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心尖上

在他心尖上

孟枝

浪漫青春/已完结

39.2万字

完结于2022-02-0512:15:00
[双重生,病态,双向救赎] 一一 那时候,月光落在她肩上,发丝闪着光晕,她很美。 后来她死了,他也跟着死了。 糟贱生命的人是要下地狱的。书上说。 重活一次,这次他向着光肆意生长。 要问贺礼的爱是什么,他会说,是低到尘埃里,烂在骨子里,像是天崩地裂,像是世界末日,没了明天。 他总认为这一生死也为她,活也为她。 他总认为自己性格缺陷,沮丧,抑郁病态跟他待在一起是没有明天的。 直到后来那张全家福.....飘摇不定的魂有了避风港....

第1章重回高二

“许愿!”

高二重点班教室里特别安静,只有粉笔在黑板上了摩擦声,孙榕放下粉笔盯着倒数二排趴在课桌上的女生,呵斥了一声。

一旁戚梦吓了一跳,偷偷推了推许愿。

“许愿站起来!”

许愿脑海一片空白,身体僵硬,慢慢地站起来,讲台上,三十出头的女人戴着眼镜,她嘴一张一合,在说话。

许愿耳朵里如同有隔膜听不清,嗓子里也发不出一点点声音,只是呆呆的看着。

这是……高二班主任。

高二?

她怎么回到了七年前了,明明她已经出车祸死了。

现在却完好无损的站在高二数学课的课堂里。

许愿目光呆滞,心头跳的很快,手指紧紧捏着书本,木讷的一动不动。

戚梦急忙起身帮她戴上助听器,她才听到孙榕的声音。

“学习越来越退步了,上课还睡觉?”

许愿张了张嘴,感觉嗓子里干涩的厉害,说话特别艰难:“我,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上课还睡觉。”

许愿低下头没再说话。

孙榕扫了她一眼,大概是她学习好,是从来不犯错的好学生,不再说什么,继续讲课。

“坐下去吧,好好听课。”

女生慢慢坐下,盯着黑板上白色粉笔字,眼圈发酸。

她七年后死了,才24岁,死在她逃离那个阴暗少年的路上,车祸死亡。

上辈子她把贺礼当魔鬼,最后才知他情深义重,爱她入骨,甚至可以为了她杀人,然后跳楼自杀。

她躺在病床上,慢慢闭上眼睛,体验死亡,可那场死亡就好像睡了一觉,醒来,竟然回到了七年前。

下课铃声把许愿从回忆里拉出来。

身旁,戚梦一边收拾书包一边问她:“愿愿,你最近脸色不好,状态也不好,怎么了?”

“戚,戚梦。”可能是太久没说话了,许愿嗓音嘶哑,声音极小,叫着戚梦的名字,也涩涩的。

“怎么了?”

许愿摇头:“没,没什么。”

戚梦没看她,低着头翻着书包,自顾自的说:“我今晚不能陪你去那种新开的麻辣烫店了,我们家一个月一度的家庭会议放到今晚了。”

许愿张了张嘴,嗓音哑:“好,那你先回去。”

“那我先回家了。”

“嗯。”她慢慢点头。

戚梦走后她一直坐在座位上发呆,好一会儿才缓和过来。

她抬眼,目光打量着身边环境,明亮的教室,黑板上的方程式,摆放整整齐齐的课桌椅,后面她亲手画的黑板报,主题是教师节。

教室里的同学,值日生擦着黑板,还有她身上华阳五中的校服,纹绣的校徽明晃晃的。

心头悸动的厉害,快要跳到嗓子眼,胸口闷闷的有点疼,甚至觉得不可思议和荒唐。

可真真切切的回来了,一切被重新洗牌,她开始茫然和无措。

“许愿,你上晚自习啊。”女生问。

许愿盯着面前女生,轻轻点头:“啊,嗯。”

“那一起去吃点东西。”

“不,不了,我,还不饿。”

