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皇子赖上门

病娇皇子赖上门

我吃元宝

古代言情/已完结

132万字

完结于2022-06-13 14:03:20
【新书已开,《重生后我弃了天运之子》,求收藏,求推荐,求好评】 传闻侯府叶四姑娘八字命硬,克六亲,克邪祟! 三皇子刘珩病弱,渣渣皇帝手一挥,让三皇子刘珩出京,到叶四姑娘身边享受一下克邪祟的待遇。说不定哪天病就好了。 叶慈:皇子亲临,啊,我好紧张! 然后顺手就给了个下马威,皇子待遇转眼就从大平层360°无死角无敌风景落到老破小。 三皇子刘珩:客随主便。 叶慈:皇子殿下,你赶紧回京吧!我这庙小,容不下你。 三皇子刘珩:本殿下住着舒服,不打算走了。 叶慈:亏大了! 三皇子刘珩:是啊,亏大了。贴钱又贴人,叶姑娘要对本殿下负责啊!

第1章 四姑娘

平武侯叶怀章从衙门回来,表情有些凝重又有点困惑。

管家上前还没说话,就被他挥手打发了下去。

他问守门的婆子,“夫人这会在哪里?”

“回禀侯爷,夫人正在老太太跟前说话。”

平武侯闻言,径直前往后院。

松鹤堂,一屋子女眷正乐呵呵的闲聊,一副婆媳和睦,儿孙孝顺的温馨场面。

丫鬟来不及通报,平武侯已经率先闯进来。

“无关的人都退下!本侯同老太太和夫人有话说。”

“侯爷这是怎么了,在外面受了谁的气。气性这么大,晚餐给你添一盅清火的汤水。”

平武侯夫人苏氏一边挥手示意女眷们都出去,一边安抚丈夫焦躁不安的情绪。

她语气不急不缓,仿佛天塌下来,都不能让她皱一下眉头。

她亲自替平武侯除去外袍,又亲自斟茶递水。

等到人都走了,老太太许氏才开口问道:“朝堂上又出了什么事?陛下又发作了谁?”

皇帝年纪渐长,脾气也跟着上涨。

当官的,尤其是有份上朝的官员,每每都提心吊胆,生怕被皇帝借口发作。丢了乌纱帽是小事,丢了脑袋才是大事。

“陛下今儿心情平稳,并没有发作谁。”

“那你做出这副样子怎么回事?”

“老太太和夫人可还记得咱们府上有位四姑娘?”

屋里瞬间安静下来,落针可闻。

老太太许氏或许是年龄大了,记性不太好。

她问身边的桂嬷嬷,“咱府上有行四的姑娘?”

桂嬷嬷轻声说道:“老太太说笑了,府中有五姑娘,六姑娘,自然有四姑娘。”

“老太太您忘了吗,那年我生了个闺女,命硬,克亲缘,还没出月子就被送到了乡下庄子。算算时间,十几年了。侯爷,你怎么突然提起四丫头?”

毕竟是亲生的,还是夫人苏氏最先反应过来。

只是她表情不太好看,她一直当自己没生过那个孩子,当她死了。

实在是……

自从怀上那个孩子,娘家,婆家,接连受难。孩子出生之前,全家男丁下狱,临门一脚就是满门抄家的下场。娘家那边也受牵连,满目凄风苦雨。

那会她还是年轻媳妇,可身子也快熬干了。已经打算好了,真要沦落杀头抄家的地步,她就一根白绫了结了自己。

孩子没足月出生,瘦巴巴的,看着就讨嫌。

有路过的道人批命,说孩子出生时辰不好,命硬,克亲缘,就差直接说孩子是天煞孤星。

必须将孩子送走,送得远远的,才能保全家平安。

但不能让孩子死了,命硬的孩子一旦死于非命,定会回来索命报仇。

于是……

还没出月子,这个族中行四的女婴就被送到几百里外的田庄,安排了几个仆妇丫鬟伺候。

本来是报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将孩子送走,谁能想到,孩子一送走,两家的案子就有了转机。

