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替嫁:重生王牌大佬

豪门替嫁:重生王牌大佬

德音不忘

现代言情/已完结

305万字

完结于2023-01-0417:39:40
【宇宙无敌超级第一宠文、打脸、虐渣、双强!】 自幼被父母抛弃,在乡下长大的宋婳,某天突然被豪门父母接回家中。 父亲告诉她:“你跟你妹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的前途无可限量,是翱翔九天的凤凰。自然不能嫁给一个残废!便宜你了!” 母亲警告道:“郁家家大业大,能代替你妹妹嫁过去,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别不知道好歹!” 郁廷之,闻名江城的天才。 一场车祸之后,天才郁廷之不仅双腿残疾,才华消失,还是个连高中都没考上的废物。 一个是乡下来的小村姑; 一个是人尽皆知的废物; 这样的两个人,倒也是绝配。 一时间,人人都在等着看宋家大小姐的笑话。 .. 某日,众人眼中那个小村姑和废物,同时出现在大佬云集的酒会上。 宋婳表示: “我是来端盘子做兼职的。” 后者不慌不忙: “好巧,我也是来做兼职的。” 于是,众人便目睹了两个大佬为了隐瞒身份,在酒会上端了一个晚上的盘子。 .. 婚礼当日,京城大佬云集。 大佬一号:“三爷大婚,我等为三爷开道!” 大佬二号:“欢迎宋小姐回京!” 大佬三号:“......” 大佬四号:“......” 看着这些平日里在新闻专栏里才能看到的大佬,宋家人傻了,宋宝仪哭着说自己后悔了。

001:属实高攀

江城。

富丽堂皇的客厅。

水晶灯光与大理石地板折射出来的光线让人眼花缭乱。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拘谨地坐在沙发上,衣着朴素的她跟眼前的一切显得格格不入,声音也有点低,“你妈走了,婳婳现在又一病不起,不管怎么说婳婳也是你们的女儿......”

坐在老人面前的是一位穿着华丽的贵妇。

限量版香奈儿小外套,黑色的半身裙勾勒出完美身形,脚下踏着一双限量版香奈儿小皮鞋。

全身上下无一处不透露着高贵典雅,丝毫看不出来,她已经是一位18岁孩子的母亲。

老人在心里斟酌着用词,继续道:“周蕾,你妈临终前希望你们两口子能把婳婳接回来,她现在病入膏肓,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在乡下等死......”

闻言,周蕾脸上的神色依旧温柔,可说出来的话就跟刀子似的,“把她接回来,那宝仪怎么办?三婶,您可别忘了,只有宝仪才是我的亲女儿,我妈的亲孙女!”

贵妇特地咬重了那个‘亲’字。

想让她养一个野种?

异想天开!

老人叹了口气,很显然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婳婳虽然和你们两口子没有血缘关系,但从你们把她从孤儿院领养回来的那一刻起,你们就是她的亲生父母!”

“这些年婳婳在老家吃了很多苦!你妈临终前特地交代我转告你们以后要好好对婳婳,宝仪有的东西,她也可以有。”

“她有什么资格跟宝仪拥有同样的东西?”周蕾不敢置信地站起来,近乎尖叫着出声,她当了很多年的贵妇,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失态的时候,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当年我都说了再把她送回孤儿院去,是我妈她非要装大好人!”

“她想当大好人我不拦着!”周蕾愤怒的道:“现在想往我们家扔垃圾,她以为我们家是垃圾桶?”

闻言,老人气得直接站了起来,“如果不是婳婳命好,你们会有宝仪吗?如果不是婳婳割肝救了宝仪的话,宝仪早死了!你现在是忘恩负义!”

割肝这件事要追溯到十八年前。

十八年前,周蕾和丈夫宋大龙婚后一直没有怀孕,去医院检查诊断结果却是一切正常。

明明身体健康,却久久不孕,于是两口子在熟人的介绍下,认识了个很有名气的算命大师,在大师的建议下,两人去孤儿院抱了个孩子回来。

按照大师的说法,宋大龙和周蕾命中注定无子无女,想要改命的话,必须抱养一个命中有兄弟姐妹的孩子回来更改命格。

又怕抱养回来的孩子年龄太大,有了记忆养不熟,所以夫妇俩就选了当时出生仅十来天的宋婳。

说来也巧,就在把宋婳抱回去后的半个月后,周蕾就检查出怀孕。

九个半月后,周蕾和宋大龙的亲生骨肉出生。

夫妻俩非常高兴,给孩子取名宋宝仪。

爱如珍宝,有凤来仪。

在他们的眼里,宋宝仪是捧在手心里的宝贝,九天翱翔的凤凰。

可就在宋宝仪长到七岁时,突然被检查出患有肝衰竭,生命只剩下几个月。

这个打击,如同晴天霹雳!

