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公府的小媳妇

国公府的小媳妇

崔淇

古代言情/已完结

54.1万字

完结于2021-12-05 23:57:09
传媒公司女CEO,过劳死,魂穿伯爵府嫡女。 重活一世,原本打定主意做条咸鱼,躺享富贵。 崔然一脸狡黔:休想,起来,否则毁了你! 孙希挥拳反击:看谁毁了谁! 长大后。 孙希仰天长笑:哈哈,报应啊,你也有今日。 名满京师的世子爷,居然被未婚妻给绿了。 崔然反击:你又没绿我。 孙希瞬间懵圈了。 一夕之间,遭遇各方势力裹挟, 父母亲长全体叛变, ‘欢欢喜喜’推她入‘火坑’。 从此开启战斗模式: 你在朝堂步步为营,叱咤风云。 我在后宅攘外安内,静修己身。 强强,宅斗,朝堂阴谋阳谋权谋。 各朝代宫闱秘事,疑案悬案。 奇闻趣事,权臣诡谋。 这是什么野狐禅? 不,都是真史料,真历史。 一书包天下,还披着一层古代言情的外衣。

第01章 宠妾灭妻风波起

孙家大宅内,气氛紧张。

秋黄落叶,悄悄着地。生怕声音大了,惊着了宅内的人。

孙家正堂灯火通明,太师椅上,大老爷正襟危坐,嘴抿得紧紧的,堂下跪着两个年轻女子,其中一穿红紫相间纱裙的正瑟瑟发抖着。

另一个穿淡黄色纱裙,上衣花色也极其素雅,背挺得笔直,一脸淡然,一副清者自清的神态。

大老爷姓孙,名允良,刚升任江宁府知州,眼下正值新官上任三把火,府衙事务已是忙的不可开交。

不想内宅歹人,竟然趁着大娘子产期临近,身体不适,生出乱子来,幸而早上大小姐撞见,及时阻止了这场灾难,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孙允良拳头紧握,后背凉飕飕的。

“老太太来了”,老管家附耳对允良道。孙知州赶紧起身,迎到门口。

远远看见假山后面,两个丫头提着照明灯笼,蹑足前行,林妈妈扶着老太太在后头,刚走到门口,看到孙允良一脸官司,便怒道:“已经是一府知州了,还这般沉不住气!”

孙允良后退几步,赶紧跪下:“儿子有罪,内宅不宁,劳动母亲大晚上还要起床来处理内宅事务,只是——”孙大人自知理亏,不知该如何回复此事缘由。

“你也不必说了,此事林妈妈已经跟我说过了,原是内宅妇人之事,里面的歪歪绕绕你一个大男人如何审得清!”

“原本我也懒得再管,但此时你大娘子产期临近,不便处理,此事又累及你官声,于我们家未来大有干系,我也少不得要讨你嫌,替你审一审。”

孙大人脸露愧色,“母亲说的哪里话,是儿子宠妾过度,才有如今之事,母亲说这话,儿子愧不敢当。”

孙母面色稍霁,压低声音摆手道:“这事情原本不宜伸张,你倒摆出衙门断案的架势来,快提辛氏和她丫头来我房内,其他人一概不许跟来。”

孙大人羞惭道:“那些都是签了死契的下人,也是孙府的老人了,儿子想着事情还尚未发生,便……”

老太太似懒怠再说,让林妈妈扶着便要回房。

孙大人亦步亦趋,待进入老夫人内堂,林妈妈便叫下人全都出去。

老太太规矩极严,各人皆是缓缓鱼贯而出,更皆老太太礼佛,需要清净,丫鬟仆妇环佩全无,走路无声响。

彼时,屋内只剩下孙允良、林妈妈、辛氏与其丫头夏至。

孙允良扶老太太坐好,自己站在旁边。

老太太缓缓道:“辛氏,你好手段,你打量你的事瞒得滴水不漏吗?还不快从实招来!”

