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夫人一杯绿茶

敬夫人一杯绿茶

May有

古代言情/连载中

42.5万字

更新时间:2024-06-2013:40:59
——人人都对绿茶厌之入骨,躲还躲不及,你却上赶子往前冲说要帮助绿茶?——不是,你听我狡辩,我原本只想拿他当个由头儿避难,反正他也不是什么好人,过后一甩手泼了他,把茶叶都给他扬喽,也算为民除害,不成想这杯绿茶不仅清冽可口,还可以清除自由基,延缓衰老,增强免疫力,干脆就自己喝了……

第一章李家三少

恰逢春色满园关不住的季节,春风吹皱了几重春水,也吹不散老百姓出门儿踏春的热情。本来么,扎根不动地儿的春色都关不住,还能关住心思活络两条腿儿的人?

这不,明晃晃的大日头正午高悬,不仅晒得人手中扇子摇得异常勤快,还晒得本就纸醉金迷的临安城几乎忘乎所以。

临安城是什么地方?那是差点儿成了京城的地儿!什么?你说差点儿,那不就是没成么?老临安人要告诉你了,没成咋了?为啥没成?非是临安人不杰地不灵,相反,那是这地方太灵了!

你瞧见这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盛世没有?瞧见一条街就能数出一半的那些百年老字号没有?瞧见他们身上穿的金戴的银没有……还有那不用读书也气自华的精神风貌没有?

“等等,您老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临安自古是座商业城,商人习气太重,文人气息不浓,才没被选作都城啊!”

小姑娘转了转眼珠,一看就不是好糊弄的主儿。

卖花的临安老太斜了她一眼,笑了一声,“你这小鬼头,还想不想知道哪家酒楼好吃了?”

小姑娘吐了吐舌头,呛道,“哎呀,果然商人就是小气吧啦的喜欢斤斤计较。商人重利,看我一个外地人对你没什么用处就懒得理我是吧?没捧你臭脚恼羞成怒了吧?成!不告诉拉倒,我问别人去!我就不信临安人都跟你一样!”

说完还不忘冲她做了个鬼脸,眼看转身就要往下一个摊子去了,气得老太险些一个倒仰。

为啥说是险些呢?因为老太正在一边慢慢往后仰一边掌握跌倒程度的时候,一双柔荑轻而有力地扶在了她的腰上,口中轻唤道,“小心!”

老太被她稳稳托着,暗中使力试了几下倒不下去,心道今日出门儿没看黄历,怎么这么巧,碰上个烂好心的来碍事儿,眼看到手的银子飞了!

只得回头,皮笑肉不笑道,“多谢姑娘。”

那托举之人十分客气,笑吟吟道,“谢你老母。”

“呃?”老太似乎没听清楚,亦或是不太敢相信,瞪着一双三角眼看她。

那姑娘想必是个善解人意的人儿,用十分轻柔的嗓音重复道,“我说,谢你老母!也难为你了,瞎成这样还出来碰瓷儿,生活一定十分不如意吧?”

说罢,手上突然一松。

这下来的突然,老太没来得及反应,“咣当”一声就直挺挺仰地上了,脑袋磕个大包没跑了,眼睛也跟着直窜花儿,只听耳边那“好心的姑娘”爆喝道,“老子他娘的是个纯爷们儿,你是瞎了狗眼了还是吃了狗屎了?不会说话就把你那两瓣屁股合上,不要胡乱开闭,无端污染了我临安城的空气!”

围观众人:“……”

也有人一下子认出他来,“哟,这不是李家的三公子李绿茶么?”

“是了,是了,长得比女人还漂亮的李三公子!”

