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成了病弱权臣的白月光

重生后成了病弱权臣的白月光

异瑰

古代言情/已完结

51.3万字

完结于2021-12-3119:41:08
(重生复仇+女扮男装)游冬生子之夜被废黜,而后在新皇后的封后大典时被斩首而亡。 一年后,一个俊俏书生在朝堂之上大放异彩,笑容清浅的搅弄朝堂,将皇位上的那个男人步步紧逼。 少年将军将“他”视为挚友,天才状元奉“他”为恩师,风流才子为“他”一掷千金。 就连那个一身病弱的丞相,都甘愿成为“他”手中的棋子,除去一身傲骨,只为博得那一眼青睐。 *** 年少的薛衡雅如静水明月,满身清贵骄傲,所有的一切在他眼里似乎都唾手可得,只手可摘。 直至春分时的惊鸿一瞥,便彻底领略了何为求而不得。 他疯狂嫉妒着拥有游冬的那个男人,躲在阴影处卑微的祈求丁点爱意。 可直至她死,都从未回头看过他一眼。 *** 直到府中出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引得丞相大人着了魔,红了眼,丢了心。 夜晚,丞相箍住自己的小丫鬟,耳尖发烫,埋在她脖颈处闷闷出声:“坏了我的清誉如何偿还?” 丫鬟笑得肆意无比,她抬起丞相的下巴,温柔里裹着骄矜,笑道:“把我自己赔给你,可好?”

第一章废后

厚重的墨云吞噬了所有的阳光,粗壮的紫色雷电叫嚣在翻滚的风雨当中。

大风狂作,风雨交加之时,金砖绿瓦,巍峨红墙之内的大宋皇宫中一阵婴儿啼哭划破所有的喧嚣。

嘹亮的婴儿哭声在一阵雷霆之声中丝毫不逊色,声声啼哭极具穿透力,隔着雨击万物的声音都清晰的传到了产房外的每一个人耳中。

大雨瓢泼,从长廊外飘过来的细雨将在场的人都浸湿个彻底。

冒着寒光的刀刃在电闪雷鸣中散发着死寂的气息,那些穿着甲胄的死士紧紧围着中间一个穿着玄色华服的高大男人。

男人生的极好,长发被玉冠束起,额前微长的碎发盖住了那冷若冰霜的眉宇,眼尾狭长迤逦,眸中却带着料峭寒冬的寒意,脸庞斧凿刀削轮廓分明,透着不近人情的冷冽之意。

宛如神造的五官俊美到有一种邪肆的味道,但奈何那人却端着清冷出尘的姿态,浑身上下不染尘埃,冷漠而禁欲。

惨白的闪电将这一片天地打亮,男人冷漠的神色在风雨当中越发令人胆寒,他长眉微蹙,看着宫女端着一盆盆血水鱼贯而出。

她们神色惊恐,颤颤巍巍的低头做事,一股沉闷的死寂随着新生命的哭喊缠绕在这片天地当中。

男人久久不动,而后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卷着宽大的袖子,满手鲜血的出现在房间门口,他驮着背,一脸沉痛的跪在男人身前。

“陛下……皇后娘娘……”那老太医话都还没有说完男人就抬脚进入满是血腥味的产房,丝毫没有理会那惶恐担忧的老者。

他眉眼含霜,淡漠的看着躺在床上那脸色惨白的女人,原先明艳灵动的双眼此刻紧紧闭着,长睫弯弯,在颤抖的烛火当中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

女人长得极其美丽,五官精致大气,周身即使病气连连,也不掩光华无限。

她胸口微微起伏着,汗湿的长发粘腻在额角,在她旁边,刚刚出生的孩子依旧哭闹不止。

橙黄的烛光将男人的影子拉得细长而狰狞,他冷着眉眼将孩子抱起。

之后不发一言的看着奄奄一息的女人,眼底滚着焦灼的情绪,只是仅仅一瞬,又尽数归于沉寂。

躺着的女人眉头轻皱,长睫颤抖之后渐渐睁开双眼。

她似乎微微愣了一下,而后在痛苦之中嘤咛了一声,余光在瞥见长身玉立的男人之后眸中瞬间被爱意充盈。

她艰难的扯着笑容侧头问男人:“是男孩还是女孩?”

