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人穷头发多

古代言情/已完结

55.4万字

完结于2022-06-0816:12:20
玉面魔头小郡主×身娇体弱腹黑少师 都说商清的监国大人残暴不仁,凶残嗜血,但养的女儿却机灵可爱,然而— “监国大人!小郡主把敌国皇帝绑来了!” “监国大人!小郡主将玉玺拿去批发了!” “监国大人!” 扶夜眼皮剧震:“闭嘴!小事不必禀告。” 是夜,监国卷了一身凉气卧在榻上等不见自家闺女,“郡主呢?” “禀岁上,郡主还在蹲大牢。” 扶夜心疼,匆忙赶去,牢里少女转头冲他明媚一笑—— “爹爹,玩狼人杀吗?” 扶家的大魔头养出了个小魔头,众人千盼万盼终于盼到有人能治治她了,不可一世的小郡主也有这副嘴脸。 逛完青楼的小魔头拿了算盘放在门口,双膝一跪—— “阿衍,本郡主知错了!” 下人忙提醒道:“郡主,少师大人有青梅了!” “不怕,青梅竹马抵不过天降!” “郡主,少师说他和您不搭。” “胡说!本郡主百搭!”

第一章他是你爹

药香弥漫,千銮宫烛火长明,太医们拖沓着一身老骨头来来往往,殿内的下人跪了两排,个个低头,人人自危……

商清的监国大人扶夜此时坐在太岁椅上,凤眸冰冷,薄唇微勾:“救不活便罢了……”

这丫头随娘,与他不亲,小白眼狼一个,死了倒省心了。

太医院院使大人一脸赔笑,冷汗津津,哪敢不救呀?这位监国出了名的性情多变,这会不救,一会死人了又要他偿命可怎么办!可床上那四岁小女娃如今还高烧不退,昏迷不醒,只好——

“禀岁上,臣斗胆给小郡主放放血排毒。”

扶夜修长的手颤了颤,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放,将她全身的血放干了才好。”

忽然,床上那小团子动了一下——

放血?!谁要放她的血?!

系统怎么回事?

这次怎么一来就要死呀!

【宿主,这是您第100次穿书任务失败了,主神大人说您是他带过最差的一届。】

闭嘴我不听。

【………】

【这个位面是主神大人亲自为您挑的福利局,本次穿书任务:除掉反派】

【人物设定:玉面魔头小郡主,祝宿主第101次穿书愉快!】

“滚!”

一声小奶音突然出现在殿内,众人一脸惊愕,随后大喜:“岁上!小郡主醒了!”

刚要替扶冉放血的院使被突如其来的小奶音吓了一跳,明晃晃的银针差点扎到自己手上——没扎到,他松了一口气。

“醒了?”扶夜大步走来,墨袍翻飞,抬脚将院使踹到了一边。

一阵连滚带爬,银针彻底没入那双皱巴巴的老手,院使哭丧着脸:好痛,但不敢说!

扶冉晕晕乎乎地爬起来,看了看四周,还有跪了一地的下人,最后是床边这位穿着玄黑金纹朝服,凤眸斜飞,美得像妖孽一般的男子。

这建筑……是古代没错了。

玉面魔头小郡主……那我就是郡主……

这男人——年轻,俊美,邪魅……这一定是我哥了!

只见烧红了双颊的小奶团子一把攀上监国大人的手,毛茸茸的脑袋使劲儿蹭了两下:“哥哥抱~”

扶夜:“…………”

殿内一瞬间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你唤我什么?”扶夜身体微僵,双目危险地眯起,众人见状倒抽了一口凉气——

完了,监国大人又要杀人了!

小奶团子睁着一双水润的星眸,像两颗小杏子,无辜又可爱:“唤你哥哥呀……”

有问题吗?

“来人,”他抖抖衣袖起身,“郡主烧傻了,将她拖出去喂狗。”

什么?

别呀!有事好商量!

我才刚死一次呢!

【他是你爹!】

系统刚要关机就发现这个宿主差点又要“自雷”。

爹?

这么年轻就喜当爹了?

这个位面的人也太会玩了吧!

