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无香

玉无香

冬天的柳叶

古代言情/已完结

69.9万字

完结于2023-01-18 16:45:38
温二姑娘美貌无双,人们提起却要道一声叹息,只因她生来是个哑子。谁知有一日,从墙头掉下砸在靖王世子身上的温二姑娘突然开口说话了。

楔子

夜深了,长春街冷冷清清,只有一些店铺屋檐下垂挂的红灯笼散发着微弱光火,给屋顶路边的积雪平添几分暖色。

温好一身黑衣,脚步轻盈走在积雪未融的青石板路上,走走停停,小心环顾,进了脂粉铺子旁的一条小巷。

小巷狭长幽深,静得令人心悸。

温好在一处民宅前停下,轻轻叩了叩门。

门才敲响,就被拉开了。

门内女子眼神急切,一把抓住温好手腕把她拉进来。

一进屋,女子就跪扑在温好身上失声痛哭:“二姑娘,婢子万没想到您还活着!”

温好睫毛轻颤,轻轻拍了拍女子肩头,从袖中抽出一方折好的纸笺递过去。

女子起身,颤抖着手把纸笺接过,打开来凑着烛光看清纸上的话:莲香,我大姐是怎么死的?

莲香看到这句话,泪又涌了出来:“二姑娘,我们姑娘她——”

温好咬唇压下心中急切,纤细手指用力戳在那个问题上。

京城中这个圈子的人都知道,侍郎府温家的二姑娘生来便是个哑子。

莲香忙擦了擦泪,说起来。

“那日姑爷带姑娘出门,到傍晚才回来,姑娘进了内室就没再踏出房门。夜里小荷起夜,发现姑娘悬梁自尽了……白日里是小荷陪着姑娘出去的,婢子逼问她是怎么回事,小荷说——”

温好死死盯着莲香,等她说下去。

莲香脸色雪白,深吸一口气,艰难吐出后面的话:“小荷说……姑娘可能被别的男人轻薄了……”

温好双手撑住桌面,好一会儿才压住排山倒海的怒火,指了指纸,又指了指自己的口。

莲香会意,奈何家中没有纸笔,灵机一动取来一盒唇脂。

温好以指尖蘸取唇脂,直接在桌上写道:“谁?”

莲香摇了摇头,声音哽咽:“小荷不知道是谁,也没瞧见那人面貌,只是从姑爷言语举止感觉那人身份不一般……之后姑娘自尽的消息传开,天还没亮小荷就殉主了。婢子知道小荷是被灭口的,趁着混乱逃出了伯府,从此隐姓埋名在长春街谋生……”

温好胸前起伏,怒火在胸膛灼烧。

三年前,她就是察觉父亲与继母的龌龊打算才逃出温府那个虎口,没想到已经出阁的大姐与她遭遇如此相似。

“对了,二姑娘,三年前温府来报信,不是说您病逝了吗,您怎么——”

温好蘸着唇脂继续写道:“有人害我,我逃了……”

莲香掩面而泣:“姑娘当时怀有身孕,接到信后不能回去,后来伤心之下小产了。一开始姑爷还算体贴,时日久了就对姑娘冷淡起来……”

温好一动不动听莲香讲着,直到案上烛台积满烛泪。

“二姑娘,您要去哪儿?不如留下与婢子同住吧,以后让婢子服侍您。”莲香追至院门口。

温好摇了摇头,因为口不能言,没有解释,轻轻推门走了出去。

寒风扑面而来,夹杂着细碎的雪粒子。

又开始落雪了。

她回头摆了摆手,示意莲香关门回屋,快步离开了巷子。

巷子外风更大,吹打在脸颊上刀割般疼,温好浑然不觉,向着一个方向快步走着。

风在耳边呼呼作响,极度的冷麻木着人的感知,当她竭力往一侧避开时,那把飞刀已经没入后背。

温好匆匆扭头看了一眼。

风雪中,面容模糊不清的人渐渐逼近。

温好顾不得看仔细,踉跄着向前跑。

她逃回京城,还有太多事要做,绝不能死在这里。

可随后,温好猛然停住了身子。

一名蒙着黑巾的男子迎面而来,雪光下,手中长刀闪着寒光。

前有狼,后有虎。

温好后退一步,又停下,举起匕首向蒙面男子刺去。

既然逃不了了,带走一个也够本。

血腥味包围而来,她跌入一个怀抱。

蒙面男子紧紧拥着温好摔在地上,后背没入一柄飞刀。

温好张张嘴,思绪一瞬凝滞。

明明前后夹击她的人,为何替她挡刀?

可她来不及想明白了。

蒙面男子吃力拽着她要起身时,后方的人已经到了近前。

长剑落下,刺入蒙面男子后心,再刺进温好心口。

热血在雪地蔓延开来,如大朵大朵绽放的红梅,已分不清是谁的。

温好用尽全力睁大眼睛,想看清倒在身上的人。

他蒙着黑巾,只露出一双眼。

那是一双很好看的眼。

你是谁……

陷入黑暗前,温好唇角翕动,无声吐出这个问题。

不知何方有喧哗声传来,越来越近。

雪花大起来,很快落了静静倒在雪地血泊中的二人满身。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独占金枝

安国公府二公子季崇欢与杨家大小姐杨唯娴可谓天造地设的一对才子佳人,长安第一胖的姜四小姐却无自知之明,偏想要横插一脚。 在颜值巅峰呆了一辈子的姜韶颜一睁眼便变成了这位身形能够以一敌三的姜四小姐。 …… 上辈子为族人百般筹谋,到头来却落得个“祸国妖女”的下场为世人所唾弃,重生一世,姜韶颜只想当条咸鱼,从此桃花美酒、金齑玉鲙、华服罗裳,肆意一生。 安国公府世子季崇言简在帝心、城府极深,素有长安第一公子的美誉,走了一趟宝陵城,一向自视身高的他目光却落在了那个斜风细雨撑伞的女子身上。 季崇言看的目不转睛,感慨不已:“真是冰肌玉骨、步步生莲。” 随从大惊:此女身形壮如小山,世子是不是眼睛出毛病了?

