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乖

扮乖

顾南西

现代言情/已完结

106万字

完结于2023-01-27 01:37:11
商领领在成年礼上送了自己一件生日礼物——一个金笼子。 然后她把心爱的男孩子放进了笼子里。 朋友说:我们女孩子要温柔。 于是她把笼子刷成了粉粉的颜色,又镶上了闪闪的钻石。 他问:“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 因为爱他,所以要折断他每一根不听话的硬骨。 她商领领是个怎样的人?所有人都会答:她是爱笑的小太阳,把温暖普照大地。 景召说:她是鬼节的月亮,会索命。 本书又名:看白切黑的小魔女如何扮乖 (ps:男主不弱,甜文,治愈系)

001:仙女归来

七月半,人间鬼节。

没有阴风凛凛,只有一轮玉盘似的月,被白日的雨气笼着,模糊了轮廓,还是很美,影影绰绰的美,如梦似幻的美。

鬼门开,百鬼未临,他来了。

哒、哒、哒、哒……

脚步声不疾不徐,笼子里的女人惊地坐起,瑟瑟发抖地往后缩。

屋里没有开灯,窗帘敞着一条缝,银白的月色漏进来,把薄薄一缕光洒下,落在冰凉的地板上,落在金色的锁链上。

咔哒。

门被推开,风一股脑灌进来,带着微热的潮气,还有他身上的、男士香水的味道。

走廊的强光照进了常年不见日头的房间里,地上的女人抬起手,挡住眼睛,手腕的锁链被扯动,发出刺耳的声响,她在指缝的微光里看他——她的丈夫。

他有一副很漂亮的皮囊,西装革履,风度翩翩。人皮下,是七月半的鬼。

“阿壤。”

阿壤是她母亲为她取的乳名。

他开了灯,紫色的琉璃灯下,金色的笼子折射出扎眼的光。她穿着黑色的礼裙,缩在笼子的角落里,目光惊惧,看他关上门,看他越走越近。

“想我了吗?”

他打开笼子,蹲下,抬起她惊慌失色的脸。

他说,我好爱你。

她让他滚。

别墅外面,有一棵年岁很大的梧桐树,树上乌鸦在叫,月亮在看,树下虫在鸣,蚁在爬。来来往往的人目不斜视,争奇斗艳的花开得肆意张狂。

不多久,屋里传来女人的哭声。

屋外走廊里,女孩穿着公主裙,六七岁大,头发披着,耳边别了闪闪发亮的钻石发卡,月色、走廊的灯、还有楼梯里的光交汇在一起,因为明亮各不相同,把地面分割成明明暗暗的光斑,女孩提着蕾丝的裙摆,在光斑上跳房子,裙摆坠满了各色宝石,红的、绿的、蓝的,把光晃了个透,一闪一闪。

过了好久,女孩跳累了,靠到墙边,用脚踢地上的地毯。

咔哒。

门又开了。

“领领。”

女孩抬起脸,一双瞳子透亮,她清脆地喊:“爸爸。”

男人走过来,把她抱起。

七月半,是她的生日,老一辈的人常说,鬼节出生的孩子会被百鬼诅咒。

她才不信,她会诅咒百鬼。

这时,月亮躲进了柔软的云朵里。

爸爸问小领领:“宝贝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要一个金笼子。”她挥舞着白嫩的胳膊,比划着笼子的大小,表情很是认真,跟爸爸说,“上面的钻石要超级大颗。”

爸爸问她要笼子做什么。

“要把小哥哥关起来,只和我一个人玩。”

看吧,百鬼诅咒不了她。

她叫商领领,是商家大魔头生的小魔女。

后来,魔女长大了。

*****十八年后*****

晚上十点,华兴殡仪馆。接尸车开进馆内,路过百米绿荫,把一盏盏老旧的路灯抛到车尾。停尸间在殡仪馆的最左边,接尸车驶过专用车道,停在停尸间门口,经过消毒水喷洒之后,车上下来两个人,都身穿西装,手臂上绑了黑纱。其中一人拉起后盖厢,另外一人走进停尸间,把不锈钢的运尸车推出来。两人对了一个眼色,一起上前,把包着黄色尸袋的尸体抬出来,放到运尸车上,推进停尸间的消毒区。

很快,值夜班的工作人员赶过来,四十多岁,是位女士,戴了口罩,头发盘得一丝不苟,身上穿着殡仪馆的工作制服,她和接尸的人低声交谈了两句,然后拉开裹尸袋的拉链。袋子里是肝病晚期的死者,脸色蜡黄,女人看了看裹尸袋上的牌子,核对完身份,然后推入防腐区。