宋婳的人生转折也在这个时候开始。

自此之后,周蕾只要看到健康活泼的宋婳就非常不顺眼,凭什么她的亲生女儿小小年纪就饱受病魔的折磨,而这个从孤儿院抱回来的小野种却过上了丰衣足食的千金大小姐生活!

周蕾把这一切怪到了宋婳头上,认为是宋婳抢走了原本属于宋宝仪的东西。

这个病本应该是宋婳得的!

宋婳虽然年纪小,却也感觉出父母对她的态度转变,小小年纪的她,收起了童真,收起了笑容。

可就算是这样,周蕾还是看她不顺眼。

宋婳不笑的时候,她就说宋婳板着一张死人脸,是个扫把星。

宋婳扬起笑脸讨好她的时候,周蕾又说宋婳在幸灾乐祸,亲妹妹都要死了,她还能笑得出来,半点良心都没有!

在那段难熬的岁月里,宋婳连呼吸都是错的。

七岁的孩子哪里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她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试图让父母更喜欢自己,可惜,她迎来的不是父母的疼爱,而是白眼和谩骂、毒打......

也是这时,宋婳被检查出跟宋宝仪的肝脏配对,且移植成功率达到百分之九十!

一个月后,宋婳和宋宝仪被同时推进手术室。

宋婳本以为割肝以后,一家人就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谁知,还未等宋婳痊愈,宋大龙和周蕾就以宋婳是扫把星为由,要把宋婳送回孤儿院去。

但又怕送到孤儿院被人议论,于是宋大龙便故意让老家的继母魏翠华知道这件事,魏翠华信佛多年,肯定会制止他们。

果不其然,信佛多年的魏翠华听说这件事后就过来把宋婳接了回去。

宋婳因为割肝,这些年来身体并不好,大小病不断,身体很是孱弱,魏翠华用了很多办法,都没能让宋婳的情况好转。

听到三婶说自己忘恩负义,周蕾怒从心来,“忘恩负义?吴大师都说了,就因为那个扫把星我们家宝仪才会在那么小的年纪得病!这些年来,宝仪的身体一直不好!都是那个扫把星害的的!我们怪过她吗?我妈哪次带着她过来我不是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她现在竟然还妄想跟宝仪享受同等待遇!她凭什么?再说,如果当年不是我们把她从孤儿院抱回来的话,她说不定早死了!忘恩负义的人是她!”

魏翠华有亲孙女不喜欢,到死了还想着一个外姓人,怪不得短命!

报应!

三婶被这一番黑白颠倒的话气得心口疼,“婳婳她不是扫把星!她是你们家的福星!是她带来了宝仪,也是她救了宝仪!”

因为宋婳命里有弟妹,所以宋大龙跟周蕾有了宋宝仪。

也因为宋婳的肝刚好能跟宋宝仪配对成功,所以宋宝仪才能转危为安。

可现在,周蕾不但不知道感恩,反而还把一切都怪在了宋婳头上。

说到最后,三婶的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你知不知道,婳婳她要死了!我求求你救救她,这是你妈唯一的心愿......”

周蕾不为所动,“这种扫把星早死早超生,省得活在世上祸害人。”

三婶就这么抬头看着周蕾,这些年来,已经逝世的魏翠华经常带宋婳回家小住,就是想让宋婳多亲近亲近周蕾,虽然每次周蕾都无视宋婳,但她觉得,两人还是有母女缘的,却不曾想周蕾这般冷血无情。

......

三婶走后。

宋宝仪从旋转楼上走下来,瞥了眼门口,“妈,刚刚谁来了?”

“还能有谁?”周蕾的眼底含着轻蔑。

“乡下来人了?”宋宝仪试探性地问道。

周蕾点点头。

果不其然。

宋宝仪眯了眯眼睛,“她们来干什么?”

