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乖

扮乖

顾南西

现代言情/已完结

106万字

完结于2023-01-2701:37:11
商领领在成年礼上送了自己一件生日礼物——一个金笼子。 然后她把心爱的男孩子放进了笼子里。 朋友说:我们女孩子要温柔。 于是她把笼子刷成了粉粉的颜色,又镶上了闪闪的钻石。 他问:“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 因为爱他,所以要折断他每一根不听话的硬骨。 她商领领是个怎样的人?所有人都会答:她是爱笑的小太阳,把温暖普照大地。 景召说:她是鬼节的月亮,会索命。 本书又名:看白切黑的小魔女如何扮乖 (ps:男主不弱,甜文,治愈系)

001:仙女归来

七月半,人间鬼节。

没有阴风凛凛,只有一轮玉盘似的月,被白日的雨气笼着,模糊了轮廓,还是很美,影影绰绰的美,如梦似幻的美。

鬼门开,百鬼未临,他来了。

哒、哒、哒、哒……

脚步声不疾不徐,笼子里的女人惊地坐起,瑟瑟发抖地往后缩。

屋里没有开灯,窗帘敞着一条缝,银白的月色漏进来,把薄薄一缕光洒下,落在冰凉的地板上,落在金色的锁链上。

咔哒。

门被推开,风一股脑灌进来,带着微热的潮气,还有他身上的、男士香水的味道。

走廊的强光照进了常年不见日头的房间里,地上的女人抬起手,挡住眼睛,手腕的锁链被扯动,发出刺耳的声响,她在指缝的微光里看他——她的丈夫。

他有一副很漂亮的皮囊,西装革履,风度翩翩。人皮下,是七月半的鬼。

“阿壤。”

阿壤是她母亲为她取的乳名。

他开了灯,紫色的琉璃灯下,金色的笼子折射出扎眼的光。她穿着黑色的礼裙,缩在笼子的角落里,目光惊惧,看他关上门,看他越走越近。

“想我了吗?”

他打开笼子,蹲下,抬起她惊慌失色的脸。

他说,我好爱你。

她让他滚。

别墅外面,有一棵年岁很大的梧桐树,树上乌鸦在叫,月亮在看,树下虫在鸣,蚁在爬。来来往往的人目不斜视,争奇斗艳的花开得肆意张狂。

不多久,屋里传来女人的哭声。

屋外走廊里,女孩穿着公主裙,六七岁大,头发披着,耳边别了闪闪发亮的钻石发卡,月色、走廊的灯、还有楼梯里的光交汇在一起,因为明亮各不相同,把地面分割成明明暗暗的光斑,女孩提着蕾丝的裙摆,在光斑上跳房子,裙摆坠满了各色宝石,红的、绿的、蓝的,把光晃了个透,一闪一闪。

过了好久,女孩跳累了,靠到墙边,用脚踢地上的地毯。

咔哒。

门又开了。

“领领。”

女孩抬起脸,一双瞳子透亮,她清脆地喊:“爸爸。”

男人走过来,把她抱起。

七月半,是她的生日,老一辈的人常说,鬼节出生的孩子会被百鬼诅咒。

她才不信,她会诅咒百鬼。

这时,月亮躲进了柔软的云朵里。

爸爸问小领领:“宝贝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要一个金笼子。”她挥舞着白嫩的胳膊,比划着笼子的大小,表情很是认真,跟爸爸说,“上面的钻石要超级大颗。”

爸爸问她要笼子做什么。

“要把小哥哥关起来,只和我一个人玩。”

看吧,百鬼诅咒不了她。

她叫商领领,是商家大魔头生的小魔女。

后来,魔女长大了。

*****十八年后*****

晚上十点,华兴殡仪馆。接尸车开进馆内,路过百米绿荫,把一盏盏老旧的路灯抛到车尾。停尸间在殡仪馆的最左边,接尸车驶过专用车道,停在停尸间门口,经过消毒水喷洒之后,车上下来两个人,都身穿西装,手臂上绑了黑纱。其中一人拉起后盖厢,另外一人走进停尸间,把不锈钢的运尸车推出来。两人对了一个眼色,一起上前,把包着黄色尸袋的尸体抬出来,放到运尸车上,推进停尸间的消毒区。

