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刑大人使不得

提刑大人使不得

莫伊莱

古代言情/已完结

129万字

完结于2022-11-0612:05:00
为保住家产,“遗腹子”慕流云女扮男装二十载, 只想当一个平平无奇的司理参军, 招招猫,逗逗狗,破破冤案,顺手再解救几个无知少女。 可是一不小心,怎么小辫子就落到了“活阎王”手里。 慕流云:“提刑大人,查案就查案,分寸还是要有的,莫要惹上断袖分桃的名声……” 某人:“你确定有袖可断,有桃可分?” 慕流云:(╯‵□′)╯︵┻━┻ ———————————————————————— 架空,小白,勿考据,考据就是你对。 普通群:114962225 V群:200144356

第一章洪水猛兽慕司理

暮春时节,天气晴暖,太平县里一派熙熙攘攘的繁荣景象,集市两旁酒肆茶楼林立,路边摆摊子的小贩也扯着嗓子吆喝叫卖,绣工精美的帕子香巾,各色琳琅的发簪步摇、绢花头冠,引得许多女子驻足挑选。

忽然之间,这一派热闹当中便混入了几丝混乱,不知谁喊了一句“慕司理来了”,集市上顿时犹如滚开油锅里被人泼了一瓢水,瞬时便炸开了锅。

不少正在挑选心仪饰品、水粉的小娘子纷纷被随同的丫鬟拉到一旁戴上帷帽,路边的小贩甚至把自己家的媳妇、闺女赶忙拉到摊子后头,只差没把人塞到摊子底下去藏好。

看这声势,犹如猛虎过街,然而这瞬间变得冷清许多的街市一头走来的,却是一位少年郎君。

来者名叫慕流云,模样生得极好,虽说放在男子当中不算身形高大,也不魁梧,却胜在肩平腰窄,神清骨秀,颇有玉树临风之姿,于男子之中略显瘦弱了些,倒也不失翩翩风度。

慕家在太平县是数得上的殷实富户,按说这样的样貌和家世,又是已过弱冠的年纪,应是炙手可热的如意郎君,可偏偏这太平县里有待嫁女儿的人家对他避之唯恐不及。

外界盛传此人好色至极,四处搜罗美人,养了满满一院子,且在州府衙门里任了个司理参军的职务,平日最是喜好与死人骨头打交道,有人有鼻子有眼儿的讲过,这慕流云就连房中枕边都摆放着死人的头骨,光是想一想就足够毛骨悚然。

县衙的后堂,一个身穿绿色公服的中年胖子正在来回踱步,额头上挂着一层细汗,踱几步便朝门外张望一遍,直到看见慕流云撩着袍子跨过门槛儿,这才松了口气,小短腿儿倒腾着快步迎了上去。

“慕老弟!你可算来了!”他迎上去,一把拉住慕流云的衣袖,“今天这个案子,你可得帮忙拿拿主意!我现在是焦头烂额,没法子了!”

这绿衣圆胖子正是太平县的孔县令,论年纪足可以给慕流云当爹,但是因为平日没少因为搞不定的大事小情折腾慕流云,便不好意思讲究那么多年纪辈分,更别说在他面前抖官威了,还得厚着脸皮称兄道弟拉关系。

眼下让孔县令头大的是衙门里来了两个人争一对羊脂玉瓶,各执一词,互不相让。

宋三是个穷困潦倒的童生,一心只想考功名,偏偏屡考不中,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

他声称这羊脂玉瓶是祖上传了五代的宝贝,家里唯一值钱的物件儿,之前朋友王二到家中来,他把宝贝让做玉石生意的王二拿去帮忙估个价,王二却起了贪心,宝贝拿走就不还了。

王二那一方的说辞却不是这样。

王二说他先前从蛮族手中淘到了一块上好玉石,请匠人雕了这对羊脂玉瓶,放在自家店里当镇店之宝,是宋三找上门,说攒了点钱,想买下羊脂玉瓶去打点前程,自己抹不开面子才答应割爱,谁知宋三把宝瓶拿走就没了下文,不但没给钱,还一口咬定宝瓶是他的。

二人各执一词,争执不下,对那一对玉瓶的样式和花纹,甚至细小损坏又都是张口就来,头头是道,孔县令问了半天,两人都坚持自己的说法,一个寻死觅活,一个义愤填膺,最后孔县令也没了主意,只好命人去把慕流云请过来。

“羊脂玉瓶是在孔大人手上?”慕流云听后问道。

“在,我这便叫人拿来给贤弟看看!”孔县令赶忙示意一旁的差役。

那差役动作也麻利,很快便取来那对羊脂玉瓶交到慕流云手中。

那一对羊脂玉瓶都是巴掌大小,甚是精美,剔透瓶身竟雕有牡丹数朵,花瓣饱满堆叠,寓意花开富贵,一看便知价格不低,是个正经玩意儿。

用来装玉瓶的匣子是上好红木雕刻而成,做过熏香,匣身芬芳怡人,匣子表面刻的是麒麟献瑞,与那玉瓶的样式倒是个呼应,匣子四边包了金角,内里衬着上好的蚕丝绸缎。

这样一对宝瓶,配上如此精美的木匣,犹如一匹好马配了好鞍。

慕流云将那玉瓶从匣子里取出一只,在手中把玩几下,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孔大人认为王二是羊脂玉瓶的主人吧?”