“他怎么出来闲逛了?不是说李家正在选拔下一任家主么,现在考察期,别人都在闭门研究新茶呢,他……”

“嗐……自个儿心里头有数呗,左右也比不过他大哥黑茶他二哥红茶,我看,就连他那小弟花茶都比他能干些,就不费那劲了呗……”

“嘘!我听说家主李老爷子可喜欢他了。”

“那还不是因为他神态最像英年早逝的大老爷,老爷子就这一宝贝独苗还没了,睹物思人,呸,堵人思人……怎么,拽我袖子干啥,本来这小子就没本事,还不让人说了?”

那人松了手,“那个……不是。”

“那是……?”

“咚!”话没问完,这爱扯老婆舌的小子就被人一扫帚抡倒了。

先前呛老太的小姑娘抱着扫帚喜墩墩邀功道,“三公子,我厉害不?”

“厉害,厉害你个头厉害!”李三公子照头给了她一下子,“你这臭小子方才差点儿让人给讹了,这么不小心,以后别跟着我了,你主子可是个穷鬼……”

“不不不,我要真被人讹了,主子不赎我就是了,千万别赶我走。”

李三公子诧异地看他一眼,“你想啥呢?我当然不会去赎你,更没钱给你治这二两的脑子!连这老太是男人假扮的都看不出来!”

李三公子的小跟班咧嘴挠头,“他也没看出来咱们是男的,脑子差不多的……”

“你!”李三公子颤抖着纤纤玉指点着他不大聪明的脑门儿,一时间气得说不出话来。

哟呵,敢情儿这小跟班也是个男娃,这对主仆的模样着实也太怪异了些,还凑到一起了……

围观众人正议论得热闹,人群中一个女子轻声道,“这就是李三?”

说话的女子穿着一身轻便的广袖对襟绛红色襦裙,头上梳着妇人发髻,再端详看她的脸,却和这身装扮不适衬了。这女子看着不过十六七岁,长得清秀耐看,就算已经嫁人,也是个新媳妇儿,那襦裙的颜色对她来说着实过于老气。

旁边一个丫鬟打扮的姑娘撇嘴回道,“听这话是没错了。穿得不男不女的,看着就叫人糟心……您听见他方才骂人那劲头没有?果然是个商户之子,上不得台面,我看咱们还是回去算了。”

她主子摇摇头,不赞同道,“他是个什么歪瓜裂枣与你我何干?又不是要你嫁给他,你怕什么。我们只是受人所托,忠人之事罢了。”

受人所托?鬼知道受谁所托……见她家主子脸不红,心不跳气定神闲地说出这些场面话,丫鬟只得无奈噘嘴道,“我嫁给他倒不怕了,好歹这李三脸还是好看的,家境再落魄也比胡乱配个小厮强吧……只是委屈了主子您,以后要跟这样扶不起来的阿斗做邻居打交道……”

她主子闻言笑了,点她额头一记,“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把你胡乱配给小厮了?我平日里对你还不好么,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看我的?放心,到时候不愿意留在府里我就放你出去,嫁妆少不了你的,给你做足排场,保证让你在婆家挺直腰板儿。”

丫鬟也忍不住嘻嘻笑了,扯她袖子,“嗳呀,主子待我好得不能再好了,我没大没小随口瞎胡说,也都是主子平日里给惯的!”

“得,你自己的毛病,又算在我头上了。”女子笑着摇头,看向人群中心骂骂咧咧的李家三公子绿茶。

不怪别人没看清楚,他生得着实像个女子,偏还穿着翠绿色的刺绣罗衫,看着不怎么稳重,身材适等偏瘦,在男子里个子绝不算高的,娃娃脸也没什么男人的棱角,一生气睫毛还跟着忽扇忽扇的,若不是方才他嘴里吐出一嘟噜乱七八糟不知在哪儿学来的骂人话,倒有几分可爱呢。

暴躁的李三公子似有所感,眼神往这边瞟了一下,女子忙转头向别处看热闹。李三公子目光逡巡了几梭子,纳闷地一挥袖,气咻咻地走了,他的小跟班不忘从那碰瓷儿的花篮里顺走了几枝花还理直气壮,“黑吃黑!”

