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卦了

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卦了

长夜惊梦

古代言情/已完结

210万字

完结于2023-11-1800:08:54
【已完结】 慕惜辞一代国师,一生算无遗策,唯独算错了狗皇帝的狠。 好在她有幸重生—— 重生后的慕大国师想开了,她决定不留机会,从一开始便斩断那狗皇帝的通天路。 于是她把目光转向了前生那最有可能登基却早夭的七皇子墨君漓,预备一路求神问卜,策谋开疆,将他推上至尊之位。 可谁知,这位看着温和正直、人畜无害七皇子,居然是只千年的老狐狸! 多年之后,锣鼓喧天,红妆十里。 慕惜辞看着侍女捧上的大红嫁衣恨恨磨牙:可怜她慕大国师重生一世,竟又错算了这只狗狐狸! 可那罪魁祸首却笑得满面春风:“阿辞不如算一算,待你出嫁那日,几时是风,几时是雨?” 【1v1双洁】【双重生】 【权谋朝斗,慢热,要动点脑】 【不是纯爽白爽无脑爽】 【逻辑自洽,但伏笔暗线多,满地坑】 【再说一遍,不是无脑爽!!】 【不准再问是不是爽文!!】 【崩溃扭曲的爬行】

第一章鸟尽弓藏

“国师大人,您看,这样可好?”梳着环髻的小宫女小心收好手中的玉篦,慕惜辞抬眼,铜镜中的女人面容娇美,眉眼间却是藏不住的疲惫。

“可以了。”她道,起身时眼前一花,险些重新跌回凳子,小宫女手忙脚乱地将之扶住,面上不由多了两分抱怨:“国师大人,小心。陛下也真是的,明知道您昨日才得胜而归,旅途劳累,今日便邀您去什么镜台赏雪。说要庆功,我看分明是想给您个下马威哩!”

“不可妄自揣测。”慕惜辞摇头,抬手安抚似的拍拍身侧的小丫头,继而推开她撑了伞,“若我戌时还未回来,你就离开这里。”

此一行,天心入坤宫,生死由命,回天乏术。

湖上生烟,雪色空濛,百尺镜台如素。

慕惜辞撑着伞,一步步踏上石阶,几日来的大雪压弯了行道的松树,她走过,伞尖触碰到松针,落下簌簌的霜。

镜台之上,远远看到那袭素色身影的墨书远笑着斟出一杯酒,那酒早被他放在红泥炉子上焙了许久,倒出来还是滚烫的,待她到时,温度正好。

“阿辞,来,这一杯敬你——此次出征南域,辛苦了。”

慕惜辞收伞落座,却不曾伸手接那杯酒,她垂眉,清冷的目光扫过红泥小炉和那杯尚腾着些许热气的酒,纤细而苍白的手指一下下敲打起低矮案几,嗒嗒的响。

墨书远面上笑意愈深,他撑着敬酒的姿势,默不作声打量起他面前的这位,他乾平的国师。

“陛下这一招鸟尽弓藏,用得越发娴熟了。”慕惜辞看着远方的素雪低叹,那叹息极轻,轻到只一脱口,便散入风中,随雪作尘。

“谁让我们的国师大人这么出色,令京城庶民都只知国师不识天子……阿辞,这样的绝世好弓,你要朕,如何留呢?”墨书远道,空着的手漫不经心拂过头顶高绾的髻,着重咬了个“朕”字,慕惜辞顺着他的指尖瞥见那根女子样式的流苏玉簪,瞳孔微缩。

“看来陛下是打定了主意,要送惜辞上路。”慕惜辞轻哂,取过那杯凉透的酒,将之一饮而尽——

“好酒,可惜冷了。”冷酒入喉割得她喉管生痛,慕惜辞挑眉,将那空了的酒杯倒置在小案之上,嗓音是惯来的平静淡漠,“如此,可还满意?”

“满意,自然是极满意的。”墨书远大笑抚掌,笑声中有种说不出的畅快,“阿辞,朕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你放心,你们两姐妹很快就会见面的——”

“见面?墨书远,你什么意思!”慕惜辞的脸色陡然一变,她适才饮下的那一杯明明是剧毒鸩酒,她自知已无甚活头,那么他说的见面……又是什么?!