防腐区的右边是冷冻区,再往右是遗体修复、化妆的整容区,都是独立的楼栋,由过道连通。

这个点,整容区还有人,大概半个小时之前,一位车祸死者被送来殡仪馆,家属要求做遗体修复。

小李是新来的实习生,这是他进馆以来第一次碰到需要修复整容的遗体,师父老裴特意让他来观摩,顺便学习技术。他巴巴地来了,老裴自己却没来,他感觉他被老裴坑了。

换好防护服后,他拖着千斤重的脚步进了遗体修复间,里面人不少,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

眼睛最漂亮那个他就不认识,有人叫她小商,也有人叫她领领。

“你就是新来的小李?”

她个子挺高,戴着口罩,只露出了饱满的额头和一双透亮的眼睛,眼尾有弧度小小的内双,是很灵秀有神的一双眼。

她声音甜甜的,有点软,好听得让小李都忘了发抖。

小李腼腆地点头。

她说:“你好呀。”

她一笑,眼睛弯了半弯,带着很要命的无辜感。

小李很紧张,结巴了一下:“你、你好。”

今天下午他还后悔学了殡仪这个专业,突然就释怀了。

只见商领领戴着乳胶手套,把尸体腹腔内的体液抽出来,然后拿起连接着装了福尔马林管子的大长针,往往生者的心脏注射防腐液,一整套动作下来一气呵成,她垂着眼皮,睫毛都没动一下。

注射到一半,她回头:“可以帮我拿一下工具箱吗?”

小李看见了她抽出来的体液,还有掀开棉布后的尸体。

他一下没忍住:“呕……”

他来之前,听师父老裴说,这位死者是交通事故的罹难者,面部被车轮严重破坏。

他才因为漂亮姑娘得到了短暂的释怀,现实就狠狠打了他一个巴掌。

“呕……”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接触到遗体整容这个行业。

他隔着口罩捂住嘴,把酸水咽回去。

商领领面不改色,没有停下手上的事,问他:“看不了吗?”

只是还没适应,小李摇头:“没、没有。”

她好像脾气很好,温声细语地说:“你可以先出去,等吐完了再进来。”

小李也不想留下来添麻烦,说了声抱歉,跑了出去。

外面没有椅子,他随便找了个推尸体的车子靠一下,这时,一瓶水递过来。

“给。”

是老冯,馆里的人都这么叫他,但老冯不老,就业不到两年。

小李接过水:“谢谢。”他拧开,喝了一口。

老冯拍了拍他的肩,拿出职场前辈的风范:“以后看多了就习惯了。”老冯已经见过世面了,很淡定,“这种程度的还算轻的,至少没有很重的味道。”

小李心不在焉,眼睛飘到了修复间:“她是这次修复的主负责人吗?”

“你说领领?”老冯嗯了声,语气不无佩服,“一般难度比较大的遗体整容都是她来做。”

他们都是馆里的遗体整容师,也有人称他们为入殓师,或者葬仪师,平时的工作都有分工,之前有家属闹过,不仅分工,还分男女,有的负责防腐,有的负责清洗,有的负责穿衣,还有负责化妆和修复的。

商领领主要做遗体修复,偶尔也化妆。

小李想到了老裴,五十多岁的老师傅了:“她看上去好年轻。”

老冯挑了个眉:“不止年轻,还漂亮呢。”

看得出来,即便她戴了口罩。

小李心想,她大概就是老裴招聘时跟他提过的“馆花”,他绝对不是因为馆花才来的,是因为对职业的热爱。

“呕……”

小李又想吐了。

整容区往右走,是守灵厅,现在不少家属会把灵堂设在殡仪馆,这样既能用冰棺保存,也能缅怀逝者。

今天是农历月中,圆月高挂。正逢十月金秋,晚上天凉,门口有个年轻的男孩子,卫衣帽子兜头戴着,他手里拿着手机,在和人通话。

“哥,你到了没?”

男孩顶多二十出头,脸很小,三庭五眼的,样貌比女孩子还标致,不过他烫了个羊毛卷的渣男头,稍稍把皮相里带的幼齿感压下去。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哑,带着明显的倦意:“在找停车的地方。”

“停车场在业务大厅的前面,你停右边,左边是接尸车专用。”

接尸车……

刚从守灵厅探出头来的一大汉打了个抖,又缩回去了。

“在一楼,二号灵堂。”

男孩挂了电话,进去了。

约摸十来分钟,有人沐着夜色走进来,风尘仆仆,懒倦的模样。他手里拿着一把伞,黑色,长柄直杆的。

深咖色风衣里是白色帽衫,他环顾了一圈之后,走向咨询台。

“你好。”

声线低,音色沉,是一副好嗓子。

值夜班的工作人员在玩手机,闻声抬起头来。

“请问二号灵堂怎么走?”