很快,值夜班的工作人员赶过来,四十多岁,是位女士,戴了口罩,头发盘得一丝不苟,身上穿着殡仪馆的工作制服,她和接尸的人低声交谈了两句,然后拉开裹尸袋的拉链。袋子里是肝病晚期的死者,脸色蜡黄,女人看了看裹尸袋上的牌子,核对完身份,然后推入防腐区。

防腐区的右边是冷冻区,再往右是遗体修复、化妆的整容区,都是独立的楼栋,由过道连通。

这个点,整容区还有人,大概半个小时之前,一位车祸死者被送来殡仪馆,家属要求做遗体修复。

小李是新来的实习生,这是他进馆以来第一次碰到需要修复整容的遗体,师父老裴特意让他来观摩,顺便学习技术。他巴巴地来了,老裴自己却没来,他感觉他被老裴坑了。

换好防护服后,他拖着千斤重的脚步进了遗体修复间,里面人不少,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

眼睛最漂亮那个他就不认识,有人叫她小商,也有人叫她领领。

“你就是新来的小李?”

她个子挺高,戴着口罩,只露出了饱满的额头和一双透亮的眼睛,眼尾有弧度小小的内双,是很灵秀有神的一双眼。

她声音甜甜的,有点软,好听得让小李都忘了发抖。

小李腼腆地点头。

她说:“你好呀。”

她一笑,眼睛弯了半弯,带着很要命的无辜感。

小李很紧张,结巴了一下:“你、你好。”

今天下午他还后悔学了殡仪这个专业,突然就释怀了。

只见商领领戴着乳胶手套,把尸体腹腔内的体液抽出来,然后拿起连接着装了福尔马林管子的大长针,往往生者的心脏注射防腐液,一整套动作下来一气呵成,她垂着眼皮,睫毛都没动一下。

注射到一半,她回头:“可以帮我拿一下工具箱吗?”

小李看见了她抽出来的体液,还有掀开棉布后的尸体。

他一下没忍住:“呕……”

他来之前,听师父老裴说,这位死者是交通事故的罹难者,面部被车轮严重破坏。

他才因为漂亮姑娘得到了短暂的释怀,现实就狠狠打了他一个巴掌。

“呕……”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接触到遗体整容这个行业。

他隔着口罩捂住嘴,把酸水咽回去。

商领领面不改色,没有停下手上的事,问他:“看不了吗?”

只是还没适应,小李摇头:“没、没有。”

她好像脾气很好,温声细语地说:“你可以先出去,等吐完了再进来。”

小李也不想留下来添麻烦,说了声抱歉,跑了出去。

外面没有椅子,他随便找了个推尸体的车子靠一下,这时,一瓶水递过来。

“给。”

是老冯,馆里的人都这么叫他,但老冯不老,就业不到两年。

小李接过水:“谢谢。”他拧开,喝了一口。

老冯拍了拍他的肩,拿出职场前辈的风范:“以后看多了就习惯了。”老冯已经见过世面了,很淡定,“这种程度的还算轻的,至少没有很重的味道。”

小李心不在焉,眼睛飘到了修复间:“她是这次修复的主负责人吗?”

“你说领领?”老冯嗯了声,语气不无佩服,“一般难度比较大的遗体整容都是她来做。”

他们都是馆里的遗体整容师,也有人称他们为入殓师,或者葬仪师,平时的工作都有分工,之前有家属闹过,不仅分工,还分男女,有的负责防腐,有的负责清洗,有的负责穿衣,还有负责化妆和修复的。

商领领主要做遗体修复,偶尔也化妆。

小李想到了老裴,五十多岁的老师傅了:“她看上去好年轻。”

老冯挑了个眉:“不止年轻,还漂亮呢。”

看得出来,即便她戴了口罩。

小李心想,她大概就是老裴招聘时跟他提过的“馆花”,他绝对不是因为馆花才来的,是因为对职业的热爱。

“呕……”

小李又想吐了。

整容区往右走,是守灵厅,现在不少家属会把灵堂设在殡仪馆,这样既能用冰棺保存,也能缅怀逝者。

今天是农历月中,圆月高挂。正逢十月金秋,晚上天凉,门口有个年轻的男孩子,卫衣帽子兜头戴着,他手里拿着手机,在和人通话。

“哥,你到了没?”

