般顽皮,大人让做的事一件不想做,大人不让做的却是每件都做完了。尤其是这小胖丫头,生得白白嫩嫩,笑起来大眼儿弯成月芽,看着一派憨厚可爱,内里实则是个胆大包天的主儿。

她与一帮小子混在一处,上山爬树,下水抓鱼,跟着大人们到山间猎兔抓蛇,没有她不敢做的,好好的一个闺女,生生活得似个小子一般,因而她家虽说是外来户,却早同村中的小子们打成一片,是称兄道弟的好哥们儿了!

二人跑到水潭边,早有几个光屁股的男娃子在水里扑腾了,这一帮玩在一处的小孩儿年纪参差不齐,小的六七岁,大的十来岁,胖丫头上个月便已经十岁了,这要是在城里,讲究的人家,有那男女七岁不同席的规矩,如何肯让女儿家同男子混在一处。

可是在这山村乡野之中,并没有那么多规矩,几个光屁股娃子见胖丫头来了,半点儿不害羞,有人还从水里站起来,晃着腿间的小鸟儿冲她招手,

“大妞快来,这里鱼多!”

“好嘞!”

胖丫头也不含糊,当下便伸手到腰间,三下五除二将身上的衣裳给扒了,总算她还是顾忌了些男女有别,只脱了外头的衣裙,留下了一身薄薄的短衣衫,再将脚下的绣鞋给脱下放到一边。

这厢到了水边,在浅水里走了几步,便往深水里扎去,噗通一声人就沉进了潭水里,溅起高高的水花,毛头也紧跟着下了水,就留下一个嘤嘤叫唤的小黄狗,守着一堆衣裳在原地打着转,见主人游远了,急得在水边探头探脑,又使小爪子去试水,想跟着下去。

一帮孩子在水里看的嘻嘻笑,有人掬水去泼阿黄,吓得它嗷一声,远远的跑开了,

“哈哈……哈哈……”

众人笑着往潭水深处游去,这潭里的一群群小鱼极是灵活,见得人来便往石头缝里钻,此时间便需得众人合作,先要在水潭里往深里一通扑腾,将鱼儿从深水吓到浅水处,之后再慢慢围拢上去,将鱼群缓缓聚拢赶至到一处浅水的地方,浅水明亮清澈,一览无遗,鱼群自不肯呆在无遮无拦的地方,便会往那石头缝中钻去。

众人便在后头赶,待得鱼儿都钻得差不多了,便搬动潭边的石头,将各处缝隙堵住,只留一处可供鱼儿钻出的通道,之后再有人使了树枝从上头搅动谭水,鱼儿受惊从唯一的石缝之中钻出,有人脱下衣裳挡在那处,就等着鱼儿入网,守株待兔的事儿乃是年纪小些的孩子做的。

年纪大些的,便如胖丫头与毛头等几个,就在后头散开站在至膝深的水中,专等着鱼到了面前,弯腰伸手来抓鱼,鱼儿身形油滑,想要抓鱼很是考验手眼之力,想要抓得快,抓得多,没在这水潭里练上个一两载,那功夫是练不出来的。

胖丫头便是个抓鱼的高手,只见她立在水中光脚踩在乱石之中,弯下腰来,右手微曲做成爪状,缓缓的探入了水中,双眼死死盯着水面,阳光之下水面波光闪动,见得有黑影一闪而来,一只白嫩嫩的小手就那么一伸,手中便多出一条鱼来,直起腰随手往岸上一甩,

“啪嗒……”

一声,一条小鱼便落入了草丛之中,守在岸边的阿黄见状,几步冲过去,对着犹自在地上挣扎蹦跳的鱼儿,汪汪的叫了起来,

“啪嗒……”

又是一条,阿黄忙又转身冲着另一条叫唤,

“啪嗒……”

再是一条,鱼儿身子在地上跳了几跳,眼看着便要重新蹦回水中,阿黄忙上去使小爪子按住,

“汪……汪……”

水里的孩子们抓鱼抓得欢,岸上的小狗也是一通的手忙脚乱,守着一地的小鱼叫唤个不停,一时之间,山间的水潭处小孩儿的欢笑声、水声、狗吠声响成了一片,倒是好一派夏日山中的戏水图。

快活的时光总是过得快,不过玩闹一番,再抬头时日头已经偏西了,胖丫头便对旁人道,

“我要回去了!”