周蕾心里还有气,“老太婆也是老糊涂了,临死之前还想让我们把那个扫把星接回来!真是晦气!”

宋宝仪眯了眯眼睛,“妈,那您同意她回来了没?”

周蕾道:“当然没有!”

宋宝仪挽住周蕾的胳膊,柔声开口,“其实您应该同意的。”

“宝仪!”周蕾转头看向宋宝仪,“我知道你是个心善的好孩子!可你要知道,人善被人欺!那个小野种有什资格跟你同住一个屋檐下?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给你端茶递水都不配!”

宋宝仪抱着周蕾的胳膊,开始撒娇:“妈,您就让她回来吧!现在奶奶走了,姐姐一个人多可怜啊。”

宋宝仪一口一个姐姐,叫得极为亲热。

“不行。”周蕾的态度非常坚决,“宝仪,旁的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你,唯独这件事不行!还有她不是你姐姐!”

一个小野种,扫把星,有什么资格成为宋宝仪的姐姐?

“她是我姐姐。”说到这里,宋宝仪顿了顿,“而且,姐姐跟郁家还有婚约!要是她不回来的话,咱们跟郁家那边怎么交代?”

闻言,周蕾惊讶地转眸,“你的意思是......让那个扫把星代替你嫁到郁家去?”

宋宝仪摇摇头,“不是代替,妈,您忘了吗?当年跟郁廷之有婚约的本就是家里的长女。”

宋婳比她大了十个多月,可不就是宋家的长女?

周蕾秒懂宋宝仪话里的意思,“宝仪你说的对!郁家的婚约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跟那个废物有婚约的一直都是那个扫把星!”

郁廷之在郁家行三,少年成才。

十岁便能吟诗作画,到了十一岁,一幅画便能卖上近百万的天价。

如若不然,宋家也不会费尽心思,跟郁家结为儿女亲家。

可惜,这一切在郁廷之十三岁那年戛然而止。

十三岁时,一场车祸,不但让郁廷之的双腿落了残疾,还撞坏了脑子,满身才华不在,郁廷之从大天才变成了大废材。

中考时,郁廷之只考了8分,连普通的职高都没够上,让人看尽了笑话。

郁家的孩子个个都是名校毕业,郁家老爷子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捧在手心里的小孙子没学上?

于是,郁老爷子砸钱让他进了全市最好的高中,可扶不起的阿斗就是扶不起的阿斗,纵使上了最好的高中,郁廷之也始终穿上龙袍不像太子,在班里成绩倒数第一,甚至连小学的数学题目都不会做,连家里的小侄子都嘲笑他,对他嗤之以鼻。

再后来,郁老爷子便不再强迫他学习,将他安排到家族企业上班。

郁廷之倒好,不但连财务报表都看不懂,还遭人陷害,最后被公司董事赶了出来。

尤其狼狈!

现在的郁廷之不但才华不再,还是个走三步路就要坐轮椅的残废,这样的人,优秀的宋宝仪当然看不上!

宋宝仪虽然才高三,却已经在各个领域都有自己的成就,各种奖金拿到手软,她的人生有很多种可能,绝对不会止步于郁廷之。

她是名动江城的大才女,不好主动出面退婚,思来想去,才想到了这么一招。

最重要的是,宋婳本就是宋家的长女,万一外界要是议论起来,这桩婚事本该就是宋婳的,也影响不了她的名誉。

而且,乡下村姑也不会对她有什么威胁。再者,有这么一个乡下村姑衬托着,更显得她如同白天鹅一般。

周蕾皱了皱眉,“万一那个扫把星回来再克你怎么办?”

宋宝仪是她的命根子,千万不能让宋宝仪出什么差错。

“不会的妈!吴大师不是说了嘛,只要我到了十八岁,任何人都克不了我的。”宋宝仪道。

周蕾很信任吴大师,如果不是当年的吴大师,就不会有现在的宋宝仪,“那等你爸晚上回来,我跟他商量下。”

晚上,宋大龙回家,周蕾将这件事说给他听。

闻言,宋大龙大笑出声,“果然是虎父无犬女!”

不得不说,宋宝仪这个办法真是好极了!

