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东都

醉枕东都

楚潆

古代言情/已完结

109万字

完结于2022-07-0601:36:06
东都游船上,苏洛泱被推落水,重出水面,已然换了现代心。 丧失原主记忆的洛泱,非但没找到凶手,甚至当晚仍被追杀。 越查越危急,越挫越勇敢。 一位是将军府里,要挽救灭门之灾的穿越小娇娘; 一位是忍辱东都,要拯救团灭好友的重生六皇弟。 时空交错,爱恨痴缠,两人有了今生第一个共同小目标…… 李奏:我能预知三年后的事情,所以得听我的。 苏洛泱:我还能预知一千年后的事呢,我骄傲了吗? 李奏:我好歹是一国之君,给点面子哈……大事听我的,小事听你的。 苏洛泱:行!从今往后,我能决定的,便算不得什么大事。 邙山苍苍,洛水泱泱, 醉枕东都,结巢成双。

第一章拂过眼帘的手

太和五年,暮春。

此时的上都长安,尚未从朝堂风波中平复下来,可东都洛阳却依然风和日丽、歌舞升平,丝毫不受影响。

春社这日,祭了土地神之后,照例就是家家户户,各式宴饮,洛阳最大的榷盐商史家也不例外。

史家两层楼的华丽游船上,此刻站了不少人,但气氛却有点怪异,这里没有丝竹舞乐,只有一位女子在死气白咧的嚎啕大哭:

“别问了,我什么都想不起来,反正就是有人把我推下河的......”

“小妹,别哭了,看你这样,阿兄......想打人!”

苏五郎不到十七岁,此时却握着拳头一锤打在身边的桌上,尽管刚才为了给郎中腾地方,桌子上什么也没有摆,但这“嘭”的一拳实在,让桌子颤抖着跳了跳,大家心里发毛:

是谁那么大胆?敢拿苏小娘子开玩笑。将军府里五位郎君,如今个个都在军营里行走,若是惹毛他们真动起手来,就凭他家是皇亲国戚,官府也不能拿他们怎样。只听苏五郎恨恨道:

“谁把我妹妹推下船心知肚明,现在不承认没关系,刺史来了便见分晓,到时好叫我拆了你骨头!”

有阿兄撑腰,苏洛泱哭得倒是真心实意,她刚被人从河里捞上来,除了名字,连自己在这个陌生世界是谁,也才刚得知:

身体是东都幾都防御使苏将军的女儿,灵魂却是二十一世纪单身女青年、私募基金公司投资经理苏洛泱。

关键问题是,她没有原主记忆,唯一印象,是推她下河的女子身着绿衫白裙。

还好她是女人,女人能用哭来掩饰自己刚刚穿越的茫然与慌乱:见机行事,无他。被围在人群当中,内心复杂的苏洛泱,暂时想不出比这更好的办法。

不过,在哭的这会儿功夫,通过收集分析他们的对话,她已经暗戳戳把在场的人,认了五六七八:

去请刺史的苏四郎、护在她身边的苏五郎,这两位是她亲兄长;老是出来打圆场的瘦高男人,是这船宴的主人“史二郎”;几位华服少年,都是洛阳的官二代、官三代,酷爱互相吹捧,擅长小道消息。

她最关注的,当然还是穿绿衫白裙的小娘子,按穿越规矩,“自己”虽然活着,但原主其实已经被害,杀“己”之仇,不能不报。

可她数了数,在场这样打扮的女子共有六位,其中甚至还包括她自己。这就很迷了。

从她们话语之间,洛泱大概听出了原委:

那些少年当中,多有她们的兄弟,所以她们应邀跳了在女学里练习的舞蹈,这衣裙是统一的舞蹈服,这样,凶手有可能在这五个人当中。

难办了,现在什么状况她还不能准确把握,轻易说出来,非但不能立即准确指认凶手,甚至可能打草惊蛇。

洛泱只是失去原主记忆,做为正常人的思维模式还在,在这初来乍到、谨慎小心的时候,她只说旧事一概不记得,并未透露“绿衫白裙”这唯一线索。

此刻,洛泱右手拇指轻轻摩挲着一块温润玉珮,仿佛这个下意识的动作,能让她略微放松。那玉珮非她所有,而是从救她的白衫男子身上拽落下来,如今攥在手心里,成了她排遣紧张的道具。

当时,自己刚穿越到苏洛泱沉在河底的身上,就已经残喘将尽,眼看复生无望,那男子如水神般劈波而来,朦胧中,一只宽大手掌拂过她的眼帘,示意她闭上眼睛,更像是不愿被她看清面目。

他搂着她踏浪而上,奋力将她送出了水面。

已经从船上跳水寻她的几人,很快发现在下游不远处拍打着水面的洛泱,那男子见她已经安全,便默默潜水离开。

就在他松开洛泱的时候,她在水中瞬间没了依靠,心慌意乱,手上瞎抓,这才无意间将他身上玉珮拽下来。等她反应过来要还给他,那男人早已没了踪影。

除了这块玉珮,洛泱发现自己手上还多了件东西。

这东西她认得,是她现代爷爷行针灸用的银针,特别的是,针顶一朵带花蕊的银白桃花,此时针绕九环,环环整齐,酷似一枚戒指,桃花安静的盛开在她右手食指上。

这桃花针若是拉直开来,比一般的银针长很多,古籍上记载有七寸长针,却从未传下任何针法,会运此长针之人凤毛麟角,刚好,爷爷就是那个神奇的存在。

可他平日像宝贝一样藏着不让她碰的桃花针,怎会突然到了她的手上?而且还完美的伪装成一枚戒指。真是令人费解。

不过,看见这枚熟悉的银针,就像看见总是笑呵呵面对困难的爷爷,顷刻间给了她莫大的勇气,让她在这陌生世界里很快安定下来。

“裴刺史来了!”

“让开、让开!”

船下有人声传来,船上的人纷纷转头看去:

苏四郎领着位紫袍青年大步走上跳板,他俊朗的脸上没有任何笑容,薄唇紧抿,无意中透出一丝愤怒,紫色官服更是衬得他有种不可直视的威严。

这么年轻?苏洛泱有些意外。

刚才阿兄说去请刺史,她还有些犯嘀咕,以为他们是在吓唬船上这些人。

据她研究古代经济发展史,频繁查阅历史资料的经验来看,洛阳是上州,上州刺史为从三品下,就算两京皇亲国戚、高官重吏云集,当地行政官员往往被血脉压制,这二十来岁的年轻刺史,也大大超乎她想象。

说多错多,洛泱打定主意少说话,反正她现在就是个失忆小白花,装都不用装,特别真实。

裴刺史一眼看到楚楚可怜的洛泱,朝她微微点头,袍子一撩,端坐在正中椅子上,跟着上船的法曹参军周灿往他身边一站,几个衙役“哗啦啦”的在他左右站定,裴煊扫了一眼,这才开口:

“船上所有人,按苏小娘子落水时的位置归位,周参军,给他们登记姓名家宅,案发时身居何处无人证者,全都押回府衙另行讯问。”

“是!”

别人不敢得罪这些小衙内,裴刺史可不怕他们。

比官品,也许有人家中比他官品高,可他母亲是圣上最看重的姑姑陈留大长公主,当初圣上得宦官王守澄拥护仓促登基,为稳定东都,他这位姑姑功不可没。

单凭这点,就让陈留大长公主的长子裴煊,这位进士科探花郎敢管洛阳不平事。

看着大家老老实实坐回原位,让衙役录着姓名,裴煊这才转过头来淡淡问了一句:

“你怎样?听四郎说,你受的惊吓不轻。”

洛泱眼眶还是红红的,行了个福礼委屈道:“回裴刺史的话,刚才郎中已看过,说身体还好,只是现在我脑子里嗡嗡的,以前的事,什么都想不起来。”

裴煊明显愣了一下,有些难以接受,这一声“裴刺史”让他有些恍惚,他试探着再问:“如何落水,记得不记得?”