于是她掏出了100次穿书的压箱底金马奖演技——

奶团子吓得小脸煞白,泪水在眼眶里打着溜溜,她可怜兮兮地扯住扶夜的袖子,委屈巴巴地扁了扁嘴:“爹爹我错了……”

见扶夜没有甩开,她大喜过望,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用长着婴儿肥的脸蹭着那宽大的衣袍:“爹爹贴贴~”

众人:“…………”

传闻暴虐成性的监国大人与他的女儿感情不好,父女不合,因此小郡主失踪了两年,监国大人也没有差人去寻过,但如今小郡主这撒娇的模样——难道那只是些谣言?

“哼,小狗腿子。”扶夜冷漠地睥了她一眼,抽出衣袍转身潇潇洒洒地走了。

众人唏嘘:看来传言不假呀。

好歹是保住小命了,扶冉松了口气又躺回床上,翻过身撅着个小屁股。太医们又围了过来,为首的院使哈着一张笑脸,“小郡主……老臣再给你把个脉吧?”

“滚。”

发烧不过是穿书过来的正常反应罢了,紧张个什么劲儿。

堂堂太医院院使吃瘪,羞得老脸通红,殿内众人退去,只剩下几名下人守在旁边。

扶冉抬起肉乎乎的小手看了看,可爱的小脸流露出不符合这个年龄段的深沉。

没曾想第101次穿书竟然是穿到了四岁小女娃的身上,不过幸好她虽然菜,但好歹经验丰富,这种情况不算太糟糕。根据她穿书多次的经验,现下该做的就是抱住最粗的大腿,安然无恙长大,然后再想办法做任务!当然,还要给这个位面捣捣乱,气死那个狗屁主神!

【宿主,不良言论警告一次。】

扶冉:“………”

哎,习惯了习惯了。

目标明确后,奶团子坐了起来,脸上还带着高烧刚退还未下去的红晕,“我……本郡主的贴身侍女呢?”

一位扎着双丫髻的侍女走了过来,微微俯身:“禀郡主,您两年前失踪后,岁上下令将侍奉过您的下人悉数拉出去……喂狗了。”

扶冉:“………”完了,她的美人爹爹似乎不待见她。

大腿不好抱,奶团子瞬间就焉巴了,耸拉着小脑袋瓜,侍女看了都心疼,于是想安慰她一嘴——“郡主,岁上待您还是不同的。”

扶冉两眼一亮重新燃起希望,“怎说?”

“您看,岁上总说要将您喂狗,可后院那些狗都肥了两圈了,您还好好的呢。”

扶冉:“………”

别说了,脑壳疼!

她泄了气一般瘫在床上,现在自己的处境算是明了了:顶奢版皇家预备狗粮。

呜呜呜……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摄政王,太后她又沙雕了

【全文免费】 陆漫没想到自己也能赶上穿越的潮流,穿成了太后,不用宫斗撕逼争上位,连生孩子也省了,白捡一个便宜儿子。平时没事就喝喝茶养养花,小日子过得美滋滋。奈何有个不安分的小祖宗。 太监:太后不好了,皇上把摄政王打了。 陆漫:打就打吧。 太监:兵权在摄政王手上。 陆漫吓得从躺椅上滑落:走,去国库拿个值钱的东西,赶紧去赔罪。 太监:摄政王说除了太后的美色,其他一律不接受。 陆漫气得怒摔茶杯:这个无耻下流的老色胚! 太监:太后不好了,皇上把邻国的小公主绑回来了。 陆漫颇为满意的点点头:不错,这么小就知道拐媳妇了。 太监:邻国国君带着大军亲自来要人了。 陆漫慌了:赶紧把小公主送回去。 太监:国君要的人是你! 陆漫大骂:做他的春秋大梦!

九里长歌·完结·60.1万字

皇上,咸鱼娘娘她不想出冷宫

【1V1,双洁,团宠,超有爱】 穿越后戚染染被迫入了宫, 宫斗? 不,她只是条咸鱼。 写话本儿,种菜,斗地主,开美妆铺子, 日子一天又一天, 某天,前朝大臣的弹劾皇后娘娘不作为。 丞相父亲:“老夫的女儿,尔等有何异议?” 将军大哥:“本将的妹妹,轮得到旁人说?” 吏部侍郎二哥:“谁带头说的?小本本记下,咱年底说。” 京城首富三哥:“虽然我官没你们大,但我铺子里的好东西多,但凡说我妹妹的,以后都别想在我店里买东西!一个个的就等着回家跪搓衣板吧!” 长公主:“谁说我皇嫂坏话?我家皇嫂超乖的。” 太后:“这点哀家可以作证,没见过比她更有孝心的孩子。” 后宫众妃嫔:“是啊,是啊,皇后娘娘人最好了。” 戚染染得知消息:呜呜呜,大家这么喜欢我,好感动。 皇帝直接把人护住:“都给朕闭嘴,皇后是朕的。”