“男孩。”男人回答的很淡,没有丝毫情绪起伏,这样的语气令躺着的女人心中疑惑。

她的阿行是吓坏了吗?怎么这个样子。

平时她磕了碰了都要心疼半天,怎么如今自己去鬼们关一遭他倒还这番冷漠呢。

“你怎么了啊?”游冬带着浓浓笑意问着闻人行,明艳的眉眼带着灼灼暖意,烫在人心头上,让人灼痛不已。

闻人行神色埋没在阴影中,手中的孩子已经没有再哭闹,似乎是感受到了父亲的温暖,乖巧的扯着闻人行的衣饰睡了过去。

沉默一时让游冬有些心慌,她艰难的维持着笑容,“你说话呀,该不会是吓坏了吧。”

闻人行依旧一言不发,窗外电闪雷鸣,飘着的雨丝又再次大了起来,沉默拉扯着所有的不祥一点点笼罩了游冬。

她有些反应不过来,笑意凝固在爱人的转身离开的身影之上,她张了张嘴,眼中的泪水蓄满,在愣怔中滑落在鬓角。

游冬看着闻人行都背影不解的开口:“阿行……“

带着浓浓委屈意味的话语令男人的步伐一顿,然而也仅仅一瞬,迟疑并没有让闻人行转身。

他的背影徘徊在雨慕之下,惨白的闪电将他所有的模样都照得陌生无比。

游冬模糊着泪眼看着他,张嘴想说些什么,却酸涩得发不出半分字句。

究竟怎么了?

身下依旧还在刺痛,连带着心神巨耗,游冬视线开始模糊,天地似乎都在旋转,不出一会儿,游冬便不醒人事了。

竖日清晨。

从噩梦当中挣扎着苏醒的游冬咻呼睁开双眼,充斥着惊恐的凤眸瞳孔紧紧缩着,无意识的盯着过于素净的床帐。

她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额角的汗水将发丝粘腻在脸上,越发显得那张小脸惨白得吓人。

过了好一会儿,游冬才逐渐回神,只是依旧秀眉微蹙,泪眼莹莹。

她呆愣的看着陌生的床帐,心下茫然,而后侧头看向房间,一时更加出神。

简陋而萧瑟的房间充斥着一股淡淡的霉味,少到可怜的家具破烂得似乎随时即将垮塌一般。

角落甚至还有未清扫干净的蛛网,一切似乎都在昭示着某些即将脱口而出的事实。

游冬眼里的泪水木木的滑落,她艰难的撑起上半身,微微侧着头,愣愣的看着虚空之处,面上似是不解又似是果然如此的凄凉。

最是帝王无情家,所有年少的情谊就要如此猝不及防的划上句号了吗?

游冬这般想着,外头便响起一道尖利的声音:“游氏接旨!”