无罪释放,官复原职。

老爷子本来身体不好,眼看不行了,出狱后又多活了几年才走。

从此,府中就没有四姑娘,谁敢提起棍棒伺候赶出去。

时隔十多年,平武侯突然提起四姑娘,这这这……

眼看苏氏就要发作,平武侯连忙解释道:“今儿要不是别人提起,我都忘了府中还有个四丫头。”

“谁?谁和咱们家过不去。不对啊,外面的人都当四丫头夭折。”苏氏一脸疑惑。

老太太许氏盯着平武侯,“你将事情原原本本说清楚。”

平武侯正色道:“今儿早朝结束,本侯被方内监留住说话。”

“哪个方内监?”老太太许氏问道,语气有些急切。

“自然是陛下身边最得意的方内监。他先是闲扯几句无关的内容,之后突然问我,府上可有一位四姑娘,听说八字很硬。我当场就懵了。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方内监已经离开,我也无处可问。你们说,他到底有何用意?”

沉默!

所有人都在沉默!

这事可大可小,必须慎重对待。

还是老太太许氏灵醒,“方内监是陛下身边的得意人,他问起四姑娘,莫非是宫里的意思?”

夫人苏氏也跟着说道:“方内监特意提起八字,难不成四丫头的八字除了克亲缘,还有别的讲究?”

“不管有没有讲究,既然宫里有人问起,咱们再也不能当哑巴聋子,不能当这个孩子不存在。派几个人将四姑娘接回府。”

老太太许氏一锤定音。

夫人苏氏很是愁苦,“可是孩子的八字,克亲缘。万一孩子一回来,家里运势跟着跌落……”

老太太许氏板着脸,“不接孩子回来,运势跟着就会跌落。接了孩子回来,说不定还有别的转机。侯爷,你是什么想法?”

平武侯叶怀章蹙眉深思片刻,“就依着老太太的意思,派人将孩子接回来。”

……

侯府二管家叶贵,同内院管事钱婆子,在家丁仆妇的护卫下,历经十来天的舟车劳顿,总算赶到了位于云霞山山脚下的叶家庄。

当年四姑娘被送到这处最偏僻的庄子,群山环绕,出行不便,消息闭塞。

多年过去,也不知这位四姑娘如今是个什么情况。

二管事叶贵又唠叨起来,“府里竟然无一人知道四姑娘的情况,简直荒唐。钱婆子,你在夫人跟前当差,又是夫人身边的老人,你当真一点都不清楚?”

钱婆子啐了一口,“和你说了多少回,夫人对四姑娘深恶痛绝,不许我们提起她。头几年,庄子上还有消息送到府中,后来可能是看府上没有人过问四姑娘的死活,庄子上的人也跟着惫懒起来,再无消息送到府中。

如今你问我,我又问谁去。这次来,夫人交代了,要好生看着四姑娘。你带的人到底行不行?”

“都是一把子好手,一个能打三。四姑娘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不怕。对了,四姑娘还没取名吧。”

“是嘞。生下来还没满月就被送到庄子上,那会府中男丁都被关在诏狱,来不及取名。幸亏,‘四’这个排行,夫人没给别的姑娘。要不然,都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一行人到了庄子门口,本以为很顺利的一趟差事,却吃了闭门羹。

刚开始被人怀疑是骗子,证明了身份之后又被告知东家不在庄子上,去了山上道观。

拉拉扯扯好半天,才弄明白庄丁口中的东家,正是他们要找的四姑娘。

“荒唐!”钱婆子疯魔了,“一个大姑娘,不住在庄子内院,跑到山上的道观和一群道士混在一起成何体统。这要是传出去,侯府的脸面还要不要。”

庄丁们都跟看怪物一样看着她。

钱婆子眼一瞪,“难道我说错了吗?”