漫漫步归·完结·193万字

楚后

故事从北曹镇驿站几个驿兵遇到一个求助的女孩儿开始

希行·完结·107万字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新书《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已开,可去隔壁看看。 顾淮之救驾遇刺,死里脱险后染上恶疾。梦中有女子的嗓音怯怯唤着淮郎。 此等魔怔之事愈发频繁。 顾淮之的脸也一天比一天黑。 直到花朝节上,阮家姑娘不慎将墨汁洒在他的外袍上,闯祸后小脸煞白,战战兢兢:“请世子安。” 轻软甜腻的嗓音,与梦境如出一辙。 他神色一怔,夜夜声音带来的烦躁在此刻终于找到突破口,他捏起女子白如玉的下巴,冷淡一笑:“阮姑娘?” ……

温轻·完结·105万字

吉时已到

——新书《长安好》正在连载中—— 于北地建功无数,威名赫赫,一把年纪不愿娶妻的定北侯萧牧,面对奉旨前来替自己说亲的官媒画师,心道:这厮必是朝廷派来的奸细无疑—— 于是,千般防备,万般疏远,浑身上下写满了拒绝二字。 不料时运不济,行差踏错,鬼迷心窍,乃至人设逐渐翻车……最后竟还是踩进了这奸细的陷阱里!

非10·完结·86.8万字

喜遇良辰

谢良辰为弟报了仇,再也了无牵挂,虽然因此欠下一笔人情债,不过人死如灯灭,眼睛一闭,这债自然也就不了了之。 然而轰隆隆雷鸣之声响起,再次睁开眼她竟然回到十四岁的大好年华,身边那位宣威侯还不是曾经威风凛凛、凶神恶煞的模样。 谢良辰正要装作不认识…… 宋羡眼尾上挑,眸中泛着细碎的光,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声音:想赖账? 说好的“侯爷大恩大德来世做牛做马定当报答”。 正在走向人生巅峰的宋羡,忽然被谢良辰几道惊雷拖回十九岁那年—— 这是报恩还是报仇? 强强联合,双重生,宠出天际,爽文。 V裙:五四二八壹四零二五 粉丝值2000+,或者全订过云霓任何一本书皆可申请入群 →云霓新书指引《夫人被迫觅王侯》

云霓·完结·114万字

踏枝

【双强、甜宠、玄学大佬女主VS腹黑太子遗孤】 秦鸾梦见了师父。 师父说,让她下山回京去,救一个人,退一桩亲。 * 我的道姑女主是有些玄学在身上的。 #玄学大佬下山,退婚、救人、夺江山#

玖拾陆·完结·92.8万字

又逢君

#锦衣卫指挥使是我的裙下不二臣# 亲娘病故,亲爹冤死,留下千万家资。 十四岁的冯少君,成了冯府众人眼中的肥肉。一个个摩拳擦掌,想咬下一口。顺便将她许给病怏怏的秦王幼子冲喜,借此攀附权贵。 日后权势滔天的锦衣卫指挥使沈祐,此时还是个寄人篱下的落魄少年。怎么也没料到,刚回京城的冯三姑娘相中了自己……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128万字

逢春

陆玄难得发善心,不料少女突然睁开了眼。他骇了一跳,强作淡定,就见少女挣扎向他爬来…… 这下陆玄无法淡定了。

冬天的柳叶·完结·80.4万字

嫁皇叔

顾清仪糟心的高光时刻说来就来。 未婚夫高调退婚踩着她的脸高抬心上人才女之名不说,还给她倒扣一顶草包美人的帽子在头上,简直无耻至极。 请了权高位重的皇叔见证两家退婚事宜,没想到退婚完毕转头皇叔就上门求娶。 顾清仪:“啊!!!” 定亲后,顾清仪“养病”回鹘州老家,皇叔一路护送,惠康闺秀无不羡慕。 就顾清仪那草包,如何能得皇叔这般对待! 后来,大家发现皇叔的小未婚妻改良粮种大丰收,收留流民增加人口战力瞬间增强,还会烧瓷器,酿美酒,造兵器,改善攻城器械,钱粮收到手抽筋,助皇叔南征北战立下大功。 人美聪明就不说,张口我家皇叔威武,闭口我家皇叔霸气,活脱脱甜心小夹饼一个,简直是闺秀界的新标杆。 这特么是草包? 惠康闺秀惊呆了。 各路豪强,封地诸侯忍不住羡慕坏了。 宋封禹也差点这么认为。   直到某天看见顾清仪指着墙上一排美男画像:信陵公子温润如玉,钟家七郎英俊潇洒,郗小郎高大威猛,元朔真的宽肩窄腰黄金比例啊! 宋封禹:这他妈全是我死对头的名字!

暗香·完结·77.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