辛氏现时正低着头,心道好厉害的老太太,现下一点证据和端倪都没查出来,还能这样淡定。

她主意既定,便抬头道:“老太太,此事我实在是冤枉,夏至背后定是有别人指使,谋害大娘子,再污蔑我,此乃一箭双雕,诛心之计啊!”

红紫纱裙的丫头顿时抖得更厉害了,瑟缩道:“没有人指使奴婢,此事乃奴婢一人所为,我记恨大娘子因厌恶辛姨娘而总是无端责罚奴婢,所以……”

“你这个丫头还在说谎,此事若无上千两银子,那大夫能替你办这种伤天害理之事?”

“况你这丫头平时行事最是和平,人家要你顶抗杀头之罪呢,你还替她瞒着!”老太太怒道。

夏至原本胆子便小,此时听老太太这般讲,更是吓得哭了。但仍是闭紧了嘴,不敢说话。

老太太转头对辛氏道:“我本着上天有好生之道,再给你一个机会。”

“你自己说出原委,赶紧拿出解药,救下云哥,我还可饶你一命。”

辛氏顿时泪如雨下,辩道:“老太太明鉴,云哥和泊哥一块儿上学,一块儿吃饭。”

“如果我在学堂的饭菜里下毒,这不是也害了我的泊哥儿吗?”

原来临近子时,辛姨娘的丫鬟夏至在走廊边左顾右盼,偷偷摸摸地往前走。

太太嫡出的大小姐孙宁因照顾母亲晚了,回自己院子里经过看到了,便觉有古怪。

于是偷偷跟着她,只见夏至到了孙府后院的墙角边,拨开草丛,露出狗洞,居然伸出一只手来,手心放着个小布包。

夏至拿到鼻子边闻了一下,接着从腰间掏出一包黄色的布袋,准备放到那只手上。

孙宁即刻冲出去,抓住夏至的手,夏至一声呼喊,那只手立马缩回去了,待孙宁着人去外围墙捉人,那人早跑了。

孙允良找来自己表哥张大夫来验药,不曾想,这竟然是银针都验不出来的毒粉,少量不足以致命,人也并无不适。

但若服用达半年以上,届时只需要再食上几碗无毒的银杏便可毙命。

若不知道毒药粉配方,解药很难配,需不断试毒,耗时许久!

孙允良看老太太这么说,想是云哥已经中毒了不成?

老太太看他那糊涂儿子还不知道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你这个糊涂蛋,引了这么个祸水进门,云哥快死了,你还不知道呢!”

孙大人惊道:“他不是在大娘子屋内睡着了吗?”

辛氏内心一惊,面上仍是淡定的样子。老太太没有证据,若是有,当不会如此行事,但她内心还是不免忐忑。

老太太拿起桌上的毒药粉,对允良道:“我们家学堂里的厨子是我从申家带来的,几十年的老仆了,对我忠心耿耿的脸。”

“老婆孩子也都是在我们庄上过活。前几天,他来跟我汇报哥儿们的饮食情况。”

“他说辛姨娘派夏至来送钱,跟他说泊哥儿最近很是喜欢吃银杏,望师傅饭食中能给哥儿添些。”

“云哥儿看泊哥儿吃得开心,也要吃,于是这两天,师傅还给多做了一点银杏。”

老太太使了一下眼色给林妈妈,林妈妈就出去了。

“刚才老爷在大堂的时候,我派人搜了你的暮霜阁,在夏至的房间里,发现还有跟这包毒粉一样的药粉,你怎么解释?”

辛氏道:“夏至擅做主张,打着我的名义跟申师傅乱传话,她对太太怀恨在心……”

“你还敢狡辩,夏至即便恨太太,云哥和她可是无冤无仇,她为何要害他?云哥死了,于她有何好处?”