洛泱茫然的摇摇头。

这大概就是苏四郎说的“失魂症”。裴煊有些信了。

他们两家住隔壁,洛泱的母亲是珍王的嫡长孙女,珍王长寿,如今仍住在长安十六王府,连圣上都要给这位堂高祖君三分面子,所以他们这一支底气还在。

他是苏洛泱隔了两层的表兄。

这位邻家表妹,从小到大没拿自己当外人,什么时候唤过他“裴刺史”?看到这样温顺乖巧的她,裴煊有点哭笑不得,他安慰道:

“我把可疑之人带回衙门问话,你放心,会给你一个交代。”

“不不,我想听听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兴许,他们的话能帮助我恢复记忆。”

撒娇女人最好命,这一点苏洛泱深有体会。她在现代就是太过独立,做投资经理需要的独立缜密,又让她抛弃了撒娇依赖,二十七岁还孤影孑行,而会撒娇的闺蜜,男朋友都换了好几茬。

如今到了古代,她的金融专业似乎没了用武之地,好在生于大将军府,又有五个哥哥护着,这回,她可要好好释放女人天性。

撒娇扮可怜这招果然有效,裴煊想了想道:

“没用的审问你不用耗着,若是有疑问,我让人唤你来。”

记录还原不了细节,洛泱果断摇头,先给自己留条后路,不管用不用得上:

“事关于我,亲自参与更好。”

“你确定自己撑得住?千万别勉强。”裴煊已经松口,虽然不合规矩,但如她所言,若是能恢复记忆,这也未尝不可。

几个小娘子仍旧站在他们旁边,因为当时她们刚跳完舞,并没有落座。

看到英俊有才的裴刺史和洛泱说话如此温柔,各人想法就来了。

徐柔嘉站得与洛泱最近,每个字她都听在耳里,见裴刺史问洛泱撑不撑得住,她笑着拉起洛泱的手说:

“裴刺史说得对,你才好些,别太操心。恢复记忆这事可以慢慢来,一会我的问话做完了,就陪你回府等着,岂不更好?”

“娇气!郎中都说一切正常没事,偏要闹什么失魂症!难道是在水里遇到水猴被勾了魂?还是想趁机让全天下的人都可怜她?”

洛泱抬眼看去,正在说话那女子满脸不悦,翻出的白眼比樟脑丸还大,好像自己欠她五百万逾期未还一样。

她这是怎么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独占金枝

安国公府二公子季崇欢与杨家大小姐杨唯娴可谓天造地设的一对才子佳人,长安第一胖的姜四小姐却无自知之明,偏想要横插一脚。 在颜值巅峰呆了一辈子的姜韶颜一睁眼便变成了这位身形能够以一敌三的姜四小姐。 …… 上辈子为族人百般筹谋,到头来却落得个“祸国妖女”的下场为世人所唾弃,重生一世,姜韶颜只想当条咸鱼,从此桃花美酒、金齑玉鲙、华服罗裳,肆意一生。 安国公府世子季崇言简在帝心、城府极深,素有长安第一公子的美誉,走了一趟宝陵城,一向自视身高的他目光却落在了那个斜风细雨撑伞的女子身上。 季崇言看的目不转睛,感慨不已:“真是冰肌玉骨、步步生莲。” 随从大惊:此女身形壮如小山,世子是不是眼睛出毛病了?