“意思就是……慕惜音早就死了,在你第一次领兵远征大漠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墨书远说着起了身,自怀中摸出只小小的香囊,慕惜辞见到那东西,喉咙一甜,当即吐出口血来。

这是她送给慕惜音的东西,她日日携带从不离身,如今却……

“说来那可真是个绝世美人……只可惜身子骨太弱,朕那帮亲卫又猴急得很,她撑了不过两日,便香消玉殒了。”墨书远把玩着手中的香囊,眉目间尽是得色,“朕告诉她,若她不好好听话,便杀了你——你看,她果真是个听话的傻女人,临死前还求着朕放你一马。”

“怎么会……”慕惜辞按着肚子,腹内传来的剧痛令她几乎撑不住身形,大片绛色血液自她口中涌出,漫成淋漓的一片。

“你那之后算得的,不过是一具保存完好的、至今还没能落土的美人尸首。”墨书远敛了笑,一把将那香囊摔在地上,惊起一小片雪尘,“这得多亏了你姐姐常年体弱多病,不然纵使有人仿得了她的字迹,那卦中带着的病煞之气也要引得你起疑。国师大人,你输了。”

“哈、哈哈——”慕惜辞大笑,眼角迸出带着血的泪花,沾满赤色的指尖抓过几案,留下刺目的划痕,“墨书远,你当真以为区区一杯鸩酒,杀得了我吗?”

“国师天赋异禀,道行颇深,普通的鸩酒当然不行。”墨书远道,冷笑着后退一步,一直藏在袍袖里的琉璃佩瞬间摔成一地烟花,无数利箭应声破空,根根将她贯穿,慕惜辞指尖一抖,快成型的图文顿时散作云烟。

万箭穿心。

“忘了告诉你,慕国公和小将军的命,也是朕一手送出去的。”墨书远俯身,欣赏什么上好的珍奇似的看着面前奄奄一息的女子,眼中滑过一丝不可名状的快意,“传朕旨意,国师征战劳苦,带病累年,而今猝然薨逝,朕甚觉心痛,特封淑妃慕氏为后,入主中宫,以慰国师在天之灵!”

慕氏淑妃……慕诗嫣!

慕惜辞瞪大了眼,最后一口气自体内逸散,她终究是死不瞑目。

“陛下,国师的尸首要如何处理?”有人小心翼翼地扫了眼他们故去的神话,目含忌惮。

“拖下去,扔进乱葬岗。”墨书远甩袖,大步离去,亲卫们恭谨行礼,而后拖着那具还未冷透的尸身下了镜台,血色蜿蜒了百尺有余,凝成绮艳的冰。

那夜湖上忽然生了大风,漫天飞雪封锁了镜台,只余一柄沾了血的纸伞躺在案边,是天地之间唯一的火色。

“小姐小姐,醒醒,您该喝药啦!”小丫鬟在耳畔叽叽喳喳吵个不停,慕惜辞下意识蹙眉,挣扎着想要拒绝,她惯来不爱喝那苦兮兮的东西,何况她这身子是频繁动用奇门卦术算废的,寻常汤药根本不能让她缓和半点。

“小姐,灵琴知道小孩子不喜欢吃药,特意拿了碟蜜饯,咱们三日后就要启程回国公府了,您可不能再病着呀!”灵琴见到自家小姐的模样失了笑,于是放下药碗餐碟,耐心的安抚起慕惜辞来,声音也越发温柔,“小姐,那药真的不苦,您快起身吃了吧——”

小孩子?她今年二十有八,早不是什么小孩子了。

而灵琴……灵琴她早在十八年前便死在劫匪刀下了呀。

慕惜辞眉头蹙得更紧,拼全力挣开了眼睛,鸩酒入腹和万箭穿心的疼痛犹在,她浑身软麻,生不出半分力气。

“您总算醒了,我扶您起来。”灵琴道,仔细万分地将慕惜辞扶起,倚在榻前,继而送上那碗热汤。

药液入口苦涩不堪,喝得慕惜辞整张小脸都皱成了一团。

“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今天是长乐二十二年十一月初一,怎么了小姐?”灵琴关切道,慕惜辞微微晃头,眼底波澜浅浅。