“正是正是!慕贤弟有所不知,那宋三家里穷得满家里凑不齐一套像样的家具,老大不小的年纪,连个秀才也没考上,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没人愿意把自家女儿许给他,就这么一个破落户,他要是有这样之前的宝贝,难道会抱着个金饭碗讨饭么?

王二就不一样了,他是做玉器生意的,铺子里收了那么一对儿宝贝也不稀奇。”

“既是如此,孔大人直接判了就好,又何必叫我过来呢?”慕流云睨着孔县令,眼神促狭。

孔县令摸出汗巾子拭了拭额头:“这你就有所不知了,那宋三别看穷,性子刚烈得很!说要是我不主持公道,害他被人抢了传家宝,就要一头撞死在我衙门口柱子上,你说说……愚兄也是为难啊!真要是出这么一档子事,传出去我这以后……也很难做……”

“孔大人这么说我就懂了,这事交给我,今天一定给你断个明明白白。”慕流云听了个明白,便也不想再多耽搁,折扇装模作样摇几下,颇有几分狗头军师的派头。

孔县令松了一口大气,连忙带着慕流云来到堂前,自己端坐于堂上,慕流云立于案旁,端详着堂前跪着的二人。

孔县令此前的描述倒也传神,堂前二人光看一身衣着就可以认得清清楚楚,左边满身补丁、面黄肌瘦的便是宋三,右边一身绣花锦袍、脑满肠肥的则是王二。

上了堂之后,孔大人便瞬时换了一副面孔,板起他那张富态圆脸瞧着多了几分官老爷的气派,一手摸着惊堂木在桌上拍了一记,一手捻了捻稀稀拉拉的小胡子。

“宋三,王二,你们二人为那羊脂玉瓶争来争去,本官今日特意从州府衙门请了司理参军慕大人过来,慕大人向来断案如神,再难的悬案也难不住他,由他来审你们的官司,一定能够替你们主持公道!”他对跪在下面的宋、王二人道。

慕流云站在孔大人桌案旁,一条胳膊支在案边,两眼看着那两人:“你们都说自己是羊脂玉瓶的主人,此事可有人证?”

宋三苦着脸摇头:“并无人证,那羊脂玉瓶是我祖传的宝贝,平日里我都是仔仔细细藏在家里,怎敢轻易让人瞧见,要是让人起了歹心,那不是招惹祸事么!古人云,慢藏诲盗,冶容诲淫……”

“停!你先不要云了!”慕流云赶忙打住他的话头,揉着额角,“你不就是想说值钱物件儿不收好,等于请贼到你家去偷么!好好说话,听着头疼!”

说完再一指王二:“你说!”

王二跪得笔直,见了慕流云并不慌张,朗声道:“回大人话,小人也没有人证,羊脂玉瓶极其珍贵,是我店里头的镇店之宝,这样价值不菲的宝贝当然不好摆在明处任人围观了。

大人不爱听酸书生之乎者也,小人也不会说那些,小人就是觉着老话说得对,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说着还一脸厌恶地朝宋三看上一眼,鼻子里哼了一声。

宋三被他激怒,恼火怒骂:“你说谁是贼?你才是贼,偷我传家宝的贼!”

“哦?这就有意思了!”慕流云倏地收起折扇,负手在两人面前慢慢走动,一边走一边打量着他们,“你二人都说得有鼻子有眼儿,既然如此,这宝贝被藏得好好的,又怎会被人骗了去了?”

“请大人明鉴!我与那王二从小相识,也算是故交,他又是做玉石买卖的,我想着估计不会坑骗我,就请他到家中帮我掌掌眼,瞧瞧我这祖传的宝物成色如何,价值多少,谁知他这人黑了心,起了这般贪念!”宋三一腔悲愤。

“哦?那你呢?你怎么说?”慕流云转向王二。

“回大人,小人也是念在和宋三相识多年,见他屡考不中,家里日子都快过不下去了,想要打点前程,娶妻生子,便想着做个善事,帮他一把。

谁知道他人穷眼光却挺高,别的玉器看不上眼,非要羊脂玉瓶,我也是忍痛割爱,甚至体谅他家贫,银两尚未结清就让他把宝瓶带了回去!