郁廷之虽然是个远近闻名的残废,可当初他们宋郁两家立下婚约,已经人尽皆知,如果现在退婚的话,必定影响宋家的声誉。

豪门大户,最看重这些。

“要是乡下那边不同意怎么办?”周蕾有点担心。

宋大龙的继母虽然死了,但乡下还有些穷亲戚,穷人事情多。

“能嫁到郁家去,是那个扫把星三生修来的福气!”宋大龙的声音愠怒,“他们没资格不同意!”

左右不过是一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而已,他们可没资格在宋家指手画脚。

“说得对。”周蕾点点头。

郁廷之就算在不堪也算是名流子弟,这桩婚事,属实是宋婳高攀了。

......

一间已经有些年数的瓦屋内。

昏黄的灯光下,一位老人端着一碗汤药走到床前,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孩儿道:“婳婳,喝完药身体就好了。”

宋婳看着眼前的老人,楞了下,而后脑海中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一般。

她死了。

她又活了。

这个女孩儿也叫宋婳,今年十八岁,命途多舛,自幼便是孤儿,渴望拥有一个家,却屡次三番被家人抛弃……

思及此,宋婳轻叹一声。

傻姑娘,靠自己不好吗?

非要把希望寄托在旁人身上。

见她叹气,老人关心的问道:“婳婳现在还难受吗?”

“三奶奶。”她的声音有些干哑,听不出原声,双手接过三奶奶递过来的碗,喝了一口药,“我好多了,您不用担心。”

三奶奶接着道:“你妈昨天来电话了,她还给你找了医生,说等你醒了就来接你回家。“

说来也是奇怪,周蕾之前还对宋婳嫌弃不已,不过两天时间而已,周蕾就像是变了个人。

回家?

在原主的记忆中,她一直渴望父母能把她接回去。

此时听到三奶奶的话,宋婳从心里涌起一股抑制不住的喜悦感,这是原主残存的信念。

原主在病入膏肓之时,做梦想的都是一家团聚。

三奶奶见宋婳的脸色还算不错,接着道:“我去给你妈回个电话。”

“好。”宋婳微微点头,看着三奶奶的背影,眼神微沉。

她有种预感,回家的事情没那么简单。

......

秀水村的环境很好,风景优美,四面环海,是个很标准的渔村。

这里民风淳朴,因为受到保护,所以一直没有火葬,这些年来,依旧保留着土葬的传统。

山上的风景很好,昨夜下了小雨,此时山间白雾袅袅,仿若人间仙境。

此时,正有两道身影往山上走去。

个头稍微矮一点的男人,转头看向旁边身材修挺的男子,“三哥,咱们来这干啥?”

“玩。”说话的男人身穿工装裤,黑色T恤,黑色的墨镜遮住了大部分脸,只能看到一张精美的下颌,整个人又酷又冷,有种桀骜不羁的野性。

这便是江城人眼中的鼎鼎有名的残废。

郁廷之。

站在郁廷之身边的人是王氏集团的大公子王登峰。

王登峰转头看向郁廷之,眯着眼睛,“三哥,没开玩笑吧?这荒郊野岭有什么可玩的?”

郁廷之抿着薄唇,未解释,拨开脚底下的荆棘,继续往前走着。

“对了,听说你未婚妻的老家就在秀水村。”王登峰接着道:“咱们要不要顺便去瞧瞧?听说她还有个从小在乡下长大的姐姐。”

“你说时,”郁廷之想了一下,“宋金凤?”

“什么金凤!人家叫宝仪!”

“哦。”郁廷之神色淡淡。

“三哥,你怎么连自己未婚妻的名字都记不清?”

听到这个称呼,郁廷之薄冷的唇扬起一抹微淡的弧度,耐人寻味。

须臾,他反问,“那又怎样?”

声音压得有些低,带着淡淡的烟草味。

那又怎样?

世界上怎么会有郁廷之这种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

王登峰很无语,“三哥,整个江城谁不羡慕你有个好未婚妻,你可倒好,居然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甚至连名字都记不清!

这要是传了出去,江城那些爱慕宋宝仪的人,能一人一口吐沫把郁廷之淹死。

宋宝仪不但是江城有名的大才女,还貌若天仙,虽然已经有婚约在身,但追她的人仍旧不计其数。

相比之下,郁廷之就是个废物。

有腿疾,脾气不好,没学历,最重要的是没有半点商业才华。

郁廷之就像没听见王登峰的话一般,转眸看向另一边。

“三哥,你看什么呢?”