语气趾高气昂,带着嘲讽意味,只是稍稍一听,游冬便能猜出那圣旨的几分大概。

她自嘲一笑,还以为自己有多与众不同呢,可以将全天下都为之钦慕的男人攥在手中,独得恩宠,却不想最终也逃不过一个旧人哭的命运。

游冬撑着床沿,虚弱的弓着腰,笑着泪如雨下,惨白如纸的面庞之上似乎只剩下黑白两色,眼尾挂着嫣红,那病弱绝望之姿,比西子捧心还要艳上几分。

“皇后娘娘,您这般耽搁圣上的恩意,怕是有几分不妥,杂家这时间紧得很,就对娘娘您失礼了。”那外面的太监尖声提醒,连面上都不再愿意装上那么几分。

这话音才落,那褪色的木门便被粗鲁的推开,从外间走进来一个身材臃肿,细眼大嘴的太监来,后边跟着一众侍卫太监,看起来阵仗颇大的样子。

那为首的太监才初初进门便捂嘴嫌弃,细眼迷得更甚,他翘着兰花指扇着风,抬首左右打量一番后颇具意味的“啧”了一声。

游冬撑着身子冷冷的看着他,那近乎睥睨的视线令那气焰极盛的太监心下嘲讽不已。

曾经贵为皇后又如何,如今还不是下堂妇,被弃掉的女人只会可悲的老去,尤其在这深宫之中,或许连老去的资格都没有。

这般鄙夷的想着,那太监面上的不屑之意越发浓重,他吊着眼瞧着床榻上那病弱之人,尖利而高傲的说道:“娘娘还不接旨?”

游冬没有动作,她全身发热,脑门全是细密的汗珠,就连呼吸也逐渐紧促起来。

但没有人会在意,尤其是最为嚣张的那个太监。

他皱着稀疏的眉毛,向着身后两个粗壮宫女使着眼色。

那两个宫女得到指令之后便匆匆上前,以着粗鲁的方式将游冬给拽下床榻,驾着她的双臂逼迫着她跪下。

没有丝毫力气的游冬手无缚鸡之力,只能任由动作。

她狼狈的跪在地上,散落的黑发遮住了她所有神情。

站在她最前方的那太监享受般的让游冬跪了一会后才施舍似的打开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有游氏,得沐天恩,贵为皇后,然侍恩而骄,侍宠放旷,德不配位,难立中宫,现黜其后位,打入冷宫,使其悔过静思,以望能循规蹈矩,谨言慎行。钦此!”

太监高声说完之后,施施然的收起圣旨,一手拿着拂尘,一手拿着那道明黄的圣旨,笑盈盈的递在游冬头顶。

“游氏,接旨吧。”

跪着的游冬缓缓抬头,她盯着那道圣旨,忽然灿然一笑,一字一句道:“民妇接旨。”

那带着寒潭深意的一笑绝决而凄凉,像是糜烂而开的桃花,春雨一过,便会黯然于枝头。

太监看得嗤笑不已,这凤凰死于烈火,真是百看不厌啊。

最后欣赏了一番他人楼塌的模样,太监心满意足的带着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

没了他人看戏般的怜悯眼神,游冬忽然瘫坐在地上,她望着手中的圣旨,笑得大声且肆意。

像是突然被点了笑穴一般,游冬笑得腰都直不起来。

“游冬啊游冬,真是可笑之极,可笑之极啊!”自己折了自己的翅膀,甘愿做一只笼中鸟,却最终得了这么个下场。

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给了那个男人,就连自己的亲人都成了他踏上王座的脚下白骨。

可最终呢?

年少的情热终究以这么惨烈的方式收尾,那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最终还是敌不过这深宫的吞噬。

原来一切都是自以为是。

泪珠挂在眼睫之上,游冬趴在床边,嘲讽的举着那道圣旨,看着里面的字字句句,只觉得无一不诛心,无一不刺眼。

当初闻人行为了皇位费尽百般心思哄骗游冬,半强迫性的将游冬身后早已归隐的梅花山庄拖进这朝堂之中。

让游冬的家人成为了他手中最为尖利的一把刀,替他扫清了无数障碍。

但代价却是梅花山庄的覆灭,整整一百零八口人,通通葬送在朝堂风云之中。

那是游冬最不敢想的噩梦。

他那皇位,是踩着自己至亲的血肉之躯登上的,但到头来呢?