谁能想到他竟然如此卑鄙,记下我那宝瓶的记号,银子也不给了,还反咬一口,说那宝瓶本来就是他家的,我被逼无奈,带人去把宝瓶夺了回来,想不到他还耍赖到底,跟我闹到公堂上来了。”

“你说是你的,你也说是你的,要人证又没有个人证,这可难办了!”慕流云面露难色,摇头叹气,在二人中间来回踱步,后又忽然停住,扇柄往掌心里啪得一敲,有了主意,“不如各退一步,一对玉瓶,你二人一人一只,岂不是皆大欢喜?”

他这话一出口,别说是宋三和王二,就连两旁肃然而立的一众衙差也忍不住面面相觑。

这慕司理不是素以善断刑狱而闻名的么?不是还有人说他虽然不能活死人、肉白骨,却能让死人、尸骨开口说话,供出真凶,可今日这种断法儿,却让人着实有些想不透。

孔县令端坐堂上,听了慕流云的话,胖胖的身躯微微一抖,强忍住了去拿汗巾子的念头。

旁人都如此诧异,宋三和王二自然更是惊讶,二人都趴在地上喊冤,坚决不肯。

“瞧!一对玉瓶都归一人,你们都说是自己的,不愿意,一人一半,最是公平,你们还是不愿意,我不就那难办了么!

古人云,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二人都说和对方多年情谊,今日为了一对玉瓶对付公堂,互骂对方是贼人!既然孔大人信得过我,那么我便做了主,依我看这玉瓶才是所有这些的祸根,不如将它捣毁,那不就一了百了?”

慕流云冲候在一旁的随从小五儿递了个眼色:“来人呐,给本大人到后堂去,把那祸根羊脂玉瓶给我砸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大雍女提刑

一道诏雪令,一旨催命符。 大雍前任刑部尚书骤然惨死,一朵追凶霸王花横空出世。 她,素娆,一个来自21世纪的顶级刑侦专家,验尸查案一把抓,谁知一朝丧命竟魂穿异世,沦为冤杀人命惨遭罢官的罪臣之女。 当亲爹枉死,她岂能袖手旁观! 她要,一查到底! 妓子杀夫、古佛泣泪、湖底沉尸、祠堂鬼影……幕后推手重重,势力盘根错节! 一场十八年前惊天血案,卷动江湖朝堂风云翻覆,雷霆震怒。 “女子就该三从四德,侍奉公婆,帮扶小叔!” “女子裁刑断狱乃牝鸡司晨,祸乱朝纲!” “女子验尸闻所未闻!” …… 验尸断案是她,杀敌卫国还是她! 一介女儿身,文能提笔断狱清朝纲,武能策马挥刀定天下! 权势加身,一世荣华! (有男主哒,有男主哒,有男主哒,小宝贝们放心入坑啦)

一朵莲花精·完结·174万字

医判

【悬疑+医生+爽文】 本文又名:【四小姐的逆袭登顶攻略】【叶医判探案集录】 叶文初的人生目标,仅仅是抢到财产后,做个逍遥的首富。 可叶家钱太多,盯着的人更多。 想要保住钱财和性命全身而退,谈何容易?!

莫风流·完结·142万字

小王爷他必不可能动心

【双洁,凭借医术搞事业女主X疯批美人抢江山男主】 顾珞穿越成了安平伯府养在庄子上长了15年的二小姐。 二小姐人美心好就是眼睛瞎,从庄子上来了京都,就被郁王府的小王爷迷得七荤八素。 就在顾珞穿越当天,二小姐打算把小王爷生米煮成熟饭...... 一年前。 不算宽敞的马车里,顾珞指了郁宴旁边的位置,“我坐这里?” 郁宴靠着车壁,难以置信的道看着顾珞:“不然呢?你还想坐我腿上?” 顾珞:! 可去你大爷的吧! 一年后。 宽敞的马车里,顾珞指了郁宴旁边的位置,“我坐这里!” 郁宴:...... 呜呜呜呜,是我的腿没有马车舒服吗!