“那是东家诶,自然是东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东家是青云子的关门弟子,当然要时常上山尽孝。”

还是二管事叶贵办事靠谱一点。

他没有和庄丁们争吵,而是问道:“山上道观远不远?你们安排个人带路,我们这就上山寻四姑娘。这是侯府主子交代下来的差事,谁都不能马虎。”

“之前侯府送来一封信,东家已经知道你们会来。她让我们转告一声,让你们不必上山,她也不会回京城。还让你们尽快回去,过几天可能会有暴雨,恐路途受阻。”

“开什么玩笑。侯府派我们来接四姑娘回京城,没接到人,我们是不会回去的。”

钱婆子盛气凌人。

面对这群土包子庄丁,她有十足的优越感。

“不管四姑娘是否回京城,总归还是得先见过人才行。前面带路,趁着日头还早,早去早回。”

关键时刻,还是二管家叶贵顶用。

庄丁们没法子,派了个机灵小伙带路。

山路崎岖,钱婆子半路掉队,叶贵带着家丁紧赶慢赶,半下午的时辰总算到了山顶道观。

云霞观,以山名为观名,野心不小。

刚踏上道观广场,头上就挨了一击。

“谁?”

叶贵惊了一跳,还以为是暗器,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根啃得干干净净的鸡骨头。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一道清脆的声音,来自头顶。

叶贵抬头一望,就见一少年道士坐在树枝上,摇晃着双脚,正啃着一条鸡腿,还是烧烤。

淦!

他们赶了一路,累死累活还没吃上一口热乎的。刚上道观,就被鸡腿给刺激了。

好饿!

鸡腿分一半可否?

“小道长,我们是平武侯府上的人,奉命来接我家四姑娘。能否带个路,或是通报一声?”

“原来是侯府的人。你们确定要接四姑娘回京,不怕血光之灾,不怕半路丧命?”

咯噔!

家丁们纷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四姑娘的杀伤力,大家都有耳闻,这这这……这如何是好。

二管家叶贵也是心虚,“身为下人,自然是奉命行事。烦请小道长带个路,是好是歹总得见了人再说。”

“不是四姑娘不肯见你们,而是担心害了你们啊。你们赶紧回吧,见了四姑娘,怕是没命回了。回去告诉你家主子,不想侯府遭受血光之灾,就别提接四姑娘回京的话。未免你们被主子刁难,四姑娘体贴,这是四姑娘亲笔书信拿好了,赶紧回去交差。”

这……

叶贵面色迟疑。

家丁们心生退却。

天煞孤星惹不起,还是赶紧回吧。

叶贵苦笑,“烦请小道长通报一声。”

“你这人怎么不听劝。”

哧溜,小道长从树上麻溜地滑下来,左手还拿着没啃完的鸡腿。

“连人都没见到就这么灰溜溜回去,不好交差啊!”叶贵一脸尴尬。

“见了就能交差吗?连命都没了,你还怎么交差?”

“小道长可别糊弄我。”

“骗你作甚?知道你家四姑娘为何上山拜道士为师吗?就是命太硬,得靠这座道观压一压。还有,她和京城相克,凡是从京城来的叶家人,见了她,都不得好死。轻则暴毙,重则天打雷劈。你可别不信。你要真想见,你随我来,我带你进去。只是,进去之后可没有后悔药吃,是死是活全看运气。”

小道士背着手,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往道观里走。

叶贵反而迟疑起来,迟迟没动。

家丁们更是往后退了两步,近在咫尺的道观,犹如洪水猛兽,随时会张开血盆大口吃人。

“管家,这事……”

有胆子大的家丁上前一问。

叶贵咬咬牙,看着手里的信件,“回去!”

他可不敢冒险见四姑娘,他怕死!

一群人来得快,去得更快,转眼消失在山林之间。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独占金枝

安国公府二公子季崇欢与杨家大小姐杨唯娴可谓天造地设的一对才子佳人,长安第一胖的姜四小姐却无自知之明,偏想要横插一脚。 在颜值巅峰呆了一辈子的姜韶颜一睁眼便变成了这位身形能够以一敌三的姜四小姐。 …… 上辈子为族人百般筹谋,到头来却落得个“祸国妖女”的下场为世人所唾弃,重生一世,姜韶颜只想当条咸鱼,从此桃花美酒、金齑玉鲙、华服罗裳,肆意一生。 安国公府世子季崇言简在帝心、城府极深,素有长安第一公子的美誉,走了一趟宝陵城,一向自视身高的他目光却落在了那个斜风细雨撑伞的女子身上。 季崇言看的目不转睛,感慨不已:“真是冰肌玉骨、步步生莲。” 随从大惊:此女身形壮如小山,世子是不是眼睛出毛病了?