王登峰也好奇地循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这一看,有些微愣。

只见,一道纤细的背影正提着竹篮行走在山林间。

少女身穿很简单的酒红色连衣裙,修身款的衬得纤腰盈盈一握,山风微拂吹得红色裙摆迎风飞舞,仿佛能随时乘风归去,烟雾袅袅下,衬得她如同九天而来的谪仙一般缥缈虚幻,美得有些不真实。

虽然看不清楚她的脸,但这气质,怕是名动京城的宋宝仪也是没法比的。

正是时,她突然弯腰伸手折起边上的一株颜色艳丽的野花。

随着这个动作,红色的衣领微微下坠着,露出一截雪白色的肌肤,如同凌寒怒放的红梅间的一抹白雪,玉骨冰肌,极为惹眼。

郁廷之倾身,伸手覆在了王登峰的眼睛上,“非礼勿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捡到大佬后我马甲掉了

陆有希从村姑到林氏集团总裁,兢兢业业到38岁过劳死,死前才知道自己那废物丈夫给自己戴了绿帽子,还在外有了孩子。再次醒来重回18岁,面对重男轻女尖酸刻薄的爷奶,老实本分却愚孝的父亲,软弱好欺但疼爱儿女的母亲,被自己冷待却仍旧爱她的弟弟。 陆有希这辈子要带着家人摆脱那些吸血的亲戚,让弟弟摆脱残疾的命运,远离废物前夫,换个活法。 没想到,这次没了废物前夫,竟然在路边捡到一个来头更大的。 废物前夫:“陆有希,你那丈夫一个村夫,连大学都没考上,你跟他在一起有什么好日子过。” 话音刚落,一辆宾利停在陆有希身旁,司机下车躬身:“夫人,家主等您回家吃饭。” “那个车牌号,是周家的车!” “那是周家家主的车?!” “他刚叫陆有希夫人?” 周家家主,村夫? 开什么玩笑! * 帝都二代圈。 “听说晏哥带了一个村姑回来?” “还有说那个村姑是晏哥媳妇儿的,你说好笑不好笑?” 管家:“家主,夫人回来了。” 富二代1号:“京大才女,陆有希?” 富二代2号:“A股传说Hope神!” 富二代3号:“爹!” 周殊晏:“认识一下,我妻子,陆有希。”

恍若晨曦·完结·117万字

夫人打脸又酷又飒

【强强联合】 整个雍城都知道,苏家大小姐生性恶毒,声名狼藉,整日作天作地,家人对她百般厌恶。 渣爹:我可没有这样的女儿,我的女儿只有心妍一个。 老太太:丢人现眼的东西,苏家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 白莲花妹妹:对不起姐姐,我们从来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渣渣:上不得台面的废物,身份低贱的人不配进入我们的圈子。 然而…… 苏家大小姐还没有表态,各大佬忍不了了。 某影帝:“欺负我老大,活得不耐烦了?” 某协会:“会长请吩咐,破产还是封杀?” 某集团:“苏家算什么东西?给BOSS提鞋都不配。” 各领域大佬:“嫂子好!” 苏染:“?” 当外界正惊叹苏家大小姐接连被曝的身份时,传说中神秘矜贵,禁欲自律的大佬拥她入怀。 “小祖宗,你还有什么身份是我不知道的?”男人语气勾人,慵懒散漫。 染姐红唇微勾,明媚一笑:“你老婆。”

潇潇禾·连载中·161万字

秦爷的小祖宗是真大佬

【新书《被赶出豪门,四个哥哥将她宠上天》已开,欢迎小伙伴们移步~】 【已完结现言爽宠文《顾爷,夫人的聘礼已抬到门外了!》】 初次见面,她闯进他的房间,撞上刚出浴的他,淡定的顶着他危险的目光,放肆的调戏:“帅哥,身材不错啊~” 第二次见面,在盛大的宴会上,她明艳张扬,前脚虐完人,后脚就凑到他身边,又乖又软的问:“听说我是你挡箭牌女友,那哥哥能帮我这个工具人一个忙呗~” 从此,秦爷家里多了一个作天作地的小妖精,每天在他心尖上撩火。 众人都说,安家的真千金处处比不上假千金,是从乡下长大的土老帽,连假千金的头发丝都比不上。 结果,连同假千金,全被强势打脸,被虐的心肝脾肺,哪哪都疼。 众人又说,真千金就算比假千金强,那也是一个没权没势,爹不疼娘不爱的弃女,根本配不上秦爷。 殊不知幡然醒悟的爹妈,还有四个哥哥每天都在低声下气的求真千金回家。 直到某一天,真千金宣布,她要退隐江湖,回家相夫教子了。 顿时,无数站在世界顶端的大佬哭嚎着,求她留下来…… 【又野又狂美又飒小妖精VS禁欲护短超能撩大总裁】