家里关妈妈午睡这是要醒了,不赶在她午睡醒转之前回去,只怕是又要听她唠叨几日了!

众人都知晓大妞家里那位妈妈的厉害,有人冲她吐了吐舌头道,

“大妞你快回去吧,若是晚了,我们便要遭殃了!”

大妞家里那位关妈妈可是厉害着呢,知晓他们拐了大妞出来玩儿,见着面便要揪耳朵,关妈妈生得矮,腿也短,可那腰却有水桶一般粗,臂膀能抵得上他们的大腿粗,手上的劲儿可大了,揪着人可疼了!

大妞嘿嘿的笑,便上岸去,先是拧了拧衣角和裤角的水,又草草套上了脱下的衣裙,再将两只绣鞋给掖在了腰间,弯腰在地上捡了几条大些的鱼,对众人道,

“你们记得,若是关妈妈问起,就说这鱼是你们送我的!”

众人都应了一声,

“晓得了!”

众人转身又在水里扑腾开了,大妞却是扯了根草穿了鱼腮,一手提鱼,一手抱着小狗便往山下跑去。

她飞快的跑下山去,指望着不被关妈妈发觉,只是今儿运气实在不好,刚转进了小路,便听到关妈妈尖锐的声儿在村子上空回荡,

“大妞儿!大妞儿!你跑哪儿去啦!”

胖丫头吐了吐舌头对怀里的小狗道,

“阿黄,我要惨啦!”

果然,待得近了小院,关妈妈一眼便瞧见了胖丫头,这厢一挽袖子便一阵风似的冲了过来,

“哎呦呦!我的……小小姐哟!”

关妈妈看着胖丫头的一身湿衣,光着的胖脚丫,还有怀里正在拼命摇尾巴的小狗,不由气得跺脚,

“我的小小姐哟,这可怎么得了哟!”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独占金枝

安国公府二公子季崇欢与杨家大小姐杨唯娴可谓天造地设的一对才子佳人,长安第一胖的姜四小姐却无自知之明,偏想要横插一脚。 在颜值巅峰呆了一辈子的姜韶颜一睁眼便变成了这位身形能够以一敌三的姜四小姐。 …… 上辈子为族人百般筹谋,到头来却落得个“祸国妖女”的下场为世人所唾弃,重生一世,姜韶颜只想当条咸鱼,从此桃花美酒、金齑玉鲙、华服罗裳,肆意一生。 安国公府世子季崇言简在帝心、城府极深,素有长安第一公子的美誉,走了一趟宝陵城,一向自视身高的他目光却落在了那个斜风细雨撑伞的女子身上。 季崇言看的目不转睛,感慨不已:“真是冰肌玉骨、步步生莲。” 随从大惊:此女身形壮如小山,世子是不是眼睛出毛病了?

漫漫步归·完结·193万字

姜女贵不可言

众所周知,萧元度是棘原城中一霸。 整日价打围追兔斗鸡走狗、眠花宿柳游船吃酒,更兼烧杀抢掠,总之是无恶不有。 十足十的强梁莽霸王,偏偏有个好老子,没人能奈他何。 听说这莽霸王就要成亲了。 城中百姓日日烧香夜夜拜佛,都盼着能给娶个母夜叉好降降他。 可惜天不从人愿—— 新妇是打南边儿过来的,袅袅娜娜,孱孱弱弱,说话高声一些都恐惊着她。 观者无不扼腕:这样一朵娇花,怕是要折在那霸王手里喽! - 姜佛桑: “当我的手上空空如也,我告诉自己百忍成金,忍一世风平浪静。” “当我的手上握有刀剑,我要的是雪恨雪耻,犯我者必诛之。” “而当生杀予夺尽在掌中时,知道我又是怎么想的吗?” ~~~~~~~~~~~~~~~~~ 【食用须知】 1、朝代背景有参照,但总体架空,私设很多,考据党慎入。 2、女主重生后不以相夫教子为目标、不是传统意义上好女人,介意慎入。 3、对女主要求奇高、喜欢各种角度挑剔的,别入。 4、分不清虚幻现实素质欠缺爱上升攻击的,别入。 5、另有完结文《福运娘子山里汉》。

枝上槑·完结·150万字

医判

【悬疑+医生+爽文】 本文又名:【四小姐的逆袭登顶攻略】【叶医判探案集录】 叶文初的人生目标,仅仅是抢到财产后,做个逍遥的首富。 可叶家钱太多,盯着的人更多。 想要保住钱财和性命全身而退,谈何容易?!