尚榆·连载中·128万字

穿成绿茶小皇帝的娇软青梅

新书《和离后,我成了摄政王的白月光》已开~ 甄宝珠穿成了一枚小包子,软的、萌的。 母亲是个大美人,又纯又欲的。 她知道,五年后,她和母亲会被势力眼的父亲做成人彘, 献祭给摄政王妃。 为了改变命运,宝珠只好抱紧小王爷的大腿 一朝解放,她逃之夭夭。 不久后,新帝选妃,钦远甄宝珠入宫。 起初,所有人都当甄宝珠是个玩意 等着她被新帝玩够了,届时人人都要上去踩一脚。 宝珠也等着这一天 等呀等,偏等到她被新帝封为皇后,万千娇宠。 曾诘难过甄宝珠的六宫嫔妃,包括真表妹青梅,以及权倾朝野的摄政王妃,都要跪在宝珠的跟前,瑟瑟发抖的叫一声皇后。 = 遇到甄宝珠之前,陆湛是江陵王府卑贱的私生子 侥幸被嫡母挑中作名义上的王府世子,也不过是颗棋子 所有人都欺之辱之骂之 亲娘也疏远他 甄宝珠是第一个对他笑的女子 陆湛想将小姑娘留在身边,然小姑娘却逃了 她逃,他追便是 然而小姑娘太招人 为了让小姑娘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陆湛百般筹谋 从藩王庶子至国朝的傀儡皇帝,终至说一不二的少年帝王。

却无娇ky·完结·90.3万字

失忆后,我被顶流前男友宠翻天

司柠车祸失忆醒来之后,身边放着一封信。 信上介绍说,她是当红影帝沈南阁的隐婚妻子,长期忍受沈南阁的冷暴力,一直以舔狗姿态维持婚姻。 司柠当即表示:这口气咽不下! “以后饭你做我吃,碗你洗我用,钱你赚我花!” “如果你不听我的,我就去媒体面前曝光你!” 沈南阁看着那个曾经狠狠甩了自己的女人,似笑非笑,都一一应下,“好。” 后来,好友偶然在司柠桌底翻到这封信,疑惑,“我让你给沈南阁的愚人节礼物,你怎么没给?” “???” 得知真相的司柠尴尬地连夜收拾行李,准备开溜,不料那清冷腹黑的男人,缓缓将她逼到狭窄闭仄的角落,笑的妖孽,“来都来了,还想跑?” 【久别重逢+双向暗恋+玄学+娱乐圈】

可爱多少钱·完结·58.6万字

皇上他总想以身相许

假儿子又如何,女子照样可以翻云覆雨。 (1v1甜宠爽,疯批病娇狠起来自己都怕女主vs敏感谨慎脑补过头一心护短男主) 萧钰一朝穿越,成了乾国摄政王的“嫡子”,为了活命,她走上她爹的奸臣老路,成了恶名昭著的小摄政王。 天天早起晚睡,担惊受怕,白天震慑朝臣,晚上还要开导自闭小皇帝,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惨,只盼着小皇帝快快长大,她可以功成身退。 * 可是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小皇帝长着长着就歪了。 小时候还总抱着她哭唧唧,长大了就反过来了…… * 小皇帝君容二十岁的时候反手把他爱重的太傅关进了寝殿。 萧钰:“陛下你想做什么?” 君容一本正经的看着她:“太傅为了朕多年未娶,朕良心不安……” 萧钰:“说人话!” 君容微微一笑:“太傅总想着江山安定,功成身退,可朕只想大权在握,太傅在侧,怕你跑了,朕只好出此下策。” 萧钰:…… 不得了,白菜长大了,想反拱!