男孩顶多二十出头,脸很小,三庭五眼的,样貌比女孩子还标致,不过他烫了个羊毛卷的渣男头,稍稍把皮相里带的幼齿感压下去。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哑,带着明显的倦意:“在找停车的地方。”

“停车场在业务大厅的前面,你停右边,左边是接尸车专用。”

接尸车……

刚从守灵厅探出头来的一大汉打了个抖,又缩回去了。

“在一楼,二号灵堂。”

男孩挂了电话,进去了。

约摸十来分钟,有人沐着夜色走进来,风尘仆仆,懒倦的模样。他手里拿着一把伞,黑色,长柄直杆的。

深咖色风衣里是白色帽衫,他环顾了一圈之后,走向咨询台。

“你好。”

声线低,音色沉,是一副好嗓子。

值夜班的工作人员在玩手机,闻声抬起头来。

“请问二号灵堂怎么走?”

工作人员这才看清对方的脸,那一瞬,被光晃了一下眼,她愣了一下神:“左、左边通道进去,右手边倒数第二间。”

她没很多词汇量,她只知道这个男人很迷人,五官明艳,浓烈又精致。

他说:“谢谢。”

话音明明有些随意散漫,却不乏礼貌和绅士。

来不及多看两眼,人已经走远了,值夜班的工作人员也精神了,拿起手机,给闺蜜发去午夜凶铃:“姐妹儿,刚刚有一个巨帅的帅哥来找我问路。”

闺蜜专业泼冷水:“姐妹儿醒醒,那是艳鬼。”

“……”

左边通道进去,右手边倒数第二间。

景召把伞放在门口,走进去:“爸,妈。”

原本昏昏欲睡的陆常安女士一个打挺,从椅子上站起来:“不是让你别来吗,大晚上的开车多危险。”

陆常安女士是位“小公举”,景召鲜少见她穿得这么素净。

往生者是位八十四岁的老人,是景召父亲景河东的远房表叔,老人家没有成家,景河东是个老好人,把丧事揽了下来,大半夜的携妻小来守灵。这会儿,景河东正在打盹,脑袋一摇一晃。

景召走上前,上了一柱香。

陆常安女士亲热地挽住大儿子,脸圆圆的,有点肉,一点都不显年龄:“晚饭吃了吗?”

“吃过了。”

陆常安一脚踢向旁边刷手机的二儿子:“杵着干嘛,还不去给你哥买宵夜。”

景见:“……”

明明景召才是捡来的。

景见抓了把头发,去买宵夜了。

陪父母坐了个把小时,景召就出去了,在走廊找了个位子坐下。他一个小时前刚下飞机,放下相机和行李就赶过来了,这会儿困意上来。

他合上眼,没一会儿,声控灯暗了。

殡仪馆为了尸体防腐和保存,冷气都开得很低,凉嗖嗖的。有人从远处走来,脚步声很轻,声控灯都没有亮,地上的影子修长纤细。

是女孩,穿着白色防护罩衣,走近后,脚步停下,她侧首,睫毛扇了扇,一双漆黑的瞳子望向坐在椅子上的景召。

她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弯下腰,抬起一只手,手里有个打火机,蹭的一下,火光升起。蓝光幽幽,照着她一双极美的眼睛,还有他的脸——这一副她想剥下来珍藏的皮囊。

她伸出另一只手,绕过蓝光,朝向他的脸。

殡仪馆,守灵厅,秋日的凉风,蓝色火光,女人,还有远处似有若无的啼哭声……刚从一号灵堂出来的中年女人被吓了一个哆嗦,嘴皮发白、发抖:“鬼、鬼……”

打火机的火灭掉了。

商领领收回目光,转过头去,用指腹压着唇:“嘘。”她上前,摘了防护服的帽子,取下口罩,露出一张人畜无害的仙女脸,笑得很甜,“不是鬼哦,是仙女。”

魔女长大了,学了乖,变成了仙女。

她走后,椅子上的景召睁开了眼,眸中堆着墨色,难辨,难测。

****

景召,读音同照。

别怕哈,画风是很甜的,第二章就进入小甜文模式。殡仪馆的剧情很少,入殓师的内容只在剧情需要的时候写,也很少。这不是职场文,是谈情说爱的文,另外,虽然是女强文,但男主不是弱唧唧风格。