辛氏听了这话,犹自辩解:“夏至痛恨太太,自然也记恨她的哥儿。”

老太太冷冷的看着辛姨娘,不发一言,不一会儿,林妈妈回来了,还带来一个小伙子,约莫十八九岁上下。

夏至一看到这个小伙子,惊恐异常,喊道:“哥哥,你怎么来了?”

小伙子看夏至跪在地上,浑身抖筛糠似的,便觉不妙,赶紧跪下对老太太道:“老太太饶命,不知小妹犯了何事?”

林妈妈答道:“你妹妹毒害知州老爷嫡长子。”

小伙吓得赶紧磕头,讲话却掷地有声:“我妹妹从小本份厚道,断不会做这等恶事的。请老太太明察、”

老太太道:“你妹妹自是不敢,此事定是有人背后主使。”

“我知道你前段时间在庄上犯了事,依律当处极刑,但过后你不但没事,反而还可以回庄上做事,你以为是何故?”

小伙愕然,不想老太太竟连这事都知道。

“我已经问过了庄上的副管事,你‘误杀’的那个人,是辛姨娘的远亲。“

“前几年家乡遭了水灾,活不下去,只得背井离乡,来投靠辛姨娘。”

“你哥哥刚去庄上不久,自然不知,但他那夜打死的老妇,其实并没有死,只是送回辛姨娘的老家养老了,她们在诓你呢!”

孙允良等人听到这里,已经是渐渐明白过来了。

夏至眼里满是绝望和伤心,盯着辛姨娘道:“姨娘,这是真的吗?”

辛姨娘这才有点慌了,但她素有城府,面上却什么也不露。

老太太道:“这件事情,我早在半年前就已经知道了,只是当时你未曾真正害人。”

“想来你也有可能只是施恩于人,望夏至日后能真心为你着想,护你和哥儿周全。”

“你风评一直不错,慈母之心,怕也是无奈为之。”

辛姨娘眼睛一亮,计上心头。

老太太喝了口茶,继续道:“但我细想想你做那么多事情,兼着当时大太太刚有孕,只怕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为防患于未然,我便派人盯着那老妇人。同时也吩咐林妈妈紧抓家里门户,以防小人作乱。”

“如今夏至被抓,我才知道,你却是存了这样毒的计策。”

“夏至房内还遗留少量毒粉,想来已是用了不少,事已至此,你还要替她瞒着吗?”

最后一句话,她是对着夏至说的。

夏至磕头如捣蒜,哽咽道:“老太太,大老爷,奴婢虽然常受太太责骂,但是也万万不敢害太太性命啊。”

“半年前,奴婢哥哥打死了人,对方非要我家赔偿五百两银子,才不告我哥哥啊。”

“辛姨娘听说此事,给我送银子,派人替我料理这件事,奴婢不从,我哥哥就没命了,奴婢也是万不得已~”

老太太问道:“辛氏是让你如何下毒的?”

夏至道:“辛姨娘拿钱让我收买了学堂里负责刷锅的胡安,每日在锅里刷那毒粉。”

“只因近日老爷升官搬家途中,胡安不慎遗漏了毒粉,更皆夫人产期日近,云哥还没有毒发,辛姨娘才叫我继续采购毒粉,加大药量。”

“但辛姨娘说了,此粉只会让人患病一月左右,看似病危,实际上配出解药,便会好转。”

“选在太太产期近日发作,只是想让太太难产,日后缠绵病榻……”

孙允良越听越惊愕,平时温文尔雅,善良柔美的辛姨娘,心计居然如此之深。

他嫌恶地看着辛姨娘,怒道:“你这歹毒妇人,还不快拿出解药救云哥。”

辛姨娘满眼含泪,对着夏至怒道:“你这贱婢,随意攀诬,我若叫你在锅里下毒,我泊哥儿不是也中毒了吗?”