漫漫步归·完结·193万字

楚后

故事从北曹镇驿站几个驿兵遇到一个求助的女孩儿开始

希行·完结·107万字

逍遥章

新书《花千变》开坑,欢迎阅读! 华大小姐很烦恼,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英明神武的她被一个傻子赖上了! 这一切还要从一块石头说起……

姚颖怡·完结·143万字

吉时已到

——新书《长安好》正在连载中—— 于北地建功无数,威名赫赫,一把年纪不愿娶妻的定北侯萧牧,面对奉旨前来替自己说亲的官媒画师,心道:这厮必是朝廷派来的奸细无疑—— 于是,千般防备,万般疏远,浑身上下写满了拒绝二字。 不料时运不济,行差踏错,鬼迷心窍,乃至人设逐渐翻车……最后竟还是踩进了这奸细的陷阱里!

非10·完结·86.8万字

掌河山

新书《谜案追凶》已发布~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争相求娶的香饽饽…… 公子:愿意江山为聘! 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不要。 * 崔子更冷眼旁观,决定张开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上门来。

饭团桃子控·完结·94.6万字

辞天骄

又名:孤被一群男人退婚以后 皇太女铁慈急于大婚,下诏选秀。 公侯子弟画像挂满一屋。风流病娇,高山白雪,春风十里,又野又甜 群美竞妍,皇太女绝不纠结 一夫一妻不觉少,三宫六院不嫌多。最起码排够一周,撑不住还有西地那非 奈何群美看不上大傀儡生的小傀儡。旨意未下,辞婚书已经雪片般飞来东宫 皇太女荣膺史上被退婚次数最高纪录保持者。 频频被退婚,老公还得有。 皇太女反手开盲盒,一镖扎中最丑的画像。 男人嘛,灯一关都一样。 就他了! 辽东王十八子,小十八美如花 自幼被奇货可居的母亲男扮女装,女装大佬技能点满。却遭了父王厌弃,兄弟排挤 大佬柔弱小可怜,大佬杀人不眨眼 好容易经营得地下事业,向至高王位霍霍磨刀关键时刻一纸圣旨,喜提太女夫。成为小傀儡的小傀儡。 辽东基业,未来王位,眼看都成泡影。 费尽心思摆脱婚约,却被一心攀龙附凤的母妃打包急送太女东宫。 缘,妙不可言。 公子,你那丑画像,万一皇太女瞎了眼依旧看中,怎么办? 万一我和皇太女真有如此佳缘...... 您就顺水推舟咩? ......我就杀了她呗。 双向真香 绣剑击穿万重门,颠倒乾坤作半生,谁逐江山谁举鼎,日月听我教浮沉。 我本世间桀骜人,袖拂殿前怨与恩,山河为卷刀作笔,半阙狂辞问仙神。

天下归元·完结·243万字

掌珠令

一婚更比一婚高的黑寡妇姜氏同大器晚成未来权臣鳏夫意外看对眼后,消极怠工的云薇先帮母亲姜氏掐灭其余小人,再帮继父克服考场紧张症,三帮未来的名将继兄克服晕血症,最后还要帮继姐摆脱恋爱脑。 骄矜权重的某男说,云薇就是我的掌上珠。 云薇:“起开,你麻烦更大好吗?” 总结:想做悠闲的团宠?先帮他们功成名就。 本文还可叫做《颤抖吧,黑寡妇》或《我娘有特殊的高嫁技巧》

舞夜夭·完结·148万字

登堂入室

元执第一次遇见宋积云的时候,宋积云在和她的乳兄谋夺家业; 元执第二次遇见宋积云的时候,宋积云在和她的乳兄栽赃陷害别人; 元执第三次遇见宋积云的时候,宋积云那个乳兄终于不在她身边了,可她却在朝他的好兄弟抛媚眼…… 士可忍,他不能忍。元执决定……以身饲虎,收了宋积云这妖女! 《九重紫》典藏纪念版2022年9月11日上市啦!欢迎大家关注!

吱吱·完结·82.7万字

墨桑

《吾家阿囡》的传奇开始啦!快来看看。 心狠手辣的李桑柔,遇到骄横跋扈的顾晞,就像王八看绿豆……

闲听落花·完结·14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