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心尖上

在他心尖上

孟枝

浪漫青春/已完结

39.2万字

完结于2022-02-05 12:15:00
[双重生,病态,双向救赎] 一一 那时候,月光落在她肩上,发丝闪着光晕,她很美。 后来她死了,他也跟着死了。 糟贱生命的人是要下地狱的。书上说。 重活一次,这次他向着光肆意生长。 要问贺礼的爱是什么,他会说,是低到尘埃里,烂在骨子里,像是天崩地裂,像是世界末日,没了明天。 他总认为这一生死也为她,活也为她。 他总认为自己性格缺陷,沮丧,抑郁病态跟他待在一起是没有明天的。 直到后来那张全家福... .. 飘摇不定的魂有了避风港....

第1章重回高二

“许愿!”

高二重点班教室里特别安静,只有粉笔在黑板上了摩擦声,孙榕放下粉笔盯着倒数二排趴在课桌上的女生,呵斥了一声。

一旁戚梦吓了一跳,偷偷推了推许愿。

“许愿站起来!”

许愿脑海一片空白,身体僵硬,慢慢地站起来,讲台上,三十出头的女人戴着眼镜,她嘴一张一合,在说话。

许愿耳朵里如同有隔膜听不清,嗓子里也发不出一点点声音,只是呆呆的看着。

这是……高二班主任。

高二?

她怎么回到了七年前了,明明她已经出车祸死了。

现在却完好无损的站在高二数学课的课堂里。

许愿目光呆滞,心头跳的很快,手指紧紧捏着书本,木讷的一动不动。

戚梦急忙起身帮她戴上助听器,她才听到孙榕的声音。

“学习越来越退步了,上课还睡觉?”

许愿张了张嘴,感觉嗓子里干涩的厉害,说话特别艰难:“我,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上课还睡觉。”

许愿低下头没再说话。

孙榕扫了她一眼,大概是她学习好,是从来不犯错的好学生,不再说什么,继续讲课。

“坐下去吧,好好听课。”

女生慢慢坐下,盯着黑板上白色粉笔字,眼圈发酸。

她七年后死了,才24岁,死在她逃离那个阴暗少年的路上,车祸死亡。

上辈子她把贺礼当魔鬼,最后才知他情深义重,爱她入骨,甚至可以为了她杀人,然后跳楼自杀。

她躺在病床上,慢慢闭上眼睛,体验死亡,可那场死亡就好像睡了一觉,醒来,竟然回到了七年前。

下课铃声把许愿从回忆里拉出来。

身旁,戚梦一边收拾书包一边问她:“愿愿,你最近脸色不好,状态也不好,怎么了?”

“戚,戚梦。”可能是太久没说话了,许愿嗓音嘶哑,声音极小,叫着戚梦的名字,也涩涩的。

“怎么了?”

许愿摇头:“没,没什么。”

戚梦没看她,低着头翻着书包,自顾自的说:“我今晚不能陪你去那种新开的麻辣烫店了,我们家一个月一度的家庭会议放到今晚了。”

许愿张了张嘴,嗓音哑:“好,那你先回去。”

“那我先回家了。”

“嗯。”她慢慢点头。

戚梦走后她一直坐在座位上发呆,好一会儿才缓和过来。

她抬眼,目光打量着身边环境,明亮的教室,黑板上的方程式,摆放整整齐齐的课桌椅,后面她亲手画的黑板报,主题是教师节。

教室里的同学,值日生擦着黑板,还有她身上华阳五中的校服,纹绣的校徽明晃晃的。

心头悸动的厉害,快要跳到嗓子眼,胸口闷闷的有点疼,甚至觉得不可思议和荒唐。

可真真切切的回来了,一切被重新洗牌,她开始茫然和无措。

“许愿,你上晚自习啊。”女生问。

许愿盯着面前女生,轻轻点头:“啊,嗯。”

“那一起去吃点东西。”

“不,不了,我,还不饿。”