工作人员这才看清对方的脸,那一瞬,被光晃了一下眼,她愣了一下神:“左、左边通道进去,右手边倒数第二间。”

她没很多词汇量,她只知道这个男人很迷人,五官明艳,浓烈又精致。

他说:“谢谢。”

话音明明有些随意散漫,却不乏礼貌和绅士。

来不及多看两眼,人已经走远了,值夜班的工作人员也精神了,拿起手机,给闺蜜发去午夜凶铃:“姐妹儿,刚刚有一个巨帅的帅哥来找我问路。”

闺蜜专业泼冷水:“姐妹儿醒醒,那是艳鬼。”

“……”

左边通道进去,右手边倒数第二间。

景召把伞放在门口,走进去:“爸,妈。”

原本昏昏欲睡的陆常安女士一个打挺,从椅子上站起来:“不是让你别来吗,大晚上的开车多危险。”

陆常安女士是位“小公举”,景召鲜少见她穿得这么素净。

往生者是位八十四岁的老人,是景召父亲景河东的远房表叔,老人家没有成家,景河东是个老好人,把丧事揽了下来,大半夜的携妻小来守灵。这会儿,景河东正在打盹,脑袋一摇一晃。

景召走上前,上了一柱香。

陆常安女士亲热地挽住大儿子,脸圆圆的,有点肉,一点都不显年龄:“晚饭吃了吗?”

“吃过了。”

陆常安一脚踢向旁边刷手机的二儿子:“杵着干嘛,还不去给你哥买宵夜。”

景见:“……”

明明景召才是捡来的。

景见抓了把头发,去买宵夜了。

陪父母坐了个把小时,景召就出去了,在走廊找了个位子坐下。他一个小时前刚下飞机,放下相机和行李就赶过来了,这会儿困意上来。

他合上眼,没一会儿,声控灯暗了。

殡仪馆为了尸体防腐和保存,冷气都开得很低,凉嗖嗖的。有人从远处走来,脚步声很轻,声控灯都没有亮,地上的影子修长纤细。

是女孩,穿着白色防护罩衣,走近后,脚步停下,她侧首,睫毛扇了扇,一双漆黑的瞳子望向坐在椅子上的景召。

她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弯下腰,抬起一只手,手里有个打火机,蹭的一下,火光升起。蓝光幽幽,照着她一双极美的眼睛,还有他的脸——这一副她想剥下来珍藏的皮囊。

她伸出另一只手,绕过蓝光,朝向他的脸。

殡仪馆,守灵厅,秋日的凉风,蓝色火光,女人,还有远处似有若无的啼哭声……刚从一号灵堂出来的中年女人被吓了一个哆嗦,嘴皮发白、发抖:“鬼、鬼……”

打火机的火灭掉了。

商领领收回目光,转过头去,用指腹压着唇:“嘘。”她上前,摘了防护服的帽子,取下口罩,露出一张人畜无害的仙女脸,笑得很甜,“不是鬼哦,是仙女。”

魔女长大了,学了乖,变成了仙女。

她走后,椅子上的景召睁开了眼,眸中堆着墨色,难辨,难测。

****

景召,读音同照。

别怕哈,画风是很甜的,第二章就进入小甜文模式。殡仪馆的剧情很少,入殓师的内容只在剧情需要的时候写,也很少。这不是职场文,是谈情说爱的文,另外,虽然是女强文,但男主不是弱唧唧风格。

我回来了连载了,你们还在不?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明天也喜欢

陆惊宴第一次遇见盛羡,脑海里冒出一个念头:想让这个男人哭。 后来,陆惊宴哭了。 ... 陆惊宴第一次遇见盛羡是在酒吧里,她手机没信号,找他借网,问他手机热点WiFi 是什么? 他说:你生日。 陆惊宴还没来得及输入密码就被朋友喊走了。 她觉得盛羡用自己的生日做密码,一定是喜欢她的,就是闷骚了点,她明里暗里勾搭了盛羡大半年,她才发现盛羡的WiFi密码是:nishengri ... 明艳千金大小姐X法学院最年轻教授 甜文。 1V1.