长乐二十二年,十八年前。

她重生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皇上他总想以身相许

假儿子又如何,女子照样可以翻云覆雨。 (1v1甜宠爽,疯批病娇狠起来自己都怕女主vs敏感谨慎脑补过头一心护短男主) 萧钰一朝穿越,成了乾国摄政王的“嫡子”,为了活命,她走上她爹的奸臣老路,成了恶名昭著的小摄政王。 天天早起晚睡,担惊受怕,白天震慑朝臣,晚上还要开导自闭小皇帝,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惨,只盼着小皇帝快快长大,她可以功成身退。 * 可是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小皇帝长着长着就歪了。 小时候还总抱着她哭唧唧,长大了就反过来了…… * 小皇帝君容二十岁的时候反手把他爱重的太傅关进了寝殿。 萧钰:“陛下你想做什么?” 君容一本正经的看着她:“太傅为了朕多年未娶,朕良心不安……” 萧钰:“说人话!” 君容微微一笑:“太傅总想着江山安定,功成身退,可朕只想大权在握,太傅在侧,怕你跑了,朕只好出此下策。” 萧钰:…… 不得了,白菜长大了,想反拱!

非扶·完结·121万字

病弱权臣的玄学小娇妻

新书《长公主她总想怂恿臣谋反》已开~ 秦池第一次见安诺,她正被人追杀晕倒在自家篱笆小院门口。 他毫不犹豫的关上了院门,心想谁救她谁是蠢货。 然后,他成了那个蠢货! 安诺人前一套人后一套,整日神神叨叨游走在各大富豪权贵之间,活脱脱一神棍模样。 秦池嗤笑! 虚伪的女人,日后谁娶了她谁倒霉! 然后,他又成了自己口中的倒霉蛋! 秦池:这脸打的,真疼! 后来,安诺的名气在晏国越发的大,仇家闻讯赶来。 安诺留下巨额财富之后收拾东西连夜跑路。 结果东西还没收拾完,她就被某刚考上新科探花郎的病弱夫君堵在了房内。 秦池:“想携款潜逃,没门!” 安诺:“我被人追杀!” 秦池:“夫君护着你!” 安诺:“敌方后台很强大!” 秦池:“乖,你夫君后台同样强大!” …… 遇到安诺之前,秦池只想老老实实在乡下苟完这笑话一般的人生。 遇到安诺之后,他主动拾起了刀,拿起了盾,踏入了自己一直想要逃离的朝堂。

荞默·完结·138万字

师兄皆大佬唯我小废柴

外人看来,她就是整个师门的耻辱,因为整个师门除了她都是大佬。七个师兄一个比一个强。更让外人羡慕嫉妒恨的是,大佬师兄们待她如珠似宝,不让她受一点委屈。御敌之时,师兄们永远争相拔剑挡在她前面。她咬牙掀桌,师兄们,你们挡着我了,一边去,我真的可以自己来!要怎么解释别人才相信,她不是废柴,她是大佬中的大佬啊!

白天·完结·257万字

仙风药令

她是古医家族最神秘的存在,却丧命在最亲的人手中。 一朝重生,她成了生活在食物链最底层的楚千棠。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身娇体弱的贵公子沐宸,怎么也没想到,他本只想逗逗那小子,却不想竟让自己一步步的深陷…… 当他已经决定冒天下之大不韪时,却发现他竟是她…… 文中片段: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他神色淡淡,步伐从容,白衣飘逸,墨发飞扬,身上自然而然的散发着一股仙风贵气,让她恍惚间有种错觉,他不是走在山坡下的杂草树木中,而是从九天乘风而下,漫步在云端之中。