不过是成了一枚没有用的弃子,可悲自己始终被他那副蜜糖之态迷了双眼。

可笑,可恨呐……

游冬毫无尊严的跌坐在地上,身下的鲜血开始浸透了衣裳,不消一会儿便蜿蜒了一地,在炙热的阳光下,艳丽到炫目。

那双死寂的眸子已经完全没有了焦距,麻木的低垂着,即使提着长刀的玄六进来也不见有丝毫反应。。

玄六背对着阳光,沉默了一瞬之后长刀一转,寒光冷冽。

“娘娘是想要卑职动手还是自行了断。”

游冬长睫颤了颤,耳边的喧嚣多而闹,在这之中,她听到了从远处传来的礼乐声,恢弘而壮阔,宛如是最古老的低喃,在诉说着远古的奇幻。

那是封后大典的礼乐声。

她听过的。

“呵。”游冬艰难的扯出一抹笑,此刻的她像极了一朵彻底枯萎的桃花,落在污泥之上,只余下满身憔悴死寂。

“当初梅花山庄的大火是他们做的还是闻人行做的。”

“娘娘不是心中有所明了了吗?”

“对啊,我不是早就明了了吗。”游冬撑起身来,散乱的乌发粘腻在脸颊处,裹着汗水和鲜血,像极了一块破碎的美玉。

可玄六眼神都没有动摇一下,他上前一步,将长剑置于游冬的脖颈处,平静无波的说:“娘娘,您该走了。”

游冬抬头看着已经褪尽青涩的玄六,忽然灿然一笑,只是眸子当中尽是猝了毒汁般的怨恨。

她仰着头一字一句的朝着玄六道:“你们最好祈祷我没有下辈子,不然,我定要毁了闻人行这江山,我必要你们血!债!血!偿!”

字字泣血,句句含恨,当真是一副要报仇雪恨的狠厉模样。

玄六黑沉的眼中划过嘲讽,在厚重的礼乐声中低低回道:“那卑职可要拭目以待了。”

话落,长刀用力,鲜血喷溅,人头滚落。

荒芜的院落飞来了一只乌鸦,它歪着头看着洒在地上的鲜血,漆黑的眼珠转了几转,随后突兀尖叫着惊飞,带路枯树上为数不多的黄叶。

天光大好,光晕颤晃,鲜血蜿蜒在脏乱的地板之上,像是一把形状怪异的弯刀,生生剖开远处那人的心肺。

“冬冬……”似乎泣血一般的嘶哑呢喃,像是短短二字就已经让他伤筋动骨,生不如死一般。

可惜地上那人永远听不到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暴君他人设又崩了

李婉婉穿书了,穿到了她放飞自我写的一本小说里,成了大暴君——戚煜的妃子。 暴君跟她一样,在书中就是个炮灰。 都说作者的书是作者的孩子,那书中的人物,当然也是她的孩子。 可孩子们,各个奇葩,惨不忍睹。 尤其是暴君,她都想将他回炉重造。 养不了养不了,便放养吧。 顺着原剧情走总没错。 哪知,本该眼中只有一统天下的暴君画风会越来越不对—— “娘娘,皇上说,你敢离开他一步,他就打断我们所有人的腿。” “娘娘,皇上说,你敢多看别人一眼,他就挖了我们所有人的眼。” “娘娘,皇上说,你手指头敢碰别的男人一下,他就砍了我们所有人的手。” “娘娘,皇上说……” 都是腰间盘,为何他这么突出? 李婉婉都要哭了。 - 戚煜重生了。 重生后,他发现上辈子对他补上致命一刀的嫔妃,突然总是一副老母亲样子、痛心疾首的看着他…… (#以为穿的是原著,结果穿的是同人,她喵的#) (1v1,双洁,甜宠文)