莫风流·完结·142万字

娘子且留步

新书《花千变》开坑了! 颜雪怀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看到有人在为她拼命,她很欣慰,这一世终于能安安静静做一朵含苞待放的小白花了,可是手里的这一把烂牌是怎么回事? 颜雪怀:娘啊,我来了,打架带上我! 某少年:我也...... 李绮娘:离婚了就别来烦我,闺女归我! 某大叔:我也……

姚颖怡·完结·156万字

春云暖

徐春君开局手握一把烂牌:家道中落、父亲流放,嫡母专横…… 偏偏主事的二哥被人陷害,家族又遭灭顶之灾。 为求得生机,她只身进京寻求门路。 诚毅侯夫人正为侄子的婚事发愁,这个万里挑一的败家子早已名列京城士族“不婚榜”之首,没有人家愿意与之结亲。 看到送上门来的徐春君,侯爷夫人眼前一亮,如意算盘敲得劈啪作响…… 殊不知徐春君的眼睛更亮,小账本笔笔精细…… 京城士族纷纷叫好,大赞这门亲事旗鼓相当。两个家族都气数将尽,正好手牵着手在破落的路上齐头并进。 只是……怎么好像哪里不对? 说好了请大伙儿吃瓜看热闹的,怎么一转眼刁奴就被扫地出门?还开起了偌大的商铺? 怎么出入郡王府如家常便饭?连驾前红人项内史都要奉她为座上宾? 更要命的是,花花公子郑大少居然洗心革面读起了书! 这小庶女究竟有多大本事?能让徐、郑两家起死回生,鲜花着锦。 徐春君微微一笑,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只今·完结·133万字

姜六娘发家日常

别人穿越,不是叱咤风云就是笑傲人生,轮到她姜留儿却变成了渡劫。没落的家族,不着调的爹,书呆子小姐姐还有不知道打哪蹦出来的腹黑小哥哥……个个都是她的劫。姜留不憷,用小胖手将劫拧成发家绳,一块过上脱线的幸福日子。 新文:《娇娇女古代发奋日常》已发,欢迎入坑。

南极蓝·完结·262万字

喜遇良辰

谢良辰为弟报了仇,再也了无牵挂,虽然因此欠下一笔人情债,不过人死如灯灭,眼睛一闭,这债自然也就不了了之。 然而轰隆隆雷鸣之声响起,再次睁开眼她竟然回到十四岁的大好年华,身边那位宣威侯还不是曾经威风凛凛、凶神恶煞的模样。 谢良辰正要装作不认识…… 宋羡眼尾上挑,眸中泛着细碎的光,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声音:想赖账? 说好的“侯爷大恩大德来世做牛做马定当报答”。 正在走向人生巅峰的宋羡,忽然被谢良辰几道惊雷拖回十九岁那年—— 这是报恩还是报仇? 强强联合,双重生,宠出天际,爽文。 V裙:五四二八壹四零二五 粉丝值2000+,或者全订过云霓任何一本书皆可申请入群 →云霓新书指引《夫人被迫觅王侯》

云霓·完结·114万字

踏枝

【双强、甜宠、玄学大佬女主VS腹黑太子遗孤】 秦鸾梦见了师父。 师父说,让她下山回京去,救一个人,退一桩亲。 * 我的道姑女主是有些玄学在身上的。 #玄学大佬下山,退婚、救人、夺江山#

玖拾陆·完结·92.8万字

掌珠令

一婚更比一婚高的黑寡妇姜氏同大器晚成未来权臣鳏夫意外看对眼后,消极怠工的云薇先帮母亲姜氏掐灭其余小人,再帮继父克服考场紧张症,三帮未来的名将继兄克服晕血症,最后还要帮继姐摆脱恋爱脑。 骄矜权重的某男说,云薇就是我的掌上珠。 云薇:“起开,你麻烦更大好吗?” 总结:想做悠闲的团宠?先帮他们功成名就。 本文还可叫做《颤抖吧,黑寡妇》或《我娘有特殊的高嫁技巧》

舞夜夭·完结·14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