晚自习时,她盯着英语单词一个也没记下,手握着笔,也感觉陌生了。

心头悸动的厉害,一刻也不安稳。

放学,许愿磨蹭到最后一个才走,时隔七年,脑海里在记忆深处越来越模糊的建筑物,还有晚风带过来的桂花香,是学校里的味道。

许愿心头突然特别忐忑,果然还未走出学校就看到那个少年。

她心脏跳的很快,脚步好像灌了铅,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

他黑色宽松衬衫,黑色破洞裤子,嘴里咬着烟,和两个朋友往门口走。

许愿握紧书包的带着,默默走在他身后。

他朋友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话,他低头一笑,把烟放进嘴里吸了一口。

这个时候,他是华阳五中的霸王,在最差的那个班,做最野的事,家里有个传媒公司,很有钱,学校大楼一半是他家捐的。

他高一的时候个头就很高了,看着有一米八几了,病恹恹的样子,像刚睡醒似的,没什么精神,抽着烟。

也只有他敢毫不避讳的在学校抽烟。

这个时候他们还不认识。不过,贺礼在他们学校是有名人物。

许愿经常在学校听说过他打架,逃课,泡吧,实打实的不良少年。

她一直在走神,不知不觉走到了马路上,突然,一阵刺耳的急刹声,拉回了她的思绪,她急忙往路边缩了缩身子,脸上惊魂未定。

“妈的,找死是不是?!想死滚远一点?!真晦气!”

司机嘴巴一张一合的似乎在骂她,只是,她听不见,脑海里也一片空白。

她抬手摸了摸耳朵,低头去找助听器。

“原来是个聋子,死聋子听不到鸣笛声就不要在马路上乱跑,想死他妈去跳楼去!”

听到司机带着侮辱性的咒骂,走在前面的贺礼回过一次眸,看着女生弯腰鞠躬道歉,他手指攥紧,冷了视线。

“真她妈晦气!”

许愿低着头,一直在给司机道歉,那车重新启动,擦着她的身子疾驶而过,带起风从身边刮起。

许愿抬眸,看了一眼马路对面,梧桐树下,那抹身影已经走远。

许愿想走过去,看了一眼红灯,又收回脚步。

等了几十秒的红灯,许愿过了马路,远远的看到贺礼进了网吧。

许愿犹豫着走过去,经过网吧时,忍不住朝里面看了一眼。

蒋风正巧推门出来,对上到女生的目光,以为她想上网。

“嘿,小妞上网?”

“我……”许愿摇了摇头,“不上。”

她抬眸,匆匆扫了一眼里面那个少年,他咬着烟,拿着身份证给人登记,目光专注。

许愿的目光没有多停留,就短短一秒就偏开,然后转身回家。

蒋风扔了垃圾,回到网吧,想到刚刚那个女生,惊鸿一瞥,模样清秀:“刚刚有个女生挺漂亮的,穿着五中校服,咱们学校什么时候有这一美女了?”

“美女。”躺在沙发上的宋明朗拉着了盖在脸上的数学卷子,“哪呢?”

“走远了。”

“啧,不会是为了贺礼来的吧?”宋明朗转脸看向贺礼。

贺礼垂眸,吸完最后一口烟,把烟头按进烟灰缸没搭话。

宋明朗叹了一口气,没啥精神:“得,咱们没戏。”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他说我是他的小仙女

【清冷型又闷又骚学霸×牛奶味身娇体弱甜妹】 姜迟自小被寄养在姑姑家,随后被母亲接到宋家过好日子却被年纪幼小的妹妹失手推阻引发车祸。 她成为植物人在床上躺了两年,意外醒来,她早已无亲无故,晕倒在医院住院部楼下被程津捡回家。 他不止一次嫌她麻烦,但每每她体弱倒下,照顾她的事情他从来都是亲力亲为。 单纯简单的姜迟很喜欢依赖程津,不单是因为他脾气好,成绩好。 有天,程津带姜迟去超市买日用品,走到售卖女性卫生巾货架,准备问姜迟要什么牌子,低头就见姜迟眼巴巴的盯着不远处一对小情侣,他问,“看人家干吗?” 姜迟疑惑,“为什么那个男孩子可以牵那个女孩子的手?” 程津耐心解释,“情侣关系,牵手很正常。” 只见姜迟缓缓抬起手,沉思片刻,她伸手碰了碰程津推着购物车的手,“我手好看,给你牵。” 程津:“?” 他挑了下眉,轻笑了声,“要跟我谈恋爱?” “一定要是情侣关系才可以牵手吗?”姜迟仔细思考着。 程津诱骗,“嗯,不是情侣关系就是占人家便宜。” 姜迟反应迟钝了些,直勾勾盯着程津另只垂落在裤腿边好看的手,“那我跟你谈恋爱……你牵我手好不好?” “好。”他眼里蓦然荡起笑。 【无逻辑小甜文】

颜栖迟·完结·62.6万字

卿似暖阳

【外软内刚甜妹子×阴暗偏执少年】双向救赎。 唐婉重生回了这一年。 邂逅了她的少年。 …… 邵舟辞回头,眼神阴郁:“别再跟着我。” 唐婉并不在意他的冷淡态度,声音软软:“邵舟辞,我没有家了,你收留我好不好呀?” “我们不熟。” 后来。 为她偏执成狂的少年抓着她的衣角,长手长脚地禁锢住她,眼角泛红,“唐婉婉,我养你一辈子,你不要走好不好?” “好。” 轻飘飘的一个字,许诺的是少女的一生。 你入了我的世界,我们此后彼此相依,一束光照进来,是心照不宣的融融暖意。