晚自习时,她盯着英语单词一个也没记下,手握着笔,也感觉陌生了。

心头悸动的厉害,一刻也不安稳。

放学,许愿磨蹭到最后一个才走,时隔七年,脑海里在记忆深处越来越模糊的建筑物,还有晚风带过来的桂花香,是学校里的味道。

许愿心头突然特别忐忑,果然还未走出学校就看到那个少年。

她心脏跳的很快,脚步好像灌了铅,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

他黑色宽松衬衫,黑色破洞裤子,嘴里咬着烟,和两个朋友往门口走。

许愿握紧书包的带着,默默走在他身后。

他朋友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话,他低头一笑,把烟放进嘴里吸了一口。

这个时候,他是华阳五中的霸王,在最差的那个班,做最野的事,家里有个传媒公司,很有钱,学校大楼一半是他家捐的。

他高一的时候个头就很高了,看着有一米八几了,病恹恹的样子,像刚睡醒似的,没什么精神,抽着烟。

也只有他敢毫不避讳的在学校抽烟。

这个时候他们还不认识。不过,贺礼在他们学校是有名人物。

许愿经常在学校听说过他打架,逃课,泡吧,实打实的不良少年。

她一直在走神,不知不觉走到了马路上,突然,一阵刺耳的急刹声,拉回了她的思绪,她急忙往路边缩了缩身子,脸上惊魂未定。

“妈的,找死是不是?!想死滚远一点?!真晦气!”

司机嘴巴一张一合的似乎在骂她,只是,她听不见,脑海里也一片空白。

她抬手摸了摸耳朵,低头去找助听器。

“原来是个聋子,死聋子听不到鸣笛声就不要在马路上乱跑,想死他妈去跳楼去!”

听到司机带着侮辱性的咒骂,走在前面的贺礼回过一次眸,看着女生弯腰鞠躬道歉,他手指攥紧,冷了视线。

“真她妈晦气!”

许愿低着头,一直在给司机道歉,那车重新启动,擦着她的身子疾驶而过,带起风从身边刮起。

许愿抬眸,看了一眼马路对面,梧桐树下,那抹身影已经走远。

许愿想走过去,看了一眼红灯,又收回脚步。

等了几十秒的红灯,许愿过了马路,远远的看到贺礼进了网吧。

许愿犹豫着走过去,经过网吧时,忍不住朝里面看了一眼。

蒋风正巧推门出来,对上到女生的目光,以为她想上网。

“嘿,小妞上网?”

“我……”许愿摇了摇头,“不上。”

她抬眸,匆匆扫了一眼里面那个少年,他咬着烟,拿着身份证给人登记,目光专注。

许愿的目光没有多停留,就短短一秒就偏开,然后转身回家。

蒋风扔了垃圾,回到网吧,想到刚刚那个女生,惊鸿一瞥,模样清秀:“刚刚有个女生挺漂亮的,穿着五中校服,咱们学校什么时候有这一美女了?”

“美女。”躺在沙发上的宋明朗拉着了盖在脸上的数学卷子,“哪呢?”

“走远了。”

“啧,不会是为了贺礼来的吧?”宋明朗转脸看向贺礼。

贺礼垂眸,吸完最后一口烟,把烟头按进烟灰缸没搭话。

宋明朗叹了一口气,没啥精神:“得,咱们没戏。”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卿似暖阳

【外软内刚甜妹子×阴暗偏执少年】双向救赎。 唐婉重生回了这一年。 邂逅了她的少年。 …… 邵舟辞回头,眼神阴郁:“别再跟着我。” 唐婉并不在意他的冷淡态度,声音软软:“邵舟辞,我没有家了,你收留我好不好呀?” “我们不熟。” 后来。 为她偏执成狂的少年抓着她的衣角,长手长脚地禁锢住她,眼角泛红,“唐婉婉,我养你一辈子,你不要走好不好?” “好。” 轻飘飘的一个字,许诺的是少女的一生。 你入了我的世界,我们此后彼此相依,一束光照进来,是心照不宣的融融暖意。

芷小棠·完结·27.8万字

我是真的很有钱呀

【正文完结,番外进行中!新书《白月光替身在娱乐圈躺赢了》已开,欢迎移步~】 【红袖“小甜饼”言情短篇征文金奖,可甜可盐一姐vs冷漠偏执忠犬,双学霸】 校内盛传,沈眠看上了隔壁学神校草江沉,好不容易追上却最终被甩。 同学会当晚,有人借着酒劲当众向沈眠表白。 被沈眠的拒绝气疯后,对方口不择言: “我从高一就喜欢你了,你宁愿倒贴也不愿意和我试试?” 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一句冰凉的嘲讽—— “她六岁就把我定下了,你算个什么东西?” ps:没有被甩!有隐情!男主极度忠犬,伤自己也不会伤女主分毫。 - 沈眠一直以为江沉是个从小在福利院长大、靠打工读高中的小可怜。 为了让他对恋爱生活没有顾虑,沈眠掏出压岁钱,拍拍胸脯告诉他:“放心,我真的很有钱!” 直到后来,江沉把自己的卡上交给她。 沈眠才发觉:原来穷光蛋竟是我自己??? - 江沉对一个女生心心念念了很多年, 正想着怎么靠近的时候, 却发现她对他一见钟情了。