漫漫步归·完结·193万字

娘子且留步

新书《花千变》开坑了! 颜雪怀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看到有人在为她拼命,她很欣慰,这一世终于能安安静静做一朵含苞待放的小白花了,可是手里的这一把烂牌是怎么回事? 颜雪怀:娘啊,我来了,打架带上我! 某少年:我也...... 李绮娘:离婚了就别来烦我,闺女归我! 某大叔:我也……

姚颖怡·完结·156万字

状元娘子飒又甜

新书《基建:我在乱世求生存》已经上传 【双洁、1v1、先婚后爱、甜宠】 齐瑶一朝穿越,未婚变已婚!所幸相公是状元郎新官上任的县太爷,至少吃穿应该不愁的吧? 然而想象很美好,现实很残酷,这日子过的苦哈哈,还不如乡下土财主…… 解决温饱从自己开始…… 然而与老古董一起生活,思想差别太大,产生了剧烈的碰撞。 温饱间隙还得跟他斗智斗勇,日子过的火花四溅! 在一次次磨合中,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一起升级打怪!

秋味·完结·141万字

小王爷他必不可能动心

【双洁,凭借医术搞事业女主X疯批美人抢江山男主】 顾珞穿越成了安平伯府养在庄子上长了15年的二小姐。 二小姐人美心好就是眼睛瞎,从庄子上来了京都,就被郁王府的小王爷迷得七荤八素。 就在顾珞穿越当天,二小姐打算把小王爷生米煮成熟饭...... 一年前。 不算宽敞的马车里,顾珞指了郁宴旁边的位置,“我坐这里?” 郁宴靠着车壁,难以置信的道看着顾珞:“不然呢?你还想坐我腿上?” 顾珞:! 可去你大爷的吧! 一年后。 宽敞的马车里,顾珞指了郁宴旁边的位置,“我坐这里!” 郁宴:...... 呜呜呜呜,是我的腿没有马车舒服吗!

苹果小姐·完结·100万字

喜遇良辰

谢良辰为弟报了仇,再也了无牵挂,虽然因此欠下一笔人情债,不过人死如灯灭,眼睛一闭,这债自然也就不了了之。 然而轰隆隆雷鸣之声响起,再次睁开眼她竟然回到十四岁的大好年华,身边那位宣威侯还不是曾经威风凛凛、凶神恶煞的模样。 谢良辰正要装作不认识…… 宋羡眼尾上挑,眸中泛着细碎的光,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声音:想赖账? 说好的“侯爷大恩大德来世做牛做马定当报答”。 正在走向人生巅峰的宋羡,忽然被谢良辰几道惊雷拖回十九岁那年—— 这是报恩还是报仇? 强强联合,双重生,宠出天际,爽文。 V裙:五四二八壹四零二五 粉丝值2000+,或者全订过云霓任何一本书皆可申请入群 →云霓新书指引《夫人被迫觅王侯》

云霓·完结·114万字

皇城第一娇

又名:《帝都渣男图鉴》《安澜书院彪悍女子手册》《我在古代拆cp》。 蓝萌穿越成大盛朝定国大将军之女骆君摇,前世为国鞠躬尽瘁,今生决定当个快乐的咸鱼。 虽然原身眼神不好看上了一个渣渣,但只要抛开渣男,骆家二姑娘依然是上雍皇城靠山最硬最炫酷的崽! 然而…… 柳尚书家被抱错的真千金回来了,真假千金大战一触即发。 骆君摇震惊:原来这是个真假千金文? 悦阳侯从边关带回一朵小白花和一双儿女,悦阳侯夫人惨遭婚变。 骆君摇:这是某月格格升级版? 太傅家苏小姐逃婚的未婚夫回来求原谅了。 骆君摇:这是想要追妻火葬场? 长公主驸马婚内出轨,对象竟是糟糠妻? 骆君摇:这是在垃圾堆里捡相公。 出嫁的大姐姐孕期丈夫偷藏外室,还长得肖似大姐姐。 骆君摇震怒:替身梗最恶心了!艹(一种植物),姐妹们,跟我冲! 骆君摇——我们的目标是:渣男必死! 太后娘娘有旨:女子当三从四德,恪守规训 骆君摇:啥? 摄政王:简单,太后薨了即可。 骆君摇:大佬!求抱大腿! 摄政王:抱吧,话说…你觉得我们之间是个什么故事? 骆君摇:大概是……我给前任当母妃? 观看指南:1、男女主年龄差14,岁,介意勿看。2、男主与渣男非亲生父子。