头顶又吃了李三公子一个暴栗,“黑你个头!快走,不够丢人现眼的!”

看着那花蝴蝶似的主仆二人飘远了,女子心忖:幸亏方才这话她只在心里想了,没有说出来,这若被李三知道了,恐怕非跳脚再附赠给她“一嘟噜”“乱七八糟”大礼包不可——你竟敢骂本公子可爱?你可爱,你他娘的全家都可爱!

想着想着忍不住一笑。

丫鬟莫名其妙看她一眼,提醒:“主子,时候不早了,咱们该交房租去啦!”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熙贵妃起居注

沈汀年什么都不好,就是有点姿色。太孙婕妤时,给谁都一副厌世的冷漠脸,只道是广寒宫里日月长,人间无我亦无常;太子婕妤时,高调恣意的在先帝孝期与太子,引发的纷争流血不止;熙贵妃时,跟全后宫对着干,整日的装装病不要当皇后。沈汀年:我只是想做个坏女人,为什么这么烦!元禧帝什么都好,就是有点清淡。他祖父好武,在位时长年东征西战,为大周立下功绩,书写进了历史;他叔父好文,为大周姓的教育付出了半数心血,名榜史册;元禧帝:太难了,当个好皇帝太难了。

莫莫不停·完结·99.9万字

塑面小仵作

穿越异世,深陷精神分裂症患者杀人惨案,又遭遇强娶,本以为能在异世发光发亮,从此走向人生巅峰,不料越陷越深。天下第一富商是我结拜大哥,武将之首是我奴仆,“魑魅阁主”是我小弟……与“醋王”秦御相爱相杀,误会重重。“合作,我保你荣华富贵。”“不干!老娘有风骨!放开那具尸体,让我来……”

白衣卿相·连载中·123万字

绣衣

年度最热有声书《昭雪》系列文【悬疑破案+虐渣爽文,疯批纨绔男主X古武侦探女主,简介无能,入股不亏】青莲国大劫过后,祝由之术盛行。不少人还修习了血邪巫术,全国上下一片混乱。精通犯罪心理学和肢体语言的于小鱼,一朝穿越,成了青莲国绣衣。再睁眼就拿到了杀人凶手的剧本。本想自证清白的她,却被一个疯批纨绔王爷给缠上了。“小鱼,别听他们瞎说,本王清醒得很。”“呵,清醒的灭了你亲娘舅满门?”“……”

茗香花魂·连载中·171万字

被动佛系的女主重新读档之后

沈青瑜又穿越了,为什么说又,因为她已经穿过一次,上一辈子一睁眼穿成了秦国公府里辈分最高的太夫人,丧夫已久,亲子袭爵,可以说是一穿就走上了人生巅峰。 她掩盖本性,兢兢业业的扮演着这个角色,一演二十年,熬到了七十八岁寿终正寝,本以为结束了这荒诞的穿越之旅,结果一睁眼,又穿了! 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不过换了一个身份,这次穿成了工部侍郎沈仲文年仅八岁的幺女,有了上一世的经验,她这辈子走的更加顺畅,可惜她辈分高久了,看谁都像她孙子。 面善心狠,每次出场必见血的京都指挥使? 沈青瑜连连摇头:“不了,不了,我晕血。” 温墨白冷笑:“没事!瞎了就不晕了。” 你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第二魔王·连载中·36万字

桃花渡

当世外桃源遭遇朝廷诏安, 镇国公世子陈兵谷外,腥风血雨中数次被暗杀; 娇俏女土匪领兵迎战,桃花流水下屡屡遭背刺;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世间唯正义与良善不可辜负。 ---------- 每日10:10与21:00更新 评论打赏可换加更