君安安·完结·126万字

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夜挽澜新书《我曝光前世惊炸全网》已开~】 司扶倾一睁眼,不仅被夺了气运,人人还让她滚出娱乐圈。 重活一次,她只想咸鱼躺,谁知现在圈内人只知拉踩营销,没点真本事,不好好磨炼演技,这样下去还能行?怎么也得收拾收拾。 司扶倾捏了捏手腕,动了。 后来,网上疯狂骂她不自量力倒贴郁曜,造谣她私生活不检点,而—— 国际天后:今天我能站在这里,多亏了倾倾 top1男顶流:离我妹妹远点@郁曜 就连国际运动会官方:恭喜司扶倾拿下第13枚个人金牌,等一个退圈 当天,全网瘫痪。 · 史书记载,胤皇年少成名,八方征战,平天下,安宇内,是大夏朝最年轻的帝王,他完美强大,心怀天下,却因病死于27岁,一生短暂,无妻无妾,无子无孙,是无数人的白月光男神。 无人知晓,他再睁开眼,来到了1500年后。 这一次,他看见了他遥想过的盛世大夏。 · 不久后胤皇身份曝光,司扶倾得知偶像竟然就在身边,她敬佩万分,只想—— 司扶倾:努力奋斗,报效大夏! 胤皇:以身相许 司扶倾:??? 我一心奋发上进你却想要我? · 全能颜巅女神×杀伐清贵帝王 从全网黑到封神顶流,顺便和男神1v1

卿浅·完结·346万字

惊爆!她带着缩小版大佬杀回来了

上一世,姐姐订婚宴上被人设计,顾瓷一刀送渣男进医院,她被判五年牢狱之灾,失去所有。 一觉醒来,她又回到订婚宴上,她将计就计时,一道稚嫩的声音传来。 “妈妈?” 她的宝贝儿子竟然穿越而来,十八岁的她无痛当妈,亲生的。 顾子遇问,“妈妈,我的爸爸到底是谁?” 顾瓷沉默良久,“实不相瞒,宝宝,你有个爸爸,他既是全球首富,也是世界冠军。” 顾子遇一脸懵懂,顾瓷说,“都是亲生的!”

安知晓·完结·173万字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国际谈判官江芙遭人陷害而亡。 醒来发现自己重生在一个刚订婚的女大学生身上。 与未婚夫初次交锋,傅奚亭语气冰冷带着杀气:“听话,就留着,不听话,就弃了。” 再次交锋,江芙站在首都大学礼堂里参加国际大学生辩论赛,望着台下当裁判的傅奚亭,字正腔圆问道:“请问傅先生,婚姻与您而言是什么?” 傅奚亭答:“利益。” 传闻商界太子爷傅奚亭娶了娇妻一枚。 殊不知,新婚夜,娇妻拿着冰冷的刀子抵着他咽喉,嗓音堪比阎罗王:“09年,国际谈判专家江芙携带组员前往东国进行谈判,回程飞机坠机,与你有何关系?” 傅奚亭心头一颤,多日猜测成真,望着江芙的目光带着几分无奈:“我的手笔。” 婚前,她是一颗握在手中的弃子。 婚后,她是舍不掉的药。 传闻江家幺女一无所长。 江芙:???我该怎么演? 【从无动于衷到非你不可,女主双商在线,一步步走近真相寻找自己死亡原因】 立意:爱自己,是被爱的开始