长青树长青·完结·54.6万字

皇上他总想以身相许

假儿子又如何,女子照样可以翻云覆雨。 (1v1甜宠爽,疯批病娇狠起来自己都怕女主vs敏感谨慎脑补过头一心护短男主) 萧钰一朝穿越,成了乾国摄政王的“嫡子”,为了活命,她走上她爹的奸臣老路,成了恶名昭著的小摄政王。 天天早起晚睡,担惊受怕,白天震慑朝臣,晚上还要开导自闭小皇帝,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惨,只盼着小皇帝快快长大,她可以功成身退。 * 可是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小皇帝长着长着就歪了。 小时候还总抱着她哭唧唧,长大了就反过来了…… * 小皇帝君容二十岁的时候反手把他爱重的太傅关进了寝殿。 萧钰:“陛下你想做什么?” 君容一本正经的看着她:“太傅为了朕多年未娶,朕良心不安……” 萧钰:“说人话!” 君容微微一笑:“太傅总想着江山安定,功成身退,可朕只想大权在握,太傅在侧,怕你跑了,朕只好出此下策。” 萧钰:…… 不得了,白菜长大了,想反拱!

非扶·完结·121万字

都督今天追到夫人了吗

(新文《夫人离家十年后回来了》已发,欢迎关注哦~) 大兴朝女帝时颜死了,再醒来,发现自己成了大兴朝大都督恒景不受宠的夫人。 想起自己冷落恒景,甚至冷暴力恒景的过往,时颜: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后来,她发现恒景心里有个白月光。 再后来,她发现,那个白月光……似乎就是她自己……

细雨鱼儿出·完结·91.3万字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玉面魔头小郡主×身娇体弱腹黑少师 都说商清的监国大人残暴不仁,凶残嗜血,但养的女儿却机灵可爱,然而— “监国大人!小郡主把敌国皇帝绑来了!” “监国大人!小郡主将玉玺拿去批发了!” “监国大人!” 扶夜眼皮剧震:“闭嘴!小事不必禀告。” 是夜,监国卷了一身凉气卧在榻上等不见自家闺女,“郡主呢?” “禀岁上,郡主还在蹲大牢。” 扶夜心疼,匆忙赶去,牢里少女转头冲他明媚一笑—— “爹爹,玩狼人杀吗?” 扶家的大魔头养出了个小魔头,众人千盼万盼终于盼到有人能治治她了,不可一世的小郡主也有这副嘴脸。 逛完青楼的小魔头拿了算盘放在门口,双膝一跪—— “阿衍,本郡主知错了!” 下人忙提醒道:“郡主,少师大人有青梅了!” “不怕,青梅竹马抵不过天降!” “郡主,少师说他和您不搭。” “胡说!本郡主百搭!”

人穷头发多·完结·55.4万字

病娇太子能有什么坏心思

穿成炮灰后,唐小白随手揪出原文女主死于非命的亲弟弟,二话不说就是宠! 虽然这位小祖宗又茶又莲,还各种别扭,但自己养的竹马,跪着也要宠下去! 直到有一天,大反派宣布抓到了原文女主的弟弟—— 唐小白看了看身边寸步不离的少年…… 所以这么多年,她宠的是个什么神仙? ------------------- 太子李穆自幼命途多舛,突然有一天遇到个小姑娘,莫名其妙开始了被无脑宠的日子。 直到有一天,小姑娘看着另一名同样命途多舛的少年,嘴里喃喃念着:难道这些年的宠爱,终究是错付了? 李穆:???她是不是要渣了孤? ------------------- 青梅竹马&双向宠爱,又名《我养的竹马是朵盛世白莲》、《皇太子他茶艺满级》。

十七年柊·完结·98.3万字

和离后,疯批摄政王只想娇宠我

赵斯斯与摄政王成亲以来都是各过各的,仿佛谁也不爱谁。 在偶然撞见摄政王与相府小姐出入私宅过夜后,摄政王那是两天两夜不回府,赵斯斯执意要与摄政王和离。 和离前夜,摄政王意外负伤失忆。 自那以后,每当赵斯斯一提和离,摄政王就昏迷倒地。 ** 摄政王那张好看的皮囊有多矜贵内敛,骨子里就有多偏执疯狂。 偏偏,他养得好好的女人执意要和离,后来那些藏在心底的占有欲彻底暴露。 也后来,一碗落子汤,摄政王仅有的理智彻底崩塌。 “比狠吗,来啊。” #那是他用皇权富贵养的小金枝儿# 【偏执流氓手段脏的摄政王VS不走心的美人】