芷小棠·完结·27.8万字

他比火光撩人

【沉默寡言消防员×妖艳霸气女明星】 二十三岁那年,苏遇遇到了陆子年。 路灯下那张摘掉消防帽后朝气蓬勃的脸,一下烙印在她心里,怎么也抹不去了。 如果用什么话来形容当时的场景,苏遇暂时只能想到一个词—— 经年难遇。 * 苏遇暂退娱乐圈了。 那个美的人神共愤; 成团出道仅两年就成为圈内顶流; 解体后影视歌三栖迅速崛起的娱乐圈紫微星苏遇—— 竟然宣布暂退娱乐圈了! … 网友A:苏大美女一定是压力太大,出去散心了。 网友B:苏大佬近年确实太忙,好好休息,静等回归! 网友C:该不是这两年没怎么接电视剧,演技倒退混不下去了吧? 网友D:楼上就是嫉妒,人家再混不下去也比你强… … 就在网友们众说纷纭,哭诉苏遇保重身体时,当事人正兴致勃勃地跟在某名消防员身后搭讪。 “哥哥,载你一程?” “我知道你叫陆子年了。我叫苏遇,加个微信吧?” “哥哥,真没有微信?要不,你把手机号码给我,我帮你申请一个?” 陆子年:“……” ** 几个月后,苏遇凭借一档消防员综艺重回娱乐圈。 综艺里有位消防员长相甚好,引发女网友热议。 然而综艺一结束,苏遇就在微博上公开了两人亲密合照。 苏遇:带男朋友献丑了@年 女网友们:???

落跑糖心·完结·44.1万字

不止沦陷

林姣和顾权恋爱两年,为了他的喜好扮演起乖巧顺从的小白花,甘愿卑微如尘。 她以为,顾权同她一样爱着彼此。 却在一次聚会上,听见他与旁人说:“林姣很好,但始终不是她。” 那时,林姣才知道她的角色有多可笑。 她撇下所有的怨意及执念,在他与心上人缠绵时,黯然退场。 * 后来,心生悔意的顾权找到林姣。 他紧紧抓住她的手,沙哑的嗓音下藏满祈求:“姣姣,原谅我好不好?” 他妄想她跟以前一样,轻易原谅他。 却在某道身影闯入眼帘时,彻底惊慌。 “老婆。”他揽着林姣步步后退,似玩味似挑衅地瞥了顾权一眼。 又俯身浅触她的侧颜:“我们继续?” 【顾权火葬场】 【男二上位】 【双C、小甜饼】 推荐新书:《蛊系美人被大佬碰瓷后》

难赴星河·完结·42.7万字

他以温柔越界

(男二上位文,双洁,男主黑切黑,男二白切黑) 北城皆知唐如锦恣情傲物,却在家中养了个娇气的病美人,一养就是八年。 病美人辛甜五步一咳,十步一喘,十八岁进演艺圈,次年就成了当红花旦。 后来同年颁奖典礼,他将美艳影后揽入怀中,辛甜当场掌掴后者,至此身败名裂。 所有人都说辛甜恃宠而骄,无人知当天夜里她将一张卡扔在唐如锦面前,姿态疏离:“这是我这八年的抚养费。” 后者捻着烟,隔着轻烟薄雾,眯眸冷笑:“很好。” * 北城秦家家主秦时遇,曾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心胸外科教授。 只是他常年与世隔绝,神秘至极。 有传闻说:他冷淡寡言,性情暴戾,曾刺人上百刀血流不止,最终却判定轻伤。 有传闻说:他温柔如明月,样貌倾倒众生,是世间难得的君子。 辛甜身败名裂的19岁严冬,踏着冬日冷清月色,敲开了他的房门。 春日如约到来之前,他要让他的蝴蝶,飞回他的身边… * 很久以后,唐如锦在访谈现场拉住对自己熟视无睹的辛甜,眼眶猩红:“别闹了,你要玩死我吗?” 后者笑容烂漫,是唐如锦从未听过的冷淡语气:“放手,我丈夫还在家等我。” 而秦时遇走到她身侧,将外套披在她身上,笑意温隽:“甜甜,回家。”