苹果小姐·完结·100万字

玉金记

苏好意被闺蜜拉到楼上看美男。 “快帮我看看这个如何?”闺蜜指着楼下的白衣男子问。 “值得一睡,”苏好意尽职尽责做她的狗头军师:“可惜有些冷。” 被品评的美男举目一望,就看见凭栏坏笑的苏好意,不禁微微皱起了眉。 他有预感,这人就是自己命中注定的讨债鬼。 “讨债?”苏好意笑得意味深长:“这事儿我最擅长。”

只今·完结·118万字

一品女仵作

新书《掌河山》已发布~希望大家继续支持! 女法医池时一朝穿越,成了仵作世家的九娘子。池时很满意,管你哪一世,姑娘我只想搞事业。 小王爷周羡:我财貌双全,你怎地不看我? 女仵作池时:我只听亡者之苦,还冤者清白。想要眼神,公子何不先死上一死? 面柔心黑小王爷vs铁血无情女仵作

饭团桃子控·完结·112万字

病娇皇子赖上门

【新书已开,《重生后我弃了天运之子》,求收藏,求推荐,求好评】 传闻侯府叶四姑娘八字命硬,克六亲,克邪祟! 三皇子刘珩病弱,渣渣皇帝手一挥,让三皇子刘珩出京,到叶四姑娘身边享受一下克邪祟的待遇。说不定哪天病就好了。 叶慈:皇子亲临,啊,我好紧张! 然后顺手就给了个下马威,皇子待遇转眼就从大平层360°无死角无敌风景落到老破小。 三皇子刘珩:客随主便。 叶慈:皇子殿下,你赶紧回京吧!我这庙小,容不下你。 三皇子刘珩:本殿下住着舒服,不打算走了。 叶慈:亏大了! 三皇子刘珩:是啊,亏大了。贴钱又贴人,叶姑娘要对本殿下负责啊!

我吃元宝·完结·132万字

大理寺来了只小弱鸡

大理寺最近来了只小弱鸡,肩不能提手不能扛,还写一笔歪歪扭扭的毛笔字,这谁让入的职? 报告少卿,叶芝就是个走后门的,而且还是那种最不要脸的。 怎么个不要脸? 世子爷裴景宁发现自己最近很不对劲,目光时不时落在那小人儿身上! 大人,小的们不懂啊!你再不把叶芝一脚踹开,大理寺少卿就要变成她的啦! 这样吗?裴景宁摸着下巴,好像也不错! 老天爷,世子爷吃错药了?

冰河时代·完结·59万字

汴京小医娘

【男主版】: 广陵郡王是长公主的独子、天之骄子,京中少女的春闺梦里人。谁料,他的专房独宠竟是一个拖儿带女的“丑医娘”。 其实,傅九衢有苦难言。兄弟死前,将小嫂子托付给他照顾。 只是后来,一不小心照顾到了自己怀里而已。 至于丑么?傅九衢眯起眼,想起她低头捣药时那一截细腰…… * 【女主版】:辛夷身负中医药传承,踏着VR时空而来,竟是一个四面楚歌的开局——婆母不喜,妯娌相欺,丑死丈夫,衣不遮体。 还有一桩怪谈奇案,说她是个杀人的妖姬。 辛夷咬牙,侦查、破案,撸起袖管搞事业,将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 【CP版】: 一桩水鬼案,她莫名其妙从新寡之妇变成了广陵郡王的专属医官——白天医人,晚上医德 两件无价宝,她无可奈何从恶毒后娘变成了有实无名的郡王外室——白天查案,晚上查寝 【轻松日常、吊诡案件。热血悬疑、甜宠爱情,色香味俱全——制最好的药,嫁最烈的人,做最牛的cp】 * 【注】:作者非专业医生,书中药方和涉及的医学知识,请当成文学创作看待,勿对症入座。 (书友群:36138976)

姒锦·完结·193万字

锦衣色

一个屠户的女儿,坐没有坐态,站没有站姿,又痞又赖,怎么做官家的大小姐? 武馨安听了大眼儿一瞪,反手从腰间抽出那么明晃晃的杀猪刀,一甩手,嗖的一声,锋利的刀尖没入了黄花梨的桌面中,刀柄犹自不停的颤动着, “怎么不能做了,我这不是做得挺好么?这上上下下人人都说挑着大拇指的称好,你们说……是不是?” 武家众人目光都盯在那颤动的刀柄上连连点头, “大姑娘说的是!” “大姐姐说的极是!” “大小姐说的千真万确,对得不对再对了!” …… 媒人:这个……裴大人一表人才,要貌有貌,要权有权,这满京城里的大家闺秀都能嫁得,便是驸马爷必也是能做一做的,不如挑一个别家的姑娘? 裴赫缓缓摇头, “不,就娶武家的姑娘!” “那……那武家的姑娘,二小姐貌美如花,三小姐知书达礼,不如选她们如何?” 裴赫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放在膝头的一双手,五指修长,肌肤洁白,又下意识的曲了曲五指,继而定坚定的摇了摇头, “不,我就娶武家大姑娘……” 这就是一个男女为彼此所迷,凑成一对的故事!

江心一羽·完结·13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