凤炅·完结·74.1万字

小王爷他必不可能动心

【双洁,凭借医术搞事业女主X疯批美人抢江山男主】 顾珞穿越成了安平伯府养在庄子上长了15年的二小姐。 二小姐人美心好就是眼睛瞎,从庄子上来了京都,就被郁王府的小王爷迷得七荤八素。 就在顾珞穿越当天,二小姐打算把小王爷生米煮成熟饭...... 一年前。 不算宽敞的马车里,顾珞指了郁宴旁边的位置,“我坐这里?” 郁宴靠着车壁,难以置信的道看着顾珞:“不然呢?你还想坐我腿上?” 顾珞:! 可去你大爷的吧! 一年后。 宽敞的马车里,顾珞指了郁宴旁边的位置,“我坐这里!” 郁宴:...... 呜呜呜呜,是我的腿没有马车舒服吗!

苹果小姐·完结·100万字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摄政长公主权势滔天,野心,手段毒辣,所以活该被至亲谋杀,尸骨无存? 重生到闲散王爷府上,凤执表示很满意,白捡了几年青岁,郡主身份悠闲自在,还有个未婚夫婿俊美出尘。 本想悠闲过一生,然而山河动荡、皇权争斗,终究是躲不过权力倾轧。 鲜衣铠甲,华裳锦绣,她千方百计谋夺权势,终于大权在握,登临帝位。 凤执磨牙,她可算是知道某人的用心险恶了。 --------- 江山为棋,翻手云雨,覆手乾坤,落子无悔! 邪魅冷酷权欲女主VS腹黑闷骚病娇男主。 男强女强,势均力敌,一对一,强势爽文宠文。

妖殊·完结·78.5万字

江山谋之锦绣医缘

【丧萌团宠穿越女主vs伪善团惧重生男主】 段音离穿越了。 从一个医术精湛的“小中医”变成了太医府的大小姐,看似妖里妖气,实则又丧又萌。 平生所爱一是医、二是肉。 后来她遇到了一个人,成为了她生命中第三个特例。 傅云墨重生了。 从一个弑父杀君的大反派变回了人见人怜的谪仙皇子,表面无欲无求,实则狼子野心。 从满级号再回新手村,他只想逍遥度日,可遇到段音离之后,却为她再次拿起了屠刀。 * 【小剧场】 某日,下人于荷花池旁忙碌,将破败的荷叶尽数除去。 段音离眸光淡淡,一边啃着鸡腿一边嘟囔了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可惜了……” 翌日天阴,她穿廊而过,意外发现池中荷花未尽。 雨打荷叶,音色清脆。 她自言自语道,“这荷叶怎地还在?” 身后男子长身玉立,将手中披风披在了她的身上,薄唇轻启,“静听雨声。” 半晌后又道,“与你一起。” 她回眸,一脸真挚道,“听说,下雨天和鸡腿更配哦。” 他垂眸,唇边漾起涟涟笑意,一脸宠溺的递上了鸡腿。 * 这是一个小病娇找妈妈,找完妈妈找爸爸,顺路捡个大病娇夫君谋朝篡位的故事。 还是一个大漂亮领着小漂亮收拾一群丑八怪的故事。 更是一个大面瘫和小面瘫互宠,把彼此宠的不再面瘫的故事。

公子无奇·完结·137万字

小千岁

沈却做了一个梦,梦里江山倾覆,皇室被囚,锦衣华服的青年高坐玄堂之上,眼尾轻挑时,皙白指尖杵着脸侧朝着下方说道: “都杀了吧。” 京城血流成河,民不聊生,二十六岁的他被迫自尽于沈家祠堂。 醒来后,沈却只想找到梦里那人,早早杀了这狼子野心之人以绝后患,可谁也没告诉过他,那个视人命如儿戏的小千岁。 她居然是个女人!

月下无美人·完结·107万字

踏枝

新书《燕辞归》已开 --------- 【双强、甜宠、玄学大佬女主VS腹黑太子遗孤】 秦鸾梦见了师父。 师父说,让她下山回京去,救一个人,退一桩亲。 * 我的道姑女主是有些玄学在身上的。 #玄学大佬下山,退婚、救人、夺江山#

玖拾陆·完结·92.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