时棠·完结·47.4万字

他比火光撩人

【沉默寡言消防员×妖艳霸气女明星】 二十三岁那年,苏遇遇到了陆子年。 路灯下那张摘掉消防帽后朝气蓬勃的脸,一下烙印在她心里,怎么也抹不去了。 如果用什么话来形容当时的场景,苏遇暂时只能想到一个词—— 经年难遇。 * 苏遇暂退娱乐圈了。 那个美的人神共愤; 成团出道仅两年就成为圈内顶流; 解体后影视歌三栖迅速崛起的娱乐圈紫微星苏遇—— 竟然宣布暂退娱乐圈了! … 网友A:苏大美女一定是压力太大,出去散心了。 网友B:苏大佬近年确实太忙,好好休息,静等回归! 网友C:该不是这两年没怎么接电视剧,演技倒退混不下去了吧? 网友D:楼上就是嫉妒,人家再混不下去也比你强… … 就在网友们众说纷纭,哭诉苏遇保重身体时,当事人正兴致勃勃地跟在某名消防员身后搭讪。 “哥哥,载你一程?” “我知道你叫陆子年了。我叫苏遇,加个微信吧?” “哥哥,真没有微信?要不,你把手机号码给我,我帮你申请一个?” 陆子年:“……” ** 几个月后,苏遇凭借一档消防员综艺重回娱乐圈。 综艺里有位消防员长相甚好,引发女网友热议。 然而综艺一结束,苏遇就在微博上公开了两人亲密合照。 苏遇:带男朋友献丑了@年 女网友们:???

落跑糖心·完结·44.1万字

不止沦陷

林姣和顾权恋爱两年,为了他的喜好扮演起乖巧顺从的小白花,甘愿卑微如尘。 她以为,顾权同她一样爱着彼此。 却在一次聚会上,听见他与旁人说:“林姣很好,但始终不是她。” 那时,林姣才知道她的角色有多可笑。 她撇下所有的怨意及执念,在他与心上人缠绵时,黯然退场。 * 后来,心生悔意的顾权找到林姣。 他紧紧抓住她的手,沙哑的嗓音下藏满祈求:“姣姣,原谅我好不好?” 他妄想她跟以前一样,轻易原谅他。 却在某道身影闯入眼帘时,彻底惊慌。 “老婆。”他揽着林姣步步后退,似玩味似挑衅地瞥了顾权一眼。 又俯身浅触她的侧颜:“我们继续?” 【顾权火葬场】 【男二上位】 【双C、小甜饼】

难赴星河·完结·42.7万字

玫瑰在他心尖

刑烛是许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 因她漂亮到了极致,潋滟瑰丽,犹如高贵而又浪漫的红玫瑰。但性格却寡淡乏味如冷水,生涩冰冷。 美人无趣,连刚恋爱的男友都怒甩了她,“刑烛,和你在一起,简直浪费了我十五天的生命!” 事情传出,在众人看好戏时,当事人刑烛淡淡勾唇,意味莫名的反问了一句,“是吗?” 是的,所有人都这样觉得。 直到褚家那位年轻俊朗,手腕决断的年轻掌权人回国。江城大半名媛的目光都粘在了上面,生怕他被人捷足先登。 一场宴会,刑烛黑眸如水,平静的审视不远处众星拱月的男人。四目相对,刑烛错开了视线。 后来的后来,众人口中寡淡无味的女人在后花园里,把那些人眼中可触而不可及的神抵在了墙上,神色勾人缱绻。 “他们都说我无趣。” “你觉得呢…阿尽?” 无趣? 褚尽想,还好,这全世界的人都瞎的差不多了。 - 没人知道那一场雨夜,刑烛在昏暗的灯光下见到褚尽时的感受。 刑烛觉得,褚尽也不知道。 正如她不知道,褚尽早就认识她了一样。 【1v1,类型小众,又名清冷美人儿她勾引反被撩】