非扶·完结·121万字

都督今天追到夫人了吗

(新文《夫人离家十年后回来了》已发,欢迎关注哦~) 大兴朝女帝时颜死了,再醒来,发现自己成了大兴朝大都督恒景不受宠的夫人。 想起自己冷落恒景,甚至冷暴力恒景的过往,时颜: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后来,她发现恒景心里有个白月光。 再后来,她发现,那个白月光……似乎就是她自己……

细雨鱼儿出·完结·91.3万字

陛下,娘娘她又娇又媚

【双洁+男强女强】温凰生得好。 眼波似水,肌肤如雪,眉目含情,又娇又媚。 只可惜……被她爹送进了宫当替死鬼。 她爹是当朝丞相,野心勃勃想篡位。 太后不是吃素的,让相府送嫡女入宫,明面是嫔妃,实则为人质。 温丞相也不是吃素的,转头就把丢在老家那位糟糠之妻所出的女儿温凰给送了去。还声称,这是相府唯一的嫡女。 所有人都等着看温凰是怎么死的。 尤其是那些嫉妒她美貌的妃嫔。 —— 面对龙潭虎穴,强敌环伺,满级大佬.温凰慢悠悠笑眯眯地摆摆手:木事木事!本尊活了六千年,啥没见过?这才哪到哪? —— 太后?后来搂着她叫:母后的小心肝! 妃嫔?通通跪在她面前:皇后娘娘,求带! 她爹?在她娘面前像条狗:夫人,看我一眼吧,就一眼...... 至于皇帝玄珀嘛……温凰不太想提他。 不是因为他长得美,太招人;也不是因为他城府深,手段狠。 而是因为……这小子总馋她,她特么头疼!

夏虫语·完结·72.5万字

仙君,你尾巴借我rua一下

【全文免费、偶尔会更新番外】 【甜宠萌向轻松沙雕】 “仙君,看在咱俩同生共死过一次的份上,你能不能...” “?” “借你尾巴给我揉一下下??” 一睁眼,沈窈穿成仙侠文里各大门派互相抢夺的——万年人参果。吃了她就能延年益寿,吃了她就能修为大增,吃了她就能重塑灵根...... 然而,沈窈来得太晚,如今的剧情已经进展到她被男主捉住,很快就会被吃得连根须都不剩。 沈窈:“……稳住,我还能苟!” 果断踢翻这段该死的剧情,顺便再把男主偷来的小白兽拐走! 只是…… 沈窈有点疑惑,她整天抱着睡觉的小白兽为什么会突然脸红流鼻血??? 整个修仙界都知白泽仙君一心修道,不问情缘。 更有散修放话,若是白泽仙君会结道侣,他就给那女子端百年的洗脚水! 直到有一日—— 他们居然见到白泽仙君耳尖微红的将小姑娘抱在怀里,低声的哄着:“窈窈乖,别生气,尾巴给你。” 众人震惊:“???” 那散修瞳孔地震:“假的假的,绝对是假的!”

爱吃醋的狐狸·完结·78万字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爆笑互怼,1V1双洁双强) 历史系高材生沈辞忧穿越到了她一直在研究的朝代——启朝。 一落地就绑定了个坑爹系统,迫使她开始对赫赫有名的暴君李墨白进行连环作妖。 ‘拔暴君一根腿毛’ ‘扇暴君一耳光’ ‘将暴君踢到恭桶里’ ‘给暴君编两根麻花辫’ 沈辞忧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但暴君却对她一再包容,令她百思不得其解。 这都能忍?他该不会就是传闻中的受虐狂吧? 谁料到暴君竟然有读心术,一早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这个未来人知道历史的发展,留着她大有用处。她作,朕忍!” 某日, 前线告急忠臣请求支援,暴君正要派兵,却听见沈辞忧在心里嘀咕:【他叛变了,在给你挖坑。】 暴君立刻变脸,判忠臣斩立决; 北方旱灾,朝廷数万两震灾银不翼而飞。焦头烂额之际,又听见沈辞忧在心里念叨:【九门提督勾结匪徒,银子在他家后院里埋着。】 暴君遂掀了九门提督的府邸,寻回震灾银后将其赐死。 小作精沈辞忧化身先知锦鲤,被暴君捧在手心里当做至宝。 直到后来,暴君在金銮殿给她挪个小板凳,而后命令她道:“往后早朝,你便陪伴在朕左右。朕一日不见你,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满朝文武皆惊,后妃妒火难平。 沈辞忧表示自己很无奈。 “多次劝过皇上让他别来招惹我,可皇上他非是不听呢~”

辛夷阑·完结·92.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