叶非夜·完结·36.6万字

被困无限综艺后咸鱼大佬她杀疯了

【不是无限流!楚门的世界类故事!】 【反杀金丝雀×自我攻略上位者】 * “谁说的我要抛弃他?我要让他为我所用,让他为我叛变阵营,让他自以为还有希望挽回,让他永远活在谎言中。” “那我呢?” “你是谁?” “一个心甘情愿被你利用,随时等着上位的男人。 * (男主顾行则)

九方yu·完结·88.3万字

半星

宇宙浩瀚,弹指光年。唯有一人,星河难阻,至今不忘。 又美又丧大魔王vs硬汉忠犬捉妖师。这是一个都市幻想爱情童话文。尽量日更,如不能更新会请假。

丁墨·完结·50.3万字

快穿:反派女主满级之后

死了没完全死的花雾得到一份工作,她兢兢业业打工,好不容易让自己坐稳最佳反派优秀员工的宝座,结果转头就给她转了岗。 转岗就转岗,反正在哪儿都是打工。 于是新部门的同事,发现他们的新同事好像有点问题…… ——别的女主在和男主谈恋爱,她在和男主干仗。 ——别的女主在打怪升级,她在和怪称兄道弟。 ——别的女主在和反派斗智斗勇,她抢了反派的饭碗。 该女主干的事,她一件没干,不该女主干的事,她干了个遍。 在公司考虑要辞退她的时候……笑死,根本辞不了! 花雾:我决定在这里辛勤工作,退休养老。 公司:不,不需要!

墨泠·连载中·165万字

辞天骄

又名:孤被一群男人退婚以后 皇太女铁慈急于大婚,下诏选秀。 公侯子弟画像挂满一屋。风流病娇,高山白雪,春风十里,又野又甜 群美竞妍,皇太女绝不纠结 一夫一妻不觉少,三宫六院不嫌多。最起码排够一周,撑不住还有西地那非 奈何群美看不上大傀儡生的小傀儡。旨意未下,辞婚书已经雪片般飞来东宫 皇太女荣膺史上被退婚次数最高纪录保持者。 频频被退婚,老公还得有。 皇太女反手开盲盒,一镖扎中最丑的画像。 男人嘛,灯一关都一样。 就他了! 辽东王十八子,小十八美如花 自幼被奇货可居的母亲男扮女装,女装大佬技能点满。却遭了父王厌弃,兄弟排挤 大佬柔弱小可怜,大佬杀人不眨眼 好容易经营得地下事业,向至高王位霍霍磨刀关键时刻一纸圣旨,喜提太女夫。成为小傀儡的小傀儡。 辽东基业,未来王位,眼看都成泡影。 费尽心思摆脱婚约,却被一心攀龙附凤的母妃打包急送太女东宫。 缘,妙不可言。 公子,你那丑画像,万一皇太女瞎了眼依旧看中,怎么办? 万一我和皇太女真有如此佳缘...... 您就顺水推舟咩? ......我就杀了她呗。 双向真香 绣剑击穿万重门,颠倒乾坤作半生,谁逐江山谁举鼎,日月听我教浮沉。 我本世间桀骜人,袖拂殿前怨与恩,山河为卷刀作笔,半阙狂辞问仙神。

天下归元·完结·243万字

致命热恋

安桐遭逢家庭剧变,罹患情感障碍,且时常出现严重的情感剥离现象。 容慎,名满香江且富可敌国的神秘家族继承人。 一场乌龙,安桐错把容慎当成心理治疗师,自此开启了为期数月的疏导治疗。 不久后,两人一拍即合,协议结婚了。 * 婚后某天,属下汇报:“容爷,夫人又在直播写代码了。” 男人缓缓抬眸,语调慵懒:“别忘了给她刷礼物。” 属下默默递出一张纸,“容爷,夫人写的这几行代码,和我们高价聘请的幕后工程师写的一模一样……” 容慎看着代码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 某天午后,夫妻俩吃完街边串串香偶然路过某顶尖科技大楼。 几名职员捧着文件鱼贯而出,对着容慎毕恭毕敬地颔首:“执行长,可算是遇到您了。这几份文件需要您尽快签署,不能再耽误了。” 安桐面无表情地看向了身边的男人:“?” #我贪图免费治疗嫁了个心理医生结果他是个商界执行长?# #我以为我娶了个缺钱的情感患者结果她是个高级工程师?# 【伪·心理治疗师VS真·心理疾病患者】