夏至气道:“姨娘有解药,怕什么?你每日给泊哥儿喝解毒汤水。”

辛姨娘继续狡辩:“我是泊哥儿亲娘,也是好人家出身,怎么可能不知人命关天的道理。”

“何况是药三分毒,我怎么舍得我泊儿的身体有半分损伤,他还只有六岁啊。”

“大太太素日刻薄我和泊哥,我只想着她能够缠绵病榻,没有心思害我们娘儿俩就够了,定是你这贱婢偷偷换了药。”

“可怜我的泊儿,此时也不知道有没有中了你的毒。”

说完也不顾体面,便要上手去抓夏至。

孙大人眼见此事陷入胶着,想想平时辛姨娘温柔婉转,待下宽和,怎么也不像能做此毒辣事的人。

况且此事都是夏至在中间交接,中途动了手脚,见财起意,想要不归还辛姨娘的救命钱,又能一举除了大太太这个眼中钉,也未可知。

于是转头呵斥夏至:“你这贱婢……”

“都给我住口!”老太太怒道。

“如此证据确凿,辛姨娘还能诡辩,果然心思灵动,口齿伶俐。”

“既然我儿子糊涂,那就让我来做这个恶人。”

“林妈妈,去把太太的陪房周芸家的叫来,叫人守着云哥和泊哥,别人一概不许靠近。”

“既然我两个孙子都中毒了,那么便在一起照顾,试药也一起试。”

辛姨娘内心大惊,试药一起试,那泊哥,但她又惧怕背上毒杀嫡子的罪名,想来泊哥也是老太太的孙子,她不至于害他。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独占金枝

安国公府二公子季崇欢与杨家大小姐杨唯娴可谓天造地设的一对才子佳人,长安第一胖的姜四小姐却无自知之明,偏想要横插一脚。 在颜值巅峰呆了一辈子的姜韶颜一睁眼便变成了这位身形能够以一敌三的姜四小姐。 …… 上辈子为族人百般筹谋,到头来却落得个“祸国妖女”的下场为世人所唾弃,重生一世,姜韶颜只想当条咸鱼,从此桃花美酒、金齑玉鲙、华服罗裳,肆意一生。 安国公府世子季崇言简在帝心、城府极深,素有长安第一公子的美誉,走了一趟宝陵城,一向自视身高的他目光却落在了那个斜风细雨撑伞的女子身上。 季崇言看的目不转睛,感慨不已:“真是冰肌玉骨、步步生莲。” 随从大惊:此女身形壮如小山,世子是不是眼睛出毛病了?

漫漫步归·完结·193万字

娘子且留步

新书《花千变》开坑了! 颜雪怀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看到有人在为她拼命,她很欣慰,这一世终于能安安静静做一朵含苞待放的小白花了,可是手里的这一把烂牌是怎么回事? 颜雪怀:娘啊,我来了,打架带上我! 某少年:我也...... 李绮娘:离婚了就别来烦我,闺女归我! 某大叔:我也……

姚颖怡·完结·156万字

催昭嫁

重回豆蔻年华的慕昭昭,一想到嫁人之后要对婆婆晨昏定省,还要管教好妾和不是自己生的儿女,奉承上司家的夫人,交好同僚家的太太,打理好家里琐事,她就想绞了头发去当姑子。 可惜计划没有变化快,她遇到了不一样的男人,从此满心欢喜的想嫁人。

酷美人·完结·112万字

隐世医女

活明白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是个真糊涂,人生有没有重来一遍? 秦念西真的重活了一遍。 这一世,她从重重围困的后院出走,虽过着隐世生活,却以一手惊世医术力挽狂澜,让该好好活着的人好好活下去。 他们活着,能让这太平盛世延绵下去,让战火不能重燃,还这天地一片清明。 也能让她的存在,回归到本来的意义。 原来世间万事,不过一念之差。