乌姜呢·完结·53.2万字

他以温柔越界

(男二上位文,双洁,男主黑切黑,男二白切黑) 北城皆知唐如锦恣情傲物,却在家中养了个娇气的病美人,一养就是八年。 病美人辛甜五步一咳,十步一喘,十八岁进演艺圈,次年就成了当红花旦。 后来同年颁奖典礼,他将美艳影后揽入怀中,辛甜当场掌掴后者,至此身败名裂。 所有人都说辛甜恃宠而骄,无人知当天夜里她将一张卡扔在唐如锦面前,姿态疏离:“这是我这八年的抚养费。” 后者捻着烟,隔着轻烟薄雾,眯眸冷笑:“很好。” * 北城秦家家主秦时遇,曾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心胸外科教授。 只是他常年与世隔绝,神秘至极。 有传闻说:他冷淡寡言,性情暴戾,曾刺人上百刀血流不止,最终却判定轻伤。 有传闻说:他温柔如明月,样貌倾倒众生,是世间难得的君子。 辛甜身败名裂的19岁严冬,踏着冬日冷清月色,敲开了他的房门。 春日如约到来之前,他要让他的蝴蝶,飞回他的身边… * 很久以后,唐如锦在访谈现场拉住对自己熟视无睹的辛甜,眼眶猩红:“别闹了,你要玩死我吗?” 后者笑容烂漫,是唐如锦从未听过的冷淡语气:“放手,我丈夫还在家等我。” 而秦时遇走到她身侧,将外套披在她身上,笑意温隽:“甜甜,回家。”

傅五瑶·完结·71.6万字

蓄意惹火

【温婉娇气绝世小嗲精vs温润清冷渣苏斯文败类】 傅家大院里她与他初相识,他温润清冷,气质儒雅。 他被家长勒令照顾好这位来他家看病的妹妹。 于是,他是这么照顾的—— 1:早上五点晨跑,美名曰为她身体好 2:被子豆腐块,培养她耐心和专心 3:禁止追星,防止被坏男人拐跑之类的等等……一系列反人类的照顾。 后来,小姑娘成年了,总暗戳戳的蓄意惹火。 傅叙家收到的快递,收件人为:【傅叙的老婆】 温吟笑眯眯的收件:“哥哥,我帮你杜绝烂桃花!” 傅叙:“……” 再后来。 “哥哥,小时候我都听你的,现在我想被你这个坏男人拐,可以吗……” 男人皱眉:“不可以。” 并给她一通思想教育。 直到某天,她带了一个假男友回来。 男人忍无可忍,把惹火的小家伙抵在墙角:“养你这么大,我是让你去便宜外人的么?” 再后来,温吟才清楚,温润清冷什么的,都是伪装,就是一个妥妥的斯文败类!

朝思暮欢·完结·95.7万字

拒绝娇嗔

新书《于他心上肆意》已开,欢迎转场看看~ 贵公子vs人间尤物 【HE】 【浪子回头+狗男人追妻火葬场】 江家大少爷喜欢什么样儿的,京都世家圈子里无人不晓。 要长的漂亮,身材还好,最重要是会玩。 阮馥媚眼如丝,尤其是腿长腰细放的开,跟江观澜这种浪荡的公子哥堪称绝配。 一开始,阮家大小姐受邀去江家,听到江大少对他母亲说:“阮馥?我跟她就是玩玩。” 所以阮馥凉了心,不想玩,她选择放手。 江观澜:“真要分手?你别后悔。” 阮馥:“不后悔。” 后来,大家都看见纠缠的人从阮馥变成了江观澜。 有人问江观澜怎么回事。 江观澜:“她因为逼婚没成功,在跟我闹脾气呢。” 几个月过去,阮馥发现她的救命恩人不是江观澜。 阮馥:“我跟他彻底完了。” 江观澜双眼猩红:“你敢走!!” 江大少爷:我逼婚我自己。 【每天要么中午十二点要么晚上九点更新,经常不准时,看作者心情】 双c 排雷:男主有很多前女友

向风偏笑·完结·33.8万字

蓄意热吻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国民初恋·斯文败类 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 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 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 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 心动避无可避。 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 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 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 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 … 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 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 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 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 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 佛真的从不诳语。

傅五瑶·完结·10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