漫西·完结·55.5万字

野性攻陷

「京圈太子暴徒小疯狗vs温柔腹黑大魔王」艺术界新秀画家沈周懿,突然线上表白了。 她@了一个没有任何个人简介的微博用户,高调示爱:「可以跟我接吻吗?」 身为近期获得美术界世界级金奖的黑马画家。 惊才艳艳之余,过人的美貌更是圈粉无数。 可她却以惊人的言论登顶热搜第一。 无数粉丝梦碎深夜。 * 而身为话题主人公裴谨行,在沈周懿眼里,不老实、不好泡、不服软、让人着迷又抓狂。 别人的弟弟要么小奶狗,要么小狼狗。 而他——小疯狗。 总是用最懒淡颓痞的语气说着最欠最让人心火焚烧的话。 ——姐姐,你好会占便宜。 ——姐姐,你这么馋我? ——姐姐,接吻可以给我算时薪么? 沈周懿耐心耗尽,这个磨人的小疯狗爱嚯嚯谁嚯嚯谁去。 她不泡了。 再后来。 她身陷囹圄时,曾经那懒淡颓狂的男人,却在法庭上大杀四方,为她清理一切障碍。 傲慢的来到被告席,隔着桌子宛若情人的捏捏她的后颈,笑的颓唐又放肆:“姐姐,你怎么落魄的样子都……好正啊。” 一众庭审傻眼:? 沈周懿:……说他疯,真不亏他。 这是该调情的时候? 事实证明他就是这么个目无法纪的暴徒,无人能及左右,唯独她,他甘愿撕裂世间规则,成为她的信徒。 「双大佬、非善男信女、前期男主伪装系」

匪弋·完结·92.2万字

夫人,傲娇傅爷今天不装病了

【可咸可甜痴情的假白兔VS面冷心热有病的傲娇大佬】 传闻Z国的高冷小仙女梁以橙嫁人了,对方居然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大叔,还是个即将离开人世的病秧子。 一夜之间,Z国所有的高富帅都不服了,哭着喊着要求梁以橙离婚,投入自己的怀抱。 然而梁以橙不但不离婚,婚后还对那个病秧子百般呵护。 病秧子傅瑾习告诉她:“我有病。”梁以橙回答:“我知道,我就是你的药。” 傅瑾习继续道:“我不能给你未来。”梁以橙:“我就是你的未来。” 傅瑾习急了:“你这个丫头怎么回事呢,赶也赶不走,骂也骂不走,你赖在我这里干嘛?” 梁以橙笑着说:“因为我爱你。” * 前世,他是那个杀伐决断,冷血无情的傅瑾习,却为了一个瞎子着了魔,殉了情。 他为了这个瞎子寻遍世界名医,又为了她重修全世界的盲道。 他说:不管她走到哪里,她脚下的路都是他为她而铺的。 她眼瞎,看不清他的绝世容貌,却听见了他说‘我爱你’ 这一世,她是来还债的。 * 再后来,病秧子不装病了,他将某个娇弱的小女人按在吧台之上,托起她的下颚,眼神灼灼,声音低沉暗哑低低道: “既然招惹我了,就不许你再招惹别人。”

那一缕幸福·完结·93.2万字

他从地狱里来

出版书名:既见君子 有严重的共情障碍、轻微的述情障碍,趋近于0度负面p型人格,与罪犯只差了一条道德线。 这是心理医生对戎黎的诊断。 有人见过他满手是血的样子,有人见过他在枪林弹雨里抽烟的样子,也有人见过他漠然冰冷地踩着残肢断臂从火光里走来的样子。 这些人都说,戎黎是个恶魔。 但只有徐檀兮见过他因为夜盲而跌跌撞撞的样子,见过他发起床气的样子,见过他落地成盒后踢桌子的样子,见过他趴在她肩上要她亲他的样子。 他说:“杳杳,如果你喜欢,我可以把枕头下的刀扔了,窝在祥云镇收一辈子的快递。” 他说:“杳杳,别逃,你不管管我,我会下地狱的。” 他抓着她的手,按在胸口:“我这里面是黑的,已经烂透了,你还要不要?” 徐檀兮是个大家闺秀,不会说情话,就写了一封信,塞在亲手绣的荷包里送给他:“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就这样,谁也治不了的戎六爷收了人姑娘绣的荷包,还让那从来没有碰过纹身器材的姑娘在他心口纹了字。 避雷:不是多重人格文,是前世今生文 (围脖潇湘书院顾南西)

顾南西·完结·14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