李不言·完结·122万字

盛爷,夫人她靠算命火爆了全球

【团宠+玄学+神医+娱乐圈,超燃超爽!!】 前世大佬谢羲和重生了。 重生成了一个黑粉无数,气倒了亲爹,马上就要被赶出家族的废物大小姐。 谢羲和不由啧了一声:真惨啊。 然后大家就发现,不学无术的谢家小姑画风突然就不对劲起来了。 医术绝顶,随手炼出的万能神药风靡全球! 知人识命,卦算祸福,一手逆天的算命玄术搅起无数风云! 连所有人梦寐以求的学习圣地晨曦之光学院都不计代价的抢人! 还有前世小弟们接连找上门来,开启了无脑护崽模式。 医学大佬:“敢骂我老大,先问过我手里的刀!” 黑客高手:“骂一句黑全家。” 财阀大亨:“包养?潜规则?呵呵,怕是不知道我名下的产业都是我老大的。” 神秘组织负责人:“什么玩意儿,都滚!” 随着羲大佬的身份接连的曝光,蹦跶的欢快的渣渣们彻底傻眼了,哭着喊着就放过。 却被突然出现的男人一脚一个踹飞了出去:“求饶?晚了。” 正摩拳擦掌准备在自家老大面前刷存在感的小弟们:!!! 男人反手就将自家姑娘揽进了怀里,眉目冷峻:你们有什么意见? 小弟们瑟瑟发抖:……不敢。 【超A超飒女王风女主VS人前暴君人后奶狗强无敌男主】 ** 一句话简介:昔日大佬强势归来,逆风翻盘,带领一众小弟重攀巅峰!! 推荐完结旧文《全能千金成了团宠小娇娇》

言墨潇箫·完结·154万字

傅爷的王牌傲妻

新文《夫人纨绔,沈总他超爱》已开 宁洲城慕家丢失十五年的小女儿找回来了,小千金被接回来的时灰头土脸,听说长得还挺丑。 温黎刚被带回慕家,就接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警告。 慕夫人:记住你的身份,永远不要想和你姐姐争什么,你也争不过。 慕大少爷:我就只有暖希这么一个妹妹。 慕家小少爷:土包子,出去说你是我姐都觉得丢人极了。 城内所有的杂志报纸都在嘲讽,慕家孩子个个优秀,这找回来的女儿可是真是难以形容。 温黎搬出慕家之后,世界科技大赛在宁洲城举办,凌晨四点钟,她住的街道上满满当当皆是前来求见的豪车车主。 曾经讽刺的人一片哗然,谁TM的说这姑娘是在穷乡僻壤长大的,哪个穷乡僻壤能供出这么一座大佛来。 两个月之后新闻爆出南家养子同她有往来 众人讥讽,这找回来的野丫头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却勾搭错了人。 谁不知道那南家养子可是个没什么本事的拖油瓶。 南家晚宴,不计其数的镁光灯下,南家家主亲自上前打开车门,车上下来的人侧脸精致,唇色潋滟,举手投足间迷了所有女人的眼。 身着华服的姑娘被他半拥下车,伸出的指尖细白。 “走吧拖油瓶……” 【女主身份复杂,男主隐藏极深,既然是棋逢对手的相遇,怎能不碰出山河破碎的动静】

悠哉依然·完结·199万字

团宠女鹅是偏执大佬的白月光

锦城豪门姜家收养了一对姐妹花,妹妹姜凡月懂事大方,才貌双全,姐姐姜折不学无术,一事无成。 穷困潦倒的亲生家庭找上门来,姜家迫不及待的将姜折打包送走,留下姜凡月;家产、名声、千金大小姐的身份、未婚夫,从此以后尽数跟姜折毫无关系。 . 姜折踏入自己家大门,眼神狐疑,墙上挂的唐朝珍贵名画是真迹?装菜盛汤的碗是金丝珐琅材质的孤品? 说好的贫穷家庭呢? 什么,还有一个京城顶级豪门家的大佬未婚夫? 她可以退婚吗? . 大佬将她堵在墙壁上,圈入怀里:“你说呢,夫人?” “我成绩差到全部不及格,不配入豪门。” 大佬翻出她的满分高考试卷。 “我一无是处,什么都不会。” 大佬掀开她的神医、设计师、黑客、作曲家……等等各种小马甲。 他小意温柔:“我努力,争取配得上夫人。” 【我自幼无欲无求,但是看到你的第一眼,我曾那么瞬间,祈求神佛,我想求你——秦景琛。】

甜甜西米露·完结·11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