我回来了连载了,你们还在不?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月亮在怀里

退出国家队后,祁月投身农学专业。 某次聚会上,有人起哄,谁射击游戏输了就要被祁月亲一下。 看着试验田里扛着锄头不修边幅一脸泥巴正在种土豆的祁月,大家伙的脸都绿了。 所有人争先恐后瞄准靶心生怕被罚。 最后的结果是,A大男神顾淮抬起手,脱靶射了一个0环。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顾淮在击剑馆被恶意挑衅步步碾压。 祁月看不下去被迫出手。 第三次见面的时候,顾淮在路边无家可归。 祁月为了帮他,花光了三个月的生活费。 多年之后。 祁月看着从家里翻出来的写着顾淮名字的世界射击记录证书、击剑冠军奖杯以及十几套房产证,陷入了沉思:“……”

囧囧有妖·完结·34万字

明天也喜欢

陆惊宴第一次遇见盛羡,脑海里冒出一个念头:想让这个男人哭。 后来,陆惊宴哭了。 ... 陆惊宴第一次遇见盛羡是在酒吧里,她手机没信号,找他借网,问他手机热点WiFi是什么? 他说:你生日。 陆惊宴还没来得及输入密码就被朋友喊走了。 她觉得盛羡用自己的生日做密码,一定是喜欢她的,就是闷骚了点,她明里暗里勾搭了盛羡大半年,她才发现盛羡的WiFi密码是:nishengri ... 明艳千金大小姐X法学院最年轻教授 甜文。 1V1.

叶非夜·完结·36.7万字

被困无限综艺后咸鱼大佬她杀疯了

【不是无限流!楚门的世界类故事!】 【反杀金丝雀×自我攻略上位者】 * “谁说的我要抛弃他?我要让他为我所用,让他为我叛变阵营,让他自以为还有希望挽回,让他永远活在谎言中。” “那我呢?” “你是谁?” “一个心甘情愿被你利用,随时等着上位的男人。 * (男主顾行则)

九方yu·完结·88.3万字

与狼共眠

[本书已出版上线,各大平台皆有售,广播剧在喜马拉雅上线] “看够了么?”他慵懒散漫的问。 第一次见面,她从审讯室出来进错了厕所,看见不该看的。 可谁料,从此他却缠上了她。 后面一场意外,身为犯罪心理学家的她临时坐了轮椅,无奈之下招聘小跟班。 看着来应聘的求职者,素来冷静的她微微咬牙。 …… 后来,工作上她处处吹毛求疵,他跟在后面笑着道歉。 她冷冷问:“你错哪里了?” 沈聿笑得慵懒:“这话说的,没错还不能被你骂几句了?” 顾言:“你五行缺德!” 沈聿:“我命里缺你。” ** 哪里有正义,哪里就是圣地!——培根 [有超忆症的犯罪心理学家和她有钞能力的、隐藏大佬小跟班的故事,一个很御,一个很欲,刺激绝宠]

傅九·完结·40.4万字

辞天骄

又名:孤被一群男人退婚以后 皇太女铁慈急于大婚,下诏选秀。 公侯子弟画像挂满一屋。风流病娇,高山白雪,春风十里,又野又甜 群美竞妍,皇太女绝不纠结 一夫一妻不觉少,三宫六院不嫌多。最起码排够一周,撑不住还有西地那非 奈何群美看不上大傀儡生的小傀儡。旨意未下,辞婚书已经雪片般飞来东宫 皇太女荣膺史上被退婚次数最高纪录保持者。 频频被退婚,老公还得有。 皇太女反手开盲盒,一镖扎中最丑的画像。 男人嘛,灯一关都一样。 就他了! 辽东王十八子,小十八美如花 自幼被奇货可居的母亲男扮女装,女装大佬技能点满。却遭了父王厌弃,兄弟排挤 大佬柔弱小可怜,大佬杀人不眨眼 好容易经营得地下事业,向至高王位霍霍磨刀关键时刻一纸圣旨,喜提太女夫。成为小傀儡的小傀儡。 辽东基业,未来王位,眼看都成泡影。 费尽心思摆脱婚约,却被一心攀龙附凤的母妃打包急送太女东宫。 缘,妙不可言。 公子,你那丑画像,万一皇太女瞎了眼依旧看中,怎么办? 万一我和皇太女真有如此佳缘...... 您就顺水推舟咩? ......我就杀了她呗。 双向真香 绣剑击穿万重门,颠倒乾坤作半生,谁逐江山谁举鼎,日月听我教浮沉。 我本世间桀骜人,袖拂殿前怨与恩,山河为卷刀作笔,半阙狂辞问仙神。