时京京·完结·63.9万字

君间谋

崔望遥在任务中身亡,却意外穿书成蛇蝎渣女。 母胎单身的崔望遥被迫完成系统任务攻略原主身边的男人续命。 在世人眼中,她朝秦暮楚。撩了西北王世子,惹了国公府继承人,戏了摄政王楚澜山,更引得江洋大盗聂磐为她挡刀! 传言还说,她与她那个软萌可爱的小跟班不清不楚! 只有这几个当事人知道,她眼里只有她的山哥! 所有人都说是楚澜山金屋藏娇怕她被人拐了不让她出门,只要出门必定陪同,却不知她为此欣喜若狂,心花怒放。 …… 第一次见面,她拦下楚澜山的马,欢欣雀跃:“山哥!” 楚澜山:“?”不认识。 第二次,她用小指勾着他的衣领,“你马上是我的人了……” 楚澜山避之不及,“亲事未定,姑娘请自重。” 第三次,她抱住他的腰,“我们什么时候成亲?” 楚澜山:“婚姻大事不宜操之过急。”且等他退婚! 之后月余她未曾找过他,偶有传言西北王世子欲纳她为侧妃,又听闻江洋大盗聂磐为她洗心革面,还听闻国公府世子为她退了婚! 一天他骑马回府,正看见国公府世子伸手欲帮她理额前的碎发…… 他拍掉国公府世子的手,“吾未婚妻,不劳世子费心!” 不久,满城锣鼓喧天、礼炮轰鸣,十里红妆浩浩荡荡…

田辛·连载中·45.5万字

重生后靠反派权臣续命

【双洁甜宠】前世,苏菀识人不清,成了别人踏上皇权巅峰的垫脚石,家族覆灭,满门冤魂。 一朝重生,前世的恩怨还没解决,苏菀便发现自己身患奇病,而这病,只有在靠近当朝第一权臣祈宴时,才能够缓解些许。 为了活命,苏菀只能找各种机会靠近祈宴。 北疆围猎,苏菀突发心悸,假装头晕倒向祁宴,却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刺客,苏菀正好挡住了朝向祁宴而来的剑锋。 淮南瘟疫,祁宴亲入重灾区,苏菀突破重重阻碍,千里奔袭到祁宴身边,同进同退,出生入死。 朝政突变,祁宴入狱身受重伤,朝堂上下无一人敢靠近,唯独苏菀无微不至的贴身照顾,光明正大的对祁宴摸摸抱抱,偷偷给自己续命。 看着眼前这个对自己“用情至深”的女人,祁宴沉沉目光中隐现灼热,“你的心意,我都懂。” 彼时已经恢复健康,准备跑路的苏菀:嗯?懂什么?我有事我先溜了。 祁宴眼中波涛顿起,不动声色的将人圈进怀里, “做个交易?千里红妆,万里河山,皇后之位,都给你。” “那你要什么?” “你。”

一船梦·完结·20.9万字

穿书后我娇养的小可怜是太子

沈南鸢穿书了,一睁眼发现自己成为了锦衣玉食备受宠爱的将军府嫡小姐。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还未好好的享受一下,就遇到了被打的半死的少年,她瑟瑟发抖。 旁人不知,可她却清楚,这是未来将沈家灭门报仇的皇帝。 她只能忍着心中的惧怕,朝他伸出手:“你跟着我吧,以后我会保护你。” 少年眸色沉沉,晦暗阴冷。 —— 萧琰过去十年,一直活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恨沈家入骨。 本以为这辈子便如此,却倏的有一只娇软白皙的手伸到了他的面前,嗓音甜腻悦耳:“以后我来保护你。” 他一开始嗤之以鼻,警惕小心。 后来,他心甘情愿又甘之如饴。

为鹿呀·完结·71.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