蒹葭浮沉·完结·104万字

掌珠令

一婚更比一婚高的黑寡妇姜氏同大器晚成未来权臣鳏夫意外看对眼后,消极怠工的云薇先帮母亲姜氏掐灭其余小人,再帮继父克服考场紧张症,三帮未来的名将继兄克服晕血症,最后还要帮继姐摆脱恋爱脑。 骄矜权重的某男说,云薇就是我的掌上珠。 云薇:“起开,你麻烦更大好吗?” 总结:想做悠闲的团宠?先帮他们功成名就。 本文还可叫做《颤抖吧,黑寡妇》或《我娘有特殊的高嫁技巧》

舞夜夭·完结·148万字

病娇皇子赖上门

【新书已开,《重生后我弃了天运之子》,求收藏,求推荐,求好评】 传闻侯府叶四姑娘八字命硬,克六亲,克邪祟! 三皇子刘珩病弱,渣渣皇帝手一挥,让三皇子刘珩出京,到叶四姑娘身边享受一下克邪祟的待遇。说不定哪天病就好了。 叶慈:皇子亲临,啊,我好紧张! 然后顺手就给了个下马威,皇子待遇转眼就从大平层360°无死角无敌风景落到老破小。 三皇子刘珩:客随主便。 叶慈:皇子殿下,你赶紧回京吧!我这庙小,容不下你。 三皇子刘珩:本殿下住着舒服,不打算走了。 叶慈:亏大了! 三皇子刘珩:是啊,亏大了。贴钱又贴人,叶姑娘要对本殿下负责啊!

我吃元宝·完结·132万字

娇娘发家录

新文《我全家都带着金手指穿越了》已发,欢迎移步支持! 穿越了,穿成乡野山间的小农女,瘦不拉几,衣不蔽体, 爹早亡,娘病逝,和奶奶相依为命, 好在门前就是一条长河,屋后就是一座大山,有山有水, 宋秋表示,不怕不怕,撸起袖子加油干,发家致富,带奶奶过上好日子! PS:细水长流文,本文所有设定仅为了本文故事,切勿考据。

树洞里的秘密·完结·167万字

穿越后,我被竹马拖累成了皇后

顾静瑶很倒霉,遇到车祸穿越,成了武安侯府的四小姐上官静。穿越也就算了,穿成个傻子算怎么回事啊?!更加倒霉的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呢,她已经被自己无良的父母“嫁”进了淮阳王府,夫君是淮阳王有名的呆儿子。 傻子配呆子,天设地造的一对儿。新婚第一天,萧景珩发现,媳妇儿不傻啊!而上官静则发现,这个小相公,分明机灵得很啊……

旺财是只喵·完结·163万字

锦衣色

一个屠户的女儿,坐没有坐态,站没有站姿,又痞又赖,怎么做官家的大小姐? 武馨安听了大眼儿一瞪,反手从腰间抽出那么明晃晃的杀猪刀,一甩手,嗖的一声,锋利的刀尖没入了黄花梨的桌面中,刀柄犹自不停的颤动着, “怎么不能做了,我这不是做得挺好么?这上上下下人人都说挑着大拇指的称好,你们说……是不是?” 武家众人目光都盯在那颤动的刀柄上连连点头, “大姑娘说的是!” “大姐姐说的极是!” “大小姐说的千真万确,对得不对再对了!” …… 媒人:这个……裴大人一表人才,要貌有貌,要权有权, 这满京城里的大家闺秀都能嫁得,便是驸马爷必也是能做一做的,不如挑一个别家的姑娘? 裴赫缓缓摇头, “不,就娶武家的姑娘!” “那……那武家的姑娘,二小姐貌美如花,三小姐知书达礼,不如选她们如何?” 裴赫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放在膝头的一双手,五指修长,肌肤洁白,又下意识的曲了曲五指,继而定坚定的摇了摇头, “不,我就娶武家大姑娘……” 这就是一个男女为彼此所迷,凑成一对的故事!

江心一羽·完结·13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