天下归元·完结·243万字

野性攻陷

「京圈太子暴徒小疯狗vs温柔腹黑大魔王」艺术界新秀画家沈周懿,突然线上表白了。 她@了一个没有任何个人简介的微博用户,高调示爱:「可以跟我接吻吗?」 身为近期获得美术界世界级金奖的黑马画家。 惊才艳艳之余,过人的美貌更是圈粉无数。 可她却以惊人的言论登顶热搜第一。 无数粉丝梦碎深夜。 * 而身为话题主人公裴谨行,在沈周懿眼里,不老实、不好泡、不服软、让人着迷又抓狂。 别人的弟弟要么小奶狗,要么小狼狗。 而他——小疯狗。 总是用最懒淡颓痞的语气说着最欠最让人心火焚烧的话。 ——姐姐,你好会占便宜。 ——姐姐,你这么馋我? ——姐姐,接吻可以给我算时薪么? 沈周懿耐心耗尽,这个磨人的小疯狗爱嚯嚯谁嚯嚯谁去。 她不泡了。 再后来。 她身陷囹圄时,曾经那懒淡颓狂的男人,却在法庭上大杀四方,为她清理一切障碍。 傲慢的来到被告席,隔着桌子宛若情人的捏捏她的后颈,笑的颓唐又放肆:“姐姐,你怎么落魄的样子都……好正啊。” 一众庭审傻眼:? 沈周懿:……说他疯,真不亏他。 这是该调情的时候? 事实证明他就是这么个目无法纪的暴徒,无人能及左右,唯独她,他甘愿撕裂世间规则,成为她的信徒。 「双大佬、非善男信女、前期男主伪装系」

匪弋·完结·92.2万字

他在复仇剧本里恋爱脑

谢家一家都是学法律的,书香门第该有的优良品质谢商也都有,优雅,学识渊博,司香读经,还会琴棋书画。 但他是个疯子,会捧着佛经读,也会折断人手骨脚骨,很温柔,也很残忍。 谢商没当律师,开了家当铺,什么都可以当,只要故事够动人。 某天当铺来了个人,讲了个故事: 香城有一户姓温的人家,那家的女儿都随母姓。她们家的女儿会下蛊,那种让男人神魂颠倒的蛊,她们的爱人或是殉葬,或是出家,总之不是死就是一生孤苦。 谢商的小叔就死在了香城,于是他接了这单典当生意。 被蛊,被惑,刺激,深爱,爱而不得,痛不欲生。——这是谢商给温长龄那个小聋子准备好的剧本。 最后,拿到这个恋爱脑剧本的成了谢商。 温长龄:惊喜吗?谢商先生。 (不是穿书哦,是现言小甜文,书名里的剧本是蓄意而谋的意思)

顾南西·连载中·62.9万字

寂静江上

我有个喜欢的人,我只⻅过他一面。 我有个心爱的人,但她一直不知道。 我知道在这个年头,死心眼的人不会有什么好结局。 可是我一旦开始等了,就想一直等下去。 ——爱情、悬疑—— 一段天真的爱情妄想,一曲疯狂的犯罪理想。

丁墨·完结·14.1万字

他从地狱里来

出版书名:既见君子 有严重的共情障碍、轻微的述情障碍,趋近于0度负面p型人格,与罪犯只差了一条道德线。 这是心理医生对戎黎的诊断。 有人见过他满手是血的样子,有人见过他在枪林弹雨里抽烟的样子,也有人见过他漠然冰冷地踩着残肢断臂从火光里走来的样子。 这些人都说,戎黎是个恶魔。 但只有徐檀兮见过他因为夜盲而跌跌撞撞的样子,见过他发起床气的样子,见过他落地成盒后踢桌子的样子,见过他趴在她肩上要她亲他的样子。 他说:“杳杳,如果你喜欢,我可以把枕头下的刀扔了,窝在祥云镇收一辈子的快递。” 他说:“杳杳,别逃,你不管管我,我会下地狱的。” 他抓着她的手,按在胸口:“我这里面是黑的,已经烂透了,你还要不要?” 徐檀兮是个大家闺秀,不会说情话,就写了一封信,塞在亲手绣的荷包里送给他:“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就这样,谁也治不了的戎六爷收了人姑娘绣的荷包,还让那从来没有碰过纹身器材的姑娘在他心口纹了字。 避雷:不是多重人格文,是前世今生文 (围脖潇湘书院顾南西)

顾南西·完结·14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