傅五瑶·完结·71.6万字

蓄意惹火

【温婉娇气绝世小嗲精vs温润清冷渣苏斯文败类】 傅家大院里她与他初相识,他温润清冷,气质儒雅。 他被家长勒令照顾好这位来他家看病的妹妹。 于是,他是这么照顾的—— 1:早上五点晨跑,美名曰为她身体好 2:被子豆腐块,培养她耐心和专心 3:禁止追星,防止被坏男人拐跑之类的等等……一系列反人类的照顾。 后来,小姑娘成年了,总暗戳戳的蓄意惹火。 傅叙家收到的快递,收件人为:【傅叙的老婆】 温吟笑眯眯的收件:“哥哥,我帮你杜绝烂桃花!” 傅叙:“……” 再后来。 “哥哥,小时候我都听你的,现在我想被你这个坏男人拐,可以吗……” 男人皱眉:“不可以。” 并给她一通思想教育。 直到 某天,她带了一个假男友回来。 男人忍无可忍,把惹火的小家伙抵在墙角: “养你这么大,我是让你去便宜外人的么?” 再后来,温吟才清楚,温润清冷什么的,都是伪装,就是一个妥妥的斯文败类!

朝思暮欢·完结·95.7万字

拒绝娇嗔

新书《卸下喜欢》已开,欢迎转场看看~ 贵公子vs人间尤物 【HE】 【浪子回头+狗男人追妻火葬场】 江家大少爷喜欢什么样儿的,京都世家圈子里无人不晓。 要长的漂亮,身材还好,最重要是会玩。 阮馥媚眼如丝,尤其是腿长腰细放的开,跟江观澜这种浪荡的公子哥堪称绝配。 一开始,阮家大小姐受邀去江家,听到江大少对他母亲说:“阮馥?我跟她就是玩玩。” 所以阮馥凉了心,不想玩,她选择放手。 江观澜:“真要分手?你别后悔。” 阮馥:“不后悔。” 后来,大家都看见纠缠的人从阮馥变成了江观澜。 有人问江观澜怎么回事。 江观澜:“她因为逼婚没成功,在跟我闹脾气呢。” 几个月过去,阮馥发现她的救命恩人不是江观澜。 阮馥:“我跟他彻底完了。” 江观澜双眼猩红:“你敢走!!” 江大少爷:我逼婚我自己。 【每天要么中午十二点要么晚上九点更新,经常不准时,看作者心情】 双c 排雷:男主有很多前女友

向风偏笑·完结·33.8万字

来吻我

祝校草此人,大抵只能用离谱二字形容他最为恰当。 一是祝野本人长得好看到离谱,乍一看就像古早言情小说的封面男主,又美又贵又冷,长了一张高攀不起的脸,在七中大名鼎鼎,出了名的颜霸一方。 但是本人却冷得让人不敢接近,以至于他明目张胆追求丁费思,根本不管别人怎么看的时候,学校论坛因为他直接炸了,众人直呼离谱。 更离谱的是,毕业之后,听闻貌美如花的祝校草被甩了。 离谱之三, 祝爸爸早年丧偶,这一年又给祝野找了个新后妈,据说还带了个新妹妹。 祝野面色冷峻,凛冽俊美的眉目间都是不耐烦。 直到他在光线晦暗的过道上,撞见了他的新妹妹。 祝野眉目一深:“?” 他爸也没说新妹妹是他多年前没追上的白月光。 /如果时光不曾褪去爱意,曾坍塌的神衹仍允许你仰首热吻。 万事不顺倒霉蛋x巨有钱男主。 顶流作家x核聚变物理学家 久别重逢双箭头,1v1 姊妹篇《学神,组cp吗》已完结,秦竞x温柔(本文男二女二),欢迎进入甜文的世界。

曲朝·完结·66.4万字

我就偷偷喜欢你

(全文已完结)【双向暗恋小甜饼,1v1,双洁】 “乔知意喜欢许凉洲,用了她整个青春。” 这是写在她日记本上的第一页字。 后来,许凉洲在她的日记本的最后一页写道:“后来的许凉洲,爱乔知意爱的人尽皆知。” 他为乔知意的青春,画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 所有人都说乔知意虽然温柔知性,实则泠泠尤似松间雪,霭霭宛如水中月,清冷又孤傲。 是那高岭之花,不可攀折。 可只有许凉洲很幸运。 他见过高岭之花趁自己装睡,偷偷表白的的样子。 见过高岭之花喝醉了酒,乖软的像一只小奶猫似粘人的样子。 更是见过高岭之花红着脸哭着向他求饶的样子。 许凉洲说,他的这位许太太真的是什么都好,就是太矜持。 偷偷的喜欢了他这么久,也不表白,让他们平白的错过了十年。 * #我就偷偷喜欢你,不被你知道# #这一次,是我先找到的你,在那不为人知的岁月里,我就偷偷喜欢你。#

乐又又·完结·54.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