凤轻·连载中·207万字

医妻三嫁

苏凉穿越后,嫁给同一个男人,三次。 第一次,只是交易。 第二次,还是交易。 第三次,又是…… “事不过三,我们假戏真做吧。”顾泠说。 【女主视角】 军医穿越,成了被豺狼亲戚害死的苦命村姑。 报仇雪恨之后,无处可去,便跟美男相公搭伙过日子。 相公是个神棍,字面意思。 日子过得那叫一个风生水起,跌宕起伏,伏伏伏伏…… “要不,散伙吧?”苏凉认真提议。 美男说,“下辈子再说。”  【男主视角】 天生特殊能力,让他选择离群索居。 从来都是让身边的人离开,第一次开口挽留的人,就是她。 顾泠觉得他和苏凉天生一对,注定要在一起。 有人反对? 他一直在救人,偶尔杀几个也无妨。 【霸气睿智成长型穿越女主vs仙气地气并存异能男主】

三木游游·完结·222万字

嫁皇叔

顾清仪糟心的高光时刻说来就来。 未婚夫高调退婚踩着她的脸高抬心上人才女之名不说,还给她倒扣一顶草包美人的帽子在头上,简直无耻至极。 请了权高位重的皇叔见证两家退婚事宜,没想到退婚完毕转头皇叔就上门求娶。 顾清仪:“啊!!!” 定亲后,顾清仪“养病”回鹘州老家,皇叔一路护送,惠康闺秀无不羡慕。 就顾清仪那草包,如何能得皇叔这般对待! 后来,大家发现皇叔的小未婚妻改良粮种大丰收,收留流民增加人口战力瞬间增强,还会烧瓷器,酿美酒,造兵器,改善攻城器械,钱粮收到手抽筋,助皇叔南征北战立下大功。 人美聪明就不说,张口我家皇叔威武,闭口我家皇叔霸气,活脱脱甜心小夹饼一个,简直是闺秀界的新标杆。 这特么是草包? 惠康闺秀惊呆了。 各路豪强,封地诸侯忍不住羡慕坏了。 宋封禹也差点这么认为。   直到某天看见顾清仪指着墙上一排美男画像:信陵公子温润如玉,钟家七郎英俊潇洒,郗小郎高大威猛,元朔真的宽肩窄腰黄金比例啊! 宋封禹:这他妈全是我死对头的名字!

暗香·完结·77.1万字

锦衣色

一个屠户的女儿,坐没有坐态,站没有站姿,又痞又赖,怎么做官家的大小姐? 武馨安听了大眼儿一瞪,反手从腰间抽出那么明晃晃的杀猪刀,一甩手,嗖的一声,锋利的刀尖没入了黄花梨的桌面中,刀柄犹自不停的颤动着, “怎么不能做了,我这不是做得挺好么?这上上下下人人都说挑着大拇指的称好,你们说……是不是?” 武家众人目光都盯在那颤动的刀柄上连连点头, “大姑娘说的是!” “大姐姐说的极是!” “大小姐说的千真万确,对得不对再对了!” …… 媒人:这个……裴大人一表人才,要貌有貌,要权有权, 这满京城里的大家闺秀都能嫁得,便是驸马爷必也是能做一做的,不如挑一个别家的姑娘? 裴赫缓缓摇头, “不,就娶武家的姑娘!” “那……那武家的姑娘,二小姐貌美如花,三小姐知书达礼,不如选她们如何?” 裴赫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放在膝头的一双手,五指修长,肌肤洁白,又下意识的曲了曲五指,继而定坚定的摇了摇头, “不,我就娶武家大姑娘……” 这就是一个男女为彼此所迷,凑成一对的故事!

江心一羽·完结·13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