季灵·连载中·64.6万字

娇医娘子

陆清雨从义庄捡回一具“尸体”,本想治好了给她家种地的,谁知“尸体”活了之后,除了杀人啥都不会,还特能吃,快把她家给吃穷了。 为了把能吃的杀手驯化成种地的农夫,陆清雨可是在他身上花了好多精力,无奈农夫没变成,身边却多了个黏人的相公,这下亏大发了。 “娘子,我吃少点,你别赶我走成不成?”慕容弘可怜巴巴看着陆清雨,摇着她的衣袖晃着。 “不行,我养不起你。”陆清雨气得甩开袖子,“你除了吃就是杀人,本姑娘这里庙小,供不起你这尊大佛!” “娘子,要是国库都给你,你养不养?” 陆清雨双眼发光,“这个么,值得拥有!” “成交!”慕容弘看着算计到手露出狡黠笑容的娘子,长长松了口气。

亘古一梦·完结·39万字

青山巍巍

皇权之争,苏家被牵连,阿笙看着父母求助无门,在神武楼前双双陨落,就连丧礼都无人敢办。 她想查明父亲之案的真相,但举国上下无人敢查。 而后她遇到了贵比天家的裴氏之子。阿笙想,苏家之案无人敢查,但与太祖共平天下的裴氏敢。 她始终在赌裴钰的善,而这场赌局她亦从未输过。 那个曾经在庙前发誓以菩萨为师的少年家主收留了她。 于是她想方设法在这个东境第一门阀潜伏下来,只为有朝一日裴氏能帮她还父亲一个清名。 但世事却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权贵无德,啖食百姓血肉,浮游之命只是为他人正名的工具。 世人皆说阿笙聪慧,十六年华便在俊才云集的华清斋展露头角。 她的聪慧引来公主的赏识、异国王后的看重,但父亲当年之案也为她引来暗藏的杀机。 在这个视女子为装点的世道,阿笙步步为营,经年耕耘,女子虽身弱,但亦可为那俊秀青山,巍巍不倒。 世人都说裴氏九郎,少年家主,学富五车、矜贵无双。西州开堂得天下敬重。 裴钰曾言他为这个世间做了一个局,本打算置身事外观局中之人作困兽之斗,却不想她亦在这局中。 于是他舍去清净,甘愿入局。

一两春风穿堂·连载中·27.6万字

诡话十二贤臣图

十二贤臣图、五条人命,构成了轰动一时的妖画案。 这一案颠覆了姜辛的一生,她从众星捧月的首辅之女沦为了阶下囚。 命悬一线时,她遇见了萧显。 他把她带回家,教她识文断字、替她遮风避雨。 她为他潜行于黑暗中,扫清障碍,惹一身杀戮业障。 他们之间从不言爱,但她深信能与他并肩同行的只有自己。 直到妖画重现…… 姜辛为探寻真相,孤身潜入西林书院。 她想过真相或许会很残忍,却没想过—— 整整十年,她不过是在替那个他命中真正注定的人品尝疾苦。 她的世界陡然翻转,所幸,坠入万丈深渊时窥见天光乍破。 管莫闲携光而来,不由分说地将她从暗无天日中拽了出来。 他说:夫子,我想好了,我们以后孩子就叫管开辛。 姜辛:……现在是想这些的时候??? 他说:现在不想什么时候想,我最擅长趁虚而入了。

安思源·完结·34.4万字

望长安

从普通中学生到大汉霸陵良家子,家世平平,容貌平平,她怎样走出自己的人生?她不幸运,深爱的人从未正视过她!她的婚姻必须遵守父母君主的安排,面对君主的赐婚,她无可抗拒,在长安举行了一场荒诞的婚礼,从此她有了一个尴尬的身份,被迫背景离乡,奔赴匈奴漠北......普通的少女,普通的人生,她将自己融入了历史,她,蝶变成一个真正的汉家女子!家国大义,她迎难而上,从未淡忘;儿女情怀,她守之以礼,忠诚不二.........忠孝,人之大节,她接受了时代的思想,也获得了时代的尊重,最终,她能够与自己倾慕的人在一起吗?--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追逐千古的风·完结·90.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